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同人】他和她的夏日尚未落幕1.25

樓主 NothingHeart fallenshadow
 
 
一色線的小短篇,若不知道請看前面的《他和她的夏日尚未落幕》
 
 
不多說就開始吧GOGOGO
 
---------------------------------------
 
 
 
「我覺得學長還不夠愛我!」
 
 
 
在八月下旬的某日,我可愛的高中與大學學妹兼女友的一色伊呂波突然氣勢洶洶地如此對我開了口。
 
 
「……。」
 
 
時間正值大學的暑假,我理應是不用來學校才對。只是因為如今我自己在外面住,為了省下冷氣的電費而還是會來社辦混時間。反正這間社辦根本就不會有其他人,走路也只要五分鐘不到,對我這種如此勤儉持家的新好男人來說簡直是在完美不過。
 
 
……不過,自從一色知道這點之後,我美好的清幽計畫就這樣消逝無蹤了。她從暑假開始便每天都會在同個時間出現在這個社辦。雖然她其實也沒做什麼會吵到我的事,但在看書時有人在旁邊滿臉笑容地滑手機,時不時還偷瞄自己一下真會讓人感到有點不自在。嘛,反正習慣以後是也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雖說如此,一色畢竟還是一色。她仍然會像剛才一樣三五不時天外飛來一筆。
 
 
我放下手上的硬皮書並揉了揉眉間。嗯──這時候怎麼回答比較好呢?讓我來搜尋一下腦中對小伊呂波的最佳解,嗯,很好,找到了!搜尋時間大約花了零點八七秒左右。我於是抬頭看向她。
 
 
「……一色。」
 
 
「是~~?」
 
 
一色馬上露出甜蜜的微笑,似乎充滿期待地看著我。我沉默了一秒,隨即慎重地說道:
 
 
「……市區新開了一家看起來不錯的咖啡店,等等要不一起去?」
 
 
「啊!學長,你說的是在LOW○YS FARM對面那間嗎?好呀,人家早就想要去去看了耶──不對啦!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一色聽到後原本開心地點頭,但接著馬上瞪大了眼用力地吐槽。可惡,看來不是這個等級的回應可以解決的嗎……?
 
 
一色生氣地拍打著桌子,衣領隨之跟著上下晃動,亞麻色的柔軟頭髮也一起飄了起來。喂喂喂,那可不是我家的桌子啊,小心我一狀告上朝廷套妳個毀壞公物罪喔?嘛,不過如果她這樣就能消氣的話怎麼打我都無所謂,不如說其實這也只是一色裝可愛的一個手段罷了。嗚哇……這麼想起來真的有點可愛耶?
 
 
不對不對,這麼想的話就順著她的意了……我瞄了瞄一色,她今天穿著的是有著可愛花邊和圖案的上衣,我記得她說過這叫什麼來著……碎花雪紡衫?好像是這個名字。下面則是看起來十分涼爽的牛仔短裙,再往下看的話,可以看見她纖細卻也不失健康感的白皙大腿以及形狀優美的小腿,唔,我記得這傢伙挺喜歡吃甜食的,不過她好像都吃不胖的樣子。奇怪了,她有在運動嗎?像她這種體質,在我家可是會被小町抓起來魔女審判喔?
 
 
「……學長,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嗚,呃,有、有啊……。」
 
 
看著我陷入沉思,一色再度微笑。不過她的嘴角微微地抽動,語氣也十分不妙。我回過神後連忙支吾地回答。
 
 
「……唉。」
 
 
一色不滿地嘆氣,她斜眼瞄向了我。「……我說,學長真的懂我的意思嗎?」
 
 
「當然有啊,妳一開始說什麼來著,說我不夠愛妳是吧?怎麼可能,我愛妳喔,Loveyou喔,Loveis a Beautiful Pain喔──。」
 
 
「就是這樣!這種敷衍的感覺~!學長,這明明就是你對妹妹的態度!」
 
 
一色輕皺起眉並嘟起了嘴,她用鬧彆扭的語氣抱怨道:「人家不是學長的妹妹唷?學長要更把我當戀人,更愛我一點啦!」
 
 
「唔,是這樣嗎……。」我想了想。的確這種話除了對小町可以隨便說出口以外,剩下的人也就只有一色了……什麼,也就是說我真的把一色當妹妹了嗎!?不,妳這種等級的要當妹妹還差了超過十萬八千里!真要的話得先去找小町拜師,學個一兩手再來找我吧。小町可是妹妹流的免許皆傳,只要跟著她修行幾天,包準妳可以在妹妹界如魚得水。
 
 
不過,就算她這樣說……「即使如此,妳突然這樣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我們也才那個……呃……交、交往沒多久……。」
 
 
說到這個詞,一股熱流就漲到了臉上。唔,這說起來真是莫名的讓人害臊啊,為什麼別人都可以說的理直氣壯,真是不知羞恥!話說為什麼出○王女完結的這麼突然?明明就超有趣的說。
 
 
一色發現我猶豫的語氣後促狹地笑了。她不懷好意地說道:「嘛,這樣子也可以害羞,真的是很有學長的風格呢~這點人家倒是不討厭啦。」
 
 
「……要妳囉嗦。」
 
 
「總之,我和學長確實才交往一個月。不過學長想想吧,我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喔?何況我知道的好幾對情侶才在一起一兩個禮拜就已經你儂我儂的了耶。雖然學長是這種個性,寬大的我也是能夠體諒,不過把女友當妹妹還是有點過分吧?」
 
 
「……嘛,妳說的有道理。」
 
 
姑且不論其他人是怎樣,我最近對一色的態度是有點隨便了。於是我咳了咳。
 
 
「那……呃,要怎麼補償妳,摸頭嗎?摸摸頭再說個我愛妳?」
 
 
「學長這不是根本沒在反省嗎!真是的!」
 
 
一色又好氣又好笑地回答,她雙手再度拍向桌面,用充滿力度的語調說道:「所、以、說!學長和我要更像情侶一樣啦,說些肉麻的話,做一些更親密的事!這樣才對嘛!」
 
 
「更像情侶一樣……。」
 
 
我困惑地搔了搔臉頰。「可是我不清楚情侶應該做什麼事啊……。」
 
 
「我想也是啦,不過沒關係,這點就交給我吧!今天就要好好改正學長這種想法喔~。」
 
 
一色滿臉笑容地說道,她站了起來,一邊哼著不成曲的曲調一邊把社辦的門鎖了起來。
 
 
「……妳要幹嘛?」
 
 
「嗯?接下來的事就算是人家也不太好意思讓別人看到啦,所以是保險唷──。」
 
 
一色若無其事地說道,天啊,這種回答超可怕!別想弄我喔,這種劇情我看多了。通常都是女方會開始挑逗男方,等到男方受不了以後再大喊「我沒有這個意思啦~!」,接著要嘛就是被藏起來的相機拍下來拿去當做呈堂證供,要嘛就是會有很多可怕的人破門而入,然後再面露青筋地和男方說「小哥,這下事情不好辦啦……器官還是東京灣?」,總之不管怎樣男方都死定了。作為一個聰明人,我必須先發制人!
 
 
「……哪裡有緊急逃生門……。」
 
 
「社團辦公室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啦。」
 
 
「什、什麼!?」
 
 
可惡!既然如此,就來找一下緊急彈出裝置……完蛋了,似乎也沒有!這是什麼破爛的社辦啊!啊,窗戶,這裡還有窗戶!大事不妙的時候可以從那裡逃出去。不過俗話說狡兔有三窟,第二窟在哪呢……看來只剩下下跪了,還好嘛?這個我很擅長。還有幾個仙人跳全給我出來,我全給他跪完!
 
 
「……學長,你是不是在想很不禮貌的事呢。」
 
 
「嗯?沒有啊,對了一色,妳把照相機藏在哪?」
 
 
「也沒有那種東西啦!」
 
 
一色一邊無奈地說著「真是的──」一邊走到我身邊,她稍稍彎下了腰,一邊用輕巧的語氣說道:「啊,學長,腳打開一點。」
 
 
「……妳要幹麻?」
 
 
「照做就對了啦!」
 
 
一色笑嘻嘻地盯著我,我只好照辦。一色於是發出「嘿咻」的聲音同時敏捷地坐到了我的雙腿中間。
 
 
「……呃,那個,一色小姐?」
 
 
「嗚哇!真不錯耶,人家早就想過等到交男朋友要這樣一次了~。」
 
 
一色沒有理會我謹慎的發問,她雀躍地抬起頭看向我。女孩子身上特有的甜甜的香味跟著撲鼻而來,而隨著一色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便能輕易地感覺到她柔軟的身體還有令人心癢的溫度。太、太近了,一色小姐!八幡我還只是個新手,司機您也是第一次開車,請不要一下就飆車啊!
 
 
我一邊強壓著某種從胸口湧上的衝動一邊艱難地開口:「呃,那啥,這會不會太超過了……。」
 
 
「嗯?完全不會呀。先不說這個了,學長學長,不抱我嗎?」
 
 
「……妳說啥?」(日文中的抱く有性暗示)
 
 
「嗚哇,學長果然想歪了,真下流~人家的意思就是單純的抱住我啦。」
 
 
一色像是看破我想法般不懷好意的輕笑了起來。要妳管啊,我就是那種思想還停在國中階段的純情少年啦!
 
 
嘛,不過既然一色都這麼要求了……我伸出雙手試圖抱住她,呃……等等,抱的話是要碰哪裡?是腰嗎?直接這樣碰會不會被告性騷擾啊?還是應該從肩膀這抱下去……不,這樣會碰到胸部,一樣有機會上法院。所以應該要從脖子這邊環抱吧?這好像是最好的選擇,好!就這樣──。
 
 
「唉唷,怎麼這都可以猶豫這麼久啦!抱這邊,這邊!」
 
 
沒想到,一色居然抓著我的手直接放到了自己對側的腰上,太、太大膽了吧,一色同學,嚇的我都快要飄向北方了喔?高聳古老的城牆就算擋的住憂傷,也不一定擋的住傳票耶?
 
 
也許是感覺到我的身體有點僵硬,一色再度抬頭看向我。靈動的雙眼中散發著慧詰的光芒,她用有些淘氣卻也十分溫和的語氣說道:「嘛,學長,不用緊張啦。我可是學長的女朋友喔?這種程度說不上什麼啦。不如說學長不趕快習慣的話我才困擾呢。」
 
 
「……真的不會告我?」
 
 
「學長到底把女朋友當成什麼了……嗯~不過如果學長不再抱的用力一點,人家會考慮的喔。」
 
 
「……我用力就是了。」
 
 
我認命地加重了手臂的力道,一色閉上了眼睛,露出愉悅的表情。看她似乎樂在其中的樣子讓我也稍微放心了。嘛,偶爾一次的話,陪陪她也無所謂吧……。
 
 
沒想到,一色隨即滿足地說道:「好的,第一階段通過~。」
 
 
「啥,這才第一階段!?」
 
 
我和我的小夥伴都驚呆了,一色睜開眼笑著回答:「當然啦,誰叫學長之前都這麼虧待我,只有這些怎麼可能夠嘛。」
 
 
「咦,怪我?我、我可沒錯,都是社會的錯。」
 
 
「學長又在牽拖了……。總之,人家也是女孩子呀,也會想和喜歡的人更親密一點啦。因為學長太麻煩的關係,我都已經忍很久了呢~今天就要把欠人家的份都補給我唷?」
 
 
「……。」
 
 
「……難道學長不喜歡我嗎?」
 
 
「呃、不,也不是這樣說……。」
 
 
「我想也是,我知道學長超喜歡我啦。」
 
 
「那妳問好玩的喔!」
 
 
「嘛,因為學長困擾的樣子很有趣呢。忍不住就想問了。」
 
 
一色露出小惡魔般的微笑。「總之呢,學長,現在要邁入第二階段唷?」
 
 
「……要做什麼?給錢嗎?還是要我買花瓶之類的玩意?」
 
 
「唔,我真想知道學長的戀愛觀是誰教的……情話啦,情話!學長快在人家耳邊說一些肉麻的話吧?」
 
 
「……肉麻的話?」
 
 
「對唷,說到情侶當然就是互訴愛意了吧?仔細想想學長都沒有說過這種話呢,快說點能夠示愛又浪漫的話吧~」
 
 
呃,就算妳說的這麼輕鬆,在下活了這麼久,字彙完全沒有肉麻這項分類啊……唔,肉麻的話是怎樣呢──我努力地回憶著曾經和小町一起看過的日劇和漫畫,總算竭力說出了一句。
 
 
「……這張卡,刷爆也可以喔。」
 
 
「不對!這哪裡示愛了啦!一點也不浪漫呀~!」
 
 
沒想到,一色卻瞪大了眼睛並用力地反對。可、可惡,這句話不好嗎?我聽到以後絕對會心動動個好幾十次耶,說不定還會開心地碰碰跳,姆……拇指也會忍不住比讚的說,難道這句真的不行?
 
 
「唔,看來這對學長的難度太高了……其實很簡單啦,不然學長說說看喜歡我什麼地方也好呀?」
 
 
「喜歡什麼地方?嗯……呃,很、很可愛這點吧。」
 
 
這倒是很容易回答。不如說自從我第一次看到一色,就認為她是個十分可愛的女生。雖然在更認識她之後對她的評價略有修正,但長相真的很可愛這點從來沒有變過。至於個性上來說……嘛,某種程度而言的確也是挺可愛就是了啦。
 
 
但不知為何,一色聽到後卻好像有點驚訝。她微張著櫻紅色的唇瓣,雙眼圓睜著楞住了。
 
 
「……怎麼了?」
 
 
「不,只是沒想到是這點……學長,你覺得我可愛嗎?」
 
 
「啊?如果妳不可愛的話我早就說了,很可惜到目前都沒這個機會。」
 
 
一色聽到以後,過了幾秒才了解我的意思。她的臉龐頓時浮現了紅暈,原來強勢的表情也變得有些軟弱。一色似乎想掩飾害臊一般低下頭,喃喃說道:「……我還以為學長不覺得我可愛呢。」
 
 
「啥?為什麼?」
 
 
「畢竟前輩(せんぱい)都……呃,沒事,當我沒有說啦。」(日文的せんぱい可指學長或學姊)
 
 
「……怎麼,有學長姊說妳不可愛嗎?」
 
 
「不、不是啦……嘛,這話題到此為止!學長快想點別的話來說吧!」
 
 
「啊,喔……。」唔,該不會她上大學以後被學長姊霸凌吧……不過我記得這傢伙在大學裡沒有什麼社交活動,系上的的事也大多興致缺缺。應該是沒什麼被欺負的機會才對。最近還是稍微注意一下吧,畢竟一色出乎意料地沒什麼朋友的樣子。
 
 
我於是繼續思考了起來,唔,沒辦法,絞盡了腦汁都想不到什麼適合的話……一色看到我苦惱的樣子後忍不住嘆了口氣。
 
 
「好吧,沒想到這對學長也這麼困難……那麼,就我說一句學長跟著說一句好了。」
 
 
「喔,好啊,這簡單。」有這招為什麼不趕快用?妳以為妳是黑崎○護嗎?扣招才會贏那種嗎?
 
 
「好囉,那就開始囉~『伊呂波,我好喜歡妳』。」
 
 
說完以後,一色笑吟吟地看著我。嗯,這句的話……。
 
 
我試著用電視上曾經看過的黏膩語氣複誦了一次。「……『伊呂波,我好喜歡妳。』」
 
 
「……。」
 
 
「……怎樣?」
 
 
「嘛,抱歉,突然覺得有點噁心。」
 
 
「妳是在找碴是不是!」我都已經那麼努力了耶,妳大人有大量就不能給點正面牡蠣嗎?話說回來牡蠣用烤的真的挺好吃的,討厭,突然好想吃牡蠣。
 
 
一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學長不用那麼刻意啦,就照平常的樣子說話就好了唷?」
 
 
「哈……。」我嘆了口氣,我平常才不會這樣說話好不好……「嘛,伊呂波,我好喜歡妳。」
 
 
這次說完後,在我懷中的一色的身體頓時僵硬了一下。我好奇地看了她一眼。
 
 
「……怎麼,又不行?」
 
 
「呃,不是,這次很好啦……只是學長,你不覺得你這樣太狡猾了嗎?」
 
 
「妳真的是在找碴吧?」不好也不行,好也不行。妳是哪裡來的慣老闆不成?
 
 
一色放鬆了身體,故作正經地咳了咳。「好~那就下一句囉?『伊呂波,這世界上我最喜歡妳。』」
 
 
……我深吸了一口氣。「……『伊呂波,這世界』……。」
 
 
「……嗯。」
 
 
「『這世界』……。」
 
 
「嗯嗯,人家在聽喔!」
 
 
「……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世界で一番おひめさま)?」
 
 
「為什麼突然唱歌啦!」
 
 
「呃,抱歉。忍不住就……重來、重來!Again、NG!」
 
 
「……學長有時莫名的讓人煩躁耶。」
 
 
唉唷,這點妳可沒資格說我吧?我吐了口氣,認命地說道:「……『伊呂波,這世界上我最喜歡妳。』」
 
 
「真的?」
 
 
「假的,我更喜歡小町。」
 
 
「學長眾所皆知的妹控這時就別提了啦,真的世界上最喜歡?」
 
 
「……是啦是啦,世界上最喜歡。」
 
 
「真的?比雪之下學姊和結衣學姊還喜歡?」
 
 
「……妳居然挖坑讓我跳。」施主真是好俊的功夫啊,不禁讓老道佩服貧僧尊敬小弟驚惶了起來。
 
 
不過,一色用認真的表情盯著我,看來的確是想要我給個回應。我於是皺起眉頭並開口說道:「……話說,妳還真在意她們兩個啊。」
 
 
「……人家也是女孩子嘛,總是會在意的唷?」
 
 
一色撒嬌似地用頭磨蹭著我的脖子,哇哇哇,這太犯規了吧,這是哪招!好可愛,說真的有夠可愛!
 
 
我只好舉白旗投降了。想了想以後,我慢慢地說道:「……好、好吧,一色。這樣說好了,想像一下吧,在一個房間裡放著我的手機和我的書。」
 
 
「咦?為什麼突然要想像這種事?」
 
 
一色雖然有些困惑,但她仍然點了點頭。「好吧,然後呢?」
 
 
「然後小町突然走進房間,和我說『哥哥你這笨蛋!小町和書還有手機,哪個比較重要?』,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人家不太懂。」
 
 
「呃,反、反正就是,書和手機對我來說的確很重要,可是那都畢竟比不上小町啊。」
 
 
我清了清喉嚨,試圖嚴肅地說道:「……我之前也說過了,我和她們不是那種關係。雖然不能否認,那個……我在高中的時候她們對我來說確實很重要,不過現在的話……有別人比較重要。」
 
 
「……嗯?人家好好奇唷,那個別人是誰?」
 
 
「……不要讓我繼續講下去,拜託了。」這種話就算只說到這種程度還是超羞恥……我強忍著快從臉上噴出的火花,勉強地點了點頭。「總之,就是這樣了,別再問我這問題了。」
 
 
「嘛,好吧。其實我知道啦,畢竟學長超喜歡我嘛。」
 
 
「……。」
 
 
「唉唷!好痛喔,學長好過分~。」
 
 
我忍不住拍了一下一色的頭,一色摸著自己被打的地方敷衍地哀嚎了一下。我嘆了口氣。「……那麼,可以結束了沒?」
 
 
「嗯──可以嗎?人家的確感受到了學長滿滿的愛沒錯,但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少了什麼?啊,保險?要我買保險嗎?還是包包?」要我拿著包包一下嗎?拿啦拿啦拿啦!不好意思我的手剛才斷了唷,拿不動呢,真是抱歉下次再說吧!
 
 
「……所以說,學長的價值觀真的很扭曲耶,有夠麻煩的啦。」
 
 
一色想了想後,用拳頭拍了一下掌心。「啊!我想到了,還有第三階段呢。」
 
 
「……哪來那麼多階段啊。」
 
 
「放心啦,學長。第三階段很簡單啦。」
 
 
一色輕快地回應後便轉頭向上看著我。「嘛,學長?」
 
 
「怎樣?」
 
 
我還沒說完,一色纖細的手便繞過我的脖子搭上了肩膀,她將我的脖子壓了下來後便用飛快的速度親了我的臉一下。
 
 
「……。」
 
 
我沒來得及反應,一色便在我的耳邊悄悄地說道:「……人家就說吧?很簡單唷。」
 
 
「等、等,妳、這,那個……。」
 
 
等到一色放開了我,我才發現她做了什麼。嗚哇這女人的行動力真的不是蓋的話說這也太令人害羞了吧等等她今天好像有塗口紅所以我的臉上該不會有唇印吧還有誰可以拿水桶過來讓我把頭泡進去我快要爆炸了!
 
 
看到我錯亂的樣子,一色有些不滿地說道:「唔,好像還不夠耶?還是不太對的感覺呢~學長,怎麼辦?」
 
 
「誰、誰知道啊……。」
 
 
好,冷靜,我要冷靜。不過就是這種程度而已。這麼動搖也太丟臉了……我勉強按下跳到差點舉白旗的心臟一邊說道:「嘛,這這這樣就夠了吧?快起來,我想看書啊。」
 
 
「嗯,果然不行呢。那就……。」
 
 
一色似乎完全沒有理會我地喃喃說道,我於是轉頭看向她。「妳也太難滿意了吧,話說這也太──」
 
 
沒想到,還沒把話說完,一色便伸出雙手直接捧住了我的臉。
 
 
細緻的雙手接觸著我的臉頰,下一秒,嘴唇上便傳來了陌生的柔軟感觸。
 
 
「rh@iourh@o(h@%(?」
 
 
──一色的臉離我好近,她閉上了眼,修長的睫毛若有似無地微微顫抖著,更可以近距離地感受到她臉上傳過來的熱度。她整個身體都貼了上來,透過她纖細的身軀,能夠清楚地接受到一色細微而清晰的心跳。
 
 
……過了像是永恆一般的數秒後,一色櫻紅的唇瓣才輕輕地離開我的嘴唇。她充滿稚氣的臉龐上帶著紅暈,小小的嘴中也呼出了熾熱的吐息,這種反差不禁讓我頓時更移不開眼。
 
 
一色緩慢地眨眼,她用彷彿透露著某種秘密的甜蜜語氣說道:「嗯──這樣才夠呢,你說是吧,學長?」
 
 
「erj@rp)@(y@*????」
 
 
「唔,學長好麻煩,再來一次。」
 
 
根本來不及恢復理智,一色再度吻了上來。亞麻色的頭髮在我眼前晃動著,我才理解到原來我被強吻了。天啊,我家小伊呂波真不是蓋的……還有女孩子的嘴唇原來是這麼柔軟的嗎?難怪那些白痴情侶整天都在互相討吻,我終於可以稍微理解一點了……等等,難道我和一色現在看起來就和路上隨處可見的白痴情侶一模一樣嗎!?嗚嗚……沒想到我居然會變成我最瞧不起的那種人之一……。
 
 
「……嗯──。」
 
 
「……。」
 
 
「嗯──~」
 
 
「……。」
 
 
「……啾啾,啾──」
 
 
「等、等等,夠了吧!」
 
 
過了將近一分鐘,一色看我沒反應便似乎有些得寸進尺了。我按住她的肩膀並推了開來。一色不滿地發出「咦~」的抱怨。
 
 
「什麼嘛,想說學長大概習慣了,所以想要趁機第五階段的說──。」
 
 
「什麼,所以我們直接跳過第四了嗎?」
 
 
「啊?第四不是做過了嗎?還是學長忘了?要再一次──」
 
 
「不,那個,抱歉,饒了我吧……。」
 
 
一色略微失望地垂下肩膀,不過她隨即滿臉笑容地抬頭說道:「嘛,好吧。一下就跳太快也不好呢,對學長這種人來說還是要按部就班地進攻才對。」
 
 
「……還請您手下留情。」這已經不是用飆車可以形容了,她根本是把飛機都開出來了……一色看到我滿臉通紅地轉過頭,她瞇起了眼,用一如往常讓人焦躁的語氣說道:「好啦,把學長的初吻拿走了真是抱歉呢。不過我不拿學長也沒有人給了嘛?而且反正人家也是初吻,那就算扯平囉?」
 
 
「不,就算妳說的這麼簡單……。」
 
 
「嘛,總之就是這樣囉。不過總覺得學長的愛還是不太夠耶?不如說都是人家主動呢。」
 
 
「……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看著一色燦爛的笑臉,我只能苦笑著如此回答。
 
 
──既狡猾又單純,既委婉又直接。充滿著讓人無法一笑置之的小聰明,卻也讓人沒有辦法不為之傾倒的,小惡魔般的魅力。
 
 
……一色伊呂波,果然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女孩子。
 
 
 
「……對了,一色。只是問問,第五階段是什麼?」
 
 
「嗯?那當然是舌頭──。」
 
 
「……好,當我沒問。」
 
 
 
 
總之,看來我和她的夏日還會如此喧鬧一陣子。
 
END.
--------------

還有好多還沒寫天啊

抱歉拖好久才更新希望大家還記得我

如題這是一色線的小短篇希望大家會喜歡

下一篇應該會含淚重寫之前被勒索病毒吃掉的偽本篇吧

那就下次見囉CY@!
板務人員:

1167 筆精華,03/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