LV. 11
GP 85

死魂曲Σ(SIRENΣ) (一)

樓主 妖風 kit6025
一、石村靈異記錄
7:00am~8:35am/不協和的世界

「過去,打不死的流血惡魔遍佈著這個世界;未來,披著黑衣的白色怪物從天而降,未來的人類已被消滅。」

整個世界都是紅色的,那個曾被稱為帶來光明的『太陽』的大火球,現在卻是一個黑色的圓形球體。

戰鬥,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為了姊姊,為了我的所有朋友、家人、為了妳。我要……



三日前,早上七時正。

矇矇矓矓之下,我很不情願地起床,又是痛苦的上學天。戴上眼鏡後,慣性地梳洗、食早餐、穿好校服後,看看牆上的時鐘,噢,快遲到了。

「小銘~還未走嗎?」一把女聲傳來,原來是剛起床的姊姊從她的房間出來。

姊姊是個美少女,大家也覺得她的樣貌長得很像日本女星上戶彩,不過姊姊的秀髮比上戶彩長一點兒。

而我?不過是個短髮戴著黑色厚框眼鏡的平凡中學生,自認人緣超好,現正追求一位比我年輕兩年的可愛學妹。

「喔嗨喲。」我用那自認發音很準的日文向姊姊打招呼後,就立即跑出家門,直奔向巴士站。

「小心點啊!」背後傳來姊姊那誘人的聲線,真羨慕她可以在家裡工作。因為她是著名小說作家—雷姵妍,而我就是她的弟弟,雷銘。

今天很奇怪,街道上竟然一個人影都沒有。雖然我是住在一條村裡,人流是很少,但是再少,也應該有人會經過吧?

拋開心裡的疑問,我跑向一個轉角位,只要再轉灣便能看見巴士站了。

當我看見巴士站後,噢?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景像—
請問昨天是否發動了世界大戰…大馬路和巴士站偏佈了各國戰機的殘駭,有美國的,有中國的,也有日本的…

現在我才看清楚,周圍竟泛起一層紅霧,除了我家附近的村屋,所有的東西都變得殘殘舊舊的,更可怕的是,一些屋的外牆更是血跡斑斑的…

這時,雨水降下了。

不同的是,雨水是紅色的,尤如鮮血一般,重重的滴在地上。

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從心底裡浮現,不會這麼邪門吧,嗯,還是跑回家比較安全。

「救命呀!」突然,在巴士站旁的噴水池那位置,我聽到有個女孩在發出聲嘶力竭的求救聲。

「有人!」我衝了過去,見到一個身穿我校校服的女生跑過來—我暗戀了很久的那位學妹!?

而她身後好像有些東西在追趕著她。那東西越跑越近,我終於看清楚了—那是一個雙眼流著兩行血,手腳骨瘦如柴的老太婆正用奇怪的步伐追過來。

學妹見到我,不知是我太帥,還是見到有活人的關係,她一下子拉住我的手:「快走!會死的」

「呀…」學妹拉住我的手,學妹拉住我的手…

現在不是陶醉的時候了,我甩開學妹的手,想反拉住學妹的手時,那流著血的怪物已追到來。

她張開了那血盆大口,一陣怪異的氣味和唾液在她口裡發出。

我和學妹都立即驚叫。

電光火石間,我用了在跆拳道中學過的踢腿狠狠地踢中她的下盆,怪物立即退後數步,我再使出右迴旋踢,掃向她的雙腳,怪物立即跌低,發出奇怪的笑聲。

「先去我的家!」這空檔,我拉住學妹的手,兩人一同向我家的路逃命。

跑到家門前,我早就喘著氣了。

「你沒事吧?」學妹關切地問。

「貧血嘛…早就習慣了。怎像妳呢,籃球女將。」我笑著說。

學妹先是沉默地皺著眉頭,才說:「你怎知道我是打籃球的?」

糟!我說溜口了…若我的好友賤濤(兔)在的話,他必定笑得面紅的!

我面青地開門,帶她行上我那位於三樓的家裡。

「噢,你的家給我一種很舒適的感覺。」甫踏進家裡,學妹合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樣子好不可愛。

「小銘,是你嗎?」姊姊焦急的從她房間裡跑出:「嗚!不知為何…咦?女朋友?」

我差點被氣死:「不是呀!是我校的學妹、學妹啊!」

「哦…就是你暗戀了很久的學妹…唔!?說溜口了!」姊姊立即閉上口。

「……」學妹疑惑地望著我。

「雷姵妍,妳可以說少一句話當幫忙嗎?」我已經害羞得想找一個洞躲進去。

「抱歉呢…」姊姊苦笑著:「對、對了!不知為何我的電話打不到出去,就連電腦也連不上網絡啊!」

「不是吧。」也不管面上殘留的紅暈,我嘗試打給賤濤,果然不通。

姊姊現在才問:「你們的衣服怎麼變成紅色的?」

我們三人坐在沙發上將事情告訴給姊姊後,姊姊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便說:「我記得以前的日本新聞曾經有段這樣的報道,有個失縱了的女孩,突然又出現了,而她卻說出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事情?」學妹問。

「那女孩說她去了一個紅色的世界,那裡有很多不死的流血惡魔,老師都死光了,而那些流血惡魔,女孩稱牠們為『屍人』。」

「那剛才遇到的,就是屍人…?」想到跆拳道實戰對手是一隻不死惡魔後,我心中不禁一寒。

「銘,現在只能找辦法解除這個空間了。」姊姊微笑著。

「大姐姐,為甚麼你能這麼冷靜的…」學妹抓住姊姊的手。

「因為…世界上太多怪事了…」姊姊語重心長地道「你們先換一下衣服吧!」


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關掉全屋的燈,以免被屍人發現。

換過衣物後,學妹穿著我的衣服,進入我的房間。

剛才的事,使我不敢作聲,而她又不說話,房間裡籠罩一股奇怪的氣氛。

「抱歉」「謝謝」幾乎同一時間,我和學妹分別說出兩個字。

「那個…妳先說吧…」

「我…想謝謝你救了我…還有那件事…我也要謝謝你…」學妹似乎有點害羞。

「我才要向你道歉呢!為你帶來困擾了…」

說著說著,我們終於開始熟絡了。學妹的名字是洪思情,這是她主動告訴我的,可是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提到姊姊時,我不其然在意起她的那句話:

「因為…世界上太多怪事了…」

怪事…我倒是想起兩件事。

「思情,有聽過羽生蛇村和夜見島嗎?」

「嗯?沒有啊。」思情雙眼充滿好奇地望著我,弄得我雙額熱起來。

「關於羽生蛇村,是一個人在一夜間把全村三十三人殺光,而那個人是誰,到現在也不知道。」我說。

「至於夜見島的異聞,我只知道以前夜見島也有過繁榮的時光,但有一天,不知為何一夜之間整個夜見島的居民都…」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整個夜見島的居民都消失了。」

思情作出一個難以置信的樣子。

「還有,你要保密呢!,姊姊的一位朋友在多年前去了羽生蛇村後,便一去不返了。姊姊還哭了幾天呢。」我細聲地告訴思情。

「那麼你姊姊的朋友叫甚麼名?」思情真像問題少女,但表情依然很可愛。

「我也不太認得…是須田…甚麼,我忘了。」

突然,姊姊很驚慌地進來並輕力關門。

「樓…樓下有很多屍人…」姊姊面色鐵青地道。

時間:八時三十五分
=================
本故事純屬虛構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