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322

奇諾之旅第一屆徵文比賽作品

樓主 季雨 coffee25
被指的來報到了(泣)。
話說我多放了上次正經文沒一同放上的序幕跟尾聲。
仍然請做完視力維護之後再行服用,今回在正經之下比較不正經(默)。
但是正經文MODE開啟後我已經呈現半腦死狀態,今後大概不會再有正經文?
以上。



--


序幕 「在風的正中央.b」

  「沒有飛起來耶。」
  奇諾很不可思議似的說道。
  漢密斯則是倒在一旁,他不滿的問道:
  「奇諾,可不可以先把我扶起來?」
  「啊,對不起。」
  奇諾立刻把漢密斯立了起來,然後又接著說:
  「真是神奇……」
  奇諾跟漢密斯現在在一個環狀的圓圈裡頭,周圍是混濁的白色,往外看什麼都看不到,往上看倒是可以看到圓形且湛藍無比的放晴天空。
  剛剛巨大風聲還呼嘯著向他們席捲而來,但現在則是非常安靜。
  「照理說,我們應該會被捲上去耶,奇諾。」
  漢密斯說的話,好像被風打過似的,一下子聲音就散掉了。
  「不知道,但是感覺還不錯呢。」
  奇諾輕鬆的躺在「風的中央」,仰望著天空。
  「會不錯嗎?我剛剛可是跌倒了一次喲,誰知道我會不會再跌倒一次?」
  漢密斯再度不滿的說道。
  「至少現在很不錯……啊,開始移動了。」
  彷彿在印證奇諾的話一般,圓圈開始向旁邊移動,而且非常快速。
  砰!
  「我又跌倒了……」
  「啊哈哈。」
  「奇諾,妳再笑的話,以後就得走路旅行喲。」
  「對不起、對不起。」
  草似乎是因為剛剛那陣風的肆虐,所以短了許多,奇諾也得以看到草原的盡頭。
  奇諾又抬頭往上看了一次。
  這次是一大片且湛藍無比的放晴天空。



---(翻頁)---



第二話 「路線之國」 -No way-



  「奇諾奇諾奇諾!」
  漢密斯的大喊聲充滿了整個房間。
  「啊──什麼事啊?」
  然後奇諾懶洋洋的聲音才響起。
  「現在已經很晚了喲!連我都起床了耶。」
  「咦──怎麼可能?現在該不會已經中午了吧?」
  奇諾倏地坐起,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眼前窗外耀眼的陽光,滿臉的不可置信,並用著非常驚訝的口氣問著漢密斯。
  「我想是差不多了,奇諾昨天明明跟平常一樣早睡,怎麼會這麼晚起呢?」
  「我也不知道……」
  以往都是隨著黎明起床的奇諾,今天十分反常的睡得晚了,雖然對一般人而言,現在正是他們要起床的時刻,但對於奇諾可以說是太過晚了。
  「還是說這個國家太舒適了,奇諾就不小心鬆懈警戒啦?」
  漢密斯揶揄似的問道,奇諾則是皺了皺眉,不過又點了點頭,並說:
  「這張床真的好舒服喔!軟綿綿的……」
  說完又倒回床上了。
  「………奇諾,妳真的很適合當床的小孩耶,既然這張床那麼舒服,我看妳就一輩子賴在這張床上不要起來好了。奇諾之旅這本書也就到此結束喲!」
  漢密斯冷冷地說道。
  然後奇諾馬上坐了起來,
  「我才不要呢。……雖然真的很舒服……不過,什麼叫『奇諾之旅這本書』?是什麼奇怪的書嗎?還是什麼有趣的小說?」
  如此對漢密斯說道。
  「一臉依依不捨的表情……那本書的話,當我沒說就好了。」
  「喔……不過,唉……如果這個國家可以不要這麼恐怖就好了……漢密斯你應該沒感覺吧?但是,我可是很辛苦的耶!」
  奇諾難得唉聲嘆氣的捶起自己的肩膀。連早上的例行練習以及槍枝清理都還沒做。
  「唔──是嗎?我倒是沒有什麼感覺說。」
  「你果然沒感覺!」
  「有那麼累嗎──?難得看到奇諾妳會這麼用力的抱怨耶。」
  「當然、當然啊!」
  「是,但累歸累,請不要忘記做練習跟清理喲。」
  「唔──這個我還記得啦!」
  奇諾看向床邊的大片落地窗,上面映照出了頂著一頭亂髮的她。接著,奇諾往落地窗靠近了一點,向下一看,只看到用城牆圈起來,這個國家極小國土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如同螞蟻一般鑽動的人群。
  「今天打死我都不會帶漢密斯一起出門的。」
  「我也不希望奇諾妳帶我出門啊,啊,不過只有這個國家喔!其他時候妳還是一定要帶我一起出去的。」
  「是、是。啊──好煩喔!」

  國土的面積大概只有一萬平方公里而已,可是人口卻高達一千五百萬人。奇諾一邊看著身旁高達四十層樓的旅館旁的鐵製告示牌,一邊念著內容。
  穿著打扮各式各樣的人們在奇諾身旁快速的來往著,不時嚷著「好擠喔」、「你撞到我了啦」,偶爾還會傳來怒吼,例如「你這沒禮貌的傢伙,踩到我的腳居然不說對不起」、「可惡的傢伙!在路上抽什麼煙,燙到我了」……諸如此類的話語。
  奇諾抬頭向上並在原地轉了一圈,視線所及的建築物全都是至少有三十層樓高的高樓大廈,非常大片的玻璃窗戶成為了惟幕,反射著耀眼刺目的陽光。
  難得露出了近似苦惱的神情,奇諾轉而看著身邊流動率可說是超過百分之一千,走路速度簡直可以媲美時速十公里的漢密斯的人們。雖然對摩托車而言,時速十公里可稱之為過慢,但是,以走路的普通人類來說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而奇諾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似的,一直盯著一名男子看。
  穿著很普通的衣服,年紀大概三、四十歲左右,雖不算蒼老也不至年輕。唯有那個男子佇立在如同流水般來往著的人們中央,沒有受到任何推擠,也不需移動半步以配合人群,居然給人一種像是山一般存在的感覺。
  奇諾往前踏了一步,接著又踏了一步。
  結果卻是被捲入人潮之中,完全無法照自己的意思行動,大幅度偏離原本要去的方向。
  被不斷咒罵著的人潮推擠到了比較空曠一點的地方,奇諾再度露出了苦惱的神情,並以袖口擦了擦額上冒出的汗。
  「您好,旅行者。」
  奇諾轉頭,看見方才佇立在人群中的男子。

  「這個國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線』。每個人每一天、每一天都是依照著那樣的路線在行動。但是,雖然說是路線,卻也不可能是政府所規劃等等之類的,而是每個人腦裡自行想像的。而如旅行者您所見,我們全體國民分享的不過就是如此之小的土地。」
  「是的。」
  「所以,既然是腦海裡所自行想像的必經路線,那麼一定會和他人腦裡想的有所重疊,此時,假使某一方讓了一步,讓步的那一方就會被捲入人潮中,如同旅行者您剛才所經歷的情形一樣,因此,即使會有衝突,每個人都還是照著自己的路線行走。」
  「……沒有想過把國內的土地增大嗎?你們國家的外圍還有如此廣大的土地,為什麼不將圍牆拓寬呢?」
  「至於這個,就涉及到土地所有權的問題了。外面的土地我們半吋都動不得,只能行走其上而已。」
  「……是嗎。」
  「是的。我們經常會面臨無路可走的窘境,自行規劃的路線也會被別人佔去,但即使如此還是在這裡生活的,我們全體國民,或許也是相當偉大的吧。」
  「……」
  「啊,旅行者,請別在意我的話。」
  陽光斜斜射入這個國家內唯一一棟的獨棟平房。
  並不豪華,也不氣派,只是就這個國家的土地而言,簡直是一間最好的房子。
  「畢竟我這個國王,可以說是最不稱職的國王了吧。」

  隔天清晨,平常就已經十分早起的奇諾,今天又更早起了一些。奇諾看著底下零零散散的人群,迅速將昨夜已經整理好的行李再確認一遍,同時用手「砰砰砰」地拍打漢密斯。
  「漢密斯,快點起床。」
  「奇諾,怎麼這麼早……太陽呢?怎麼不見了?」
  「……不是不見,是還沒出現。好,我們要趕快下樓,然後衝出這個國家……否則等人潮全都出現時就來不及了。」
  奇諾握緊雙拳很有氣勢的說道,然後將漢密斯牽進大型的電梯,接著往下。
  「難得看到奇諾這種樣子耶。」
  電梯從三十五層樓的高度直達一樓。並沒有花超過一分鐘以上的時間。
  然而在這微不足道的一分鐘裡,太陽已經冉冉上升。
  至於原本看起來還鬥志高昂的奇諾,在電梯門開啟了三秒鐘以後,便按下了關門的按鈕,接著按了三十五樓的按鈕。
  「真的是太驚人了……」
  漢密斯說道。
  「……再住一天好了。……不,乾脆今天半夜出境好了。對,半夜出境!這個國家應該沒有禁止旅行者半夜出境吧……」
  回到了自己原本所在的房間,奇諾透過落地窗向下一看。
  又是那擁擠無比的景象。

  夜半時分。
  第三十五層樓,原本躺在床上,看起來睡得正熟的旅行者,上半身突然像是彈簧一樣彈起,導致旅行者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呈現直角狀態。
  「好!半夜出境!」
  而且還忽然如此大喊。只是。
  「……呼……呼……」
  旅行者在喊完以後又砰地一聲倒回床上,發出平順的呼吸聲。

  清晨,太陽尚未出現。
  第三十五層樓,原本躺在床上,看起來睡得正熟的旅行者,上半身突然像是彈簧一樣彈起,導致旅行者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呈現直角狀態。
  「好!半夜出境!……唔?咦?」
  似乎是醒了,旅行者在大喊完之後揉了揉雙眼,然後看向就在床舖旁邊的落地窗,接著像是大感不妙的啊了一聲,迅速跳下床。
  「居然睡著了,沒有達成半夜出境的目標……」
  旅行者以懊惱的聲音說道,一邊將昨天中午整理好的行李再迅速確認一遍。
  「對啊,因為這邊的床實在是舒服到讓人無法不睡嘛!軟綿綿喲!」
  「哇啊!漢密斯?很早耶!」
  旅行者看起來十分驚訝的對著摩托車說道,不過並沒有繼續說下去,旅行者急忙牽著漢密斯闖進即將關起的大型電梯,接著按下一樓的按鈕。
  旅行者看著電梯外的景象,
  「呼──好險。這樣就可以直接衝了!」
  先是鬆了一口氣的放下心來,接著跨上摩托車並發動引擎,引擎聲在安靜的飯店裡隆隆作響。旅行者將油門踩到最底,呼嘯著直接衝出了這個國家的城門。

  「唉呀……旅行者就這樣走啦?真是可惜,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之前曾和奇諾交談過的男子看著窗外奔馳出城外的一抹黑影,十分感慨似地說道,接著走出門外。
  地面上完全沒有人。
  每個人都在空中。
  每一個人的腳下都踏著一塊板子,板子上有一根直立的長桿,長桿的頂端則是有一小段橫桿,有一點類似摩托車的操縱器,只是比摩托車的操縱器簡單許多。看起來似乎是用以操縱方向的。
  每個人都在空中暢行無阻。只有某些人現在才從家裡出門,在地面上行走而已。
  「真是可惜,昨天是這些機器們集體維修的日子呢,昨天那樣的景象,已經二十年沒有過了呢。」
  男子看著臉上帶著笑容的人們,也露出笑容。

  「不知道那位旅行者是幸還是不幸呢?」

  但在男子語畢的瞬間,空中有一人似乎因為煞車不及而撞上了前面的人,衝擊的力道又促使被撞的人撞向前面的人,而那人便又撞向前方之人……如此惡性循環下來,十數台機器跟十數人皆掉落地面,受傷的人都大聲的哀嚎著,堪稱慘狀。

  「啊,應該是幸運吧。」
  男子看著地上的輪胎痕跡以及人群墜落的地方輕笑了笑。



---(翻頁)---



尾聲 「在風的正中央.a」

  「這片草原好大喔!」
  一個聲音從生長得非常茂盛的草原中傳出,有點像是男孩子的聲音。
  「對啊,草都長得比你還要高了呢。」
  另一個聲音接著傳出,不過聲音略為高亢。
  這片草原,除了一片綠意之外,不管往哪裡看,都看不到盡頭,只能看到遙遠的地方,草原和天空連成的一條線。
  「幸好沒有比妳還要高,否則不就迷路了嗎?」
  「咦,真的耶。不過要是不穿過這片草原,而是繞著草原的話,不是就要多走很多路了嗎?」
  第二個聲音問道。
  「說得也是……話說回來,妳又沒有在走路。」
  「啊,對耶。」
  然後突然從遠處傳來風呼嘯的聲音,而且越來越接近了。
  「哇啊啊,我要跌倒了!」
  第一個聲音這樣說完之後,就傳來了砰的一聲,不過跟風聲比起來,砰的聲音實在是非常微小。
  「好強的風,這該不會是龍捲風吧?」
  第二個聲音中飽含著擔心。
  「應該是小型的?」
  「現在騎著你逃跑來不來得及?」
  第二個聲音問道。
  「來不及啦,這種風速度很快,就算妳飆到底限好了,還是會被追上的。」
  第一個聲音回答完之後,風聲越來越接近他們了,彷彿在怒吼的呼嘯聲,似乎隨時會把他們吞噬似的。第二個聲音喃喃自語道:
  「只好等死了嗎……」
  
  呼────……




字數共4280字。 以上。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3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