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k

RE:【文章】【光晝】同居系列(更新10)/短篇(更新2 蕉光 Top Star)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短篇2
all晝(??) --說是all晝其實是克洛/真矢/光x晝--
野獸之中



-------

「西條同學有時候就像一頭炸毛的貓呢。」

「我懂我懂,而天堂同學就像高貴的貴族犬。」

某日,西條克洛迪娜聽到B班同學對她們的評價。

「我怎可能是貓,真的要貓科動物的話,也是豹吧!」

在假日的練習室,西條克洛迪娜對著大鏡子生氣。

「可愛的小貓咪不是很適合你嗎,西條同學。」天堂真矢慢慢地步入練習室,臉上是一如以往的遊刃有餘。

「天堂真矢!哼,原來你被說成狗會開心啊?」

當時,天堂真矢也在場,不為所動。

西條克洛迪娜覺得貓咪太柔弱了,她更喜歡強大而美麗的豹。

「總比炸毛的貓好。」天堂真矢抬起腿,為練習作熱身,「小貓咪,被這麼說就放棄練習了?可不像你呢。不練習的話可跟不上我喔。」

「你現在就想看到我的獠牙了嗎,小狗,」沒被她挑釁,西條克洛迪娜反投以一個好鬥的眼神,「會把你抓傷喔。」

「哎呀真是感謝你的關心。只有沒經管教的野獸才會亂傷人呢,野貓。」

「長不出爪牙,不懂自己求生,只會被人供奉的貴族犬真可憐啊——」

雖然習慣了對方的說話方式,但處處被對著幹還是有點不爽,天堂真矢和西條克洛迪娜的頭上都出現了不明顯的青筋。

在瀰漫著火藥味的氣氛下,她們各自各作伸展活動,似是暴風雨的前夕。比試的話,她們願意奉陪到底。競爭、比拼、將對方吞噬,就是她們進步的要訣。

這時,一頭嬌嫩的小動物,闖進了迷宮之中。

「天堂同學、克洛醬,你們也來練習啊。」從門縫偷窺到她們,露崎真晝小心翼翼地推開門。

覺得最近有點疏懶,露崎真晝打算在假日獨自練習,追上大家。

「不愧是首席和次席,你們在假日都是這麼勤奮呢。」真晝露出純真和悅的笑容。

治癒的笑容會緩和緊張的氣氛嗎?

「真晝,我們一起練習吧。最近發現真晝你在表演時不夠放開,動作有點僵硬,要好好克服這一點才行。」克洛迪娜大步上前,擺出自信的笑臉拈起她的手。

若然這樣想,也未免太少看她們之間的烈火了。

「同為九十九期生,我們要彼此學習。若我能作為露崎同學的參考,我很樂意為你獻上我的一分力。」真矢踏著從容優雅的步伐,搭上她另一隻手。

——她們怎麼了?不過這是難得的機會,平常很少跟她們倆練習呢。

接受優秀的人指導,怎都是好的,露崎真晝沒多想便接受。

「真的?謝謝你們,多多指教!」

兩人交換眼神,向對方下戰書。

露崎真晝也熱身過後,西條克洛迪娜拉動她的手,兩腳踏出舞步,「先來練習跳舞吧。」

掌握主導權,露崎真晝馬上意識到她跳的是男役。

奶金色的散髮隨舞而盪,在日光射落下閃亮亮,整個人也散發閃光。

深紅的眼瞳如發狂的野獸瞳孔,緊盯眼前的獵物,侵略她的防線。

西條克洛迪娜抓住她的手稍為用力,舞步比平常略為急促,將她硬扯到自己的節奏上。

面對快速的步伐,露崎真晝緊張地數算自己的舞步,深怕自己慢了或是跳錯了,跟不上她。

「放鬆一點。」感受到她的身體緊繃了,眉頭緊皺,西條克洛迪娜俏皮地眨眨眼,細語。

在她的帶動下,露崎真晝來不及思考下一步,身體卻已自行動起來。

赤眼包裹著熱誠之心,微熱的腳步引領出正確的舞。在她編織的正路下,把以前的壞習慣都改過來。

——一定要跟上,不可以辜負克洛醬的一番好意!

漸漸跟上對方,露崎真晝放膽地迎合她,臉上帶著的是堅強的笑意。

她已不再是只會躲在愛城華戀背後的女孩子了。

——真晝她……跟我的差距也不是太大啊。只要把信心釋放出來,她也很強大的。

「呼呼......克洛醬果然很厲害呢!」舞蹈結束,露崎真晝喘著氣,臉頰微紅。

「西條同學,你太粗暴了,太快了。露崎同學,按你的節奏就行了,我會配合你的。」在旁觀看的天堂真矢按捺不住,與她開始另一段舞蹈。

——誒、誒,這麼快?啊,天堂同學跳的是女役。

如天堂真矢所言,她將主導權全都交給她。

或許是性格使然,露崎真晝很少跳男役,總是被引領。這次要跳男役的位置,她吞了一口唾液。

以往跟愛城華戀拍擋,她當女役時,總是不小心就太性急,變成主導的一方,露崎真晝就陷入被動。

——好輕鬆……

天堂真矢配合得天衣無縫。這麼順利,反倒讓她不習慣。

「集中精神,儘管跳吧。」天堂真矢從容地笑了笑。

能盡情甚至可說是肆意地舞動身體,比平常放鬆得多。露崎真晝本來就喜歡跳舞,不帶壓力地跳舞使她露出喜悅的笑容。

雖然是肆意,卻仍非常溫和,天堂真矢從中也感受到舒心,笑意沒止息。

——露崎同學的風格真有趣,竟能在跳舞中笑得這麼開心,感覺我也開心起來了。

「與露崎同學跳舞,很舒服呢。謝謝你告訴我跳舞是這麼快樂的。」她們慢慢地停下舞步。

「嗯,天堂同學配合得好好,我也跳得很暢快。」

「之後就是演技了。真晝,你想演什麼?」

——嗯?不、不打算休息嗎?看來我的體力也要進步……

「不需要演哪個劇,我們來個即興表演就好。」天堂真矢搭住她的肩頭,一手拉住她的手,「公主大人,你來到我的舞會真是深感榮幸,讓我們歡度這一晚吧。」

——即興劇?天堂同學和克洛醬都擅長,但、但是我……這麼快就決定我的角色了?我、我什麼都未想到!

「呃、嗯……」

「我也很榮幸收到貴族大人的邀請呢。哎呀,公主大人看來很困擾,該不會是貴族大人你做了什麼吧?」摟過她的腰,西條克洛迪娜在她耳邊低語,「公主大人,我會保護你的。」

「當然,你是戰績顯赫的騎士,是保家衛國的英雄,怎能沒你的份?」貴族把公主帶到另一邊,隨後把臉湊到她面前,以溫柔的語氣說:「今晚,我想公主大人注視著我一個。」

短短幾句,已經定立了她們的角色。

「我、我……」

——臉好近!

文質彬彬的「貴族犬」,一點一點地暴露野獸的本性。

撫上她的臉,「請把你的一切交給我。」

空氣散佈著熾熱,公主吸的每一口氣都令身體升溫。

「喂喂,對人家的未婚妻想做什麼?國王已經說了會把公主大人許配給我。」騎士從後抱住公主,把她的頭轉向自己,往她耳邊吐氣,「你是屬於我的。」

騎士也不掩飾自己的霸道,手爪奪回自己的人。

心臟暴動。

——又、又增加了設定……我、我已經不知道我要做什麼了……

「我可沒聽說過呢,該不會是你想獨佔公主大人的藉口吧?作為舞會的主人,我可不允許喔。」頭傾斜一點,溜到她的頸窩,雙手把她的手牢牢地抓住。

隨著身體接觸愈來愈多,她的心跳就愈來愈快,呼吸愈來愈凌亂,臉紅的位置擴散到頸和脖子。

——嗯?嗯?怎麼了?我在做什麼?我我我我我我我……

迷途的小羔羊,陷入永遠的迷宮之中。

「嘰」——「砰」——

門開了,又關了。

「光、光醬,救救我!」希望之光出現,露崎真晝向門縫伸手。

「……」理解不到眼前的景象,神樂光下意識就關上大門,在最後一刻聽到她的求救聲。

「光醬,怎麼了?我們進去吧!」隨後跟上的愛城華戀大剌剌地闖入迷宮,「天堂同學、克洛醬和真晝醬,你們在練習啊?我也來!」

已換上舞蹈服,愛城華戀和神樂光也打算在今天練習。

——真晝向我求救、真晝向我求救、真晝向我求救……

跟愛城華戀一樣搞不懂情況,但單憑這一點,神樂光下定決心,要把羔羊拯救出來。

漠視他人目光,神樂光閉口不言,只有行動。她筆直地走向夾在二人中間的露崎真晝,把她扯出來。

對上她們視線的一刻,神樂光的眼神極其冰冷,瞬間讓她們冷靜下來。

離開熾熱的環境,露崎真晝才鬆一口氣,挨在牆邊滑到地上。因心臟劇烈的跳動,身體多了許多不必要的負擔,就更累人了。

腦袋亂成一團,她只是大口大口地吸氣,好讓身體冷卻。

「光醬……還好有你……」

只要回想剛才的練習,她就害羞不已。

「……」神樂光蹲下來,盯著她的臉一會,一手撐住牆,一手撩起她額前的瀏海,湊前,一口氣縮短她們的距離,額貼額,「真晝,你好熱。」

精緻的臉放大,冷冷卻帶著關心的眼直視自己,本就未降溫的臉又滾燙起來。
——光、光醬也來?今天大家都怎麼了?嗚嗚……

「真晝醬、光醬,你們做什麼?」一把聲音從走廊的一端傳來。

大場奈奈和星見純那剛從圖書館下來,就看到好友們有異樣。

「真晝不舒服嗎?」星見純那上前。

「嗯,身體好熱。」

「今早沒有病的啊……真晝醬,發生什麼事?」大場奈奈追問。

「那、那個,是、是這樣的,天堂同學和克洛醬……」

雖她有點口齒不清,但她們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這時開始,大場奈奈掛上和藹可親的笑容。

和藹可親。

「神樂同學,你先帶露崎同學去保健室冷靜冷靜。」星見純那推推眼鏡,「接下來的事我和奈奈會處理了。」

越過後頸,滑入膝蓋窩,露崎真晝從地上起來,整個人騰空。

——為什麼是公主抱?

「光、光醬,我、我自己可、可以走走走的!」貼近她的心,嗅到她的氣味,心也跳得特別快,臉頰都要冒煙了。

「……你不重。」不明白她的意思,神樂光抱著她離開現場。

走進舞蹈室,大場奈奈笑著說:「今晚的露崎薯仔沒你們兩個的份。」

和藹可親。

「等、等等,大場同學,我們……」天堂真矢率先反應過來。

「我說得不夠清楚嗎?今、晚、的、露、崎、薯、仔、沒、你、們、兩、個、的、份。」

和藹可親。

天堂真矢石化了。

那是她最愛的薯仔。

「……天堂真矢你也太愛薯仔了吧。」

----
「露崎同學,我真的感到抱歉,請你原諒我們不成熟的舉動,我們已好好反省了。」

「真晝,對不起,是我們的錯。」

晚飯時間,天堂真矢和西條克洛迪娜九十度鞠躬。

「嗯,不要緊,我已經沒事了。」露崎真晝笑著擺擺手。

面對首席和次席的鞠躬道歉,她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嗯嗯,就算真晝醬既可愛又朗麗,也不能這樣做,non non噠喲!真晝醬,再有這樣的事發生,我和光醬會救你的!」這時才明白整件事,愛城華戀替她責備她們。

「嗯。」神樂光輕輕點頭,朝她微笑。

——可那時候華戀醬你完全沒有要救我的意思啊……

「……謝謝你,光醬。」露崎真晝選擇性無視她,捧起裝有焗薯的碟子,「天堂同學、克洛醬,我把我的焗薯給你們吧。」

「這可不行喔,真晝醬。壞孩子就要受到懲罰。」大場奈奈笑著阻止她。

她們選拔組出現欺負的行為,大場奈奈還是第一次見,她不能接受有任何一個人被欺負。

「「是……」」天堂真矢和西條克洛迪娜死氣地回應。

「嗯,如果天堂同學和西條同學是男生,這可是性騷擾……就算是女生也是揩油啊。」星見純那一本正經地說:「露崎同學,真擔心你以後會怎樣……要學會拒絕別人喔。」

因為能吃到焗薯而產生優越感,花柳香子得意洋洋地說:「呵呵,原來首席和次席都是變態,這下子下次的聖翔祭咱還不是主角?」

——告訴B班的同學,她們就會怕了她們吧。

花柳香子和石動雙葉今天外出,晚上才知道這件事。

「香子醬,這是我們九個人的秘密喔。」大場奈奈又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

「既然真晝原諒了她們,這件事就告一段落吧!」石動雙葉豪爽地下定論。

「說起來,為什麼克洛醬被說像貓會生氣?B班的同學也曾說我像小狗,不是頗可愛嗎?」愛城華戀單純地問。
「……華戀你不懂的了。」

「無論如何,把露崎同學當成玩具耍來耍去,是不會顯出你們的『強大』。請拿出首席和次席應有的姿態,成為我們的榜樣吧,天堂同學、西條同學。」嚴厲的眼神變得溫和,星見純那為這件事畫上句號。

「「我知道了……」」

----

——「克洛子,你平常不是很溫柔,看到我跳累了或是不願意,就會停下來嗎?」

——「天堂碳,真少見呢,竟然會不知分寸到這個地步。」

回到寢室,天堂真矢和西條克洛迪才有時間靜靜地思考朋友這番話。

確實,回想當時的情景,不像自己的行為。

為什麼當時面對露崎真晝不知所措的反應,沒有半點停止的想法?

因為競爭?因為面子?可是對方是競爭過無數次的對手,什麼時候可以較勁,什麼時候要冷靜,她們是相當清楚的。而她們也不認為自己有欺負別人的惡趣味。

露崎真晝的臉浮現在她們腦海裡。

堅韌的。

純潔的。

當時一瞬即逝的心動感。

「「是錯覺吧……」」

二人不約而同地望向窗外輕聲說。

--------------

這篇終於寫完
有點難寫 我不會寫maya大人和克洛子啊

某日跟朋友聊天 我說我覺得克洛也頗帥氣的
然後就有了這個腦洞

光晝是必須有的  光可是能單手抱起華戀 丟華戀的女人
(動畫10
王子型和騎士型都是乙女game常見的類型
華戀大概會是可愛的年下系
光是真命天子
不是有說是乙女向但是男女主(cp)非常分明的作品嗎!
光和真晝的保健室想寫 等我補完一下他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