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63

【小說】幻想戰物語 第三十二章 來臨

樓主 夜下櫻 kias
第三十二章 來臨


指甲輕輕撥弦,聲音滴落在狹窄空曠的房間……然後如同擴散的水紋般,久久不能散去,回蕩在這。

「真叫人懷念啊。」

老舊的琵琶,發出不協和的樂色;她已經很久沒有彈過琵琶了。
早在小的時候,菊里仍然天真的認為她可以選擇別的道路,比如說樂師之類的。
所以小時候有一陣子很熱衷於唱歌和學習樂器,但是最後她明白了這是不可能的,只要她身上流有著白山的血緣。

「今天,就是今天了。」

菊里放下手中老舊的琵琶,緩緩起身來到了隔壁的房間。
房間裡堆滿了物品,其中大部分是老舊的東西和古老的書籍;雖然看得出來有經過整理,但是只要這裡發生了稍微嚴重一點的地震,這些大櫃子和箱子肯定會如同雪崩一般的崩落下來吧?

即使這倉庫看起來是如此的不安全,菊里還是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因為她要找的東西就在那堆雜亂無章的東西裡;經過了一陣子的東翻西找,望著深埋在深處的葛籠,她不免嘆了一口氣。

「沒有想到當初以為再也用不上的東西,終究還是派上用場了,母親。」
菊里低語完,撥開了重重的阻礙,終於取出漆黑色的葛籠。

從剝落斑斑的漆泊,還有覆蓋在上面一層厚厚的塵埃,就可以看出葛籠已經許久未曾開啟,唯一最明顯的……是白山家的家紋,深紅血色的『彼岸花』。

取過擺放在走廊的水桶,菊里將葛籠用濕巾輕輕擦拭過後,緩緩的打了開來,裡面放著暗沉沉的武具和防具。每一套物品都用絹布細心的包好,這些不是一般的武具和防具,而是由白山家一代代傳下來的。
或許是白山家歷代的女主人身材都很相近,所以這些裝備也沒有合不合身的問題。就算經過了好久百年,這些裝備經過歷代鍛造師的重塑和改良,仍然擁有超越一般防具、武具的防禦力和耐久性。

箱裡面裝著一套大鎧和一些比較少見特殊的配備,還有一把弓……發出耀眼色澤,不平常的弓。揭開握柄那邊的白布,菊里得知了這把弓的名子;令人相當意外的,那居然是名列天下的名物之一、失落有些年代的『与一弓』。

「與一弓……沒想到母親居然把厲害的東西給丟到了倉庫。」
菊里口中逸出了一聲嘆息。

(拿起來的觸感就是不一樣嗎?)

在菊里反覆把玩的時候,与一弓像是有靈性一般,稍稍發出了一下亮光。

等到菊里離開倉庫時,整個人已經截然不同;穿好的武具和防具,顯示了她的決心,踏出了這一步就沒有辦法回頭了。

就在菊里要踏出神社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後面叫住了她。

「小姐。」

菊里回過頭去,看見那經常微笑的男子,今天的神色卻顯得十分落寞,也不見平常的輕鬆,反倒是難得的皺著眉頭,臉色凝重的一直看著她。

「放心。」
菊里走過去輕輕拍了拍他的頭,「我會回來的,里奈就交給你照顧了。」

「小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男子害羞的過頭去,但是卻沒有阻止菊里拍頭的舉動。

「好啦、好啦。真是乖孩子。」菊里再拍了兩三下後,搔搔櫻的頭髮,「那麼就交給你了。」

菊里全副武裝,卻看起來毫不受到窒礙的輕鬆往下走去;而水天宮櫻仍然站在台階上,細眼凝視著逐漸變小、漸行漸遠的背影。
他望著那身影喃喃自語了些什麼,沒有人知道……





-岡崎 本城大殿-


靜謐的空間裡,沒有人們交談的聲音,有的只有鹿威在注滿水後會往下敲到石頭上,發出只有規律的“叩”聲。除了在上座側躺的那名男子之外,殿內還有三個人靜靜地跪坐著。

忽地,側躺在上段那名男子開了口:
「正信啊。」

看似比較蒼老的那人立即跪伏:
「是。」

「我說啊……」
男子換了一個姿勢,手上還不停把玩著看起來甜美的紅豆大福,「關於出兵的那件事情,你怎麼想?」

「這個嘛……」

男子還不等正信回答,就自顧自的說:
「我覺得……是不是太可惜啦?」

「是?」

「這樣子就把白山家這棋打出去好嗎?」
男子拿起茶杯,咬了一口大福,配了一口茶後說,「但是這又像是這紅豆大福一般,吃起來非常的好吃啊!吃了就不會再想讓第二個人吃到了。總覺得只有自己才享受這種口味啊!」

「啊?」正信的眼神充滿了迷惑,有時候連他也實在不明白自己主公的心意。

「我說啊,白山家確實是很誘人啊…那力量……」
男子又繼續吃了幾口,「但是這樣的力量讓人產生畏懼啊!顧久了也是很累的啊……」

正信露出了笑容:
「那麼主公的意思?」

「那女人啊…白山菊里……」
德川家康吞下最後一口大福,「到底怎麼做呢?」

德川家康忽然坐正:
「忠勝!」

另一名魁武的男子跪伏了下來:
「主公,有什麼吩咐?」

「在準備好一支可以隨時出發的部隊,人數不用太多……五千…不、不、不,三千就可以了。」

「接下來…」
德川家康把視線放在本多正信和本多忠勝的背後,那名從頭到尾都未曾開口的女子身上。

「妳就是隱世巫女吧?傳聞中不知根據地在哪裡的隱世之里的現世代表。」

家康從忠勝和正信的背後看見了她,在微微黑色的陰暗中如晨間朝霧般浮現的雪白面容。
盪漾點點光華的黑色長髮輕柔地散開,隨著徐風在空中微微擺盪舞動;深紅色的緋跨和雪亮的千早,則是巫女的束裝。
她是的相當美麗的女子,有著傾城傾國之貌的女子;詭異的是,帶給人如此神聖不可侵犯感覺的她,臉上去露出了妖艷的微笑。

這不協調的感覺,反而深深的吸引住德川家康,對她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女子微微頷首:
「正是如此,小女子聽聞家康大人派了許多人搜尋小女子的蹤跡,所以才特來拜訪的。」

「很好、很好。」
德川家康直接了當的說,「現在正值戰國時期,天下大亂,每個勢力都希望有優秀的人才能加入自己。如何?要不要來德川家康的麾下做事?」

隱世巫女搖搖頭:
「我們隱世之里不爲任何一方做事,也不會歸順於任何一個勢力,隱世之里有自己在戰國生存、在戰國做事的一套方法。」

德川家康皺起眉頭,換了個姿勢搖搖茶杯:
「喔,這裡的空氣似乎不太好啊……茶也變冷了啊。」

一旁的正信看了家康的舉動就明白了主公的意思,便轉過身子來面對隱世巫女,臉色相當凝重。

「隱世巫女大人,我們主公說他聽不太懂妳的意思,可以麻煩妳把剛剛所說的那些話在詳細地……」

正信的聲音變得大聲且清晰,「…再詳細地、清楚地、大聲地再說一次嗎?」

正信話語方落,大殿旁的庭院還有門口地方,傳來無數跑步和鎧甲碰撞的聲音。
一剎那間,三、四十名槍兵、弓兵和火槍兵把大殿整個團團圍住。

「現在…」
正信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可以請隱世巫女大人在好好、詳細的回答一次嗎?」

「要我回答幾次都可以……」

隱世巫女的眼神裡不帶有一絲懼怕:
「我們隱世之里不爲任何一方做事,也不會歸順於任何一個勢力,隱世之里有自己在戰國生存、在戰國做事的一套方法。自古以來是這樣,在現在也是這樣,從始而終,始終如一,不曾改變。」

「是嗎?那真是相當的可惜啊……」

在德川家康轉過身子的那一瞬間,正信也隨即舉手揮下,但萬萬沒有想到……

忽然!一陣冷風吹過,叫在場的人們寒的直打囉唆。
除了週遭的溫度持續下降之外,連天氣都出了問題!明明是中午,但是大殿上卻漆黑的像是晚上一般,只有微微的亮光滲透進來;這詭譎的景象令人不寒而慄,連一旁的士兵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嚇的不知所措。

「怎麼回事!?」
正信呼出來的空氣都變成白霧。

令人不敢置信的詭異樂色由身旁傳來,是自隱世巫女那紅潤白皙的唇邊滑出。
笛音響起的瞬間,所有人的耳朵都好似失去了聽覺一邊,聽不見其他的聲音,只有那宛若蜜糖般足以媚惑他人心智的樂曲。意識不足以抵抗笛聲的士兵們都像是失去了靈魂,如同傀儡般呆立在那裡。

見情況不太對勁,心智略受影響的本多忠勝拿起蜻蜓切護衛在德川家康的身旁,狀況不太好的正信也同樣拔刀護在德川家康的身邊。

妖異的笛聲自陣陣滴滴滑出,四周的溫度也隨著越降越低。一條好似幻影般的黑暗出現在德川家康等人的面前,但等他們眨眼後,人卻又不見了。

抓摸不定的黑影,忽明忽暗的閃光,還有不斷倒下去的甲冑聲響,在在表示著大殿上的兵力正一一被殲滅掉。然而他們卻連敵人長什麼樣子都還不知道!?
這恐怖的殺戮持續到樂音緩緩停歇,低溫和黑暗才逐漸散去。

大殿上一片狼籍,到處都是血色瀰漫,大殿上除了他們三人之外,沒有活人。

見到這樣的慘狀,還有生平第一次受到這麼大的挑釁和汙辱,就算是耐性再好、個性再怎麼能忍的德川家康終究也忍不下來。

「半藏!」德川家康語器中有隱忍不住的怒意。

「…………」黑影一如往常無聲無息,無言無語的自家康背後的影子裡浮現出來。

「半藏!你在做些什麼?」

「…………」

家康心中明白,服部半藏是不會替自己找尋任何藉口的;但是當下的他實在嚥不下這口氣,還是如同出氣般的拿著扇子打了幾下半藏的腦袋。

等到家康的脾氣稍稍平息之後,他才問道:
「對方是什麼路數?」

「伊賀流暗殺術。」半藏簡短的回答。

「意思是隱世巫女跟伊賀有掛勾囉?」

服部半藏搖頭,否定了家康的說法。

「除了那名會使用『伊賀流暗殺術』的忍者外,還有一個人阻攔了我。」

「什麼人?」

「若是沒有錯的話,是一名使用『霧隱之術』的女忍者。」

「近江淺井的『霧隱』慕晴雨?」

「不能肯定,但是也不排除。」
服部半藏依舊搖頭,因為這些也是他想不透的事情。

「伊賀、淺井、隱世之里,真是有趣啊。真是有趣啊!」
德川家康心念一轉,馬上喚了正信。

「正信。」

「是。」

「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你便去把部隊交給白山吧。」
家康不再說些什麼,揮手示意,「兩個人都退下吧。」

大殿上空空盪盪的,徒留風鈴吹過那〝叮叮噹噹〞的清脆聲響,撐手側躺、閉目養神的德川家康,究竟在想些什麼?究竟在策劃些什麼呢?





-岡崎 城外駐紮地-


眼前的情形,著實菊里感到非常的意外。
原因無他,因為她被編排到的不是上杉謙信的本軍,而是一支兩千騎兵的別動隊,況且還是第二別動隊。
上杉本軍和第一別動隊似乎在昨晚的時候就匆匆的通過了岡崎地區,只留下第一別動隊在這裡等待。

「現在開始,妳和妳的部屬編到我的部隊裡,接受我的指揮。明白了嗎?」

聽到這消息,菊里並不會因為這個安排而感到不滿,畢竟這是上杉謙信本人所下的決定,必定有這麼做的用意。

第二別動隊的主將是『抓住那個阿嬤』,副將則是『濱野一真』,兩個人在越後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鎮守邊防,以少數部隊擊退武田軍數次,敵我雙方小孩聽到都會安靜不哭的『抓住那個阿嬤』;各種傳聞都有的神秘男子『濱野一真』,有人說他是膽小鬼,也有人說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恐怖殺人魔,兩極化的評價,是他有名的原因。

總而言之,但這兩名上杉著名武將同一部隊,菊里感到相當的不安。但是在從本多正信手上接過任命狀和五百騎兵之後,菊里似乎也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很好!」
抓住那個阿嬤顯然非常的開心,「那妳就是我的另一個副將了!」

「雖然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但是能被德川家派出來一定有兩三把刷子,就讓我好好看看吧!哈哈哈!!!」

抓住那個阿嬤拍了拍菊里的背部,雖然說是無意……但是那手勁大到令人差點昏厥過去。

只瞧濱野一真對她投以一個無奈的笑容,很顯然的平時是由濱野一真來接受這有點殘酷的好意。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菊里帶領配發到的部隊來到了上杉的駐紮地,那已經是晚上的事情了。


-岡崎地區 上杉軍第二別動隊 駐紮營地本陣 晚上亥時-


深夜的溝火照亮了整個營地,上杉勢雪白的旗幟在火光即熱氣下緩緩飄蕩。
軍營的戒備相當嚴密,到處都有著七人一隊的巡邏隊伍在四處走動;雖然是在德川的領地裡,但是為了防止忍者之類的宵小之輩潛入,濱野一真認為還是保險一點的好。

尤其是在他們三名武將會議的地方,除了要士兵保持相當的間隔之外,還設下了一些防護的措施。雖然濱野一真如此的小心翼翼,但是卻被抓住那個阿嬤認為是太過於小心,而被小小的唸了一頓;可見兩人的性格和戰略思考是大不相同。
縱使如此,抓住那個阿嬤畢竟還是沒有撤除戒備,對濱野一真和白山菊里兩人開始了接下來作戰的解說……同時也解釋了為何他們會晚本隊兩天出發的原因。

「因為奇襲和擾敵。」抓住那個阿嬤簡短的這麼說。

看著迷惑的白山菊里,抓住那個阿嬤繼續解說道:
「這是謙信大人的策略。」

「來到戰場上的數量和原本忍部傳回的情報不同,想必就算是那位深謀遠慮的甲斐之虎『武田信玄』,也會因此而措手不及吧?」

「消失的那五千兵馬到哪裡去了?是不是有援軍?還是說繞到背後或是不知名的地方了呢?原本我軍的兵力就壓倒性的勝過武田,被德川、織田兩國打的疲憊不休的武田,這五千兵力上且沒有這麼急切的需要,因此謙信大人才交代我們可以在此待機。」

「這樣啊……」
白山菊里並沒有特別想要在詢問的問題,對她來說,遵照上杉勢的命令就可以了。

濱野睜開眼睛,問道:
「那我們什麼時候前往戰場呢?」

「明天沿著密林緩慢前進。」抓住那個阿嬤笑笑地看著一真:「況且你還有被特別賦予的那個任務。會議可以結束了!」

「這樣的話我明白了。」濱野一真起身後,微笑地對著菊里說:「菊里也請早些休息,明天可要早起呢。」

「沒想到一真大人居然會是這麼體貼的人。那麼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瀏覽過晚空的夜色,閃耀的星輝和橙黃的月亮;不管是這哪裡或是什麼時候看的,都和里奈、櫻看到的是一樣的吧?我們都在同一片天空下,所以我不感到畏懼,因為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菊里抱持著覺悟,準備踏上那條血色的不歸路。

但是這時候她仍然不知道,有著更殘酷的事實在未來等著她。





-岡崎 須佐神社 申時-

天幕沒多久便完全闔上,散佈在須佐神社山腳下的墳地四周並未冒出鬼火之類的亮光,水花嘩啦嘩啦地四處飛濺,細細的溪流沿著參道旁急速流下。
在幽暗的光線下,水面閃爍黑色的光澤。稀微的燈籠火光輕點水面,隨著晃樣的水波東搖西晃。

剛從城鎮買回補給品的水天宮櫻,心頭總覺得坦拓不安;放眼望去,只覺森林深邃非常,也幽暗非常。那不安的心情迫使他不停的加快腳步,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只知道他必須要早一點回到神社才行。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昏了過去,但是現在醒了過來;身旁都是東西,蔬菜、稻米等等東西散落一地。
我是怎麼了?爲什麼昏了過去?
漆黑的夜晚籠罩整個庭院;神社的庭院非常的寬廣,從參道開始到本殿,都是庭院。四周被陰森森森林團團圍住,森林裡的樹木搖啊搖的,就像漆黑深邃的黑夜般深不見底,那簡直就像百鬼夜行的渾沌空間一樣

遠方傳來了各式各樣的聲音,是猿叫、鳥叫,還是什麼生物的叫聲?妖魔嗎?怪物嗎?亡者嗎?
令人不安的聲音在黑色樹木組成的黑墨深處傳來,在森林之中,邪惡的事物好像很快樂的喧鬧著,好似在也等不及,迫不及待的想從森林之中跑出來,咨意作惡。

好黑,因為是森林深處,連冷光都無法到達;好冷,連身體裡的血液都要凍僵一般的,寒冷的空氣。

這裡不是我所認識的須佐神社,參道上的大門沒有衛兵的影子,也沒有忍部的氣息;詭異,無名的詭異充斥著這個空間。

穿過了眼前黑暗的遮蔽之後,是一片紅色的世界。

混在塵土中和瓦礫堆的手腳散亂著,不是貓或狗還是什麼畜生的手腳;映入瞳孔中那斷面看到的紅色飛散的血液、四散的裝備和武具、連結在裡面的骨頭和活生生的肉,明白肯定的表示那是人類的手足

微微燈籠火光的照射,地面上的走道和殘破不堪的神社牆壁滿是塗滿了紅色的血,鼻孔聞到很腥的味道;濃厚、黏稠,血的腥味變成了紅色的霧,好像將破碎的身體包覆在一起。

但是這時候卻喉嚨發渴發熱,有一股興奮在體內流轉著;腳步無法停止的往前走去,目光無法從那慘忍的畫面上移開。
兩眼被挖掉、頭顱被劈開,被切成兩個在地上滾的頭,是男是女不知道是誰的屍體到處散落;從脖子切斷,可以想像當時大量血液飛濺出來,抱著身軀勃子痛苦扭動,保持苦悶表情在地上轉動爬行的屍體。

大家都等在那裡,不管是男是女;大家都是很凌亂的樣子,不管是衛兵還是忍者;大家都是七零八落的樣子,不管是武藝高強還是無能的人。

周圍,被染紅的森林的庭院,也染紅了我的眼睛。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究竟是什麼人在我不在的時候來過?
有誰來過把這些護衛者一一擊斃,還用如此殘忍的方法?

二小姐呢?
心亂如麻的我急忙飛奔搜尋,卻是不見蹤影;找遍了殘破的神社,看過了所有的殘骸,就是沒有二小姐的蹤影……

被抓走了嗎?目的是什麼?為何沒有留下條件或是要求?來襲的人到底是些什麼人?爲什麼要做出這種事情來?

當舉起最後一個人頭,想要從脖子的斷面上看出一些端倪的時候……
啪嚓一聲,有暖暖的東西噴到了我的臉上;紅色的,像番茄一樣的,紅色的水。

不覺得溫暖,只是覺得熾熱,那是一種衝動,似乎有些什麼要從體內解放了……
是那個嗎?長久以來壓制的……

在夜空中,有著獨一無二的月亮。
真是不可思議,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察覺到呢
其實我一直在壓抑我自己,想要逃避那個多麼冰冷的惡夢。


『解放吧!!!』
那如同惡夢般的呢喃在我耳邊響起,摧毀我的理性和意志,媚惑著我的靈魂。

插在頭顱上的是一隻短刃,沾滿血液的短刃。

「啊哈嘎哈哈呵!」
妖物從帶有腐臭味道的黑物中浮現,一共有四隻;還帶著討人厭的笑聲,以及愚蠢的動作。只是些低等級的小鬼而已……

我扔下了頭顱,從虛空和渾沌中取出了我的愛劍-『冥土』。
強烈的妖氣並沒有讓這些不知死活的低等妖怪退卻,反倒是洶湧而上。
『冥土』揮落的感覺,那種斬人的觸感;刀刃觸碰到肉塊時,一股做氣、流暢的滑落,那感覺……好棒!那宛若毒藥般令人上癮的感覺,一再再地侵蝕僅剩不多了理智。

就在我流利順暢的切完四隻魔物後,那股衝動終於得以緩解……

好險,差點把持不住……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一道幾乎快的令人看不清楚的身影忽然襲擊而來,某種利器在我身上擦過一道血痕。黑霧中再度出現魔物……一堆腐爛的敗戰武士。

斬斷腐朽的屍體、被神秘的黑影不斷挑釁,喉嚨好燙,從剛才開始就幾乎無法呼吸,大口大口吸進那冰冷的空氣……

不能用言語表達出來的衝動,切切切切切切切切切切切!!!

『還需要再忍耐嗎?』
那如同惡夢般的呢喃在我耳邊響起。
『不就是那樣嗎?』
撕裂我的理性和意志。
『這種事情還要再考慮嗎!』
媚惑著我的靈魂。

『這種快樂到不行的事情啊!!!』

等到我回神過來的時候,這裡什麼也不剩了。
巨大的空洞、焦黑的地面,一切的一切都毀滅了。
回歸虛無,就是這麼回事吧?

從空中掉落下來破破爛爛的武士刀,筆直的插在我面前。
上面的字告訴了我目的地在哪裡……

要玩是吧?那我就陪你們這些主謀者好好的玩玩……
但是代價只有一條,那就是汝等的死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水天宮櫻握著頭髮仰天狂笑,握著『冥土』一步步離開了須佐神社。
前往那刀上所刻之地---『富士地下洞窟』。



變成廢墟的須佐神社並非空無一人,有個視線正盯著水天宮櫻逐漸離去的背影。

〝鈴〞

「呵呵。」

那是個小女孩的笑聲!廢墟的正中央,那裡有一個小女孩正在拍著蹴鞠。

身穿白色千早和鮮紅色的緋袴,一頭美麗纖細的純白色髮絲飄蕩在微微夜風中,臉上戴著精細的狐狸面具。

小女孩拍著蹴鞠,邊唱著奇妙詭異的拍球歌:
『 出了三途川看呀看,
  一共六枚錢呀,
  三枚銅錢,
  三永樂。
  彼岸花在上面
  盛開,
  骷髏頭在下面
  毒霧。
  摘下的彼岸花,
  比臨黃泉。
  綻放時來上墳,
  來上墳人,
  一個,一個,又一個。
火焰般鮮紅彼岸花盛開啊盛開,
夢幻的紅花啊,
船槳搖過是七朵
波是三朵,
末三朵。
悲泣淚雨降冥土,
持著紅花,
三途水漲不能渡,
凝視愛人。
哀戀心苦方欲死, 
彼岸花開,
未聞逢瀨三途川,
路染艷紅。
一朵,一朵,又一朵。』

板務人員:

3699 筆精華,05/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