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同人】 他和她的冬日仍在持續 3.75 雪之下雪乃生日快樂!!

樓主 NothingHeart fallenshadow

為了我家二小姐一天生出來的賀文,二小姐我喜歡妳RRRRRRRRRRR

這篇想了想還是寫在冬日篇當番外了,畢竟偽本篇有很多不得不考慮的事。若不知道請在版上搜尋「他和她的冬日仍在持續」。呃……大家還沒看膩冬日篇吧?應該還沒吧?我可以假設還沒吧?各位狗派一色派川崎派應該不會火大吧?

大綱是二小姐生日的故事,呃……好像是廢話。總之請各位不吝觀賞。

大家看的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快樂,也請不吝給予意見。

--------------------------------------------------


很快地,時節進入了一月。


儘管今年算是個暖冬,到了這個時候,人們還是不免穿上厚重的防寒衣物來躲避低溫。在經過一年之中不管是老師還是醫師或是什麼Sa○er獅都忙著跑來跑去的十二月(註1)後,便進入了這個倡導要眾人和樂融融的假正面月份(註1)。

(註:日本月份別稱。十二月為師走之月,一月為睦月)

不管古人怎麼樣把月份污名化或是正向化,月份就是月份,星期一的豐滿就是星期一的豐滿……這句話還真饒舌(月曜日のたわわは月曜日のたわわ)。無論如何,數字本身的意義都是不會變的。既然如此,一月對我來說,只剩下一個意味。


……是的,一月是雪之下雪乃出生的月份。


因為某些漫長的原因以及一個單純的結果,雪之下雪乃──這名曾經在總武高中赫赫有名、鶴立雞群、傲視群眾、文武雙全又才貌並濟,可以說是當時學生們皆知的完璧美少女成為了我的戀人。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個事實也曾讓我懷疑了一陣子。該不會是在做夢吧──?也許是她還是我搞錯了──嗎?不過,還好雪之下本人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好險,就算是她裝做有就足夠讓我受傷了。


總之,在她和我還沒有走到如今的關係時,我就曾為了她的生日禮物煩惱過了。更不用說是現在,光是思考她還需要或是收到什麼會開心我就一個頭兩個大。嘛,既然前年和去年都還算過關了,今年應該也還可以吧……。


無論如何,雪之下雪乃的誕生的確是值得歡欣的。畢竟比起什麼耶穌復活還是龍馬忌日,她的生日對我來說有更劇烈和深刻的意義,就像是銘刻在心上的某種毒藥一般,只要一碰觸就會著火似地隱隱作痛。


那麼,就讓我為了她而慶祝吧。


不需要什麼更高尚或是更正式的藉口,純粹為了讓這份痛楚有能讓對方理解、了解並接受的一天。


我想──現在的我,確實有這個資格。


◎ ◎ ◎ ◎ ◎ ◎ ◎ ◎ ◎ ◎ ◎ ◎


「打擾了~~。」


「小企和小雪乃的家,呀哈囉──。」


隨著熟悉的開門聲,在燈還沒打開前,就先響起了小町和由比濱活潑以及詭異的招呼。我一邊摸索著打開牆上的電燈開關,一邊說道:「啊──歡迎歡迎,就當是雪之下的家吧。」


「小企,這邊應該要說『就當自己家』吧……。」


「在我還沒完全佔領這裡前,這邊都還是她家。」


「……原來你正在佔領這裡嗎?」


穿著白色的羽絨外套,看起來十分時尚且自然的雪之下在一旁吃驚地說道。小町則受不了地翻起白眼。


「哥哥的彆嬌又來了~難得是雪乃姐姐的生日,直率點會怎樣嘛。」


「我覺得我已經很老實了……。」


「嘛,大家先進去吧,外面有點冷啊──。」


由比濱苦笑著中斷了我和小町一團和氣的拌嘴,我和小町不約而同地聳了聳肩後便一起換了拖鞋並一同進入客廳。


我們將剛才買的零食和飲料放在桌上並將暖氣打開,接著──。


「那麼,雪乃姐姐!再說一次──。」


「生日快樂!」「生日快樂──!」「生日快樂啊。」


除了雪之下以外,在場所有的人一起舉起裝著果汁的杯子向她祝賀,雪之下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她一邊撫摸著睡在她旁邊的嚕米,一邊開心地微笑著點了點頭。


「……謝謝妳們,還特地辦了這次聚會。」


「唉呀,既然是雪乃姐姐生日,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呀~。」


不知道是不是外面氣溫的關係,小町的俏臉紅通通的。她喝了一口果汁,感嘆地說道:「不過,到這個時候,才會覺得原來一年又過了呢──」


由比濱在旁頗為認同地點了點頭。「真的呢,除夕時還沒什麼感覺。只覺得年糕真好吃,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呀……。」


「妳們居然把別人的生日當做過年的標準……。」這兩個人的時節感是不是有點問題?


雪之下倒是正經地回答:「畢竟離元旦才兩天,有這種感覺也是正常的。剛才一色同學也說了類似的話。」


「啊,伊呂波姐姐說了什麼來著……『雪乃學姊的生日!啊,沒有,人家一直記得唷?不是學長約我才想起來喔?』,咦,她是這樣說的嗎?」


「不對,那是更之前啦。我記得小伊呂波是說『又是雪乃學姊的生日了,唔,又老了一歲……』才對吧。」


「……到底是誰生日啊?」


「呃……是……小雪乃吧?」


「……看來是時候訓練你們的記性了吧,結衣還有比金魚(ひきんぎょ)同學。」


「噗哈哈哈!比金魚哈哈哈!哥哥的記性真的就是金魚啊哈哈哈!」


「那邊那個,笑的太過分囉,這種東西也可以戳中妳笑點喔?」


我甚至可以從妳的語氣裡聽出www這種語助詞,那啥,妳什麼時候練成這種特技了?



總之──我、小町、由比濱還有雪之下剛結束在外面的餐廳所為她舉辦的生日慶祝會。除了我們以外,去的人還有陽乃、平塚老師、葉山、一色以及戶塚,順帶一提,我姑且有問過材木座的。不過那傢伙說什麼「唔喔!雖然是摯友八幡為了歌頌命中註定的伴侶而催生之盛宴,但吾友啊,在下正在為了名為Co○et的地獄而徹夜揮筆,實在沒有──」,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說啥,總之因為很不爽所以姑且掛斷。誰是你摯友啊,中指!


在一陣歡騰後,小町以及由比濱便來到我與雪之下的住處準備第二攤慶祝順便借宿。這似乎是早就決定好的事,小町最近好像讀書也讀的挺累的,趁這時放鬆一下也好。


嘛,偶爾這樣也不賴吧?我一邊咬著魷魚絲一邊看著三個興高采烈聊著天的女性們。女人這種生物只要湊在一起不知為何就會吵的不像話,尤其是像小町還有由比濱這些平時就已經鬧烘烘的人更是如此。


算了,就讓她們開心聊吧──我這麼想著並伸手想拿杯子,就在這時,小町開心地說道:「那麼,開始吧!心兒✡蹦蹦跳的小町大冒險!」


「耶~~。」


「……啥?」


「……?」


由比濱興奮地拍手歡呼,我和雪之下都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我們於是對看了一下。


「……喂,剛才的話題是什麼來著。」


「我記得是有關千葉的Family○art最近推出新的關東煮……。」


雪之下不解地偏著頭,小町一臉妳不懂地搖頭並晃動食指。「唉呀,雖然純粹聊天也很開心,不過難得有機會,當然還是想再好好玩一下啦!」


「咦?剛才還玩不夠多喔?」在聚會上妳們不是已經大玩特玩一番了嗎?不如說都已經玩到有點過激了,看看戶塚那醉到呵呵笑的樣子、葉山難得變得很陰沈、一色和小町瘋到差點玩起野球拳、陽乃和她妹妹居然好好地聊天聊了五分鐘、由比濱嘟著嘴一直碎碎念不停,平塚老師還趴在桌上哭著說好想結婚……咦,等等,是不是其中一個還挺常見的?


看到我的眼神逐漸變得黯淡,小町嚇的趕緊和身旁的由比濱咬耳朵。「怎麼辦,結衣姐姐,讓哥哥看到太多不該看的東西了……。」


「是呢,真的不應該喝酒的,雖然說其實沒喝很多……。」


「妳的酒量不好,之後禁止喝酒。只喝不到一杯都會醉,以後真的很危險……。」


雪之下搖頭嘆氣著。順帶一提,這傢伙很平常地就像是喝紅茶一樣喝著酒精濃度頗高的調酒,還喝了不少,真的好可怕。


小町可惜地嘟噥道:「可惜小町只能喝可樂,不然也可以一起嗨了。」


「只要我在的一天都不行,就算妳十八歲了也一樣。」


「天啊,小企的妹控還是一樣噁心……。」


「什麼妹控,我才不是妹控。妳們想想吧?小町這麼可愛、這麼可愛,這麼的可愛喔?如果我不是她哥哥,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要拐到她。像是瘋狂的買禮物啦、拼命寄出充滿愛意的情書甚至在陽台下面彈吉他什麼的肯定少不了,更不用說把小町灌醉然後再做一些不好的事了。為了預防這種事……不,應該說為了預防犯罪,趁現在直接禁止她喝酒才是對的。聽到了嗎?妳以後要喝,只能在我在妳旁邊的時候喝。」


「哥哥,有時候小町真的覺得你的愛太沈重了……。」


「倒不如說,我想先報警把你抓起來……。」


「小企,你比較像是會犯罪的那個喔……?」


沒想到,我如此充滿好意的發言卻被這些人用歧視的目光否定了。哼,我才不管妳們。妹妹幸福的每一天,就由哥哥我來守護!……唔,感覺很適合作為輕小說的標題,隨便寫一寫再找カン○ク老師來插畫一定會大賣。


小町咳了咳,拉高語氣說道:「總之,現在就是要玩第二攤的時間了!Second round!Double play!My cat is so fat!」


「天啊,要吐槽的太多了。」所以我懶得吐了,沒錯。CY@!


「要玩是可以……不過,妳想玩什麼?」


雪之下困惑地環視了一下客廳。「這裡沒什麼可以玩的,只有比企谷同學……。」


「喂,別玩我。」


「……的PS4。」


「講話一次講完啦!」別挑這種時候欲言又止啊,妳這女人!


「不不不,不是那麼膚淺的東西喔~」


小町得意地笑了。喂,妳給我說清楚喔,妳是指我還是PS4?不准說PS4膚淺,它可是很好玩的!


由比濱好奇地盯著小町,小町於是從書包裡摸呀摸地並掏出了一個長方形的盒子。呃,這是……。


「乒啷~!小町的祕密武器!愛和勇氣的大考驗!緊張緊張又刺激,心兒碰碰跳的──」


「這不就是疊疊樂嗎?」


「……討厭,哥哥你超煞風景的。」


眼看小町頓時變得有些沮喪,我連忙安慰她。「呃,不是,怎麼說。啊,我有嚇到喔!沒想到是疊疊樂,喔喔,整個人都興奮起來了!」


「太假了,比企谷同學……。」


雪之下冷冷地瞪著我,唔,我覺得妳根本就是暖冬殺手。應該給妳當個幾天在大螢幕上會出現的氣象播報員,保證千葉有機會回到冬天正常的溫度。


「沒關係,雪乃姐姐,小町已經習慣這樣的哥哥了……就算哥哥是這種對妹妹一點也不留情的人,小町還是會努力當一個好妹妹。啜泣、啜泣。」


「沒有人拿動詞來當狀聲詞用的啦。」這樣真的超怪的,搖頭搖頭。


「今天的小企,根本吐槽模式全開耶……。」由比濱有些驚訝地說道。拜託,要是妳們可以表現的正常一點,我也不願意這樣啊。


小町重新打起精神,她把盒子反轉,直接在桌子上倒了出來。話說還真的挺久沒玩這東西了……上次好像是小學的時候吧。不過都已經這麼久了,沒想到小町還找的出來。


「啊,這個是新的喔~小町之前才買的。」小町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她快活地說道。雪之下似乎也有點興趣了,她露出有點不妙的笑容。


「唉呀,有什麼不好?就玩吧。」


「玩這個是無所謂……。」


沒想到,接下來由比濱說的話讓千葉縣的六百萬人都震驚了。


「唔,我從來沒玩過這個耶。」


別說是我,就連雪之下和小町都不可思議地看向她。


「真的?結衣姐姐,妳沒有玩過!?」


「我還以為這個大家多少都試過……。」


「真假,由比濱,妳是不是沒有童年啊?玩具反○城總去過吧,那邊有賣啊。」


「你們什麼意思嘛!」由比濱淚眼汪汪地抗議。「人家是獨生女嘛,家裡沒有這種可以一起玩的東西啊!」


唔,這麼說起來也有道理……小町安慰性地拍了拍由比濱的肩膀。「沒關係,結衣姐姐!妳的第一次,就由小町我收下了!」


「嗚嗚……請妳溫柔點……。」


「……咳嗯,所以,那就開始囉?」


為了阻止莫名其妙發展出來的百合氣息,我咳了咳。要是和雪之下的話是無所謂,但對象是小町我可不能置之不理……咦?難道說我的女朋友其實是小町!?太好了!哈拉修!


「等等等等,只是單純玩的話太無聊了喔。」


小町「嘖嘖嘖嘖」地搖著頭,她理所當然地說道:「當然要規定懲罰啦,懲罰!如果沒有的話,哥哥玩起來半點幹勁都沒有嘛。」


「唔,這麼說也有道理。」


「順帶一提,他也沒有半點希望可言。」


「請不要這麼順便地否定我的未來。」這種像是離開房間順便關燈的補充真的免了,真讓人受傷耶!


「不過,要什麼懲罰?」


由比濱有些緊張地舉手發問。「我是第一次玩這個……可以不要太可怕的懲罰吧?」


「嗯~這個其實不難啦。玩個幾次很好上手的。」


小町笑了笑並說道:「而且懲罰只是用來防止哥哥隨便玩,結衣姐姐不用怕啦。」


「好吧,懲罰就懲罰,要懲罰什麼?」


我一邊喝著果汁一邊問道。小町低著頭「唔──」地思索了一下後,便抬起頭說道:「啊,有了!最輸的要聽最贏的人一件事怎麼樣?」


「噗咳咳咳咳!」


「……。」


聽到後,我馬上嗆到了。雪之下的身體則是瞬間僵硬。嗚哇,毫無反應,只是普通的美少女雕像……。


「……你們怎麼了?」


敏銳的由比濱馬上問道,我連忙搖頭。「不不不,沒事,一點事都沒有。妳說是吧,雪之下?」


「……嗯,對。的確說不上是什麼事。這樣說確實沒錯。」


「喔喔,嗯?嗯~小町好像感覺到一種奇妙的氣氛……。」


感到可疑的小町瞇著眼睛盯著我們,我和雪之下不約而同地撇過頭逃避她的視線。為了擺脫這種尷尬感,我勉強地開口。「總、總之,就照妳說的吧。妳們都可以吧?」


「……啊,嗯,我沒問題。」


「啊,呃……人家也OK~」


「……還是很可疑。不過算了,就這樣決定囉。」小町放棄追問我們的打算。呼,好險,過關!


為了讓由比濱習慣,我們先試玩了一下。不意外地最後讓由比濱弄倒了。不過她隨即眼神閃閃發光地說「沒問題!我知道怎麼玩了!來吧!」之後,我們便正式開始比賽。話說,一開始應該是在慶祝雪之下生日來著吧?我們為什麼現在卻在玩疊疊樂?


由於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決定就先玩兩回合。這樣的話只要輸一局基本上就算輸家了。猜拳決定順序後,分別是小町→我→由比濱→雪之下。第一回合的前面平安地渡過,等到安全的積木全部抽掉後,便是這遊戲困難的地方了。


「唔──。」


在我抽掉最後一個無風險的積木後便輪到由比濱。她皺著眉,很困擾地呻吟著,隨即哭喪著臉向我抱怨道:「小企太過分了啦,真的留下這種讓我抽──。」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哼哼哼。」


我冷笑著回答,沒錯!這個遊戲從決定順序後我就立於不敗的地位!只要我隨便抽個積木,留下麻煩給由比濱,她就有很大的機率會把整座積木弄倒。我可以不贏,但我可不能輸!我才不要任妳們擺佈!妳就儘管說我殘忍吧,請叫我千葉市東巴,我強調只限千葉市喔!


「不用緊張啦,結衣姊姊。動作小一點的話就可以把下面那個積木抽掉。對,就是從下面數過來第三層那個~」


不意外地,小町開始試圖幫助她。由比濱聽從她的話,小心翼翼地推了推小町說的那塊積木。不過……。


「呀啊!」


一瞬間的不穩,整座積木便晃了一下。以為要倒的由比濱頓時發出悲鳴。太天真了,小町,和由比濱這種人說不要緊張只會造成反效果。正確鼓勵她的方式應該是……。


「結衣,別怕。就算輸了這裡也沒有人會提出什麼過分的懲罰。不用太擔心,就放心抽吧。」


沒錯,依照由比濱這種有時十分畏縮的性格,就是要把結果講清楚她才會敢放膽做──咦,等等,雪之下,妳幹嘛啦!


「小雪乃……唔嗯,好!由比濱結衣‧參上!我來了!」


雪之下的鼓勵效果十分顯著,由比濱這次沒有猶豫,小心並大膽地把積木又推又拉地抽了出來。她放鬆地吐了口氣,用挑釁的眼神看向了我。


「看到沒,小企!」


「……真有妳的。」


沒關係,下次就讓妳倒。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我既不是君子,這也說不上是什麼仇,所以是三回合不晚。


輪到雪之下了,她看了看現在的情況再瞥了我和小町一眼,隨即露出壞心的微笑。


「……幹嘛?」


「交給妳了,小町。」


雪之下沒有回答我,她簡單地說道後,纖細的手指便移向了最下面的那層──呃,不會吧?


「嗚哇,會倒吧!」


「雪乃姐姐……!?」


由比濱和小町忍不住驚呼。在倒數第二層只剩下一塊積木獨挑大樑的現在,她居然想對最下面一層積木動手。怎麼看都十分的危險。


不過──她可是雪之下雪乃。


連假設都不用,她根本不會在這種地方失敗。


雪之下用漂亮俐落的方式把最下面的其中一塊積木抽掉,整座積木晃都沒晃一下。她對我們投以自信的笑容。「那麼,小町,換妳吧」


「唔,啊,原來是這樣!」


小町馬上發現了雪之下的用意。由於結構已經改變的關係,最下面那層的積木變得十分鬆動。她於是開心地把另一塊也抽掉,於是最困難的便輪到我了。


「……雪之下。」


「對了,比企谷同學。我不覺得對敵人同情就是對自己殘忍,不過──。」


雪之下高傲地撥了撥頭髮。「能當贏家,就要當贏家。」


耍什麼帥呀,妳居然陰我──!好吧,可惡,由比濱,算妳運氣好。在妳忘掉前給我記住!


我試著移動一塊積木,不過果然還是太勉強了。整座積木倒了下來,小町竊笑著說道:「好的,哥哥輸了~。」


「……嘖。」


「唔,要小企做什麼呢……。」


「就要他每天準時起床如何?我也叫他叫的有點厭煩了。」


「喂,那邊的,別馬上給我討論起懲罰啊。」



第二回合開始,重新決定順序後,分別是雪之下→我→小町→由比濱。順帶一提,雪之下猜拳猜贏後暗自握緊了拳頭,拜託,純看機率的遊戲妳也可以這麼開心喔?


和之前一樣,前面的回合都輕鬆地過了,開始危險的回合是由我開始。不過這還算是小意思,我抽出了積木後便看向小町,小町看似煩惱地抱起了胸。


「嗯,唔──怎麼辦,這個?不,抽完以後結衣姐姐會弄倒……那這個嗎?好像也會倒,呃唔……。」


她最後不知所措地看向由比濱。「……結衣姐姐,怎麼辦?」


「不用那麼顧慮我啦,討厭!」


由比濱感受著小町的溫柔,不禁哭喊著回答。小町最後總算下定了決心,抽出一塊還算危險的積木,留了保險一點給由比濱。喂,妳們該不會在聯手讓我輸吧?


由比濱接手後,不負眾望地安全過關。她開心地歡呼著,雪之下用溫暖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天啊,這是什麼溫馨的氣氛……搞的好像我才是最大的反派耶?


「雪之下,換妳了。」


「我知道,嗯……就這個吧。」


雪之下隨意挑了個看起來十分有挑戰性的積木,既然是她,我們都沒想過失敗的可能性。


──不過,雪之下不會失敗,並不代表其他人不會。


至少,貓是會的。


就在她即將抽出積木的同時,趴在她大腿上的嚕米突然起身伸了個懶腰,嚕米的頭很順暢地頂到了雪之下的手肘。積木於是非常跟著順暢地倒下了。


「「「……。」」」


嚕米打了個哈欠,隨即趴了下來繼續睡。我們則是陷入了沉默,仔細一看,我們全都在忍笑。噗……!哈哈哈哈!嚕米,幹的好!就是這樣,貓94要這樣!改天我買高級罐頭獎勵你,太神啦嚕米,聊天室七起來!


直到倒下的那瞬間,雪之下的表情都十分平靜。不過大家都看得出來她純粹是僵掉了。過了幾秒,雪之下馬上頹然地垂下了頭。


「……。」


「呃,那個,雪乃姐姐?」


「這、這場不算啦!無效、無效!」


除了我的兩位好心少女馬上試圖安慰雪之下,不過後者慘然地搖了搖頭。


「不,是我輸了……我早應該先把嚕米移開……。」


雪之下悲傷地說道,但老實說,她毅然決然的悲壯表情和趴在她大腿上睡的超安詳的嚕米有夠不搭……。


於是,這場戰爭就以我和雪之下的敗北結束了。小町和由比濱為了我們的懲罰交頭接耳了一陣子,接著她們似乎達成了共識,一起開心地點了點頭。


「那麼,懲罰時間~。」


小町開心地舉手喊道,我用警戒的眼神看向她們。


「……妳們要幹嘛?」


「結衣,那個……不用當做懲罰,我也願意吃妳做的料理的。雖然那確實很像懲罰……。」


「不是啦!小雪乃妳好過分!」


聽到雪之下不自覺透露的真心話,由比濱哭著捶了捶雪之下的胸口。哇,別再捶了,那邊已經很平了,快住手阿!


「好了,公布懲罰內容!」


小町神秘兮兮地看了看我和雪之下,接著高聲宣布:「──那就是,你們從現在開始都必須用名字稱呼對方,不准加敬語。」


「……咦?」


雪之下也露出了和我一樣莫名其妙的表情,由比濱無奈地嘆了口氣。


「嘛,我其實也煩惱很久了啦……小雪乃,你們已經交往一陣子囉,為什麼還是用姓在稱呼彼此呀。」


「呃,怎麼說,習慣性的……。」


「而且雪乃姊姊甚至還加敬語耶?雖然說你們可能無所謂,但我們還是很不習慣~」


小町咧嘴一笑。「所以,就當做懲罰囉!以後再讓我聽到哥哥叫雪乃姐姐的姓,小町就會生氣唷!」


「……怎麼個生氣?」


「嗯──斷絕關係,再見。小町再也不是哥哥的妹妹。」


「雪乃,我看就照她們說的吧。」


「……你這人翻臉簡直比翻書還快。」


雪之下嘆了口氣,用有些鬧彆扭的語氣說道:「……那就這樣吧,比……我是說,八幡同──」


「呃咳!」


「……八幡。」


「很好!」


由比濱滿意地點了點頭,好吧,懲罰就這樣也還好啦,不如說小町說的那個對我來說才是天大的懲罰。我完全無法想像沒有小町我要怎麼活下去,光想都覺得害怕。妹妹當到這種程度也是一絕啊……。


◎ ◎ ◎ ◎ ◎ ◎ ◎ ◎ ◎ ◎ ◎ ◎


在這之後,我們又玩了幾次的疊疊樂還有各式各樣的撲克牌遊戲。直到大家都累了以後,已經是深夜了。


這兩個人一起來借宿的時候,通常都是她們三人一起睡臥室裡的雙人床,而我當然只剩下沙發可以睡。今天也不例外,在其他兩人都敵不過睡眠,在床上睡著後,雪之下也準備要睡了。


「換你洗了。」


「啊,OK──」


雪之下從浴室出來並對我說道,她身上穿著深藍色的長袖睡衣,下半身則是同樣顏色的長裙。我剛收拾完桌上的杯子,坐在沙發上盯著嚕米。唔,這傢伙是不是有跳蚤啊……我捏著牠的毛想要找。雪之下眨了眨眼,隨即走過來並坐到我旁邊。


「……明天再找吧?已經不早了。」


「啊,也對。」


「那麼,快點洗澡吧……我先睡了。」


雪之下柔和地笑了笑,隨即起身想要離開。


我出聲說道:「呃,那個……等一下。」


「……?」


雪之下疑惑地轉了回來。好,八幡,深呼吸,不要緊張!我暗自試了試拉梅茲呼吸法,然後發現一點用也沒有,只是讓自己變得更蠢。


「……如果要體驗生產的話,現在不是個好時間。」


「不是啦,呃,我是要給妳這個……。」


我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盒子。雪之下驚訝地睜大眼,她喃喃說道:「……我記得你已經給過禮物了。」


「聚會時給妳的那個耳機?呃,那個也是啦,只是……怎麼說,這是另外的。」


呃──應該怎麼說會比較有道理啊?我為什麼不先想想再開口……我一邊煩惱著這些問題,一邊思考要如何讓雪之下能接受。不過她沒有再問下去,只是走了過來,示意我把東西給她。


接過手後,雪之下將盒子打開。


「……這是……。」


「……嘛,我覺得很可愛,而且,那個……很適合妳……吧?」


──那是一條項鍊,不過不同的是,掛在上面的不是珠寶,而是一個有著粉紅色肉球的貓掌圖案。


老實說,如果不是項鍊本身是金屬做的,乍看之下還真像寵物的項圈。


雪之下有些驚訝地看著這條項鍊,接著抬起頭,壞心地對我笑了。


「……挑在這個時間送我,是不想給別人看到吧?」


「……囉嗦。」


「呵呵,的確很像你會做的事呢。你啊……要是直率點就好了。」


雪之下輕輕笑著,她將項鍊遞給了我,並在我面前坐了下來。「那麼,就麻煩你了。」


「……啊,好。」


我繞到沙發背後,越過雪之下幫她將項鍊戴上。她的脖子好纖細,在手繞過肩膀的同時,更可以感受到她身上微微散發著的熱氣。


「……好了。」


「嗯,謝謝。」


我起身離開,雪之下抬頭看向我,深邃的瞳孔中似乎透漏著些許遺憾。天啊,這傢伙也太可愛了吧……我只好從後方小心翼翼的,用像是對待一種藝術品般的力道輕輕抱住她。


雪之下滿意地點了點頭,她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八幡。」


「……還真的這樣叫啊。」


「畢竟……是懲罰呢。」


「……也是。」


──一月,是雪之下雪乃的生日。


就在數年前的這時,這名少女誕生了。


完美無缺、才貌並濟、傲視群眾、鶴立雞群並且凡事追求完美到有些不近人情──然而,卻也比誰都正直、善良且努力的少女。


如今,這份溫度就在我的手中。


彷彿是一種刻在靈魂內的痕跡般,令人一想到便歡欣的隱隱作痛。


就讓我為了妳而慶祝吧。


為了讓這份痛楚有能讓妳理解、了解並接受的一天。


──為了讓妳也能有為了這份痛楚而感到幸福、感到驕傲的一天。


我小聲地開口。



「……生日快樂,雪乃。」



「……謝謝,我很開心,八幡。」


眼前的少女毫不猶豫地回答,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想,能讓她露出這種笑容,應該就算給她最好的禮物了吧。





順帶一提。


隔天嚕米在發現自己吃的罐頭變得超高級後,再也不肯吃原本的罐頭了。


這隻畜牲,我總有一天讓你好看。


End
----------------------------------------------------------

二小姐生日快樂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安安這篇94小弟為了二小姐寫的賀文,希望大家喜歡。原本是想讓他們玩別的遊戲或是回合多一點,但會太長所以……。

有機會下次見啦~
板務人員:

1167 筆精華,03/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