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k

RE:【文章】【光晝】同居系列(更新5)/短篇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6.

雨。

雨水滋潤萬物,為世界帶來無限生機。

「滴滴滴、滴滴滴」……

小花小草愉快地飲下甘甜的雨,泥土也大大地張口,補充先前流失的水份,亦積穀防飢。

連綿細雨有如一絲絲的線,線與線互相纏繞,形成一匹灰濛濛的布。

雨水編成的絕妙交響樂並沒有進入神樂光的心,而是染上灰暗的色彩。

神樂光記得,當初在英國王立學院留學時,那個積極向上、閃閃發亮的自己。

為了完成約定,每天都奮力地學習舞台知識,練習演技。

那裡的同學都很厲害,為了登上世界的舞台而不斷裝備自己——那互相競爭的壓迫感,比聖翔音樂學園強得多,完全沒有「好朋友遊戲」。

即便如此,那時的她樂此不倦,對鍾愛的舞台燃點熱情。今天失敗了,明天仍充滿朝氣地上學,向同學和老師請教。

直至在「Revue」中落選,那活力的身影就從她身上消失。

那如同身體被掏空的空洞感,失去對舞台的熱情而帶來的恐懼,神樂光無法忘記。

仿佛被舞台拋棄,無法感受舞台的一切。

離鄉背井、孤身一人來到英國,為夢想而拼搏——失去「舞台」的她,還剩下什麼?她是為了什麼而奮鬥?

在那以先,她有夢想產生的動力驅使她前進,即使自己一個也不覺得孤單。

但是那天以後,沒有資格站在舞台的她,心靈頓時失去支撐。

神樂光記得那天是雨天。如同眾多詩人及文學作品所說的一樣,雨水帶給她的是陰鬱。

雖然看著愛城華戀寄到英國的信得到了點慰藉,但遠水不能救近火,她的身邊一個人也沒有。

在英國渡過了一日又一日的孤寂,直至她認為自己已經習慣孤寂,長頸鹿才出手將這狀況打破。

親眼看見愛城華戀,神樂光才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已不是以前的自己。

與聖翔音樂學園的朋友經歷兩年的高中時光,是神樂光的寶物。多虧性格各異,卻同樣善良而溫柔的大家,光才從孤寂中一點一點釋放。

但儘管與愛城華戀一起「再生產」,神樂光還是無法恢復從前的活力。

失去的「閃耀」,不會回來。

或許當時受到的傷害,比她想像中更大。

雨水帶來的陰霾,也未全然散去。

從聖翔音樂學園畢業後,她才知曉。


「『啊,得不到他的愛跟死亡有何區別?神啊,請寬恕軟弱的我——』」銀白的匕首架在離白晢的脖子不到兩厘米的半空中,隨著哀叫逐漸靠近脖子。

從眼角滲出的淚水,痛苦得扭曲的臉,不顫不震的雙手所表現的堅決,大家都看到被命運戲弄,下一刻就會自盡的苦女人。

叫聲響徹整個房間,讓人雞皮疙瘩。

匕首拭了一下脖子,女人便軟癱在地,一睡不起。

這一刻,大家都屏氣凝神,被女人捲入絕望的旋渦。

「好——今天的第三幕練習就到此為止,大家可以回去了!明天繼續排演,可沒剩多少時間喔。」劇團團長拍拍掌終結練習,然後把目光放在黑髮的「苦女人」,走到她面前,「神樂桑,你表現得非常好,最近的進步很大呢!」

「……謝謝讚賞。」她點點頭。

神樂光負責的角色,在戲裡只是個重要的配角,主角由前輩擔任。

「是呢,很快就能超越我們吧。」前輩笑盈盈地道,「看到神樂桑進步神速,我也得要加把勁才行呢。」

她在劇團的年輕演員中,是演技最優秀的,前輩和團長都對她抱有期望。

「嗯,神樂桑最近的感情露流得更自然了,感染力強了好多,剛才我也為那個女人而感到哀痛啊。」另一位前輩也笑著說。

「請繼續指導我。」她鞠躬,誠懇地說。

對於醉心演藝的她來說,沒有比這更叫人高興了。

團員們紛紛離開,神樂光換掉練習服後,也踏上回家的路。

滿佈烏雲的天空正下著細密的雨,光打開傘子,默默地走。方才一直都在室內,她這時才知道下雨了。

才剛剛被人稱讚就遇上雨天,喜悅都被沖走了不少。

每當雨天,她就會想起失去「閃耀」,行屍走肉的日子。

神樂光加快腳步。

好想快一點擺脫灰暗的天,回到燈火通明又溫暖的家。

「我回來了——」把傘子放在門外,在玄關住脫下鞋子,換上拖鞋,光一邊喊著說一邊走進屋子。

「歡迎回來——」聲音從客廳傳來。

神樂光回到住處的時間,才五時多。

電視正播放歌劇,神樂光的同居人,露崎真晝則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這是真晝以前買的歌劇光碟。

今天不是社團活動日,學生們放學後不久,真晝也回去了,順道在路中買了菜蔬。

晚餐的材料已經處理好,待光回來了便可以下廚。不過現在真晝似乎把歌劇放得更優先,音樂和歌聲配合得天衣無縫,真晝已看得入迷。

「真晝。」

光喚了她一聲,隨後坐在沙發,上半身漸漸倒下去,枕在軟呼呼的大腿之上。

溫柔的手揉揉她的頭,從頭頂至脖子細細地順毛,順滑的烏絲從指縫溜過。

電視上的舞台聲音,全都傳不進光的耳裡。翻動身體,她面向真晝的肚子,享受春風般的舒適。

沒有因改變姿勢而停下,真晝撫上她的耳朵,細細地揉搓。

第一次,光這樣躺在自己身上時,真晝嚇了一跳。那時候真晝緊張地問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不開心,光卻回答「沒什麼」,也沒有解釋。

不經不覺,真晝已經習慣了她突然的撒嬌。而她也發現,每次光會撒嬌的日子,都是雨天。

——光醬曾經在雨天發生什麼事嗎?

露崎真晝不知道,她只能默然地撫慰著她。

現在是六月,踏入梅雨季節。因應雨天增多,光常常黏住她。

她在老家的時候,鄰居有養貓。揉著神樂光的頭髮時,感覺就像摸貓貓,她覺得舒服的時候會蹭蹭自己這一點也非常像貓咪——在真晝心裡,聯繫神樂光的東西,增加了貓,一隻黏人的小貓咪。

「真晝,今天團長和前輩們都讚我大有進步。」她將今天的開心事分享出來。

之前有一段時間,神樂光陷入了瓶頸位,她的演技無論怎麼努力也無法突破和進步。

這令她好慌張,愈是努力便愈迷失方向。身為同輩們的榜樣,她無法接受不進則退的自己。

「光醬你的努力是有成果的呢。」

即使是星期日,神樂光也會努力練習,她認真的側臉可是被真晝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兩眼定睛在電視機上的真晝,說的這番話似乎不太有說服力。

雖知道她正專注在歌劇上,打擾她不太好,但是光還是對她敷衍的話產生不滿。

從膝枕起來,一個轉身,精緻的臉瞬間佔據了她大部份的視野。

「真晝。」雙手圈住她的脖子,光把她的頭固定在自己面前,「看著我。」

——光醬今天怎麼了?撒嬌好像升級了。啊,快要結局了,等會兒再問光醬發生什麼事吧!

「乖,乖。」把她的頭輕輕捺在自己的肩上,真晝輕聲說,「等我一會兒,好嗎?」

露崎真晝想起還住在老家時,最年幼的妹妹偶爾會在看著棒球比賽的時候爬上身上騷擾她,她就會像這樣抱住妹妹,哄哄她。

對比真晝,光就像個任性的小孩子,而真晝就包容著任性的她。

神樂光本來以為所感受到的溫暖是從露崎真晝而出。

可是臉上的炙熱,卻是由心發出。躁動的心把熱力帶至全身。

她知道為何演技終於突破了瓶頸位,一直抑壓著的情感是真晝讓它釋放的。

不需要逞強,不需要獨自承受孤單、恐懼與壓力。在她面前,就能活出坦然的自我。

或許,神樂光也漸漸喜歡上這樣的自己。

「沒事了。」感到滿足的神樂光笑了笑,便放開了她。

「嗯?那就好。」視線從電視移到這個大小孩上,「有什麼事都可以告訴我喔,不要憋在心上。」

「我明白了。真晝,我餓了。」

「……誒。已、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嗎?光醬對不起,我現在就去做飯!」恰好看完結局,真晝關掉電視機,立馬跑進廚房。

她心中的雨雲,被黎明的晝光取締。

而這份心動與幸福感,神樂光不懂處理。


--------------------------------------------------------------
小光專場!
終於有一點進展了嗯

小貓光和小孩光真是太可愛了
光總是給我一種誘受的感覺 嗯哼哼(住手

個人解讀: 在手遊的時間線上 也就是動畫完結後 光還沒有變回動畫第8話的形象 所以有了以上的片段
而我覺得光在華戀(最要好的朋友)面前總是有一點點逞強的 反而在真晝面前軟下來
真晝是光真的能放鬆的地方吧 cp狗的角度

真晝看電視不理人我覺得頗正常的 以朋友而言就是這點反應啊(?
對著光 真晝好像常常都滿頭問號 這點印象也是我在動畫的感覺 光做事有時候頗迷的 可是又很可愛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