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48

奇諾之旅第一屆徵文比賽作品

樓主 伽藍之黑 iamnotgm
頭香!
話說之前風鈴喵的徵文比賽是要寫某一集後記的問題
這東西可想而知是沒人寫的出來的....

=========================以上肺炎以下正文======================

「續‧狙擊兵的故事」──The right side is dead.

西茲、陸和蒂法娜來到了一個國家。
如果鳥瞰整個國家,
人造的木屋和天然的樹木,
用一種雖然沒有規則但是又不雜亂的,
奇妙的比例混合散佈在草原上。
雖然並沒有整齊的街道和房舍,
但是四周充滿植物散發的草香,
深呼吸一口,看著遠方壯觀的山林,
會讓人一時忘記自己的渺小憂慮。

這時他們正在一間旅館用餐,
並沒有太多適合補充營養的肉類菜餚,
不過這裡的廚師手藝很不錯,
各種蔬菜給人的口感實在不能說清淡而該說清爽。
雖然太陽不小,但是遍佈整個國家的樹把熱氣都吸收了,
餐廳的設計讓風可以很容易的吹進來,
讓人就算處在沒有空調的室內也不感到悶熱。
「真是讓人感覺舒服的國家阿。」西茲這樣說。
一個服務生走了過來,溫柔的說:「還合您的胃口嗎?」
「嗯。想不到光是蔬菜也能吃的這麼開心。」
「這是我們的榮幸。」
「對了,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西茲說著,指了指遠方的森林,
「那個森林裡面有什麼嗎?」他這樣問。
「有很多東西阿。問這個問題做什麼呢?」服務生反問。
「沒什麼,只是有點好奇。」
服務生似乎沒有再多作回答,西茲也沒再追問,
只是看著那片給他感覺像躲了某種猛獸的山林。
「那麼,你知道哪裡有賣燃料和食物嗎?」
「是的,不過恕我有工作在身無法帶路。」
服務生這樣說,接著告訴西茲市場的所在位置。

◎◎◎◎◎◎◎◎◎◎◎◎◎◎

醒來的時候,早上的陽光正好照到我的眼睛。
有點刺眼。
稍微確認一下太陽的高度,看來已經快中午了。
嗯,該開始今天的生活了。

這不是工作,只是生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西茲把車停在一間販賣各種食物的商店前面,
接著帶著蒂進入商店,陸則留在車上。
「阿....要開始無聊了。」陸喃喃自語,接著在座位上發起呆來。

西茲進入商店之後,先讓蒂去找她想要的食物,
自己則到櫃檯前面。
「旅行者嗎?你好。」店員對西茲打了招呼。
西茲回禮之後,問店員:
「有推薦什麼商品嗎?盡量攜帶方便而且適合保存的。」
「我不太喜歡推銷這件事情哪....抱歉。
不過基本上本國的主要食品都是農作物,
植物類一般都可以保存很長的時間的。」
「這樣阿。對了,那片很大的森林裡面有什麼嗎?」
「為什麼想知道呢?」
「好奇問問而已。」
「....你要聽嗎?」

◎◎◎◎◎◎◎◎◎◎◎◎◎◎

一個人嗎?
「嘿!」
很好,是正面。

「磅!」

「哎呀?」
好像快下雨了。
換個能躲雨的位置好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等陸回神過來的時候,
正好注意到天上的烏雲開始多了起來,
此時西茲和蒂正好從商店走出來,
西茲手上捧著一個大袋子不知道裝了什麼。
「走吧!」西茲說。
「接下來該去哪裡呢?」陸說。
「燃料也已經買了嘛。那麼....」
西茲才說到一半,就看到有個人手裡抓著一袋東西匆忙的跑了過來,
正要撞上西茲的時候,西茲躲開了。
那人減慢速度回頭看了一下,接著又加速繼續向前跑。
「什麼阿....?」正當陸這麼說的時候,
剛才那人跑過來的方向傳來一個喊聲:
「小偷阿!」
發出大喊的是一個正往這裡緩緩移動,
雖然看的出來他很賣力的肥胖男子。
「怎麼了嗎?」西茲看到男子跑到他們面前停下來,開口問。
男子氣喘吁吁的說:「幫我、抓、抓住他,....他、他拿了我、我的....」
說到這,男子已經喘的攤坐在地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看著胖男子的樣子,
「我知道了。」說著,西茲坐上駕駛座,開始追剛才跑遠的那個人。

車子走遠之後,附近一個人突然開口:
「對了,那個方向好像會往森林裡面阿?」
「好像是。嗯....他們會死喔。」
另一個路人說著。

◎◎◎◎◎◎◎◎◎◎◎◎◎◎

嗯....話說是什麼時候開始這種生活的呢?
算了,每次想到這個問題都回想不起答案,
就像那之後那個女人說的那個數字一樣,
想不起來就是想不起來。
記憶真的退化了阿....,
沒差,
這種生活真正要記得的事情很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車開了沒多久,就發現了那名小偷。
小偷正騎上一台摩托車,旁邊還有一台邊車上面蓋著布,
他將手上的東西放在邊車上,接著發動摩托車狂奔了起來。
西茲見狀,也開始加速,
兩台車就這樣展開追逐,
不一會兒就進入了位在這個國家旁邊那片巨大的森林。

◎◎◎◎◎◎◎◎◎◎◎◎◎◎

三個人啊?
那麼,開始了。
「嘿!」
第一個,反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喂!前面的人,請停下來!」西茲對著前面的摩托車大叫,
不過騎士當然不會乖乖停車。
畢竟是在樹林中,越野車的機動性還是比不上摩托車,
雖然兩台車的速度都變慢了,狀況還是對西茲比較不利。
就在摩托車穿過某兩棵寬度正好不能讓越野車通過的樹之後,
「碰」的一聲,西茲等人被迫接下來得要步行了。
局勢變的如此,陸很快的先追了上前,接著,
「西茲少爺!」他這樣的叫喚西茲,於是西茲和蒂趕了過去,
在眼前的是一台撞到樹上的摩托車,不過邊車上的那包東西已經被取走了。
「怎麼辦?」陸發問。
「只能先回去請人過來了。看起來好像也快下雨了。」
才這樣說著,遠方便響起一陣雷鳴。

很奇怪的雷鳴聲。
「....不對,這是槍聲!」
感到事情不對勁的西茲很快的往發出槍響的方向移動,
陸和蒂也跟在後面。
然而四周都是樹,加上天空已經烏雲密佈,實在不容易發現什麼。
又是一陣槍聲,這次槍聲聽起來更近了。
西茲這次更確定方向,跑了一陣子之後,看到了一個人。
服裝跟剛才那個小偷不一樣,
眼前的人身上穿著類似軍服的衣物,
雖然看起來是很正經的打扮但是那件衣服看起來似乎很舊了,
他的臉看起來也十分的髒,
但是藏不住那似乎可以刺傷人的猛獸般的雙眼,
雖然身材沒有比西茲高壯,
那人單手抓著一把長型說服者的槍托,
看那把說服者的長度可能直立起來會比蒂還高,
如果那不是玩具槍,那人絕對有過人的臂力。
「....就是你阿,山上的狙擊手。」
西茲這樣說著,拔出刀來對著他,繼續說:
「我聽那個國家的人說,你殺了不少人。」
「沒錯。不過我已經有收斂了。」
「殺死無辜的人,這種事情有什麼收斂不收斂的嗎?
原本只是幫忙抓小偷,不過正好遇到你,
很抱歉,聽那個國家的人說你是一個威脅,所以....」
「所以?」
「我決定說服你,要你不再繼續殺人。」
「我才不要。」
狙擊手剛說完,西茲就一刀揮了過去,
然而狙擊手拿起說服者擋住了這一刀,
微暗的樹林中響起「鏘」一聲並且蹦出些許火花,
狙擊手接著用很快的速度後退幾步,
並且同時完成舉槍,
「轟!」「噹!」
極近距離下重新聽那把說服者的槍響,
實在是極具爆發力的聲音,
而在此同時,西茲也成功舉起刀子擋住子彈,
雖然子彈擋住了,刀子卻也差點脫手掉在地上。
西茲口中發出一聲小小的呻吟,
看來那把說服者的破壞力不是鬧著玩的。
趁著這個空檔,狙擊手把說服者背到背上,跑向樹林深處,
即使加了說服者的重量,速度之快,仍不輸給短跑好手。
「被他逃走了.....。」陸小聲的說。
此時也開始下起雨了。
「先找個地方躲雨吧。」西茲這樣決定。

「這雨下的真久阿....」躲在某棵大樹底下,陸這樣發起牢騷。
「轟」又一陣巨響,這次應該是真正的雷聲。
「對了,少爺。關於那個狙擊手你聽說了多少?」
「其實我也只聽了那間商店的店員說的事情,
這片森林在這個國家創立之前就已經是個物產豐饒之地,
這個國家的人民也就善加利用這個資源,
不過不知道哪一天開始,
這片森林裡出現一個狙擊手,
傳說只要被他碰上的人都會被殺死,
以前似乎也曾經有人想要抓住他,
但是沒有人成功過。
儘管有這個狙擊手,
對那個國家的人而言這個森林的資源還是不可或缺,
所以還是常常有人進出這裡,
也因此這個狙擊手就對這個國家的國民構成了威脅。」
「要錢不要命阿....」陸的話聽起來像是在感嘆。
「總之,等等還是先回去吧,總不能把車丟在那裡。」
隨即又陷入一陣沉默,直到雨停。

隨著大雨的結束,一陣槍聲如同禮炮般響起。
聲音聽起來並不遠,於是西茲決定起身前去查看。
結果看到的是一具屍體。
看他的衣服應該是那個小偷,
不過臉整個栽在一片血泊中。
「他偷走的東西好像不在他身上阿。」陸說。
「是那個狙擊手拿走了嗎?」西茲這樣推測。
「大概是。如果是這樣就沒辦法了。回去告訴那位大叔叫他放棄吧。
那麼我們回去吧,去請修車廠的人過來幫我們把車修好。」
「不過少爺,有那個狙擊手在的話,他們敢派人來嗎?」
「....說的也是。那就請你幫我一起推車了?」
西茲這樣說,陸馬上安靜了下來。

◎◎◎◎◎◎◎◎◎◎◎◎◎◎

難以置信。
明明不想殺他的,
居然自己逃命到摔的頭破血流。
結果還是沒問到我的錢幣在哪,
嗯....這年頭的人不懂開槍示威的意思嗎?
算了,去問其他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正當西茲和陸快要走回剛才的樹洞的時候,
他們看到樹旁蹲了一個人,
因為蒂還在樹洞裡面,西茲很快的跑向那棵樹,
接著看到那個狙擊手面對著蒂,
一手提著說服者,另一手則抓著一顆手榴彈,
蒂則是瞪大眼睛看著狙擊手,
西茲正想出聲音叫住他的時候,
狙擊手先開口對蒂說了:
「妳聽不到嗎?我問妳,有沒有看到我掉的硬幣?」
這個問句讓西茲頓時困惑了一下,
這時狙擊手突然轉過頭來,面向西茲,
「是你阿?有看到我的錢幣嗎?」
「....什麼錢幣?」
「我用來決定要不要殺人的錢幣阿。」
「你用丟銅板決定要不要殺人?」
「對阿。你們都沒有看到那個硬幣嗎?唉。」
說著,狙擊手把手榴彈往沒有人的遠處一丟,
幾秒鐘之後強烈的暴風和爆炸聲傳了過來,
狙擊手轉身往某個方向離開,繼續要去找他的硬幣。
「等一下!」西茲突然叫住他。
「....你還是要殺我嗎?」
「沒錯。」
「我曾經聽一個女人說過,
雖然我殺了一些人,讓那個國家的某些人很恨我,
但是我也殺了另一些人,讓那個國家的某些人很感激我。」
說到這,他停了一下,繼續說:
「你們很幸運,都是反面,勸你們還是別自找麻煩。」
這個時候,狙擊手還是背向西茲,
然而手已經移動到了槍和背帶上,
顯然隨時準備應付突擊了。
「....」
沉默當中,狙擊手慢慢走向樹林深處。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喔,你回來啦。上哪去....這車是怎麼回事?」
「被那個偷車的撞壞啦。」
「那個人現在在哪?」
「死了。」
「切,真倒楣。早知道就不要讓你看車,
居然睡著讓人把車騎走了。」
「....欸,我遇到那個狙擊手了呢。」
「是喔?」
「妳的聲音聽起來興趣缺缺的樣子阿。」
「是沒錯。」
「真無趣。他是個有趣的傢伙哪,
如果我沒有把硬幣給他,說不定他就不殺人了。哈哈!
是個能用眼睛逼死人的傢伙。」
「什麼阿....?」
「對了,妳有沒有想過,
明明每天都有人死去,
只要是人無論如何都會死,
那麼殺人為什麼有錯呢?」
「什麼理論?人有什麼資格結束別人的生命?」
「問題就出在這裡。
到底是殺人的人殺了被殺的人,
還是被殺的人死於殺人的人呢?」
「這有什麼不同?」
「也就是,殺人者並不是加害者而是死因。
我們說某某人死於某種疾病,或是死於某種災害,
我們也不會去處罰那稱為死因的東西。」
「那是因為不能處罰吧?」
「所謂的『壽終正寢』,到底什麼時候是壽終?
一個人活到五十歲老死跟他在五歲病死,
都是生命的結束。」
「可是他多活了四十五年。」
「然而妳並不知道這四十五年到底存不存在。
就算他在五歲病死,妳也不可能證明他沒死可以活到五十歲,
甚至不能證明他有五歲的壽命以外的可能。」
「....有點懂你的意思了,不過還是有點難接受。」
「喂喂,妳在難以接受什麼?難道妳不殺人?」
「....」
「那麼,問題回到這個狙擊手,他所作的到底是對還是錯呢?
從剛才的結論來看,他的行為沒有對錯,
反正該那個時候死的人就是在那個時候死,
他的行為只是構成了死因而已。」
「我有點不想跟你說話了。」
「別這樣嘛。對了,給妳個小禮物。」
「送我禮物做什麼?而且這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那個偷車賊把這東西放在邊車上面,
我就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收到下面了。」
「為什麼要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我覺得很好玩哪。」
「....」
「阿哈哈哈哈!」

女孩就這樣興趣缺缺的,
轉身背向一邊笑一邊甩著袋子的男孩。

======================以上正文以下肺炎===================

我覺得這比賽有可能會有一種結果
就是參賽者跟獎品數量一樣
說白一點
人人都有獎

到時候投票人數又會有多少也滿叫人好奇的
以這版的人氣....

本篇不含肺炎共4532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3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