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空篇.5月3日-秘密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武】
「OK,去哪裡呢?」
【空】
「海豚……」
【空】
「旋轉海豚,我喜歡那裡。」
【武】
「我知道了,那就走吧。」

.....................................................
走出醫療室的時候,優跟少年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
看著我。

【武】
「為什麼他們一副被狐狸迷住的吃驚表情啊。」
【空】
「呵呵……」
空笑得很詭異。
【空】
「因為他們覺得倉成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吧。」
【武】
「呼嗯……是喔?」
【武】
「可是為什麼呢? 我跟空在一起──」
【空】
「我剛剛不是說要說秘密嗎?」
【武】
「咦?」
【武】
「……啊,啊啊……原來如此……」
優跟少年看不到空的影像吧。

....................................................
抵達了旋轉海豚。
旋轉海豚,悄悄地在寂靜中佇立。
【空】
「好安靜……」
【空】
「這裡連日來的喧囂,好像都會讓人覺得是假的。」
空輕輕說著。
【空】
「抱歉,我做了不恰當的發言了……真是不謹慎。」
【武】
「不,沒關係,如果是我,一想到幾天前,或是更早以
前──」
【武】
「……嗯,只要回憶起滿是遊客的場景,也會這麼想的
。」
【武】
「空什麼時候就在LeMU?」
【空】
「我進階到實用階段,是2011年的4月。」
【空】
「然後就到現在。」
【武】
「6年了……」
【空】
「嗯嗯,是的……」
【空】
「2223日……」
這麼說著的空,瞇起了眼睛。
隨思索任意奔馳著。
或是鄉愁吧。
我想那不是模擬出來的感情。
對她而言,這裡一定有著非常珍貴的回憶。
就這樣,我跟空一起靜靜地看著海豚好一會兒。
【武】
「對了,嗯……空。」
我想時間差不多,可以說了。
【空】
「是的,什麼事情?」
【武】
「妳剛剛說有秘密要說。」
【武】
「差不多……該跟我說了吧。」
【空】
「啊啊,是啊……」
空端正著姿勢,面對著我。
然後表情突然亮了起來,說著。
【空】
「倉成,要玩捉迷藏嗎?」
【武】
「……咦?」
【武】
「什麼?」
【空】
「昨天的闇鬼遊戲很好玩呀!」
【空】
「所以要不要跟我一起玩捉迷藏?」
【武】
「捉迷藏??」

『所以』來玩捉迷藏……的意思,實在無法理解。
【空】
「那麼,倉成──」
【空】
「來抓我吧!」
空輕飄飄地浮在地面上,開始如同滑行般地移動。
【武】
「喔咿,等等啊,空……」
【空】
「你看,在哪裡?」
【武】
「在哪裡!?」
我躊躇地,眼神隨空的模樣移動。
【空】
「在這裡呀。」
【空】
「在這裡。」
【空】
「你看我在哪裡?」
空突然瞬間消失,又出現在某處。
【武】
「那個~~妳啊~~!!」
【空】
「這裡這裡」
【空】
「怎麼了?」
【空】
「我在這裡呀?」
空邊笑著,一下子在某處出現,一下子又隨即消失。
【武】
「啊啊! 真是的! 什麼啊!!」
【武】
「拜託,空妳也知道吧?」
【武】
「妳說要我抓妳……」
【武】
「可是我怎麼可能抓得到妳!?」
【空A】
「啊嗯! 是嗎!?」
【空B】
「怎,怎麼會……!!」
【空C】
「是嗎……呵呵呵呵,我不知道耶。」

我呆住了。
空變成了三個人……

【武】
「什,什麼啊……喂……」
【武】
「怎,怎麼了,空?」
【空A】
「哎呀,怎麼了嗎?」
誇張地歪斜著頭。
三人同時歪著頭……
【空B】
「我很奇怪嗎?」
【空C】
「怎麼會這樣呢?」
【武】
「應該是我問的吧!」
【武】
「為什麼要這樣變來變去!?」
【空B】
「呵呵……」
【空A】
「我也不知道了……」
【空C】
「總之就是輕飄飄,好舒服的感覺……」
空像是有些喝醉般,搖晃地飄蕩著。
我開始有些擔心……
【武】
「空! 真的沒事嗎?」
【武】
「哪理不舒服嗎? 是不是累了?」
【武】
「好像情況不太對啊?」
【武】
「要不要讓雷米診斷一下……是不是有重大錯誤?」
【空】
「真是……! 倉成……」

空噘著嘴巴,誇張地嘆著氣。
然後空又再一次出現在我面前。
這個影像沒有移動,只有一個。
【空】
「我懂了」
【空】
「惡作劇就到此為止了。」
【武】
「惡,惡作劇……??」
【空】
「嗯嗯……」
【空】
「剛剛只是開點玩笑……」
【武】
「…………」
【空】
「該進入正題了。」

我壓著太陽穴,搖著頭。
空看到這樣的我,微笑著。
而海豚也開始悄然靜靜開始旋轉。
我靠著手邊的人造岩石(貼著吉祥物標誌)。
空再一次提醒『小心』,慢慢開始說了。
【空】
「繼續昨天的談話。」
【空】
「世界上只有一個,所謂我的存在……」
【空】
「這個原因,必須要說到製作人的原則……」
【空】
「為了讓我成為獨立的統一人格,除了給我能力,還設
計了限制。」
【空】
「可是理論上,複數的我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空】
「就如同剛剛你所看到的。」
【空】
「……還要再看一次嗎?」
【武】
「不不,不必了,眼睛都花了。」
【空】
「呵呵呵呵……那就不做了。」
話題在此稍微暫停。
稍微思考之後,再深呼吸,空繼續說下去。
【空】
「剛剛的那個……」
【空】
「你知道哪個是我嗎?」
【武】
「咦?」
【空】
「哪一個是我?」
【武】
「嗯,要分出哪個是妳……」
【武】
「而且,空的複數模樣……每個都不同嗎?」
【空】
「不,沒有不同。」
【武】
「那就是相同的啊……」
【武】
「全部,都是同一個空。」
【空】
「正確答案」
空微笑著。
【空】
「是的,哪一個都是我……」
【空】
「單純的拷貝……不,應該說複製會更容易理解。」
【空】
「倉成,你知道在2010年修正公佈的『複製法』嗎
?」
【武】
「啊啊,知道,在2010年──」
【武】
「原本一直禁止的人類複製授精,已被法律認可了。」
【武】
「只要得到省廳的許可,任何人都可以藉由複製授精來
做不孕治療。」
【武】
「從培養過的細胞取出細胞核,移植到其他已去除細胞
核的卵細胞中,使其著床於母體子宮……」
【武】
「我朋友的親戚裡,也有人經歷過。」
【空】
「那樣的話,就不說明有關複製的解釋……」
【武】
「啊,嗯……」
【武】
「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
【武】
「複製是個別成長的一個單獨存在。」
【武】
「不是同一個人,就像是雙胞胎一樣……」
【空】
「可是,它的來源是單一的。」
空淡然地說著。
【空】
「回到正題……」

隨後,空又分身成複數個。
明明就說不要這樣了……
我又眼花了。
【空】
「這樣同等分開的『我』……」
【空】
「都是『茜崎空』。」
【空】
「那裡的是『我』,可是『在這裡的我』卻沒有同時在
那裡。」
【空】
「這裡有我,可是,卻跟那一頭的『我』不相同。」
【空】
「可是,卻都是被認定為我的『我』……」
【空】
「全部都是我。」
【空】
「如果是這樣……」
【空】
「我為單一,同時也為複數。」
【空】
「我在任何地方,任何場所都存在。」
【空】
「我無所不在。」
【空】
「嗯嗯,是的……」
【空】
「相同空間、時間中,可以存在複數個我。」
【空】
「例如在倉成的面前,跟可兒的前面。」
【空】
「那裡跟這裡,就有兩個我。」
【空】
「可是,這決不會是『W』……」
【空】
「而是『Y』。」
【武】
「『Y』?」
【空】
「由相同的某個來源,所分枝出來的『Y』。」
空在半空中飄邈。
它的殘餘影像有時增加,有時減少。
大小,質量,距離也不一定。
【空】
「是的……請思考一下。」
【空】
「假設,這個所謂的人格,被完整拷貝出一個一模一樣
……」
【武】
「??」
……該怎麼說……?
【空】
「譬如……」
【空】
「譬如,目前深刻烙在你腦袋中的全部記憶、思考、感
覺、人格、性格、感情……」
【空】
「所有的資料,能夠正確且真實地提取出來。」
【空】
「然後複製在某個記憶體上,並且擁有再現的機能。」
【空】
「那個時候,真正的你……到底在哪裡?」
【空】
「肉體所殘留的人格,是真正的你?」
【空】
「還是複製的人格,是真正的你?」
【武】
「…………」
【空】
「正確答案是,不管哪一個,都是真正的你。」
【空】
「如果有這種可能性的話……」
【空】
「當你能夠進行非減數分裂。」
【空】
「也就是說,不是將蘋果一分為二的分裂方法……」
【空】
「而是與原蘋果有著相同質量,相同形狀,相同成分,
另一顆蘋果的誕生。」
【空】
「這個時候,你就有兩個你。」
空只留下一個分身,消除其他影像,站在我面前。
現在,眼前有『二個』空。
哪一個是原本的空,根本無法區別……
  
(可是,空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雖然這樣想著,我還是靜靜聽她說。
【空】
「是的……你變成了兩個。」
兩個空同時說話。
【空】
「在歷史上,就從這一瞬間開始,兩個你就以各別的個
體,各自在時間軸上流逝。」
【空】
「可是回顧原來的道路,兩個你,還是結合在某一個原
點上。」
【空】
「這……就是『Y』,不是『W』,而是『Y』。」
【空】
「也許你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以某一點為基礎,各自分
別展開的兩個自己。」
【空】
「可是,這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空】
「你在隨時來往又立即逝去的一瞬間中,常常被迫做出
選擇。」
【空】
「走A的路? 還是走B的路?」
【空】
「在這裡的你,即使走A的路,可是在別的時間軸上,
或許還存在另一個走B的路的你。」
【空】
「可是,走A的你,跟走B的你,都一樣是你。」
【空】
「只是在A路上的你,並不知道在B路上的你。」
【空】
「因為沒辦法知道。」
【空】
「同樣地,B路上的你,也不會發現在A路上的你。」
【空】
「知道為什麼嗎?」
【武】
「就是自知之明。」
我回答。
【武】
「空現在不是明白說了『沒有知道的方法』。」
【武】
「沒有方法可以從A的『我』,『看』到B的『我』。

【武】
「人類為了認識3次元的立體,必須從雙眼得到平面化
的影像情報,利用視差來知覺。」
【武】
「相同的……」
【武】
「可以知道A的我跟B的我,存在的位置……只要不移
動視點到『Y』字以外的地方──」
【武】
「即使腦中清楚明白,無法確認A跟B的我,是實際存
在的。」
【空】
「沒錯」
【空】
「太棒了……倉成,你真的很有天份。」
【武】
「什麼的天份?」
【空】
「物理學者……或者哲學者。」
【武】
「別棒我了」
空揮手至半空中。
顯示虛擬影像……
空中出現1塊板子,是折得很漂亮的正四角形。
面上有一個光點,開始移動。
【空】
「假設在2次元世界,有一個能知覺的生命體。」
【空】
「他能看到3次元立體嗎……?」
【空】
「不,他不行。」
四角形變成立方體。
【空】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2次元存在的他,只能感知在
平面上所發生的事情。」
【空】
「因為2次元存在的視野中,只有1次元……」
立方體的六個面,都有著光點。
可是每一個平面的光點,只能在其單一的平面上移動,
絕不會與其他光點交集。
【空】
「然後,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讓他變成3次元的存在。」
【空】
「然後,在他3次元存在的視野上,應該就只能看到平
面(2次元)了。」
六個面的光點集中成一個,向立方體中央移動。
然後立方體的橫縱上,出現了幾個新的立方體虛擬影像

立方體緊緊排列著。
【空】
「3次元的立體視,只是由左眼中的平面,與右目中的
平面所合成。」
【空】
「精巧,緻密地描繪富士山畫像,跟真正的富士山影像
,如果不是近看根本不會發現。」
全部的立方體中,各自浮現一個光點。
立方體全部的光點,劇烈地與外側的六個平面撞擊反射
,不間斷地移動著。
可是其中的光點無法離開單一的立方體,決不會與其他
光點交集。
【空】
「再重複說一次……」
【空】
「平面(2次元)的情報,是同時從兩個方向得到,只
是對立體產生錯覺。」
【空】
「那個無法稱為3次元視覺。」
【空】
「所謂的3次元視覺,是指可以同時看到心理層次的六
個面。」
【空】
「在一個n次元中,只能得到n-1次元的視覺情報。

【空】
「所以位於Y字其中一個尖端的存在物體,是無法發覺
另一尖端的存在。」
【空】
「除非,他得到了3次元的視野……」
【空】
「也就是擺脫2次元平面,從3次元空間,『向下窺視
』那個平面的時候──」
【空】
「這個時候,才會忽然驚覺『自己原來是Y字的一部分
』」
【空】
「更會明白『原來還有另一個分枝的自己』。」
【武】
「…………」
虛擬影像被分割,隨即消失。
視界忽然充滿刺眼的白光。
空的模樣扭曲歪斜。
分裂成已經無法切割的複數。
覆蓋全視界的空。
幾乎無法睜開眼。
不知道哪個是她。
或者,全部都是她……
【空】
「是的,像這樣就如同身在3次元空間。」
【空】
「當你獲得4次元的視野時。」
【空】
「也就是說,倉成脫離了3次元空間,在4次元空間『
向下窺視』那個空間的時候。」
【空】
「這個時候,才會忽然發覺『自己原來是Y字的一部分
』。」
【空】
「更會明白『原來還有另一個分枝的自己』。」
【武】
「…………」
【空】
「即使不相同的歷史,不相同的世界,不相同的空間中
……」
【空】
「就是存在著另一個自己,這樣你明白了嗎?」
【空】
「世界中,自己無所不在。」
【空】
「與你相同地,所謂的我……的存在,也是無所不在。

【空】
「你,跟我相同……」
【空】
「是從單一來源分出的『Y』……」
【空】
「所以……」
【空】
「無所不在的自己,可以合而為一……」
空,放棄了分身。
視界中的刺眼慢慢淡去。
一個空慢慢地從天而降,在我眼前。
背後的海豚,不知何時已經停止旋轉。
【空】
「你所不知的『你』,是與你自身密不可分的存在。」
【空】
「你只要站在可以掌握其他所有的『你』的位置,就能
看透一切。」
【空】
「全部的『你』的體驗,都等於是你一個人的體驗。」
【空】
「在真正的意義上,你只是一個存在。」
【武】
「…………」
我深深嘆口氣。
【武】
「唉……」
【武】
「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空】
「請……」
【武】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話……?」
【空】
「呵呵……好問題……」
空原地轉了一圈,笑了。
【空】
「傳說啊」
【空】
「有關這個LeMU的由來……也就是在雷姆利亞大陸
流傳的傳說。」
【空】
「就當做是這樣啊。」
【空】
「……秘密喔?」
空伸出食指立在唇前,又微笑了。

...........................................................
按照計畫,我們集合在塔滋塔商店前解決了我們的餐點

結果,不知為何……晚餐還是由我來做。
【少年】
「說到這個啊……武。」
【武】
「怎麼了?」
【少年】
「沒辦法作塔滋塔三明治以外的食物嗎?」
【武】
「聽你這麼一說……」
【武】
「這家商店所販賣的食物,好像一直以來就只有塔滋塔
三明治。」
【武】
「早上推出熱狗餐點的促銷期間也結束了,那大概是商
店的老頭們一時興起擺上去的吧。」
【少年】
「是喔……」
少年用右手玩弄著三明治的包裝袋。
左手上則是拿著咬了一半的三明治,看不出任何會變少
的跡象。
吃不完嗎……不過又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優】
「怎麼了? 趁還沒涼掉之前快吃啊……」
早就吃得一乾二淨的優,看了看少年的臉。
【少年】
「嗯……」
【優】
「我有稍微繞了幾圈找過,結果還是沒有發現其他的食
物。」
【優】
「被沖到走道上的食物應該都不能吃了吧……」
【優】
「反正只有塔滋塔三明治的材料多到令人厭煩,而且隨
時都可以吃,這不是也挺不錯的嗎?」
【少年】
「妳說得也沒錯……」
少年從剩下的三明治捏了一小塊下來,慢吞吞地把它往
嘴裡塞。
【優】
「有食物吃,對生存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喔。

【武】
「嘿~優……妳好像挺在行的嘛。」
【武】
「妳是不是真的體驗過生存考驗啊?」
【優】
「嗯……沒錯啊。」
優很乾脆地回答。
【武】
「……咦?」
【優】
「只是點小興趣啦,我有時還會一個人去爬山呢。」
【優】
「沒路可走就自己開路……雖然有時後還會迷路……」
【武】
「隱居修行嗎!?」
【武】
「優……妳該不會是傳說中的格鬥家吧!!」
【優】
「喂喂倉成……幹嘛說成這樣!」
【武】
「該不會還跟有白月印記的黑熊,在冬山進行決鬥吧?

【優】
「怎麼可能……是溫泉啦……秘密溫泉巡禮。」
【優】
「我啊,為了追尋從未被人發掘的夢幻之湯跋涉三千里
……不錯吧,充滿了女孩子的浪漫情懷……!」
一臉陶醉彎著身子的優說道。
【武】
「喔我懂了……然後再跟白月印記的黑熊在冬山一起泡
澡是嗎?」
【優】
「你這人怎麼說不聽的啊! 白月黑熊這個話題差不多
也該結束了吧……」
【武】
「是是……」
【武】
「不過從外表來看,倒看不出妳挺能適應野地的嘛。」
【優】
「唉呀呀……什麼? 您說什麼? 呵呵呵呵……」
優故意裝出一副優雅樣。
【武】
「妳說你曾經縫過手指,也是因為尋找溫泉嗎?」
【優】
「咦? 啊,嗯……有點啦……」
【優】
「不過,表面倒是縫了好多針呢。」
【武】
「哇……」
【武】
「妳果然跟熊決鬥過。」
【優】
「囉唆!!」
優整張臉都漲紅了。
【武】
「嗚呼呼呼呼……」
【優】
「唉,算了……真是的……」
【優】
「…………」
優嘆了一口氣,就轉往別的話題去了。
不過,大概是因為不想理我了吧。
(我會不會有點得意忘形呢?)
可是優的表情有點陰沈。
(因為被我嘲弄了一番,所以才有點陰沈……??)
才這麼一想,優從我身上轉移了視線小聲說道。
【優】
「喂,倉成……」
【優】
「關於月海的事情……」
好像有什麼很難說出口的模樣。
【武】
「怎麼了,優?」
【優】
「啊,嗯……那個……」
此時,一陣精神奕奕把水踏得啪唰啪唰響的聲音,持續
地往我們靠近。
啪唰啪唰啪唰……
【可兒】
「哈囉!!」
【PIPI】
「汪汪!」
【武】
「喔……可兒啊,要準備吃飯了嗎?」
【可兒】
「嗯……到處走來走去,肚子也跟著餓了起來。」
【PIPI】
「汪」
沒錯,就只有可兒還沒用過餐。
我把事先保存在保溫器中,整包的塔滋塔三明治交給可
兒。
【可兒】
「那麼……我就開動了喔。」
【可兒】
「嘿,嗯咕……」
【可兒】
「…………」
【可兒】
「好好吃喔」
【可兒】
「油炸的鮪魚塔滋塔,配上醬油美乃滋,協調感真是絕
妙啊。」
【可兒】
「真是絕妙啊……對吧,小少?」
可兒向站在商店前的少年詢問了意見。
【少年】
「啊,嗯……」
【少年】
「不過……我好像有點吃膩了……」
少年的左手上,還剩著冷掉了的半片塔滋塔三明治。
【可兒】
「是嗎?」
【可兒】
「淋了這個之後,或許會變得更好吃喔。」
【少年】
「咦? 哇……」
【可兒】
「嚕嚕嚕嚕」
可兒把藏在背後的條狀物,往少年的塔滋塔上硬扭了扭

【武】
「可兒,那是什麼啊?」
【可兒】
「酸奶油!」
【可兒】
「沙拉用的東西,禮品店只剩下一個了喔。」
【武】
「喔……」
包裝上寫著『為生活增添色彩的高級品』,還有『螃蟹
海鮮甜燉口味』等字眼。
【武】
「食物又多了點選擇啊……」
【可兒】
「對啊,嚕嚕嚕……」
可兒也在自己的三明治上淋上一層酸奶油,並張大嘴巴
咬了下去。
【可兒】
「好好吃喔」
【可兒】
「這真是比絕妙還要更上一層樓的絕妙啊。」
【少年】
「…………」
少年一臉半信半疑的模樣,吃了一口左手上的塔滋塔。
【少年】
「啊……真的耶。」
【少年】
「絕妙啊」
【可兒】
「沒錯吧!! 絕妙中的絕妙吧?」
【PIPI】
「汪」
之後,少年跟可兒就一面加著奶油,把華麗的塔滋塔三
明治給吃光了。
【可兒】
「武咚、武咚……」
可兒一面把包裝紙揉成一團,一面開口問我。
【武】
「嗯?」
【可兒】
「月海的三明治要怎麼解決呢……?」
【可兒】
「要是已經做好了,要不要可兒拿去給她呢?」
【武】
「好啊……」
我之前也順便做了月海的三明治,並放在保溫器裡。
可是──
【優】
「可兒,對不起……」
【優】
「月海還在睡覺喔,暫時還不會那麼快起床……」
優摸了摸可兒的頭。
【可兒】
「是嗎?」
【優】
「嗯……她實在太累了,現在再讓她多睡一會吧。」
【可兒】
「喔……」
【可兒】
「我知道了,那等月海起床,再給她吃吧。」
【武】
「咦?」
【可兒】
「我們好好收起來~說好不可以當成下酒菜吃掉喔?」
可兒指了指保溫器裡面的三明治。
……她發現了嗎……
【武】
「OK,了解……」
【可兒】
「很好很好!」
【可兒】
「那麼,可兒要去做飯後運動了喔~」
【PIPI】
「汪汪」
【少年】
「啊,等等……我也要去!」
啪唰啪唰啪唰……
可兒跟少年還有PIPI,一起往休憩空間奔去。
我跟優則是目送他們離去。
【武】
「喔,對了……優……」
【武】
「月海有安靜修養嗎?」
【優】
「嗯……其實我剛剛有順便繞過去醫護室那裡看看她的
情況。」
【武】
「情況如何?」
【優】
「我也不是專業的醫生,沒辦法很具體地描述狀況。」
【優】
「不過……目前看來恢復得很順利喔。」
【優】
「好像有點過於順利……」
【武】
「過於順利?」
【優】
「喔不,該怎麼說比較好呢……」
【優】
「…………」
優吞吞吐吐地低下了頭。
【武】
「月海的病情沒有危險的話,不是很好嗎? 手術也很
成功不是嗎?」
【優】
「……嗯……」
【武】
「怎麼搞的? 優妳又喪失自信了嗎?」
【優】
「也不是這樣……」
【優】
「…………」
【優】
「嗯……沒錯,沒錯沒錯。」
【武】
「??」
不知道她自己認同了什麼,優把臉抬了起來。
【優】
「的確……我好像有點沒自信了,月海恢復狀況的確很
好。」
【優】
「至於說到生命力……」
【優】
「人類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的。」
優這麼一說之後,笑了起來。

.........................................
晚餐收拾結束之後,我們來到休憩空間。

這個大廳的一個角落裡,有四個石像並列著。
其中有一個石像向著南方伸出手。
另一個則是面向東方。
另一個則是向著天花板伸出了手。
剩下的最後一個……兩手放在胸前,輕輕地閉著眼睛。
這會不會有什麼意義呢?
問了問優知不知道原因,她回答不知道地搖了搖頭。
少年跟可兒以及PIPI,正在那些石像之間來回穿梭
,玩著追逐遊戲。
【優】
「話說回來……空跑哪去了呢?」
【武】
「咦? 聽妳這麼一說,她到底怎麼了,吃飯前她都還
在的啊?」
【優】
「她會不會一直待在控制室呢?」
【優】
「有時候空會潛入雷米的控制中心,好一陣子都不出現
喔。」
【武】
「有這麼一回事?」
【優】
「空她……似乎對工作很熱心。」
是這個原因嗎。
【優】
「那我去看看她的狀況好了。」
【武】
「好啊,拜託囉……」
優從附近的出口往走道跑了出去。
我伸了伸懶腰,看著可兒一行人繼續玩著追逐遊戲。
繞著石像跑來跑去的兩個人跟一隻狗。
看樣子,他們並沒有刻意選出誰來當鬼。
玩都玩不膩地繞啊繞,一直在同一個地方來回繞著圈圈

倒是看的人跟著越來越忙了起來。
(唉……)
雖然看起來似乎很有趣,但我卻沒開口要求他們讓我加
入遊戲。
我不經意地往旁邊望了去。
【武】
「喔……?」
【武】
「什麼嘛……空妳在這裡啊。」
從剛剛一直都未現身的空,就站在離石像不遠的花壇旁

【空】
「是的,我才剛剛到這裡沒多久。」
【空】
「我一直在看花。」
再看了一眼這些花朵。
花壇裡,矮薔薇、金盞草,以及瑪格麗特都一同被栽培
著。
【武】
「不過……總覺得花朵似乎不是很有精神。」
【空】
「我也這麼覺得。」
這幾天,沒有任何人幫這些花朵澆過水。
乾巴巴的花壇土壤,連表面都出現了些微的裂痕。
花朵都垂了下來,有點枯萎了。
【空】
「生命本身真是不可思議的現象呢。」
一面看著花朵的空敘述著。
【空】
「從種子開始萌芽成長、開花、受精、結果實,然後再
回歸土壤裡。」
【空】
「再從種子開始萌芽成長、開花、受精、結果實、回歸
土壤。」
【空】
「不斷地重複著……」
【空】
「生命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呢?」
【空】
「花朵是為了什麼而綻放呢?」
【武】
「…………」
我一下子也回答不出來。
到底花朵為了什麼而綻放?
【空】
「暫時先不管理由為何,我認為生命本身就是很棒的一
個現象。」
【空】
「每當我看到這些努力綻放美麗的花朵,我都會感到一
股不可思議的感動。」
【空】
「花朵不管什麼時候,都拼命地想要活下去。」
【空】
「在這樣的海底,在這個缺乏光線及二氧化碳的環境…
………」
【空】
「甚至在這樣乾巴巴的土壤上……」
【空】
「花朵絕對不會輕易放棄,一直努力希望能開出令人讚
賞的花朵。」
【空】
「看到它們這麼努力……很動人吧?」
【空】
「……不對。」
【空】
「這一定是有什麼意義或目的,還是這跟花朵一點都扯
不上關係是嗎?」
空不經意地抬頭往天花板看去。
我也被她影響跟著往上看去。
【武】
「咦!?」
響起一陣尖銳的警示聲。
天花板中配電線空隙中的一個小小偵察器,激烈地晃動
著。
這回又重新聽到不知從哪傳來的流水聲……
【武】
「不會吧? 海水倒灌?」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有大量水滴從天花板傾注而下。
這水花毫不留情地把我整個淋濕了。
不久,四周已被水氣整個籠罩……
空的身影幻化成了彩虹。
【武】
「啊哇哇哇哇……怎麼搞的!?」
【武】
「喂,空……遇上什麼麻煩了嗎!?」
我無法抑制慌張地詢問著她。
隱約地看見空從嘴角邊浮出了微笑。
【武】
「……空?」
我再一次看了看天花板。
為數眾多的水滴……
都是因為這朦朧的霧氣,我實在看不清楚。
可是……
【武】
「自動灑水器嗎?」
空靜靜地點著頭回答我。
【武】
「水……」
我試著把手接到的水含進口中。
當然自動灑水器的噴口中,出現的並不是滅火劑更不是
海水。
【武】
「是過濾水……」
【空】
「是的」
【空】
「館內水管用的真水喔。」
【武】
「這麼說來……」
【武】
「該不會……空……是為了幫這個花壇澆水?」
【空】
「呵呵……」
空笑著不回答。
從天花板規矩的排列當中,水向著薔薇花放出水來。
不久……
【優】
「喂喂……發生什麼事了!?」
【??】
「空! 有警報! 有警報!」
【少年】
「空、武……你們還好吧!?」
大家都一面踏著水,七手八腳慌亂地跑過來。
【少年】
「該不會又要淹水了?」
【武】
「不,這次不是……」
【可兒】
「不是? 什麼東西不是啊?」
【可兒】
「你們說的是……淹水是嗎?……」
【可兒】
「武咚也濕答答的……」
【武】
「不用擔心啦。」
水滴到現在還是激烈地灑著。
【優】
「可惡,我可是聽到影像顯示器發出的警報,才匆匆忙
忙飛奔過來的耶!!」
【優】
「不是火災警報吧!?」
【武】
「聽我說,不論火災或是淹水,都沒有這一回事啦。」
【武】
「所以啊……」
【武】
「優……要不要先把那個放下來?」
優兩手拿著滅火器擺好了架式。
而且……甚至連安全卡筍都拔掉了,完全進入了噴頭發
射的準備狀態。
彎著腰準備發射的姿態。
【武】
「…………」
【優】
「…………」
天花板所降下的雨滴停止了。
空微笑著看了看花壇。
【優】
「嗯……」
【優】
「這該不會只是惡作劇?」
【武】
「啊,怎麼說呢……」
我代替空回答了。
【武】
「算了算了,也差不多啦……」
【武】
「那裡跟這裡的牆壁,不知為什麼有一些色彩跟形狀都
很特殊的按鈕……」
【武】
「我就想說『喔喔!? 按按看不知道會怎麼樣!?』
……」
【武】
「不小心就按下去了嘛。」
我才一說完,優就直接把滅火器丟掉。
然後好像笑得很受不了似的扭著身子──
【優】
「呵呵……呼哈哈哈哈……」
【優】
「我~受~不~了~了!?」
她揮了個拳頭,並瞄準我來回地揮著。
【優】
「喂喂,你啊! 又不是小學生!」
【優】
「之前又老是不遵守團體行動的規則!」
【優】
「真是的,你到底想怎樣啦!」
開始諄諄告誡的優。
但是我完全都沒聽進腦袋去,我只是望著花壇的花。
枯萎的花朵們,現在看起來似乎正生龍活虎地跳著舞。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