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28

RE:【小說】迷失的光 (更新第四章)

樓主 月餅 s457891
第四章

「乖孫子,你不要擔心,爺爺會好起來的。」

一臉和藹可親的老人躺在病床上,看著左手拿著玩具的右手擦拭眼淚的小孩,對自己的孫子說沒有問題。

「可是,爺爺的腳受傷了,要是爺爺再出門送禮物的話,又受傷了該怎麼辦?」

「哈哈~不會有事的。凡事出門一定有意外發生,只要小心謹慎去避免就好,就算這是辛苦的工作也沒關係,這可是為了小孩子們的夢想。」

「既然這麼辛苦就不要做好啦,為什麼要這麼拼命去送禮物?」

孫子的提問顯示他的隱憂,即使被這樣問,老人還是一臉輕鬆的回答。

為什麼要這麼拼命啊?呵呵~~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曾經問過我爸爸這個問題,那時候的我跟你一樣,很擔心曾爺爺的身體健康。」

「那麼曾爺爺他怎麼回答呢?」

「他說…」

嗶嗶、嗶嗶、嗶嗶
睡前設定好的鬧鐘不斷響著,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後就立刻關掉鬧鐘,黑髮男子的上半身起身後用手撐住自己的右臉。

「夢到小時候的事情了。」

他伸展懶腰活動一下筋骨,把鋪在地上的棉被收拾好後,就走到洗手間去刷牙洗臉,回房間的途中看到某副景象。

「怎麼了,雪穗?」

房間裡頭站在一位少女,是穗乃果的妹妹雪穗。

「早安,維德。事情是這樣的,姊姊她又賴床了,我怎麼叫都叫不醒。」

從門外就看到雪穗站在穗乃果的床邊,似乎是來叫她起床,可是穗乃果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而且嘴巴不斷在講麵包這個詞,看來她人正在做美夢,只是以目前的時間來看,再不起床的話真的會遲到。

「我有辦法。」

他來到雪穗的耳朵旁說悄悄話,對她說明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這、這真的行嗎?」

「一定行,總之快到廚房把那東西拿過來給我。」

「好的。」

雪穗聽從他的指示跑到樓下的廚房去,然後維德就來到穗乃果的枕頭邊。

「麵包、麵包、呵呵~~~~」

「穗乃果~~~我是麵包超人。」

「哦!麵包超人,難道你是來救我的嗎?」

似乎是湊效了,對睡夢中的穗乃果耳邊說些什麼,可以讓她做奇怪的夢境來,這是維德想到的點子,既然成功了就繼續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沒錯,我聽到穗乃果的肚子咕嚕咕嚕叫,所以特別飛過來喔!」

「哇~~好棒,想不到麵包超人會來找我。」

聽到麵包超人的到來,穗乃果就邊說夢話邊留出口水來。

「來,我把我一部份的臉給你吃,快打起精神吧!」

「好棒,可以嚐到麵包超人的紅豆麵包,我好幸福哦!」

笑嘻嘻的穗乃果,就張開嘴巴開始準備好要吃麵包,這時候雪穗已經回來並且把東西交給維德,從長條軟管容器裡擠出凝膠狀的物質,直接放進穗乃果的嘴裡。

「……好辣!!!」

一道清爽又帶勁的辣味和嗆味直衝鼻腔,最後傳達到大腦,這股辣味把睡夢中的穗乃果給驚醒過來,她起身後就不斷的吐出舌頭來想解辣。其實從廚房拿來的東西是芥末,維德就是等嘴巴打開的那一刻,就擠出大量的芥末給穗乃果吃。

「醒過來了嗎?」維德遞上一杯水。

「嗚~~麵包超人變成芥末超人了。」

喝完水解辣後的穗乃果,即使人醒過來還在回憶剛才的夢境。

「姊姊你還沒睡醒啊,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

看到妹妹手上拿來的時鐘,她才完全清醒,二話不話就立刻衝到洗手間去。



「路上小心喔!」

穗乃果母親對穗乃果和維德兩個人送行,他們兩人都做好上學的準備一起出門,至於雪穗,因為今天她是值日生所以就先走了一步。

「妳真是單純,我只是隨便說一說就夢到我設好的劇情。」

「不要再說啦,維德你欺負人。」

好好的一場美夢被人惡搞,穗乃果對這點提出抗議。

「不過,昨晚你睡得還好嗎?」

「很好,自從我離開北極來到日本後,就沒有躺在被窩裡睡覺過。」

「能幫你到太好了,就把我家當成是你自己家吧。」

聽到這樣的答覆讓穗乃果的心裡非常高興,其實她萬萬沒有想到會讓聖誕老人住進自己的家,會演變成這種局面是有原因的。


時間回到昨天下午,音乃木坂學院的頂樓,當維德看到穗乃果手上的布被風吹走後,整個人就嚇傻了。

「喂,維德,你去哪裡?」

「把隱形斗篷拿回來。」

其實穗乃果手拿的是隱形斗篷,是維德重要的道具之一,看到隱形斗篷被風吹的他,就急忙的想把它拿回來,心想著不妙的穗乃果也跟著他一起跑。

於是,他們兩個人去把隱形斗篷給拿回來,斗篷被風吹出頂樓柵欄的外側,從頂樓一路飄到學校的庭院去,好在維德的速度夠快,途中沒有跟丟,終於來到斗篷飄落的地點。

「怎麼樣?還好嗎?」穗乃果問著面有難色的維德。

「一點都不好!隱形斗篷破了這麼大的洞,而且還是被羊駝咬成這樣的,為什麼學校裡會有養羊駝啊!!」 

維德含著淚水指著後方有柵欄的小木屋,那是飼養羊駝的小木屋,音乃木坂學院裡有養兩隻羊駝,風把隱形斗篷吹到這裡來,當他們兩人跑到現場時,就已經看到白色羊駝和茶色羊駝正在努力啃食著斗篷,雖然維德拼了命才把斗篷給搶回來,但是斗篷有一大半的面積已經被咬的破破爛爛。

「那還可以用嗎?」 

「當然不能用!隱形斗篷一旦破掉就會失去效果,等於變成普通的布,雖然有帳篷在,但是少了它我就變得跟無殼蝸牛一樣。」

維德有說過,工作期間他是住在帳篷裡露宿野外,但帳篷的外側有隱形斗篷包覆著,可以使帳篷呈現於透明狀態。這麼一來,在大都市的哪個地方搭帳篷都不成問題,現在隱形斗篷壞掉了,就代表也無法在外露宿失去了藏身之處,沒有地方可以睡覺。

「這下子該怎麼辦!?」

看到重要的道具壞掉,使維德雙手抱頭蹲下來苦惱著。好不容易把馴鹿找回來,可以進行好孩子名單的工作,但現在又發生突發狀況,使工作又受到阻礙。

「維德,我記得你說過虛幻眼鏡的效果是有時效性的,是不是?」穗乃果走到他的身邊也跟著蹲下來。

「是啊。」有氣無力的回答。

「那樣的話…你就來住穗乃果的家吧!」

「啥!?」

虛幻眼鏡是一種催眠道具,可以對任何人下達指示進行操控,但不能再對同一個人進行催眠。星期天的時候,維德為了要見穗乃果一面,就用這副眼鏡催眠她的家人,使他用親戚這個假身份可以自由進出穗村,當時下達的設定是以一個星期為有效期限,穗乃果就是想到這點,決定讓他借住在自己家。

昨天放學回到穗村,果然雪穗和穗乃果的父母都還記得維德,而維德就編一個理由說服他們,理由是在新學校的宿舍裡發生施工意外,暫時無法住人,所以高坂一家就讓維德住進來,替他準備一間房間,所以解決住宿問題。

時間拉回到現在,往學校的路途中。

「謝謝妳讓我借住一陣子。」維德對穗乃果道謝。

「不客氣,斗篷會壞掉都是我害的,所以我得負起責任。」

為了聖誕節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睡在什麼樣的地方對維德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來到日本後,這次居然是睡在女孩子的家,這點維德從來沒有想過,當時他還差點聽錯穗乃果說的話。走著走著,他們來到陰暗的小巷子,維德先走進小巷子裡去,而穗乃果則是在巷口等他出來。

「我好了。」

「哇,這麼快就換完了。」

本來出門時是穿普通便服的維德,居然一下子就換成學校管理員的制服。

「這麼一來,我就能用妳們學校的管理員身份進去。」維德載好虛幻眼鏡。

「我光是用想的,就覺得你的工作真是辛苦。」

維德換上另一套服裝後,就跟穗乃果一起到學校去,因為他的雪橇和馴鹿還在音乃木坂學院。
雖然住宿的問題是解決了,但是馴鹿和雪橇要放在哪裡又變成另一個問題,昨天穗乃果花了一番時間在學校裡找到不錯的地方,讓俏皮和華麗可以藏身,這也意謂著維德得從音乃木坂學院出發,到日本各地去完成好孩子名單。

「那麼,你會幾點回家呢?」

在學校平地的某個角落,華麗和俏皮正等著主人駕駛雪橇,而雪橇主人也換好聖誕老人裝準備要出發了。

「大約傍晚的時候,妳就不必在學校裡等我,我會直接回到妳家。」

「你要從這裡出發嗎?」

放心好了,這個雪橇是有魔力的,從遠處看的話這部雪橇是隱形的,所以不會被人發現的,就連我身上這套聖誕裝也是。」

「那麼路上要小心喔。」

跟穗乃果道完別後,維德就駕駛著雪橇離開音乃木坂學院飛向空中,開始他未完成的工作。

「好,我也得好好努力。」

看到聖誕老人這麼拼命,學生會長穗乃果也要努力完成今年的聖誕派對,她也為自已加油打氣往前衝刺。



「快不行了。」

學生會長整個人累趴在桌上,嘴巴還吐出類似魂魄的氣團來。

「加油,只要把這些文件給搞定就可以回去了。」

海未指著眼前這堆像小山一樣高的文件,可是穗乃果連看都不想再看。

「穗乃果,先吃一些點心打起精神來吧!」

「好耶!吃點心。」

看到小鳥拿過來的茶點,她就一下子恢復精神來。放學後的時間,穗乃果、海未和小鳥三個人在學生會處理各項工作,由於聖誕節就快到了,學生會已經在忙學校的聖誕派對相關事宜,會場的佈置、材料用具的訂單,還有現場的裝潢進度,每天幾乎都有做不完的工作。

「要是妳平常也是這樣的話那就好了,每次只要遇到像這樣的繁雜事務,都要我出面幫妳解決。」海未嘆氣著。

「往好處想,只要工作一結束,就可以享受聖誕派對了。」

「說的對,就把它當成是考試前的衝刺。」

吃下拿來的點心和茶水後,穗乃果就把小鳥的話記在心裡,把所有的文件給處理掉。

「好,穗乃果有幹勁了。管他什麼樣的工作,通通放馬過來!」



「呵呵…我已經燃燒殆盡了。」

「才五分鐘就不行啦!」

看到已呈白色狀態的穗乃果,海未忍不住吐嘈。

「至、至少有進步,不像以前那樣是三分鐘熱度。」

「小鳥,就算多兩分鐘也不值得高興。」

結果,今天海未還是得幫忙處理學生會長的爛攤子,她們三個人忙完工作後就直接回家,當穗乃果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家門口時,太陽早就下山了。

「這樣的狀況還要再三天,真是頭痛。三天……三天後維德就要回去了。」

一想到在平安夜之前就有許多事要做,就覺得壓到喘不過氣來,可是到了平安夜維德就要離開日本,讓穗乃果的心裡有點不捨。

「妳回來啦,今天學生會的工作很忙錄嗎?」

打開維德所在的房間,他人已經回到穗村了,似乎在等穗乃果回來。

「沒有錯,海未根本就是惡鬼,我開始想起以前的美好時光。」

「看妳一副疲憊的模樣,來、這個請妳吃。」維德從袋子裡拿出一樣東西。

「哦,是麵包耶!」

拿出來的是麵包,看到麵包的出現,穗乃果又再度打起精神來。這麵包的形狀很像可頌,可是顏色卻不像可頌那樣是茶色,反而是白色的,但她卻沒有多想就大口咬下去。

「咦?味道是很好吃,但裡面包的是什麼?」

穗乃果好奇的把麵包剖開來看,想不到裡面的餡料,是一般人不可能包進麵包的東西。

「是餃子!裡面包的是煎餃。」

在鬆軟的麵包裡,居然是拉麵店裡常看到的菜色煎餃,仔細一看,這麵包的外觀和色澤就跟煎餃沒兩樣,彷彿是在煎餃的外面多包一層棉被一樣。

「沒錯,這是有名的濱松餃子麵包,我今天去工作的地方剛好有賣這個,所以就買一些回來給妳。」

「濱松?你去了靜岡縣?」

近年來,靜岡縣的濱松市誕生出另一道美食,就是濱松餃子。依日本的統計數字,濱松市曾在20112012這兩年,成為日本人食用餃子最多的城市第一名,它的知名度超越宇都宮餃子,在濱松市有位業者想讓濱松餃子變成不同種食物,就想到把餃子包進麵糰裡做成麵包,而濱松餃子麵包就成為只有當地居民知道的神秘美食。

「太不可思議了,把餃子包進去做成麵包,我從來沒有想過,果然麵包真的很偉大。」穗乃果對這麵包讚不絕口。

「應該是說你們日本人很異想天開,居然想到把餃子當成餡,感覺是在畫蛇添足,但味道的確不錯。」

「我想讓雪穗也嚐嚐看。」

「不行!」

「為什麼?」

「我能理解妳的用意,但如果妳的家人問這麵包從哪裡來,妳能解釋清楚嗎?」

這麵包是維德搭飛天雪橇去靜岡縣買回來的,這句話絕對不能跟任何人說,否則一切都會穿幫,被這麼一問才讓穗乃果恍然大悟。

「你今天去了靜岡縣,那麼好孩子名單你完成了多少,而你又去了日本哪些地方?」

知道維德到靜岡縣做事,穗乃果對他的工作進度感到好奇。

「現在的進度大約是七成,其實我來到日本的第一站並不是東京,而是從最南方的沖繩縣開始做起,想一路從沖繩做到北海道,直到出了狀況,現在我沒完成的縣市…以妳們日本人的說法來看,目前關東地區以南的縣市我都調查好了。」

這麼說來,就只剩東北地區和北海道這些縣市還沒有調查,憑一人之力要調查全日本所有小孩子的地址,以常理來說是天方夜譚,他是怎麼辦到的讓穗乃果覺得不可思議。

「對了,妳的朋友海未,想請妳替我傳話給她。」

「傳什麼?」

「就是之前她拜託我的事,我決定答應了。」

「拜託的事?難不成是扮演聖誕老人替µs的各位發禮物這件事嗎?」

維德點頭回覆,表示說他決定要扮演這個角色。

「太好了,我想海未聽了一定會很高興,這麼一來,我們的派對會變得更加快樂的。」

「哈啾!」

「你感冒了。」

「沒事,只是打個噴嚏而已。」

「不行,就算是小感冒也不能小看,要是最後變成大感冒就糟糕了,快過來。」

以自己的經驗來當前車之鑑,所以穗乃果對感冒的事不能大意。

「做什麼?」

從額頭那傳來一種觸感,仔細一看是穗乃果把她的額頭貼過來,她在替維德量體溫,只是他們的臉極為貼近,也許穗乃果沒有注意到,男方的臉已經在臉紅發燙。

「還好沒有發燒,不過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沒事,只是突然有點熱……我先去洗澡,等下再吃晚飯。」

為了掩飾害羞快速從房間離開,穗乃果見狀後也沒多想什麼就回到自己的房間。

「難不成那間房間的空氣太悶才會熱嗎?」

那間空房以前穗乃果也有使用過,那裡還沒有悶到會讓人不舒服,但她還是很在意維德的反應。

「等等,維德住在我家,不就變成人人口中所謂的同、同居!」

想到這點後就立刻跳到自己的床上,就把頭一直埋在枕頭裡。

「笨蛋、笨蛋、笨蛋,我怎麼這麼遲鈍,居然現在才想到這點,難道他會臉紅是因為我?」

一想到剛才的魯莽行為,穗乃果就更加受不了,昨天她是見到維德面臨困難才會出手幫他,一切都只是好意,但是帶男生回家和自己同住在一起,這點她完全沒有想過。

「不要想太多,就是因為想太多才會發展成人人都喜歡的結局。沒錯,戲都是這樣演的。」

拍拍臉頰離開床後,來到自己的書桌前,穗乃果得繼續完成µs的聖誕派對工作。可是,從書包裡拿出來的資料,她幾乎一動也沒動過。

「無論是學生會的工作也好,µs的聖誕派對的籌配也罷,維德能不能找回屬於自己快樂呢?」

昨天在屋頂上聽了維德的煩惱後,穗乃果就一直在想要如何讓他快樂起來,對任何人來說,缺乏那種心態的話,無論做什麼是無法讓所有人高興的。沒多久,她打開書桌所有的抽屜,每一層東翻西找的,當她找到想要的東西後,就把剛拿出來的資料全推到一邊去。


「哈啊~~~~~」

「穗乃果,妳沒事吧?」

小鳥看到好友在打哈欠,就在擔心她的身體健康。

「不要緊,只是昨天很晚睡覺而已。」

到中午吃飯時間,穗乃果跟小鳥和海未兩人一起在學生會裡吃午飯。

「喲吼,打擾了喵!」

「我們幾個也來了哦。」

學生會的門被打開,最先打招呼的人是凜,接著花陽和真姬兩人也跟著走進來,她們早就約好要和穗乃果三個人一起吃午餐。

「我聽說學生會為了準備學校的聖誕晚會,已經搞得焦頭爛額了。」

「就是啊,就算處理完書面工作,回到家還是無法好好休息,因為這是既辛苦又讓人期待的節日。」

小鳥說出工作的辛苦以及對聖誕節抱有期待的心情,這點真姬完全認同。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來幫忙好了。」

「咦、這樣子不太好吧。」

「有什麼關係呢,海未妳們不但要忙學生會的工作,同時還要準備µs的派對,這些事還是大家
一起分擔比較好。」

「花陽親說的沒有錯,要是到了那天穗乃果累到沒有元氣的話,派對也無法嗨起來。」

「海未,就讓她們來幫忙吧,妳也知道我們現在人手不足。」

花陽的提議讓凜跟小鳥都非常同意,雖然µs的派對真姬她們三人都有幫忙,只是以目前的狀況來看,穗乃果她們有學生會工作的關係,所以在份量上她們佔的比較多,況且現在的工作量的確讓人吃不消。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妳們了。」海未接受花陽的幫忙。

「太好了穗乃果,今天的工作可以輕鬆了,穗乃果?」

小鳥的呼喚得不到任何回應,所有人都往同個方向看,吃完便當的學生會長穗乃果居然睡著了。

「喂,穗乃果,快醒一醒!」海未拼命搖醒她。

「唔哇~~!怎麼了,放學了嗎?」 

「上課鐘聲都還沒有打呢,妳怎麼突然間睡著了,昨天晚上是不是有做什麼事情啊?」

明明是愉快的午餐時間,可是穗乃果卻在這個時間睡著!?就算學生會的工作再怎麼忙,也還不至於會讓人打瞌睡。

「做事?才沒有呢,我只是有點睏而已,不過你放心好了,為了趕走瞌睡蟲穗乃果可是有帶法寶喔。」語畢後,她就從包包裡找東西。

「這是…提神飲料?」

看到穗乃果從包包裡拿出一瓶小玻璃瓶出來,真姬一下子就看出那是提神飲料,拿出來後穗乃果立刻開瓶然後一飲而盡。

「呼~~這麼一來無論是什麼事情都難不倒穗乃果了,儘管放馬過來吧。」

「最好不要把提神飲料當成仙丹,還是要好好睡覺才行。」真姬提出忠告。

「大家放心,穗乃果不會再像上次那樣搞砸的。對了,剛才妳們在討論什麼?」

由於睡著的關係,穗乃果沒有聽到剛才的談話內容,當她知道花陽、凜和真姬要來幫忙學生會的工作後,整個人就開心起來。

「妳們肯來幫來實在太好了,花陽。」

開心的穗乃果整個人貼在花陽的身上,還不斷磨蹭她的臉。

「不、不、不用客氣。」

「對了!海未,之前妳拜託維德的事,他說他答應了。」

「他答應了!?」

「沒錯,他說他會扮演聖誕老人,所以…糟糕!先前老師交代好的東西我忘記送過去了。不好意思,各位!我先離開了。」

才剛說沒多久就想到還有事情沒做完,穗乃果就急忙著把便當盒收起來離開這裡。

「穗乃果真是的,每次都這麼匆忙。」

「她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海未回應小鳥。

「那個…維德是誰啊?」

真姬舉手提出疑問,就連花陽和凜都有相同的問題。這也難怪,因為她們三人還不知道發禮物的計畫,因此海未和小鳥就把這件事還有維德的事全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原來是穗乃果的遠房親戚的孩子,所以妳們才會認識。」花陽完全理解。

「嗯,本來這個主意可能會否決,但他的出現讓我覺得這計畫可行,他的答應我想這場派對一定會很成功。」

「扮演聖誕老人為我們發禮物嗎?這的確是個好主意。」知道聖誕老人會發禮物給自己,讓真姬的心裡非常興奮。

「可是,我有個問題,就是維德是如何告訴穗乃果的呢?」

所有人左顧右盼都不知道要講什麼?小鳥的發問讓大家陷入思考中。

「大概是手機聯絡吧,既然要給個答覆,一定是打電話給穗乃果然後再告訴海未的。」

「可是,身為遠房親戚的他,不可能會要到穗乃果的電話吧。」

花陽的假設很快就被推翻,以真姬的推論來看,要電話的話應該是高坂家的電話才對。

「哼哼~~」

「小凜,難不成你想到什麼?」

凜的冷笑吸引大家的注光,當海未在解說時她就低著頭聆聽,現在的她抬起頭來,雙眼還亮出十字光來。

「凜…聞到可疑的味道了喵。」


(待續)

------------------------------------------
總算是搞定第四章了
雖然一開始想好了結局,但是要如何接上去真是一大難題
我稍微可以體會到尾田榮一郎老師的心情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