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105

【布萊特溫號之怪 】第二話 異變

樓主 潛水罩魔導士 greatiea
第二話

中島一郎 布萊特溫/左舷甲板 -7:39:33

「異變」
──就如同梅比斯之環一樣(註1),日常事物是朝著非日常事物反轉來的…
> 【註1:梅比斯之環→指無限循環的迴圈,有看過漫畫感應少年EIJI應該知道^^”】

逐漸日落的紅色夕陽輝映在海面上
中島一郎瞇著眼睛看著閃耀的餘暉
站在渡輪左舷甲板,兩手靠著鐵桅桿望著海面
相對於眼前大自然廣闊的美麗景象,中島內心卻存在著一層陰鬱
十四歲的年紀也多少有著煩惱,常想著如何解決

手伸入學生褲的口袋裡
手指前端接觸到一張紙條,顯示了現實中有著無法理解的煩惱
──有件相當不安的事
昨天晚餐時,因為身體不舒服被送到救護室的倫子
在周遭大家不注意時遞了一張紙條──
等到深夜,確認同學們都睡著後,中島一個人離開了床位
在陰暗微薄的燈光下,倫子抱膝坐著正等著中島
臉上顯現著灰暗的神情,倫子吃力地張著嘴
令人極度感覺不安的樣子,中島耐心的等著倫子要說的話…
倫子張開沉重的嘴說出內心的煩惱時
中島感到一陣出乎意料的衝擊感,身體裡強烈悸動無法抑制
就像,突然面對從未想過可能會發生的事一般──

一年前,轉學到龜石野中學
相對於全身上下都是時髦都會風的中島、
週遭面對的皆是格格不入、不知所謂的同年級學生
父母親突然的離婚導致中島不得已被迫轉學
完全放棄了嚐試著融入或適應周圍的新環境
某一天放學時,正準備回家的中島面前站著一個女生擋在路上
「中島君,加入網球社吧,你之前的學校不也是參加網球社嗎?」
對著這強迫拉他去社團室的女生,中島露出強烈急躁的反感
「妳是誰啊!! 憑什麼隨便替人下決定?」
似乎看不出害怕這激烈的回應,這女生持續地說服中島加入網球社
漸漸地,連剛開始覺得煩人的中島都只能對她持續固執說服的毅力認輸
到社團顧問老師寫了入社申請書後,那女生在中島回家的路上又出現在面前
「……我…非常開心。因為可以看到中島君打網球的樣子…」
帶著害羞的笑臉講完後離去的背影,讓中島不知注視了多久
因為這件事,中島變得越來越在意倫子

中島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倫子的啜泣聲始終揮不出腦海
──怎麼辦……中島君…怎麼辦……我…好害怕…
高中升學、大學升學、以及快速面對著未來無限寬廣可能性的選擇壓力
倫子是內心唯一的支柱,正感覺到自己的未來被強大的壓力籠罩著
父親、以及為了兒子背棄而去每天哀嘆著的母親的面容浮現在眼前

──事情都不清不楚……我怎麼會知道……
腦海中被各式各樣的想法纏繞著,中島緊緊地抓著面前的鐵桅桿
力量緊抓到連手指關節都失去血色般泛白
似乎不緊抓住就會被眼前無際的海面吞食下去一般 ──

細小的雨滴落在中島的臉上
隨著海風帶來的寒冷,不知不覺週遭逐漸暗了下來
抬頭往上看,陰暗的烏雲像泥流一般覆蓋在空中
開始下起綿密的大雨
看了一下周圍,左舷甲板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其他乘客已發覺下雨,都已經躲入船內了嗎──?
早先平靜的海面似乎在開玩笑一般,波浪起伏急速的增大
渡輪強烈的搖晃,不抓住鐵桅桿彷彿就要跌下海裏
天氣的快速變化,令中島開始感覺不舒服
渡輪的廣播傳出緊急通知
為了回到船艙,中島往甲板前的門前進
打開門把的瞬間,一陣巨浪襲擊讓渡輪重重搖晃了一下
在海風濡濕下的甲板,沒有可支撐的施力點
一手勉強扶著牆壁、吃力站著的中島,沉重的鐵門往眼前逼來
中島的頭後被強大的衝擊打中
眼前出現紅色影像,視線逐漸變小──
中島的意識被吸入到深沉的黑暗中…

醒來時,四周被毫無光線的漆黑包圍著
雨勢已經停止,船身搖晃的程度漸漸減緩
摸著被打到受傷的後腦,中島起身站起來

──到底昏迷了多久…?

把左手移近眼前──手錶的時間,停在下午4點44分
往鐵桅桿下方看,船身感覺好像浮在漆黑的物體上一般
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了什麼無法臆測的事
忍著頭部的疼痛,中島還是一步步往船艙內前進
停電的船艙內光線昏暗,僅剩下緊急照明的些許燈光亮著
因為聽不到平時不曾停止的引擎聲,寂靜包覆了四周圍…
突然在黑暗及寂靜中,中島本能性地感覺到一陣恐怖
在往二樓上去的樓梯入口看到了一個白色的物體
持續凝視下,可辨識出是個中年女人
──渡輪的乘客?
中年女人在樓梯上彎下腰,背靠著牆俯低著身
身體不自然地微微震動著,發出咯咯的嗚咽聲
中島靠近時,女人的上半身像發條玩具一樣反轉過來
驚嚇的中島摒著呼吸
女人的眼睛大大的睜著,泛著赤紅的血絲
「女兒呀,是我們夫妻倆很重要很重要的寶貝啊,先生保護著女兒,
很大的混亂啊,大家,很大的混亂唷,大到讓人笑不出來那種,我…一點都不怕
那個女人 ~ 嗚 ~ 什………麼……都不是…
兩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說著無法理解的話,從口中流下大量的白沫
因為感到十分嫌惡,中島準備離開這裡
然後女人往中島的原來位置──已經沒有人在的方位注視並且繼續唸著
中島不理會那女人,一口氣登上往二樓上層的樓梯

腳踏進二樓的客房走道
來到這裡途中,除了先前精神錯亂的中年女人之外都沒有其他人
原本熱鬧的船內那麼多觀光客都一個個消失──
隨著這種不安的想法,中島的心跳像晨鐘般隆隆響著
自己被捲進這黑暗中,擁有的實際感都被侵蝕掉似的
── 一定有什麼騷亂,大家都到某處避難了
自己對自己說著,中島在黑暗的長長通道走著
總之,先找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
通道盡頭,二等客房的門開著
從半開的門中,似乎有什麼彎著頭往中島的方向看著
想到上船前有在名產店買了手電筒,從口袋中找出來
按下開關,將光線往人影方向照著
在那模糊的白影中浮現了同年級學生──稻田和男的臉
沒有意識到它是從門裏用奇異的姿勢探出上半身
中島先安心的喘了一口氣
「稻田,怎麼啦?為何船停了?大家到哪去啦…?」
對著中島的問題,稻田睜大了眼睛嘴巴開合地動著
用盡全身力氣說了什麼,但聲音沒有傳到中島那…
突然強烈的腐臭味傳進了中島的鼻子
是從稻田的背後──二等客房裡面傳來的
中島下意識捏住鼻子時,門大大地打開了
稻田的上半身完全出現在走道上,在背後有個全裸的女人──看起來像在背後
──如同像惡搞趣味的景象
稻田的上半身是從女人的腹部長出來的
下半身完全融入女人的腹部,上面覆蓋著白色的肉塊
接著女人的肉體從有骨頭的地方
突出長著如同人雙手雙腳頭部的無法理解的肉塊物…
中島手指失去力量,手電筒掉到地上滾動著
稻田的兩手從女人的腹部突長出來
慢慢地稻田的身體被白色的肉塊吸入
中島一瞬間見到那景象
時間似乎變慢,眼前的景象如同慢動作影像緩緩動著
稻田被蠕動的肉塊包著,雙手像求援一般伸在前面

──中島,救救我…發出細微的聲音

剎那間,中島衝到前面抓緊他的手
然後用全身力氣往後方藉體重之勢拉著,肉塊中發出噗叱噗叱的聲音
一股氣地拉扯跌坐到地上
白色豬油一般的泡沫噴到眼前,反射性閉眼的一瞬間
手上拉出了稻田的雙腕──但是,那雙手腕是脫離肩膀的…
在手腕支離部位的末端下,從中滴下白色的肉汁在地板…
中島驚聲大叫──聲嘶力竭的叫出
女人露出奇妙的表情,自己腹部的空洞跟中島互相注視著
從被黑色濡濕的頭髮中看到女人的眼睛及面孔
細緻美麗的肌膚──
通透的白色皮膚,大且潤澤的黑色眼睛,紅色花瓣般的雙唇──
濕潤的雙唇兩端上揚,女人露出笑容
那是讓人寒毛直豎不祥的微笑
伸出像白色軟體動物般的手,女人的手指前端碰到中島的臉頰──
不快點逃不行──但是,雖然這樣想身體卻動不了
中島絕望的閉上眼睛
──逃不了…
這時,非常警鈴響起 切裂開了周圍的空氣
瞬間,女人手指停了一下──中島沒放過這個空隙
身體向上跳起,雙腳全速地跑出去
越過長長的通路,跑下樓梯,打開門出去──眼前的東西似乎都歪斜了
不知女人會不會追來,中島發狂似的拼命繼續跑著
身體撞開眼前的門,跌落在門外

感覺到夜晚的海風──這裡是前部甲板。當然,沒有乘客或是船員在這
甲板周圍僅有像黑泥一般的夜晚和無垠的海
確認背後什麼都沒有後,中島癱坐下來
胸口帶著悲鳴,頭部像被割開般激烈的疼痛
雙手放在地上,同時開始狂吐
全身持續微微的抽慉,一直重複吐到胃乾枯般
終於吐完後,中島的臉上都是眼淚鼻水及嘴巴吐出的穢物
「…這是什麼……大家,都被那怪物吃掉了嗎…?」
從門縫中看著二等客房,地上散落著許多件學生服跟水手服
「倫子也……」
發出細小的聲音後,頹喪地抱著頭
中島體內已經積滿無法抵抗的疲勞及絕望
中島不過是十四歲的少年,這些事已超出他的理解,已經極限了
偶然地,船內傳出悲鳴聲
悲痛的叫聲伴隨著不祥的笑聲,然後暫時性的寂靜下來
中島抱著膝注視著黑暗的天空及海面──眼中卻儘是空洞…

一段時間過後──對中島而言是段很長的時間
聽到了某處傳來細微極小聲的悲鳴聲
原本已經沒有感覺的中島意識復甦了過來
──這聲音是…
中島站起來,自前甲板往渡輪上方看
大玻璃的窗戶──那邊有個穿水手服的倒影
是倫子的背影沒錯──中島感覺血液湧上頭部
血管激烈地跳動,身體中再度燃燒起來
中島往操舵室為目標前進
登上狹小暗長的樓梯,中島跳進操舵室中
中間是一大堆儀表板,在那前方有張180度寬廣的大窗戶──
往倒影旁邊看──倫子四肢張開倒在地上
然後旁邊見到的白影──是從腹部伸出白色肉塊觸手的異形女人──
肉塊嘶嚕嘶嚕扭曲著接近倫子
「倫子!!」
中島身體震動地叫著
接著上身蜷曲低著頭往女人衝過去
女人以驚人的敏捷性面對過來,中島反而彈飛出去
中島的身體彈到半空中,撞到大窗戶上
然後跌落在地板
視線變得模糊,嘴巴裡蔓延著鐵銹的臭味
摸著頭後方,手上粘著濕滑的黏液
因激動大量產生的腎上腺素,讓中島感覺不到痛楚
只是身體麻痺無法隨心所欲的動著
女人對中島毫無興趣,再度往倫子方向移動著身體
──不要啊…我要保護倫子…
呼應著中島的悲痛,腦海中響起了一句話

──用光線

不知自多遠的地方直接傳到中島內部呼喊的聲音──
那是從小至今第一次體驗到的感覺
接著不知是誰的意志,中島的身體動了起來
手中抓著窗邊的信號發送燈,對準異形女人
按下啟動,前端發射出強烈的光線
在光圈中,女人露出白色頸部身體大大地後仰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操舵室中充滿著痛苦的咆嘯
女人倒著身體避開光線
從尋求黑暗的女人身上飄散著白煙
女人向操舵室外的黑暗中飛躍出去
之後,聽見了沉重的肉塊滾落在樓梯上的聲音

要保護倫子──湧起這種興奮感的同時
中島感覺到剛剛不知何處來的意志從身體中退去
中島稍微閉上了眼睛
──視線漸漸恢復
意識雖然不清,中島仍然用模糊的視線死命的仔細找著倫子
幾公尺前,倫子跟剛才一樣的姿勢倒在那邊
倫子的意識尚未恢復,身體不知哪裡有受傷
中島持續注視著倫子
頭腦在發熱,溫熱的淚水流在臉頰上,之後眼淚開始不停地流下
淚水將腦海及心中的交錯意念一併洗去…
──倫子,我…不會放棄。我絕對會保護妳。一直一直在一起。
中島抱著倫子起來,沉重的身體…
被淚水淹沒的中島眼睛,看見倫子眼皮細微的動著
中島從內心是愛著倫子的

倫子張開眼睛──
眼中浮出驚愕的感覺,表情陰冷的看著
中島無法理解倫子的神情
盡全力找著倫子後 伸出手來
身體變沉重了──中島心中開始這麼覺得…

(第二話完 待續)
出處:SIREN官網文章


看完中島為了倫子...感動~~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