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空篇.5月6日-決意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空所提出的脫逃方法,就是這個。
【空】
「貫穿整個LeMU的巨大圓桶部分-中央廣場。」
【空】
「其中央聳立著中央電梯管。」
【空】
「只要經由那裡,應該就可以逃到海上了。」
【武】
「喂喂,為什麼現在還跟我說這個……」
【武】
「中央電梯不是一開始進水的時候就已經被水淹沒了嗎
?」
【空】
「是的」
【空】
「但所幸電梯管本體還毫髮無傷地殘留著。」
【空】
「海水只不過是從龜裂的其他區域流入而已。」
【武】
「是這樣嗎? 嗯……就算如此……」
【武】
「電梯管可是高達51公尺耶……」
【武】
「在那根又粗又長的管子裡,不是已經灌滿了高壓海水
?」
【武】
「難道妳打算叫我從那裡游上去嗎?」
【空】
「不,不是這樣子的。」
【空】
「先將電梯管中滯留的海水進行一次排水。」
【武】
「排水……那要怎麼弄啊?」
【空】
「首先,先將電梯管週邊的防水門全部關閉,防止海水
灌入管內。」
【空】
「進行這項處置之後,再將管中最下方的門打開,將管
內積蓄的海水全部流放到德里克休德克。」
【武】
「OK,就算真的可以這樣做,那我問妳……」
【武】
「要怎樣爬上那座高聳的電梯管?」
【武】
「電梯管內應該沒有什麼梯子之類的東西吧?」
【空】
「嗯,您說的沒錯。」
【空】
「所以我剛剛才說先進行『一次』排水。」
【武】
「?」
【空】
「當排水完全結束之後,接下來則將A的門開放。」
【空】
「這時候,請倉成先生先移動至中央廣場的電梯管中。

【空】
「這樣一來,就可以藉由漸漸上升的水位,僅僅只要浮
在水面上就可以到達因塞爾‧奴爾島。」
【空】
「一開始會因為水壓推擠,而使水位急速上升,但在接
近海面的時候,速度應該就會緩慢下來了。」
【武】
「喂,空? 我們可以把話從頭說起嗎?」
【空】
「嗯嗯……請。」
【武】
「剛剛空說要讓海水先流到德里克休德克,沒錯吧。」
【武】
「那也就是說,德里克休德克將會呈現完全進水的狀態
,對吧?」
【空】
「是的」
【武】
「不是『是的』吧?」
【武】
「所謂德里克休德克完全浸水,不就是說……希梅爾的
電腦機房也都完全浸水了嗎?」
【空】
「是的」
【空】
「雖說如此,但請不用擔心我的問題。」
【空】
「我的頭腦,全都在因塞爾‧奴爾島上。」
【空】
「因此,就算LeMU裡的電腦全毀,也不用擔心我消
失或存在的問題。」
【武】
「原來如此……」
【空】
「到目前為止,順序有必要再說明一遍嗎?」
【武】
「啊,不用了,我知道了,沒問題……」
【武】
「從電梯管跳進水中,然後順著水位上升,接著就可以
得救了……」
【武】
「是這樣子吧?」
【空】
「是這樣子的」
妳的提案,我了解了。
雖然說是了解了。

【武】
「不行!」
【武】
「希梅爾要是沉沒了,那妳要怎麼辦?」
【武】
「妳的記憶、回憶……不是全都在這裡嗎?」
【武】
「要讓它們全部沉到水裡嗎!?」
我指著控制器旁的一排電腦。
【空】
「………………」
她躊躇著不回答。
【武】
「不行,不行啦!」
【武】
「妳這種像『自殺』的行為,我絕對不會答應的,空!


咻!!
【武】
「好熱熱熱!!」
突然,眼球感到像是燒灼一般的疼痛感。
我急忙的遮起眼睛。
【武】
「剛、剛剛是什麼東西??」
然後,我半驚半懼的把手拿開,張開眼睛。
【空】
「倉成先生」
【空】
「已經沒有時間了,請趕快照我的指示行動。」
沒有起伏的音調。
空的眉頭皺起,直盯著我。
【空】
「我將RSD的雷射照射等級稍微提升了一點。」
【空】
「這樣一來……對倉成先生的眼睛來說,是相當危險的
。」
【武】
「什、什麼!?」
【空】
「本來,這應該是辦不到的……」
【空】
「但是現在的我可以,因為已經解除界限了。」
她靜靜地凝視著我。
一股寒氣直逼的眼神。
【武】
「喂……喂,喂! 難道……」
【武】
「妳是在威脅我嗎,空!」
【空】
「快點……快點照我所說的去做!」
【空】
「倉成先生」
【空】
「如果我稍微搞錯了雷射的強弱,下一次,搞不好就會
傷到倉成先生的眼睛喔!」
【武】
「………………」
【空】
「你以為我在說謊嗎?」
【空】
「我是很認真的」
因此,我只有照著空的計畫去執行了。
【空】
「倉成先生請移動到德里克休德克的指定位置,然後在
那邊待機。」
【空】
「我會指示你進入電梯管。」
【空】
「在那之前……我會留在希梅爾這裡監視著LeMU的
狀況。」
【空】
「控制排水管、阻止崩落的情況……就算只有1分1秒
,我也會努力維持全館的安全,因此……」
【空】
「拜託你,倉成先生……一定要活著逃離,答應我。」
【武】
「嗯嗯……我答應妳。」

......................................................
從希梅爾出來之後,我朝著樓上出發。
確認PDA的畫面。
上面顯示著LeMU的地圖,以及脫逃計畫的順序。
剛才從希梅爾的控制器,將LeMU的感應器和資訊連
結程式安裝到我的PDA中。
空將一切都安排好了。
如此一來……
我也只有照著做了。
跟你賭了。
總算到達了德里克休德克-2樓。
通道與三樓一樣,處處是積水。
【武】
「空,我來到二樓了,接下來該怎麼做?」
【空】
「知道了,倉成先生,我現在確認你的位置。」
雖然不見身影,但可以在耳邊聽到空的聲音。
【空】
「請稍微在那裡等一下,我現在要關閉中央廣場的防水
閘門。」
【武】
「OK」
咚、咚、咚…………
重壓的聲音在館內響起。
恐怕是將淹水區域中的防水閘門完全關閉了吧。
【空】
「防水閘門完全關閉,第二電梯管完全密閉……」
【空】
「那麼,請移動至旋轉海豚的房間去,在那裡等待接下
來的指令,知道位置嗎?」
【武】
「嗯嗯……旋轉海豚的話我知道。」
【武】
「因為我就是跟空在那裡一起坐海豚的。」
【武】
「然後在那裡見識到了分身術……」
【空】
「………………」
【空】
「請快一點,倉成先生。」
【空】
「請從目前這條通道一直直走,然後在死角的地方左轉
,如果不清楚的話,請確認一下PDA上的地圖。」
【武】
「不,不用了。」
我違逆了空的指示,從附近的某個轉角轉向左邊的通道

【空】
「你、你在做什麼!? 不是那邊哪!!」
【武】
「抱歉啦,空,我想起了某個忘記的東西。」
【空】
「時間已經不夠了! 請遵循我的指示行動!」
空的聲音與我錯身而過。
【武】
「只有一下子而已,應該沒關係吧?」
【空】
「不可以! 已經沒有……只剩10分鐘而已了!」
【武】
「有10分鍾的話就很夠用了。」
我總算是滑進了警衛室。
太好了。
看來這裡還沒有進水,功能維持正常。
我看看終端機的螢幕。
那裡所開啟的視窗,顯示著要求確認最後輸入的密碼是
否正確。
我按下了Enter鍵。
『Wellcome说LeMMIH说Login:
T.Y』
雷米系統的管理者用維修模式啟動。
也就是說,雷米系統的安全防衛系統……全都在此解除
了。
『警衛室的終端機……』
『那最後的密碼,我總算知道了。』
朦朧中,意識裡似乎聽到了優的聲音,她是對的。
優,真的只差一點點就可以成功了。

【武】
「下次遇到的話,再好好請妳吃頓飯吧!」
於是,我馬上尋找著能將資料備份的方法。
要怎麼做才好呢?
我打開螢幕選單。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操作。
看來……似乎需要拷貝資料用的磁片。
【空】
「倉成先生!!」
【武】
「哇!!」
突然,耳邊傳來了空的怒吼聲。
【空】
「你在幹什麼! 快一點,快一點哪!」
【武】
「我知道啦!」
【空】
「還剩7分鍾!」
【武】
「可惡……」
不行……不知道,不知道方法啊。
於是我放棄了,離開房間。
走出房間後,通道已經排完水,防水閘門剛剛關上。
【空】
「拜託你,不要在路上逗留了……」
她用著相當困擾的聲音說著。
【武】
「……我知道了啦。」
我一回頭,反向的通道已經打開。
【武】
「是這邊嗎?」
【空】
「嗯嗯……還剩6分鐘,請沿著通道移動,在待機位置
好好等著。」
【武】
「………………」
兩旁的道路已經完全被封鎖。
看來只能前往旋轉海豚了。
………………
【武】
「你看,我到了啦! 空!」
我的表情有點難看,如此說著。
【空】
「知道了,我已經確認過了,接下來……」
【空】
「接下來要把中央廣場所囤積的海水,全部注入到德里
克休德克。」
不行。
我還是趕不上……
【空】
「離電梯管啟動還有5分鐘,請保持隨時可以移動的狀
態。」
空冷冷地說著,依然不見她的身影。
我走到海豚的面前。
綻放著愉快笑容的海豚們……現在,我只有憎恨而已。
【武】
「空……」
【武】
「空,妳現在可以過來這裡嗎?」
【武】
「妳……海豚,你很喜歡吧?」
【空】
「不行,我現在……不集中精神的話,就有可能失敗。

【武】
「不要這麼說嘛……」
【武】
「我想要再跟妳坐一次海豚,好不好?」
【空】
「請不要跟我說話,我會分心。」
【武】
「………………」
【空】
「…………」
【武】
「………………」
【空】
「就算德里克休德克浸水,希梅爾應該還可以再撐一段
時間。」
【空】
「倉成先生在到達地面之前,請確實……不對,是絕對
要忍耐下去。」
【武】
「…………」
【空】
「…………」
【武】
「…………」
【空】
「已經差不多……要說再見了呢……」

已經不行了嗎。
我……真的救不了空嗎?
5分鐘毫不留情地短暫渡過。
……………………
………………
眼睛像是瞎了。
耳朵像是聾了。
已經什麼都不想去看了。
也什麼都不想去聽了。
我,救不了她,一切…………
我看……我還是去跳懸崖死死算了。
……………………

.................................................
【空】
「倉成先生」
【空】
「很抱歉,倉成先生……」
咦……??
就算眼睛閉起來,我還是可以感覺到她就在那裡。
她的聲音,在我的耳朵裡聽的很清楚。
【武】
「怎麼了,空? 應該已經過了5分鐘啊。」
【空】
「那個、那個是……其實……」
聲音變換機中,響徹著她極為困擾的聲音。
【空】
「門打不開」
【武】
「咦?」
【空】
「中央廣場的閉水閘門,無法接受開放信號,是斷線的
緣故……」
【武】
「斷、斷線!?」
【空】
「嗯嗯……但是我已經找到破損位置了。」
【空】
「雖然很抱歉……倉成先生,可以請你進行修理斷線的
破損處嗎?」
【武】
「喔……喔,交給我吧!」
天啊,運氣……是站在我這邊的。
看來女神似乎還沒放棄我的樣子。
我走出了房間。
空將擋住我去路的閉水閘門打開。
【武】
「斷線的地方呢?」
【空】
「德里克休德克的控制室附近」
【武】
「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往下,往下。
跑啊,跑啊,跑啊。
事實上,我的身體已經因為嚴重的減壓症,再加上TB
發作的雙重打擊下,不堪負荷。
我並不是不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況。
只是想早一刻,快一點……
快一點到那個地方!!
好幾次摔倒、渾身是傷,甚至從樓梯摔下去,我還是朝
著3樓前進。
【武】
「我到了,空!」
【空】
「辛苦了」
空溫柔的聲音傳到我的耳邊。
【武】
「那麼,位置在哪裡?」
【武】
「等一下,那道具呢? 還是要我空手去修?」
【空】
「簡單的修理工具在控制室裡就有了,修理位置則是在
倉成先生目前所在通道的地板下。」
【武】
「地板下?」
【空】
「總之快一點!」
【空】
「我現在要使用高壓電將該位置的地板破壞,請倉成先
生先到控制室中暫時避難。」
【武】
「咦咦? 妳說什麼?」
【空】
「5‧4‧3……」
【武】
「喂! 等、等一下!!」
【空】
「2‧1……」
轟!!
千鈞一髮,我拉開了控制室的門,跳進了裡面。
就在我跳進的瞬間,我背後的走道全部都奔馳著清白色
的光芒。
要是稍微慢了半拍,恐怕就已經觸電變成焦炭了。

【武】
「空----------!!」
【武】
「妳在幹什麼啊! 要殺了我啊!?」
【空】
「唉呀! 對、對不起!」
可以從聲音中輕易推想現在正急急忙忙道歉著的空的樣
子。
【空】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空】
「很抱歉很抱歉很抱歉很抱歉很抱歉很抱歉……」
【空】
「真的很對不起,我稍微沒注意到……」
空的聲音變的越來越小了。
【武】
「OK,不用道歉的那麼誇張啦,我沒事,只是嚇了一
跳而已。」
【武】
「我好的很,沒事的,沒事啦! 妳看,我還好好地活
著喔。」
【空】
「是、是……」
【武】
「我可不能這麼簡單就掛掉了,還有事等著我去做呢!

【空】
「是」
【武】
「所以……空妳也冷靜一點。」
【空】
「是的,我知道了。」

欲速則不達,看來她是知道了。
所以不要焦慮、不要急躁、冷靜下來。
慢慢地巡視著房間。
在控制器的旁邊,有個小工具箱,裡頭有著尖嘴鉗、鐵
絲簡、螺絲起子等工具。
這些大概就夠了吧。
再稍微看一看……
一個收納在四角盒中,大概手掌大小的PC材質圓盤,
突然映入眼簾。
我把它塞進空著的口袋裡。
然後把那些工具一把抓起,從房間出去。
【武】
「空,燈光怪怪的。」
【空】
「說的也是」
【武】
「說的也是是指……妳……」
【武】
「哇!! 完全沒注意到就直接出來了,應該已經不會
觸電了吧?」
突然這麼想著,我從通道上跳過去。
【空】
「請放心,該通道附近的地板配線都已經終止供電了。

【空】
「天花板的燈光變的不太穩定,大概就是副作用吧。」
【武】
「知道了……」
聽到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武】
「那麼,要怎麼修才好?」
【空】
「這附近,應該某個地方的地板被轟開了才對,爆破應
該是成功了。」
【武】
「哪裡? 以我的方向看的話是哪一邊?」
【空】
「那個很抱歉,因為……」
【武】
「空? 怎麼了?」
【空】
「生體探測器已經故障了,所以我不知道倉成先生的正
確位置,監視器的狀況好像也……」
【武】
「因為高壓電流導致短路了嗎,真是……」
【空】
「真的很抱歉」
可以聽到空的嘆息聲。
連我都跟著嘆息。
【空】
「地點在控制室入口往左大約17公尺的地方。」
【武】
「我知道了,接下來……我就自己去找吧,不要擔心。

其實應該還有多喘幾口氣的時間。
只不過是在找一塊被掀開的地板,應該花不了多少功夫

我帶著工具蹲進了地板上敲開的洞裡。
將附近的海水撥開,尋找著地板下的配線。
大概跟水管一般粗的纜線,用接線端子彼此接續著。
可以看到部分的纜線扭曲著,接線端子也受到損壞。
於是我用鐵絲剪將它切斷,然後用鉗子將銅線夾出,將
端子替換掉,重新配置好纜線。

【武】
「修好囉,怎麼樣……空,聽的到嗎?」
【空】
「是的,相當清楚。」
【武】
「那就好。」
【空】
「倉成先生,那麼……」
【空】
「請再度開始進行脫逃計畫吧,請回到索非亞休德克去
。」
【武】
「嗯嗯……OK,馬上回去。」
【空】
「是……我在這裡祈禱著倉成先生能平安無事地脫困。

【空】
「………………」
【空】
「??」
【空】
「倉成先生?」
【空】
「你跑到哪裡去了,倉成先生!?」
【空】
「生體反應螢幕無法顯示」
【空】
「你從德里克休德克的通道中去哪裡了?」
【空】
「你似乎沒有從緊急逃生樓梯往上移動過。」
【空】
「請告訴我你現在的位置,倉成先生……」

【武】
「我在這裡啊,空。」
【空】
「為……為什麼會……在這邊!?」
她的臉上浮現出驚訝的表情。
【武】
「空妳應該多學一點有關『捉迷藏』的技巧才對。」
我振振聲音,開朗地說著。
【武】
「在玩捉迷藏的時候,妳不也躲在馬上就被找到的地方
?」
【空】
「你、你在說什麼啊?」
【武】
「就算不能使用生體掃描器,只要聽聲音不就好了?」
【武】
「如果想知道我的位置的話,哪?」
【空】
「………………」
【武】
「唉,總之托福……在你沒發現的情況下回到這裡,真
是輕而易舉。」
【武】
「本來還想說會不會被拒絕進入的說……」
【空】
「請、請不要開玩笑!」
空怒吼著。
【空】
「要用那個方法脫逃的話,機會只有一次而已! 以
LeMU的耐久度而言……」
【武】
「早就超過界限了……」
【空】
「……嗯嗯……沒錯,所以……」
【武】
「妳以為我會把妳留在這裡嗎?」
【空】
「………………」
【武】
「妳以為我是為了什麼才從IBF回到這裡來的? 
妳知道嗎?」
【空】
「……但是……」
躊躇著,她的視線從我身上移開。
【空】
「拜託你,快回到索非亞吧。」
【武】
「不要」
【武】
「把德里克休德克全部通道上的閉水閘門打開。」
【空】
「辦不到」
【空】
「請你快點回索非亞去,倉成先生!」
【武】
「我叫妳快點打開!」
【空】
「辦不到,要是打開了閉水閘門,德里克休德克就會進
水了。」
【空】
「除了希梅爾以外,全部都會被海水注滿。」
【空】
「這樣一來,倉成先生就再也……」
【武】
「妳不開的話,我就自己用手動開啟。」
我把手搭到希梅爾的控制器上。
【空】
「沒有用的,你是沒辦法從那裡進行控制的。」
【武】
「說謊……」
【武】
「空在說謊」
【空】
「…………」
【武】
「雷米現在已經進入管理人用的維修模式了。」
【武】
「從最原始深處的終端機,應該可以控制整個LeMU
的機能才對。」
【武】
「茜崎空,是不能拒絕管理者的權限的。」

雖然不是很有把握,我如此說著。
這就是賭注………
我接觸面板,開始敲擊鍵盤。
雖然不知道操作方法,但我馬上就知道出現了類似的畫
面。
【空】
「倉成先生! 請你注意一點!」
她怒視著我。
【空】
「不快一點的話,中央廣場會壞掉的! 快點逃!」
我點選開啟全部通道閉水閘門的選項,然後將手放在
Enter鍵上。
【空】
「快住手! 不可以動!!」
【空】
「倉成先生,要是你再進行操作的話……這次我就用雷
射把你的視網膜燒穿!」

我就………
用一隻手掌將雙眼給遮了起來………
於是我看不見空的身影了。
另一隻手則趁機按下了按鍵。
喀嚓!!
咻!!

【武】
「好燙燙燙燙燙----!!」
遮著眼睛的手背上的寒毛已經燒焦,可以聞到一股焦臭
味。
【武】
「呼……呼……呼……」
我拼命的吹氣,希望可以有小小的冷卻效果。
【武】
「啊啊……好危險。」
【武】
「空! 妳竟然真的這樣做!」
【空】
「倉成先生才是」

轟轟轟轟轟…………

...................................................
【空】
「看來你真的按下去了……」
咚咚咚咚咚咚…………
樓層開始劇烈地搖晃著。
極為強烈的震動,讓人幾乎無法站立。
我邊跌著,邊衝到希梅爾的入口。
試圖用力關上那沉重的門扉。
【武】
「可惡」
然而,手並沒有辦法如預期般地動作。
【武】
「嗚啊……咳、咳咳……」
突如其來的頭暈以及胸口一股悶熱襲來,我跌坐在地板
上。
手使不上力。
站都站不起來。
在這樣重要的時刻下,身體狀況卻是那麼差。
【空】
「倉,倉成先生!」
【空】
「振作一點……振作一點哪!」
【武】
「放,放心啦,我很好。」
一點都不好。
強力的疲勞感與無力感向我襲來。
濁流將會慢慢吞沒希梅爾的通道,直達天花板。
不行啊……門,不把門關起來的話!!
然而,手卻勾不到操縱桿。
視線開始模糊,身體不斷地顫抖。

【空】
「倉成先生,沒用了。」
【空】
「我們,已經……已經……」
【空】
「沒,沒有……救了。」
怒濤般的流水化為巨蛇,馬上就要向這裡襲來。
【武】
「嘖……」
【武】
「來就來吧,敢來就試試看,你們這些怪物!」
我無意義地怒吼著。
像是要保護空似的,我努力爬到開著的希梅爾門邊。
我擋在中間。
我要擋住。
不可以退縮。
只有她…………
只有她,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救她!!
然後,就在這個瞬間。
我聽到了從背後傳來的恐怖咆哮聲。
【空】
「………………」
【武】
「………………」
閉水閘門像是感受到水壓衝擊的空氣般,突然猛烈地關
上了。
狂暴的海水只能瘋狂般地不斷敲擊著門扉。
不過,這些聲音聽起來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似的。

【空】
「倉成先生」
【空】
「倉成先生……」
【武】
「OK,我聽的很清楚。」
我感到耳鳴。
【武】
「大概可以支撐多久?」
【空】
「………………」
【空】
「我不知道……」
【空】
「倉成先生後面的門……已經上鎖,完全密閉了。」
【武】
「謝啦」
【空】
「為了減緩LeMU的崩壞速度,德里克休德克的閉水
閘門已經完全開放了。」
【空】
「德里克休德克已經完全被水淹沒了。」
【武】
「是嗎?謝謝……」
緊隔著一扇門的對面,是6氣壓的海水。
而這個房間,四周的牆壁已經超過了容忍的極限。
所幸,電力好像還是通的。
大概是使用了預備電池吧。
室內是昏暗的。
【空】
「倉成先生」
空咬著嘴唇。
【空】
「像這種,回禮……」
【空】
「請不要跟我說這是回禮……」
【武】
「………………」
【空】
「我……」
在闇暗中,出現了某種發光的東西。
是她的身影。
空一直注視著我。
是她的淚。
淚水如同決堤般流下。
然後閃爍著光輝消失。
【空】
「我,我……」
【空】
「請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我想要捧住她的淚水,將手伸向前方。
光的淚珠在轉眼間消逝。
光輝在我的手中一個一個地消逝著。
【武】
「不用擔心啦。」
【武】
「這樣子就可以了,空什麼也不用做。」
不會消失的。
她的存在是絕對不會消失的。
我睜大眼睛看著,將她的姿態烙印在瞳孔的深處。
【武】
「唉,總而言之……」
【武】
「妳能沒事……」
【武】
「就好了……」
撐開的眼皮漸漸變的沉重。
在問她是否原諒了我之前……
我面朝地板突然躺了下來。
暫時地,墜入了深深的睡眠中。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