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同人-他和她的冬日仍在持續1.5

樓主 NothingHeart fallenshadow
 
小短篇,背景是冬日篇唷。若不知道請搜尋「他和她的冬日仍在持續
 
 
因為不長所以我就不提大綱了,是兩人日常的小故事,請慢慢看吧。
 
 
《他和她的冬日仍在持續1.5》
 
----------------------------------------------------
 
 
若要提到雪之下雪乃,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想到「完美主義」、「冰山美人」、「冷淡」、「高嶺之花」、「看起來難以親近」等字眼。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就算在從我認識她數年後,知道她已經改變許多的現在,絕大多數人對雪之下的第一印象也是如此。不過近來還有一些印象是「男友看起來很挫」、「男友超配不上(笑)」還是「戀人的眼神像晾在太陽下的死魚」等等,因為多少讓我有點受傷所以還是別再提了。
 
 
總之,這就是眾人眼中的雪之下雪乃。
 
 
總是如此完美、如此堅強、如此屹立不搖──但也因此,就如同太過美麗的冰雕花飾一般,難以接近及碰觸。
 
 
不過,這些都只是與她不熟的人對雪之下才有的刻板印象。只要深入接觸就能知道,她其實是個通情達理、溫柔及善良的人。只不過因為她的正直、那些優點往往都只能化為箭矢刺向他人。讓她的溫柔成為傷害、她的善良成為輿論,甚至讓她的正直成為了不被眾人所接受的刀劍。
 
 
這就是雪之下雪乃。
 
 
我所認識、熟悉、理解以及接受的,可以說是十分普通卻又完全不普通的少女。
 
 
但是,關於她,我還有一點要補充。
 
 
……那就是,那傢伙非常喜歡得士尼的熊貓強尼。
 
 
喜歡到床頭櫃上擺了兩隻布偶,電視下的櫃子則擺了十三隻,杯子上面有熊貓強尼的圖案,圍裙上面有熊貓強尼的剪影,最近還似乎看上了熊貓強尼的枕頭套。讓我回家時俯拾皆是熊貓強尼,要不是不用買門票,我還以為我每天回去的地方是什麼特賣商店來著。
 
 
儘管如此,雖然那傢伙是很喜歡沒錯,程度倒也還算是正常人的範圍。一般來說不管是誰都會有幾個興趣,因此我對這個也完全沒意見。倒不如說反而感激有這個顯而易見的興趣讓我知道怎麼樣可以用最快的方式討雪之下開心。嘛,不過也不是每次都有用就是了。
 
 
……總之。這就是我目前坐在這裡發呆的原因。
 
 
 
事情要回溯到半小時以前,我因為剛下課,正在市區一邊閒逛一邊等著還有課的雪之下。就在我經過學校附近的遊樂場時,裡面櫃檯上擺放著的東西不由得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那不是熊貓強尼的布偶嗎。」
 
 
我瞇細了眼,沒錯,那的的確確是熊貓強尼。因為雪之下的關係,我對這玩意的鑑定能力絕對是比平常人高了數倍。畢竟我可是能忍耐某人對熊貓強尼的背景、故事還有種類花了數十分鐘詳加解釋的男人。如果給我筆和紙,我甚至可以馬上寫出一部熊貓強尼簡史加上未來展望,搞不好還能寫出參考文獻。
 
 
而且,如果我沒記錯,放在那的是去年聖誕節時所推出的限定款。雪之下還因為沒有買到而沮喪了一陣子。嘛……我真的不懂只是頭上多戴了個紅綠色的聖誕帽加上聖誕裝為什麼就可以讓許多人搶破頭,但限定是殘酷的,就像雪之下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訂到魔○獵人的限定特典時要這麼失落一樣吧。可惡,要不是網路賣的太貴,我早就……!
 
 
……總之,那不是重點。既然在這邊看到了,就去看看可不可以買下來吧。最近剛好結束雪之下她爸那邊委託的差事,手上的錢應該還夠。於是我走進了遊樂場,往架上仔細一看才發現旁邊赫然寫著幾個字。
 
 
『只送不賣!熊貓強尼聖誕限定版~兌換價格:五千點券。』
 
 
又~來這套!我忍不住發出咋舌的聲音,旁邊似乎玩的正開心的高中情侶黨因此不耐地瞪了我一眼。唔……我又不是在挑釁你們來著。不過我早該猜到才對,畢竟遊樂場也就靠這招來削客人,就和教授也就只有那幾招可以削學生一樣。搞什麼,我好像一直是被削的一方?
 
 
我再度看了看那個布偶,呃?在熊貓強尼的旁邊放著的居然是寫有「I Love 千葉」的帽子。唔,說實在還真有點想要。不過那也要五千點,還是下次再說吧,何況那玩意感覺到哪都買的到。我有Amaz○n我最強,順帶一提,我是不出門買衣服派,更應該說我是不買衣服派,在衣櫃裡的襯衫幾乎都是雪之下買的,說到這裡,不得不說那傢伙有夠會配衣服,看看衣櫥我還以為是在逛服飾店來著。要是她可以不要老是一臉遺憾地說「你那雙眼真是可惜了這些衣服」就好了。
 
 
好吧,既然不能用買的,只能照著這邊的規矩走了。因為這家遊樂場就在學校附近,我有時會在這裡等雪之下。所以這裡的機台我都還算了解。五千……五千的話……。
 
 
我腦海中飛快閃過幾個選擇。第一個就是轉角那台角子老虎機,不過馬上就被排除了,畢竟風險太高,要是沒有賺到五千點券還陪光身上的錢,回家後可不是跪算盤就可以了事的。那麼我身後那台推硬幣機呢?看來也是一樣。
 
 
所以說,必須找可以安穩地拿到五千點券的機台。我再度掃視整家店。射擊遊戲先淘汰,我完全不擅長那種玩意,玩下去勢必也躲不過算盤的命運。格鬥遊戲?也許勉強可以考慮,但是一場最多只能拿兩百點,要我玩二十五回還是饒了我吧。
 
 
於是,看來看去,我的目光最終落到了靠近牆角的機台。
 
 
「……只剩這個了嗎。」
 
 
──沒錯,要在雪之下下課前賺到五千點,看來只剩這台了。
 
 
這台是賽車遊戲。
 
 
沒錯,若要在這家遊樂場裡面找尋我還算玩的下去的遊戲,非那台莫屬。要說原因的話,就是因為這台很少人在玩。明明在斜對角也有一樣的機台,但往往兩台都沒有半個人使用。所以這是我用來打發時間的機台。不,千萬別誤會,我可完全沒有什麼同病相憐的感情喔?純粹只是因為不用等所以很方便罷了!反正最終的目的只是殺時間,就連殺時間還要等人不是本末倒置?
 
 
……不過,雖然這台的確是首選沒錯,但這台有個比較麻煩的地方,就是它的計分方式。
 
 
這台的賽車遊戲有單人模式與雙人競賽,點券則是在遊戲內每獲得一百分就可以換一點點券。也就是說如果要拿到五千點,我至少必須在遊戲內拿到五十萬的分數。然而單人模式的分數上限只有三十萬,何況就我的記憶中,每次最多也才大約拿到五萬分左右而已。更不用說如果要玩六次,雪之下恐怕早就下課了。
 
 
那麼,難道就這樣放棄了嗎?那怎麼可能,我可不是這麼容易妥協的人……呃,我的人生好像的確充滿了妥協來著?總之,還是有辦法的。那就是使用雙人競賽的地圖來賺分數。
 
 
我沒有自己玩過雙人競賽啦,但地圖和單人模式的一樣,只是圈數不同而已。而且雙人競賽的最高分數剛好是五十萬,更何況是三戰兩勝制,累積起來要破五十萬應該是沒有問題……吧。反正輸了還可以投幣繼續,不試試看也不知道就是了。
 
 
於是,我投入代幣後便開始操作起機台。嗯……雙人模式、雙人模式……。
 
 
……等等。
 
 
雙人就字面意義上來說,也就是指兩個人。Two persons DESU。這在一向習慣了一個人的本人腦海裡就像是開啟了強力風扇一樣,雜音頓時湧現了出來。燈燈燈燈~什麼跟什麼,哪裡來的工作人員!……這個梗真是有夠老,能懂的說不定只有平塚老師而已。
 
 
但是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在這裡的我都是一個人。One person 沒有s。所以既然只有一個人,理所當然地不能玩雙人模式。真麻煩……我再度暗自嘖了一聲,我真的恨死了這個什麼事都要兩個人以上的世界。如果有機會當選議員,我一定要先提出一人位需要佔店內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法案,再用雪之下陽乃的力量強制通關。哇,這方法真不錯耶!不過我不想就因為這樣而欠陽乃人情,還是算了。再說我也不知道陽乃以後會不會接她老爸的工作。
 
 
那麼,現在有兩個辦法。第一個就是在這裡等到有人在另外一台投幣,和我用雙人模式競賽。第二就是我自己去另一台投幣,然後一個人玩兩台遊戲。但第二種實在是太麻煩了,如果說機台在隔壁還好,但另一台是在這間店的對角線,根本就是最遠的位置。明明是相同的機台,到底為什麼要擺在離彼此最遠的地方?我忍住了現在立刻馬上right now就去和店員complain的想法,如此有sense的我簡直就應該被整個社會稱頌才對,嗯?奇怪,意識好像突然高了起來……。
 
 
想了想,第二個辦法實在是太莫名又很愚蠢,我姑且決定先按下雙人模式,再看看有沒有哪個好心人經過另外一台時可以行行好和我對戰。天啊,我怎麼連玩個遊戲都這麼困難啊……。
 
 
這樣那樣,這樣那樣,便演變成了現在的局面。我坐在機台前,瞪著螢幕開始發呆。因為手機沒電了,所以也沒辦法玩手機。還好已經事先說過要去哪裡等雪之下了,不然聯絡不上也很麻煩。話說回來,直接選單人模式玩個六次還說不定比較快耶?
 
 
雖然我只是坐在座位上看著螢幕,不過也沒什麼人理會我。畢竟本來就不是什麼熱門的機台。我就這樣等了大約十分鐘,仍然沒有人要在對面按下對戰。好麻煩……乾脆直接走過去投幣好了。可是不管哪台輸了都要再投,天啊,饒了我吧。我又不是鳴○,最後也不會選胸部大的好不?
 
 
就當我在考慮要不要直接拜託店員,請他直接把玩偶賣給我還是怎樣的時候,螢幕上的遊戲畫面出現了反應。用鮮豔的顏色所顯示出的「Challenge accepted!」看的我眼睛有點刺痛。
 
 
呼,不過好險有人玩了……我回過神來,開始操作起螢幕中的選項。因為是第一玩家,所以我這邊先選地圖……嗯,就選我玩過的地圖就行了吧。就算是三戰兩勝,玩到五場還玩不到三十萬分的話就太尷尬了。車種也選了之前選過的車,不過我根本不知道這種遊戲裡面的車種到底差在哪就是了,管他手排還是自排,啊不就可以跑,到底哪裡不一樣?
 
 
對方選了另一台看起來像是富二代開來炫富的紅色跑車,唉,隨便啦。反正我只要跑到五十萬分,沒有贏就算了。看你要跑水溝蓋還是旋風衝鋒龍捲風都可以,話說回來,既然是紅色,不知道有沒有三倍速?
 
 
第一場要開始了,我緊握住方向盤並準備踩下機台下的油門。遊戲中傳出的引擎聲不禁讓我有些興奮,有人說過男孩子的浪漫就是機器人和車,這麼說起來,小時候的確有玩過老爸買給我的玩具車耶!現在搞不好也還在,等等,最後一次看到它好像是小雪在倉庫的紙箱上睡覺時,那時小町在沙發上像海豹一樣癱著,還一邊碎碎念著不知道是什麼的詭異話語……糟了,記憶完全被小町覆蓋掉了!
 
 
正當我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倒數結束了。對方立刻加速往前跑出,哇哇哇!我連忙也踩下油門,白色的車往前衝了出去。
 
 
對方在我右前方,以穩定的速度奔馳著。以它過彎還有擋人的技巧,感覺像是個常玩的老手。唔,就算追不上,至少也要不落後太多才行……!
 
 
這時眼前出現一個彎道,因為我玩過這張地圖,因此事先踩下煞車,不過對方卻像是反應不及一般沒有立即減速,我因此在這個彎道超越了他。怪了,還以為對方很強來著……。
 
 
不管怎樣,雖然目標是不輸,但如果能贏當然很爽快。接下來比較難的地方是連續三次的大轉彎,我一邊留意著小地圖,一邊留意著對方的動向。在前面的失誤後,他很快地追了上來,緊跟在我的後方。要是有任何錯誤,應該就會被超越了吧。
 
 
「來了……!」
 
 
第一個彎道!我咬緊了牙根,在身體迴旋的同時用力轉動方向盤。機台發出輪胎和地面摩擦的逼真聲響刺耳地傳入腦中,在第一個彎道通過後馬上便接著第二個回轉,我踩下煞車並把方向盤轉到另一個方向,很好,到這裡為止都沒什麼問題!
 
 
順利通過第二個彎道後,第三個彎道於是出現。這邊通過後就沒什麼困難的點,我小心地踩下煞車,但在這時──。
 
 
紅色的跑車像是嘲弄人一般,毫無減速地從身旁出現,轉眼便超過了我。
 
 
「什麼鬼!」
 
 
我震驚地看著他的車尾燈,一時之間差點忘記要踩油門。天啊……那種將近垂直的彎道還可以不減速,難道那台車是你養的不成?
 
 
在之後,我便找不到超越他的機會。因此第一場比賽便以我的敗北作為結束。目前我的分數是十五萬分。對方因為各種分數加成而跑到了二十萬,唔……果然對方很強啊,搞不好真的是常來的老玩家?嘛,反正這也不是重點。
 
 
不過,這次換他選地圖了。要是他挑到了我不會的地圖就麻煩大啦!先不論贏不贏,要是被提早結束,盡量刷高分數的目的便無法達成。因為我沒玩過雙人地圖,既然是三戰兩勝,如果這場對面贏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場……如果沒有下一場的話我就要自己再刷個單機模式了,怎麼想都很麻煩,而且時間……呃,現在是幾點來著?啊,手機沒電沒辦法看。哪位好心人士願意提供我行動電源呀?或是行動妹妹也可以,最近總是看到我家妹妹癱在沙發上不動,來人讓她動起來啊!
 
 
我記得雪之下的課是到下午四點,剛才進來的時候才兩點出頭,應該不至於來不及。我可不希望在和她的約中遲到,雖然那傢伙不會怎樣,但俗話說事不過三,遲到已經超過三好幾次的我就更不用說了。
 
 
這麼說起來,在和她剛開始在一起時還會戰戰兢兢地一直注意時間,不過後來就越來越隨便了……這該不會是人的通病來著?至於現在的話,既然是同居,想遲到也有一定的難度,因為要去哪只要一起去就行了。但是不管怎樣遲到都不好啦,我看還是買支手錶吧。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盯著挑選著地圖的對方。還好最後他仍選到我跑過的關卡,咦?這張好像和上一張是同一天玩到的耶?搞的好像我常來似的,不不不,我才沒有!我真的有在認真上課,回家也都有溫習預習加複習!不要這樣瞪我,雪之下大人!
 
 
對方所選的地圖和上一張不同的地方在於障礙物頗多,沒有辦法想怎麼開就怎麼開,也就是說在這關裡加速快的車種並沒有比較吃香。但如同我說過的,我根本也不知道這些車差在哪,因此無法判定到底哪一方具有優勢。不管怎樣開過去就對了!管他是紅車還是白車,只要是Toyo○a都是好車,身為國產車愛好者的我只能這樣說了,你開什麼車?是C○vic,我開Ci○ic……呃,先別管車了,重新回到遊戲上吧。
 
 
倒數結束,對方衝了出去。但從速度上看得出來,他大概知道這張地圖的特點是什麼。第一個彎道之前的三個障礙他也小心地從中間穿了過去。依照這個速度,雖然超越不了他,但應該不會像上一場被甩開太多……吧?
 
 
我和對方照這個速度跑了一陣子,雖然沒有拉開距離,但跑了兩圈後我仍然找不到機會超過他。糟了糟了,難道就要這樣子GG三比零了嗎?不能這樣啊還我菁英外套!大家記得結算前別打,很多人都在買分啊……呃,我在說什麼來著?
 
 
對了,話說回來。
 
 
「這傢伙,完全不會撞到啊……。」
 
 
如果對方真的這麼厲害,那的確沒話說。但是這張地圖有個特點,就是有些障礙物是可以撞倒來妨礙對方前進的。而現在我和他的距離沒有什麼差距,如果想要拉開距離,對方沒道理不這樣做才對。
 
 
也就是說──。
 
 
「……他該不會不知道吧。」
 
 
不,這樣想也太怪了。明明是他選的圖喔?如果不知道還選是要玩什麼,又不是大學選課。拜託,誰知道什麼政治與金融概論是啥玩意啊,可以輕鬆過就選下去啊!
 
 
不過的確。「可以撞倒障礙物」這點在遊戲中並沒有什麼提示,只是在經過時會用藍色框框把可以撞倒的東西註記起來而已。我之所以不這麼做是因為本來就是落後的一方,特地去撞也只是浪費自己的時間罷了。但是這傢伙既然可以擴大優勢,不狠狠的撞下去就很莫名了。
 
 
好吧,賭了!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圈,目標就是在有障礙物的彎道逼近他,然後給他完全不演地撞下去!啊,不是撞他,是撞汽油桶喔。這遊戲不是G○A,所以不會爆炸,這方面完全沒問題!還有遊戲中的車、人物和汽油桶都有練過,請勿輕易嘗試模仿,謝謝。
 
 
我冒著被問號(被誰?)的危險,努力地先與對方拉近距離。中間有一些純粹只是障礙物的東西也順利避開,嗚哇,請叫我千葉車神謝謝。話說跑水溝蓋到底厲害在哪?要是不是在秋○山的話,這招不就不管用了?
 
 
倒數第二個彎道!這個彎道有可以撞倒的東西,我加速到對方的右後方,他理所當然地為了閃避障礙而往左邊靠。
 
 
來吧,吃我這招!
 
 
我忍住大喊「紅蓮螺○!我的鑽頭是可以以下略!」的衝動,用力扭轉方向盤往左撞下去。汽油桶被撞開後往前飛去,撞到了對方的車尾燈。導致對方一時控制不住而向左打滑。我於是趁機直接從右方超車。
 
 
嗚哇,沒想到真的有效……就算成功了,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動。他好像真的不知道可以撞障礙物這件事。不然理論上應該是會戒備的,不是會再加速離開就是比我早撞。嘛,總之這局就是我拿下了勝利。聊天室七起來!……呃,這句話到底是誰先說的?沒引戰,純好奇。一想起來就覺得有點癢癢的,真是太神啦。
 
 
最後一局了,輪到我選地圖。我看了一下分數,對方跑到了三十三萬,而我則是三十萬。平均下來我一場只跑了十五萬啊……下一局得拿到更高分才行,畢竟還差二十萬來著。
 
 
好吧,來選地圖了。最後一局的話……來選個要繞比較多圈的地圖吧,這樣比較能多刷點分數。話說這種不斷在繞圈子的遊戲還真像我的人生。雪之下小姐,我知道現在副駕駛座上有妳,拜託請不要亂開謝謝,妳可是連看著GPS都會迷路的人啊。
 
 
我選的地圖是以直線居多,但是彎道的角度非常過分的那種。用術語來說叫啥……髮夾彎?呃,為什麼是髮夾?應該還有更彎的玩意吧,像是那個……迴紋針啊!不過迴紋針彎聽起來超蠢的,還是用髮夾吧。
 
 
這張圖就沒有障礙物可以撞了,比較有特色的地方是地上有時會出現小油罐,如果碰到的話會短暫加速,為了平衡,領先的一方會有道具的冷卻時間。我不曉得對方知不知道這點,反正輸贏不重要,只要能刷到我要的分數就行,這世界裡結果才是一切嘛。不過有個人說過一切都是結果來著?太帥了吧哀○小姐。什麼時候出下一集啊?我等的不耐煩囉!一想到小町一邊用電腦一邊和我撒嬌要我幫她綁頭髮我就不能自己啊──呃,那不是小町,只是聲音很像?不管啦,快讓我幫她綁雙麻花!
 
 
在我沈醉於小町可愛的聲線時,遊戲開始了──因為一開始沒什麼彎道,對方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倒數一結束就直衝出去。喂喂喂,那台車是不是加速比較快啊,難道有課金?當真三倍速來著,如果是外掛我會發火喔,有的話……為什麼不早點過來和我講!
 
 
我將油門踩到底,準備和對方來場男子漢的對決──嘛,我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就是了。衝吧,旋風衝○龍捲風!對了,為什麼只是小學生還可以和四驅車一起跑這麼久?真是太沒道理了吧,你們自己賽跑就好了啊,幹嘛還要賽車?
 
 
和上一場不同,對方看到油罐就毫不遲疑地踩過,那玩意應該一看就知道是道具吧?我也不遑多讓地跟了上去,哼哼,比速度的話,我可不會輸喔!還有一色也不會輸喔,之前她特地來學校找我和雪之下問事情時,我就被她罵了「好慢喔~學長!」。搞的我都不知道是在學校還是在提督室。這麼快也不會有人誇妳的啊,一色同學。
 
 
彎道來了,我踩下煞車,用安全的速度過彎。對方則是一如往常熟練地幾乎不踩煞車就過了。唔,過彎不用減速也太犯規了吧……還是說通常都不用?我不是這方面的專業所以也不知道,聯絡一下平塚老師好啦!她搞不好常常在假日來個真人版的玩命關頭千葉甩尾。平塚老師,在您甩尾之前,要不要先甩個男人啊?啊,根本沒得甩嗎?
 
 
總之,只要穩定地跟著這傢伙就可以了。現在的年輕人啊,心浮氣躁。我個人認為,還是踏實一點比較好。說到這個才發現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有眨眼,難怪眼睛有點乾。
 
 
我於是只專注於不要出現失誤,但對方突然踩到了一個油罐,因此瞬間和我拉開了距離。等等等等,你別跑啊!
 
 
一時心急的我用力踩下油門想要去碰另一個油罐,卻忘了接下來馬上有一個彎道。我急忙放開油門並且踩下煞車,不過已經來不及了。我擦撞到了牆壁,對方沒有放過這個機會,迅速將我甩開大半的距離。
 
 
慘了,衝動是魔鬼啊……我暗自嘖了一聲。對不起了,雪之下。可是這傢伙不肯給我熊貓強尼啊……等等,難道在聖誕夜卻沒錢買玩偶回家給女兒的爸爸就是這種感覺嗎?老爸,我終於懂你當時看著櫥櫃呻吟的心情了!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你好噁心!
 
 
算了,就這樣吧。如果不夠的話,等一下再想辦法賺點數就好了。我認命地看著對方漸行漸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曾經有一面牆壁,我沒有去躲它,等到撞到以後才後悔莫及。第二遙遠的則是冬天時從棉被裡到外面的距離,到底為什麼雪之下都可以這麼早起?她一定有病,下次我絕對要硬拉她回來睡。
 
 
看了看分數,現在才跑到十萬左右,如果要跑到二十萬還要跑大概兩圈。以對方超前的程度來說大概會比我早一圈到,現在還剩下三圈要跑,如果接下來都沒有失誤,也許有機會達到目標。
 
 
我看了一下小地圖,對方正跑到一個連續彎道。這是這張地圖唯一一個比較難的地方,因為一下左轉一下右轉,十分挑戰控制方向和速度的技巧。我都是放慢速度過去,往往不減速的那傢伙也沒辦法一路踩著油門。
 
 
就在這個時候──。
 
 
對方卻撞牆了。
 
 
「……什麼?」
 
 
看小地圖,他似乎是在其中一個彎道沒有減速,就這樣直接撞上了牆壁。在我的畫面中於是很快再度看見了他。好耶,趁這時候超車!機會是給懂得把握的人啊哇哈哈哈!我流暢地開過才剛倒車完正要出發的那傢伙,如果這遊戲有聊天室,我一定會先打個UCCU給他。
 
 
沒想到對方居然會犯這麼詭異的失誤,果然人有失足馬有亂蹄啊,貓偶爾也會從沙發上睡到掉下去嘛。這下點數確保了,可以隨便開囉!
 
 
……有這麼順利嗎?我頓時有點懷疑,人生不可能那麼順利,雖然我的人生一直都還滿順利就是了。先不論那些挫折還有辛酸,有小町當妹妹的我根本註定生下來就是個勝利組,不過不是人生勝利的那組,而是哥哥勝利的另一組。有妹妹的全站出來,告訴你們,小町是世界上最棒的妹妹,不服來辯!
 
 
看一下後照鏡,對方急起直追地緊跟在後,看得出來他有點火大。喂喂喂,冷靜啊。牆就在那裡,不是我害你撞它,也不是我唆使它讓你撞到的。冤有頭債有主,不滿的話再撞它一次便是,請不要用那種要輾過我的氣勢開過來好嗎?
 
 
雙方咬緊了距離,又過了一圈。很好,氣氛開始火熱了起來──!雖然想這麼說,但是我還是挺冷靜的。畢竟我已經過了那種熱血的時期,說到底這個時期根本不存在。我本來就沒什麼和別人爭的興趣,能贏當然是很好啦……好像有人說過打球很爽,但贏球是一百倍的爽。我倒是覺得沒那種程度,頂多一點八七倍吧?
 
 
這時,雙方都同時踩到了一個油罐。不過因為是小彎道,不知道怎麼不減速過彎的我又被追上了一些距離。很快的又要再到那個連續彎道,如果要再次拉開的話,這邊大概是唯一的機會了。雖然我並不期待對方會再犯一次那種失誤,不過有過失敗的經驗,他一定不敢不減速……嗎?
 
 
對方大概也清楚我在想什麼,就像是要澄清什麼一樣。在開始出現彎道時馬上做了個漂亮的甩尾。怎麼,不撞牆了嗎?真可惜,我家牆壁很乖的,它一定是交到壞朋友才會被撞。
 
 
因為這個漂亮的過彎,對方直接擠到了我的內側。這樣的話,在下個彎道就會被超過去。
 
 
不過就在看來要被逆追時,眼前出現了一個油罐。
 
 
如果碰到就贏了──!
 
 
……是啦,我也有一瞬間這麼想過。
 
 
不過我乾脆地放開油門,畫面中所操控的車於是很快地停了下來。
 
 
對方理所當然地在我旁邊呼嘯而過。我甚至能感受到對方錯愕的樣子,不過既然分數已經二十萬了,我才不管那麼多呢。人要提的起放的下,努力是種美德,但懂得放棄也是很重要喔?何況我也沒放棄,只是沒有玩完而已。
 
 
因為要等到對方跑完點券才會出來,我稍微等了一下。哼哼……不管怎樣,還是我的勝利!但要不是有對方的失誤大概也沒辦法這麼順利。嘛,反正結果好就可以了。我在心中比了個Ya,看了看對方的分數。嗚哇,硬生生比我多五萬耶。我心中頓時有點愧咎,抱歉讓你遇到這麼爛的對手,有機會的話再比吧!──不過不是和我比,看你要和誰都行。
 
 
機器緩緩吐出點券,我於是拿起並往櫃檯走去。
 
 
「不好意思,請給我那邊的熊貓強尼。」「不好意思,請給我那邊的帽子。」
 
 
……什麼?
 
 
我往身旁和我同時發出聲音的人看去,對方也和我做了同樣的動作。
 
 
──那是個將漆黑長髮紮成馬尾,身上穿著白色的外套,下半身則是雪紡的蘇格蘭裙和黑色的長襪。面容就有如人偶般端正標緻,整體看起來讓人一眼就聯想到雪的少女。等等等等,我好像早上才看過這個打扮來著……。
 
 
「……雪之下,妳怎麼在這?」
 
 
我驚愕地看著出現在這的雪之下,她也驚訝地半張著嘴。再眨了眨眼後,她才輕聲回答道:「……教授請病假,所以我提早下課。因為聯絡不到你,離約定的時間又還沒……。」
 
 
「啊,我的手機沒電了來著,抱歉。」
 
 
「沒關係,這不是重點。比企谷同學……該不會,你也?」
 
 
「……呃。」
 
 
我們看著對方手上握著的點券,楞了一會後,不禁都笑了出來。
 
 
「……搞半天,原來是妳啊。」
 
 
「這是我要說的吧?還想說你去哪了,原來也在這裡。看來真的得裝晶片了呢。」
 
 
「別擅自把人當寵物啊喂。」
 
 
櫃檯的店員看到我們自顧自地聊了起來,他用困擾的語氣問道:「……那個,請問,要換獎品嗎?」
 
 
我回過神來,拿出點券給店員。「抱歉,我要換那個熊貓布偶。」
 
 
雪之下再度露出驚訝的表情,但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點券,隨即嘆了口氣並浮出微笑。店員數了數我的點券,很抱歉似地說道:「不好意思,您的點數不夠……。」
 
 
「什麼!?」
 
 
換我震驚了,雪之下淡淡地笑著說道:「你一定沒有仔細看分數結算的畫面,中途放棄是會扣分的。」
 
 
「有這回事……。」
 
 
我向店員問道:「……還差多少?」
 
 
「是的,還差五百點。」
 
 
才五百點,隨便玩都玩的到啦!我向雪之下看了一眼,不過馬上她伸手擋住。
 
 
「不需要,你忘了我比你多幾分嗎?」
 
 
「……啊,正好五萬來著。」
 
 
雪之下一把將我的點券拿走。她瀟灑地把連同自己的所有點券放在店員面前,接著看了我一眼。
 
 
「那麼,比企谷同學?」
 
 
她露出惡作劇一般的可愛笑容,我嘆了口氣,向店員說道:
 
 
「請給我那個布偶,還有……那頂帽子。」
 
 
◎ ◎ ◎ ◎ ◎ ◎ ◎ ◎ ◎ ◎ ◎ ◎
 
 
換完獎品後,我和雪之下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抱著剛才換到的熊貓強尼布偶,而我則戴著最初看到的我愛千葉帽。沒錯,我就是這麼愛千葉!雖然不是我換的就是了。
 
 
……總之,就如同大家所想的。從頭到尾,在斜對面那個和我比賽的都是雪之下。
 
 
就像是我想幫她拿布偶一樣,她看到這頂帽子時也乾脆地決定要換這個。而選擇賽車遊戲不是因為她擅長,而是她只看過我玩這個。這也解釋了選的地圖都是我看過的原因,因為上次就是她在我旁邊看著我玩的。
 
 
我斜眼看著心情愉快的雪之下。「……話說,多虧妳只看過一次就能玩成那樣啊。」
 
 
「只是我剛才那種程度的話,其實沒什麼困難的。如果再讓我練習幾次,你應該根本玩不到第三場。」
 
 
雪之下露出好勝的笑容回應道,不過她隨即不悅地皺起眉頭。「……不過,原來是你啊。難怪第二場會輸。」
 
 
「妳說可以妨礙別人那場嗎?那可是正當的遊戲方式,話說妳該不會不知道吧。」
 
 
「我當然知道,但我想要正大光明的決勝。用那種方式贏的話根本看不出實力。」
 
 
雪之下理所當然地說道。雪之下小姐……無論是妳還是我都不是來看對方實力的吧──不過這句話我當然吞進了肚子,不然讓難得心情這麼好的雪之下壞了興致就不好了。嘛,如果我知道是妳的話,也不會那樣玩就是了。
 
 
雪之下看我不說話,她抱緊了懷中的熊貓強尼,不高興地瞪向我。
 
 
「……還有,最後一場又是什麼意思?就算知道你只是要分數而已,這樣贏了還是很不痛快。」
 
 
「啊,對喔,那場妳差點輸了嘛。」
 
 
「我可沒有輸,畢竟你中途就放棄了。到最後勝負還很難說,我個人認為我贏的機率有七成。」
 
 
「要不是妳中途撞牆,妳早就贏了啊。」
 
 
雪之下聽到後,頓時有些狼狽。她輕輕地嘆了口氣。「……那邊的彎道真的太多了,因為領先很多,一時輕忽……。」
 
 
「然後看到小地圖就混亂了對吧?我懂,畢竟是路……。」
 
 
話才說到一半,雪之下凌厲的視線就掃了過來。我連忙改口。「路……畢竟,呃,我是路癡嘛。我也常常那樣啦,左轉右轉的誰看的清楚啊?」
 
 
才剛說完,雪之下就冷淡地看著我。糟啦,果然說錯話了!不過她只是做個樣子而已,雪之下隨即漾出微笑,並用惡作劇似的表情說道:「……那麼,對於路癡的比企谷同學,不好好帶路不行吧。」
 
 
我頓時忘記了呼吸,數秒後才勉強地說道:「啊、嗯……那就拜託妳了。」
 
 
雪之下愉快地輕笑。她向我伸出手,我於是默默地牽住。纖細的手指以及肌膚的溫暖一併傳了過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瞥過了頭,雪之下看了我一眼,用柔和的語氣問道:「那麼,比企谷同學,要去哪裡?」
 
 
「……回家啊,不然去哪裡。」
 
 
「也是呢,回家吧。」
 
 
我們牽著手往家裡的方向前進。冬天午後溫暖的陽光灑在我們身上,我感受著在日落之前這份僅剩的微暖,一邊看向身旁的雪之下。她的表情一如往常的平靜,但臉上有些許的紅暈。她發現我在看她後,疑惑地偏過了頭。
 
 
「……怎麼了?」
 
 
「……沒事。」
 
 
──若要提到雪之下雪乃,想必眾人都會這麼說吧。
 
 
說她是個孤獨、完美但不近人情的少女。
 
 
而就算是我,也不敢說百分之百的理解她。因為想要完全地理解某人一向都是不可能的,那是種無可救藥的、自我滿足的、卑鄙且懦弱的願望。我們只能在自己的世界中朝對方竭力吶喊,試圖抓住一些對方的碎片、試圖找尋對方遺留下來的線索,並將此帶回自己的世界中,為此感到滿足並且欣喜不已。
 
 
──然而,只有一點也好。就算只是彼此接近了一點點的距離,我想都有資格可以開心吧。
 
 
因為那是我們為了對方竭盡所能的、聲嘶力竭的證明。
 
 
雪之下輕聲說道:「……八幡。」
 
 
「……啊。」
 
 
「……謝謝你,我真的很開心。」
 
 
我閉上了眼。
 
 
只有一點也好,只是如此也罷。
 
 
就算我不值一提,就算就連她也不知道我多麼重視它。
 
 
只要是這樣,就足以讓我感到幸福。
 
 
「……我也是,雪乃。」
 
 
end.
 
------------

退伍就是爽啦

大家好好久不見 不多說囉總之就是個冬日番外篇

下一篇應該是偽本篇了 想寫一點歡樂的故事啊哈哈

另外冬日三的獎品也在努力撰寫中 抱歉請再等一下

不過...不管怎樣我要先去環島啦 要寫也是回來的事囉哇哈哈哈哈!!

有機會下次見~
板務人員:

1167 筆精華,03/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