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月海篇.5月5日-裘雷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我走到中央控制室。
按下了開門的按鈕,打開閘門。
【武】
「空,妳在嗎?」
我先出聲音呼喊她,並沒有看到她的身影。
控制裝置恢復一片沈靜狀態。
(怪怪的……)
該不會偵察器的資料檢查早就結束了吧。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至少應該會跟我們說一聲吧

(空……到底在哪裡呢?)
【武】
「喂,空……」
會不會跟以往一樣,躲在那個地方呢……
我再喊了一聲,果然……她還是沒有現身。
我觸碰了一下終端機。
雖然我不太懂操作的方法,但是接觸配電盤已經有反應
了。
雷米快速地將LeMU地圖以及資料都顯示在螢幕上。
但是卻沒有任何話語回覆我。
我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空會現身的跡象。
去別的地方找找看吧。
我決定往2樓走去。

................................................... 
我從緊急樓梯走了上去,在走廊上轉個彎,接著就到了
醫療室前面。
(……!?)
眼前的門突然打開,從裡面有個人影飛奔了出來。
這一瞬間我馬上躲開。
人影好像根本沒察覺我在這裡,快速地從我旁邊穿了過
去。
(……誰?)
我馬上回過頭來,想要確認一下,那個漸漸從我背後離
去的腳步聲是誰。
……是月海。
【武】
「啊……」
正想要開口叫她,一瞬間我猶豫了。
昨晚發生的事情一下子略過了我的腦袋。
(叫住她之後,然後呢……?)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同時,她的身影也正離我越來越遠。
【武】
「等、等一下! 妳要去哪裡?」
好不容易喊出口的我,追了過去。
我朝著一般走廊的上方,緊急地爬著樓梯前進。
可是月海的腳步聲消失在一般走廊的前方。
身影已經轉進轉角的另一方,完全看不到了。
【武】
「月、月海……」
我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一路上連跑了30公尺……
【武】
「妳果然腳程還是很快!」
我表示出我的不滿,我想她應該不可能沒聽到吧。
我已經完全不想繼續追了。
豪無異樣、很健全的腳嘛。
還說病了……
(可是……)
(或許有比水族館那時候還要再慢一些吧……)
也許腳的情況還沒有好到那個程度吧。
真不希望她這樣逞強。
【武】
「唉,可惡……」
我發覺自己呼吸紊亂,並且不耐煩地再度往月海的方向
追去。
在前方奔跑的微弱腳步聲靜了下來。
我豎起耳朵靜靜地聽。
似乎下了樓梯……
我也跟著下樓去。
可是腳步聲並沒有從下面再度響起。
也沒有往3樓去的跡象,好像從2樓的一般走廊出去了

從走廊走了出去之後,宇宙鯨魚馬上出現在眼前。
(我以為會走到這裡的說……)
我還是找不到月海的身影。
(可惡……結果還是沒追到人。)
我幹嘛這麼認真的一路追過來啊……?
不過,還是覺得很不甘心。
無計可施……只好放棄,準備往附近的警備室去。

.....................................................
跟往常一樣,房間中飄著淡淡的煙草味。
【優】
「啊,倉成……」
面向控制裝置的優因為感覺到我的出現,於是轉過臉來

【武】
「優,妳在抽煙哪?」
我只是打算開玩笑,沒想到優一聽到就生氣了。
【優】
「這………怎麼可能呢……」
【優】
「抽煙要滿20歲之後才能抽啊。」
【優】
「就算不說年齡,你還真是沒有眼光呢~」
【優】
「唉呀……你快看看我這光滑青春的肌膚!」
【優】
「這個就是少女柔嫩肌膚的最好證明喔!」
【優】
「這可是像你這樣的老煙槍所渴求的美麗喔。」
優故作姿態地假裝了起來。
【武】
「我也不碰煙的。」
【優】
「啊,是嗎?」
【武】
「…………」
【優】
「喂……」
【武】
「反正抽煙的話題,什麼時候講都無所謂。」
【武】
「我聽少年說,優好像在調查什麼東西,所以我就過來
看看妳有什麼計畫?」
【優】
「咦?」
【優】
「那小子這麼說嗎?」
她露出一臉有些意外的表情。
【優】
「倉成……你還從那小子口中聽到什麼?」
【武】
「也沒什麼,詳系的狀況也沒說什麼……」
【武】
「他只說了『好像在調查些什麼』,所以我才乾脆跑來
問妳啊……」
【優】
「…………」
【優】
「這樣啊……好吧,我就告訴你吧。」
優再度轉身面對控制器,開始敲了敲鍵盤。
【優】
「或許倉成你已經不記得了吧……」
【優】
「我一直在持續調查著各式各樣的事情喔,有關Le-
MU的任何事物。」
她眼睛看著螢幕說道。
【優】
「還有父親的事情……」
【武】
「啊……」
【武】
「呃……說到這個嘛……」
那大概是我來這裡的第一天吧。
讓我驚訝了好一會兒的優。
那個時候對我說的話……
【武】
「喂,妳該不會已經……知道了什麼吧?」
【優】
「不」
優慢慢地搖著頭。
只是面對著螢幕,繼續敲著鍵盤輸入一些密碼。
【優】
「只要能讓我發現密碼……」
【武】
「密碼?」
【優】
「只要有了密碼,就能進入雷米的所有資料檔案庫內。

【優】
「通常跟雷米系統本體相關的資料,都會被保護鎖定為
某個區塊。」
【優】
「其中也包含了開發職員的個人資料。」
【優】
「要解開保護裝置的關鍵……就是讓雷米的安全鎖外洩
,再使用緊急情況用的最終密碼──我就是在找這個喔
。」
【武】
「喔……原來如此啊……」
【優】
「……是啊」
【優】
「不過……我快投降了。」
優一時停下了手的動作。
再從控制器轉個方向看著我。
【武】
「那麼……這樣一來……」
【武】
「當雷米的安全裝置外洩的話,空會怎麼樣?」
【優】
「空?」
【武】
「對啊,空不是雷米系統中的某一個AI嗎? 一定會
有什麼影響吧?」
【優】
「說得也是……」
【優】
「要是保護裝置被解除的話,空當然就會“裸空”了。

【武】
「“裸空”……?」
【優】
「喔……倉成~? 你剛剛是不是想歪啦?」
【武】
「咦?」
【優】
「我說的裸空,是指空的影像就會變成平面了,不是嗎
?」
【武】
「我、我又沒亂想。」
【優】
「真的嗎……你怪怪的……」
【優】
「算了,沒差……」
【武】
「…………」
【優】
「也就是說空的思考、記憶……全部都會變成可以閱讀
的資料一般完全透明化。」
【武】
「侵犯隱私權。」
【優】
「我覺得問題不是這樣喔。」
【優】
「反正我又不會把秘密到處說來說去,我沒有那種興趣
。」
【優】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空的秘密,你安心吧……」
【優】
「OK?」
【武】
「好啊……OK。」
【優】
「……嗯……OK。」
之後我們兩個都沈默了。
正在尋找話語。
優把頭低了下去。
【武】
「喂……」
【武】
「知道了爸爸的事情之後……妳打算怎麼做?」
被我這麼一問,優稍微挑了挑眉。
【優】
「我也……還在考慮中……」
【優】
「不過……我已經知道可以怎麼做了。」
【優】
「完全明白了……」
【優】
「只要能解除保護裝置,一切就會解開……」
【優】
「我現在正在從這裡的電腦,連結到雷米系統中樞的資
料庫喔。」
【優】
「嗯……雖然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夠連結上,不過我倒是
瞭解資料似乎都存在那個地方。」
【優】
「沒錯,至少已經知道資料的所在。」
【武】
「…………」
【優】
「反正知道了就好~」
突然,優對我裝了個鬼臉。
【優】
「這個保護裝置還是解不開,真是頑固呢~」
【優】
「所以啊……到底那裡有些什麼呢? ……首先還是得
想盡辦法才能到達那裡。」
【優】
「結果……這不是跟什麼都不知道沒啥兩樣嗎。」
優大大地聳了聳肩這麼說道。
【武】
「是嗎……」
【武】
「不過這跟什麼都不知道比起來,已經好很多囉。」
【優】
「也對啦」
優露出微笑。
轉了轉頭,也轉了轉僵硬的肩膀。
【優】
「那麼……」
【優】
「我再稍微努力一下吧。」
【武】
「好啊,加油吧!還有時間。」
【優】
「OK」
再度背對著我,優開始敲打著鍵盤輸入密碼。
【優】
「還有一件事情……」
她手完全不停地小聲地說道。
【優】
「以前我媽告訴過我……我爸的怪癖……」
【優】
「我現在可以瞭解了……」
【優】
「還真的寫出這種看似沒什麼無機質的電腦程式呢……

【優】
「人類所謂的怪癖啊……」
優還是只看著電腦螢幕。
完全沒把臉往這裡看。
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表情。
不過他的聲音稍微發著抖。
或許她在哭也說不定。
我什麼都沒再提起,只是靜靜地走出了警備室。

..................................................
又到了晚餐時間。
我將大家塔滋塔三明治的份量都做好了。
接著全員往休憩空間移動。
當聚攏到中央的圓形舞台時,我們在這裡用起餐來。
空舉起手遮了遮光線,天花板的自動灑水器向花壇灑下
了一場柔和的雨。
小小的彩虹就此誕生。
空一面微笑著,一面凝視著嬌豔的花朵與彩虹。
我能看著這些花跟彩虹到何時呢。
我還能在這裡望著她的笑容多久呢?
一想到這裡,就不免感到有些寂寞了起來。
另一方面,張著大嘴啃咬三明治的傢伙也是大有人在。
那傢伙看起來似乎打從心底覺得幸福。

【優】
「倉成武大人~」
那傢伙晃了晃空空的包裝紙……
【優】
「人家好想再多吃一個塔滋塔三明治喔~」
【優】
「現在馬上幫人家做一個嘛~求求你嘛~」
毫不害羞,當著大家的面嬌滴滴地說道。
剛剛感覺到她在哭,或許單純只是我的錯覺吧……
【武】
「喂喂,把人耍著玩啊妳……」
【優】
「唉呀呀,怎麼了? 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武】
「沒事沒事,大小姐……」
【優】
「沒錯,乖乖聽話就好了,喔呵呵呵呵……」
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到隔壁的塔滋塔商店去。
(唉,真受不了那傢伙……)
其實做個三明治,也不是什麼特別累的事。
更何況材料也還都很充足。
儘管如此,我卻還是得不耐煩地等著冷卻的油再度加熱

只能不斷地抖著腳來回踏步。
我用油炸夾,夾起了炸肉敲了敲。
(就隨便做一做,趕快交差了事吧……)
【月海】
「武……」
突然,有客人現身商店前的屋簷下。
【月海】
「我也想要再追加一個。」
【武】
「妳說什麼!」
【月海】
「什、什麼啦,武……」
【月海】
「你心情好像不太好……」
月海噘著嘴說道。
【武】
「咦? 月、月海!?」
【月海】
「……武……」
【月海】
「該不會……你不願意吧?」
【武】
「喔,沒這回事……」
【武】
「沒關係啦,OK。」
不行不行……
我的心又動搖了……
我摑著自己不情願的臭臉一面回答。
【武】
「追加……只要一個是嗎?」
【月海】
「是啊,拜託囉……啊,對了,還有……」
月海邊說邊回頭看。
【月海】
「可兒妳要嗎?」
【可兒】
「嗯……怎麼辦好呢……」
可兒從月海的背後探出頭來。
【月海】
「妳要點什麼嗎?」
【可兒】
「如果不麻煩的話……我倒是想吃點東西。」
【月海】
「是喔……那麼,我分妳半個麵包吃好嗎?」
【可兒】
「好啊,可兒要吃!」
【可兒】
「武咚……給我半個麵包。」
【武】
「OK,OK……了解。」
【可兒】
「拜託你囉……嘿嘿嘿……」
【月海】
「武……話說回來。」
【月海】
「剛剛……你是不是有點生氣了?」
【月海】
「是不是有什麼不方便……?還是……」
【武】
「啊,不是妳想的那樣啦。」
【武】
「因為油一直沒熱起來,所以有點焦急罷了。」
【月海】
「喔……原來如此。」
她的表情跟著放鬆了。
【月海】
「我瞭解了,沒關係,你不用焦急。」
【月海】
「我可以等的。」
輕輕地抓起可兒的手,月海離開了商店,在附近悠閒地
散起步來。
臉上洋溢著柔和的微笑,月海她……
突然間找我說起話來,害我一時慌了手腳……
如今的月海,似乎不再提起『死』到底是對或錯的話題

難道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之間的隔閡已經消失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可要聽聽她怎麼說。
我辛苦地一路追趕著她……
就算有時被她亂打……
或是被痛罵一頓……
可是現在的她,絕對是我的同伴。
【可兒】
「可兒我啊夢到了喔~」
月海靜靜地聽著可兒說話。
【月海】
「什麼樣的夢?」
【可兒】
「我坐在鯨魚身上喔!」
可兒興奮異常地敘述著。
【可兒】
「然後啊……我和小少一起坐在鯨魚身上……」
【可兒】
「後來……鯨魚牠還ㄉㄨㄞㄉㄨㄞ地跳來跳去喔……」
【可兒】
「牠就一直搖啊晃地,踏著小碎步,再跳起來!」
【可兒】
「一下子就飛到了宇宙遠方,一個叫伊卡斯迪爾的地方
喔……」
【可兒】
「然後啊……發生了什麼事情妳知道嗎?」
【可兒】
「我遇到了~古古星人喔~」
【月海】
「……這樣啊……」
【月海】
「可兒見到了古古星人?」
【可兒】
「嗯嗯……」
【可兒】
「小少跟可兒兩個人喔,都親眼見到了喔。」
【月海】
「喔……」
【月海】
「真不錯喔,可兒……」
月海一面露出微笑,聽著可兒莫名其妙的夢境述說。
我靜靜地望著她們兩之間對答的模樣……
好像突然有種很深的感觸……
然後……
【優】
「倉成~好慢喔~真是的~……!」
一進入休憩空間,看到優正一副不耐煩的模樣等著。
【武】
「用不著這麼氣沖沖的。」
【優】
「我才沒有生氣咧。」
【優】
「只是因為倉成的三明治一直遲遲不來,所以開始焦急
地想著『這傢伙到底在做什麼啊』……」
【優】
「然後呢? 過程還順利嗎……大廚?」
【武】
「…………」
【武】
「妳還真沒辦法少說幾句啊……」
【武】
「妳看吧,我可是認真地做好才拿過來的,放心放心。

對她秀了秀三明治的包裝之後,優縮了縮肩膀。
月海跟可兒早就吃完了追加的食物,跟在我後面走了過
來。
大家又往中間的圓形聚攏而去。
【武】
「那麼,田中專用的特製三明治,請吧!」
等她一走上圓形舞台,我瞄準優的位置把三明治丟了過
去。
【優】
「你幹嘛突然丟過來啊……!!」
啪沙。
三明治從優的旁邊穿了過去,軟啪啪地倒在舞台的正中
央。
【武】
「喂喂,妳振作一點嘛……」
我故意開了個玩笑,打算讓她吃一驚。
【武】
「妳好好地接住嘛……這可是珍貴的食物耶?」
【優】
「什、什麼啊! 誰叫你一聲不響突然丟過來!?」
優的臉頰氣得鼓了起來。
我把三明治撿起來,用手拍了拍灰塵。
【武】
「對不起嘛……只是想開個玩笑……」
我舉起雙手投降。
【武】
「一不小心掉進水裡該怎麼辦呢? 很冷耶……」
【優】
「你啊,真可惡……」
【優】
「你若是不那麼愛胡鬧的話,那該有多好……」
一面碎碎念,一面解開包裝。
【優】
「啊!」
一打開包裝紙看了裡面之後,優再度鼓起臉來。
【優】
「喂,這塔滋塔都燒焦了耶?」
【武】
「只、只有一點點嘛……沒關係啦,那麼一點點!」
【優】
「真拿你沒辦法~」
【武】
「你就饒了我吧。」

我們持續半開玩笑式地鬥著嘴……
不經意,發現有個人就站在我跟優的面前。
不……或許從剛剛就一直佇立在那裡也說不定。
少年態度很強硬地看著我們兩個。
【優】
「咦? 怎麼了? 這小子……」
【優】
「……你不吃嗎?」
少年的手上還握著一個包裝尚未打開的塔滋塔三明治。
【武】
「不吃的話對身體不好喔,小子……」
【武】
「三明治會冷掉吧,還是你要重新加熱?」
我伸出了我的手。
可是少年好像要逃離我的魔掌般,把三明治收了回去。
一臉僵硬的表情看著我的臉……
之後……
【優】
「咦!?」

少年……

把他手中的三明治捏碎了。

使盡全力把三明治捏碎。

包裝紙裂開了,汁液都流了出來。

接著甚至噴到少年的衣服上,但少年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還不只這樣……
連塔滋塔三明治的包裝也跟著皺成一團……
少年心一橫地把三明治丟到水面上!!

【武】
「什、什!?」
【武】
「你在做什麼啊! 你這傢伙!!」
【少年】
「…………」
肩膀微微發著抖,少年一面把頭低了下來。
接著似乎費盡心力,才好不容易擠出了一句話。
【少年】
「討厭……」
【少年】
「我不想再吃了,我……!!」
【少年】
「我受夠了!」
少年踢著腳邊的水。
大家一同注視著他。
【少年】
「我已經很厭煩了!」
【少年】
「我再也不想吃塔滋塔三明治了!」
【少年】
「我吃膩了!」
【少年】
「我想要吃白米飯!!」
他喊叫著。
大家聽到他的喊叫聲,都嚇得倒抽了一口氣。
【月海】
「…………」
【可兒】
「…………」
【空】
「…………」
【優】
「…………」
【武】
「…………」
【PIPI】
「…………」
但是,並沒有人回答他的話。
【少年】
「我已經厭惡了……」
【少年】
「厭煩了……」
【少年】
「活下來了,那之後呢……會怎麼樣呢……」
【少年】
「有誰能保證我們會得救呢?」
【少年】
「我們一直反反覆覆地……」
【少年】
「一直反反覆覆地……!」
【少年】
「這一點意義都沒有啊……」
【少年】
「我們在這裡一點意義都沒有。」
少年揮動顫抖著的拳頭……
但是,因為無處可發洩,只好又把拳頭放下。
【可兒】
「…………」
【月海】
「…………」
【空】
「…………」
【優】
「…………」
【PIPI】
「……嗚嗚……」
大家的視線都沒有交集。
大概都害怕看到彼此的眼神吧……
所以都把頭轉了過去……
全員一動也不動。
都緊緊地咬著雙唇。
【武】
「笨……」
【武】
「你這笨蛋!! 不要太過份啊!」
終於我抬起了頭,大聲吼了出來。
【武】
「別說一些你做不到的話!」
【武】
「你知道嗎!」
【武】
「這個三明治,跟上面商店賣的食物哪裡不同,你應該
懂吧!」
【少年】
「…………」
【武】
「居然說吃膩了!?」
【武】
「也不想想你也是非吃不可!!」
【武】
「為了生存下去!」
【武】
「好好重視這件事情吧!」
【少年】
「…………」
【武】
「大家都在忍耐啊!」
【武】
「大家都是好伙伴吧……你也是。」
【武】
「再稍微忍耐一下嘛……」
【武】
「大家還不都是在忍耐。」
【武】
「大家都很幫忙。」
【武】
「就算不喜歡,還是要吃,才能活下去……」
【武】
「不這麼做的話,就完蛋了……」
【少年】
「…………」
【武】
「有點自覺嘛……」
【武】
「大家還不都是為了活下去……」
【武】
「只要能活下去,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咚隆隆隆隆隆隆!!
突然,響起了一陣低低的金屬聲。
悶悶的低沈聲響。
樓層稍微晃動著。
大家重新挺了挺東倒西歪的身體。
但動作也就僅止於此,誰再也沒有大動作。
【少年】
「……我懂。」
【少年】
「我懂啊,武……這種事情……」
【少年】
「可是……就算是這樣。」
【少年】
「就算我懂,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不是嗎!」
【優】
「啊……!?」
那一瞬間,優手上的三明治被少年打落了。
連一口都沒吃的田中特製三明治……
掉到水面上的三明治,啪唰地發出聲響,緊接著就慢慢
地沈了下去。
【優】
「…………!!」
【武】
「可惡! 你到底想幹嘛!!」
我一瞬間衝過去抓了少年,準備揮他一巴掌!
  
【武】
「你給我皮捏緊一點……!」
【少年】
「!」
──啪!!
我狠狠地打了少年一巴掌。
【少年】
「咳……」
【武】
「…………」

好痛。
他一定很痛吧。
連我的手都很痛。
甚至連我的胸口都痛了起來。
我放開他的衣領,少年搖晃地往後退去。
大家都沈默地看著這一切。

【少年】
「你居然打我……」
【少年】
「很痛耶……」
【少年】
「嗚嗚……」
【少年】
「可惡、可惡……」
他的眼裡洋溢著淚水。
【武】
「小子……你學學月海吧。」
【武】
「她的腳曾經差點扭斷,還有差點溺死的經驗……」
【武】
「也經歷過大手術……就連我也無法這麼堅強,可是那
傢伙都承受過來了。」
我指了指月海。
月海只是靜靜地站著。
少年提心吊膽地把視線往上移地看著。
再馬上把視線挪開。
【少年】
「可是……」
【少年】
「武你這樣說不公平……」
【少年】
「我不是月海……」
【少年】
「大家都是不同的個體。」
【月海】
「…………」
【武】
「…………」
【少年】
「不可能」
【少年】
「對我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少年】
「我沒有那麼堅強。」
【少年】
「也沒辦法變那麼強……!」
【少年】
「只是單純地想生存下去,連這都很困難。」
【少年】
「我沒辦法生存下去啊……!」
【少年】
「所以這樣下去…………」
【少年】
「我還寧可……」
【武】
「…………」
我並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
而且,我也無法阻止。
少年說出這些話的痛苦,我想我明白。
因為……就算是我,也沒有這麼堅強。
所有的人,都不發一語地等著少年再次開口……
但又深怕那是一句禁忌。

【月海】
「那麼,你打算怎麼做呢?」
【武】
「!?」
【優】
「!!」
【空】
「?」
【可兒】
「…………!?」
【少年】
「……咦!」
【月海】
「打算怎麼做……你?」
月海往前踏出了一步,目不轉睛地看著少年。
毫無感情的沈靜眼眸。
【月海】
「快啊……告訴我。」
【月海】
「我想知道少年你打算怎麼做……」
靜靜地、一步步地,她慢慢接近了少年。
其他人也都嚇呆地一動不動,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少年】
「…………」
【月海】
「怎麼了? 說不出來嗎?」
【少年】
「…………」
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來反駁,但卻無法化成話語。
他似乎也忘了往後退。
月海悄悄地碰觸了少年。
【月海】
「你不想活下去嗎?」
【少年】
「……嗚……」
少年想要點頭,然而頭卻無法上下移動。
【月海】
「那麼……你想死嗎?」
【少年】
「……嗚嗚……」
少年對於兩個答案都沒有搖頭示意。
【月海】
「你說說話吧,我拜託你……」
【月海】
「我實在槁不懂……」
【少年】
「…………」
淡淡地,月海向少年詢問著。
【月海】
「喂,哪個是你的答案……?」
【月海】
「你想死嗎?」
【月海】
「你想活下去嗎?」
【少年】
「……嗚嗚……」
【月海】
「…………」
【月海】
「是嘛……你回答不出來是嗎?」
【月海】
「這樣的話……」
【月海】
「那麼,就不要再提起這件事……」
【月海】
「好嗎?」
【少年】
「嗚……!!」
少年當場哭著崩潰了,在滿是海水的地板上蹲了下去。
【少年】
「嗚啊啊啊……」
【少年】
「對不起……」
【少年】
「對不……起……」
像反彈般迅速站起來的優,突然靠近少年,環抱著他的
肩膀。
空也低著頭,用手遮著自己的臉發著抖。
可兒跟PIPI則是茫然地望著大家。

【武】
「月、月海……!?」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這樣當場佇立著。
我看了月海的臉。
她,無法讓人從表情看出她在想什麼。
【月海】
「武……」
【月海】
「你來一下……」
【武】
「?」
我還在稍微猶豫的時候,月海突然向我這裡走了過來。
她一反常態地,豎著眉毛很嚴厲地瞄著我。
幹嘛啦……?
【武】
「好痛!!」
【武】
「妳、妳、妳、妳做什麼……很痛耶!」
【月海】
「好啦,你來就對了!」
【月海】
「快點!」
不明究理地,我就被帶走了。
月海緊緊地抓著我的耳根子,把我往外拉……
【武】
「放、放開我啦! 月海!」
【武】
「妳幹嘛抓別人的耳朵啦! 痛……」
【月海】
「…………」
月海什麼都沒說,只是自顧自地一步步往前走。
我就這樣被她拖著耳朵走,就算有極度的不情願。
【武】
「我的耳朵要斷掉了啦! 被扯斷了啦!」
【武】
「嗚嗚……官人啊……」
【武】
「很痛耶,請您放開我吧,拜託妳……」
【月海】
「…………」
一步步往樓梯上走去。
因為她說什麼就是不放開我,我也只好乾脆閉嘴不抱怨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