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47

RE:召喚夜想曲5 劇情翻譯。ch1

樓主 bedb bedb
☆第1話 界境都市 セイヴァール


???:『……哥哥……
     ……大哥
     喂~
     起床啦~……
     喂~……所以說起床啦~』
フォルス:『嗯……
      …………』

※フォルス的內心

是誰、在叫我的名字呢
一定是ぺリエ吧
那孩子聲音總有些不可思議的感覺
無論如何,都會一直撒嬌
那孩子不管過了多久,始終都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回劇情

フォルス:『……等會兒哦,ペリエ……
      再過一下,我會聽你說的……
      只是再睡一下下……
      稍微休息一下,馬上就起床了……』
ペリエ:『不行,現在馬上就起床。』
フォルス:『咦……
      這裡是,哪兒……?
      我和……這孩子一起從那個世界回來……
      和エルスト見面……
      在那以後……咦?發生了什麼事?』
ペリエ:『……喂~
     有好好地起床了嗎?』
フォルス:『從那以後……
      咦,的確是……』

※フォルス的內心

確實是聽從了エルスト的勸說,
拼命的說服爸爸與媽媽,來到了セイヴァール學園……
和這孩子一起努力的學習……
好不容易終於畢業了……
……從此以後……
進入了憧憬的異世界調停機構……
……對了……
現在我也是孩提時代一直以來憧憬的召喚師了不是嗎
美夢成真……
我成為了獨當一面的召喚師了!

※回劇情

ペリエ:『呣……
     不起床嗎?又來了?』
フォルス:『呃,已經沒問題了,只是回憶起一些往事。
      現在的我是召喚師フォルス,而這位是我的響友。
      是這個界境都市裡登記於異世界調停機構的召喚師,
      我的工作任務是將源自異世界的麻煩都解決掉。』
ペリエ:『嗯,是這樣,但是有點不太對。』
フォルス:『……咦?
      什麼地方說錯了呢?』
ペリエ:『那個,工作方面的事,
     早上要早點起床,這樣說的。
フォルス:『嗯,我忘了,不然會怎麼了呢?』
ペリエ:『一寸光陰一寸金,
     ……再這樣下去會來不及了。』
フォルス:『……
      …………』
ペリエ:『…………』

※更衣

フォルス:『怎麼不早點叫我起床呢!?』
ペリエ:『呣……!
     ペシエ,有好好地叫你起床!』

※換場景

大家さん:『啊啦~?
      今天看起來時間很充裕嘛。』
フォルス:『大家さん,早安!』
ペリエ:『早安……』
大家さん:『呵呵,馬上就不是說早安的時間了哦?』
フォルス:『呃哈哈』
ペリエ:『大家さん,總是那麼早就起床真好』
フォルス:『我錯了。』
大家さん:『對了,你老家又有寄包裏過來了。』
フォルス:『先放在你那邊,等下班以後會再過來的!
      走吧,ペリエ!』
ペリエ:『嗯』
大家さん:『一路順風,要小心列車哦。』
フォルス:『我知道的啦,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換場景

???:『咦?
     那個背影,該不會是?
     學~長~!』
フォルス:『嗯,那個聲音是……』
???:『果然是學長啊!
     早~安!
     小ペリ也是早安~!
     今天也是那麼小一隻呢』
ペリエ:『呣……
     才沒有長不大……』
フォルス:『呃…ルエリィ早安,今天也是很有精神呢。』
ルエリィ:『對啊,一直以來我也只有這個優點而已!
      學長怎麼了呢,在這個時間會遇到學長是很少見的。
      今天是休假了嗎?』
フォルス:『不是…因為有很重要的工作,所以被叫出來接受委託……』
ルエリィ:『嗯嗯,所以說?』
フォルス:『……沒,那,該怎麼說呢』
ルエリィ:『嗯,呣呣呣?
      那種不敢直視人的眼神總讓人覺得可疑…
      那,又,賴床了吧?』
フォルス:『嗚…』
ルエリィ:『……真是!
      請利落一點吧!
      學長是我的目標,所以希望學長能一直有著帥氣的形象!』
フォルス:『那個是…照你這樣說的話,
      你應該是一開始就選錯做為目標的那個人了……』
ルエリィ:『不好好負起責任,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帥氣…』
フォルス:『……哈哈哈……』
ノイ:『ルエリィ~!』
ルエリィ:『啊,小ノイ早安~!
      那學長就先這樣了,再會!』
フォルス:『嗯,路上小心』
ペリエ:『呣……』
フォルス:『心情不好嗎?
      總是那麼不擅長面對ルエリィ』
ペリエ:『ペリエ明明就是有長大一些些了。
     ……覺得生氣』
フォルス:『是那麼需要介意的事嗎?
      那又沒什麼不好的,很可愛。』
ⓞペリエ的眼睛進入閃光模式
ペリエ:『可愛?
     ペリエ就這樣長不大可以嗎?』
フォルス:『嗯,當然了!』
ペリエ:『是這樣啊……
     耶嘿嘿,啾~』
フォルス:『哇,啊啊,突然抱過來了。
      這樣黏在一起不好走路,好啦,離遠一些。』
ペリエ:『嗚呣……』

※換場景

フォルス:『到了!』
管理官さん:『「趕上了~』才不是這麼回事』
フォルス:『啊,管理官,早安』
管理官さん:『嗯,早安。
       ……雖然這個時候已經不早了。
       ジンゼルア總帥他已經在房間裡等你好久了。』
フォルス:『啊,果然……』
管理官さん:『真是的…
       接到ジンゼルア總帥親自委託的命令還能遲到的,
       除了你以外,找遍了ゼイヴァール也是找不到的。
       以我做為責任管理官的立場,請你也稍微為我考慮一下。』
フォルス:『啊,那個……
      啊哈哈……』
ペリエ:『……嗯』
管理官さん:『好啦,請趕快過去吧,再讓總帥等是不行的。』
フォルス:『好,我這就過去了。』
管理官さん:『等等,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
       ……如果你想帶著你那亂糟糟的頭髮就這樣過去也是可以的。』
フォルス:『咦?啊咧?
      哇,鏡子、鏡子』

※換場景

フォルス:『叨擾了,調停召喚師フォルス,進來了。』
ペリエ:『嗯……響友ペリエ,打擾了。』
ジンゼルア總帥:『…來了啊。
         我等很久了,二位。
         首先,先請坐,現在給二位倒茶。』
フォルス:『咦?呃,好的……
      (一如既往,總覺得有總帥的壓迫感,啊,真緊張……)
      (只是在這了不起的人面前而已,心臟就覺得跳上跳下的……)
      那,那個,聽說是有要委託給我的特別任務』
???:『……』
フォルス:『(……那是誰呢,這一位……?)』
ジンゼルア總帥:『イェンファ大人,這二位是之前提到的召喚師和響友。』
イェンファ:『……是的』
フォルス:『(為、為什麼用恐佈的眼神盯著我看)』
ジンゼルア總帥:『然後,召喚師フォルス,這位是擔任於警察騎士團本隊的特務。
         來到這一區的特務騎士イェンファ大人。』
フォルス:『(……警察騎士團的本隊……
      和各都市都有設置的警察不同,全世界都擁有搜查權的警察騎士團本隊)
      (…這麼說來,這個人那麼年輕,那豈不是相當的杰出……?』
イェンファ:『請多多指教。』
フォルス:『咦、啊、是,這邊也是請多指教。』
ペリエ:『嗯、請多指教。』
フォルス:『(感覺這個人有種難以親近的氛圍)』
ジンゼルア總帥:『那麼回到正題,フォルス。』
フォルス:『啊,是的。』
ジンゼルア總帥:『那麼現在交給你特別任務』
フォルス:『……是的?
      現在,就在這邊嗎?』
ジンゼルア總帥:『就是如此。
         從現在開始的一段時間,你要全力協助イェンファ大人』
フォルス:『……是的?
      就這樣而已嗎?』
ジンゼルア總帥:『就是這樣而己。複頌呢?』
フォルス:『啊,是的。
      調停召喚師フォルス,從現在開始協助特務騎士イェンファ的搜查。』
ペリエ:『響友的ペリエ,也一樣。』
ジンゼルア總帥:『很好。』
フォルス:『接下來,那個,イェンファ的特別任務具體來說是什麼呢?』
イェンファ:『最高機密。』
フォルス:『嗯,就這樣而已?』
イェンファ:『最高機密,所以不能說。』
フォルス:『原來如果,因為是最高機密所以不能說。
      有道理,我明白了……。
      像這樣,不會吧!?
      最高機密我是知道的,但什麼事也完全不告訴我,我也沒辦法協助你吧!?』
イェンファ:『……我的任務,簡單來說,是找人。
       正常的方式是找不到的,是要搜尋危險人物的行蹤。』
フォルス:『危險人物……?
      (警察騎士團最高機密的任務怎麼會是追蹤……)
      (大概犯罪者是前所未見的大罪犯吧)』
イェンファ:『目前我手邊掌握的線索,是那個人和セイヴァール有一些關係。
       若是他在此露出行蹤的話,恐怕是會和一些事件有關聯性,
       所以需要隨行這區的召喚師,在發生事件的同時在一旁做確認。』
ジンゼルア總帥:『就是這麼回事。
         フォルス,你只要和之前一樣執行召喚師的任務就可以了。
         不同的只是イェンファ大人會跟隨著你執行任務,
         然後當イェンファ提出協助的要求的時候需要配合他,就這二點而已』
フォルス:『……嗯,
      在隨行我的時候,搜查任務也是同時進行的嗎?』
イェンファ:『關於這點,並不是你需要擔心的事。』
ジンゼルア總帥:『就是如此。』
フォルス:『是這樣子嗎……』
ジンゼルア總帥:『接下來,談話告一個階段了,
         為了今天我特別準備了上品的好茶,我們繼續好好的品茶吧。』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嗯……』

※換場景

フォルス:『肚、肚子裡滿滿的都是水。
      感覺總帥是個不可思議的人,每次見到他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雖然喜歡茶這一點我還是很明白的,
      但和我就是不一樣,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那、個……
      啊,重來一次,請多指教,特務騎士小姐』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怎、怎麼,用相當鄭重的眼神看著我們二個呢?』
ペリエ:『呣……
     哥哥,怎麼了呢?』
フォルス:『我也不知道!
      那、那個?
      怎麼了呢?』
イェンファ:『……イェンファ(強調這個名字的語氣)』
フォルス:『啊?』
イェンファ:『在他人面前叫我「特務騎士」,不會反而對任務造成妨害嗎。
       所以,直接用名字來叫我也沒關係,只是稱謂而已不需要那麼介意。』
フォルス:『這樣說的話,那就請多多包涵了。(這邊是對長輩的語氣)
      ……說錯了,應該說是我不客氣了。(這邊是對平輩的語氣)
      至於我的話,叫我フォルス就可以了,
      然後,那位……。』
ペリエ:『ペリエ』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又來了!用著相當鄭重的眼神看著!)』
イェンファ:『接下來、那我們就走吧。』
フォルス:『咦?出發,去哪?』
イェンファ:『去你該去的地方,什麼任務都沒有接受嗎?』
フォルス:『現在的話,是沒有什麼其他任務的。』
イェンファ:『這樣的話,對了。
       你對這個城市熟悉嗎?』
フォルス:『……這個嘛……
      好歹算是在這裡住了很久了……』
イェンファ:『可以的話,希望可以多少做一下嚮導。
       昨天才剛到這裡,連左右都還分不清楚。
       這裡……界境都市セイヴァール,對這個世界來說是一個特別的都市。
       雖然想好好地做好事先準備,但只憑書籍來了解還是有一定限度,
       在真正開始行動之前,想憑藉著自己的手眼來認識這個都市。』
フォルス:『這、這樣說的話,是沒有拒絕的理由……
      (怎、怎麼……感覺這個人很棘手……)』

※換場景 異世界調停機構前.召喚師街道

イェンファ:『首先是這裡嗎…
       異世界調停機構的本部。』
フォルス:『關於我們召喚師的事,先從最基本的地方開始說明會不會好一些?』
イェンファ:『……嗯,沒錯,
       雖然大體上的情況是了解的,但細節還是不清楚,可以麻煩你嗎?
       我歸屬的部隊,處境有點特別,
       是從有召喚師的部隊裡特別獨立出來的。
       所以詳細的情況,幾乎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フォルス:『了解了!那麼,從哪開始說會好些呢,
      首先,我們所存在的世界週圍有四個不同的異世界。』
イェンファ:『機界ロレイラル、鬼妖界シルターン、靈界サプレ、最後是幻獸界メイトルパ』
フォルス:『嗯,是這樣沒錯。
      然後,如果要從異世界過來的話,是無法用一般的方式到達的。
      但是,用非一般的方式還是有辦法的,
      門……一般是習慣這麼稱呼,那個,非一般方式的名字,
      例如像霧般朦朧的深海,又像是鏡子般平靜無波的湖泊,
      像這種偶發的情況是由於異世界的“連結”所造成的,
      如果通過了那兒,異界的住民就能來到這邊的世界,
      相反的,這邊世界的人誤入了異世界的事也是有的,
      與此相對,所以要在事前先做好門的管理。
      那是異世界調停機構的任務之一,也是我們調停召喚師的主要工作。』
ⓞゲート=Gate ,在這應該是翻成門或通道之類的
イェンファ:『到目前為止,和我所知道的沒有太大的差異,
       但是現在工作其中之一,這麼說來還是有其他各種不同的任務囉?』
フォルス:『嗯,也是……
      跨越世界之壁的手段,事實上並不只有通過門而已。』
イェンファ:『那就是,召喚師,對嗎?』
フォルス:『嗯……藉著使用魔力,將異世界的住民直接從這個世界呼喚出來的方法。
      當然,那並不是任何人都辦得到的,也不是萬能的能力。
      但是,若依照不同的使用方法,有可能成為很危險的力量也是事實。
      所以,全部的召喚師都要在異世界調停機構登錄名字與能力,
      因為這個緣故,才會被人稱做是「召喚師組合」吧。』
イェンファ:『……說起來,召喚術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正的召喚術,不是萬能的,剛才你的確是這麼說的吧?
       但是,聽說在很久以前,召喚術是最高等級、也是最強大的力量。』
フォルス:『嗯……
      那樣的解釋,大概,是沒錯的。
      在遙遠的過去是如此,而現在那樣的召喚術只能說是失傳了。』
イェンファ:『失傳了…?換言之,以前的召喚術和現代的召喚術是不同的?』
フォルス:『對對…
      現在我們們用的召喚術,正確的名稱是叫做響命召喚術。
      以響命石為媒介,所以才會以此為命名。』
イェンファ:『響命石……』
フォルス:『在リィンバウム生活的人類,當遇到異世界命中註定的另一位時,
      彼此心靈相繫的那一刻,源自這二個人的響命石就誕生了……』
イェンファ:『命、命運?』
フォルス:『嗯,命運……怎麼了?』
イェンファ:『沒,突然聽到這麼誇張的字眼所以嚇了一跳。』
フォルス:『咦,有那麼奇怪嗎?』
ペリエ:『一點也不怪,很普通。』
イェンファ:『……怎麼都好,在話題中插嘴了對不起。』
フォルス:『嗯,那就繼續說下去……
      現在所說的召喚術,就是以響命召喚術為前提條件,
      二個人邂逅,靈魂回響著彼此的聲音,然後屬於二個人的響命石就會誕生了。
      此時雙方就成為了召喚師、以及響友,
      於是就能辦到呼喚對方來到自己的身邊這種事。』
イェンファ:『……相反的,若是沒有心靈相通的對象,是無法使用的技術,對嗎?』
フォルス:『是的,如果只靠著唸書和努力的話是沒辦法的。
      邂逅,這是召喚師追尋的第一才能……』
イェンファ:『這些話應該差不多夠了,比起來,那邊的,那位……』
ペリエ:『哦?』
フォルス:『嗯,是你。
      你是,這個人的響友囉?』
ペリエ:『嗚呣~』
イェンファ:『從剛才你一直都在一起,大概,一直以來都是這種感覺的吧?』
ペリエ:『嗯,因為是好朋友。』
イェンファ:『所以說,你的召喚術就是召喚這孩子來到身邊這樣的事嗎?』
フォルス:『對啊。』
イェンファ:『……那,這有任何意義嗎?』
フォルス:『……』
ペリエ:『……』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啊,我們繼續行程吧!』
ペリエ:『繼續~繼續~』
イェンファ:『……』

※換場景 自宅前 ペリエ

フォルス:『說起來,早上的時候出門有記得鎖門嗎?』
ペリエ:『嗯…?
     呣…那時候急急忙忙的,我記不清楚了。』
フォルス:『恰好來到附近就來確認一下吧。
      大家さん說的,老家寄來的包裏也順便和他拿一下』
ペリエ:『嗯,應該這麼做。』
イェンファ:『怎麼了?
       你們二個怎麼突然停下來了,』
フォルス:『那個,因為和嚮導有點不太一樣,稍微繞路一下可以嗎?
      想說來到了這附近想順便拿一下東西。』
イェンファ:『……那個嘛,是可以啦……』

※換場景

イェンファ:『這間店是……?
       喝酒的地方?
       氣氛感覺還不錯,但怎麼會在任務中跑來這種地方。』
フォルス:『午安~大家さん,在嗎?』
大家さん:『當然是在的囉,還是在營業中。
      說起來,你們在這個時間來店裡是很少見的呢。
      要喝些什麼嗎?』
ペリエ:『不要比較好,現在,任務中。』
フォルス:『……請不要戲弄我們,大家さん你是明明知道才故意這樣說的吧?』
大家さん:『啊啦,是怎麼了啦?
      比起這個,後面那個孩子,一臉恐怖的表情,他還好吧?』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啊,那個呢,沒有說明就把你帶進來了真是對不起。
      以前從來不曾丟下任務就跑過來喝飲料。』
イェンファ:『啊啦,是這樣子的?
       既然如此,那請給我一個足以接受的解釋?』
フォルス:『那個是,那個…』
大家さん:『啊,對了,今天早上你們忘記鎖門就出去了對嗎?
      恰好我留意到了,所以就把它關起來了。
      然後咧,嗯,放在我這邊的貨物。
      以及留言卡片,偶爾也回信一下如何?』
フォルス:『嗯…』
イェンファ:『房間的鎖…?
       貨物…?』
ペリエ:『這位是我們家的鄰居。』
イェンファ:『……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我還以為你們丟下任務不管是為了過來喝東西』
フォルス:『在我解釋之前你能明白真是太好了……』
大家さん:『呵呵,開個玩笑對不起啊,覺得很有趣所以就不知不覺……
      可以的話,要不要在工作結束後再來玩呢?』
イェンファ:『……我會考慮的,但請不要太過期待。
       這樣說可能有點失禮,但像你這種類型的人,我…不太擅長應付』
大家さん:『呵呵,說的也是。但是,我對像你這樣的孩子,很喜歡哦。』
イェンファ:『…就是這樣,我就是對你這種看著小貓的眼神不知如何應對。』
大家さん:『真可惜,被討厭了啦。』
フォルス:『大家さん……別再捉弄剛來到這城市的人了……』
大家さん:『啊啦,是這樣?
      第一次來到セイヴァール嗎?
      那這樣的話,不更加多疼愛一些是不行的。
      雖然這邊一眼望去是很普通喝酒的店,
      但其實是セイヴァール首屈一指的雜貨店,
      來這城市多少會有些需要的東西對吧?
      如果有需要什麼東西的話儘管開口,
      無論是什麼樣的東西,只要利用表面上和私底下的管道都可以很快弄到手。』
イェンファ:『呃…嗯……』
ペリエ:『哦~
     大家さん,正在閃閃發光……』
フォルス:『你可能會覺得有些疑惑,但是大家さん說的是真的。
      有什麼想要的東西的話,首先記得拜託他就對了。』
イェンファ:『是,是這樣的?
       嗯……如果你這樣說的話……』
大家さん:『可以的話,希望能品嘗一下我這兒覺得自信的咖啡。
      以前,有個技術非常棒的店長離職了,但卻一直都找不到能接替他的店長,
      所以做為業主的我自己撐起這家店,
      雖然我對自己沖咖啡的手藝有些自信,但還是不及那個那個孩子甚遠。』
イェンファ:『嗯……
       那,真是可惜啊。』
大家さん:『對吧?你也覺得很可惜對吧?
      這樣的話,你不妨去問問他本人吧。』
フォルス:『好,就這樣,我們還有事,差不多應該要去哪兒了吧。』
イェンファ:『咦,什、什麼?
       等、等等,別拉我!』
ペリエ:『呣呣!?
     喂~,丟下你不管啦。』
大家さん:『……被逃掉了』

※換場景 繁華街 イェンファ

イェンファ:『說起來,從剛才就一直很介意了。
       那邊看到的那個是什麼東西?』
フォルル:『哪邊?』
イェンファ:『在城鎮的另外一邊,是那個叫石筍的東西嗎……』
ペリエ:『嗚呣、大概是ナギミヤ市遺跡。』
イェンファ:『ナギミヤ市遺跡?』
フォルル:『啊,原來如此。是在說那個啊。
      那個我每天都會看到,不知不覺就習慣了。』
イェンファ:『……那樣異常的景象我不覺得有那麼簡單就能習慣了。』
フォルル:『在剛來這城市的時候我也是這樣想的。』
ペリエ:『嗚呣,光是看起來讓人覺得很不安,但就算是現在,也還沒有倒下來。』
イェンファ:『……太好了,對那個樣子覺得不舒服的不是只有我。』
フォルル:『那個是類似「城鎮」的東西。
      以前,召喚發生了一些意外,將異世界的「城鎮」和地層就這樣召喚了過來。』
イェンファ:『地…層?』
フォルル:『嗯,那個大塊岩石的頂端就是現在「城鎮」所留下來的遺跡。
      當然,那件召喚事故引起了很多很多的問題,
      當時的調停機構的召喚師,無論如何還是將問題都解決了。
      而「城鎮」的住民們,大家都遷移到セイヴァール這邊定居。』
イェンファ:『那樣根柢都不清楚的一群人,就這樣隨便的……』
フォルル:『是不是隨便我也不清楚,
      但是接受異界的朋友來到這個セイヴァール並不是件少見的事。
      就算面對許多的困難,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就能克服萬難……
      我是這麼相信的。』
イェンファ:『……你是這樣的人我也已瞭解了,
       然後呢?那個「城鎮」是從什麼樣的異世界來的呢?』
フォルル:『啊,果然,問到了這個問題……』
イェンファ:『咦?為什麼。該不會不知道吧?』
ペリエ:『嗚呣,大正解!那個,誰也不知道!』
イェンファ:『……咦?』
フォルル:『那個並不是來自我們所熟知的四個異世界,
      以前舊時代是以「沒有名字的世界」這樣稱呼的……
      詳細的情況至今還是不明,一個被謎團所包圍的世界。』
ⓞSN3有提到過,「沒有名字的世界」應該指的是「地球」。
イェンファ:『真的沒問題嗎……?
       就這樣接受了那樣的人……』
ペリエ:『……』
フォルル:『現在這個城鎮的存在,就足以證明那樣沒問題。
      附帶一提,那個遺跡基本上是禁止進入的。
      大體上來說,現在那是觀光用途已經不再允許進入了。
      不止如此,還有很高的地方,至今還是充滿了許多的謎團。

      
説不定你會覺得很好奇,但還是別靠得太近。』
イェンファ:『嗯……安心了,打從心底完全不想離得近一些。
       光是遠遠看著就足以覺得不安了,趕快進行下一個行程吧。』
フォルル:『嗯,了解。』

※換場景 響界學園 イェンファ

イェンファ:『那個是…セイヴァール學園?
       嚇到了…
       相當大的校區啊。
       那個該怎麼說呢?似乎有很多充滿個性的學生。』
ペリエ:『嗯。
     各種不同的朋友,很多!』
フォルル:『因為這個學園接受異世界留學的關係。』
イェンファ:『留學…?
       和在這個世界誕生的不一樣嗎?』
フォルル:『不一樣哦,
      就算是現在リィンバウム和其他世界的文化習慣還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因為誤解所造成的爭執肯定是不少,
      為了減少類似的悲劇需要好好地學習關於彼此的事,
      所以打開了リィンバウム以出身世界為隔閡的門戶。
      這兒,就是這樣的學校。』
イェンファ:『……你是,這邊的畢業生嗎?』
フォルル:『咦? 啊,我在幾年前還穿著這邊的制服。
      你怎麼知道的呢?』
イェンファ:『那個是…』
フォルル:『嗯?』
イェンファ:『沒什麼,詳細的情況我也不清楚,只是覺得該不會如此,所以順口問了而已。』
フォルル:『嗯?
      (……怎麼覺得眼神閃爍?)』

※換場景 異世界調停機構本部 イェンファ

イェンファ:『咦?這個房間……』
フォルル:『我們召喚師的本職還沒和你說清楚,
      因為不得不戰鬥的情況並不少見,為了預防萬一常常都是要過來鍛鍊的。』
イェンファ:『哪種情況?』
フォルル:『有興趣?』
イェンファ:『坦白說,是這樣的。
       感興趣的不是這個房間,而是你的戰鬥能力。
       如何,不想和我一個人較量看看嗎?』
フォルル:『和我們?
      我們倒是沒什麼特別想法……。』
ペリエ:『呣……
     戰鬥什麼的,麻煩死了。』
イェンファ:『你們二個是在這個學園以極為優秀的成績畢業的對嗎?』
フォルル:『那個嘛…呃…這種事,不知道有沒有呢?』
イェンファ:『我想看看今後一起執行任務夥伴的本領。
       我想我應該並沒有說些奇怪的話吧?』
フォルル:『這麼說的話,是沒有拒絕的理由。
      與此相對,也請你好好展現你的本事讓我看看』
イェンファ:『嗯,沒關係,我想我不會讓你失望。』
フォルル:『(對自己實力很有自信嗎……)
      好,召喚師フォルス,申請使用訓練室!』

※戰鬥&戰鬥結束

フォルル:『呼……
      如何,我們的力量,大柢上應該清楚了吧?』
イェンファ:『也是…
       看來似乎是達到一定水準了,至少不會扯後腿我就覺得安心了。』
フォルル:『呃、哈哈……
      我可以認為是在讚譽我嗎……』
ペリエ:『但是,足以自傲的東西,是有的。
     這個人,非常的,強大。』
フォルル:『對呢…
      特務騎士,每個都像他一樣那麼強嗎?
      像那樣的活動卻沒見到流汗。』
イェンファ:『那麼,接下來再繼續城市的嚮導吧。』

※換場景 異世界調停機構本部 管理官さん(略過,有可能的話日後再補)

※換場景 ターミナルストリート イェンファ

駅員:『馬上就要發車了,為了避免危險請儘快上車……』
女聲:『呀~!等等,等我一會兒!』
駅員:『……請不要在最後一刻才再匆忙上車。』
女聲:『吶哈哈,真是抱歉。』
イェンファ:『這個是…機械車輛嗎…?』
フォルル:『是的,很美觀吧。
      多虧來自機界的技師和很多的機械生命體的幫忙,
      セイヴァール的召喚鐵道,就算是全世界來說也是首屈一指的規模』
ペリエ:『機界,是鋼鐵和兵器的世界,一直在進行著機械間的戰爭,
     因為長久以來一直製作武器,所以有很多厲害的武器。
     但是,除了武器以外,也還有很多便利的東西。』
イェンファ:『如果是以貨物輸送和政府官員這層面來說這個也不是很罕見的東西,
       但是這樣那樣多的平民乘坐的光景在別的都市卻是未曾見過。』
フォルル:『對吧?
      這也是セイヴァール值得誇耀的一個因素。
      嗯,那個是…。』

※換場景

ドラン:『呃啊……可惡,眼睛都要張不開了,值夜班後清晨的太陽太過刺眼了。』
???:『大叔,那個哈欠別再打了吧,我這邊可是昏昏欲睡了。』
ドラン:『哈,年輕人集中注意力就可以撐過去了。』
???:『啊~真討厭,這個有個以年齡做為理由而放縱的大叔。』
ドラン:『哼,一點也不知道長輩辛苦的年輕人,這樣只是恰到好處而已。
     算了,今夜的跟監可別遲到了。』
???:『我知道了啦。』
    『真是的,讓人無言以對…。
     ……呃?』
フォルス:『嗨,早安,アベルト。』
ペリエ:『嗚呣』
アベルト:『哦,フォルス,是你啊。』
フォルス:『相當疲倦的樣子,今天也是值夜班到早上嗎?』
アベルト:『嗯…等是吧……
      暫時,麻煩的犯罪事件看來是會持續下去……』
フォルス:『哈哈,那真是糟糕,我這邊也是這種情況。』
アベルト:『調停機構那方面,最近不也是很忙嗎,
      發生什麼事的話記得和我說,フォルス,無論如何我都會幫你的。』
イェンファ:『……我為打斷你們的對談感到抱歉,
       從你穿的制服看來,你是警察那邊的人對吧?
       過份介入調停機構的事,並不是件值得鼓勵的事吧。』
アベルト:『別這樣說嘛,二方面同樣都是正義的夥伴沒錯吧?
      現場等級的協助,規則上不是已經很明確的認同了。』
イェンファ:『那個是,在陷入不得不共同合作的狀況下的規則吧。
       在出現那種意外之前,
       就先預設立場會符合規則而濫用的行動,你認為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問題。』
アベルト:『呃……』
イェンファ:『……』
アベルト:『……附帶一提,フォルス,這個讓人害怕的小姐,是誰?
      雖然覺得似乎看過那種制服。』
フォルス:『正確答案。
      那可是你們組織裡很了不起的人。』
アベルト:『我這的組織,也就是說,警察騎士團的……。』
イェンファ:『鬼鬼祟祟的在說些什麼?』
フォルス:『啊哈哈,抱歉抱歉,我為你介紹。
      就是那樣,アベルト,這邊這位是特務騎士的イェンファ。』
アベルト:『特務!……咦,那個有花的徽章,該不會是…』
イェンファ:『嗯…
       就如同你想的一樣。』
アベルト:『任職於櫻花隊啊!
      嘿!
      那樣的部隊是曾聽說過,但真正的徽章倒是第一次見到。』
フォルス:『很厲害嗎?』
アベルト:『嗯,不管怎麼說都是特別募集了優秀女性而創建的特別部隊。
      指揮系統和別的部隊是完全獨立的,
      詳細的情況就算是在警察騎士團裡也是一個謎。
      當然,一般來說這種話多半是被誇大了的。
      但既使是有所差距,也還是相當的了不起。』
フォルス:『嘿……(驚嘆狀),
      接下來,イェンファ,這傢伙是アベルス。
      セイヴァール的常務警察騎士,
      ……以及,我的–酒肉朋友。』
イェンファ:『我看到了。確實見到了和你志趣相投的是什麼貨色。』
アベルト:『沒錯。』
フォルス:『就是如此。』
ペリエ:『不是在誇獎你們……』
アベルト:『重新介紹一次,我是常務騎士的アベルト。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為了什麼任務而來セイヴァール,當需要幫忙的時候……』
女聲:『呀~~!』
アベルト:『呃!』
ペリエ:『呣!?』
アベルト:『……切!
      覺得發生不好的事了,召喚師來幫我!』
フォルス:『當然!
      走吧,警察先生!』
イェンファ:『咦?
       那個……慢著,等會兒啊』

※換場景

タケシー:『Gele 、 Gele ……』
女聲:『呀~~!有列車強盜!』
タケシー:『Gelelelelelele.....』
駅員:『客人,靠近是會危險的!警察馬上就到了,請等一下!』
女聲:『但是,但是……!』
アベルト:『我是警察!
      剛才的慘叫是怎麼了……』
タケシー:『Gele 、 GeleGele ……』
アベルト:『怎麼,啊……
      列車的貨物就像是被聚集在一圈的戰利品?
      喂!專家,說明一下那是怎麼回事!』
フォルス:『タケシー的話,他是居住在靈界的一種靈體……』
アベルト:『那種妖精,有像這種給人帶給麻煩的狩獵習性嗎!?』
フォルス:『怎麼會!
      是喜歡惡作劇沒錯,但一般這樣給別人困擾的情況是不會有的,應該。』
イェンファ:『慢著,你們二個……』 
タケシー:『Gele Ge~le…!!』
フォルス:『Gele! GeleleGele!
      Gele、GeleleleleGelele!』
イェンファ:『……交談,能做到……?
       那個,和那個像圓球一樣的東西……?』
アベルト:『因為是召喚師嘛。
      喂,那傢伙說些什麼!?』
フォルス:『多說無益!
      不行了,再和他說什麼也聽不進去!』
タケシー:『Geleeeeee…!!』(放電)
アベルト:『現在他說的我也聽得懂!
      「滾遠一點」類似這種的吧!』
フォルス:『差不多!』
アベルト:『沒辦法,首先以竊盜罪現行犯的罪名逮補!
      以異世界的住民做為對手的情況我了解,フォルス,就交給你指揮了!』
フォルス:『我明白了!
      イェンファ現在也聽從我的指示!』
イェンファ:『咦?……耶、耶?』
フォルス:『請多指教!』
イェンファ:『……真是!我知道了啦!』
フォルス:『ペリエ』
ペリエ:『嗯!』
フォルス:『以召喚師フォルス的名義,我,召喚你的力量。』
ペリエ:『……』
イェンファ:『力量,聚集起來了……
       不對,是被喚醒了……?
       這就是…
       你們所說的,召喚術……』
フォルス:『來吧,大家上吧!』

※戰鬥開始與結束

タケシー:『Gelelelelelele…!!』
アベルト:『終於,真是費了一番功夫才把他馴服。
      好~,你們安份一點,等回到本部我再好好地聽你們說。』
フォルス:『危險!
      還不能靠近!』
アベルト:『呃?
      (放電貌)
      嗚哇!?』
フォルス:『雷擊!?
      嗚,還殘留了那麼多的精力!』
タケシー:『Gelelelelelele…!!』
ペリエ:『啊,想逃跑。』
アベルト:『嗚,這個,安份一點!』
タケシー:『Gelelelele…!』
大嬏:『嚇~!?』
アベルト:『不分清紅皂白!
      真是豈有此理!』
女孩子:『呀!』
フォルス:『危險!
      啊…疼……』
女孩子:『啊……
     保護了…我……!?
     還好嗎!?不痛嗎!?
     對不起,我……』
フォルス:『啊啊,不要緊、沒事的。
      像這樣完全不會痛的。』
女孩子:『但是……』
フォルス:『因為我是召喚師,這種程度的話,完全沒問題的。
      瞧,所以別哭了?』
女孩子:『嗯……
     那個,十分的,感謝。』
フォルス:『不用客氣。』
アベルト:『……那,說實話那到底是怎麼樣?』
フォルス:『非常的痛!』
アベルト:『……嗯,那也好。
      姑且就先讓我感謝你,逃掉的那傢伙我這邊會通緝他,
      如果有什麼進展,會向調停機構那邊聯絡。』
フォルス:『嗯,應該的。』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啊,イェンファ,再次感謝你的協助。』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啊、啊咧?
      該不會生氣了?』
イェンファ:『只是太過吃驚而已。
       對現場的情況才只掌握到了一半而已,
       就突然頭尾不顧的衝進對峙中,
       更別說在混戰中將我算進指揮範圍。』
フォルス:『嗯。』
イェンファ:『唉,算了。
       因為今天這件事的關係,
       知道你就是這樣的人,好歹也算是收穫,我是這麼想的。』
フォルス:『啊哈哈…(苦笑)』
イェンファ:『接下來,可以重新拜託你繼續做嚮導嗎?
       在日落前,我想粗略的將各地都看過。』
フォルス:『嗯,了解……』

※換場景 メイトルパ特區 イェンファ

イェンファ:『這是、メイトルパ特區……』
男聲:『吚嘿、吚嘿、吚嘿、吚嘿、……
男聲:『嗯~天氣真好和颯爽的風,這樣的日子勞動最棒。』
イェンファ:『這裡的氛圍和城裡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フォルス:『因為 メイトルパ 是充滿綠色的世界,
      在這長大的人,比起石造城鎮,在這種地方更容易感到平静。
      稍微再往郊外的方向走一些的話,會看到很大的農場。』
イェンファ:『幻獸界、メイトルパ……』
ペリエ:『四個「異世界」其中之一,像是ペリエ這樣子的有很多。』
イェンファ:『……這樣啊。』
フォルス:『(怎麼覺得有些僵硬的感覺,大概是不太感興趣吧?)』

※換場景 水晶の森 イェンファ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怎麼了?
      感到為難的表情。』
イェンファ:『那邊看到的森林……
       有種很不一樣的微妙氛圍。
       林木過於蔥郁才會大白天也顯得如此昏暗吧。』
フォルス:『啊,那兒我也是打算帶你過去看看的。』
イェンファ:『帶路?
       那個森林?』
フォルス:『因為不知道的話那個森林也是有危險的,所以想大約和你說明一下。』
イェンファ:『危險……?』
フォルス:『那是水晶的森林,靈界サプレス出身的住民有很多都住在這。』
ペリエ:『サプレス,就是天使也好、惡魔也有,類似這種有很多的地方。
     我們的常識,在這邊幾乎都是派不上用場的。』
フォルス:『在リィンバウム出生的物種,是無法靠著自己在サプレス這邊生存的。
      反過來說,也同樣是沒辦法的。』
イェンファ:『等一下,我不懂你所說的。
       剛才大約是說サプレス出生的住民都住在這個森林是這樣子對吧?』
フォルス:『サプレス出身的住民,是無法靠著自己在リィンバウム生存的,
      只憑靠著自己是無法獲得維持自身形體的魔力,
      換句話說,只要能解決這個問題就可以了。
      於是,「水晶的森林」裡,擁有蓄積著飽含月光的魔力。』
イェンファ:『原來如此,那個サプレス出身的住民們,是靠著森林的魔力存活著的這意思。』
フォルス:『反過來說,我們リィンバウム的人類,在這長住對身體不太好。
      我是從看起像是活著的幽靈那樣的人那邊聽來的。』
イェンファ:『那個是……』
フォルス:『嗯?』
イェンファ:『……沒事,什麼都沒有。
       我們繼續下一個行程吧。』
フォルス:『嗯,那接下來的是……』
イェンファ:『……
       在リィンバウム的話,取自リィンバウム的土地,
       而人類想要リィンバウム的居住,不,只是連駐留都不允許的地方,
       那個不就是意謂著來自異界的侵略嗎?』

※換場景 風雷鄉 イェンファ

イェンファ:『這附近開始是シルターン特區,看到這些並排的街道我也知道了。
       用木和紙製成的並排房屋,除了這以外哪兒也找不到了吧。』
フォルス:『啊咧?該不會很熟悉シルターン?』
ペリエ:『シルターン是……』
イェンファ:『シルターン是,人人都比肩而鄰,鬼和妖怪所住的世界……』
ペリエ:『……呣』
イェンファ:『詳細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但和別的異世界比起來,這邊是熟悉許多了。
       警察騎士團,是個受到シルターン很多協助的組織。』
フォルス:『嗯,是這樣啊。
      那這邊看來就是不需要說明了。』
イェンファ:『除此以外,シルターン交流的場所也不僅受限於セイヴァール。
       哪邊的都市都可以看到像這種並立感的城鎮』
フォルス:『耶……』
イェンファ:『這個世界唯一除了我們人類以外,住在世界各地的住民。
       因為對方不會明顯顯露出非人的部分,所以互相信賴也是比較容易的。
       ……呃?
       ……甜甜的氣味……?』
フォルス:『嗯?
      ……啊,是那個吧。
      那個味道是紅豆,應該是附近小攤那邊的。
      煮成甜湯以後,和年糕一起吃,那是女孩子間的人氣小吃,
      ……至於我的話,就覺得有些太甜了。』
イェンファ:『咕、哼~~(語音聽起來似乎像是在嚥口水)』 
フォルス:『有興趣的話,要停下來看看嗎?』
イェンファ:『咦……你,你在說什麼呢?
       我們應該是在執行任務中不是嗎?
       無聊的事就別說了,往下個地點前進吧,下個地點。』
フォルス:『咦?等、等等,怎麼突然跑那麼快。』
イェンファ:『不快點過來就丟下你不管囉!』
フォルス:『所以說等我一下嘛!』

※換場景 繁華街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怎麼有些喧喧嚷嚷的……。」
アベルト:『哦……
      是你們啊,難得你們那麼要好嘛。』
フォルス:『アベルト?
      怎麼了,這場騷亂。』
アベルト:『確定目擊證言了。
      剛才那個逃跑的「タケ」什麼的。』
ⓞタケ應該是日文的「天氣』之意
フォルス:『魔精……叫做タケシー。』
アベルト:『對,就是那個「タケ」什麼的,它藏身之處找到了。
      像這種異世界犯罪的情況,搜查是我們警察的責任,
      實際上逮補他們則是召喚師的工作。
      所以現在為了找召喚師幫忙,所以得和調停機構提出申請,
      你現在在這兒就省事多了,趕快逮補它,我也會援護你的。』
フォルス:『我知道了,馬上……』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那、那個……イェンファ小姐……
      在任務途中,真的非常抱歉…
      額外的緊急事件突然發生了,可以的話那個……』
イェンファ:『讓人心情不好的話就別說了。
       好吧,沒什麼。
       剛才已經說過了,你就是這樣的人,我已經充份的明白了。
       反正不管我怎麼說,你還是打算蠻幹的對吧?』
フォルス:『咦?呀哈哈哈……』
アベルト:『嘿~,比起外表是更容易溝通的女孩子嘛。』
イェンファ:『……你對我的外表是有什麼意見?』
アベルト:『啊,沒沒沒,什麼都沒有。
      沒什麼大不了的意思,真的。』
フォルス:『好、那我們往現場移動。』

※換場景

アベルト:『好、這角度方向的另一側,就是目擊情報的地點。』
ペりエ:『嗯……沒錯,
     剛才的味道,一直停留在那邊。』
イェンファ:『好極了,既然已經了解到這個程度,
       現在就可以去動身追捕他了。』
フォルス:『好,數一、二、三就馬上衝過去。
      一、二…』
タケシー:『Geleeeeee…!!』
フォルス:『啥?』
アベルト:『噯?』
ペリエ:『哇』
イェンファ:『啾!?』
タケシー:『Geleeeeee…!』
アベルト:『怎、怎怎……』
フォルス:『アベルト,看起來和之前看到的タケシー有點不一樣啊……』
イェンファ:『一點……而已?』
アベルト:『那邊逃跑的傢伙都聚集在這裡絕對不會錯!
      召喚師接下來就是你的長項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フォルス:『好大的タケシー先生!』
アベルト:『可靠到讓我想哭的專家!』
フォルス:『稱讚我是很高興,但是像那樣的東西後我從來不曾聽過、見過。』
イェンファ:『愉快的閒聊先到此為止,襲擊過來了。』
タケシー:『Gele!』
フォルス:『Gele、GeleleGeleGele』
タケシー:『Geleee!』
アベルト:『果然是多談無益嗎!?』
フォルス:『沒辦法了、之後再說!
      首先先讓他安靜一些!』
アベルト:『了解!』

※戰鬥&戰鬥結束

タケシー:『Gele……』
フォルス:『終、終於平靜下來了……』
ペリエ:『累死了……』
アベルト:『體形如此巨大,相當的頑強啊……』
フォルス:『Gele?Gelelele?』
タケシー:『啾……』
フォルス:『做得太過火了,現在完全睜不開眼睛了。』
アベルト:『再靠近一些沒問題了吧?
      該不會突然放出雷擊了吧?』
フォルス:『沒問題了,大概。』
アベルト:『大概……?』
フォルス:『沒問題了,我就那麼無法信任嗎。』
アベルト:『無論如何,要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還是要等到這傢伙清醒以後了。
      那就這樣,姑且這傢伙的事就先告一個段落,另外也要順便做書面報告。』
フォルス:『了解,各種問題就有勞你了,アベルト。』
アベルト:『嗯,交給我吧。
      ……啊~可惡,雖然想說事件告一個段落,但看來又是沒辦法睡了。
      說起來,我可是值夜班的……今晚也是有跟監的工作……』
イェンファ:『辛苦了。』
フォルス:『啊、イェンファ也是辛苦了。
      ……還有,怎麼說呢,抱歉。
      明明應該是要做城鎮的嚮導,結果把你卷入了奇怪的事件。』
イェンファ:『沒關係,這不也是個城市的一部分嗎?
       異世界的生物,已經有很多存活在這世界了,
       但是關於他們的生態,大家都不知道更詳細的情況。
       擁有異世界詳細知識的也就是像是受到教育的召喚師那類人,
       但像這樣因為無知和誤解引起的紛爭並不少不是嗎?』
フォルス:『嗯……算是吧。
      エイヴァール是很好的城市,然而,至今離理想還是很遠。
      但是,正因如此,我們這些召喚師才會每日努力著。
      異世界並不可怕,習慣了以後,是我們的朋友也是伙伴。
      一起協手同心的話,應該是能讓這個世界更加美麗。』
ペリエ:『哦~』
フォルス:『為了將這些傳達給大家知道,我們才會如此……』
イェンファ:『日陽西斜了呢』
フォルス:『聽聽我說的話啊!
      因為正在說些有意義的話,我!』
イェンファ:『未來的話,我並不是很感興趣。
       比起來,現在,應該做些什麼會更好些。
       總之…也是……
       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去過的地方已經足夠了。
       接下來的事,我會和異世界調停機構那方面聯絡。』 
フォルス:『咦?
      ……那個?』
イェンファ:『那麼,明天見。』
フォルス:『啊、等等,再稍微聽我說一下而已。』
イェンファ:『什麼?』
フォルス:『這個セイヴァール,如你所見並不是個普通的城市。
      五個不同的世界互相連結,旅人們交集的場所,
      簡單來說,就是充滿著異鄉人的地方。
      所以說,和你至今為止所見到的事世界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但是,請不要忘記,這個城市會接受非同一般的東西,
      至於來自城市外頭的你,當然亦是如此。』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所以,我重新說一次,歡迎來到セイヴァール!』
ペリエ:『嗯、歡迎~』
イェンファ:『……哼哼
       果然是個奇怪的地方,這裡。』

※換場景 

ジンゼルア總帥:『我收到報告書了,看來似乎是相當的活躍。』
フォルス:『十分感謝。
      那個、是的……』
ジンゼルア總帥:『要來些茶嗎?
         剛好有些不錯的茶』
フォルス:『啊、呃,敬謝不敏。』
ジンゼルア總帥:『這樣啊,可惜了。
         那麼,我們回歸正傳。
         在報告書中提到巨大魔精的事件。』
フォルス:『是的。』
ジンゼルア總帥:『會造成那樣情況的情報這邊已經收到了。
         來自幻獸界的祕寶「ユヒテル的果實」……
         吃下就會獲得巨大力量,傳説中的果實。
         那是獸人部落一直以來嚴密保管的寶物,
         不知道是誰把它從那帶出來了。』
フォルス:『是這樣子的啊……』
ジンゼルア總帥:『目前還不能判斷出誰是犯人,
         現在還在調查之中,這幾天應該是會有調查報告出來。
         因為給部落造成了很大的麻煩的關係,
         長老也無法處理所以覺得鬱鬱不安。』
フォルス:『(メイトルパ的祕寶……)
      (這樣的東西…怎麼會……)』
ジンゼルア總帥:『……要喝茶嗎?』
フォルス:『啊、不了、謝謝你的厚愛。』

※フォルス的內心

セイヴァール今天大致上是和平的一天,雖然是有些小小的騷亂。
那場騷亂一如既往,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這樣,我也安心了。
今天也是像以前一樣,可不能大意了。
為了避免事後後悔常常這麼告訴自己,不然等到發現的時候全部都太遲了。
……我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提醒自己的。
平靜的一天,
平安無事的一天……如此的。
在此之後接踵而至許多的大事件,而今天這件事就像是預兆一般……

※夜會話 ペリエ

フォルス:『呼……
      果然,還是這裡最能讓人感到平靜。』
ペリエ:『哥哥?
     ……果然,在這裡啊。
     屋頂,禁止進入,又會罵了哦』
フォルス:『ペリエ也過來吧,
      讓人覺得心情很好的風。』
ペリエ:『呣……該不會,找我當共犯。
     無法拒絕誘惑,好恨軟弱的自己』
ペリエ:『嗯~
     好舒服的風。
     在哥哥的身邊,心情非常好。
     ……但是,被大家さん看到的話,會非常的生氣。
     來到這裡以後,過了那麼多年了,
     哥哥,爬上這兒也該適可而止了。
     差不多大家さん會真的生氣了。』
フォルス:『啊、那真的很嚇人。』
ペリエ:『……來這邊以後,雖然過了好多年,
     哥哥,完全沒變呢。』
フォルス:『嗯,是這樣子的嗎?
      ぺリエ倒是變了,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明明就是那麼小的』
ペリエ:『託你的福,我長大了。
     但是,別擔心。
     ペリエ,在心裡還是完全沒有改變。』
フォルス:『雖然我有稍微覺得二個人完全沒有成長。
      嗯,不管了,
      再一次,從今以後請多關照,ペリエ』
ペリエ:『……嚇一跳。
     突然,說什麼呢?』
フォルス:『啊、吶、沒什麼,
      有種明天開始將會發生一些糟糕事的預感。』
ペリエ:『嗚呣……
     イェンファ的事?
     不知怎麼,感覺是雷厲風行的人。』
フォルス:『是有這方面的原因,但也有發生其他事件的感覺。
      無論如何,只要我們心手相連,什麼都可以克服對吧?』
ペリエ:『嗯。
     沒問題的,ペリエ,一直會在你的身邊。』
フォルス:『啊,真是可靠。』
(颯颯)
Ⓞ從後文判斷應該是摸摸頭的聲音
ペリエ:『啊……
     突然,摸頭,那個,該怎麼說呢。』
フォルス:『嗯?啊,抱歉抱歉。
      不應該再把你當小孩子了。』      
ペリエ:『啊……
     那個……稍微一些些,那樣的話,也可以。』
フォルス:『這樣啊?
      那,盛情難卻。』
(颯颯)
ペリエ:『……呣呼~
     滿足了~
     但是,有一些些的冷,
     差不多,該睡了。
     哥哥也,趕快去睡吧。』
フォルス:『嗯,我知道了。』
ペリエ:『……晚安。』

※フォルス的內心

晚安……
然後,明天見……



Ⓞ昨天有看到消息說在大陸那邊已經有知名漢化組在著手翻譯SN5了,
 所以不大確定要不要繼續翻下去……這一話似乎二萬字吧…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累。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8 筆精華,07/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