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4k

RE:【小說】如果這是我平凡校園生活的尾巴 - 3.岔路 (8/29更新)

樓主 守護之熊 andyoyo2727
3.岔路


  梨子感激自己身為學生會幹部為數不多的時刻,難得可以濫用特權的機會——學生會擁有專屬的郵寄地址,且每一位幹部皆附有尚稱具備私密性的專屬置物櫃,這理當是為了學生會籌辦大型活動的方便。

  但相對的,幹部們也因此能以學生會名義將私購物品郵寄到學校,並使用幹部的置物櫃存放,再伺機慢慢處理。

  梨子當然不以濫用特權為榮,這實在是不得已。

  因為,訂購本本寄到家裡,絕對躲不過母親這一關。梨子自從搬家到內浦,購買本子變得非常不方便,而以前住東京時收藏的本子,早已因害怕搬家時暴露,忍痛全數轉手。一年多來,梨子唯一採購本子的機會便是同夥伴們一起前往東京的時刻,而每次總會冒上興趣曝光的巨大風險,且大老遠搬運回家更是費時費力。

  所以當梨子發現學生會擁有包裹郵寄地址,經過了一番良心的掙扎,終於決定濫權用來從東京訂購本子。這應該沒有損及在校學生們的權益吧?假如有的話,自己再加倍投入學生會工作補償就是了!

  梨子上網確認過,郵寄商家的外包裝乍看之下十分正派,應不至於暴露內容物品的性質。然而,貨物多擺在人家手裡一秒,風險就多一分。因而梨子在星期二聽說自己的包裹已送到,當即利用午休趕到收發室簽收了下來。

  只是,縝密的計畫還是略有失算。

  「好重……」

  梨子實在太久沒有買同人本了,不少喜愛的繪師一年間又出了新作。結果一不小心,買太多了。梨子深切感受到不再每日練舞後的體力下滑,從收發室前往學生會置物間的路途,如今竟變得如翻山越嶺一般艱難。

  梨子途中婉拒了兩次路過同學的協助(各方面來說都當然必須婉拒),一路勉力扛著裝滿本本的箱子前進,卻在樓梯口一個不慎,箱子滑落摔下了樓梯。梨子一陣洩氣,趕緊奔下樓梯把箱子扶起來,一面祈禱沒有損壞到內部的本子們。

  「梨子醬?」

  忽然間,不遠處傳來熟悉的嗓音。梨子緊張地抬起頭,果然是曜正快步走來。

  「這看起來很重!梨子醬要把這搬到哪裡?我來幫忙吧?」曜一面說著,手已經扶起了箱子的另一邊,還給了梨子個燦爛的笑容。

  「好、謝謝……我要把這搬到學生會置物間。」

  梨子沒得選擇,只能果斷接受曜的幫助。畢竟要是再猶豫,反而更引人懷疑了。不過……曜的話,在這種場合還是比較容易應對的吧。只要趕緊進置物間把東西放好,快速帶著曜離開,曜應該不會做多餘的探問。危機會順利度過的。

  梨子計議已定,故作鎮靜地引導著曜往置物間行徑。

  梨子很快便徹底感謝有曜的幫忙了。曜不僅微微將箱子一側抬高,讓梨子少分擔些重量,腳步亦穩健地配合著梨子的步調,使兩人的行徑十分順暢。多虧了曜,兩人順利到達學生會置物間門前。梨子掏出置物間鑰匙打開了門,再和曜兩人抬起箱子進入。置物間內部並非一等一的整潔,兩人須稍作閃躲方擠進內側梨子的置物櫃前。

  梨子掏出鑰匙打開她的上層置物櫃,而曜捧著箱子在不會窺見置物櫃內部的一步之遙等待。梨子打開櫃子後微笑著接過箱子,將箱子抬高至放進置物櫃的位置。只差最後一步,她的同人本就能安置完成。

  ——只是,或許箱子在樓梯間摔下時已經嚴重破損;又或許,違背良心濫用職權注定遭到更多試煉。

  在梨子將箱子抬高,斜著箱身觸碰置物櫃底板的一瞬間,箱子側板忽然間從上方裂開。

  「啊啊啊!」梨子趕緊伸手掩住裂開的箱身,但傾斜的箱子加上重量加持,最上方的本子掠過梨子的肩膀,在梨子還完全來不及反應的狀況下滑落。梨子清楚聽見「啪」的書本落地聲。幾乎要第一時間回過身去搶著將落下的本子撿起。

  理智的一面及時替梨子踩了剎車。梨子忍痛咬牙,用全身的力量將破裂的箱子穩住,一口氣推進了置物櫃內,揮手將櫃門虛掩。才旋風般地轉身,準備搶拾不幸落地的本子。

  可是當梨子回過身,本子已經捧在了曜的手裡。

  好死不死,明明梨子也買了不少全年齡本,放在箱子最上方滑落下來的,竟是畫風盡顯煽情的R-18蕾絲調教本。梨子見到曜一下子已經滿臉通紅,瞪大明亮的水藍色的眼瞳,直盯著那對於這同人本的性質毫無掩飾、露骨的全彩封面。

  曜再怎麼單純無知,也不可能不明白,自己手上的是什麼樣的東西。

  「……」

  「……」

  對比起眼前臉紅得快變成蘋果的曜,梨子猜想自己大概已經面若死灰。梨子僵直在原地,腦海中一片空白。一切已無法挽回,她甚至沒有想到應該趕緊把本本搶回來。

  生無可戀……大概就是這個感覺吧。

  「我……可以打開來看看嗎?」

  「……請。」

  所以當曜以細碎的嗓音提出意料之外的要求,梨子連路人從窗外走廊瞥見的可能性都忘了考慮,自暴自棄的答應了。

  曜便這樣立在梨子面前,小心翼翼打開同人本的封面,一頁頁地開始翻閱。她似乎看得十分仔細。梨子見曜的雙頰依然紅到不行,但她張大的水藍色眼瞳,明明在閱讀糟糕本子的神色卻是如此澄澈。梨子恍然想起,這和曜平時翻閱制服型錄時的神情竟依稀彷彿。

  雖然梨子無法親眼見到也完全不打算見到,她想像自己看著本本的眼神應該是混沌汙濁的吧。對比起眼前曜清澈的眼神,梨子突然莫名的罪惡感油然而生。但也多虧了曜意料外的反應,梨子稍稍感覺自己跟著冷靜了下來,腦袋也逐漸恢復運轉。

  「……哇、嘿嘿……這告白台詞好驚人。可能就要說出這麼厲害的話,告白才會成功吧?」原本只是靜靜翻閱著的曜,忽然間低聲說道。

  「別把虛構和現實混為一談!而且說得好像你很懂,你根本沒告白經驗吧。」梨子神情僵硬地吐槽。

  「有哦。我有告白經驗。」曜依舊低聲回應。

  「就說吧,所以……蛤!?」

  梨子愣了好幾秒,才完全反應過來。「曜醬你說、你曾經告白過?」

  「嗯。」曜依然低頭翻著同人本,她嘴角低迴的微笑,彷彿是在談論什麼悠久遙遠的事物一般。

  這下搞得梨子忽然間八卦心大起。曜這樣的傢伙會去主動向人告白?不得不說令人意外。又是什麼時候的事?

  最近的事嗎?不太像。梨子和曜待在同一個班級,曜每天神色如常,不像是曾發生這種事的樣子。這樣說來,高二在浦之星那段時光更不可能。那麼應是發生在自己認識曜之前了?可能是初中甚至小學時代的青澀回憶?唉、這樣的話應該找千歌問最清楚……不不不、人不就在面前嗎!

  「曜醬的告白?是什麼樣的場景!對方反應如何!」

  「嗯……可能就是……我表達方式不對吧?好像沒有成功讓對方接收到我的意思……」

  「沒接收到!?那沒有繼續進攻,把心意傳達到到為止?」

  「沒有,」曜依然低著頭,擺著那蒼軟的微笑。「就覺得、這樣也好……」

  「哪裡好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告白,卻沒有傳達到,不會不甘心嗎!」

  梨子快無奈到昏過去了,明明已經踏出步伐,竟在最後關頭退縮?但反過來想,曜就算以梨子的標準來說,也是非常可愛的女孩子。這麼可愛的女孩向你告白,就算曜的表達確實偶爾笨拙了些,對方那人沒接收到也是蠢到該吃藥了吧!梨子心中一面吐槽,一面把臉探進曜,激動地繼續問道:

  「所以後來怎樣了?真的就放棄了?對方是怎麼樣的人?是不是個大木頭?」

  曜本來就已經紅通了整張臉,此時面對梨子連珠炮般的逼問,看起來更是雙頰發燙到快掉下眼淚來了。最後曜似乎終於招架不住,雙手舉起同人本,把臉埋到了本子後面。太過唯美的全彩封面就這樣與梨子的視線兩相對眼。

  「不要把臉藏在那種東西後面!並沒有比較好!」

  「嗚……」

  明明那是自己買的東西,梨子仍忍不住再度吐槽,曜卻只是喪失語言能力般躲在本子背後發出微弱的低鳴聲,不肯探出頭來。梨子這時才意識到,原本以為只是一點青澀往事的八卦,但曜似乎比想像中還在意。自己實在過於激動,刺探得過分了。

  「……呃、曜醬別這樣,是我不好。我不問了、」梨子才總算是真正回過神來。此時見曜楚楚可憐的樣子,更覺得於心不忍,暗責自己未能及時察言觀色。梨子只能盡力端出最溫柔的語調誠心道歉。「真的不問了……對不起嘛……原諒我吧,好嗎?」

  只見曜躲在本子後方輕輕點了點頭,儘管仍不願意把頭探出來,梨子總算稍稍鬆了口氣。梨子就這樣靜靜站在原地等著,直到曜似乎終於調整好呼吸,雙手將本子放了下來。

  儘管仍留了點紅暈,曜的神情似乎冷靜了許多。她小心翼翼將同人本闔上,雙手交還給梨子。

  「給,梨子醬。我覺得……人物畫得很漂亮,台詞也很厲害。」

  梨子收回自己的本子,這才回想起是自己有把柄抓在了曜手上呢,剛剛自己竟然還如此咄咄逼人……梨子咳嗽了兩聲,勉力調整出認真但又不至於太嚴峻的語氣。

  「總之,請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嗯,我知道。所以我也跟梨子醬說了自己的秘密,當作交換。」

  「欸?」

  曜低下頭,露出略為彆扭但依舊澄澈的微笑。

  「也希望梨子醬不要把這件事跟任何人說。」

  曜說完,便表示自己先回教室,乖巧地離開了學生會置物間。

  置物間門重新關上後,梨子深深呼出了一口氣。

  儘管梨子真心決定不再刺探這件事,但心中依然禁不住好奇。曜如此在意甚至作為秘密看待,果然不會是太久遠以前的事情吧?恐怕真的只有問千歌才可能知曉真相了……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該不會、曜告白的對象就是千歌!?畢竟兩人如此親密,梨子也不是沒遠遠見過她們彼此深摯對話的場景……難道那兩人真的是百合……

  (啊啊啊啊啊啊停停停停停!我到底在妄想什麼鬼東西!)

  自己蕾絲本看太多,就隨便把最重要的兩位朋友當成百合妄想對象,實在太糟糕了!明明自己剛剛才吐槽人家要分清虛構和現實,結果最混淆不清看來是自己吧!

  梨子用力甩了甩頭,好似想把自己的百合妄想甩開,然後又深呼吸了好幾下,直到自己總算大致恢復冷靜。

  梨子將手上的同人本裝回已經破損的箱子中,並關上置物櫃鎖好,打算之後再拿袋子分批把它們慢慢帶回家。

  確認上鎖無誤後,梨子彷彿完成了艱鉅的重大任務般,紓了口氣。並離開置物間,拿出鑰匙再度上鎖。快步離開。

  學生會置物間往外一個轉角,便是學生會辦公室。隔著窗,梨子發現辦公室內的燈光竟是亮的。梨子正猜想間,學生會辦公室的門正好打開,從裡面冒出來的,是熟識卻令人意外的身影。

  「咦、花丸醬!」

  映入眼簾的是昔日的夥伴——國木田花丸精緻小巧的身軀。她右臂挾著一整疊文件,左手兀自拿著未吃完的麵包。雙手自由一身輕的梨子舉起手向花丸打招呼。花丸沒有手可以回應,只見她一面對著梨子露出友善的笑容,一面似乎在趕緊把口中的麵包吞下去。

  「梨子醬午安。是來處理事情的ずら?」待梨子走至花丸面前,花丸終於可以開口說話。

  「呃、來打聲招呼。」梨子尷尬地回應,趕緊把話題帶開。「花丸醬找學生會有事?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嗎?」

  「我打算在期初大會提案ずら!」花丸彎過左臂,秀了秀她的學級圖書委員臂章。「學生會長人很好,仔細告訴花丸還有哪些文件要補齊、也給了咱幾份範例參考,不愧是梨子醬的同事ずら!」

  花丸自從來到這所學校,對自己口癖彷彿顯示身分的自豪般,似乎變得毫不顧忌。梨子見花丸手臂挾著的文件,果然隱約辨識出最上方的是期初大會提案用的表格。

  見昔日的夥伴雖然仍一副小巧可愛的樣貌,但溫婉的神色中自然流露的自信,仍令梨子不禁為她感到自豪。每當這種時刻,梨子也會悄悄地察覺自己心中仍然有成長的渴望。

  「好的。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隨時聯絡我。不只是會長,你櫻內學姊也很可靠的!」

  因為已經接近上課時間,兩人僅稍微聊了一會,花丸便挾著她的文件與麵包趕回教室去了。梨子少不得仍進辦公室與會長打了聲招呼,恰好會長亦正打算離開,兩人便一同走了一小段路,順道溝通下隔天期初會前會的事項。然後才分頭各自回教室。









  因為中午發生的事情,待到放學時分,梨子和曜如約一同與善子逛街時,彼此顯得有點尷尬。結果兩人不約而同的一左一右把善子夾在中間,簇擁著善子前行,再不約而同用力的對著善子說話。直到善子怒吼:「你們這樣會擋到人啦!」一面張開雙臂,強硬的把梨曜兩人往後方推開。

  ……所以現在變成了善子一個人引領著走在前方,梨子與曜兩人並肩跟在後面的情況。

  唉、這尷尬的氣氛實在不是梨子本意,若讓善子發現而擔心了,更是不妙。仔細想想,幫自己把東西搬進置物間的是曜、對自己的隱晦興趣完全沒有嘲笑的也是曜、犧牲的與自己主動交換秘密的也是曜;反而因激動而咄咄逼人的是自己。若自己再擺出一副防備的樣子,不僅顯得不信任對方,更是絲毫不知感激的表現了。

  想到此處,梨子認為果然應該由自己主動向曜搭話吧。

  梨子正回過頭要說話的一瞬間,卻發現曜也不約而同的轉過頭來,且同樣張口準備說些什麼。兩人皆為彼此相同的動作愣了一愣。

  什麼嘛。其實彼此想的,不是都一樣嗎?其實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對吧?

  一股曾經共歷甘苦的安心感從心底湧現,梨子與曜的神情皆一下子紓緩了下來。最終兩人均沒有說出什麼話語,只是忍不住輕輕相視笑出了聲。

  左手叉著腰走在前方的善子,聽聞兩人笑聲,微微將前頸抬高了些。

  ……

  梨子很快回到了平日午後散步的心境,一面沉浸於熟悉夥伴在身邊的安適,一面與曜善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最後,三人在梨子與善子上周也光顧過的甜點店坐了下來,也各自點了自己的飲料。

  「上禮拜的事情,我已經決定了。」服務生收走菜單後,善子主動開口說道。注意到曜疑問的眼神,隨即補充:「我要參加話劇社的演出。哼、沒辦法,雖然是緲小的舞台,就勉為其難在那裡墮天一下吧。」

  或許有意無意間引領梨子等人來到與上周談話時相同的店家,便已有繼續話劇社臨演這話題的意思吧。

  「我會很期待夜醬的演出的。」梨子笑道。「已經和對方部長確定了嗎?」

  「有。露比已經陪我去和話劇部長談過了,明天開始排練。」也就是說明天開始,放學後的小約會要暫停了。梨子暗忖。難怪善子決定在今日告知這件事。「可是露比看起來和話劇部長意外的熟,真是可怕。聽說露比連現任學生會長都認識,這麼多人脈,她到底有何野心?該不會想暗地組織聖光騎士團推翻偉大的夜羽大人?我的天啊!」

  (和學生會長認識,是因為是同班同學吧!)

  梨子心中吐槽道。曜倒是若無其事地繼續話題。

  「那夜醬要演什麼角色呀?」

  「天使。」善子雙手颯爽的撥了撥頭髮。

  「哦哦哦,好適合你!」曜雙眼閃閃發亮。

  「哼哼、好說好說。」

  (一樣的對話,為什麼和對我的態度差這麼多!)

  梨子心中再度吐槽,一面拿吸管猛吸了幾口果汁。

  重新抬起頭,梨子望向了善子的臉龐。果然……是很適合在映照在舞台聚光燈下的姣好面容呢。配上天使羽翼的話,就算不在天堂或地獄,鐵定至少是人間絕美的風景吧。梨子恍然想起,她們一向是一同立於舞台,從觀眾的角度望著舞台上的善子,意外的是從來沒有過的體驗呢?

  或許,這是一次不錯的機會。更何況,善子是怕生又怕寂寞的孩子,而排練時探望多有不便,至少在演出時去陪陪她,順道觀賞善子的演出,一定能經歷很不錯的時光吧?

  想到此處,梨子開口問道:「演出的日子,是什麼時候呢?」

  「這個嘛,話劇部長有給我傳單。」善子拉過書包來,從中掏出了兩張小型的彩色宣傳海報,一人一張遞給了梨子與曜。傳單的圖畫得普普通通(梨子的審美觀而言),演出主題和必要資訊倒是標示得很明確。

  「下周五晚上啊,果然很趕呢──」梨子話語一時頓住。她馬上意識到了,這和東京的鋼琴演奏會衝到了時間。但梨子沒有猶豫太多,雖然演奏會已經報名,並不是無法取消,也並非重要到無法捨棄的事物。「到時候我也去看看吧!」

  果然,儘管十分隱微,善子的眼神中透露出些許欣喜的神色,梨子確信自己這瞬間做出了正確的決定。然而同一時間,梨子感受到側面投來的目光,側頭一望,曜正詫異的往自己的方向望過來。

  (糟糕。)

  梨子一時忘了,知道演奏會的事的不只自己。因為會占用到平日,梨子以參加演奏會為由請了公假。梨子向風紀委員拿了假單填寫時,曜是有湊過來看、並知曉了演奏會這回事的。

  但沒問題的,這正是曜與自己向來良好的默契的發揮機會。梨子微微給曜使了個眼色,確信她一定能接收到自己的意思,不會把演奏會的事情在善子面前透露出來。待善子不在的機會,再仔細向曜解釋自己的決定就是了──

  「可是梨子醬,那天你不是要去東京參加鋼琴演奏會?」然而,曜卻說出來了。

  (雷你梨姐!)

  梨子在心中怒吼。善子也皺起了眉頭:「鋼琴演奏會?」

  「沒事沒事。那沒什麼大不了的,東京那麼遠也很花時間。我還是留下來看夜醬演出吧!」梨子反應仍然迅速,當即拋開事情發展不如預期的錯愕。現在重要的是表明自己的決定。

  「鋼琴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事物不是嗎?不要為了這點原因拋下吧。」善子的語調低沉了下來,甚至隱隱帶了點嚴峻。

  梨子當然沒打算說出「你更重要!」這類肉麻的話語;也不打算老實交代參加演奏會其實只是想試著在夾在過去與未來間的徬徨迷惘中尋找自己──說了並無意義且徒增朋友們擔心。

  「鋼琴我平時在家裡彈就很足夠了,演奏會也不是什麼特別稀奇的事情。夜醬的話劇演出是很難得的機會呀

  「不行。梨梨你本來已經報名,並且決定去東京參加演奏會了吧?」梨子沒有發現善子在對話中已越加確信梨子不僅報了名,且原先是有相當的前往東京參加演奏會的意志的。

  「可是

  「就這樣決定了!」善子打斷梨子反駁的企圖。「這是命令,我的小惡魔梨梨,你要去東京參加鋼琴演奏會。難道你還擔心偉大的夜羽大人無法應付這小小的舞台演出?」

  善子都已說到這個地步,梨子無法再掙扎,只能抿抿嘴,順從了善子的意思。畢竟再說下去可能真的顯得自己是在不放心、而小瞧善子了。善子也說的沒錯,在舞台演出的經驗上,自己應該要信任善子,儘管是身邊已沒有了熟悉的夥伴們的情況下。

  更重要的是,善子實際上是在體貼自己,不希望自己為了她放棄喜愛的事物,而期待自己堅持下去吧。甚至曜應該也是擔心自己遺忘了重要安排,才好意提醒的。

  梨子很快便決定不再糾結,三人的談話話題也逐漸轉移到其他地方。至於善子戴天使白翼的樣子,梨子下定決心,事後一定要想辦法弄幾張劇照來欣賞。









  「結果夜醬堅持叫我一定要去東京參加演奏會,真是拿她沒辦法呢~呵呵。」

  晚間,梨子倚在自己房間的陽台,與對面立在自家二樓走廊的千歌聊著天。

  「咦、嘿嘿!不愧是善子醬。」

  「然後我就想起啊,去年暑假時,千歌醬也做過一樣的事呢。明明想留下來和你們一起努力,卻都被你們趕去東京。你們都一樣是好奇怪的人呢

  「欸、去年暑假的事,梨子醬還記得呀?」

  「當然記得了!那是我很特別的回憶,無論是與千歌醬的、還是與Aqours的……」

  「那……梨子醬並沒有事前和善子醬說過要去東京?是善子醬自己發現的?」

  「嗯……。」梨子猶豫了兩秒鐘,或許多少仍對曜把事情透露給善子留了點疙瘩吧,直覺地沒有把真相說出口。

  千歌見梨子並未否認,面色卻明顯地有些消沉了下來。原本陷入小小猶豫的梨子亦隨即察覺千歌情緒的變化,正想關心詢問,千歌卻先開了口。

  「千歌親只是隻普通怪獸,一點也不特別。」

  「千歌醬?」見千歌又說了消極的話,梨子皺了皺眉頭。

  「一直以來都是梨子醬在支持千歌,千歌一直都在依賴梨子醬。只有那次一點點機會,我有辦法幫上梨子醬的忙。可是千歌能做到的,善子醬都能做到,而且做得更好。果然……比不上善子醬呢。」

  「我完全無法認同這些話,千歌醬。」梨子困惑,不知為什麼千歌忽然間如此消沉,又把自己拿來跟善子做無謂的比較。對梨子來說,她們同樣都是無可替代的存在。因此雖不明緣由,梨子只能先設法阻止千歌胡思亂想。

  「千歌醬……你沒事吧?在學校遇到的千歌醬總是很開朗的樣子,雖然很抱歉,千歌醬內心有煩惱我可能無法及時察覺……如果千歌醬願意的話,希望你可以跟我說,或是和曜醬談談……」

  「……。」千歌沒有答腔,只是愣愣望著努力在自家欄杆前伸長身子,想望清自己此時神情的梨子。過了好一會,千歌方微微對著梨子笑了起來。

  「梨子醬說得對,我最近是有點消沉了。可是這些事不能對梨子醬說,也不能對曜醬說,千歌會自己好起來的。雖然可能要花上一段時間……梨子醬,願意等我一陣嗎?」

  「呃……嗯、當然。」梨子待還要說些什麼,但千歌倔強的眼神使她打消了念頭。梨子明白千歌在某些事情上有格外固執的一面,在她自己願意表達出來前,梨子能做的便是信任與等待。

  「謝謝梨子醬,我請梨子醬吃顆蜜柑吧!等我一下。」

  梨子只能點頭。千歌回過身,快步穿越長廊,從樓梯口走了下去。僅有在望著千歌背影時,梨子越發能感受到,相處了不長不短的一年多的千歌,已然長得比過去更加亭亭玉立,腳步間亦已開始悄悄浮現成熟女性般的穩重優雅。

  梨子想起千歌平時在學生會裡,儘管一點也沒有學姊的架子,卻格外受到學弟妹們尊敬。那些人當中,可能大部分甚至不清楚千歌曾經經歷過什麼樣的場面呢。千歌不自覺間,已經成了散發著令人信賴的氣場的存在了。

  (所以……千歌醬,請多多看見自己的好吧。)

  梨子正陷入沉思,千歌已經拿著兩顆蜜柑重新出現在眼前。

  「梨子醬,接好囉!」

  「好,來吧。」梨子微笑著舉起手。

  「嘿!」「哇啊!」

  千歌卻是用投棒球一般的姿勢,幾乎是全力把蜜柑往梨子砸了過去,梨子左手「啪」一聲,險險接住噴射而來的蜜柑。劇烈的力道碰撞,使梨子左臂傳至全身一陣痠麻,差點腿都站不穩。

  「千歌醬!」梨子忍不住擺出了菱形嘴。

  「嘿嘿、梨子醬,吃蜜柑吧!」千歌卻耍賴般地笑著,兀自剝起了手上剩餘的蜜柑。

  「……。」

  嘛、至少千歌現在看起來開心了些。

  梨子很快便也沒再多想,與千歌一同專心享用蜜柑的美味。








  梨子洗完澡,頭上纏著毛巾回到房間,下意識地先回到了書桌前。發現擺在書本旁的的手機提示燈是亮的。

  梨子好奇地打開手機,是曜傳來的訊息。梨子一手扶著毛巾,一手便直接將信息點了開來。

  對不起,我今天做了很過分的事。

  「什麼嘛、原來是故意的?」梨子不禁嘟嘴念道。

  雖然今天發生了不少事情,梨子當然理解曜所指的需要道歉的是哪件事,也很清楚曜短短訊息內透露的言下之意。

  老實說,當曜爆料出自己下周五有演奏會要參加的瞬間,梨子確實覺得被曜雷了一把。但事後仔細想想,一方面事情發展結果並不糟;更何況自己單方面自詡和曜默契十足,其實是心態上對曜的依賴吧。梨子本來就不應期待曜只因一個暗示就依自己的意思行動。所以梨子現在實際上已經不怎麼介意了。

  不過,既然曜特地打了訊息來,應是想表示些什麼吧。

  梨子一向覺得打字溝通麻煩。因此想了一會,便直接按下了通話鍵。





ED


────下一回:可愛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