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k

RE:【文章】【光晝】同居系列(更新8)/短篇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9.

「光醬——」


響亮活力的叫聲從遠處衝入耳朵。


「光醬——」


無視咖啡廳附近的人們,聲音愈來愈近,最後化成重物,壓在身上。


「好久不見了!已經半年了喔,半年!」雙臂變成吊臂,吊在青梅的肩頭,愛城華戀水汪汪的雙眼往上望,有如被拋棄的小狗。


跟以往一樣,她一看到神樂光,就會在老遠叫她的名字,然後撲上來。


「……最近忙。」神樂光冷靜地回應。


跟以往一樣,當聽到愛城華戀的呼喚,她就預備她會撲過來,然後接住她。


但是這次的擁抱,卻讓神樂光感到異樣。


——不一樣。華戀的擁抱不一樣。


「也是呢,昨天我才結束全國的巡迴舞台劇,真是累死了——」為了表現疲累,華戀把臉貼上肩頭,頭左蹭右蹭,「光醬你之前也有表演吧?不能去看真是好可惜啊。」


愛城華戀與神樂光的住處距離較近,約半小時就能到達對方的家,因此她們見面也頗頻密的,每個月最少總有一次。恰好自從露崎真晝搬到神樂光的家,她們就開始忙碌,才半年沒見面。


在神樂光主動約她之前,她可是害怕著會不會又出現七個月不見了神樂光的事件——雖然有用手機聯絡。


「……網上有錄影。」與好友相見,光淺笑。


不像愛城華戀那麼喜形於色,但事實上神樂光也是非常開心的。


「現場看是不一樣的啦!好想看到在台上發出『閃耀』的光醬……對了,光醬這次為什麼會選了咖啡廳?以往一直都是水族館、水族館和水族館喔?」華戀歪頭。


東京大大小小的水族館,她已經數不清去了多少次。


「這裡比較好說話,進去吧。」街道人來人往,嘈雜不堪,光拉著華戀進到目的地。


服務生招呼她們到窗邊坐下,拿出紅外皮的餐單小本供她們挑選茶與甜吃。


木製的桌椅,空氣瀰漫著甜味,播放中的柔和音樂,都令咖啡廳成為舒適的場所。五時多的咖啡廳人不多,以下午茶而言晚了一點,反而提供一個寧靜的環境。


今天半日愛城華戀都在睡覺,補充前幾天不足的睡眠,她們便約在黃昏時份見面。


雖然時間短,但總比沒有好——華戀歇盡全力起床,飛奔過來才不遲到。


隨便點個花茶、蛋糕,華戀平靜下來,「那麼,光醬有什麼事要找我商量?光醬你在手機說得這麼凝重,嚇到我了。」


「……有什麼簡單又不會吃膩的早餐?」光的眉頭都皺在一起了。


連續兩個星期,神樂光天天都早起床弄早餐。


朱古力醬多士、車厘茄、香腸和煎蛋。


朱古力醬多士、車厘茄、香腸和煎蛋。


朱古力……天天都是這些。露崎真晝由期望變為勉強,看著神樂光那期待的眼神,她不得不迫自己吞下膩了的早餐。


直至昨天,她才坦白自己不想再見到多士、車厘茄、香腸和煎蛋了。


因為那時候真晝吃得很開心,光才每天都做一模一樣的早餐。對於喜歡朱古力、在外國生活多年的光來說,不存在吃膩了的問題。


自己本來就不精廚藝,真晝這個要求對她來說實在是個艱巨的挑戰。


「誒?就是這個問題?我不做早餐的,不知道耶……」華戀雙手交疊在胸前,苦思,「光醬要做早餐嗎?不是買麵包了?」


「真晝吃膩了。」


「真晝醬啊......嗯?為什麼光醬要做早餐給真晝醬?」又有新的疑問。


愛城華戀可愛的臉蛋在自己正前方。一瞬間,神樂光回想起高中時期的露崎真晝。


那時候,露崎真晝一直所注視的,不正是眼前的人嗎——


那明顯超出友情範圍的反應與獨佔欲,誰都察覺到不妥。不求回報的付出,無怨無悔的照顧,無論什麼時候都待在身邊,露崎真晝只會對愛城華戀如此。


露崎真晝暗戀愛城華戀這件事,整個第99期聖翔音樂學園2年A班的人都知道,就真晝不知道別人早已發現。不過大家都默認這個狀況,沒有人打算動搖真晝的心靈支柱。


神樂光也不例外,從英國王立學院轉學到聖翔音樂學園不到幾個月,她就發現露崎真晝對愛城華戀有點奇怪。


不過當時神樂光沒有心思理會這點事,而露崎真晝也一直沒有表明自己的愛意,後來還漸漸減少「過度」的行為,記憶就這麼放[color=#000]在腦海的角落,直至現在才被翻起。



——真晝現在還喜歡華戀嗎?啊……怎麼我現在才想起這回事。有事下意識就找華戀了……這樣跟華戀商量,好嗎?可是,我也沒有[color=#000]其他能開口的朋友......



「半年前真晝搬到我家了。」想起自己忘了說明,她補充道:「她最近好疲累。還有......我喜歡了真晝 怎麼辦?」


「等、等等等等光醬,這才是重點吧?等等,等我消化一下。」如同雷電直劈下來,愛城華戀受到極大的衝擊,豎起手掌示意停下。


以神樂光喜歡露崎真晝作為前提,就能解答神樂光問出奇怪問題的原因——愛城華戀沒想到這半年好友的變化這麽大。

那個可是對戀愛沒有半點興趣的神樂光,她會喜歡上別人真是太稀奇了。


「難怪我的『光醬雷達』有反應了,原來光醬在為這件事煩惱啊……」


「……『光醬雷達』?」


「跟雙葉醬的『香子雷達』一樣,光醬不也有嗎?在我有事的時候就會打電話來,光醬肯定也有『華戀雷達』的!」她傻呼呼地笑著。


或許是長頸鹿說的「命運」,她們有比雙胞胎的心靈感應更神奇的感覺,每當對方心情極度低落時,就會感覺到渾身不對勁。


相比高中時期,畢業後她們的「雷達」就減弱了。那時候神樂光失去了「閃耀」,會令愛城華戀失去幹勁,甚至得了失去「閃耀」的後遺症。


——這幾個月總覺得莫名地輕鬆了,原來是有真晝醬在光醬身邊……


在露崎真晝搬到東京前,神樂光就已有一段時間心情低落。愛城華戀不知道原因,但感覺到,所以之前她特別頻密地找神樂光。可是她心情好了一會後,又變回那時的狀況,愛城華戀非常擔心。


——明明我以前怎麼努力,光醬也……真晝醬真厲害。


「跟真晝一起,好開心。」她笑得特別甜,「好想更親近她。」


——跟華戀不同。


「唔......可是光醬跟我一起也很開心,真的是喜歡真晝醬了嗎?等一下,什麼是愛情?有了,問問純純吧!」這時比光更冷靜的華戀,快速地撥打手機:「純純——現在有空嗎?」


愛城華戀也不太清楚戀愛,就向最有知識的班長求助。


「華戀?只是聊一會兒的話就可以。」手機另一端的星見純那發出疑惑的聲音。


「什麼是愛?」


「啊?你在說什麼……哎,」習慣了她奇特的行徑,星見純那嘆了口氣便繼續說:「聖經裡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知道她又要長篇大論,愛城華戀連忙打斷,「那麼如果我見到你、跟你一起會特別開心,想更親近你的話,是愛上你了嗎?」


「哈?」她發出更大的驚訝聲,「是『特別』的話 ,是吧。」


「原來如此。謝謝純純,我代光醬問的!」


「你們怎麼......喂喂?也太快掛線了吧。」星見純那頭上的問號,好一陣子都不會有解答。


「純純說是呢。」


「這份感情我還是知道的,華戀。」覺得自己被當成笨蛋,神樂光瞪了她一眼。


雖然光不覺得自己是笨蛋,也老是叫她作「笨蛋戀」,可是旁人看來兩個人都差不多而已。


「因為我從來沒想過光醬你會有喜歡的人嘛,而且還是真晝醬……」華戀咬下剛送來的芝士蛋糕。


露崎真晝,那個曾喜歡上自己的女孩子。一開始還能看成真晝喜歡照顧人才特別照顧自己,但在與真晝對決的「Revue」裡,愛城華戀確實感受到她對自己的是愛意。


她是個很好的人,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顧,即使自己多麼慵懶、失去「閃耀」後變得多麼頹喪,她也一直在身邊默默支持著,沒半句抱怨。


可是,愛城華戀無法回應她的愛,也無法戳穿這個「秘密」。露崎真晝從沒表明過心意,她沒可能忽然就疏遠她。她只得一如以往地與她相處,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結果,直至畢業,露崎真晝都沒有表白。或許跟她一樣,她只想維持朋友關係而已。


露崎真晝這份人就是人太好了,作為朋友愛城華戀衷心地希望,她能喜歡上會好好回應她、愛惜她的人。


「不過,我會盡力地支持你們的!」愛城華戀提起精神,輕拍自己的心口,「因為光醬是我的『Star』嘛!」


——要是真晝醬能讓光醬閃閃發亮的話,我,愛城華戀,會讓你……你們都星光閃耀!


「華戀……謝謝你。」得到好友的支持,光感到有暖流流入心中。


「那真晝醬喜歡你嗎?」


「……大概看我作小孩子或者妹妹……」光的聲音愈來愈小,然後吃一口朱古力蛋糕。


「「……」」面面相覷,一同沉默。


——以前真晝醬為什麼會喜歡我,我完全摸不著頭緒……我沒做過什麼特別的事啊?可是光醬不是我,不能用作參考吧。


「那……怎麼辦?」


「就是不知道才找華戀你。」


——我是不是不應該找華戀……


「「……」」又是一陣令人難受的沉默。


「要不要……再問問純純?啊,是真晝醬!真晝醬——」忽然看到當事人之一,華戀大大地揮手。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成功引起她的注意,她錯愕了一會,也慢慢地進入咖啡廳。


神樂光選擇這間咖啡廳,就是因為是露崎真晝下班的必經之路,可以看到她。


「真晝醬——請坐請坐。」華戀招手。


「真晝。」剛剛才說了喜歡她,一看到她光有點緊張,坐挪動臀部騰空位置。


「華戀醬、光醬,這麼晚還在咖啡廳?」坐在光旁邊,真晝擺出稀奇的樣子。


「我們也是來了不久啊。真晝醬你們太過份了,竟然沒告訴我你們正同居,我們不是要好的朋友嗎?」華戀的語氣略帶可憐。


不單是她,「Starlight」群組裡也沒有人知道。


「……華戀你沒有問。」光一面無辜。


「好好的怎會問你有沒有跟人同居啊!」


「也、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真晝則是有點畏縮地說,「你們不是很忙嗎……」


「近幾個月的確很多劇要演,不過只是說一聲我們不會困擾啊。真晝醬呢?當了老師,感覺如何?啊,忘了慶祝真晝醬你成為老師……」真晝也是她許久不見的朋友,華戀關心地問。


「不錯喔。同學們都青春活力,老師們都友善,環境頗好的。我負責合唱團和戲劇社,很多地方要指導他們,我也學習了不少。」真晝微微笑。
沒華戀來得健談,光默默地注視真晝。


——真晝她跟華戀相處沒什麼異樣,是不是放下這段感情了?要怎樣才能知道……


「那就好了,老師很適合真晝醬喔!看你們同居得這麼開心,好羨慕……啊,要不我也搬來跟你們一起住吧!」華戀投以躍躍欲試的目光。


這句話把神樂光的心神拉回現實。


「「不行!」」同一時間出現兩個強烈的反對聲音。


——剛剛說了這麼多,華戀也沒有明白嗎!華、華戀……


「笨蛋戀!」千言萬語化作一句罵聲,光氣得別過臉。


「不、不是的,光醬你聽我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華戀慌慌張張的,瞄向真晝,「真、真畫醬,你也不想嗎?我現在已經不用別人叫,也能自己起床了喔!不會給你太多麻煩的!」


高中時期的自己是多麼惹麻煩,愛城華戀還是有自覺的。


——剛才真晝醬的反應,有點像以前她不想光醬跟我們住在同一房間的時候。真晝醬很少會這麼大反應。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華戀……」光似乎沒留意真晝的反應。


「……嗯。我、我工作需要寧靜一點的環境,人多的話不、不太方便。」放在大腿的雙手握住拳頭,真晝眼神遊離,硬是編了個理由。


唯獨愛城華戀,露崎真晝不想再太親近。


好不容易放下了這份感情,她怕自己又會喜歡她,又開始一場沒有結果的單戀。


在聖翔音樂學園畢業那天,露崎真晝就告訴自己一定、一定要放下她。


「唔……光醬的確很安靜,沒辦法了呢。」華戀像個洩氣的氣球。


不想停留在這個話題,真晝望向旁邊的光,溫柔地道:「光醬,今晚想吃什麼?你還未回覆我呢。」


「對不起,我忘了……我想吃蛋包飯。」光垂下眼睛,面帶歉意,在華戀眼中特別乖巧。


華戀左看看真晝,右望望光,觀察她們的互動。


「那回去的時候買點雞肉和配料吧。華戀醬,時間不早了,我和光醬先回去了,有機會再喝茶。」真晝站起來,拉住光的手帶著強硬。


露崎真晝自知今天的心情不好,不想將負面情緒加在朋友上,只想回家休息。


面對任何時候都是「閃耀」著的朋友,自己的微小就更凸出。


「誒,這麼快?那擇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去你們的家坐坐吧!我也很久沒去光醬的家了!」



—————————————————————————————————
恭喜華戀登場~~
因為華戀太活潑了搞得很多對話哈哈 也稍為逗比一點

我已經很努力不ooc了 我覺得自己最大的ooc就是戀光沒有在一起(??)
在官方如此暴力推的情況下 只好把光寫得木頭一點
不論真晝還是光 華戀都是特別的存在 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  (特別是光戀對對方的綁定太強 少了一個簡直崩了人設)
可是特別不一定是與愛情有關呀! (純純: ??躺著也中槍

光和華戀的互動總覺得很搞笑 兩個都是智商不高(光的知識比較多) 兩個都是笨蛋哈哈
不過我們的主角華戀(動畫)的情商高太多了 真的 智商都點在情商上了
所以我個人的解讀是 如此高情商的華戀怎麼可能察覺不到真晝喜歡她? non non噠喲!
不過華戀這個絕世好忠犬....emmm真晝真的沒戲

相信我 其實我也頗喜歡華戀的
我大概是 真晝>蕉=光>華戀>其他
紅藍綠三人組的互動我也喜歡 很可愛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