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47

RE:召喚夜想曲5 劇情翻譯。ch2

樓主 bedb bedb
☆第2話 忘記的東西是什麼呢


フォルス:『嗯…』
???:『フォルス……
     請現在馬上起床……』
フォルス:『嗯啊……
      再讓我睡一下下、ペリエ』
???:『……像這樣,一直以來就是這樣賴床的吧……
     好了,請趕快起床,馬上太陽就要昇起來了。』
フォルス:『但是,鬧鐘不是還沒響嗎……
      像之前一樣、再稍微……
      像之前……嗯?』
イィンファ:『……醒來了嗎?』
フォルス:『…………
      怎麼你會在我的房間呢!?』
イィンファ:『因為想起你昨天遲到,所以我才會過來的。
       敲門沒有回應,而且也沒上鎖就自做主張的進來了。』
フォルス:『那、那又是再麻煩你了……』
イィンファ:『就這樣,我先出去一下,請你趕快換好制服。
       還是繼續穿著睡衣的話,似乎你會再繼續睡下去。』
フォルス:『……無法反駁……』

※換場景

フォルス:『讓你久等了……
      但是,你因為我的關係所以特地跑過來,這樣好嗎。』
イィンファ:『啊,這件事就別介意了,反正就在對面而已。』
フォルス:『不,不是這樣的問題。
      ……咦?對面?』
イィンファ:『因為將在セイヴァール待上很長的時間,所以就租下對面的房間了。
       拜託了那個大家さん,馬上就辦好了。
       租金實惠,交通也很便利,相當適合居住的地方不是嗎。』
フォルス:『那個……
      也就是說……就住在附近的意思?』
イィンファ:『是這樣說的沒錯』
ペリエ:『呼啊呼……
     嗯,已經是早上了……?
     嗚~……?
     是誰、在那?』
イィンファ:『啊啦,早安。』
ペリエ:『……為什麼在這裡呢?』
イィンファ:『因為你們早上看起來似乎很疲憊,所以為了代替鬧鐘叫你們起床。』
ペリエ:『呣~
     那種東西,才不需要。
     哥哥的早晨,
     是ペリエ的東西。』
イィンファ:『那樣的話,就要早點起床了。』
ペリエ:『嗯呣……』
イィンファ:『好了、閒話家常的時間已經夠了,趕快準備一下了吧。』
フォルス:『我知道了……那、
      衣服已經換好了,接下來是……
      啊咧?
      來自本部的聯絡?』
管理官さん『<對話已連接上了,召喚師フォルス,聽得到嗎?>』
フォルス:『啊,是的。
      怎麼了?』
管理官さん『<今天,在本部從1200開始召開召喚師會議>
      <有辦法的話,請出席本次會議>』
フォルス:『今天嗎?
      又發生什麼急事,不得不好好對應的突發情況,
      是發生什麼事件了嗎?』
管理官さん『<嗯,那個非得是複數召喚師才有辦法處理的情況>
      <期待著你的協助,可以請別遲到嗎?>』
フォルス:『我知道了,交給我吧。』
ペリエ:『……果然,
     這個,有些不可思議。
     管理官,明明就是在本部,這邊,卻可以和他說話』
フォルス:『(這個是,那時候我和這孩子之間誕生的響命石,
      在任職於調停機構的召喚師時,刻印上了「千眼之印」的那種東西,
      那個顯然是應用了極高等級的召喚術才能辦到。
      這石頭其中之一的功能,就像是現在一樣有辦法進行遠距離通話的可能。
      除此以外,還具備了事件紀錄和罪案諮詢的功能。
      原本就已經是神祕的石頭了,刻印了以後更顯得不可思議。)
      剛成為召喚師的時候,在刻印以後覺得有些忐忑』
ペリエ:『就算是現在,稍微,還是覺得不安。』
イィンファ:『喂,你們二個,還在做什麼?』
フォルス:『不好了,イィンファ還在等我們。
      讓他心情變得更差就糟糕了,稍微快一些吧。』
ペリエ:『嗯,我知道了。』

※場景 異世界調停機構‧本部 管理員さん

フォルス:『呼、到調停機構本部了……』
???:『哦、フォルス!我聽說了。
     昨天那件事不是個壯舉嘛!
     嗯、那邊不就是昨天的那位特務騎士小姐,
     如何,セイヴァール還習慣吧?』
イィンファ:『……嗯、姑且算是。』
フォルス:『呀、早安カリス,メテオラ也還好嗎。』
カリス:『那是當然的,那可是我的響友沒錯吧?
     理所當然一整年都會是最佳狀況!』
メテオテ:『各位早安,勞您費心、十分感謝。』

※換場景

フォルス:『……說來,カリス怎麼會認識イィンファ?』
カリス:『啊、昨天早上和管理官在這裡的時候偶然遇到了。
     心裡想說見到了一個美人兒就跑去搭話了。』
イィンファ:『對初次見面的人就勾肩搭背,搭話不是這樣子的事吧?』
カリス:『呃』
フォルス:『呃、大致上我可以想像得出來是什麼情況』
ペリエ:『嗯呣,想像得到。』
イィンファ:『……唉……』
カリス:『吶、總之就是這樣的因緣,所以聽說了你們一起執行任務的事。
     呃、比起這種事,昨天的事、昨天!
     不僅是列車強盜,連盜取メイトルパ的祕寶的犯人也一起抓了?
     哇~!
     備受期待的小伙子大活躍了嘛!』
フォルス:『……備受期待的小伙子是什麼……』
カリス:『是什麼、那理所當然是在說你啊。
     那個你看,顯然那個了不起的人是選擇了你不是嗎』
フォルス:『這樣的事……』
カリス:『又例如來說,總帥常常會直接對你下命令不是嗎。』
フォルス:『……啊、那個、姑且算、是這樣的。
      但也不至於常常……』
カリス:『就算這樣也已經足夠奇怪了。
     那個是誰?總帥不是嗎?
     只是調停召喚師的我們,本來對他來說應該是無足輕重的不是嗎?
     例如,你看看,像我這樣的調停召喚師,目前來說還未曾見過總帥一面。
     無論怎麼想,對你如此特別肯定是有著超乎想像的期待!』
フォルス:『(……應該是不會有如カリス所說的這種特別期待,就算有的話也是……)』
ペリエ:『……(嗚嗚)』
フォルス:『(也是、這種話我還是別說出來比較好,嗯。)』
???:『你們在站著說什麼。』
フォルス:『啊、早安,ソウケン。』
カルス:『呃……』
ソウケン:『フォルス嗎……
      因為有些功績所以就得意忘形了嗎?
      初學者若無法好好管理驕傲的情緒,對調停召喚師的工作並不好。
      好好記住這點。』
フォルス:『呃…好的……
      我會銘記在心。』
ソウケン:『……哼
      我先行一步,等會你別遲到。』
カルス:『呼~
     還是老樣子,那傢伙總是說些嚴厲的話。』
フォルス:『哈……
      哎、不過我的確是不夠成熟。
      至少,別對我有過多的期待會比較好。』
カルス:『……不管是期待也好、或者完全不期待,
     無論哪種,ソウケン都會是那個樣子吧。
     並不僅僅是你,他對誰說話都是那個樣子的。
     有時間空談未來,不如現在更加勤勉一些,例如這種話。』
ペリエ:『討厭ソウケン。
     因為總是那麼冷淡的樣子。』
イィンファ:『有種相當冷酷氛圍的人呢』
カルス:『確確實實,像是同類–沒錯吧?』
フォルス:『カリス你怎麼能淡然的說出這種麼過份的事?』
イィンファ:『若要帶著寬恕的心情看著你們,我的確更願意站在他那邊。』
フォルス:『……イィンファ總是在話中會帯根刺?』
メテオラ:『公子,差不多該往房間移動了。』
カルス:『嗯?啊,也是。
     走唄,フォルス。』
フォルス:『嗯,剛才是開玩笑所以別因此生氣。
      走吧、ペリエ、イェンファ。』

※換場景

カルス:『吶哈哈、不知怎麼,差點就遲到了。』
管理官さん:『那並不是件好笑的事吧?
       請儘快入座。
       因為時間還早所以請讓我自由行動你總是這樣說的對吧。』
カルス:『吶哈哈哈、抱歉抱歉。
     閒話家常不知不覺就越聊越久了。』
管理官さん:『我不能接受這個理由。』
ソウケン:『……』
管理官さん:『啊,イィンファ的話,請使用那邊的椅子。』
イィンファ:『嗯』
フォルス:『啊咧?イィンファ也要參加會議嗎?』
管理官さん:『接下來繼續我們昨天的說明會議,
       ……啊,フォルス先生昨天缺席呢。』
フォルス:『嗚…』
イィンファ:『嗯、咳,我們今天的會議只有一件事,我們接受了很重要的任務。』
カルス:『重要的……?』
管理官さん:『是的,來自異界特區「水晶的森林』的緊急委託。
       召喚師ソウケン、響友ズラマル。』
ソウケン:『……』
管理官さん:『召喚師カリス、響友メテオラ。』
カリス:『哦』
メテオラ:『在這』
管理官さん:『然後是召喚師フォルス、響友ペリエ。』
フォルス:『是的!』
ペリエ:『嗯』
管理官さん:『以上的六位,請在大約黃昏1600的時候,前去聽取委託人的說明。』
ソウケン:『……水晶的森林,這應該是意味著和靈界相關的事件。
      就只有我們這些人接受委託,難道不是少了一位嗎?』
管理官さん:『シーダ小姐的話,今天應該會回到セイヴァール的樣子,
       等能聯絡得上的時候,我會傳達匯合事項讓他知道。』
カリス:『啊,大姐頭是今天回來的啊。』
フォルス:『他一直在紅線都市那邊出差。
      安心了,「水晶的森林」是靈界相關的地方,
      所以如果有靈界專家的大姐頭在的話會有很大的幫助。』
カリス:『呃,但是在匯合以前只有我們而已,那様的話也没辦法。』
ソウケン:『……哼』
カリス:『嗯,沒問題的吧。
     好歹我們這們有個備受期待的小伙子。
     印象中你懂靈界的語言沒錯吧?
     像那種東西我根本不行,一切都可以交給你吧?』
フォルス:『哈……』

Ⓞ支線主要是在說有幾個人遺失了記憶

※換場景 繁華街 ???

女孩子:『大叔~叔,這個蛋~糕,請~給我三個。』
街民:『好的好的,三個,是幫媽媽出來買東西嗎?』
女孩子:『嗯!』
街民:『真了不起呢、
    好的,那我偷偷送你一些吧。』
女孩子:『哇啊~大叔叔謝謝你!』
街民:『哈哈哈、不用謝啦。』

フォルス:『……』
イェンファ:『……?
       怎麼了,突然像是凍結了一樣。』
女孩子:『……啊咧?
     是大哥哥啊。』
フォルス:『……呃!』
イェンファ:『認識的人?
       雖然是小巧可愛的孩子……』
女孩子:『好久不見。
     最近好嗎?』
フォルス:『那、那個……』
女孩子:『……啊,什麼事都不可以說哦。
     去那邊,那邊。
     掰掰、大叔。
     多送的這些謝謝你了。』
街民:『哦~下次再來惠顧啊!』
イィンファ:『咦?
       ……等、等會?』

※換場景

女孩子:『哼哼哼哼哼~~(哼歌~)』
フォルス:『那個呢、シーダ……
      差不多是不是也該還原你本來的面目了?』
女孩子:『嗯? 嗯~……
     也對,差不多也可以了。』
フォルス:『今天聽說了你會回來的消息,
      但是卻不知道你那麼早就回來了?』
フローテ:『偶爾馬車的狀況特別的好。
      還是老樣子,一臉無憂無慮的表情。』
フォルス:『哈…這算是打招呼吧…
      首先嘛,也是……
      大姐頭和フローテ,歡迎二位回來。』
シーダ:『嗯,好久不見了,フォルス。』
フォルス:『對了,那個,就是那個,
      剛才的那個是什麼?』
シーダ:『什麼東西,看到了不就明白了嗎。
     這個世界上大家都比較疼愛小孩子,
     像這樣在買東西的時候,學那樣子說話會有好處的。』
フォルス:『………看是看到了,但突然覺得好累。』
シーダ:『怎麼怎麼,真是個欠缺磨練的傢伙啊。
     女孩子演技什麼的,
     是需要笑著欣賞而不容錯過的好戲,將這種度量拿出來讓我瞧瞧。』
フォルス:『世上一般女子和現在的大姐頭是無法混為一談的。』
シーダ:『就是因為你這樣說我才會說你還是太嫩了。
     吶、這事就先擱在一邊,
     你,沒有忘了什麼事嗎?』
フォルス:『咦?』
シーダ:『那邊傻傻站著的女孩子,你還沒和我介紹呢。』
イェンファ:『……噯?啊?』
フォルス:『啊,抱歉!』

※時間經過

フォルス:『……就是這樣子』
イィンファ:『這個少女是……
       調停召喚師……?』
フォルス:『是的,今早會議中提到任務裡,現在不在セイヴァール的最後一人。
      附帶一提,比起我和カリス,應該是比較年長。
      ……疼!』
(咚)
シーダ:『女孩子年紀的問題,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脫口說出來的事。』
フォルス:『沒辦法的不是嗎!?
      大姐頭的情況,有很多特殊的原因!』
シーダ:『那邊的你看,
     我是如你雙眼所見的美少女一枚,就是這樣子。』
フォルス:『剛才不是說不再使用演技了。』
シーダ:『切、真無趣。』
フォルス:『然後,這邊的惡魔是シーダ的響友。』
フロ─テ:『……フロ─テ喲』
イィンファ:『惡魔……?
       惡魔會是響友?』
フォルス:『呃、你被嚇到的心情我明白,
      但是也不必這樣警戒也沒關係,
      惡魔也是有很多種,其中也有對人類及リィンバウム沒有敵意。
      例如和我友好相處的重要鄰居也是。』
イィンファ:『好像是似懂非懂……』
フォルス:『接下来、回歸正傳,
      大姐頭,如果現在有空的不能可以陪我一下嗎?』
シーダ:『嗯?去找人打架嗎?』
フォルス:『剛才提到的,是任務。
      「水晶的森林」不去不行。』
フローテ:『呃!』
フォルス:『カリス和ソウケン也在,但對靈界サプレス最熟悉的還是大姐頭了,
      如果可以過來一起見見委託人的話那就太好了。』
シーダ:『……嗯
     吶、我倒是沒什麼,但是呢……』
フローテ:『……水、晶、的……森、林……』
シーダ:『簡單來說,那邊是靠近サプレス的部落,也就是天使們聚集的地點。
     帶著惡魔的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フォルス:『說的也是……』
フローテ:『沒……沒什麼,別介意我的事。
      不管有多少的天使在那,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如果有很多聚集在一起跑過來的話,不過就像是肉團子滾過來一樣的事』
シーダ:『你又在逞強了……』
フローテ:『誰在逞強了!
      真的真的沒問題啦!』
シーダ:『……唉
     既然フローテ這樣說了……
     怎麼辦?要我和一起同行嗎?』
フォルス:『嗯、一起去吧。』
フローテ:『吶、當然的。
      和、和我一起去的話,
      就像是大船有了破洞也不需要擔心般的安保無憂。』
カリス:『不對吧、那船是會沉了吧』
シーダ:『……フォルス,你是認真的嗎?』
フォルス:『但是,你瞧瞧,本人自己都那樣說了。』
フローテ:『好啦,你們還在拖拖拉拉什麼,趕快動身吧!』
フォルス:『看他那麼逞強的樣子不做些什麼的話,感覺有點慘不忍睹。』
ペリエ:『嗚呣、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逞強到底,是這樣嗎?』
フローテ:『呼……真是的,你們還是老樣子,就這樣包容フローテ亂來。
      好唄,說到這個份上的話跟你們去也不是不行。』

※換場景 警察騎士團 アベルト

アベルト:『呼啊…(呵欠聲)
アベルト:『為什麼在值夜班時,不希望那傢伙過來的時候,總是恰好會被襲擊。
      這様的生活絶對很糟糕…
      畜生、快睡著了……』
フォルス:『看起來很睏、アベルト。』
アベルト:『嗯、如果是現在的話,無論是在怎樣的暴風雨中都有可以熟睡的自信。
      吶、那是另一回事,怎麼了?
      又發生什麼事件了嗎?』
フォルス:『算是吧。
      但是,那並不是拜託アベルト的事件。
      而且,不僅僅是昨天而已,一直以來總是麻煩了你各種事。』
アベルト:『渾小子,以前就說過了,你不用對我客氣。
      你就照著以前那樣隨你高興來拜託我就可以了。』
フォルス:『……我知道了。
      那我也不客氣了。
      以後如果有需要アベルト的力量時,我就毫無顧忌的找你幫忙了。
      那麼,重新再來一次,請多關照,アベルス。』
アベルト:『哦、只管交給我。』

※換場景 異世界調停機構.本部 ペリエ

フォルス:『嗯……
      的確,差不多感覺很不妙了。』
ペリエ:『那種東西怎麼都好。
     那個就算壞掉了,ペリエ也會守護著哥哥。』
イェンファ:『怎麼了,突然在喃喃自語。』
フォルス:『沒,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自從昨天就覺得裝備的狀況有點怪怪的。
      握的地方,你看,有些搖搖晃晃的。』
イェンファ:『咦?』
カリス:『唉呀,這下糟糕了。
     你是多久以前拿去保養的?』
フォルス:『嗯…那個是…
      大約是半年前左右的樣子?』
カリス:『你不管再怎麼樣,不關心自己的裝備也該有個限度吧?』
フォルス:『啊哈哈、因為調停召喚師的工作主要並不是以戰鬥為主的嘛,
      結果去忙別的事,無論如何也只能推遲了。
      現在有空,才有辦法拿去大叔那邊拜託他。』
イェンファ:『……等等。』
フォルス:『嘿?怎、怎麼?』
イェンファ:『那個武器,給我看看。』
フォルス:『耶、不、等一下,
      在我答覆以前就自做主張拿去了。』
イェンファ:『……被嚇傻了。』
フォルス:『咦,怎麼了?』
イェンファ:『昨天,那個魔精最初逃跑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了。
       你的劍擊絕對不是中看不中用的東西,
       但卻怎麼會讓你的對手還有剩餘的力量殘留呢。
       根本就不是狀況不好的問題,
       拿近一看,不管怎麼看,完全就是個破爛玩意兒!』
フォルス:『嗚哇、有必要說成這樣嗎!?』
イェンファ:『工作方面要使用的道具,請再稍微留意一些。
       即使不是以戰鬥為主的工作,但你也知道那是不可輕忽的事對吧。
       一旦陷入危機的話,是你和你週圍的全部同伴。』
フォルス:『對、對不起。
      (太過正確的言論使得我無法回嘴)』
カリス:『就是這麼回事,在去「水晶的森林」以前,要順便去一趟鐵匠街那邊嗎?』
イェンファ:『鐵匠街?』
カリス:『和異世界沒有直接關係,僅只是手藝精湛的鐵匠聚集的場所。
     我們召喚師和警察騎士二伙人的装備基本上都是去那邊調整的。』
イェンファ:『是這樣子的地方啊……』
フォルス:『那,稍微繞路去看看也好。』
カリス:『哦』
イェンファ:『無異議。』
ソウケン:『……』
フォルス:『(ソウケン…沉默不說話,是代表一點也不反對的意思?)
      那,就是如此啦。』

※換場景 鍛冶師街  フォルス

イェンファ:『這邊就是你們所說要光顧的鐵匠的店?』
カリス:『對咧。
     這邊的大叔技術真的很棒。』
フォルス:『打擾了~』
男聲:『來囉……
    啊、是你們啊。』
フォルス:『叔叔、怎麼看起來不太舒服的樣子。』
男聲:『啊、腰的地方覺得很痠。
    雖然一直覺得還很年輕,但差不多也是不該逞強的年紀了。』
カリス:『……覺得還很年輕就讓我覺得吃驚了。』
ソウケン:『請別勉強自己,你的手藝緊繫著我們的生命。』
男聲:『喔、讓你們擔心抱歉了。』

※換場景

男聲:『對不起、真的相當對不起!
    今天說好的事,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了……!』
カリス:『嗯?怎麼了、糾紛嗎?』
フォルス:『看起來是這樣子,但是快結束了。
      如果不要吵架的話那就是最好的事了。』
カリス:『總覺得有點奇怪……
     大約是從今早開始,像那種奇怪的情況變多了的樣子?
     説不定是我想太多了吧。』
ソウケン:『但是,說不定沒有說錯。
      從本部過來的路上見到了好幾個路人,困惑的樣子也都是有些不對勁。
      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來到這裡,又或者是健忘一樣』
フォルス:『這樣說的話,確實如此。』
ソウケン:『若是如此,說不定會有一些關連性。
      但是無論真相如何,對正在執行任務的我們是無關的事。
      憑空臆想只是在浪費時間,趕快去委託人的那邊。』
カリス:『吶、我就知道會ソウケン會說這樣話。』
イェンファ:『無庸置疑的正確說法,趕快走吧。』
フォルス:『嗯、對呢……
      (忘記東西的人突然變多了、嗎……
      稍微有點在意……)』

※換場景 自宅前 大家さん

大家さん:『啊啦、フォルス君,來得正好!』
フォルス:『……嗯?』
大家さん:『真是抱歉,因為有急事不得不出門,
      在回來以前就好,關於店裡的事,不能拜託你嗎?』
Ⓞ日本人習慣用否定形的詢問句會覺得比較有禮貌,因為不影響語意,類似的語法我是直譯的。
ペリエ:『等、等會兒,ペリエ我們正在執行任務。
     只是來這裡買東西而已!』
大家さん:『不會費事太久的!
      而且這件事只有フォルス君能拜託了呢。
      吶、大家さん,求.求.你。』
フォルス:『……真是拿你沒轍,接下來就請交給我吧。
      不想遲到的話,請稍微早些動身如何?』
大家さん:『我知道了,謝謝你。』

※換場景

フォルス:『……就是這樣子』
カリス:『在我們稍微離開幾分鐘的時間裡,你就接下了新的工作……
     為什麼你總是能將霉運發揚光大?
     啊,我的話就要老樣子的咖啡,口味淡一些拜託了。』
ソウケン:『因為在考慮以前就已經脫口而出是這樣的吧,
      要養成深思熟慮以後再行動的習慣。
      我要點茶,品牌就交給你了。』
フォルス:『老樣子的咖啡、綠茶嗎。
      茶葉的話是用混合的可以嗎?』
ソウケン:『沒關係。
      在這種場合,我對你的能力完全信賴。』
カリス:『不正是如此?
     你煮出來的咖啡是全セイヴァール最棒的,不這樣認為嗎?』
客人:『啾?啾啾?啾~啾~!?(異世界語言)
    (啊咧?是店長!回來做了啊!?)
    啾~啾啾、啾~
    (店長的咖啡,好久沒喝到了啊!)』
フォルス:『啾~、啾……
      (只有今天而已呢……)』
客人:『啾?啾啾~!
    (是這樣子的啊?那,我要喝很多很多!)』
イェンファ:『……該怎麼說呢、又再,
       我甚至被這種麻煩事嚇傻了。
       有誰能將現在這個情況說明一下的嗎……』
ペリエ:『哥哥,以前在這邊「打工」過,
     因為有很多異世界的客人過來,所以也是一種學習。
     由於咖啡煮得很好喝,在店裡很有人氣。
     雖然在任職於召喚師的時候,「打工」就沒再做了,
     但就算到了現在,還是有再來光顧的老顧客。』
イェンファ:『越是了解,越是發掘出奇妙過去的一個人……』
客人:『呣吚、呣呣吚!
    (店長、請來這邊)』
フォルス:『好好、等一下哦。
      因為先輪到更早來的人!
      イェンファ也要喝些什麼東西嗎?』
イェンファ:『噯?那個……
       那樣的話,能麻煩你紅茶嗎?』
フォルス:『了解,稍候一下,幫你煮最好喝的!』
イェンファ:『呼……』
カリス:『呼啊~!就是這個!
     這樣一杯就覺得一整天元氣百倍了!』
ソウケン:『嗯……
      果然是很好喝啊。
      如果可以的話,醫務室也能品嚐到和這兒一樣的好味道就好了。
      ……你,沒有考慮為了我在調停機構做倒茶水的工作嗎?』
フォルス:『沒有!
      你是一臉嚴肅的在開玩笑吧!?』
ソウケン:『哼、被甩了,沒辦法,只能放棄了。』
カリス:『開玩笑……
     是這樣子的吧?』
客人:『啾~啾!啾!
    (還要還要,我還要喝!再來一杯!)』
客人:『呣吚、呣吚!
    (好好喝、好好喝喲!)』
少年:『……呃
    怎麼了,這樣熱鬧……
    今天應該是沒有祭典的樣子。』
フォルス:『歡迎光臨,需要什麼呢?』
少年:『咦?呃、啊……
    可以給我咖啡嗎?』
フォルス:『了解,稍微等一下,馬上煮給你。
      那個…
      第一次來這家店嗎?』
少年:『嗯,是的。
    或者應該說,第一次來到這個城市。
    該怎麼說呢…
    這邊有種不可思議的活力。』
フォルス:『啊哈哈、今天是特別的。
      一直以來這邊是比較安靜一些的。』
少年:『這樣說來的話,那就是我運氣不錯了。』
フォルス:『如果是指比較少見的體驗的話,這樣說也沒錯。』
カリス:『喂~店長、咖啡再來一杯拜託了!』
客人:『呣吚呣吚!
    (這邊也要再來一杯!)』
フォルス:『等等、等等!
      我一個人的話忙不過來!』
イェンファ:『……啊咧、這個……
       嚇到了,真的很好喝呢。
       紅茶的味道,以前從未曾留意過,
       若是如此好喝的話,每天都想喝到的心情我也能了解了。
       ……但是,真不可思議,
       那麼多各形各色的客人的話,也有客人是和我們味覺方面完全不同的種族。』
ペリエ:『在那個時候就會以客人的不同而做調整,
     例加機界的客人來了的時候,會加一些油在裡面,所以這家店才會廣受好評。』
イェンファ:『油!?自己也沒辦法知道是什麼味道的東西,也有辦法弄得好喝!?
       只是為了讓眼前的人感到開心,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
       大家さん說的話我終於明白了,你,這根本是上天賦與你的使命啊。』
フォルス:『哈、常被這麼說。
      好了,久等了!
      請趁熱喝。』
少年:『嗯咕……
    是真的,好好喝……』
フォルス:『對吧?』
少年:『嗯,這樣的話,每天都想喝呢。
    這間店,我可以再來光顧嗎?』
フォルス:『咦?啊……
      有點不知該怎麼說比較好,
      因為我是臨時雇員,所以這種混合咖啡並不是每天都有的。』
少年:『咦……這樣子的啊,可惜了。』
ペリエ:『一般來說,這間店的店長是大家さん。
     大家さん的咖啡是很好喝,
     但是感覺上粗糙許多,口味會因人而異不是每個人都喜歡。』
カリス:『是在說那個啊…
     那個我沒辦法啊、嚐起來太酸了。』
ソウケン:『意見相同……
      那種咖啡應該是叫做地獄般的味道。』
フォルス:『那個我還頗喜歡的……』
少年:『嗯……
    很有趣的店呢,這裡。
    嗯,是否捧場先姑且不說,說不定會再來這邊逛逛。』
フォルス:『哈,你還會再來的話,對營業員的我來說是很值得高興的。』
イェンファ:『……好歹我想確認一下,
       你,該不會忘了你真正的工作了吧?』
フォルス:『咦?當、當然沒忘記!』
客人:『Gelele!Gele!
    (真的是犯規級的味道!好好喝!)』
客人:『呣吚呣吚、呣吚!
    (還要喝還要喝、百喝不厭!)』
大家さん:『我回來了……
      啊啦啊啦~,好熱鬧呢。』
フォルス:『歡迎回來!
      苦候好久了!』
大家さん:『只是想麻煩你顧一下店面,結果來了那麼多的客人……
      嗯,果然是好可惜,
      現在也沒有打算回來這家店嗎?』
フォルス:『請別說這樣的話,我沒有打算回來。
      之前在這的時候覺得相當的開心,
      但我是召喚師,不曾考慮過放棄現在的工作。』
大家さん:『我知道的啦。
      只是想看看你為難的樣子而已。』
イィンファ:『フォルス,工作結束的話就趕快準備一下吧。』
カリス:『嗯、雖然還有一些剩餘的時間,
     但這個時間現在就準備出發也不錯吧?』
フォルス:『啊、嗯,我知道了。』
大家さん:『那,在等候的這段時間,我招待大家嚐嚐我的咖啡如何。
      特調上濃的風味如何?』
カリス:『啊、不、我完全不渴呢!』
ソウケン:『我先出去外面了,結算金額我就放在這了。』
カリス:『啊、ソウケン你這傢伙,想一個人逃跑啊!』
イィンファ:『……說到這個份上,反而讓我覺得頗有興趣……』

※換場景

フォルス:『請等一下!
      ……噯、怎麼了?』
イィンファ:『不想說……
       因為我想責怪輸給好奇心的自己……』
ペリエ:『別哭呢、イィンファ……』

※換場景 水晶の森 フォルス

フォルス:『那麼、到了。』
カリス:『呼……
     不管什麼時候過來,這邊的氛圍總是那麼那麼讓人不舒服。
     明明就是烈日高照,卻從脊椎感到一股惡寒。』
メテオテ:『對機械的我來說,這邊相當的整潔。』
フローテ:『嗚嗚嗚……』
フォルス:『……フローテ,還好嗎?』
フローテ:『就、就算你不用擔心我,我當、當然也是沒問題的……』
シーダ:『不管怎麼看,你根本就是在說謊不是嗎?
     怎麼到了這種情況還要在逞強?』
フローテ:『那、那是……』
フォルス:『嗯?如何?』
フローテ:『我、我只是很普通,沒有在逞強……』
天使:『啊咧,客人嗎?』
フローテ:『呀!?』
天使:『很罕見呢,這個森林有人類來……
    這個森林,普通人類過來的話,是有點危險的地方喲。
    早點出去會比較好,如果不想讓肉體消失的話。』
フォルス:『感謝你的忠告,事情忙完就出去了。』
天使:『……嗯,這樣會比較好。』
イェンファ:『讓肉體消失、嗎,
       不太能想像那樣的情況呢……』
フォルス:『久待不是件好事,至少能確定這點,
      趕快結束這邊的事出去外面吧。』
フローテ:『……走掉了。』
シーダ:『你呀,真的那麼害怕的話,在外面待著不就好了。』
フローテ:『完、完全不會害怕哦,
      只是在避免不必要的戰鬥而已。』
シーダ:『吶,你硬是要這麼說也是沒什麼啦。』
カリツ:『說起來,關鍵的委託人是在哪裡?
     該不會還要在這個森林找出他吧?』
???:『不需要的喲~』
フォルス:『啊!?』
フォルス?:『啊!?』
カリス:『嗚啊!?』
ソウケン:『……』
フォルス:『我……是我嗎、另一個我……?』
フォルス?:『我……是我嗎、另一個我……?』
フォルス:『……那個、是怎麼、發生了什麼事?』
フォルス?:『……那個、是怎麼、發生了什麼事?』
カリス:『怎麼、這個是……
     發生了什麼事?』
ソウケン:『我們不是為了陪閣下玩才過來這邊的。
      別再像以前一樣開玩笑了,趕快說正事,模仿天師。』
カリス:『……模仿……』
フォルス:『天師……?』
マネマネ天師:『請原諒我,瞧,對我們來說像是打招呼一樣的東西而已。』
フォルス:『是這樣的啊……』
マネマネ天師:『嗯哼……
        再重新自我介紹一下,
        我是,第七十二代的模仿老師。
        模仿老師是賦與最會模仿的幽靈的偉大稱號。
        然而,如你所見,我的身體是天使,
        所以天使和老師的名字合稱,就變成了模仿天師。』
カリス:『哈~啊……?』
ソウケン:『小細節就別介意了,那和正事無關。
      乍看之下只是個普通的天使,即使如此也是「水晶的森林』的重要人物之一。』
カリス:『這個冒牌フォルス嗎?
     是真的?』
ソウケン:『這次叫我們過來的,恐伯就是這個天使了吧。』
マネマネ天師:『就是這樣子。
        那麼我們重新進入正題了。
        首先,我們從「水晶森林」的重要事項開始說起,此事請勿輕與人言。』
フォルス:『這樣的話,我答應你了。』
マネマネ天師:『十分感謝。
        ……事實上,前幾天有盜賊侵入了這個森林。』
ソウケン:『是、盜賊?
      這個水晶的森林這兒?』
カリス:『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能被偷啊』
マネマネ天師:『那個是…
        有一個相當重要的東西被偷走了。
        這個森林深處原本應該是被嚴密保管的天使寶物,「回憶之杖」』
イェンファ:『回憶……?』
カリス:『原來如此,所以你的意思是,
     希望我們取回從森林被帶出去的那個回憶之杖。』
ソウケン:『那個東西具備危險性,不是這樣的意思嗎?』
マネマネ天師:『「回憶之杖」,是從某個為了解決健忘所以製作此物的天使那邊拿來的。
        只要注入魔力的話,就可以喚醒被遺忘的記憶,就只是這樣而已。
        以帶有魔力的物品來說的話,算是相當溫和的種類。』
ペリエ:『記憶…
     可以喚醒……』
カリス:『好方便啊。
     ……怎麼覺得,我也想要來一根這東西。
     這樣的話,就再也不會因為忘記文件使得管理官生氣了。』
フォルス:『這種事的話應該是要自己試著做好的吧…』
マネマネ天師:『調停召喚師的各位請多多幫忙,拜託請務必回收此物。』
ソウケン:『也就是說,使喚我們來幫你們警備不周的責任擦屁股就是了。』
フォルス:『ソウケン所說的話一如既往的嚴厲……』
ソウケン:『……情況比預計的還要麻煩,人手也未免太少了。』
シーダ:『話說如此,很方便我是瞭解了,但那個杖僅僅也只是很方便而已。
     想從「水晶的森林」偷走東西,那得是相當有能耐的小偷才辦得到的,
     瞄準的目標是那種東西,不覺得有些大材小用了嗎?』
カリス:『那樣想也辦法的吧?
     捉到犯人的話再問他就好了。』
シーダ:『這樣說來是沒錯,但是……』
カリス:『吶、天師先生,因為情況不同的關係,請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マネマネ天師:『……一切就交給你們了,也只有你們可以拜託了。』
フォルス:『……
      呼……
      呼呼呼呼……』
イェンファ:『怎、怎麼了,突然笑了出來。』
カリス:『……啊,フォルス的壞習慣又來了。』
イェンファ:『壞習慣?』
カリス:『期待你的表現、沒有別人可以拜託了,這傢伙對類似這種話沒有抵抗力。』
※フォルス的眼睛進入閃光模式
フォルス:『好了、什麼事都不再需要擔心!
      請全部交給我們處理就好了!
      為了解決異界方面的問題,才會有我們這些調停召喚師!』
※ペリエ的眼睛進入閃光模式
ペリエ:『對,如果是哥哥的話,絕對沒問題。』
カリス:『不僅如此,在那個傢伙快要進入這種勢頭時,ペリ那孩子還會煽風點火。
     在那種情況,會奇妙的燃起雄雄鬥志。』
イェンファ:『……雖然只經過昨天和今天的相處,感覺已經明白他是怎樣的人了。』
ソウケン:『你的理解,應該是正確的。
      他就那麼容易了解的男人,好的來說、壞的來說,都是如此。』
イェンファ:『噯,我相當明白了。』
フォルス:『好、我們走吧!
      只有我們可以辦到、我們的工作。』
カリス:『好、好、現在我們就走,吧。』
ペリエ:『上吧,哦~』

※換場景

フォルス:『那麼,首先我們需要收集情報。
      各自分開去收集「回憶之杖」的相關情報吧,
      時間差不多了的話,就在本部匯合交換情報吧。』
ソウケン:『……好吧。』
カリス:『我沒異議。』
フォルス:『好,那麼,解散!』

※換場景 支線 水晶の森

ウィルオーブロス:『「模仿老師」你知道嗎?知道嗎?
          那是給予最會模仿的幽靈的稱號!
          極有歷史傳統對吧?對吧?
          而甚至傳說中的勇者『拔劍者(Saber)都是初代模仿老師的弟子。
          那不禁令人嚮往是吧!是吧!
          我什麼時候也要成為……!!
          我也要!俺也要!』

※換場景 自宅前 大家さん

ペリエ:『嗯呣?
     有東西忘了?』
フォルス:『有事要辦,不是回房間,是去大家さん咖啡店的地方。
      因為以前就聽說大家さん是人面很廣的商人,說不定會知道什麼事。』

※換場景

フォルス:『午安~。』
大家さん:『啊啦?
      真是稀奇,這個時間來到這。
      是要來喝咖啡的嗎?』
フォルス:『不是這樣子的……
      沒有客人呢。』
大家さん:『是啊……
      有些無聊呢。
      雖然剛才有聽到傳說中的店長復職而趕過來的客人,
      聽到了本人不在,就帶著很遺憾的表情回去了。
      真是的,回去就回去了吧,好歹也喝下我煮的咖啡也好。』
フォルス:『啊哈哈、我是該怎麼回答比較好呢……』
大家さん:『吶、現在也還不算遲,不想回來這家店嗎?
      薪水、應該還不差哦?』
フォルス:『那、那個……』
ペリエ:『話題、偏掉了。』
フォルス:『對對、對了。那個呢,是了呢。
      今天來這邊是有點事想和大家さん請教。』
大家さん:『嗯、這也很少見呢,那是怎麼回事呢?』
フォルス:『大家さん賣的東西不是相當的廣泛嗎?
      那樣的話,關於サプレス的魔力物品不知道了不了解呢?』
大家さん:『嗯哼~,算是吧。
      如果是有名的東西的話,應該大致上我還是知道的。』
フォルス:『「回憶之杖」,這個名字呢。』
大家さん:『回憶的……
      啊,我想起來了。
      注入魔力的話就能取回忘記的記憶,是那個對吧?』
フォルス:『就是那個!
      真不愧是大家さん!』
大家さん:『嗯呼呼~再誇獎我一下也沒關係哦。
      但是怎麼了,突然會提到那樣的東西。』
フォルス:『那個、詳細的情況我沒辦法說,但是現在我正在調查那隻杖的事。
      沒有相關更詳細的情報嗎?』
大家さん:『就算這麼說…
      是呢…
      剛才說的,關於那把杖可以正反向使用……類似關於這樣的事嗎。』
ペリエ:『正~反向?』
大家さん:『正向使用杖,可以用魔力換取成記憶,
      那個的相反……
      可以從別人那邊吸取記憶,代換成魔力。』
フォルス:『記憶被……咦?』
ペリエ:『使用魔力可以取回記憶,使用記憶可以換成魔力。
     ……哦哦~原來如此,
     剛好相反嘛,接受了。』
フォルス:『啊、但是、這樣的話……
      這樣做的話,該不會……』
大家さん:『啊啦?
      現在的回答,難道有什麼幫助嗎?』
フォルス:『是的!
      十分感謝!
      (「回憶之杖」如果這樣使用的話……)
      (現在城市裡處處可見的騷亂,不就正是持有杖的人做的嗎!)』

※換場景

フォルス:『……就是如此,忘記事情的人變多,和杖的去向似乎看起來是有關連的。』
イェンファ:『原來如此,那可是重要的線索呢。
       這樣的話,因為這附近是城市的盡頭的關係,
       所以似乎沒有杖的被害者。
       ……說起來的話,有件事我還頗在意的。』
フォルス:『嗯、什麼呢?』
イェンファ:『在サプレス誕生的人,憑藉自身的話是無法久居在這邊世界的。
       ……是這樣的說的吧。
       依賴著月光魔力積集在水晶森林的那些天使和魔精除外,
       剩下的那些惡魔,到底是怎麼在存留在這邊的世界呢?』
フォルス:『啊,那個我還沒和你解釋。
      除了水晶的森林那邊以外,想在這邊的世界存留還有幾種方法。
      例如來說,成為召喚師的響友,フローテ的情況就是這種。
      成為響友的話,召喚師就有辦法給予響友魔力。』
イェンファ:『嗯……但是這樣有可能辦到的惡魔我覺得應該是極為有限的。』
フォルス:『是這樣的,所以還有其他各種方法。
      イェンファ所認識的大家さん的情況,就是住在湖泊附近,
      直接從天空照下來的月光、和湖水倒映的月光的魔力二邊都能得到。
      還有就是……向這邊世界的人類或物體附身的手段也有可能,
      但是那種方式,因為被附身的人類會產生衰弱的現象,所以危險性高。
      所以在調停機構,除了特例以外是不認可憑依在人類身上的這種方式。』
イェンファ:『原來如此……』
フォルス:『如果要說共通點的話,
      就是自己一定不得不做些什麼事才有辦法存留。
      天使選擇了「水晶的森林」是因為大家都沒有其他的辦法,
      自己的事無論如何要自己負責任,無法投機取巧。
      但惡魔在リィンバウム就不需要那麼多的顧慮了。』
イェンファ:『……說到這邊,惡魔是為了什麼來到這邊的世界?』
フォルス:『那就像是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事不是嗎,例如戀愛啊、買賣啊,各式各樣的事。』
イェンファ:『……例如、世界的侵略?』
フォルス:『這樣的事倒是沒聽說過,
      在「狂界戰爭」還要更久以前的年代,似乎是發生過這樣的事。
ⓞ狂界戰爭在很後面的章節會再提到,開頭的序言說的戰爭應該就是指狂界戰爭。
イェンファ:『那豈不是,距今幾百年以前的事。
       那個時代不就像是童話故事了不是嗎。』
フォルス:『在那個時候,有個被叫做魔王的大惡魔,
      屢次以這邊的世界做為目標,
      而誓約者、超律者以及那時的勇者們將他們全部擊退了。
      所以リェンバウム到現在還能存在,是需要感謝他們的。』
ⓞ誓約者指的是一代主角、超律者是二代主角,題外話三代是拔劍者,四代是響界種。
イェンファ:『所以在現在這邊的世界,沒有加以戒備惡魔的侵略這樣可好?』
フォルス:『也是呢,比起來的話,我覺得要怎麼好好相處是更重要的事。』
イェンファ:『該說是懂了,還是該說不懂呢……』
フォルス:『(……該往回走去看看了)』

※換場景 繁華街 シーダ

シーダ:『哦、フォルス,來得正巧。
     剛好得到了有趣的情報。』
フォルス:『有趣的情報?』
シーダ:『有個叫做ネジャ名字的惡魔,以惡魔來說魔力很少,
     但卻是個能力與野心不相符的傢伙。
     只要讓我能聚集魔力我就讓你們好看,說著這種話。
     然後那傢伙昨天傍晚的時候,看來似乎是陷入了某種狂喜,
     例如、說獲得了很厲害的杖,
     又例如,說終於實現夢想的時候到了。
     那個,很厲害的杖,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很怪吧?』     
フォルス:『一定,就是那個!
      我獲得了情報,「回憶之杖」是可以逆向使用的。』
シーダ:『逆向?逆向的話……
     啊,原來如此。
     記憶可以換成魔力?
     換句話說,就是今天早上這邊的騷亂』
フォルス:『還是老樣子,馬上就能理解了。
      大姐頭趕快找你的夥伴幫忙吧。
      但是,是怎麼獲得這麼詳細情報的呢?』
シーダ:『那個嘛,知己知彼,
     我是從認識的惡魔那邊問出來的。
     フローテ開口問的話,大多數的惡魔都會有恰如其分態度的回應。』
フォルス:『嘿耶、真不愧是フロ─テ。』
フローテ:『這……這種程度就稱讚我的話,我也不會覺得高興。』
フォルス:『嗯,雖然如此,果然厲害的事還是很厲害。』
フローテ:『是、是這樣子的啊,
      ……才不是!』
シーダ:『嗯、吶、這種事大概是這樣的,
     惡魔有著力強者勝,實力主義的習性。
     然後フローテ,以惡魔來說有一個不合常理的經歷。
     那代表什麼,你應該懂吧?』
フォルス:『咦……啊、
      大姐頭身上的詛咒這件事嗎!』
シーダ:『就是如此。
     我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受到了詛咒。
     在現役的召喚師身上施加了無法抵抗的強力詛咒……
     根本就沒有同樣能做到的惡魔,如果只是要證明實力的話,已太過充份了。
     所以在同族的那一伙裡,フローテ也是有些薄面的。』
フローテ:『……無法抵抗……
      シーダ根本不止是沒有抵抗,
      而是為了庇護身為弱小惡魔而被欺凌的我,
      而像是自己將詛咒掛在身上不是嗎。』
シーダ:『什麼、在說些什麼呢?
     那些事,完全記不得了。』
フォルス:『說不定最初的時候是這樣,
      但是因為和大姐頭一起漂亮的完成了那麼多的任務,
      所以我認為現在的フローテ已經是十分厲害的惡魔了。
      那些事若不具備真正的實力,豈不是辦不到的嗎?』
ペリエ:『呣、就是這樣!
     如果只會故弄玄虛,是無法勝任召喚師的響友。』
フローテ:『噯、啊、嗚……
      哼、哼~!
      誇獎我也是不會有好處的!』
シーダ:『呼……
     真是的,這孩子啊……
     那,我就再試試朝這方面再稍微調查一下。』
フォルス:『知道了,那我在這附近再繞繞看好了。』

※換場景 響界學園 ルエリェ

ルエリイ:『學長學長!
      請聽聽,出大事了!』
フォルス:『怎、怎麼了,那麼突然?』
ルエリイ:『今天的我,非常有空!』
フォルス:『是、這樣啊……』
ルエリイ:『今天,我和朋友約好要去港口那邊玩,
      沒想到他竟然將今天的約定完全忘得一乾二淨!
      明明一直期待著!他竟然說有別的事就先跑回家了!』
フォルス:『……是、這樣子的啊……』
ルエリイ:『所以啦,學長,現在這樣正剛好,不知道你有沒有空呢!
      好久沒有去找甜食了,所以想要去看看!』
※ペリエ的眼睛進入閃光模式
ペリエ:『甜甜的東西!?吸~……(狀聲詞,吸回快滴下的口水聲。)』
フォルス:『因為現在還在任務中所以只能說遺憾了。』
ルエリイ:『……說的也是呢。
      呼……真沒辦法,一個人就一個人吧』
フォルス:『啊、等等。
      那個,想知道關於那個忘記約定那孩子的事。
      有說過什麼奇怪的事嗎?
      類似像是遇到了什麼拿著杖的人之類的……』
ルエリイ:『啊咧?怎麼會知道呢?
      我已經說過了嗎、直接就一語道破了。』
フォルス:『就是那個!
      可以再說詳細一下嗎!?』
ルエリイ:『昨晚在城市偏僻的地方走著的時候,
      有個奇怪的惡魔和他搭話了。
      體形很小,但奇怪的一幅自以為了不起的模樣。
      不知怎麼,關於對話的內容完全想不起來,是這樣說的。
      那個是…怎麼了?』
フォルス:『謝謝你,ルエリイ!
      告訴了我有用的線索了!』
ルエリイ:『啊、發生什麼事我也不清楚,
      但能幫上學長的忙比什麼都好。
      呼呼~我對在不知不覺中就能辦好這件事的自己感到恐懼……』
フォルス:『那、下次見』
ルエリイ:『咦、啊咧、學長?
      ……都不聊聊的嗎……
      我是覺得再稍微陪我一下也不會被雷劈的,但是…』

※換場景 ターミナルスチリート カリス

フォルス:『……就是如此。』
カリス:『之前因為忘了事情而争執的事件,和事件裡的杖是有關係的嘛。
     不愧是フォルス,那麼快就能將問題理清頭緒。』

※換場景

カリス:『就是這樣,可有什麼知道的事嗎?』
男聲:『今天突然失去記憶的同伴嗎……
    我們這邊沒有特別聽說過這方面的事…
    幫不了你真是抱歉,少爺。』
カリス:『別介意,什麼事都沒發生的話就當然是最好的。
     而且,這附近都沒有被害者的話,這也是很重要的情報。』
男聲:『聽你這麼說就覺得十分欣慰了。
    除了感謝以外附帶一提,少爺,沒有打算回去工場那邊嗎,
    我們這邊的小伙子,和少爺一起工作的時候都覺得很快樂。』
カリス:『那、個、咧,那要說幾次呢?
     現在我是調停機構的召喚師不是嗎?
     工場那邊的話,大哥他們不是還在,我回去也是無濟於事的。
     那今天就先這樣了,什麼時候會再去看看你們的。』
男聲:『少爺……』

※換場景

カリス:『吶,大約就是這樣。
     這附近探聽到的消息大柢上都完成了。』
フォルス:『啊、動作真快!』
カリス:『但也只是知道了附近沒有被害者而已,沒有更多的情報了。』
フォルス:『嗯……那個惡魔,大概是不在這附近吧。』
カリス:『不知道,說不定我們漏掉了也是有可能。
     我再稍微在我家附近調查看看。』
フォルス:『了解,那我繼續在附近再繞繞看好了。』

※換場景 警察騎士團 アベルト

アベルト:『吶、大叔。
      我昨天不是值了夜班嗎。』
ドラン:『哦,我知道,我也是。』
アベルト:『回家了一趟,啊,想說現在終於能睡了。』
ドラン:『那真是奇遇啊,我也有類似的感覺。』
アベルト:『但那又是為什麼,又有工作所以被本部召回了!』
ドラン:『那是又有事件發生了吧,騎察騎士什麼的,就是這種玩意兒。
     之前就和你說過了,你對工作不會半途而廢我明白的,
     所以部長才會想也不想的就把工作丟給你,
     說些抱怨的話,也只是白白浪費體力。』
アベルト:『啊、夠了、畜生。』
フォルス:『打擾了,來自調停機構,申請搜查的協助……アベルト?
      又怎麼了,不是回家睡了嗎,怎麼還會在這裡?』
アベルト:『正準備睡的時候就被召回了。』
フォルス:『那真是…糟糕啊。』
アベルト:『吶,司空見慣了,然後呢,今天是怎麼了?』
フォルス:『嗯,有件事想請教。
      今天健忘得非常嚴重,類似這樣的話,警察這邊沒收到情報嗎?』
アベルト:『嗯、消息很靈通嘛。
      如果要說的話,大概是數不清了吧。
      不知怎麼,單單只限今天的話,類似違反規定的事非常的多,
      託此之福,某個勤勉的警察騎士現在正發出睡眠不足的悲鳴。』
フォルス:『……是這樣子的啊。』
アベルト:『吶、你會過來這邊,代表了這一連串的騷動是和異世界有關的?』
フォルス:『嗯,是這樣的。
      詳細的情況我沒辦法說,
      但是有個惡魔拿著特別的杖,奪取城裡的人記憶換為魔力。』
アベルト:『惡魔、嗎……
      又是以麻煩的傢伙作為對手了啊。
      和這件事相關的證言我全拿給你。』
フォルス:『嗯,有勞了。』
アベルト:『好,等我一下,很快就好。』
ペリエ:『呣~』
フォルス:『嗯?怎麼了?』
ペリエ:『哥哥,相當的仰賴著アベルト。』
フォルス:『是呢,關於依賴他的事,從學生時期就一直受到他的照顧了。』
ペリエ:『怎麼覺得很不甘心。』
フォルス:『咦?抱歉,我沒聽清楚。』
ペリエ:『什麼都沒有』
アベルト:『久等了,這些夠了嗎?』
フォルス:『好…很夠了,
      這樣的話就可以將範圍縮到最小了。』
      感謝你アベルト,我會記得你的恩情!』
アベルト:『笨~蛋、已經說過好多次了,不用介意。』
フォルス:『說的也是。
      那麼,我去調查了!』
アベルト:『嗯、快去快回。』

※換場景 異世界調停機構.本部

フォルス:『那麼……
      將大家所收集的情報全部整合起來…』
カリス:『遇到了惡魔的那些人在記憶被奪走的時候,
     那個場所大約是在セイヴァール西側偏僻的地方。』
シーダ:『以及共通點是一個人走在微暗的街道時發生了事件。
     而且對方的身份大約已經特定出來了。』
アベルト:『老早以前就想要魔力的惡魔嗎,應該這是不會錯的。』
ソウケン:『……所以具體來說是想要用什麼方式逮補那個ネジャ呢?』
フォルス:『嗯,那是個問題,
      但這種事已經想好辦法了……』

※換場景

シーダ:『哼哼哼~(哼歌)
     今天真是好天氣~
     明天也是好天氣~』
ソウケン:『原來如此,誘餌嗎。』
カリス:『只是看起來的話,大姐頭只是一個小巧的女孩子而已。
     所以那個什麼的惡魔,很容易會對他出手。』
フォルス:『只是,看起來的話。』
イェンファ:『所以,接下就只是等待那個惡魔今天也會找尋獵物……』
フォルス:『這樣想也沒辦法,只能祈禱會來這裡了。』
フローテ:『……』
フォルス:『フローテ,害怕嗎?』
フローテ:『你……你是笨蛋嗎?
      這種事當然是不可能的!』
フォルス:『但是,你在發抖。』
フローテ:『那個……是……
      因為,我是惡魔……
      擁有力量的惡魔是怎麼回事,我非常的清楚……』
フォルス:『別擔心,好歹我也是召喚師。
      召喚師和響友的繫手合作,這方面的事你也該知道不是嗎?
      只是擁有一些力量的惡魔,是不會輸的。』
フローテ:『……哼、像是笨蛋一樣。』
ソウケン:『閒話家常就到此為止了,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
フローテ:『咦。』

※換場景

???:『……』
シーダ:『……你~是誰呢?』
フォルス:『來了!』
カシス:『真的來了……』
???:『記憶就是回憶……回憶就是心靈……
     然後,心靈就是力量……
     快、小姑娘,稍微將力量分一些給吾輩吧。
     什麼、也不需要擔心,不會痛的。』
シーダ:『……想摸貓就別出聲,譲人覺得不舒服的呆瓜。』
???:『……?
     小姑娘?』
カリス:『好了,那邊那個別動了!』
フォルス:『惡魔ネジャ!
      關於那把杖的事,有事想知道!』
ネジャ:『……啊、原來如此,
     調停機構的召喚師啊。
     美麗的花是有毒的,
     可愛的花也是有毒。
     看來,我是掉入了圈套的樣子。』
カリス:『如果知道的話,就給我安份一點!』
ネジャ:『才不要!
     如果是昨天的我,說不定會聽你們的話乖乖照辦。
     現在的我,不再一樣了。
     ……我已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了。』
シーダ:『哇!?』
ソウケン『……是這樣、的嗎……』
ネジャ:『哈哈哈、如何?
     現在就逃跑的話,我可以放你們一馬的哦!
     我已經是大惡魔,再也沒有誰可以阻礙我!』
フローテ:『大、悪魔……』
ペリエ:『……不能原諒。』
イェンファ:『咦……?』
ペリエ:『因為大家都有著重要的回憶,所以才會珍惜著彼此間的關係。
     如果沒有回憶的話,自己的事都搞不清楚了。
     大惡魔什麼的、強大的力量什麼的,我完全都不懂。
     「喜歡」的心情,一直以來都是非常重要的。』
ネジャ:『玩笑話就別胡諂了!
     在壓倒性的力量面前,回憶什麼的根本無足輕重!
     即使如此還是聽不懂的話,現在我就把你揍飛……
     你說無所謂的東西,就是這種美妙的力量!』
ソウケン:『看來沒有必要手下留情了,全員、做好準備。
      ……新的睿智之術以及……』
カリス:『……來自千眼的引導……』
ⓞ補充說明一下,在很後面的劇情裡會大略說到對白裡的千眼。
シーダ:『……現在在此開啟召喚之門!』
フォルス:『以受到祝福的誓約名義之下,我在此召喚你的「力量」!』

※戰鬥開始&結束

ネジャ:『嗚啊!?』
カリス:『成功了嗎!?』
シーダ:『啊、看來是平安無事的逮住他了。』
ペリエ:『光……
     四處散逸了……?』
ソウケン:『杖所聚集的魔力被解放了吧。
      這樣的話,記憶被奪走的那些人,應該全部都可以回想起來了。』
シーダ:『這樣又解決了一個事件,回去要吃些什麼呢?』
フォルス:『太早放鬆了吧,
      要好好將杖交還給委託人。
      這樣看著的話,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地方的普通的杖。
      所以才會看不出來這把杖有那麼厲害的力量吧。』
ソウケン:『和異界相關的事就是如此,
      別用自己的角度去試著理解不同世界的常識。
      因為一直以來你都是這樣考慮的,
      才會至今仍是粗心大意和太過天真?』
フォルス:『啊哈哈、才剛結束工作,饒了我別再說教了吧。』

※換場景

フォルス:『那個,是在這附近吧……
      喂~模仿天師先生~』
マネマネ天師:『喂~模仿天師先生~』
フォルス:『……不用每次都模仿的話也是可以的。』
マネマネ天師:『啊、那真是抱歉,那就像是根深蒂固的習慣了。
        那麼快就回來了,那麼,關於杖的事?』
フォルス:『嗯、是的,請收下。』
マネマネ天師:『哦……
        沒錯,就是這個,是這個杖。』
シーダ:『吶、能那麼快就找到真是太好了,
     放著不管它的話,不知道會變成怎麼樣。』
カリス:『咦、有這麼誇張嗎?』
ソウケン:『笨蛋,再稍微好好想一下,
      那個惡魔就這樣不管他的話,接下來會如何?
      強大的力量,僅只如此就足以使人類受到誘惑而行惡,
      如果持有者是惡魔的話更是如此。
      所以說,持有者是需要受到強力的約束才不致行惡。』
マネマネ天師:『那個……
        是、發生什麼事嗎?』
フォルス:『嗯、是這樣子的……』

※時間經過

マネマネ天師:『怎麼、沒想到這把杖隱藏著這種力量……
        差一點我們一手引起這個世界的災害。』
ソウケン:『那把杖,肯定是危險的東西,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封印在調停機構那邊。』
マネマネ天師:『那個是…請饒了我吧,那是這個森林重要的寶物。』
ソウケン:『這樣說的話我就放棄了,但是請務必嚴密的管理。
      若是再發生類似情況,二話不說直接交給調停機構。』
マネマネ天師:『……好的,我明白了。』
カリス:『那這樣就解決一個事件了,回總部吧。』
ペリエ:『啊……等一下。』
カリス:『……ペリ?』
ペリエ:『那把杖,可以找回被遺忘的記憶……是這樣的嗎?』
マネマネ天師:『嗯、就是如此。』
ペリエ:『那樣的話,拜託了,幫ペリエ取回過去。』
フィルス:『ペリエ……』
マネマネ天師:『……是怎麼回事呢?』
フィルス:『關於……這孩子,他幾乎完全沒有有關出生地的回憶。
      大約是十年以前,完全沒有遇到我以前的記憶。
      那時四週空無一物,所以我就把他帶回リィンバウム了。
      對故鄉……メイトルパ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
ペリエ:『嗯、是這樣的。
     所以,想知道。
     ペリエ的過去,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那把杖的話,是可以辦到的吧?』
マネマネ天師:『原來如此,是這樣子的事啊。
        那麼我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
        好的,那就讓大家看看這把杖原本的力量吧。』
カリス:『被隱藏的過去,現在即將真相大白!
     ……嘿嘿,有些雀躍不已啊。』
マネマネ天師:『那麼,開始了。
        力量就是心靈、心靈就是回憶、回憶就是羈絆,以此緊緊相繫著。
        如月般引導著他的靈魂,不停輪迴、不停輪迴、不停輪迴……
        被時間所洗去的足跡呀,在此重現……!』
カリス:『哇!?』
フォルス:『嚇!?』
ペリエ:『嗯……』
マネマネ天師:『……啊?
        那個是、好像有點不太對?
        想起了什麼事嗎?』
ペリエ:『不行……』
マネマネ天師:『嗯……會不會是因為被惡魔濫用的關係,所以杖的狀態不太好。
        今天在這邊似乎能力不太夠的樣子……』
ペリエ:『嗚……』
フォルス:『ペリエ……
      (平常從來不曾見過他這個樣子……
      果然,是很在意自己的過去吧。)』

※換場景

シーダ:『但是明明有個「回憶之杖」的名字,但是沒什麼了不起的。
     讓人遺忘這方面倒是大活躍,然而用在原本的用途卻派不上用場。』
ペリエ:『……其實也不完全是那樣,也是有想起一些事情。』
カリス:『哦?
     有什麼相關的線索嗎?』
ペリエ:『想起來上週吃些什麼東西。
     上個月吃的饅頭也好好吃。』
フォルス:『啊!我也想起來!
      那個真的好好吃。』
ペリエ:『回憶起很多類似這樣的東西。』
カリス:『…喂喂』
ペリエ:『怎麼覺得…肚子餓了。』
シーダ:『是這様子的話,看來真是杖的狀況不好的樣子。』
フォルス:『嗯,現在天師先生一定在調整杖,等修好杖之後再拜託他就好了。』
カリス:『就是如此,話說如此,要去吃啥東西嗎。
     因為在說些食物的事,完完全全的餓了。』
フォルス:『哈、那就走吧』
シーダ:『……』
フローテ:『……怎麼了?
      一臉困惑的樣子。』
シーダ:『嗯……沒,什麼事都沒有……
     (……杖是從天使住的水晶森林被偷走,結果卻是在惡魔的手上。
     認真想想的話,那是件奇怪的事……
     水晶的森林,普通的惡魔是進不來的,
     如果是這種程度的力量,那個惡魔一開始的時候應該是辦不到的才對。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カリス:『喂~大姐頭,在繼續發呆就丟下你不管了哦?』
シーダ:『……啊、呀、你們給我等等!
     (呼、現在想這些也無濟於事、吧)』

※フォルス的內心

今天セイヴァール大致上也是平和的一天,雖然果然是有些小小騷亂。
「回憶之杖」被偷走所以開始了今天的事件…
放著不管的話就糟糕了,好在很快就解決了事件。
對於我們的工作是為了守護エイヴァール這件事有了些確切的實在感,
像是這樣的原因,果然,覺得有些高興。
幸好今天一天也有好好的努力,因此明天也能下定決心好好加油,
以這種角度來看,也同樣是渡過了美好的一天。
啊、但是,還是有些在意ペリエ的回憶沒辦法找回來。

※夜會話 ペリエ
◎友情提醒,如果想要收雙子的話,在進入第六話以前夜會話最少要找 シーダ 一次。

フォルス:『今天真是可惜,沒能找回記憶。』
ペリエ:『沒什麼的、沒關係。
     那時候也沒有太過期待。
     一直以來,試過好多方法了,全部沒有效果。』
フォルス:『嗯……
      有努力呢,
      因此看了好多有關メイトルパ的書,
      在學園也問過好多幻獸種族的同學』
ペリエ:『但是,沒辦法呢。
     ペリエ的回憶,一定是相當的頑固,
     所以,這次也沒辦法,從一開始就知道了。』
フォルス:『ペリエ……』
ペリエ:『但是,那也沒什麼。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沒有哥哥的回憶,那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就像這樣,去想著』
フォルス:『嗯。』

※フォルス的內心

雖然說些逞強的話,但還是很在意的吧……

ⓞ就只翻到第二話,其餘隨緣吧。主要是覺得漢化版應該很快就出來,再翻也只是浪費時間。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8 筆精華,07/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