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50

RE:召喚夜想曲5 劇情翻譯。ch4

樓主 bedb bedb
☆第四話 懷念的學校


アトシュ:『…如何,大體上就是這麼回事。
      要說順利也是蠻順利的,但並不是讓人覺得滿意的結果。』
メドゥ:『怎麼、總比忙中生錯來得好吧。
     你的腦袋還在身體上,那就不是什麼大問題了吧。』
アトシュ:『說起來,召喚師真的相當的煩人。
      吶、就這樣忍氣吞聲不符我的個性,你也一樣對吧?
      差不多可以認真將他們擊潰了吧?』
メドゥ:『喂喂喂~
     可別搞錯了,兄弟。
     就以那些傢伙來說,還是有可能溝通,別拒絕任何可能,如何。』
アトシュ:『但是。』
メドゥ:『如果你還保住你的腦袋,就將那句『但是』給吞下去。
     血氣上湧就去挑戰不知根柢的對手,那是傻子才做的事。
     傻子是活不長命的,早晚死在敵人或自己人的手裡。
     接下來,アトシュ…再問你一次,你,是傻子嗎?』
アトシュ:『…呿、我知道了。
      我就認份一點可以了吧?』
メドゥ:『o~k~
     聽到你這樣回答我總算安心了,兄弟。
     這個セイヴァール的城市充滿了謎團,
     事事慎重,應該不會是無用的擔心。
     這段期間,暫時保存戰力觀察情況,不要和召喚師們正面接觸。』
アトシュ:『嘖、既然你這樣說了,那也沒辦法。
      現在就照著你說的做吧。』

※換場景 

エクセラ:『啊!アトシュ在這!』
ヴェローテェ:『啊、真的是アトシュ!』
アトシュ:『…又怎麼了…
      現在可沒空陪你們玩耍…』
エクセラ:『吶吶、アトシュ,我們現在很無聊!』
ヴェローテェ:『對呀對呀、那隻烏龜很囉唆,所以我們不想唱歌給他聽!』
エクセラ:『所以說、找點事情給我們來做吧!』
ヴェローテェ:『我們,可以派上用場的哦!』
アトシュ:『啊~吵死了吵死了!
      你們左一句、右一句煩死了!
      那個烏龜說這一陣子要堅守陣地,沒有要做什麼壞事!』
エクセラ:『咦~!』
ヴェローテェ:『咘~咘~!』
アトシュ:『啊~又來了,所以我說你們很煩人啊!
      真是…
      受不了的是我才對……』
エクセラ:『アトシュ一蹶不振了。』
ヴェローテェ:『敗給現實而充滿殘念的男人背影。』
アトシュ:『囉唆!』

※換場景

フォルス:『……
      ……
      ……
      ……
      受夠了!』
ペリエ:『……哥哥?』
フォルス:『已經受夠了啦!
      連日來每天都是處理文件!』
ペリエ:『小題大作,明明就還沒有那麼久。』
フォルス:『心情上感覺就是過那麼久了!
      想出去外面!想去做些戶外的工作!』
管理官さん:『因為你是受到閉門思過的處罰,所以請別說些任性的話。』
フォルス:『管理官小姐。』
管理官さん:『前幾天港口的那件事,是你自己說「我擅自離開」的對吧?』
フォルス:『那個是…是那樣沒錯,但是……
      但是我受不了了!』
ペリエ:『又在耍小性子了……』
管理官さん:『真是真是、這可是重症了啊。
       …能不能讓你心情好一些我也不知道,
       但アベルト先生有送交報告過來。』
フォルス:『…』
管理官さん:『那起船隻強盜案,已經確定是由之前提到過的犯罪集團所做的,
       那集團的名字是…「真紅之鎖」。」』
ペリエ:『「真紅之鎖」…是那些壞蛋!』
管理官さん:『雖然有從警察騎士團那邊收到有關他們的詳細資料,
       嚇到了……比起預想的情況,似乎是更為棘手的組織。』
フォルス:『怎麼說呢?』
管理官さん:『「真紅之鎖」是實行各式各樣犯罪的組織…
       其中也包括了類似支援其他犯罪的行為。』
フォルス:『支援…?
      是怎麼回事呢?』
管理官さん:『自己本身並不犯罪,而在私底下幫助其他犯罪者。
       給予道具或情報,有時還會出借戰力,並以金錢做為報酬…
       像這種「交易」之前還不曾在セイヴァール出現過吧。』
フォルス:『怎…像這種「交易」…!?』
ペリエ:『呣~…
     奸詐!太奸詐了!
     壞事要用自己的手去做!然後自己承擔結果!
     讓別人去幹壞事髒了別人的手自己置身事外,
     比起自己去做壞事,更加的壞!』
フォルス:『嗯…
      對呢,我也是這樣想的。』
管理官さん:『雖然現在他們的計畫還不清楚,
       但警察騎士團認為他們是為了擴大勢力範圍才會有這些像是宣傳一樣的行動。』
フォルス:『原來如此…』
管理官さん:『雖然歷史資料上有紀錄,但看到還是覺得相當驚人。
       不管怎麼說,真紅之鎖和異世界調停機構同樣是從古早以前就存在的。』
ペリエ:『嗯~?但是,異世界調停機構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有的才對!』
管理官さん:『如果要回溯前身「派閥」的話,那是比「響融化」還要更久以前的事。』
ペリエ:『???』
管理官さん:『在當時,以顏色為名分成了許多不同的派閥,
       而真紅之鎖在大戰以前也同樣是派閥之一,
       前身是「赤き手袋」,其後壯大勢力成為現在的組織。』
⓪赤き手袋 大約是深紅手套這意思,SN前幾代都有和這組織扯上關係。
フォルス:『歷史悠久的犯罪組織,是這麼回事啊…
      那一群人如果來到セイヴァール的話,得儘快找出對策不可…
      …然而,我們只能在這負責文件工作……』
管理官さん:『啊啦、消沈了。』
フォルス:『是啊、認輸了…
      想要戶外的工作啊…』
管理官さん:『那,還有一件事。
       應該可以讓提起精神。
       有件來自セイヴァール響界學園的任務。』
フォルス:『咦…!?
      又有,什麼東西被偷走了…!?』
管理官さん:『沒有,並沒有發生這種事哦。
       教歷史的老師病倒了,在找可以代替的人。』
フォルス:『嘿!
      似乎很有趣…
      但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反正我現在被罰禁足所以和我無關吧。』
管理官さん:『不,可以去的。』
ペリエ:『哦哦~?』
管理官さん:『上頭說那個和一般的任務不同。』
フォルス:『真的嗎!』
管理官さん:『我覺得你們二個都是那學校的畢業生,所以一定很適合。
       再讓你這樣消沈下去,將來怕是會在各層面有影響。
       請在懷念的地方,稍微調適一下心情吧。』
フォルス:『太好了!
      管理官小姐謝謝你,我最愛你了!』
管理官さん:『好啦好啦,我也敬愛你,所以請將任務照這勢頭漂亮的完成如何?』
フォルス:『好~的!』
ペリエ:『呣呣~
     稍微冷靜一點,那可不是玩耍的地方。』
フォルス:『我知道了啦。
      確實如此,太張揚的話,讓學弟妹看到不像話的樣子就不好了。
      …咳、那麼召喚師フォルス前去執行任務了。』
ペリエ:『ペリエ,同樣去工作了。』
管理官さん:『好的,路上小心。』

⓪管理官さん會提到調停機構的沿革。
舊有的召喚術在「響融化」後就完全失效了,
召喚師特權階層陷入混亂,而上層趁機以「響命召喚」為中心將二個組織整合。

⓪在公園會遇到上一話盜賊遇到的「怪物」,
照「怪物」所說的,她很久以前有來過青空學校。
(青空學校是三代劇情,大概是幾百年前的事了…那一位充滿謎團啊,搞不好和四代有關…。)

⓪自宅前有小支線,會提到有一種叫做「召喚盟友」的測試。
(應該正規召喚師的響友多數都是這麼來的,個人猜測)。

⓪到本部會發現原來ソウケン和主角一樣被禁足了。

⓪到深迷の森,イェンフォ會提到森林中,樹木以奇怪的方式倒了一片,不明所以。

※換場景 響界學園

フォルス:『接下來,終於到了懷念的母校。』
ペリエ:『嗯呣~看起來完全沒變。
     看、綠蔭林道,和以前一樣。』
フォルス:『真的呢,好懷念啊。
      以前常在那吃午餐的。
      ……呃,再拖拖拉拉就不好了,先去和校長打聲招呼。』

※換場景 

ルエリィ:『啊嗚~
      終於午休了…
      ノイ醬,我們去吃午餐吧…』
ノイ:『啊、嗯,不知道餐廳的椅子還有空位嗎。』
ルエリィ:『沒座位的話,那就拿著麵包去並木林那邊吧…』
ノイ:『…ルエリィ,感覺你真的很累啊。』
ルエリィ:『因為午休以後上歷史課,我很不擅長歷史啊…
      和四個異世界不同的,來自「沒有名字的世界」其中的一個城市被召喚過來,
      就這樣突然跑到這セイヴァール的外面,在當時來說是件大事類似這種事。』
ノイ:『是在說「ナギミヤ遺跡」吧』
ルエリィ:『又例如,セイヴァール接納了來自那個城市的「日本人」們。
      那麼久遠以前的事,和我現在的人生完全沒關係不是嗎~!』
ノイ:『不、不、不、不、不!
    但是ルエリィ,你不是那個日本人的後代嗎!?
    而且那個遺跡,就算到了現在也還屹立在セイヴァール的旁邊!
    大體上來說,和現在的人也不是沒關係的吧?
    正是前人努力所創造出來的歷史,才會有今天的我們。』
ルエリィ:『雖然是這樣說,但是…
      雖然我也懂,但是…』
ノイ:『…啊,說起來,那個歷史老師聽說是病倒了。』
ルエリィ:『咦!?那,下午就停課嗎!?』
ノイ:『有找代課一天的老師了。』
ルエリィ:『……那算什麼嘛。』
ノイ:『會是來怎麼樣的人呢,吶、ルエリィ,不會好奇嗎?
    聽說是從這邊畢業的召喚師……』
ルエリィ:『沒~什~麼~……
      反~正,一定是來了一個自以為了不起的大叔吧……
      類似這種感覺,長著長長鬍鬚,沒事就會來個「嗯哼」這種感覺吧。
      …大叔的事怎麼都好,去吃飯吧、吃飯…』
ノイ:『啊~這孩子完蛋了。
    腦袋完全當機了。』

※換場景

ルエリィ:『不行了……
      餐廳如戰場……』
ノイ:『也是,反正也買到麵包了。
    和之前預定的一樣,去並木林嗎?』
ルエリィ:『嗚…
      怎麼覺得所有的力氣都…啊呣。』
ノイ:『啊、唉呀,不要叼著麵包走著。』
ルエリィ:『噗噗噗噗噗噗噗~』
ノイ:『啊、真是不端莊啊…』
ルエリィ:『呣呣、呣……
      嗯咕!!』
ノイ:『怎麼,噎到了嗎?
    都是因為你用奇怪的方式在吃東西。
    有帶水嗎?』
ルエリィ:『呣咕咕、呣咕咕!』
ノイ:『咦、什麼?你在說什麼?』
ルエリィ:『嗯咕呣!』
ノイ:『咦…
    等、等會兒!?』

※換場景

フォルス:『那個,校長室確實是在那個方向…』
ペリエ:『…嗯呣?
     聽說校長現在回到靈界了。』
フォルス:『啊、對了!
      校長的老家好像是在靈界。
      之前來到調停機構提出了「越界」的申請。
      不過也沒關係,那應該會有代理人才對。
      首先先和那個人打聲招呼吧。』
ルエリィ:『學~~~~~長~~~~~~!
      和、ペリ醬。』
ペリエ:『嚇嗚!?』
ルエリィ:『早安~!
      怎麼今天會過來這邊呢!
※ルエリィ的眼睛進入閃光模式
      如果是為了來見我的話,我會覺得非常的感動。』
フォルス:『不是,不是這個原因。』
ルエリィ:『……覺得非常的失望了。』
フォルス:『早安、ルエリィ,今天也很有精神呢。
      雖然抱歉,但今天是因為任務才過來的。
      歷史老師臨時請假,所以我就被找來當代課老師了。』
ルエリィ:『代、代、代理老師嗎!?
      …ノイ醬了不起!鬍子大叔永別了!』
フォルス:『咦?
      大叔?』
ルエリィ:『沒什麼、沒什麼,別在意。』
フォルス:『那,因此我們該走了。
      還得去和校長的代理人打聲招呼。』
ルエリィ:『啊、請等一下!我也要去!』
ペリエ:『不需要帶路,我們還記得校長室怎麼走。
     所以フォルス別在這發呆了,趕快回去唸書吧。』
ルエリィ:『這可辦不到!
      我可不會讓你們輕易的逃跑了呢!
      只有學長二個人走在這學校豈不是很可怕的嗎!』
フォルス:『不不、再怎麼說這也是我們的母校,總不會迷路的。』
ルエリィ:『那不是問題的重點!』

※換場景

学生:『喂、喂,看那邊…
    異世界調停機構的正規制服,該不會…』
学生:『你難道不知道!
    那個,是フォルス學長啊!
    以優秀的成績在這所學校畢業,並馬上任職於調停召喚師!』
学生:『呃…真的嗎!
    想成為調停召喚師,那不是極為困難嗎!?』
学生:『現今的畢業生也有其他人成為調停召喚師,
    但畢業以後就馬上成為調停召喚師的,僅有フォルス學長和他的響友…!』
学生:『那、那在旁邊的小個兒…
    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ペリエ小姐了!』
学生:『可…可以稍微和他們說說話什麼的嗎……』
学生:『笨、笨蛋,那太沒禮貌了吧!』

※換場景

フォルス:『…怎覺得,一直被人盯著看?』
ペリエ:『呣呣!?
     我也搞不懂,突然被當成傳說中的人物!
     …那是為了什麼呢……
     是那件事件吧?還是另一件事?』
ルエリィ:『所~以~說~,剛才我就說了!
      學長們在很多方面都太沒有自覺了!
      在學時期就是無人可及的優等生!
      畢業以後突然就成為了調停機構的召喚師!
      有非常多的仰慕者…
      該不會不相信吧?』
フォルス:『…不…』
ペリエ:『真相總是讓人大吃一驚…』
ルエリィ:『啊~~~真是~~夠了!
      果然,如果你們二個走在一起不會有好事!
      走在一起的時候就像是將美味的生肉放進飢餓的狼的籠子裡一樣危險!
      附帶一提,最飢餓的那個就是我!呷嚕嚕嚕嚕!』
フォルス:『是、這樣子的啊…』

※換場景

フォルス:『這裡就是校長室、吧…』
ペリエ:『好像有點緊張…』
ルエリィ:『我也沒有來過這邊呢。』
フォルス:『嗯、學生一般來說也沒必要來這吧。
      話說回來,ルエリィ知道校長代理是怎樣的人嗎?』
ルエリィ:『啊、說起來,那個天使的老師現在休假了啊…
      嗯~、我不知道,會不會是教務主務呢?』
フォルス:『也罷,應該是會將這件事處理好才對。
      那,敲門囉?』
※(敲門聲)
???:『啊、在~的,請進!』
ルエリィ:『啊咧?
      那個聲音…』
ルエリィ:『叨擾了…』

※換場景

フォルス:『我是調停召喚師的フォルス,為了代理教師的事而前來拜訪。
      (…咦、啊咧?只有這一個女性嗎?)』
???:『呀、是這樣啊…』
フォルス:『…那個?
      是怎麼了呢?』
???『因為比想像中的還要年輕,所以有些驚訝。
    想說接受代理教師工作的,肯定是…
    已教了幾十年書而年紀已長!原本以為大概是這種樣子。』
フォルス:『呃…是這樣子的啊…』
ルエリィ:『咦、等等!?
      這是怎麼回事!?』
???『啊啦、ルエリィ。』
フォルス:『…咦?』
ペリエ:『呣…認識的人?』
ルエリィ:『說是認識的人,不如說是非常熟悉的人!』
???:『啊、不好意思,太晚自我介紹了。』
クレシア:『歡迎你的到來,我是誓央都市連合議員的クレシア.カミシロ。』
フォルス:『咦、誓央連合的議員小姐!?
      該不會,如此年紀輕輕就當上了!?』
クレシア:『呵、フォルス不應該這麼說我吧?
      這樣的話就扯平了,同樣都是比想像中還要年輕的伙伴。』
フォルス:『咦…啊、不是、也罷…
      是、這樣子的嗎…?』
ペリエ:『クレシア.カミシロ…?
     カミシロ…在哪曾聽過呢……』
クレシア:『嗯、是這樣子的唷。
      我是在旁邊那個ルエリィ.カミシロ的姊姊。』
フォルス:『咦…』
ペリエ:『…』
ルエリィ:『有必要驚訝得目瞪口呆嗎!?』
クレシア:『總之,在貴校的校長休假的這段時間,
      我接受了妥託,像是現在一樣負責擔任校長代理。』
フォルス:『誓言連合的議員做校長的代理,是這樣的嗎?』
クレシア:『算是吧,雖然聽起來有點奇怪,但的確是收到這樣的要求。』
ルエリィ:『難怪最近覺得你看起來有些微妙的忙碌…
      啊、對了!
      姊姊,比起這種事!
      現在有件事想和你確認!』
クレシア:『嗯,怎麼了呢?』
ルエリィ:『學長今天是做代理教師,所以當然是負責召喚科的教學吧?
      敢說不是的話我會生氣!』
クレシア:『好啦好啦,別說些孩子氣的話。
      就算不胡鬧也是沒問題的。
      特地從調停機構申請召喚師過來,總不可能負責體育科或經濟科對吧?』
ルエリィ:『那個是,嗯,是這樣的吧。』
クレシア:『…フォルス先生,你認識我家的小妹嗎?』
フォルス:『算是吧,我在學生時期就和這個孩子頗有緣份了。』
ペリエ:『…嗯、也是,就算想不承認也不行。』
クレシア:『啊、這樣說來的話,該不會是!
      這孩子之前提過的「憧憬的學長』……』
ルエリィ:『呀!姊姊,不能再說下去了!』
クレシア:『咦?為什麼?』
ルエリィ:『不管怎麼說都不行!那個是祕密啊~!』
クレシア:『…似乎是沒辦法再爆料了呢。』
ルエリア:『呷嚕嚕嚕嚕。』
クレシア:『雖然有些可惜…
      剛才說的祕密只能說到這了。
      接下來,ルエリィ,可以陪二位到教室嗎?』
ルエリィ:『好~!
      學長、這邊這邊!』
※(關門聲)
クレシア:『…呼…真的是…
      為什麼我要當校長代理啊。
      那邊的一時興起,也帶給我很大的困擾了啊…』

※換場景

フォルス:『接下來…
      為了授課來到這邊…
      呃、結果還是會覺得緊張…』
ペリエ:『但是,時間快到了。
     決定好了就一鼓作氣吧。』
フォルス:『好…上吧!』

※換場景

学生:『喂、那個該不會…』
学生:『說起來ドミルトン老師今天請假了,聽說有代課老師過來。』
学生:『咦、若是這樣的話該不會!』
ノイ:『那個是…フォルス學長?
    咦、為什麼?』
    ルエリィ,你知道些什麼嗎?』
ルエリィ:『呼呼呼~
      姊姊真是了不起,只能這麼說!』
ノイ:『但是、雖然你的姊姊確實是了不起的人,可是…?』
フォルス:『嗯~咳、那個,我是調停召喚師的フォルス。
      還有這邊的是我的響友ペリエ。』
ペリエ:『嗯呣~請多指教。』
学生:『嗚~哦~~!』
学生:『没錯,他們二個是本人!』
フォルス:『為了代替病倒的ドミトン老師,今天我來這上課。
      話雖如此,在幾年前我們和你們一樣都是這邊的學生。
      我們僅只是較你們略年長一些的學長而已。
      因為機會難得,所以希望能說些對你們有幫助的事,
      因此,若有歷史以外的問題也可以儘管提問。』
学生:『那、那個,能請教一件事嗎!
    在傳說中,フォルス先生們在學唸書的時候就已經是響友關係了!
    那到底是怎麼邂逅的呢!?』
ペリエ:『傳說中…』
フォルス:『不、所以說,我們僅只是年長一些的學長而已。』
学生:『想要成為召喚師的話,和響友的邂逅是必要的嗎?
    無論是擁有怎樣的知識或技術,
    若是無法遇到響命的另外一半,是無法成為召喚師的。』
学生:『在響友那方面來說的話,
    又該是怎麼做才會容易和召喚師相遇呢。
    我們這些異鄉人為了要存在這個世界,會受到很多方面的限制。
    若想獲得許可在這個世界發揮全部力量,召喚師的誓約是不可或缺的。
    先人走過的路,請務必讓我們參考一下。』
フォルス:『以我們的情況來說,沒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很久以前,比來到這所學校還要早之前,我的家鄉曾經打開了「門」。
      我掉進了門裡面,於是在異世界迷路了。』
学生:『…因為掉入異界而失蹤,是這樣子的嗎…!?』
フォルス:『之前我所掉進去的異世界,那也是個相當危險的地方。
      瞬間就被飢餓的野獸襲擊,
      「已經不行了!」,正當那麼想的時候,那孩子救了我。』
ペリエ:『……』
学生:『那麼說,那個時候,響命就…?』
フォルス:『還沒,那是稍微之後的事。』
      那孩子不顧自身危險救了我以後,我們馬上又再一次被野獸圍了起來。
      再這麼下去就逃不掉了,於是二人同心協心終於逃出生天。
      在下定決心的那個瞬間,響命自此開始廻盪,被光芒包圍了以後我就昏迷了。
      於是再睜開眼的時候,就已經回到リィンバウム了。
      大概,就是像這樣的吧?』
ペリェ:『嗯呣、大致如此!
     但是,像這樣回想起來,不禁覺得有些害羞。』』   
ルエリィ:『嗯嗚……
      真不愧是學長,從孩童時期的人生開始就已經完全不普通了。』
学生:『太過不普通了,真的沒辦法做為參考的例子呢…』
フォルス:『接下來,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時間經過?)
フォルス:『呼~終於結束了…』
ペリエ:『嗯呣、辛苦了。』
フォルス:『你也辛苦了。
      異世界的孩子對你可真是相當熱情呢?
      不會太辛苦嗎?』
ペリエ:『好嚇人呢。
     熱絡的讓我都看花了眼。』
フォルス:『對吧…和クレシア小姐打聲招呼說我們先休息一下…』

※換場景

???:『那又是為什麼!
     我應該沒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我只是取回師傅寄放在這裡的東西而已!?』

※換場景

フォルス:『啊?已經有客人了?』
ペリエ:『咦?在哪看過這張臉…』
クレシア:『呼~、該怎麼辦呢。
      不管你怎麼說,現在那個還不能交給你。
      而且,因為我是校長代理,本來就不能隨意使用學校的財物。
      抱歉了呢。』
トルク:『嗚…
     我了解和你再談下去也是沒有意義的,
     既然校長不在的話,請找大校長和我談,他在的對吧。』
クレシア:『呃!……那個是…』
フォルス:『(大校長…?)』
クレシア:『你在說、什麼呢?』
トルク:『都說的如此明白還要裝傻?
     …我知道了,夠了!』
アンヴィル:『MeRo!』
※(關門聲)
クレシア:『…呼。
      讓您見笑了…』
フォルス:『啊、不會…
      (トルク…說起來他之前也曾提到過師傅的鐵鎚。)
      (類似說會設法弄到手之類的話…)
      (是從哪得知東西是放在學園這邊的呢?)
      那個、該不會他來這邊是……』
※(開門聲)
イェンファ:『叨擾了!』
クレシア:『啊啦、又有客人?』
ペリエ:『咦?イェンファ?怎麼會來這裡呢?』
イェンファ:『太好了…
       你們二個都在這,有緊急任務。
       カイス和シーダ已經先過去了,我們得趕快去匯合。』
フォルス:『咦…?但是,我現在因為被禁足所以一般任務是…』
イェンファ:『現在不是說那種話的時候,
       別說廢話,請快跟上!』
フォルス:『等、等等,別拉我。
      抱歉,請海涵。』
クレシア:『嗯,好的。
      路上小心……
      …似乎很趕呢』

※換場景 ロレイラル特区 フォルス

メドゥ:『哦、情況如何?』
組織員:『出力計量穩定,運作方面沒有什麼大問題。』
メドゥ:『很好很好,若不是如此也沒有冒著危險來到這邊的價值了。』
組織員:『已經在隱蔽的森林裡測試過性能了,很快就能投入實戰中了。』
メドゥ:『很好,那麼,動手。』
組織員:『…蛤?』
メドゥ:『現在馬上就投入實戰使用,
     很高興吧,之前的準備那麼快就派上用場了。』
組織員:『不,雖然說很快就能使用,但還沒實測過,還是有些…』
メドォ:『現在馬上投入實戰…辦得到吧?』
組織員:『好、好的。
     無論如何都會想辦法的。』
メドォ:『很好很好。
     聽話的孩子才能活得長久。』
組織員:『從一至十七號全部一起開放。
     因為會危險,所以請離遠一些!』
※(機械聲)
メドォ:『哈哈,這玩意確實很壯觀嘛。』
組織員:『若有這些戰力的話,就算現在也是可以毀滅這個城市的!』
メドォ:『哦、可惜了。
     這次這玩意的使命是棄卒。』
組織員:『啊?』
メドォ:『就算是跑得飛快的馬,遇上了跑得更快的馬還是贏不了;
     如果明白此點的指揮官的話,就會明白適時的放棄手中的好牌。
     所以…也就是說像現在這種情況。』
※(機械聲)
メドォ:『接下來,鐵人偶們~
     愉快的跳舞時刻到了。
     快樂的、然後熱鬧的,竭盡全力的跳舞吧。
     別擔心,笨拙也好、害羞也罷,
     馬上就有溫柔的召喚師們趕過來,教導你們優美的舞姿。』

※換場景

???:『幫、幫幫我。』
???:『機械兵器!
     機械兵器暴動了!』
???:『不止一、二具,很驚人的數目!!』
イェンファ:『居民們,跟從警察騎士的嚮導趕快去避難。』
※(轟)
ペリエ:『現在的,聲音…』
フォルス:『莫非是傳聞中的鋼鐵巨人暴動了嗎。
      真糟糕…這真的是大事件了。
      但是,我清楚現在的方向,イェンファ,快一點!』
イェンファ:『…等一下。』
フォルス:『イェンファ?
      不快一點的話、受害範圍會陸續擴大的…』
イェンファ:『我叫你「等一下」。』
フォルス:『…怎麼了?』
イェンファ:『那邊的男人,不淮動。
       慢慢的,轉向這裡。』
仮面の男:『……』
⓪各位是否曾覺得這件外套頗眼熟的呢?
フォルス:『…?
      那個人…怎麼了…?』
ペリエ:『可疑的人?』
イェンファ:『フォルス,是否曾見過這個男人?』
フォルス:『咦?突然這麼問。
      我也不太清楚,不曾見過那樣的衣服和臉孔。
      (是怎麼回事呢…)
      (雖然感覺上好像是是曾見過的人…)』
イェンファ:『…這樣啊…』
ペリエ:『……』
フォルス:『ペリエ?怎麼了?』
ペリエ:『…我也、不知道。
     眼前、突然、看不見了。』
イェンファ:『……不出所料,不能說是完全無關的吧……
       終於找到你了「蒼機の召喚師」』
仮面の男:『…』
イェンファ:『初次見面、或許是。
       但是,我找你的原因你應該也知道的吧。
       為了逮補你。』
仮面の男:『…哼。』
フォルス:『咦?…咦?
      是怎麼回事呢,那個男人到底…』
仮面の男:『…』
フォルス:『呃…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
      雖然是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但卻讓人感覺有股非人的氣息。
      並非出於腦袋的思維,
      而是從身體直接感覺到是個不合常理般危險的傢伙。』
イェンファ:『你還在做什麼!
       趕快做好戰鬥準備!』
フォルス:『呃…
      以召喚師フォルス的名義…』
仮面の男:『…召喚師…フォルス?』
フォルス:『!?』
仮面の男:『那個制服…召喚師…
      …原來如此…你們是…』
フォルス:『…咦?
      在喃喃自語些什麼…』
仮面の男:『因為我們內心的軟弱,才會在這種地方、導致了這種情況嗎。
      真是的,即使後悔了,也已無任何轉寰餘地、了吧…』
イェンファ:『等、等等!』
フォルス:『イェンファ,不行!
      不可以窮追不捨!』
イェンファ:『放開我!
       我不可以就這樣讓他逃跑…』
ペリエ:『呶呶!』
フォルス:『糟糕,忘了這邊的事!』

※換場景

カリス:『糟了。
     真的沒辦法了。
     不管怎麼想都是巨大過頭,糟糕透頂了!』
メテオラ:『偵測到極高的能源反應,若是想要制止住的話,似乎會很耗時。』
フローテ:『要說夢話就回到自己的房間。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吧!』
メテオラ:『嗯、那可真是嚴厲。』
フォルス:『大家,還好吧!?』
シーダ:『嗯…哦!
     終於來啦,你這傢伙。』
フォルス:『戰況,如何了呢!?』
シーダ:『總敵數17,每一個都是超越常識的強大!』
フォルス:『十、十七!?』
シーダ:『為了要順應情況,セイヴァール出動了所有能參加戰鬥的召喚師!
     我們負責的範圍,總之就是眼前全部的這些傢伙!』
フォルス:『這樣我就安心了。
      雖然不知能不能收拾掉,但我瞭解目標了!
      ペリエ,可以戰鬥嗎?』
ペリエ:『沒問題,身體好多了!』
イェンファ:『……因為那個男人而產生了萎靡的反應。
       當那個男人消失時就回復了…
       果然,有一定的關係嗎……?』
シーダ:『好了啦,趕快參戰了吧!
     我們這邊可是相當危急了!』
フォルス:『我知道了,現在出擊了!
      以召喚師フォルス的名義,我,在此召喚你的「力量」!』

※戰鬥開始與結束

フォルス:『終…終於結束了……』
ソウケン:『附近也變得很安靜了…
      看來其他的召喚師,也差不多將各自負責的機械兵器停止了的樣子。』
カリス:『這些傢伙也頗可憐的…
     他們也不是自願要暴動的。
     被壞傢伙隨便改動某處的回路才會變成這樣的。』
メテオラ:『若是本社的工廠的話,說不定還來得及修復。』
カリス:『嗯、我知道了,我馬上和老爹聯絡。』
シーダ:『啊~嗚~,累死了啦!
     又大又堅固的對手,再~也不想遇到了!』
フローテ:『…同感呢…』
イェンファ:『… 』
フォルス:『イェンファ?
      還在想有關剛才那男人的事?
イェンファ:『…那個是,極祕事項。』
フォルス:『因為是極祕,果然是不能説的?』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在這保持沈黙的話,什麼也改變不了。』
イェンファ:『或許如此也説不定…
       ……
       若我和立場互換,我不會問這些令人覺得可疑的話。
       果然,沒有什麼好和我說的嗎?』
フォルス:『嗯,也是…
      雖然我有所保留,那樣會奇怪嗎?』
イェンファ:『是呢。
       若要說奇怪的話,真的相當的奇怪,
       但是,像那樣的情況,很像你的風格,這不也挺好的。』
フォルス:『嗯…
      該是覺得高興還是沮喪呢…』

※換場景

組織員:『怎麼會這樣…
     即使是那樣的機械兵器也全部被無力化了。』
メドゥ:『唉呀唉呀,明明是好不容易準備的人偶劇,就這麼輕易的被收拾了。
     異世界調停機構…
     真是養了一群手段高明的召喚師啊。
     即使是那種程度的戰力的暴動,只憑藉了普通的戰力就擊退了。
     想不到,連將他們逼迫出動隱藏的戰力都辦不到。
     要對付那些傢伙,看來要稍微認真一些,想出更穩健的對策才行。』

※換場景

管理官さん:『……頭痛。』
シーダ:『又怎麼了。』
管理官さん:『在大家忙著對付巨大機械時發生的事。
       警備稍微離開的時候,有個大倉庫被襲奪了。』
カリス:『…怎!?』
管理官さん:『大量的機械物資被偷走了,其中包含了許多危險的物品。』
イェンファ:『…該不會,那個倉庫的主人偷藏了違法的武器?』
管理官さん:『不是,不是這麼回事。
       若是用在本來的用途的話,只是普通的道具。
       但是,若是稍微改變一些設定的話,當作武器使用是十分有可能的。』
シーダ:『就像是之前「回憶之杖」那様的情況,
     明明按原本的方法是没有問題的,但改變了使用方法就變得極為危險。』
フォルス:『犯人、果然是「真紅之鎖」…對吧?』
管理官さん:『雖然沒有犯罪宣言,但恐怕八九不離十。
       恐怕會使用這次奪來的武器,再次在附近引發新的事件。
       各位,請做好心理準備。』
カリス:『喂喂…這是怎麼回事,沒完沒了不是嗎…』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イェンファ…又擺出沈思的表情了…)』

※フォルス的內心

回到懷念的母校,但也沒有愉快的閒暇。
「真紅之鎖」那些侵略者們,慢慢的開始將魔爪伸入セイヴァール了。
今天姑且憑著我們的力量將他們擊退了,但是…
就像是在黒暗中伺機而動的劍芒,不知他們何時會發出奪命一擊。
至此開始了我們與犯罪組織的爭鬥……
然而,何時能結束卻是遙遙無期。

※夜會話 ペリエ

ペリエ:『呣~今天真是諸事不順。
     剛到了學校,就發生一場大戰。
     坐在課桌前,哇~哇~的過著無憂無慮的學子生活,
     似乎是好久以前,令人懷念的事。』
フォルス:『完全認同,今天真是累壞了。
      大體上來說,召喚師的工作是負責解決和預防異種族間的問題發生,
      和他們正面衝突覺得還是外行了一些…。』
ペリエ:『嗯呣~
     工作還是輕鬆一些比較好。
     …但是,エルスト和ガウディ他們還是將戰鬥工作做得很棒。
     那一天,面對極為可怕的敵人仍舊為了保護著我們而戰鬥著。』
フォルス:『嗯…
      確實是如此。
      因為被迫不得不迎戰,所以有所抱怨也沒辦法。』
ペリエ:『嗯!』
フォルス:『好、既然已經下定決心,為了明天而早些睡吧。
      我覺得明天也肯定會是忙碌的一天!』
ペリエ:『…稍微,有點困擾。
     哥哥的這種預感,常常成真。』

※フォルス的內心

…雖然是這麼說,但還是向上天請願明日可以是平穩的一天。

⓪無聊時當做練日文翻的,剩下來的依舊隨緣,但姑且可能性不大,要翻也是SN1。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8 筆精華,07/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