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同人-想要傾訴的,無法用言語傳遞

樓主 NothingHeart fallenshadow
 
故事是在馬拉松結束後不久的某天。原本常常單純來侍奉部打發時間的一色,在這天對侍奉部提出了一項委託。內容是希望可以解決足球部內三名部員不合的情況。然而,事情卻有意想不到的發展……。
 
 
特別說一下,這篇是我六篇中思考最久的。雖然可能沒有太多大家想看的閃光,但如果看過後能讓各位有什麼想法就好了。雖然不過是這點程度的內容啦……。
 
 
老樣子,大家看的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快樂,也請不吝給予意見。

 

《想要傾訴的,無法用言語傳遞》
  ------------------------------------------------------------------------------------
  
人與人偶有摩擦。
 
 
不,我可不是在說什麼下流的東西。馬上想回覆機○少女不會○孕的人還是先停下手吧。如果要用平冢老師的年紀來說,可能ch○bic比較合適?話說回來,夜○真的是很棒的女孩呢,雖然有這種女孩在身邊大概是所有男性的夢想,但其實冷靜下來想想沒有也無所謂。畢竟我可不想要參加夜會什麼的,晚上還是躺在沙發上打NDS實際。
 
 
總之,人畢竟是單獨的個體,和其他人有所衝突也是難以避免的。信念、價值、想法還有立場──我們會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和他人相左,小至和妹妹爭執誰能吃冰箱的布丁,大至和別的國家因為政治問題發生糾紛。衝突存在於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而怎麼適當處理衝突想必也讓許多人困擾吧。不過至於前者的問題嘛,讓給妹妹就對了,聽我的準沒錯。雖然說沒有國怎麼會有家,但是沒有家時你也大概也不用管國怎樣了,尤其是沒有妹妹的話,我根本想都不敢想。
 
 
說到底──其實處理衝突非常easy,尤其是對我來說更是再簡單不過了。讓我教大家一個三不原則吧!「不理會、不面對、不在意」。沒錯,只要秉持這三個原則,基本上遇到每個衝突都可以輕輕鬆鬆的解決。
 
 
所以,今天在社團裡,我又再度證明了這個道理。
 
 
「……牙膏用完本來就應該要把蓋子蓋回去,這明明就是幼稚園的小孩也懂的常識,我真沒想到居然會對某高中二年級的人再講一次。比企谷同學,你確定你可以念高中嗎?在擔心小町考高中的事之前,要不要先改正你無可救藥的糟糕習慣?」
 
 
「搞什麼,雪之下,你是我老媽還是什麼不成?那東西有蓋沒蓋到底差在哪?就算蓋了下次用還不是要轉開,說會乾掉,我還真沒看過牙膏因為沒蓋起來所以乾到不能用的。」
 
 
「這不是牙膏乾不乾的問題,是有沒有建立良好習慣的問題。光是從這點來看,就知道你這個人個性邋遢又散漫。雖然這方面其實沒有人不知道,但是你繼續這樣下去,你的家人也太可憐了。要放任自己的話,等比企谷同學孤老終身的時候再說吧。」
 
 
「妳居然直接幫我預設人生結局……。」
 
 
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可怕的是這搞不好會成真……。
 
 
雪之下見我不講話,臉上掛起了勝利的微笑。她繼續追打道:「說到這個,有個說法是上天會對認真過活的人比較好。儘管我個人是不相信命運,但看到你以後我也可以了解為什麼有這種說法了。你簡直就是既不認真運氣又差的典範,比企谷同學,要改善你悲慘命運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先從你糟糕的生活習慣開始改起。還有可以的話,那像腐爛三天的魚的眼神也改一改吧?這樣也許就算你的人生一樣悲慘,至少周遭的人會比較舒服一點。」
 
 
「什、什麼悲慘命運,我的命運一點都不悲慘!我長相不錯、個性老實、妹妹又很可愛、加上妹妹超可愛。」
 
 
「小企……最後兩個,重複了啦、重複了!」
 
 
只是苦笑著看我們爭執的由比濱這時小聲地出聲提醒。要妳管,這麼重要的事我沒提個三次就算收斂了啦!
 
 
雪之下好勝的笑意沒有褪下,她舉起細長白皙的手指說道:「長相不錯先不提,習慣糟糕眼神又差勁,駁回。」
 
 
「唔……!」
 
 
「個性老實?如果你算是個性老實,我也想不到有什麼人是個性扭曲的,駁回。」
 
 
「……。」好吧,的確這點我不好辯解。而注意到我的視線而尷尬地撇過頭的由比濱想必也只能同意。
 
 
雪之下眼看勝利在望,她得意地撥了撥頭髮,用冷淡的語氣說道:「所以,綜觀比企谷同學說的所有優點,就只有小町的確很可愛這點可以承認。但這根本和你個人毫無關係。何況在只能提出自己的兩個優點時,你在這個議題上就已經是一敗塗地了。比企谷同學,你還能大聲地宣告你的人生不悲慘嗎?」
 
 
我連忙繼續辯解道:「我、我還講的出更多優點啦!一時想不到而已啦!」
 
 
「這種東西不是要花很久時間想的吧……。」由比濱無奈地說道,咦,真的假的!?在自我介紹時,優缺點本來就是最難想的項目吧……?
 
 
總之,我在由比濱與雪之下聊到習慣問題時,因為牙膏用完後要不要蓋而爭執了起來。說真的我的確被小町唸過很多次,但我把這件事放在待辦事項的最後面所以從來沒有記得過。說到底,這玩意是誰規定要蓋的?不蓋會影響牙膏品質嗎?如果是這樣,該譴責的是牙膏廠商,怎麼可以怪在消費者的習慣上?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果然這個社會需要修正的東西太多了,如果神真的存在,祂一定是個很混的管理員。
 
 
不過,就如我所提的,我決定放棄與雪之下的爭執,不理會不面對不在意地繼續埋首在書裡。和她爭這個的確一點好處都沒有,第一就算贏了也得不到什麼,第二就算輸了也無所謂,第三則是我本來就吵不贏這女人。
 
 
雖然我的確偶爾也會想要吵到讓雪之下心服口服,但很遺憾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是對的事我根本不需要和她吵,如果是錯的我也沒自信能吵贏,至於在對錯間的模糊地帶方面,吵起來根本沒意義所以我也不想浪費時間。因此再度得證一件事:寧願去找戶塚玩,也不要和雪之下雪乃吵架。咦?這說法好像怪怪的,不過因為戶塚很可愛所以沒關係。啊啊……戶塚啊,如果你也在侍奉部裡就好了……我乾涸的心,需要像綠洲一般的你的滋潤啊……。
 
 
這時,房間的門打開了。
 
 
「哈囉,你們好呀──。」
 
 
我抬起頭看了一眼,進來的女學生有著美麗卻不脫稚氣的容顏,加上這別有所圖的俏皮笑容,不管左看右看都是標準的一色伊呂波,也就是目前的學生會長大人。她將手舉到胸前揮了揮,便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這小妮子,入侵的真是有夠自然……。
 
 
「啊,是伊呂波!嗨囉──。」
 
 
「……一色同學,妳好。」
 
 
「妳來幹什麼?」
 
 
由比濱、雪之下和我分別和她打了招呼。不過我的不算招呼,倒比較近似質問。一色果然對我的態度頗為不滿,她挑起形狀姣好的眉毛,用略高的音調說道:「學長真是的,今天是有事才來的啦──。」
 
 
「所以平常來都沒事是吧……。」
 
 
「是男人就不要在意這種小事啦,學長就是這樣才沒有女孩子喜歡喔。」
 
 
「……。」「……。」
 
 
我正想反駁時,抬頭瞄了瞄雪之下和由比濱。不知為何,由比濱露出有些愕然的表情,雪之下則和我對上眼,隨即馬上以不自然的動作看向手上的書。搞什麼,她們為什麼突然不說話……。
 
 
我咳了一聲。「……如果是學生會的事就算了吧,我也說過我們不會再幫妳那邊的事了。」
 
 
「不是啦──這次不是學生會的事情。」
 
 
一色嘆了口氣,用有些困擾的語氣說道:「這次是足球部的事啦。」
 
 
「……足球部?啊,妳是足球部的球隊經理呢!」
 
 
由比濱拍了一下掌心,隨即困惑地說道:「不過有隼人同學在的話,照理說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才對……。」
 
 
我默默點頭同意,畢竟是那個葉山隼人啊……不過妳不說,我還真忘了這傢伙也是足球部的球隊經理來著。說起來,一色的學生生活真是多采多姿啊。嘛,不過有部分也是我的責任就是了。小伊呂波@要好好努力!
 
 
一色揮了揮手,用和說話內容配不起來的悠哉語氣說道:「葉山學長的確把足球部領導的很好,有時我都覺得根本不需要我呢──不過,這次對葉山學長來說真的有點棘手啦。」
 
 
「所以說,到底是什麼事啊?」
 
 
大概是聽出我語氣中的不耐,一色瞪了我一眼。嗚哇,小伊呂波真可怕……不過她還是回答道:「就是呀,足球部裡的三個社員,最近突然開始奇怪了起來……。」
 
 
一色用手撐著臉,露出有些受不了的表情。搞什麼,她這樣刻意裝出來的樣子還真有點可愛……不不不,這樣想不就正中她下懷了嗎?
 
 
我一邊看書一邊問道:「怎麼樣奇怪來著?踢球到一半突然變成鋼彈了嗎?」
 
 
「那樣也太奇怪了……。」雪之下無力地說道。唷,妳也懂鋼彈?我可是完全想樣不了妳坐在高腳椅上一邊優雅地喝紅茶一邊看Seed的畫面,不過如果妳真的想看,我倒也不是不能借妳全套喔!
 
 
「不是啦~還有學長你舉的例真是不好笑。」一色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要妳管。要是我這麼會說笑話,我還需要每天在教室閉著嘴不成?不過那些人大概不用我說話就自動把我當笑話了。開不開口都能讓人笑,我還真是天生的諧星。製作人也說過「笑容是最重要的」唷!
 
 
「所以,那三個人怎麼了嗎?」
 
 
由比濱稍微歪著頭問道:「隼人同學最近也沒提到有什麼問題……。」
 
 
「啊,葉山學長應該也在煩惱吧──。」
 
 
一色不知為何露出了惡作劇的微笑,妳在開心什麼……她豎起了修長的食指繼續說道:「總之呢,足球部有三個一年級生──叫做早宮、赤座和見元,你們有聽過嗎?」
 
 
「完全沒有。」
 
 
「我也沒聽過呢……。」
 
 
我和由比濱答道,雪之下也輕輕搖頭。一色不怎麼驚訝地說道:「嘛,我想也是,他們只是普通的一年級生啦。」搞什麼,那妳幹嘛問?「這三個人呢,在國中的時候就一起踢足球了──他們還曾經拿到縣內優勝呢。關係本來超好的。」
 
 
「唉呀這樣不是很好嗎。」我漫不經心地應道,這種事當真怎樣都無所謂。但雪之下似乎聽出了什麼來。她眨了眨眼,細長的睫毛跟著晃動。雪之下開口說道:「……也就是說,他們三人關係變差了對吧。」
 
 
「就是說啊──。」
 
 
原來如此,因為「本來」關係很好,也就是說這三人的關係變差了。一色這時嘆了口氣。「他們最近很奇怪呢,原本不管練習還是放學,都是一起來一起離開的,可是最近不但常常分開,練習時也不太和對方說話……。」
 
 
「那有什麼影響嗎?」
 
 
我這麼一問,一色馬上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過來。「……學長,你是認真的嗎?縣內大賽快到了耶!」
 
 
「喔,這樣啊。」原來是因為快比賽了,這的確不是個鬧內鬨的好時間。
 
 
而由比濱有些驚訝地說道:「不是吧!不管要不要比賽,吵架都不好啦!」
 
 
「對嘛──因為如此,足球部最近的氣氛也不太好。用的我在裡面如坐針氈的,所以最近都很快就逃到學生會了──。」一色整個人無可奈何地趴在桌上。這麼說起來,俗話說狡兔有三窟。也就是這傢伙逃到學生會後接著就逃到了侍奉部,真不愧是妳啊。以後就叫妳The狡兔‧伊呂波吧!
 
 
「……那麼,妳有問他們原因嗎?」
 
 
雪之下思考了一下便向一色詢問道。一色則再度嘆了口氣,煩惱地說道:「這就是讓人傷腦筋的地方啊──他們呀,不知道為什麼,都說『沒這回事』、『沒怎樣』還是『什麼都沒有』什麼的……對葉山學長也是差不多的回答。可是就算這樣,關係也沒有好起來的樣子,真是讓人很頭痛啊──。」
 
 
「是嗎……這種怎樣都不講實話,遇到問題就躲躲閃閃的人真要不得呢。」
 
 
雪之下有意無意地看向我,用含笑的語氣問道:「你說是吧,比企谷同學?」
 
 
「就是說啊,這種人真是超惡劣,也不知道造成了多少人的困擾。我完全搞不懂這些人在想什麼。」
 
 
「你真是出乎意料的敢說啊……。」雪之下受不了地捂住額頭。哼,太天真了,雪之下。要是被這麼簡單的魚餌釣到,我還叫做比企谷八幡嗎?這餌簡直比戰南北部還要難吃,妳還是多練練再來吧。
 
 
「總之,這幾天練習時氣氛都很僵啊──。」
 
 
一色兩隻手攤在桌上,轉頭用水汪汪的無辜眼神看向我。喂,別這樣盯著我看,我可沒欠妳什麼。不對,就算真的有欠妳,我也沒義務幫忙喔!
 
 
由比濱用手指抵著臉頰「嗯──」地開口了。「那我們能幫什麼忙呢?去問問看嗎……?」怎麼,已經確定要接這委託了嗎?真是有夠勤快的,我個人認為一色給的委託可以從長計議喔?很長很長的那種。
 
 
「……我想是沒用的。就連是一色同學和葉山同學,他們都不肯透露。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外人……。」
 
 
雪之下思考了一下便如此說道,這麼說也有道理,畢竟並非每個人都像由比濱一樣容易套話,而且是我大概也不會去和陌生人抱怨什麼人際關係。何況我的人際關係從來都沒什麼好抱怨的,就像材木座不會抱怨自己的小說賣不出去一樣。
 
 
一色看到兩人開始思考的樣子,高興地從桌上抬起頭。「啊,所以學姊們願意幫我嗎──?太好了!這樣下去真的沒辦法練習說──!」
 
 
雪之下看了看她,淡淡地開口道:「……今天沒什麼事,接受這個委託也不是不行。可以嗎?由比濱同學,還有……比(hi)……比……。」
 
 
她皺起眉思考了起來。「……過分傢伙(hidoiyatsu)同學?」
 
 
「比企谷啦,妳可以不要假裝忘記我的名字嗎?」這女人,真是有夠故意的……。
 
 
「咦?真失禮,我可沒忘記,只是一時沒想起來。」
 
 
雪之下煞有其事地說道:「你也不會一直記得在路上偶爾看到的螞蟻長什麼樣子吧?就是這個道理。」
 
 
「什麼話,失禮的是妳才對。就算是螞蟻我也會記的一清二楚,下次看到螞蟻記得和它道歉,人家明明也是那麼努力活著,沒有比妳高尚也沒有比妳卑微。」
 
 
「居然要求和螞蟻,而不是和自己道歉!」由比濱露出吃驚的表情,雪之下則無奈地嘆了口氣。一色倒是不怎麼意外地點頭說著「果然是學長──」喂,我是說真的,別瞧不起蟲啊。特別和蟲很像的我更是與牠們頗有共鳴,甚至可以稱我為千葉的卡夫卡。
 
 
「總之,接受也不是不行……不過一色,妳要幫忙啊。」
 
 
「那當然!我會盡全力的!」一色的小手擺到了頭前面,做出一個可愛的敬禮動作,靈動的大眼還眨了一下。這小妮子,真是超級會裝可愛的……不,說真的是滿可愛來著。要不是她一心向著葉山,我早就不知道心動幾次了。沒錯,此人就是國民情人‧伊☆呂☆波唷──!
 
 
好吧,既然接受了這委託,就來想想辦法吧!我將書放在桌上,交叉雙手閉著眼思考著。什麼情況朋友間會吵架……什麼情況呢……嗯……是我的話……。
 
 
「不對,我根本沒朋友來著!」
 
 
突然想起這事實,我猛然睜開眼。隨之而來的是雪之下憐憫的眼神,怎樣,妳明明也是沒朋友的那群。不然妳說說看啊!
 
 
雪之下大概知道了我的想法,她得意地笑了。「……比企谷同學,你可能搞錯了。這次的重點並不是解決他們的不和,而是處理足球部因此導致的練習不順問題才對。」
 
 
「……是也可以這樣說。」
 
 
「咦?小雪乃是什麼意思?」
 
 
由比濱眨眨眼表示不解。「要處理那問題,不就要從那三個人開始解決嗎?」
 
 
「不,有個更簡單的方法。」
 
 
雪之下撥了撥頭髮,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叫那三人和好前禁止參加練習就好了。」
 
 
由比濱和一色聽到後都楞住了,不過如果要解決練習時的氣氛問題,這的確是最快的方法沒錯。一色是球隊經理,如果她能讓葉山也接受的話,讓那三人暫停練習大概也不是難事。
 
 
不過楞完後,一色連忙搖頭否定了這意見。「不、不行啦!那三人是很重要的戰力,很多核心戰術都是有他們才能執行呀!只要一個人不來,這次的比賽就會糟糕了!」
 
 
「原來他們那麼重要啊……。」
 
 
「……那就得換個方法呢。」
 
 
由比濱「唔~」地撫額思考,雪之下則放棄了原本的想法。而我用指甲敲了敲桌面。「對了,他們是踢什麼位置來著?」
 
 
聽到我的疑問,一色皺起了眉回應道:「啊?這個重要嗎……?」
 
 
「別管,快告訴我。」
 
 
一色碎碎念著「什麼嘛──」表達不滿,不過還是回答道:「嗯──早宮是守門員、赤座是中前衛,見元的話是前鋒。」
 
 
「前鋒……?啊!第十一位那個嗎?」由比濱聽到後想了想才興高采烈地說道,沒錯唷,是第十一位那個前鋒!順帶一提那部真的不怎麼好看,不過其實每一部都在爆炸,所以看到炸彈時我倒也見怪不怪。如果有哪天完全沒爆炸了才是爆炸性的發展吧。
 
 
倒是一色回答的這麼順,看來她出乎意料地也好好的在當球經。我看向一色,而她困惑地回望。「……怎麼了,學長?」
 
 
「不,只是在想妳真的是球隊經理啊……。」
 
 
「你在說什麼呢~?我本來就是啊。」
 
 
一色嘆了口氣,她搖頭說道:「不過呀,現在才知道我很能幹已經太晚了!學長,這次的分數是得不到囉──。」
 
 
「那種東西妳自己收好吧。」
 
 
「哼──真沒意思……。」
 
 
一色又稍微發了發牢騷,而雪之下這時開口了。「……那個,守門員和前鋒我知道,中前衛是負責什麼的?」
 
 
在一色還沒說話時,我便直接回答道:「有點像足球裡負責輔助的位置吧,負責傳球給前鋒得分或是做一些防守什麼的。」
 
 
「唔,小企真了解耶!」
 
 
由比濱有些驚訝地看向我並問道:「難道你以前踢過足球嗎?」
 
 
「哼,可別瞧不起我,我有段時間很喜歡足球。」
 
 
我自滿地哼了口氣,但很快消沈了起來。「……不過,很快我就知道這運動的缺點。」
 
 
「你一開始就應該想到吧?」雪之下馬上就知道我要說什麼,她壞心地笑了。「這種需要兩人以上的運動,對比企谷同學來說實在太高難度了。」
 
 
「……沒錯。」
 
 
我難過地說道:「乒乓球還可以,不過足球的話,小町怎樣都不和我玩啊……。」
 
 
明明有人說過足球是朋友,沒想到這運動居然還要朋友才能玩……搞什麼東西嘛……。
 
 
室內陷入了尷尬的沉默。唉,不過其實也無所謂,因為我後來還是發現了怎樣一個人踢足球。就是在牆壁上畫個足球門,想像自己是正在關鍵十二碼踢球的球員,最後當然是以我戲劇性地進球作為結尾,順帶一提是腳內側踢。不過自從不小心把球踢進河裡後我就再也沒玩過這種遊戲了,什麼互踢十二碼,還是打打道館,挑戰四大天王比較實際。
 
 
一色這時安慰性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嘛,那個、學長……我不太會踢足球,不過如果學長想的話,我可以拜託葉山學長和你一起踢唷?」
 
 
「別這樣,有夠可悲的。」而且妳原本還想和我一起踢?拜託,就算妳會,我也不會和妳在足球場上奔跑的。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這人已經夠可悲了。」雪之下落井下石地插了話,妳真的一天不諷心不甘耶。妳這樣一直諷,眼睛都不會乾嗎?
 
 
由比濱打圓場似地說道:「不過感覺很有趣呢!隼人同學和小企一起踢球什麼的,完全沒辦法想像嘛。」拜託妳別想像這種東西好嗎?請想像一些更美好的東西,像是戶塚只穿著襯衫說早安、戶塚在耳邊小聲說喜歡、戶塚踮著腳想拿高的東西之類的畫面,不覺得那才讓人心情愉快嗎?
 
 
我咳了一聲。「……總之,踢球什麼隨便了,那三個人一直是這個位置嗎?」
 
 
一色因為這突然的問題呆了一下,不過她很快地回答道:「是呀~他們在國中就是這位置。怎麼了?」
 
 
「沒有啦,只是在想該不會是搶位置的問題……。」
 
 
「唉唷,學長,不會是那個問題啦~」
 
 
一色無可奈何地解釋道:「而且他們都已經是那些位置很久了,如果要爭,這時才開始爭也很奇怪吧──?」
 
 
「這麼說也是……。」
 
 
「那、那會不會是和足球部沒關係的問題呢?」
 
 
由比濱舉手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像是,嗯……喜歡上同個女生……什麼的?」這傢伙,真是很喜歡這種八卦……。
 
 
「那也不太可能呀──赤座好像本來就有女朋友了,早宮和見元的話,記得他們也和戶部學長提過目前沒心思談戀愛啊──」
 
 
一色一邊喝著雪之下倒給她的紅茶一邊說道:「而且,我和見元同班啦。他算是個滿好懂的人吧?如果他喜歡誰,班上應該會有傳聞才對~。」
 
 
「既然他算好懂,妳就去問他到底他們在吵什麼不就好了?」
 
 
「沒辦法啦──雖然他的表情一臉就是發生過什麼,但他就是不肯繼續說下去嘛。」
 
 
真是有夠麻煩──一色的表情明顯地這樣寫著。而我們四人為了思考其他方法而安靜了一會。不久後雪之下開口了。
 
 
「……光是我們用猜的,也得不出正確答案吧。」
 
 
雪之下輕輕摸著下巴,漆黑的髮絲散落了一些在桌上。偶爾露出的白皙肌膚讓我的視線不禁飄移不定。她繼續向一色提問道:「一色同學,妳有任何他們可能爭吵的線索嗎?」
 
 
一色用手背撐著頭思索了起來。「嗯──線索、線索嗎……有點難想呢,畢竟平常我沒有特別注意他們~。」
 
 
「妳啊,都在看葉山吧……。」前面還覺得妳有認真當球經,如今我要收回這感想。妳在足球部到底都幹了些什麼來著?
 
 
「不是啦!學長,你誤會了啦──。」
 
 
一色感受到我看破的視線,連忙辯解道:「我雖然要記錄他們平時練習的表現,可是不需要連他們聊了什麼也記下來嘛!而且他們私下大多都和彼此相處比較多,就算他們發生過什麼事,我也不會知道啊!應該說知道才奇怪吧──」
 
 
「這麼說也是。」不如說,一色知道其中誰有女友、誰和學長說過什麼話就已經很厲害了。我的話大概連他們的名字也記不起來,搞不好根本不會發現他們在吵架。
 
 
「不過,真要說起來……」一色歪了一下頭,纖細的手指輕輕點著自己櫻紅色的嘴唇,這動作也是十足的可愛,改天要求戶塚做一次好了。「我記得一開始發現不對時,我跑去問見元,他好像說了『我也搞不懂,赤座那傢伙──』什麼的,不過他馬上就閉上嘴了……。」
 
 
「……所以,是那個叫赤座的人開始的嗎?」
 
 
我問道,一色雙手抱胸,不確定地答道:「不知道耶~不過,那時見元的表情呀,好像變得滿嚴肅的……這麼想起來,他該不會那時就知道原因了吧──?」
 
 
「那麼,一色同學……有沒有其他人的說法呢?」
 
 
雪之下思索著提出了疑問,一色再度閉上眼回想了起來。
 
 
「……嗯──我在問的時候,赤座好像瞪了正在練習的早宮一眼。早宮的話嘛……記得他說了『妳去問見元吧』就走掉了。」
 
 
「聽起來真複雜……。」
 
 
雪之下有些頭痛似地說道,而我也皺起了眉。這些人,到底在搞什麼鬼……所以說是一個A不爽B,B賭爛C,C怪給A的詭異情形?現在是在演哪齣,藍色蜘蛛網嗎?
 
 
「是吧──而且他們也不肯說別的了,唉~」
 
 
一色贊同地點著頭。「我是真的沒辦法了,才來這裡求救的啦。」
 
 
「唔──感覺真的不好處理……。」由比濱露出苦笑,她看了看手上的手機說道:「啊!還是我傳郵件問問看隼人同學?也許他會知道什麼。」
 
 
「不、不用啦!」而不知為何,一色慌亂地揮舞著雙手阻止由比濱。「葉山學長很忙啦,為了這種小事打擾他不太好──。」
 
 
「小事?妳明明說過他大概也在煩惱這事……。」
 
 
「是沒錯啦,不過學長你想想嘛。如果在他困擾時,我就船過水無痕的漂亮了結這件事,他對我的好感不就會upup再up嗎?」
 
 
一色「嘿☆」地掛上了俏皮的微笑,雖然這笑臉可愛是可愛,但她後面的盤算真讓我無法由衷地欣賞。還有upup再up是什麼鬼?妳是在玩什麼手機遊戲嗎?葉山好感,超絕up!
 
 
不過,難怪剛才提到葉山也在想辦法時,一色一臉高興的樣子……這小妮子的如意算盤簡直打的比如意棒還如意。還有她的積極度也真是讓人歎為觀止。戀愛大師‧一色☆伊呂波!是妳?
 
 
我低頭想了想,隨即抬頭說道:「……不行,還是得找葉山問問看。」
 
 
「咦──。」
 
 
「他好歹也是足球部的社長,目前的線索太少,可以問的相關人士都要問過一遍。」
 
 
一色不滿地鼓起臉頰,我看了她一眼。「……話說,妳也不用糾結在事情解決完才讓他知道吧?什麼為善不欲人知早就過時了。早點讓葉山知道妳也在想辦法,他的好感不也會up嗎?」
 
 
「唔,小企好像說了很有道理的話……。」
 
 
「正因為他是為善不欲人知的反面教材,所以才會那麼清楚吧。」雪之下一本正經地說道,那是啥,為惡欲天下知?我才沒那麼愛秀好不好,想要全世界看到自己做了壞事根本是國中二年級才會有的想法,我可不會不管哥哥死的原因是什麼都想摧毀木葉好嗎?壞事就是要偷偷地做。就和青春就是要浪費一樣,我可沒有缺字喔!
 
 
「嗯──好吧,這麼說也對。」一色似乎也接受了。雖然看起來頗為任性,不過一色其實是講道理的人,這點在認識她不久後就可以發現。話說在這個侍奉部裡的女性不是太不管道理就是太講道理,一色在這兩人中間還真是取得了不少的平衡……。
 
 
「總之……既然現在有空,我就去找葉山吧。」
 
 
我拿起掛在椅背的外套站起身,一色也跟著站了起來。「啊,那人家也去!」
 
 
「不不不,妳有別的事要做。」我揮了揮手,一色疑惑地看向我。雪之下這時點了點頭出聲道:
 
 
「……原來如此,相關人士,對吧?」
 
 
「對,葉山我去問就好了。」
 
 
「你們在說什麼啦~所以我要做什麼?」
 
 
一色的視線轉向了雪之下,雪之下輕輕咳了一聲。「……一色同學,妳可以再找他們三人談談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想可能也沒什麼用吧?畢竟他們什麼都不說……。」
 
 
「……問話是有技巧的,同樣的問題用不同的方式再問一遍,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答案。」
 
 
聽到雪之下這麼說後,一色眨了眨眼,用有點撒嬌的語氣繼續說道:「可是,和他們說話很悶耶。我沒事不想──咿!」
 
 
話說到一半,雪之下凌厲的眼神就掃了過來。一色像是受驚的小貓一樣縮了一下,隨即躲到了我的身後。喂,我可沒有兼職做擋箭牌!「我知道、我知道了!我再找他們談!」
 
 
「……很好,我會給予協助的,就請妳先約他們出來吧。」
 
 
看來一色再度體會小雪乃的恐怖之處了,這點可是品質保證喔!總之,問話就交給雪之下和一色吧。尤其是雪之下,在這方面絕對是出類拔萃。我看向由比濱。「由比濱,妳混亂的人際關係現在也可以用上了。」
 
 
「什麼混亂!別講的人家好像是什麼不檢點的女生啦!」由比濱生氣地回應,我沒有理會她。「妳就打聽看看最近足球部有沒有什麼事件吧,妳應該在足球部裡也有認識除了葉山的人,交給妳了。」
 
 
「唔──。」由比濱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雖然不能保證,不過人家盡力吧!」
 
 
「喔,那我就先去找葉山了。」
 
 
「……嗯,麻煩你了。」
 
 
「小企,加油喔──。」
 
 
「學長,萬事拜託了~。」
 
 
三人各自向我說道,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其中一人超敷衍來著……我穿上外套並打開門,因為室內有暖氣的關係,走廊的冷風不禁讓我顫抖了一下。
 
 
總之,儘快把這事辦完就可以早點回家。盡力在今天內了結這件事吧!
 
 
 
在我走到足球部的練習場地時,正好是他們的休息時間。葉山那傢伙在哪……我四處張望了一下,很快地在場邊發現他的身影。他一如往常散發著勝利組的氣息,臉上掛著明亮的笑容和周遭的人談話。葉山隼人,你以為躲起來我就找不到你了嗎?沒有用的,你是那樣拉風的……算了,還是別繼續吧。一想講下去,就覺得喉嚨癢癢der。這莫名的感覺真是太神啦R!
 
 
就在我猶豫要怎麼去搭話時,葉山先注意到了我。他向旁邊說了幾句話便向我走來。這傢伙有夠八面玲瓏,真讓人火大……。
 
 
「怎麼了?你怎麼會來這裡?」
 
 
葉山開朗地笑著。「我猜,應該不是想參觀社團活動吧。」
 
 
「……一樣,工作。」
 
 
我低聲用乾涸的語氣說道:「你們的球隊經理提出的委託,想來問問你的意見。」
 
 
葉山聽到後有些驚訝,不過他很快地點了點頭。「原來如此,伊呂波嗎……?」
 
 
他露出無奈的微笑。「……也就是說,你是來問見元他們的事吧。」
 
 
「……沒錯。」
 
 
果不其然,葉山十分聰明。一聽到我說的是球隊經理而不是一色,他馬上理解到我是為了足球部的事而來。既然如此就好辦了。
 
 
「雖然一色說他們什麼都不肯講,但你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聽到我的問題後,葉山躊躇了一下。他轉頭望向後方的足球部。「……這邊不好說話,我們去中庭吧。」
 
 
我們於是走到了中庭。一到校舍的陰影處,葉山便頭也不回地開口:「不過,我沒想到伊呂波會去找你們……。」
 
 
「你沒想到的事可多了。」因為你只想到你自己──不過,這句話對於葉山隼人並不適用,因為他往往都只想到別人。葉山回過頭,露出一如往常困擾卻溫和的笑容。他雙手抱胸,清爽地說道:「你啊……還是老樣子,個性真差啊。」
 
 
「要你管。」如果像你這樣子就算是個性好,我寧願一輩子個性差。
 
 
比起有暖氣的室內,外面實在是很冷。我的雙手擠在口袋裡不停顫抖,牙齒也喀喀喀地敲個不停。趕快問完吧……「總之,你身為社長,應該會問到一些線索才對……。」
 
 
葉山看了我一眼,眼神瞬間銳利了起來。「……就算我的確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訴你。」
 
 
我楞了楞。看到我的反應,葉山苦笑了一下,他恢復成原本和善的表情並說道:「……要是我這麼說,你要怎麼辦?」
 
 
「還用說,就這樣告訴一色啊。」
 
 
我想都沒想就直接如此回應,葉山聽到後也楞住了。他隨即嘆息道:「你這個人……真的是,不僅個性差,還很擅長找人的弱點啊……。」
 
 
「真是多謝你的誇讚啊。」
 
 
……沒錯。就算葉山不告訴我,既然聽到我這樣說,他就不可能會拒絕──只要他還是葉山隼人,他就無法否定一色的期待。葉山再度嘆了口氣。「原本我打算自己處理……但既然是伊呂波拜託的,就這樣沉默也說不過去。」
 
 
「沒錯,所以拜託了,快把你知道的說出來。」
 
 
「……好吧,不過我也不覺得我問到了什麼。這樣也可以嗎?」
 
 
「無所謂,畢竟現在的線索太少了。」
 
 
葉山思考了一下,他緩慢地開口說道:「他們爭吵的原因,似乎和他們國中那時的比賽有關。」
 
 
「比賽?」
 
 
「就是他們國中最後的比賽,不曉得你知不知道,他們在國中時曾獲得縣內冠軍。」
 
 
「……啊,一色好像說過。」
 
 
我皺起眉。「不過,都贏了有什麼好吵的?」而且就算要吵,都已經高中了才吵也太晚了吧。這是什麼超遲的找戰犯大會?
 
 
「……這點我也不清楚。我問了好幾次,見元才勉強說了一句『大概是國中最後那場比賽……』,不過之後的他就什麼也不肯講了。」
 
 
葉山困擾地笑了。「說實在,真的很傷腦筋啊。比賽都快到了,這樣下去實在是……。」
 
 
「……對了,為什麼他們非得上場不可?」
 
 
我問道:「他們還是一年級吧?主力不都是二年級嗎?一色卻說他們是很重要的戰力,要不然在他們和好前禁止練習就好了。」
 
 
「喔,沒想到你也會注意到這種事啊?」葉山戲謔似地看了我一眼。「這次的比賽是校際的交流賽,雖然二年級可以上場。但這三人在未來會是我們的主力,所以我們決定設計以他們為核心,二年級生作為輔助的戰術。他們練習的很認真,所以我也不能因此禁止他們練習。」
 
 
葉山猶豫了一下才繼續說道:「當然,能趕快和好是最好的……要是繼續這樣下去,他們以往練習的成果很有可能沒有回報,不管他們會不會和好,對他們來說都會是個遺憾吧。」
 
 
「……。」
 
 
「總之,我知道的也就那麼多了。」葉山露出抱歉的表情,他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一樣開口了。「……但是,要是你有空的話,可以去看看他們國中的那場比賽,足球部室裡有錄下那場比賽的光碟。不過我現在還要練習,不能幫你拿……。」
 
 
「啥,那我要怎麼看?」
 
 
「你可以請伊呂波找找看,她應該知道放在哪。」
 
 
「啊,對喔。」我都忘記她了……彷彿能聽到腦中的一色不滿地說「學長真過分──」。
 
 
葉山看了看校舍旁的時鐘說道:「總之……我得回去了。如果你有什麼發現再告訴我吧。」
 
 
「喔,多謝了。」
 
 
「對了,這件事……是伊呂波拜託你的嗎?」
 
 
葉山突然如此問道,我莫名地回應:「不……她委託的是侍奉部。」
 
 
「是嗎……。」
 
 
葉山沉默了幾秒,過了一會,他抬頭看向我。「比企谷,你有踢過足球嗎?」
 
 
「如果純粹就這個動作來說的話踢過。」
 
 
「我想也是。不過,是你的話……也許可以發現什麼別的線索吧。」
 
 
葉山不知為何開始講了一些令人摸不著邊的話,你到底什麼意思,那影片是鬼片來著?球員七天後會從電視衝出來射門?葉山看到我疑惑的表情露出了一絲苦笑,他抬頭看向了即將被夕陽染紅的天空並深深吐了口氣。「……那影片我也看過了,的確是場精采的比賽。」
 
 
「什麼,你看過了?」搞什麼,那你還叫我看?「你有看出什麼東西嗎?」
 
 
「這個嘛……要我說的話,我只有一個想法。」
 
 
葉山看向我,用複雜的表情笑著說道:「……足球這運動,一直都不是一個人踢的。」
 
 
「你在說什麼東西?明明也可以一個人踢好不好。」和我這一人行大師說這種話,你是想找碴不成?小心我錄個我七七四十九天獨自踢球的影片,包準看了嚇死你。
 
 
總之,聽到我這麼說後,葉山只露出苦笑便揮揮手回去練習了。好吧,至少有問出一點東西……我看了看手機,還有點時間,今天應該還可以看看葉山說的影片。於是我轉身往侍奉部的方向走去。
 
 
但是,在我剛走到門口時,卻看到由比濱站在門旁,很無聊似地在用手機。一看到我,她就緊張地比出個「噓──」的手勢。隨即她小聲地說道:「裡面是最後一個了,等一下吧……。」
 
 
「……啊,妳們約他們來這裡談是吧。」
 
 
原來如此,剛才在走廊上時遇到穿著體育服的就是一色口中的那三人之一吧。至於為什麼由比濱不在裡面,大概是因為外人越少越好的關係。我低聲問道:「……妳有問到什麼嗎?」
 
 
「嗯!我有傳郵件問足球部的朋友,他們說最近那三個人真的變得很奇怪,在一起的時候幾乎不和對方說話。之前還差點吵起來喔!」
 
 
由比濱重新操作起手機,一邊看郵件一邊說:「嗯──好像是兩天前,我朋友說見元還有早宮在更衣室的時候,見元好像先說了『你們到底是怎樣』,早宮很不高興地回他『我才想問你們呢』之類的,不過馬上被二年級的學長罵說『要吵給我出去吵』。然後他們互瞪了一眼,見元就先走了……。」
 
 
由比濱接著看向我。「我這邊就問到這個而已。小企呢?隼人同學有說什麼嗎?」
 
 
「他叫我去看他們國中那場比賽的影片,葉山說可能有關係。」
 
 
「比賽?小伊呂波不是說他們最後贏了嗎?」由比濱疑惑地歪著頭。「真是的,總覺得事情好複雜……。」
 
 
「……等一色她們問完再說吧。」
 
 
我們再等了幾分鐘後,大門打開了,隨之走出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穿著體育服的男生。他看了我和由比濱一眼,低頭致意後便離開了。不愧是體育系社團,連對我這種人都這麼有禮貌……我和由比濱走進侍奉部,雪之下和坐在一旁的一色看向了我。
 
 
「……還真快呢,有問到什麼嗎?」
 
 
「啊,學長~葉山學長說了什麼──?」
 
 
我搔了搔頭。「他說似乎和他們國中最後那場比賽有關係……但就這樣而已,葉山還叫我去看那場比賽的影片。」
 
 
「欸?他們國中的比賽?」
 
 
一色困惑地用手指抵著臉頰。「他們那場就贏了啊,有什麼好吵的~?」
 
 
「隼人同學會這樣說,應該是真的有什麼理由吧……。」坐到雪之下身旁的由比濱哈哈地苦笑著。
 
 
「誰知道?一色,妳知道那光碟放哪吧,等等去找來看看。倒是妳們有收獲嗎?」
 
 
不知為何,被我這樣問後,一色臉上浮出有些畏懼的表情。她站了起來跑到了我身邊。「……學長,那個……。」
 
 
「啊?怎樣……。」
 
 
一色做出了個「過來!過來!」的手勢,雖然很莫名,不過我還是靠向了她。一色往上湊到了我的耳朵旁小聲地說道:「雪之下學姊,好可怕喔……。」
 
 
「妳現在才知道嗎?」不過,現在發現也不算晚。等等要不要簽個名,成立個「雪之下好恐怖協會」?會長就由有切身之痛的我來擔任,副會長就給一色當,由比濱就扮個吉祥物吧。我相信再宣傳一下,材木座應該也會加入。
 
 
「……你們在說什麼呢?」似乎察覺到我們在說她的壞話,雪之下漾起和藹的微笑。不過那眼睛裡一點笑意都沒有。感受到雪之下如冰山般龐大壓力的一色連忙猛烈地搖頭。「沒、沒事!只是覺得雪之下學姊問話的方式很厲害啦!」
 
 
雪之下輕輕嘆了口氣,她撥了撥頭髮,似乎有些遺憾地說:「不過,我認為沒問到什麼……。」
 
 
「真的假的,在妳面前他們還敢不說?」
 
 
「你在說什麼呢?我從不逼別人做任何事情吧,比企谷同學?」
 
 
「……這麼說起來還真的沒有。」妳也懂尊重友善包容嗎?那麼希望妳今後也可以踏實地做到,尤其是對我、對我還有對我,謝謝。
 
 
「總之,剛才我們分別和三個人談過。整理下來的話,他們的說法各自是……」
 
 
雪之下拿起了桌上的筆記本。啊,上面那個貓的圖案好可愛,哪裡買的?「見元同學表示真的不知道赤座同學和早宮同學是怎麼了,赤座同學則是只說了『我不知道,難不成早宮也……』之後就三緘其口,最後來的早宮同學先是問我們其他兩人說了什麼,我們據實回答後,他安靜了一下便說『不管怎樣,這和你們沒關係吧?』。」
 
 
「……。」
 
 
「大概就這樣了。不過,在問話時,有一點讓我很在意……。」
 
 
雪之下靜靜地闔上筆記本,她抬起頭說道:「他們的態度都十分猶豫,總有種欲言又止的感覺……。」
 
 
「就是說啊!感覺都要講不講的,他們一定發生了什麼啦~」一色嘆氣並說道:「怎麼會有人比學長還麻煩啊……真是讓我驚訝呢~。」
 
 
「什麼話,我根本單純到不行,真要說起來妳還添了比較多麻煩吧。」
 
 
「咦?」一色歪了歪頭,手指抵著臉頰。「添麻煩?人家做過那種事嗎?」
 
 
「妳居然給我裝傻……。」而且這傢伙無辜的樣子真的是有夠做作,但是又做作的很可愛,讓人生不起氣……「總之,先去找那影片出來看吧。把光碟拿到這裡用筆記型電腦放就可以了吧。」
 
 
「……電腦不在這裡。」雪之下插話道:「平冢老師說今天開會要用到,所以拿走了。」
 
 
「嗯~那大家去足球部看吧,我們社辦裡有電腦。不過不是筆記型電腦就是了。」
 
 
一色提議道,由比濱疑惑地眨了眨眼。「不過我們不是部員呢,可以用你們的電腦嗎?」
 
 
「唉呀~沒問題的啦,這時間大家都在練習啦。真的有人再適當的敷衍過去就好了~。」一色擺出「萬事OK啦──」的表情並隨意擺著手。這小妮子真會投機取巧,真不知道她到底和誰學的。如果讓我發現一定要好好數落加譴責那傢伙一頓。
 
 
「……不過,畢竟是一色同學提出的委託,讓我們借用電腦應該是合理的。」
 
 
雪之下站了起來。「時間也不多了,先去看完影片再做討論吧。」
 
 
於是我們四人暫時離開了部室。一走出走廊,彷彿能將人凍結的低溫馬上迎面而來。我因為剛才在外面待過一陣子所以還算習慣。但其他人就不一樣了。由比濱顫抖地說道:「嗚哇──剛才就想說了,外面真的好冷……。」
 
 
「就是說啊──。」一色似乎也有些發抖,她拉了拉我的袖子。妳又要幹嘛……「學長,我聽說男生都不怕冷喔?所以把外套給人家啦~」
 
 
「那只是謠言,我超怕冷的。低溫絕對可以排在我討厭的前三名之內。」而且把外套給妳會不會太那個了一點,妳沒想過妳身為一個學生會長,穿著男生的外套在走廊上晃悠會怎樣嗎?何況沒穿外套的我還跟在旁邊。光是想到那情形,妳不怕我都怕了。
 
 
而不知為何,雪之下的視線朝我射來。她先看了看我,再看了看自己的外套。在注意到我的目光後,她迅速地轉開頭看向旁邊。這傢伙為什麼鬼鬼祟祟的,真不像她……。
 
 
「總之,這時候就要這樣~!」沒有理會雪之下的舉動,由比濱愉快地抱上了雪之下的手臂。在雪之下正想出聲時,一色也高興地說「啊,真是好方法!」並抱住雪之下的另一隻手。雪之下就這樣被夾在了中間,她接著發出了不可置信的嘆息。
 
 
「……雖然我想講了也沒用,不過希望妳們在這之前可以先問我的意見……。」
 
 
「小雪乃的話一定會拒絕的嘛!所以這樣最快囉!」
 
 
「雪之下學姊好溫暖~。」
 
 
看到由比濱幸福的表情以及一色不再發抖的身體,雪之下也只能再度輕聲嘆氣。「……好擠,好難走路……。」
 
 
即使比起以往,現在還多了個一色來取暖,但雪之下看來也默默地接受了。話說妳這傢伙光是說我,自己不也開始寵她了嗎?我是知道一色是妳難得比較親近的學妹,但妳們可別繼續發展下去啊。妳和由比濱的關係已經有點糜爛了,再加個一色的話……那畫面太美我當真不敢看。
 
 
我跟在和樂融融地抱在一起的三人後面默默地走著,不久後便到達了足球部室。一色熟門熟路地打開了房門,體育社團特有的些微酸味飄了出來。
 
 
「學長,電腦在角落。先幫我開吧~人家去開暖氣。」
 
 
一色俐落地跑了進去,我和雪之下與由比濱跟著走進房間。
 
 
這間房間的擺設相當簡單。兩旁擺著看起來像是可以放置個人物品的櫃子,門右邊的角落如一色所說放了台電腦。於是我將電腦打開,再次看向周圍。
 
 
在房間的中央有一張長桌,在長桌的後方是頗有高度的鐵櫃,上面放著三個獎杯,獎杯下墊著一塊布。看來應該是足球部歷年得到獎杯的都擺在那裡。在鐵櫃左方則是比較矮的木櫃,木櫃上有另一塊深色的布蓋著不知道是什麼的物品。湊近一看才發現下方也是獎杯……呃,為什麼要分開放啊?
 
 
「啊~冠軍才會放在鐵櫃上啦,他們國中的也有唷?其他的因為擺不下所以用布蓋著。」
 
 
一色像是發現了我的疑問,她輕快地回答。而我踮腳拿下了其中一個冠軍獎杯,和蓋著布的獎杯比較了一下。「……搞什麼,都長得一樣啊。只有字不一樣。」
 
 
「因為主辦單位每年都一樣嘛~他們可能是嫌麻煩吧?」
 
 
「啊,這裡有隼人同學的照片!」由比濱突然看著櫃子喊道,我朝那方向瞥了一眼。葉山和一群人穿著球衣,掛著開心笑容的照片貼在了櫃子上。我的雞皮疙瘩不禁跑了出來。果然這個房間和我實在太不合了,得趕快出去才行……。
 
 
「……一色同學,影片在哪裡?」
 
 
雪之下倒是一如往常的淡定,一色一邊翻找著另外一個櫃子一邊說道:「等一下喔~我記得是放在這裡……咦~啊!找到了。」
 
 
一色笑咪咪地把光碟遞給我,搞什麼,是我要放啊……我將獎杯放回去。坐到電腦前默默地把光碟放入光碟機。看起來頗有年紀的電腦發出讀取的噪音後,影片便自動播放了起來。
 
 
不過,放了以後我才發現這姿勢不對。因為螢幕不大的關係,其他三人都得湊近才能看的清楚。雪之下和由比濱都微彎下腰看向螢幕,前者垂下的漆黑秀髮若有似無地觸碰著我的手臂,而後者偶爾呼出的吐息也讓我坐立不安。一色甚至將雙手都放在我的肩膀上,從我後方探出頭來。太近了、太近了,近到我生活無法自理!還有她雙手柔軟的觸感也讓我心神不寧。妳們可以各退一步嗎?聽說這樣可以海闊天空喔!
 
 
「……小企?不看嗎?」
 
 
「喔、嗯……。」
 
 
由比濱疑惑地問道,我只好姑且將注意力放到影片上。
 
 
影片本身沒什麼好說的,就有如葉山所說是場精采的比賽。雙方的實力相當,有來有回。如果不是被爆雷,我還真猜不到贏方是誰。這部影片應該是有將重點部分剪接過的版本。在最後幾分鐘時,A隊因為B隊的失誤而得到球權並發出一波凌厲的快攻,但B隊的守門員驚險地守下了A隊的射門,接著一記漂亮的長傳後傳給了在前場的三號,三號在穿過一個敵人後精妙地傳給十號,比賽便在十號戲劇性的成功射門後結束。
 
 
「……真是場好比賽。」在看完後,雪之下感慨地說道。由比濱和一色也頗為贊同地點頭。的確,這是場沒有人會有疑問的精采賽事。但是……。
 
 
「那個守門員……就是早宮吧?」
 
 
由比濱吐了口氣。「三號是赤座,十號的話是見元。他們沒什麼變呢……。」
 
 
「是呀~而且這場比賽真的很經典,很多學長也因為如此,在他們還沒入社前就知道這三個人了。」
 
 
一色雙手抱胸,嘆了一口氣。「……不過,這部影片我也看過呀。到底有什麼線索呢~?」
 
 
我搖了搖頭並站起身。「……妳們再看一次吧,我去一下廁所。」
 
 
「啊,好~小雪乃,妳坐著吧?」
 
 
她們三人於是重新看起了影片,我看了她們幾眼便向門走去。在開門的同時,一色看向了我說道:「啊,學長,記得關門喔!外面超冷的說。」
 
 
「這天氣,誰會開門啊……。」我無力地回應,同時走出房間。
 
 
過了不久後,我開門回來。三人似乎剛看完,一色轉頭看向我,不滿地說道:「好慢喔,學長~。」
 
 
「……你開關門都太大聲了,這是別人的部室,請有點禮貌。」而雪之下頭也不回地如此說道,我隨口回應:「好好好,妳們發現了什麼嗎?」
 
 
雪之下聽到我敷衍的回答,她放棄似地輕輕嘆氣並轉身看向我。「……雖然我們討論了一陣子,但沒發現什麼疑點。」
 
 
「我本來就不懂足球嘛……唔──。」由比濱則是閉著眼,很努力思考的樣子。彷彿可以看到她頭上無數的問號。一色也贊成般地點頭……等等,妳怎麼可能不懂足球,妳是足球部球經耶!
 
 
「總之,現在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先結束吧,明天再試著討論。」雪之下看了看時間,決定今天就此作罷。一色無奈地說道:「也只好這樣了……。」
 
 
於是,我們四人離開了足球部室。拿完書包後,在離開校門前,雪之下說道:「那麼,今天回去後就想想看可能的原因吧。」
 
 
「嗯,好!」由比濱精神滿滿地回應,一色也頗有幹勁地舉起小小的拳頭說「喔~!」
 
 
「那我先走一步……。」
 
 
我牽著腳踏車轉身想要離開,卻被雪之下叫住了。「比企谷同學……。」
 
 
我回過頭,由比濱和一色在一旁交談,而雪之下瞇細了眼看向我。「……你沒有任何發現嗎?」
 
 
「……沒有啊,誰看得出來?」
 
 
我回應道,雪之下聽到後垂下眼,修長的睫毛隨之晃動。不知為何,她淡淡地微笑了起來。「……你真的也和他們差不多呢。」
 
 
「啊?妳在說什麼?」
 
 
「沒事,那麼明天見了。」雪之下在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後便轉頭離去。而由比濱和一色分別說著「小企,拜拜──」和「明天見,學長。」後也隨之離開。
 
 
……漫長的一天總算過去,我抬頭仰望染上紅色的天空,微微透露著鮮豔橘光的雲彩緩慢地飄蕩著。讓人看了不禁心情放鬆。
 
 
「……可惜人生沒辦法這麼悠閒啊。」
 
 
我咕噥道,不過當雲悠不悠閒誰也不曉得,畢竟誰也沒真的當過雲。感覺濕氣一重壓力就會很大,還會被同伴嘲笑「那傢伙就是不下雨耶~不知道在堅持什麼~真的好噁心」之類的,這樣想想,其實當雲也不輕鬆嘛!
 
 
總之,先回去吧……我騎上腳踏車,用懶散的速度慢慢騎回家。
 
 
 
但是,在隔天的社團時間,我的悠閒時光很快地再次被打破。
 
 
時間是在我與由比濱剛到侍奉部大概十幾分鐘後,正當我們正想等一色過來再討論時,房間的門被粗暴地敲了起來。
 
 
「……。」
 
 
聽到這來者不善的敲門聲,由比濱和雪之下的臉都沉了下來。雪之下用冷淡的聲音說道:「……請進。」
 
 
就像是等了很久一般,房門馬上被用力打開。三個穿著體育服的男學生鐵青著臉跟著走了進來。最後則是一臉慌張的一色。
 
 
「……怎麼了,伊呂波?」看到他們臉上的表情,由比濱小心翼翼地問道。帶頭的其中一個將頭髮挑染成金色的學生還沒等一色回答,就用低沈的聲音說道:「……請還給我們,現在我們還可以當做沒這回事。」
 
 
「……見元同學,做事要有先後順序。」
 
 
雪之下用清冷的聲音說道:「我不知道你們為何而來,但是請你先說明發生什麼事了。這裡不歡迎沒有禮貌的人。」
 
 
看來這傢伙就是見元了,他的臉色瞬間更加憤怒。但他隨即低下頭來。「……我道歉,請趕快還給我們。」
 
 
「還給你們?你說的是什麼東西……。」
 
 
由比濱疑惑地問道,一色像是終於找到機會一樣馬上插話。她用藏不住的慌張語氣說道:「那個啊,就是……他們的獎杯不見了啦~。」
 
 
「獎杯……。」雪之下看向了我,我對她使了個眼色,舉起手說道:「我是有拿起來看,但我放回去了。」
 
 
「你少裝傻了!」
 
 
其中一個身材最壯碩的人怒聲說道:「聽一色同學說,昨天來過足球部的外人只有你們了。不是你們,還會有誰拿走!?」
 
 
這傢伙我沒有看過,所以應該是昨天的第二個人,也就是赤座吧。我深吐了口氣低聲說道:「……誰說一定是我們拿的了,搞不好是……對了。」
 
 
我抬頭看向他們三人。「也許是你們其中一個人拿的啊。」
 
 
「什……。」
 
 
「我沒說錯吧?聽一色說,你們最近在吵架不是?三個人很少走在一起,那你們誰能保證不是你們之中的誰拿走的?」
 
 
他們三人面面相覷了幾秒,早宮接著用焦急的語氣說:「我、我們沒有人會那麼無聊──。」
 
 
「無聊?你們不管比賽近在眼前,自顧自的像小學生一樣和彼此冷戰。這才是無聊吧。」
 
 
「小企……!」「……。」
 
 
「你說話給我小心一點!」
 
 
赤座似乎忍不住了,他往前踏了一步,似乎想要揪住我的衣領。由比濱著急地喊了我的名字,雪之下凜冽的眼神掃了過來。我舉起手向她們表示沒事並繼續說道:「就算你說是我們拿的……我們真的沒有拿。如果不相信我們,你們可以去問一色。在我們離開足球部的時候,誰身上有獎杯?」
 
 
突然被提及的一色頓時承受了三個人壓迫的視線,她楞了一下,隨即搖頭說道:「……沒有,學長姊走的時候沒人拿著獎杯。」
 
 
「也可能是你們串通好……。」見元著急地說道,我瞥了他一眼。
 
 
「喔,你這樣說就嚴重了。你可以不相信我們,但這樣說起來,你連你們的經理都不相信啊。」
 
 
「學、學長……。」
 
 
一色小心翼翼地說道:「那、那個,我說,大家先冷靜下來吧……?也許只是哪個學長忘記放回去呀~?」
 
 
「……學長們沒有理由做這種事。」早宮搖了搖頭,他恨恨地說道:「可惡,那到底是誰拿走的……!」
 
 
「……總之,請你們先說明前因後果吧。獎杯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雪之下出聲說道,她的眼神掃過他們三人。他們看起來似乎稍微冷靜了一些,畢竟是沒有證據就來找碴的那方,他們大概終於發現自身的行為是多麼不理性。見元無奈地抓了抓頭。「這麼說起來,今天在練習前,獎杯好像還在……。」
 
 
「啊?你在說什麼,那時候獎杯就不見了好不好。」
 
 
沒想到,赤座卻毫不客氣的如此回應道,見元瞪了他一眼。「……你是在說我說謊嗎?」
 
 
「誰知道?總之我沒說謊。倒是馬上就做賊心虛的人心裡才有鬼吧?」
 
 
「啊?你說什麼?」「怎樣?要我再說一次嗎?」
 
 
眼看兩人馬上槓上了,雪之下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再問別的問題好了,是誰發現獎杯不見的?」
 
 
「……是我。」早宮回應道,他垂下了頭。「因為我發現獎杯放反了,所以我把有字的那面轉到正面,才發現那不是冠軍的獎杯。原來的獎杯也沒有蓋在布下面……。」
 
 
「所以,見元同學在練習前,有確認到這點嗎?」
 
 
「……沒有,所以在那時就不見了嗎……?」
 
 
「你是在我之後進去房間的,早宮最後。所以在我進去時,獎杯就不見了。」赤座不耐煩地說道:「但我也以為只是放反,沒想那麼多就走了。後來想起來,那時就不見了吧。」
 
 
「這麼說起來……。」
 
 
我看向這三人,用平淡的語氣開口。「你們都能把獎杯拿走……是吧。」
 
 
「你、你什麼意思?」
 
 
赤座再度瞪向我,這傢伙真是浮躁又很易怒啊。拜託別那樣瞪我,我好害怕。可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意外地怕痛的。要是你真的動手,我絕對有辦法三秒內被KO給你看。
 
 
雪之下思索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他們都有嫌疑是吧。」
 
 
她豎起纖細的手指,用說明的口吻侃侃說道:「因為獎杯長得都一樣,所以不論是見元同學、赤座同學還是早宮同學,都可以在進去房間後把獎杯替換掉,再把獎杯的方向轉到背面。至於怎麼帶走也很簡單,只要放在放替換衣物的背包裡帶走就好了。因為你們三人最近都不一起行動,所以沒有人能為對方證明,也因此……你們三人都有嫌疑。」
 
 
「胡說八道!」赤座憤怒地喊道:「不然就來搜每個人的背包啊!我才沒拿!」
 
 
「……沒有用的。」見元有些沮喪地垂下肩膀。「來這裡前,我們根本不知道對方曾經拿著背包去過哪裡。就算獎杯放在背包裡,拿走的人也有機會放在別的地方……。」
 
 
「剛才我們把足球部室整個找過一遍了,總之不在部室裡啦~」一色補充道,她傷腦筋地扶著額頭。「怎麼辦,居然節外生枝了這種事……又要給葉山學長添麻煩了啦~。」
 
 
「妳也知道妳會給他添麻煩啊?」而且其實妳是「在」還有「再」給我添麻煩才對喔?
 
 
我單手撐著頭,斜眼看向三人。「不然我們就從動機來思考吧,你們誰最有可能把獎杯拿走?」
 
 
「……ㄉㄨㄥˋㄐㄧ……?」由比濱有些疑惑地複誦道,雪之下於是做出補充。「……也就是誰有做出這件事的理由。擁有最多理由的人,嫌疑自然也最大。」
 
 
三人再度面面相覷。過了幾秒後,見元勉強地開口。「……我想不出我們有誰非得拿走獎杯的理由。」
 
 
「……我也想不到。」
 
 
「……。」
 
 
赤座也放棄似地說道,早宮則是沈默不語。我看向早宮,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我揚起嘴角笑了一聲。「真的沒有?應該想的到幾個吧,像是……對了,那個獎杯究竟是誰的?」
 
 
眾人聽到後,除了一人以外,全都對我投以愕然的眼神。我清了清喉嚨。「咳,我是知道你們是一起拿到那個獎杯的。不過總是有人貢獻最大吧?像是那個誰,射門成功的那個。獎杯應該要給他才對吧。」
 
 
「……。」三人露出咬牙切齒的表情,見元不發一語地低下頭。我繼續平淡地說道:「還是那個傳球的?如果沒有他也不能射門吧。這麼說起來,獎杯是不是給成功傳到前鋒腳上那個人才對?」
 
 
「……你到底想說什麼。」赤座用壓抑著怒氣的語氣說道,但我沒有動搖。「只是在列舉可能性罷了。呃,這麼說起來。在一開始如果沒有守下對方的快攻,你們就會是輸的一方嘛。追根究柢的話……。」
 
 
「──應該給守門員才對吧。」
 
 
說完後,我看向早宮。他沉默著撇開了視線。見元和赤座都不可置信地看向早宮。一色則是用緊張的眼神看著我,幹嘛啦……不覺得現在我就像偵探一樣超帥的嗎?佩服一點是會怎樣。
 
 
「早宮,你……。」
 
 
「……我沒有拿。」早宮只是如此簡短地說道。
 
 
於是,三人陷入了猜疑的沉默。由比濱因為不知所措而低垂著頭,不過雪之下倒是心平氣和地看著我。這女人真的厲害……。
 
 
總之,這下可以做出結尾了。
 
 
只有現在,我要用我的做法、我的風格、我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
 
 
我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所依賴、所信任、所緊握的那份關係,終究也是虛如浮冰、朽如殘木,難以把握且縹渺如煙的事物罷了。
 
 
「……說到底,足球是團隊運動什麼的,本來就是個謊言。」
 
 
我用在他們耳中,絕對是最低劣的話語,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在你們國中的隊伍裡的其他人都到哪去了?和你們一樣在各個足球社發光發熱嗎?不可能吧,因為在那個隊伍中,你們才是最有實力的。就像現在一樣,一年級的部員有幾個?葉山有用他們當核心上場比賽嗎?」
 
 
由比濱似乎想說什麼一般張開了嘴,我伸手制止了她。我看著臉色鐵青的三人,繼續編織我的論述。「再說,全隊十一個人裡面,為什麼到最後獎杯會在你們三人手上?這不是很明顯嗎?因為所有人,包括你們自己──都理所當然地認為因為有你們在才能拿到優勝的。」
 
 
我兩手一攤。「所以,獎杯現在在誰手上,就是因為那個人認為那東西是他的才對。當初理所當然地把獎杯從隊伍裡拿到這裡的你們,有什麼資格批評那個拿走的人?」
 
 
因此,爭吵著想拿回獎杯的你們──是虛偽、自私且做作的。
 
 
無需多說,我的態度已經清楚地向三人如此透露。
 
 
「……夠了。」
 
 
三人之中,看起來最成熟的見元靜靜地走到我前面,我沉默著看向他,他在下一秒用抓住我的衣領,用力地將我從椅子上拖起。
 
 
「見元!你在做什麼啊~!」
 
 
一色驚惶地喊道,由比濱也驚訝地站了起來。雪之下臉色一沉,用蘊含怒氣的語氣說道:「……見元同學,請你放開他。這個人說話的確不中聽,但那並不構成你可以動手動腳的理由。」
 
 
唔……好痛。我感受著喉嚨被壓迫的難受感看向除了見元的其他兩人。赤座和早宮都露出震驚的表情。但他們表情後的情緒則是我並不知道,也非我需要知道的事物。見元用極為憤怒的語氣對我說道:「……你這傢伙,根本什麼都不懂。」
 
 
他緊咬著牙,就像是緊繃著即將爆發的情緒一般顫抖地開口。「我不管你要批評葉山學長還是誰,但是你給我聽好,要是當時的我沒有隊友、要是當時的我沒有他們……光憑我,根本不可能踢進那一球。」
 
 
「見元,你這傢伙……。」
 
 
赤座屏息地說道,早宮則是握緊了拳頭低頭大喊:「對啊!要是沒有他們,光是我擋下那一球又有什麼用!」
 
 
「……我也是啊。」
 
 
赤座放棄似地嘆了口氣,他低聲說道:「如果沒有他們,傳球也是沒意義的啊……。」
 
 
見元厭惡地瞪了我一眼,用力地將我往前一推。我整個人跌坐在地上,揚起的塵埃不禁讓我咳起嗽來。一色和由比濱連忙跑了過來。
 
 
「學長、學長!你還好吧?」
 
 
「小企,站的起來嗎?」
 
 
我搖了搖頭表示沒事,並且抬起頭仰望看起來十分高大的見元。「……那麼,你覺得獎杯在誰那?」
 
 
「……已經不重要了。」見元冷淡地看向我,他隨即背對著他的隊友,用所有人都能聽清楚的音量說道:「因為……對我來說,獎杯一直在所有參加那場比賽的人那裡,從來都沒有動過。」
 
 
赤座聽到後,沉默地閉上眼。早宮則有些慚愧地低著頭。見元轉頭對兩人說道:「……我們回去練習吧,在這裡太久了,會被學長懲罰的。」
 
 
「……嗯。」
 
 
「……走吧。」
 
 
三人在最後用厭惡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魚貫走出了社辦。一色慌張地看了看他們和我並發出小聲的哀號。
 
 
「啊~真是的!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樣啦!學長,我馬上回來!」一色飛快地鞠了個歉意十足的躬便跑出門外。我坐在地上,一邊聽著一色在走廊上傳出的責備聲一邊深深嘆氣。
 
 
「……好痛……。」
 
 
我咕噥道,由比濱安靜地對我伸出手。我搖頭說道:「……不用,我碰到地板了,手很髒。」並自己站起坐回椅子上。
 
 
「我該怎麼說……。」
 
 
雪之下露出頭痛的表情。「……你啊,又在做這種事。」
 
 
「這樣最有效率吧?你看,他們八成也和好了。」
 
 
我回嘴道,由比濱難過地低下頭。「……也許是這樣沒錯,但還是希望你可以和我們一起想別的方法啦……。」
 
 
「你這個人真的是無藥可救……。」雪之下在書包中摸索著拿出紙巾遞給我,她一邊看著我擦手一邊說道:「……不過,這樣也不代表確定解決他們的問題了吧。」
 
 
「……不,解決了。他們之後就算有問題,應該也可以自己解決。」
 
 
我低聲說道:「因為……他們所需要的,只是言語而已。」
 
 
「……是嗎?」雪之下輕輕嘆息,由比濱低垂著眉。而我則閉起眼。
 
 
……想要傾訴的,往往無法用言語傳遞。
 
 
然而,言語仍有沉默所不具有的價值。
 
 
這三個人便是最好的映證,他們因為懼怕著自身語彼此所吐出的言語中可能帶有的含意,因此都選擇了沉默。
 
 
所以,只要打破這份沉默即可。
 
 
只要創造出讓他們之中的某人打破沉默的機會,他們便能再度擁有選擇言語的選項。在這個依靠言語的世界裡,他們便可以再度試著理解彼此吧。
 
 
「所以,你看出來了嗎?在那個影片裡……。」
 
 
雪之下靜靜地問道,我隨意地回答:「不,我什麼都看不出來。我也不能說那就是他們爭吵的原因。只是──。」
 
 
言語這種東西,本來就是隨人解讀的。
 
 
重要的並非我對他們說了什麼,而是他們聽起來是什麼。
 
 
人類本來就是這麼悲哀的生物。
 
 
我凝視著有些打翻的紅茶,流到桌上的液體早已失去了熱度。「……雖然說言語是不可靠的,但是還是有許多需要言語才能傳達的事物。那三人的問題就只是這樣而已。」
 
 
「……但是,我還是不能贊同你的作法。」
 
 
雪之下用清澈的眼眸看向我,但她隨即泛起溫暖的笑意。「……不過,辛苦你了。」
 
 
「真是的,你總是這樣……。」由比濱不滿地說道,不過接著也微笑了起來。「以後真的要先和我們說喔!」
 
 
「啊,嗯……。」我看著她們的笑容,不禁低下了頭。「不過,總之這委託是解決了……。」
 
 
「唉呀?誰說的?還有個問題吧。」
 
 
沒想到,雪之下卻挑起了眉毛。我抬頭看向她,她露出我十分熟悉的自信微笑。
  
  
「那就是……獎杯,究竟是誰拿走的?」
 

聽到雪之下的話,我沉默著沒有回應。由比濱恍然大悟地說道:「啊,對耶!獎杯還是不知道在哪嘛。」


她雙手抱胸,疑惑地發出「嗯──」的聲音。隨即她看向了我。「小企,不是你拿的嗎?」


「……是誰拿的不重要吧。」


對上她的視線,我趕緊撇開眼。由比濱瞇細了眼直盯著我看。「──唔,真是可疑……。」


「妳在說什麼?不可能是我拿的吧。」


我擺了擺手。「妳們都知道啊,出去的時候我又沒帶著獎杯。而且我把兩個獎杯放回去的時候妳們也有看到吧。」


雪之下輕輕笑了一下,正當她似乎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時,大門再度打開了。


「我回來了……。」


進來的是一臉苦悶,心情看起來頗為煩躁的一色。她坐到我身旁,垂頭喪氣地說道:「葉山學長都知道了,所連我在內被唸了一頓……。」


「真假,那傢伙會唸人?」嗚哇……真想看看。感覺沒什麼威脅性的樣子。畢竟那個人也說不了什麼重話。


「……所以,他們三人現在如何?」雪之下向一色問道:「還是一樣不和對方說話嗎?」


「不,他們開始會和對方說話了!雖然好像還是有點尷尬啦~。」


一色哈哈笑著,但隨即斜眼看向我。「……話說,學長你是故意的嗎?讓他們都對你發火的話就會和好?這樣也太那個了吧。」


「那個是哪個?」妳是那種每天都把所有名詞換成「那個啊!那個!」的中年婦女不成。提醒妳,這是老化的前兆喔?要注意啊。


一色用不滿的眼神盯著我看,隨即深深地嘆氣。「……唉,雖然事情是解決了,但心情卻沒有比較好耶,為什麼呢……。」


她一臉煩悶地撐著頭,由比濱贊同地說道:「嘛,小企就是這樣啦。各方面來說都很可惜的人呢!」


「真是辛苦學姊們了~」一色理解地點了點頭,妳們在取得什麼無所謂的共識……「對了,等等葉山學長說會過來道謝和道歉喔~學長記得要趁機告訴葉山學長說我有多努力啦!」


「這委託我拒絕。」


「被拒絕了!」一色震驚地瞪大了眼,雪之下搖了搖頭,她看向我平淡地開口:「……總之,你先把獎杯還給他們吧。」


聽到這句話,一色和由比濱都愕然地看向我。面對她們驚訝的眼神,我連忙搖頭說道:「妳、妳在說什麼啊,雪之下?我就說我沒拿了。」


「……真不曉得你在堅持什麼呢。比企谷同學?這件委託的確大部分是你解決的。所以就算承認也不會有人怪你。」


雪之下無奈地說道:「我沒猜錯的話,應該在這間房間裡吧?」


我沐浴在芒刺在背的目光中,不禁感到汗流浹背。好吧,只好投降……我嘆了口氣說道:「……在房間角落。」


一色聞言後馬上起身,啪躂啪躂地走向被雜物擋住,所以看不到的角落。她隨即驚訝地喊道:「啊!真的,在這裡~!」


雪之下無趣地點了點頭,由比濱像是等待很久一般用驚訝的語氣說道:「怎麼可能──小企,你是怎麼拿到這裡的?」


「對啊,學長,太奇怪了吧……。」


一色坐回我身旁,她將獎杯放在桌上,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昨天我們的確都是兩手空空地回來這裡啊……。」


「……妳們忘記了嗎?既然去的時候還在,回來的時候也沒拿著,那當然只剩一個時間了。」


雪之下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就是他說要去廁所,走出房門的時候。他就在那時把這個獎杯拿到這裡。」


「可是……人家那個時候有回頭,學長直到出門手上都沒東西耶?」


「……只是簡單的伎倆。」雪之下喝了一口紅茶,她百般聊賴地開口。「一開始比企谷同學把冠軍獎杯和普通的獎杯都拿下來比較,但是最後他放回鐵櫃上的是哪個獎杯,就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她看都沒看我一眼便繼續說道:「所以,那時的冠軍獎杯和普通獎杯就已經交換位置了。之後也很單純,他故意大力開門和關門,讓在看影片的我們認為在這兩個聲音出現時才代表門被移動。但事實上他在說要去廁所時,用力開門和關門後,便用不讓門發出聲音的力量輕輕開門,把冠軍獎杯迅速拿走後再輕輕關上門,獎杯就這樣被他拿去了。」


「呵,雪之下,妳講的倒是簡單。這件事做起來還真是不容易。要不是──」


「要不是你這個人天生沒存在感,也辦不到對吧。」


「沒錯,還有還好獎杯下也有布墊著,不然其實也會發出聲音。」


看我和雪之下你一言我一語地回話,一色用不可置信的語氣說道:「天啊,學長,你真是讓我無言……學長就不擔心晨練時就被發現嗎?」


「什麼時間發現根本沒差吧?反正只是要讓他們把沒吵完的架吵完,但我倒是沒想到他們會找到這邊就是了。」


我揮了揮手。「而且如果是一般人看到獎杯被轉反,根本不會特地把它轉回正面,只會認為大概是沒放好。會這麼做的就只有認為這獎杯很重要的人而已。」


「唔──雖然是有感覺,不過沒想到真的是小企拿的啊……。」


由比濱喃喃說道,她看向了我。「所以……你很早就知道要這樣做嗎?」


「沒有啊,鬼才知道他們為什麼吵架吧。我只是想讓他們把架吵完。」


我是在聽一色說他們有一次差點吵起來卻被阻止了才決定這麼做,有些衝突就是要吵架才能解決。如果那時讓他們吵,搞不好事情早就結束了吧。不過要不著痕跡地讓他們吵起來,我就只想到這方法就是了……而且最後也沒能不著痕跡,不如說有點痛啊……。


「不過,雪之下。妳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我向雪之下問道:「我可是很有自信沒被任何人看到啊,妳是那啥,背後長眼睛?」


雪之下被我一問,不知為何垂下了眼,用欲言又止的語氣說道:「……是沒看到,不過你在門旁鬼鬼祟祟的,想也知道你居心不良。」


「咦?雪之下學姊,妳原來有發現啊?」一色好奇地問道,雪之下簡單地回應「……偶然吧」並說道:「……不過,你事先向我們說明就好了,根本不用瞞著所有人吧。這點才讓我不明白。」


聽到雪之下的疑問,我搔了搔臉頰。「……我只是想如果被抓到,妳會直接承認吧。這樣會很麻煩。由比濱的話則是瞞不住謊所以作罷。」


「唔──這麼說也不能否認。」由比濱露出苦笑,一色則瞇細了眼。


「……那我呢,學長?為什麼不先和我說嘛。不是我自誇,人家超會演的喔?」


「不,我知道妳演技一流啊。」不如說,誰不知道啊。「……只是和球隊經理說要偷走他們的獎杯,總覺得有點那個。」


「……學長真的在這種事上很死腦筋耶。」一色嘆了口氣,並用不滿的口吻說道:「一開始要我幫忙的,不就是學長你嗎?這種小事根本無所謂嘛~真是的……。」


「還真是陪你演了場鬧劇呢,比企谷同學?」


雪之下露出壞心的微笑。「你這樣做根本沒有意義,在他們說獎杯不見時,我就知道是你拿的了。」


「這麼說也是,妳怎麼沒直接說是我拿的?真不像妳。」


「唉呀,比企谷同學,你是不是小看我了?」


雪之下撥了撥頭髮,用得意的語氣說道:「我從沒說過獎杯不是你拿的吧?我可不像你如此公然的說謊。」


「妳在說什麼?我也沒說獎杯不是我拿的吧,我說的是我們唷?我們。」


「這兩個人是怎麼回事……。」


一色用恐懼的眼神看向我們,由比濱也小聲說道:「小雪乃和小企真可怕……。」妳們在說什麼,姑且不論雪之下,我根本是清流來著吧!


……不過,就算我什麼都不講,感性和理性來說,由比濱和雪之下都已經發現是我拿走了獎杯。


一想到這個事實,我不禁露出苦笑。


……想要傾訴的,無法用言語傳遞。


我不禁想起聖經裡有這麼一個故事:人類想要建築一座通天的高塔。上帝為了讓他們失敗,分歧了他們的語言,使他們無法達到目的。於是這計畫終究以失敗告終。


──失去了語言,人與人便難以溝通。也就是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大部分構築在語言之上,是脆弱不堪、一碰即碎的玻璃橋樑。


但是,即使如此。語言仍有非比尋常的價值。我們在彼此之間尋求著無語的理解,卻也渴望著能在彼此的言語中找到無可替代的那份價值。


「你在發什麼呆?杯子拿過來。」


「啊、喔……。」


我從雪之下手上接過冒著熱騰騰白煙的茶杯並喝了一口。紅茶特有的苦味從舌間竄起,我放下杯子看向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的三人。


......就算有著共通的語言,我們仍難以傳遞想要傾訴的任何話語。


但如果維持著沉默,我們也無法觸及彼此真正的想法。


──那麼,要怎麼樣,才能夠正確且正直的傳達自己的心意呢?


我漫不經心地思考著這個問題,一邊安靜地啜飲著紅茶,一邊翻開許久未碰的書頁。


-----------------------------------------------------------------------------------------------

原本還想寫葉山來道歉後的事,不過因為感覺有點多餘所以作罷!


(簡單來說就是補充一些事情的來由,像是三人的糾紛其實是因為某人無心的言語而起……之類的。)


不過老實說我完全沒想到讓葉山去拿這招,所以我看到也驚呆啦XDD


沒有猜到也不用難過!這樣好了,有推文猜過的人,如果不嫌棄的話都可以告訴我你想看的題材,我挑個有趣的寫吧!


如果順利,下一篇真的是一色的夏日篇了,在寫這篇的時候我總算想到一色篇怎麼寫比較好。但老話一句,希望別先被抓去當兵……。


這篇真的構思了頗有時間,雖然沒有閃光,但還是希望大家看的開心。以上。
板務人員:

1168 筆精華,09/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