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RE:【文章】【光晝】同居系列(更新11)/短篇(更新3 all晝 保健室後續)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12.

《人偶細線》講述一個天才音樂家伊夫林收養了兩個小孩,艾迪與沃利斯,把他們孕育成歌聲美妙的「人偶」。深愛「人偶」的他,為他們建立一個最為強大的「帝國」。

音樂家所表演的歌舞是至高無上的藝術品,在社會上獲得極高的評價與名譽,但他對名利毫無興趣,醉心創作之中。

他看世界上的音樂皆為「俗物」,是庸俗人才會被「俗物」吸引,而他的音樂則是神聖而美麗,是真正的音樂。為免他的「人偶」被污染,他對兩位小孩有非常嚴格的命令。除了在舞台表演,他們大部份時間都被關在家裡。

「『啊啊,我完美的人偶,最愛的人偶沃利斯,你天使般的歌聲真是太美妙了。』」伊夫林發出感嘆聲,步向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的沃利斯。

不需要聚光燈,露崎真晝也聚攏了大家的目光。

「『我縫了新衣服給你,穿來看看吧,只有你才能完美體現這件衣服的美。』」伊夫林雙手揪住華美的衣服,先為沃利斯披上衣服,再替她扣好鈕釦,優雅的手非常細心。

衣服,露崎真晝固然沒有。她捏住虛無的空氣,每個動作都做得非常仔細,仔細得令人想像得到衣服的款式是如何,還細細地梳理頭髮。

雖然伊夫林要表演的是音樂,但作為一個完美主義者,舞台上每一點細節他都不會輕看,連服飾都是他自己製作的。

「『哈啊,太棒了,沃利斯!來,笑給我看,』」伊夫林半蹲下來,全副心思都放在他上,「『看到你的笑容我又有靈感了,沃利斯你果然是我的天使。哈咔咔咔!』」

露崎真晝以奇特的腔調和笑聲飾演病態的伊夫林,呈現出藝術家獨特的世界觀。

這是與平時溫婉動人的她完全不同的氣場,那狂氣的笑容讓觀眾都雞皮疙瘩。

而大場奈奈飾演的沃利斯從一開始除了硬扯臉皮的笑容,就沒有任何動作,雙目失神,失去焦距——猶如真正的「人偶」。

「『老師、沃利斯哥哥!』」艾迪提著小籃子,從舞台的一邊跑出來,「『昨天鄰居給了我們麵包,我們一起吃吧!』」

神樂光雙手握在胸前,拋開冷漠的形象,興奮的小跑與開朗的笑容都反映出小孩子的稚氣。

剛才對著沃利斯還是陶醉的笑容,伊夫林面對艾迪卻立即擺出臭臉。

「『No!艾迪,我說過多少次,你們只能吃我做的食物!吃了其他人的食物會令你們的身體腐朽的,就不能學學沃利斯乖乖的嗎?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是個殘次品!』」伊夫林怒吼,暴躁地抓起他的手腕,奪去籃子。

她瞬間爆發出的叫囂,眼睛前所未有的兇惡,動作的幅度與力度,震懾了大家的心。

「『老、老師,對不起……』」艾迪委屈地退後,「『可、可是我好餓,沃利斯哥哥也是吧?』」

她受傷的表情,連台下的觀眾也替她心痛。

「『怎麼手指受傷了?你又做了什麼多餘的事,總是這麼笨手笨腳!』」伊夫林一面嫌棄,拿出急救箱細細地替他消毒包紮。

屬於照顧者這一點,倒是跟露崎真晝一樣。

——劇本有這一段嗎?是真晝的即興演出?

她想起「Revue」。在那不可思議的舞台上與既是對手又是朋友的她們戰鬥,激烈的碰
撞——如今,露崎真晝和她就以伊夫林與艾迪正面交鋒,有如匕首與錘子互相較勁。

每一次「Revue」結束後,都能更了解對方的內心。

雖然被尖酸的言語對待,但艾迪還是傻氣地笑著,「『老師給我的衣服穿了洞,想縫好它,那是老師給我的寶物。』」

神樂光內心嚇了一跳,卻代入艾迪配合演出。這對於有豐富舞台經驗的她而言,不是一件難事。

「『……算了,沃利斯,你想吃什麼?羊架如何?』」伊夫林再次「變臉」了。

沃利斯默默地點頭,沒有望向他們。

「『那我去買東西了。你們兩個好好地待在這裡,不准踏出門口半步。』」扭動門鎖,關上大門,伊夫林便離開舞台。

沃利斯抬頭望出窗外,艾迪欣賞著繪本,兩位小孩留在大屋,並沒有小孩子的打鬧,只有死寂的空氣。在這裡,時間彷彿不會流動。

從第一頁直到最後一頁,艾迪津津有味地合上繪本,然後站起來打算打掃大廳。

「『……艾迪。』」

「『沃、沃利斯哥哥?老師說了你要養好嗓子,不可以說話,會被老師討厭的!』」艾迪慌慌張張地搖頭,「『我是殘次品,所以不要緊,但沃利斯哥哥要有最好表現的!』」

「『……我不是人偶。』」

經過第一、二幕,沃利斯在某次演出後,看到街邊單純地嬉戲與歌唱的孩子。

他很羨慕擁有自由與「心」的孩子。在宏大的舞台上歌唱,並看不到笑容,只有嚴肅地感受「音樂」的人。他想自由地唱歌,為大家帶來笑容。

自從那天,空洞的人偶漸漸生出「心」。他想起未認識伊夫林前,自己是一個「人」。

那是人偶不該有的東西。

在艾迪未能理解他的意思,他就唱起歌。

同一時間,舞台一旁的鋼琴也奏出樂曲,露崎真晝早已繞到鋼琴那邊。

方才一拿到劇本,她就發現第三幕有一段歌。劇本夾雜著該段歌的樂譜,大場奈奈表示不用彈奏也可以,但她想讓表演更完美,便用短短的三十分鐘練習,她們也有一起練歌。

這部份在正式的舞台劇中,會由另外的鋼琴家彈奏。可是在大場奈奈這個作者心中,由伊夫林彈奏,才是最正確的。

「『人偶的絲線,纏繞著我的喉嚨——逃跑、逃跑,地獄之火正燃燒——』」

大場奈奈清澈、純淨、帶著透明感的高歌,宛如能淨化人心的天使之聲,穿透人心。

看著沃利斯傾吐心聲,艾迪——神樂光也以歌回應。

「『完美的人偶啊,你還有何所求?一直美麗的你——』」

作為「殘次品」,艾迪的聲音沒有他那麼清明,神樂光以略為渾厚和破碎的聲線演繹。

「『扼殺了我的——』」  「『被那人一直注視——』」

「「『創造主——』」」

雙手在琴鍵上飛躍,不是輕柔的跳舞,而是激昂的狂奔,每一個音色都隨著身體擺動而用力地按下去,要表現天才音樂家的執念與驕傲。

然而,在背後的露崎真晝,不單是一個演奏者。

「『我深愛的人偶,住在我們的帝國中,我會永遠保護你們!』」

沉實卻優美的聲線插入合奏之中,為合奏提供美麗的底蘊,是露崎真晝少見的低音。

「『為我獻唱吧!這是你們的——』」  「『由心所唱的歌是——』」   「『為創造主所用才是我們的——』」

「「「『幸福——』」」」

她們的合唱,是聽覺盛宴,同學們都沉醉得屏氣凝神。

「『讓我逃脫這朽壞的籠,』」

「『離開帝國,』」

「『成為一隻飛翔的小鳥——』」

「『你會變得一無所有——』」

「『讓我們永遠合奏——』」

最後,伊夫林的低音漸漸變得洪亮與升高。以沃利斯離開「帝國」作結,第三幕就完了。

許久沒有高度集中,露崎真晝彈下最後一個音符後,高速跳動的心讓她意識到缺氧,趕緊深呼吸。

她自己也未從劇中抽離,同學們已忍不住拍掌歡呼。

露崎真晝的表現,遠超大場奈奈和神樂光的預測。

大場奈奈經常看著演員表演,對作品的了解也是最深的;神樂光是劇團的新秀,每天都琢磨演技。

但露崎真晝只是一個老師,一個不會練習演技的老師。

同學們都熱烈地鼓掌,但她們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

久違的共演,帶出了新的衝擊。

「露崎老師很厲害對吧?她可是一個『專業』的老師喔。」大場奈奈刻意加重該詞的語氣,瞄向幕後組的同學 ,「我只是來一次,她才是長期培育你們的人,各位高中生明白我的意思吧?」

「……Banana?」神樂光回復平常的撲克臉,走到她旁邊,對她帶有責備之意的話感到意外。

「沒什麼喔,光醬,我只是對『見高拜,見低踩』的心態感到反感而已。何況我不認為真晝醬看的書和作品會比他們少。」大場奈奈以閒話家常的口吻與好友對話。

「……是嗎。」馬上了解事態,撲克臉不僅更嚴酷,瞪向他們的雙眼還散發出冷冽的氣息。

恃著不是學校的員工,只是一個來一次的義工,她們並不需要背負被責罵的後果。對同學們不客氣,也完全不怕。

不如說,即使她們的聲名會受損,可能會被抹黑,她們也為了保護朋友在所不惜。

——光醬和Banana醬不需要生氣吧,我的確沒她們厲害。光醬她,沒有無視我啊。雖然擺出冷淡的態度,但還是會為我生氣……不知為何有點開心呢。

被她們瞪得直冒冷汗,知道自己惹她們發怒,戲劇社的部長臉都青了,不知所措,「我、我………」

「時間不早了,今天的社團活動就到此為止。」露崎真晝連忙打個圓場,沒有追究下去的意思,「既然劇本已經討論得七七八八,下一次社團活動日就要開始練習文化祭的表演,暑假期間大家都要練習喔。」

氣氛變得冰冷,同學們紛紛執拾自己的袋子,趕快離開這寒冷之地,各散東西。

「真晝醬,我們一起走吧。」看著同學們一個都不剩,大場奈奈笑著說。

「Banana你說得太過重了……」露崎真晝的眉頭帶著一絲擔憂。

「不尊重老師可是一個大問題,真晝醬你總是這麼溫柔,會被學生欺負的,教訓一下他們是應該的。」大場奈奈搖首。

——不過真晝醬的表現真的比我想像中好得多,教訓的效果非常好。

「嗯,不能輕視。」神樂光點頭同意。

她們步出校園,難得三人聚在一起,她們都一邊聊天一邊慢行。

「真晝醬為什麼加插了那段即興演出?」奈奈在意地問,那是她第一次見演員會這樣演出。

「嗯……我覺得伊夫林是個溫柔的人,喜歡沃利斯是肯定的,但對著艾迪其實也很關心,會細心發現艾迪的不妥,只是不懂表達吧。看到後面的劇情就有這種感覺,想表現出伊夫林溫柔的一面呢。」真晝表達自己的理解,「還好光醬接下去了,我剛剛還在想糟糕了,不小心就擅自行動。」

「……最喜歡老師的艾迪,被老師關心肯定很開心。」光放下撲克臉,微笑。

——對於角色心理的掌控能力,真晝醬還是非常入微呢。真晝醬她……

「嗯嗯,你們兩個的理解很好,《人偶細線》再有機會表演,就加上這一段吧。」奈奈滿意地道。

「……說起來,為什麼你會帶著三份劇本。」光狐疑地瞄向她。

「嘻嘻,我本來就想跟你們一起表演嘛,教訓學生才是順帶的。很有趣很開心不是嗎?」奈奈搔搔臉頰,不好意思地說出真正的目的,隨後笑盈盈地從手袋掏出禮物,「對了,今天我烤了曲奇,這些是給你們的。」

兩個包裝精緻的禮物袋放到她們的手上,能感受到友誼的重量。

「Banana醬,謝謝你!」  「謝謝。」

「今天我過得很滿足,真晝醬、光醬謝謝你們喔。那我走那邊了,再見!」大場奈奈轉身,揮手道別。

因為表演,今天社團活動完結時,也六時多了。晚上的時間,又剩下她們兩人。

沒有大場奈奈,她們又變得尷尬,誰都不知如何開口。從車站到住所,她們都沒有說話。

況且,神樂光還回憶著剛才的表演,那個踏在舞台上的露崎真晝。

那不是一個離開舞台多年的人該有的演技和反應。

想到這一點,神樂光的心就顫抖——到底這些年,露崎真晝經歷了什麼?

——神樂光,你已經是成年人了,面對自己的錯要成熟地面對,不然怎成為真晝的依靠。

這場冷戰是她帶起的,露崎真晝沒有任何錯,她是無辜的,一味承受自己小孩子般的脾氣,連神樂光都接受不了這樣的自己。

「真晝你……想站在舞台?」回到家中,光慢慢地吐話,率
先挑起話題。

觀賞舞台劇、電視劇等表演時,她看著的是戲劇的本身,還是假想中的自己?神樂光不禁有了這疑問。

「光醬,你覺得,我有『閃耀』嗎?」真晝垂下頭,緩緩地道。

自幼以來,露崎真晝就覺得沒有東西是屬於她的。

文具、課本、玩具、書包、校服、衣服、書櫃、衣櫃、美食……全都是與弟妹共用或是留給弟妹的。

就連「教師」,都是屬於「家人的需要」。

唯有知識與才能,是她獨有的。

只有這一點,她想好好學習與訓練,將最好的自己呈現給家人,為家人帶來笑容。

而自己的才能,就是與舞台相關。「閃耀」是她爭取的。

露崎真晝記得,嫲嫲笑得最開心,就是看到她在台上表演的時候。

不論是歌唱、舞棒、跳舞,嫲嫲都會笑得眼睛都瞇成一線,弟弟妹妹也會投以崇拜的目光。

露崎真晝很喜歡他們的笑容。

而現在,她不會再站在台上。

與舞台無緣的她,還剩下什麼能讓喜歡的人都開開心心?舞台更是與朋友相連的唯一絲線。曾經獲得的「閃耀」,也不再照耀自己。

她真的還擁有那時愛城華戀所言的「屬於自己的閃耀」嗎?高中畢業後,那份「閃耀」就已被掩埋,剩下暗淡無光的她。

「閃耀」源於舞台,所以她失去「閃耀」也是理所當然。

「……有喔,你照亮了我。」光雙手包住她那柔軟的手,抬起到心的高度,溫柔而認真地說:「真晝,很溫暖。」

給珍愛的人帶來笑容,和煦的星。

在不知不覺間,露崎真晝已經達成了夢想。

不在舞台上的她,也為身邊的人帶來溫暖。

「真晝,對不起,是我亂發脾氣不理睬你。」光不再逃避,把自己的感受直言,「我……知道你只把這件事告訴了Banana,覺得好寂寞。

「我一直依賴真晝你。但我……也想成為你的依靠。」

憋了兩天,神樂光終於說個明白。

不被需要,是多麼孤單,露崎真晝很清楚。

在神樂光面前,她不是舞台少女,不是老師,不是大家姐,只是一個普通,同樣有脆弱的一面,需要依靠的朋友。

「……謝謝你。」真晝把頭埋在她的肩頭上,「我喜歡跳舞、唱歌、演戲,剛才能表演我特別歡暢。但是那個舞台是同學們的,我沒資格走上舞台。」

露崎真晝第一次向人透露心聲。或許在這個時候,她的心才向她打開。

神樂光的呼吸加重,努力地抑制臉上的熱力與心跳,從雙手握一手,變成一手牽一手。

「……可以的。跳舞、唱歌、演戲,我都會陪你。」

神樂光是個不會食言的人,露崎真晝深信這一點。

耀眼卻溫和的光,已打進她的心裡。

「作為賠罪,我買一部電子琴給你。」

「光、光醬,太誇張啦!」

「彈琴和唱歌時的真晝,很快樂。」

「光醬……」

「現在就去樂器店挑選。」

「嘻,這次不偷偷地搬回家,給我一個驚喜嗎?」

「……現在不是聖誕節,現在我不是聖誕老人,也不是高中生了!」回想高中時的聖誕節,光都害羞起來了。

「那聖誕節會有聖誕老人嗎?」

「……有的,會有的。」

「光醬你會當我的聽眾吧?那電子琴的錢就一人一半。不過現在去樂器店太晚了,明天再去吧?我們現在先吃飯。」

夏天就想聖誕節,會不會太早了?露崎真晝對她們二人的聖誕節,悄悄地起了期待。

而神樂光察覺到,現在露崎真晝需要的,不是戀愛。

能在她心中存有這個位置,她已心滿意足。



---------------------------------------------------------------------------
這章好長...可是又不能分...

《人偶細線》參考自es(偶像夢幻祭)的VK(Valkyrie)組合
有玩的應該覺得參考得很多了XDD  VK的歌真的超級藝術 每一首歌都讓我起雞皮.. VK的故事也超好qq
放上B站的VK專輯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6980543/?spm_id_from=333.788.videocard.7
我是刻意安排蕉光晝三人演的都不是自己性格的角色 能征服跟自己風格不同的角色才厲害嘛
歌詞我瞎寫的 不要問我怎樣唱 雖然我腦裡想的是VK團的砂上樓閣(P7)
其實這劇寫了的部份很少 可是寫太多又太長 只好略寫最大轉折的部份
想更多了解這劇歡迎去看ES的VK團活動劇情(夠了不要再安利
好想聽真晝唱低音啊(
一直覺得真晝雖然平時畏縮內歛 但表演起來應該很有爆發力 可以很狂(???

蕉蕉和光真帥 我喜歡哈哈
光晝你們急死媽媽(我)了 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啊嗚嗚嗚(??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