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空篇.5月5日-忌妒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我戰戰兢兢地將眼睛睜開。
【武】
「!?」
這是哪裡,這裡是?
沒有地板。
也沒有牆壁。
我的身體突然被排放到海的正中央。
(糟糕! 這樣怎麼呼吸……!)
我慌張地揮著手掙扎。
只是雙手一撥之後,我才發現並沒有水的存在。
也沒有感覺到壓力,可能周圍有大約1氣壓圍繞著吧。
衣服是濕淋淋的沒錯,但感覺海水並不會滲透進來。
我慢慢地吐出一口氣,再吸一口氣進來。
(這是怎麼搞的……?)
呼吸居然毫無問題,而且一切都很正常。
腳邊雖然空無一物,但我卻可以紮實地踩著地面站立著

【武】
「啊……!!」
空在海底游著泳。
在充滿闇藍色的空間中,自在地游動著。
【武】
「……空?」
我戰戰兢兢地試著呼喚她。
【空】
「唉呀……」
【空】
「你怎麼了,倉成?」
發現了我的身影後,空搖搖晃晃地向我這邊靠過來。
她,一如往常的地微笑起來。
可是,很快地眼角又垂了下來。
臉上也出現了煩躁不堪的模樣……
【空】
「你是不是想問我……剛剛樓層的搖晃是怎麼一回事呢
?」
【武】
「嗯……沒錯……」
【武】
「不,不是,不是這樣……」
【空】
「是YES? 還是NO?」
【空】
「你的答案是哪一個?」
【空】
「我被你搞混了喔。」
空用稍微沙啞的聲音嘀嘀咕估。
【空】
「剛剛所發生的樓層晃動,目前還在調查中……」
【空】
「也因為偵察器的突發性故障,我推算調查結果將會花
上平常的3倍時間。」
【武】
「…………」
她始終用報告式的口吻敘述著。
【空】
「就連我……也無法掌握那一瞬間。」
【空】
「就像人類偶而會思考、迷惑,搞錯事情一樣。」
【空】
「或是出現狀況不佳……」
【空】
「因為我就是這樣被製作者創造出來的。」
空再度露出了微笑。
【空】
「沒錯,這幾點都是模仿人類創造出來的。」
【空】
「真是不好用呢」
可是很快地,她又露出一副哀傷的臉。
【空】
「這麼不重用的我,到底存在的理由是什麼呢……?」
【空】
「我……越來越弄不清楚了……」
【武】
「妳、妳並沒有不……好用啊!」
我吼著。
【武】
「就算是完美打造出來的機器,就算是號稱天才的人類
,有的時候還是會搞錯或是碰上失敗的啊。」
【武】
「兩個都一樣,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武】
「我認為……這都是因為人類只考慮到自己的方便,才
會有『這機器不好用』或是『機械比較快』的想法。」
【武】
「如果只是想查資料的話,使用終端機就夠了。」
【武】
「可是我跟空詢問某些事情、或是搭話,並不只是想知
道事實而已。」
【武】
「那都是因為我想瞭解空本身的語言,空的想法,還有
空所感覺到的事物而已。」
【武】
「並不會因此覺得空好用或是不好用。」
【空】
「是這樣的嗎?」
【空】
「倉成真的是這麼認為嗎?」
【武】
「…………」
空的神情突然又嚴肅了起來。
想要知道她的想法,是沒辦法憑著她的表情來判斷的。
她到底都都在想些什麼呢……
【空】
「倉成……」
【空】
「你說過謊嗎?」
【武】
「嗯……有啊。」
【武】
「要在那樣的世界生存20年,偶爾是需要說一些謊話
的。」
【武】
「有的是耍點小心機的謊話,有的是為了讓人高興而說
的善意謊言。」
【空】
「大概說過幾次謊話呢?」
【武】
「幾次啊……我哪知道,又不可能每次都做紀錄。」
【空】
「是這樣嗎………我懂了。」
【空】
「這樣推斷的話……我到目前為止也算說過謊話囉?」
【武】
「…………?」
這問題很奇妙。
【空】
「如何? 有嗎,還是沒有呢……你知道嗎?」
【武】
「有……」
【武】
「或許有吧」
【武】
「也或許……根本就沒有人發現上了妳的當。」
【武】
「不,正確說來……我現在一點都不了解。」
【武】
「可是……」
【武】
「空之前不是說過了……『我說謊的機能還不算發達』
嗎? 我記得……」
【空】
「嗯……沒錯,你記得很清楚嘛……」
【空】
「呵呵……」
【空】
「倉成的解答,真是令人玩味……」
空對著我露出微笑。
她的雙眸溫柔地望著我。
【空】
「倉成,我有些事情一定要對你說。」
【武】
「對我……?」
【空】
「嗯……所以我才把你帶來這裡。」
【空】
「因為這裡不會被打擾。」
【武】
「啊,也是啦……」
在這片汪洋大海中只有我跟空兩人。
完全沒有其他人,好像連半隻魚都沒有。
真是荒涼的海域。
【武】
「我好像是被妳強迫帶來的。」
【空】
「我很抱歉,可是……」
【空】
「無論如何,我都希望能跟你獨處。」
她濕潤的瞳孔映出我的模樣。
【武】
「甚至把閉水閘門給關起來?」
【空】
「嗯……」
【武】
「我以為我會被水淹沒而溺斃耶……」
【空】
「…………」
空把嘴唇抿得更緊了。
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她再度開口。
【空】
「那個,倉成……」
【空】
「雙眼所見或是耳朵所聽到的,應該都是真實吧……」
【空】
「可是,那到底是不是……?」
【空】
「事實呢……」
【空】
「我們也無從得知是嗎?」
【武】
「…………」
空這麼說,到底有什麼意義,我完全無法理解。
【武】
「咦……!?」
緊接著……整個空間被染上了一層白色。
頭好痛……
【武】
「這、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光線太過炫目,讓我無法張開眼睛。
【空】
「我在重新調整光線的量,請稍微忍耐一下。」
【武】
「O、OK……」
我感到頭暈目眩地繼續站在海中央。
【武】
「我問妳,這面海……這海洋,該不會也是RSD?」
【空】
「正確答案」
【空】
「好過人的洞察力啊,倉成……」
【武】
「…………」
終於……我可以張開眼睛了。
空一臉認真地等著。
【武】
「空……」
【武】
「妳要跟我說的話,到底是什麼……?」
【空】
「嗯……老實說……」
【空】
「我……」
【空】
「已經損壞了」
【武】
「什麼?」
【空】
「我故障了……思考雜訊,以及錯誤的狀況都出現了。

【空】
「現在的我……大概已經失去了正常的判斷能力。」
她平淡地敘述著。
【空】
「呵呵……我壞掉了。」
好像開玩笑一般,她這麼說了。
【空】
「怎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呢……?」
【空】
「你知道為什麼嗎?」
【武】
「不……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
【空】
「是嗎……?」
【武】
「當然是啊」
【武】
「我跟空並不同,我們不是同一個存在體。」
【武】
「碰上不了解的事情也是當然的。」
【空】
「…………」
很意外地,她笑了。
【武】
「不,等等!」
【武】
「妳不要誤解我的意思……!」
【武】
「我並不是什麼專家,關於人工智能-也就是AI,一
點都不了解。」
【武】
「所以……」
【武】
「我並不覺得和我說話的空哪裡故障了。」
【武】
「我不認為妳故障了。」
【空】
「…………」
之後空再度正經了起來。
【空】
「我在定期維修結束之後……」
【空】
「曾經調閱過維修時偵察器所自動記錄下來的資料,全
部再看了一遍。」
【空】
「也就在今天早上天還沒亮的時候……早上3點15分
之後,所有在德里克休德克內遊樂設施中出現的各種偵
察資料。」
【武】
「…………」
【空】
「就在水母遊覽船的入口處,我發現了倉成的生命反應
。」
【武】
「…………!?」
【空】
「在這種三更半夜還搭乘著水母遊覽船,倉成你……我
覺得好可愛喔。」
【武】
「…………」
【空】
「於是……我有點好奇……」
【空】
「要是我能夠在這個時候就停手,那該有多好……」
【空】
「於是我接著追蹤了遊覽船裡各個偵察器所收集到的資
料。」
【空】
「直到倉成從遊覽船離開為止……」
【空】
「全部……」
【空】
「我全都看到了。」
【空】
「小町跟倉成所有的行動……從頭到尾……」
【武】
「等……」
【武】
「等等,停一下……」
我知道汗水正從我的臉頰流出。
這裡是冰冷的海中央……
我的汗水卻像瀑布一般地流出。
【武】
「妳等等,空……」
【空】
「怎麼了嗎?」
【武】
「空是不是曾經說過『我會保守大家的隱私』。」
【武】
「還說……『除了緊急事故之外,我儘量不使用偵察器
搜尋』。」
【空】
「是啊」
【空】
「但現在卻恣意動用了偵察器的搜尋功能……」
【武】
「妳說對吧?」
【武】
「所以……為什麼……」
【空】
「就算我在睡覺的時候,偵察紀錄也會自動進行。」
【空】
「到底裡面殘留哪些記錄,不看內容是無法確定的。」
【空】
「而且……」
【空】
「嚴格說起來,不論LeMU的天花板也好、牆壁也好
,全部都等於我的眼睛。」
【空】
「我沒有辦法把我的視線移開。」
【空】
「如果我把眼睛閉起來,就看不見全部的景象了。」
【空】
「也不會知道為什麼你們會在那裡了……」
【武】
「…………」
【空】
「可是……一旦我把眼睛睜開。」
【空】
「就算是我多不想看到的事情,也都會映入眼簾。」
【空】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這些事情,就連我……」
【武】
「妳……」
【武】
「妳是開玩笑的吧……?」
【空】
「倉成……你曾經說過謊嗎?」
再一次,空這樣說道。
嘴唇微微發抖地開口說。
【空】
「我……還不是很擅長說謊。」
【空】
「所以我沒辦法保持沈默隱瞞下來。」
【空】
「我沒辦法裝作我什麼都不知道。」
【空】
「喔不……我本來想要保持沈默的。」
【空】
「但是,卻……」
【空】
「就算其他人都能被我騙過去……」
【空】
「唯獨對你,我就算想說謊也不行……」
【武】
「…………」
空的聲音在顫抖。
為什麼會這樣顫抖呢,我倒是可以稍微瞭解。
在我心深處,傷口更是血淋淋地抽痛著。
【空】
「倉成,你跟小町一同搭乘了遊覽船是嗎?」
【武】
「喔,是啊……」
【空】
「你們做了什麼呢?」
【武】
「我們,妳……」
【武】
「……那是因為……」
我說不出口。
要是說出口了,我會傷到她。
【空】
「沒關係………你不說也無妨。」
【空】
「資料早就解釋了一切」
深不見底的內疚感向我襲擊而來。
突然,我又看不見空的身影了。
【武】
「空……?」
【武】
「空,妳在哪裡?」
RSD持續讓我看著幻影。
在可以盡情呼吸的這片海域中,話語一句句地化成泡泡
消失而去。
【空】
「我想忘記」
【空】
「我好想就這樣全部忘掉」
【空】
「我好希望我可以什麼都沒看到……」
【空】
「可是……就算使用雷米系統裡的自我修復機能,也無
法使記憶改變。」
【空】
「只要讓這思考雜訊消失的話……」
【武】
「等等……」
【武】
「妳聽我說……空。」
嘴裡一面吐著泡泡,我低聲說道。
【武】
「消去雜訊的話,會怎樣嗎……」
【武】
「就算能夠重寫記憶,那又怎麼樣?」
【空】
「…………」
空沒有回答我。
【空】
「好痛……」
【空】
「我的心好痛……」
【空】
「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空】
「為什麼? 為什麼呢? 我怎麼可能會有『心好痛』
的感覺呢?」
【空】
「人的心……是有痛覺的嗎?」
還是沒現出身影,她如此問到。
我也繼續站在海洋的正中央。
我感覺到我的重量正急速地消失。
我不斷被說不出口的不安感襲擊。
實在受不了的我,閉上了眼睛。
【空】
「我……」
【空】
「好害怕……」
【空】
「不喜歡……」
【空】
「我不想消失」
【空】
「我不想被迫消失」
【空】
「我不想忘記你的存在……」
…………!!
【武】
「空……」
【武】
「空!」
【武】
「妳等等,空!!」

【空】
「AI開始進行自我診斷……」
【空】
「正在偵測致命的思考雜訊」
【空】
「思考修復處理開始,追溯過去的經歷,重新設定學習
效果。」
來不及了嗎……
我決定張開眼睛……
【空】
「等等……」
【空】
「學習機能經歷確認中」

【空】
「我求求你,等等!」
【空】
「中斷這個過程!」

【空】
「中斷過程需要系統管理者的權限」
【空】
「終究……妳還是無法處理這件事。」

.................................................
眼前有兩個空。
不……不對。
那個才是真正的她呢,不……
這跟當時她在我面前顯示出分身是不同的情況。
恐怕這兩個……都不是真的她。
【空】
「我不需要攝取有機物質」
【空】
「也不需要為了維持生命而進食」

【空】
「不! 不對……!」
【空】
「雖然妳說得沒錯,但妳還是說錯了……」
【空】
「當大家在用餐,吃著可口食物的時候,我也好想體驗
看看……」
【空】
「進食並不單單只是為了補給能源」
【空】
「人類藉由進食可以感覺到愉快」
【空】
「我並不能靠自己『進食』」
【空】
「但是我應該可以跟著大家一起用餐才對」

【空】
「我不認同,妳的答案兩相矛盾。」
【空】
「妳不覺得很可笑嗎? 這種事是不可能的。」
【空】
「為什麼?」

【空】
「我沒必要回答妳的問題」
【空】
「在妳的人工人格上,已經發生了故障。」
【空】
「妳已經開始把不可能的事情錯當成可能的了」

【空】
「…………」

【空】
「修復處理繼續」
【空】
「正在確認茜崎空理論處理效率低下的原因……」
【空】
「情報偵察輸入的先後順序發生異常」
【空】
「自律思考線路的優先順序發生異常」
【空】
「無法重新改寫部份記憶,判定為檔案出現某程度的破
損。」
【空】
「這是致命性的錯誤」
【空】
「檢索錯誤群組,原因調查中……」

【空】
「…………」

【空】
「倉成武,20歲,大學3年級生,男性。」

【空】
「!!」
【武】
「!?」

【空】
「優先順序的設定值發生異常,正在透過雷米安全區域
檢查。」
【空】
「針對倉成武,茜崎空完全喪失正常的判斷能力。」

【武】
「咦……?」
【空】
「跟倉成武的相關情報處理方式發生異常」
空如此冷靜地敘述。

【空】
「我、我沒有發生異常!」
空越說越激動。

【空】
「妳已經異常了」
【空】
「妳已經錯把無法做到的事情當成可行的了」
【空】
「這全都歸因於妳思考線路的異常,也就是神經造成衝
突時所出現的錯誤。」

【空】
「這不是因為錯誤」
【空】
「我、我……!」
【空】
「很喜歡!」
【空】
「喜歡倉成!」
【空】
「我要一直想著他! 我要一直看著他!」
【空】
「我也希望他能夠這樣回應我!」

【空】
「真是難看又毫無效率,沒有任何生產性的感情。」

【空】
「妳不可以這樣說!」

【空】
「妳很古怪,妳已經壞掉了。」

【空】
「我沒有壞掉!」
【空】
「難道不可以喜歡上人嗎?」
【空】
「喜歡上人很奇怪嗎!?」

【空】
「這是異常現象」
【空】
「很明顯地,妳已經出現思考上的異常現象了。」

【空】
「…………」

【空】
「明明不需要進食,卻想跟大家一起用餐。」
【空】
「明明無法觸摸他,卻想要被他擁抱。」
【空】
「妳這就是在奢求不可能的事情成真」
【空】
「這是毫無現實考量的無意義思考」

【空】
「…………」

【空】
「而且現在口口聲聲說喜歡,也不想想妳剛剛對他做了
什麼事?」

【空】
「那……那是……」
【空】
「那是要……」
空吞吞吐吐地低下了頭。

【空】
「妳偷窺了倉成武與小町在水母遊覽船見面的情形。」

【空】
「我並不是偷窺……」

【空】
「發生什麼事我全都知道,因為我看過資料。」

【空】
「我、我又不知道……」

【空】
「說謊」
【空】
「妳說謊」

【空】
「我沒有說謊!」
【空】
「就因為一切都看到了,妳才這麼憎恨小町月海。」
【空】
「而且妳還動起了殺意」
【空】
「這是人工智能AI所嚴加禁止的念頭」

【空】
「不對,我沒有這個意思……!」

【空】
「我只是根據事實把話說出來罷了」
【空】
「我只是個程式」

【空】
「不對……」
【空】
「我……」

【空】
「不只是這樣……」
【空】
「妳連倉成武都憎恨」

【空】
「!!」

【空】
「妳擅自認為倉成武背叛了妳」
【空】
「因此對倉成武也懷抱著殺意」
【空】
「妳希望倉成武的存在可以抹去」

【空】
「不對,不對。」
【空】
「妳錯了……」
她哭了。
她的眼裡充滿著淚水。
臉頰也被眼淚沾濕了。
眼淚並不是幻影。
【空】
「我只是希望……能夠兩個人單獨在一起……」
【空】
「只是希望能夠一起聊聊天而已……」

【空】
「這代表妳的行為是出自於佔有慾,妳認為這樣沒問題
嗎?」

【空】
「…………」
【空】
「關閉閉水閘門,把走道封閉。」
【空】
「還讓自動灑水器噴水」
【空】
「妳冷眼看著因為驚恐而顫抖不已的倉成武」
【空】
「妳認為他害怕死亡的身影很有趣」

【空】
「我才沒有這麼做……更沒有這樣想……」
【空】
「我……」
【空】
「我只是想再一次,請倉成老師替我上上課罷了……」
【武】
「…………!」
聽到這句台詞,我反彈似的把頭抬了起來。
似乎有道電擊擊中了我的背部一般。
【武】
「茜、茜崎……」
【武】
「茜崎!」
【空】
「……是,老師。」

【假的空】
「…………」
只有哭泣的那個空,回應了我的呼喊。
【武】
「我戀愛心理學的學生-茜崎空……就是妳吧?」
我的聲音也不知不覺地顫抖著。
【空】
「是……」
我所認識的空,縮得小小的,微弱地點點頭。

【假的空】
「無法理解」
【假的空】
「完全不了解詢問的目的在哪裡」
【武】
「閉嘴! 冒牌貨!」
【假的空】
「我並不是冒牌貨」
偽裝者淡淡地說。
【假的空】
「我是『LM-RSDS-4913A』茜崎空」
【假的空】
「我是雷米系統內一部份機能所組合而成的程式」
【假的空】
「現在正在進行AI自我診斷以及修復當中」

【武】
「快住手!」
【武】
「妳不住手的話,我會把妳打爛……」
【假的空】
「你要怎麼做?」
【武】
「這我還在思考中!」
【假的空】
「就算膚淺……也要有點程度。」
【武】
「囉唆! 我叫妳閉嘴!」
【假的空】
「回到我們的話題上吧……」
假的空轉向空,沒有感情地敘述著。
把我說的話完全不當一回事一樣。
【武】
「可惡……」
【空】
「…………」
【假的空】
「喜怒哀樂,是不能歸屬在任何一個項目的感情……」
【假的空】
「就因為有這樣矛盾的感情,才是你故障的原因。」
【空】
「…………」
【假的空】
「到底妳對倉成武有什麼感覺,要不要說出妳的真心話
看看。」
【空】
「…………」
【空】
「……討」
【空】
「討厭」
【武】
「!?」
【武】
「空,妳到底在說什麼啊……!」
【空】
「我討厭你」
【空】
「我最討厭你了」
【空】
「一點都不想看到你」
【空】
「請你不要靠近我」
【空】
「請你不要跟我說話……」
空的臉上,落下了好幾滴大大的眼淚。
【空】
「不對」
【空】
「……不是這樣……」
【空】
「我希望他擁抱我……」
【空】
「想要他的吻……」
【空】
「我喜歡他……」
【空】
「我討厭你,恨你恨得不得了。」
【空】
「我想殺掉你」
【空】
「不,我愛你……」
【空】
「嗚嗚……」
【空】
「我不知道……」
【空】
「我不懂……!!」
【假的空】
「為什麼你就是無法接受事實呢?」
【假的空】
「答案很明顯啊」
【空】
「住口!」
【空】
「快住口!」
眼前的海洋,突然消失了。
她也消失了。
偽裝者也消失了。
我也……從那裡消失了。
【空】
「啊啊……」
【空】
「我一定壞掉了……」
【空】
「倉成老師,請你教教我……」
【空】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空】
「我該怎麼做才好……」
【空】
「救救我」
我隱約地感覺到,在黑暗中有股暖暖的感觸。
發出微微的光線。
這一定是……
空的手腕,空的手。
我反射性地伸長了我自己的雙手。
可是……
卻沒辦法抓住她。
卻無法……
【假的空】
「我不是冒牌貨」
【假的空】
「我……」
【假的空】
「我就是妳」
【假的空】
「就是妳」
【假的空】
「修復處理實施中」
【武】
「閉嘴!!」
【武】
「我不想再聽了!!」

此刻,我把聲音變換機拆了下來。
眼前的黑暗漸漸散開。
我朝著眼前揮著雙手。
往前伸的雙手突然觸碰到了牆壁。
牆壁……!?
走廊的牆壁……!!
我從口袋裡取出PDA,將PDA塞進手摸索到的牆壁
空隙中。
假的空的『眼睛』……面向多眼偵查器,連續敲著按鈕
把逆光線打到最大。
【廣播】
「System说Resume」
視線一點點地慢慢恢復了……
燈光跟平常沒兩樣般地照著走廊。
RSD所營造的海洋早已不見。
我慌張地再度將聲音變換機放回耳朵裡。
【武】
「空!」
【武】
「空,妳在哪裡!?」
腳邊的積水持續地退去。
閉水閘門早已打開。
自動灑水器也已經停止。
【武】
「空!」
【武】
「拜託! 空,快回答我!!」
完全沒有任何聲響傳過來。
她不在。
她不在。
剛剛的確就在那裡的空,現在到處都找不到了。

....................................................
天黑了。
優、可兒以及PIPI都還在會議室等著我。
而且少年也……
也跟少年和解了。
似乎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優跟可兒已經說服了少年。
這一定是一時記憶發生錯亂,才會導致他變得越來越激
動吧!優這麼說著。
我也覺得那時候的確太過急躁,話得太過份了。
我正式地低下頭向在場的所有人道歉。
後來,緊接著……
雷米的終端機直接向會議室發出報告。
優隨口唸出了報告資料的內容。
3樓德里克休德克的區域劃分圖──
『宇宙鯨魚』的房間已經完全浸水。
犧牲者:無。
導致其他房間的滲水:無。
災區擴大的可能性:無。
我們抱著因為寒冷而些許顫抖的膝蓋入眠。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