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月海篇.5月5日-裘雷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月海放開手,呼吸薄弱。
【月海】
「是的,所謂你的存在……沒有實體。」
【月海】
「因為你只是一個概念。」
【武】
「概念?」
【月海】
「資料、軟體,或許可以這麼說……」
【月海】
「拷貝在CD的資料有實體嗎?」
【月海】
「CD,只是單純的塑膠、樹脂之類的物質塊體。」
【月海】
「那個跟資料本身一點關係都沒有。」
【月海】
「也不可能是資料的實體。」
【月海】
「資料沒有實體。」
【月海】
「只是一種專門用來應用的物體,將資料具體化。」
【月海】
「可是,具體化的資料型體本身,也不是本質。」
【月海】
「本質是指資料本體……」
【武】
「…………」
【月海】
「武也是」
【月海】
「所謂武的本質,沒有實體。」
【月海】
「因為『倉成武』這個人類的本質,只是單純的概念、
資料、軟體。」
【月海】
「藉由肉體這樣的硬體,重新再現。」
【月海】
「是的,肉體是硬體。」
【月海】
「只是為了將武的本質具體化、單純的工具。」
【武】
「……喔」
【武】
「OK,OK……我聽懂了。」
【武】
「不,應該是幾乎聽不懂,OK……唉……算了。」
【武】
「然後呢?」
【武】
「這個跟剛剛說的話題有什麼關係?」
【月海】
「距今12年前……我感染了某種病毒。」
【武】
「剛剛說過了。」
【月海】
「多虧了那個病毒,或都是病毒害的……」
【月海】
「我的遺傳因子密碼被改寫了。」
【武】
「遺傳因子的,密碼?」
【月海】
「細胞,每日都在新生。」
【月海】
「新生,然後死去。」
【月海】
「一般而言,人類身體的所有細胞,在3~5年後就會
全部被換新。」
【月海】
「12歲的時候,感染病毒的我的細胞,從那一瞬間開
始,慢慢地進行細胞分裂……」
【月海】
「5年後──細胞已經全部換新。」
【月海】
「也就是說,構成我肉體的細胞遺傳資料,經過5年的
歲月,全部都被重新改寫了。」
【武】
「…………?」
【月海】
「最後一個細胞死去的時候。」
【月海】
「12歲時的我,也已經消失無蹤。」
【月海】
「就這樣,舊的我死了……」
【月海】
「舊的我死了,新的我變成了不死之身。」
【武】
「不死之身……?」
【月海】
「我的免疫機能、以及代謝效率,顯著地提高……」
【月海】
「端粒不斷持續恢復……」
【月海】
「是的……」
【月海】
「我絕對不會老、也不會死。」
【月海】
「我的成長,就這樣停止了。」
【月海】
「就維持17歲的模樣,永遠都不會老。」
【武】
「…………」
『免疫機能、以及代謝效率,顯著地提高了』
『端粒不斷持續恢復』
胡亂地吞下這些話……
月海的肉體無法面臨死亡。
身體順利地持續消耗熱量的話,就不會死。
只要還能維持自己的生命機能,就絕對不會死。
半永久地,死亡不會來臨。
可是,真的有可能嗎?
真的有不老不死這種事情嗎?
生命為什麼會老……那是為了逃避自己的機能低下,所
產生的變質。
變換世代、延續生命,也正因為如此。

................................................
我不由自主笑了出來。
【武】
「呵呵……」
【武】
「哈哈哈……」
【武】
「這怎麼可能啊……」
【武】
「嗯……妳真的很會開玩笑喔。」
【月海】
「嗯……是啊。」
聽到我說的話,月海也笑了。
【月海】
「是啊,只是玩笑。」
【月海】
「本來想要騙你的,沒想到不行啊。」
【武】
「那不是當然的? 這麼荒謬的故事……」
【月海】
「唉呀,武……」
【月海】
「你果然不是笨蛋啊。」
月海慢慢起身。
敞開的外衣那頭,可以看到白色的底衣。
光滑細緻的大腿線條。
帶著光澤、滑嫩的肌膚。
──傷痕。
【武】
「咦!?」
【月海】
「怎麼了?」
【月海】
「武……你在看哪裡?」
右腿的傷痕……
【月海】
「想靠近一點看?」
【武】
「咦,啊……不……」
【月海】
「我讓你看啊……」
【武】
「不、不必了……」
【武】
「沒事……」
那裡的確有著傷痕。
可是……
像是已經治癒了好幾年一樣,傷口已經癒合,只留下細
微的縫痕。
之後,我回到會議室。
頭腦跟身體都很疲憊……
可是,短時間內卻能沉沉睡去。
醒來的感覺很舒服,也完全恢復清醒。
結果,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半夜出去的事情。

..............................................
【空】
「各位早安」
【優】
「啊,早安!」
【可兒】
「早安呀~空!!」
【少年】
「早安!」
【武】
「啊啊……早安,空……」
比預定時間晚了一些,空出現在會議室。
【優】
「怎麼樣,空? 檢查順利嗎?」
【空】
「嗯,是的……」
【空】
「系統狀況正常,原本設備的物理性破損就是無法改善
的……」
【空】
「平安結束了檢查,可以保證全館一定能維持與平常相
同的機能。」
【優】
「是嗎? 太好了……」
【空】
「我,茜崎空的診斷結果,雖然發現某些思考錯誤……

【空】
「不過……不會成為業務上問題,就讓它繼續保持。」
【可兒】
「嗯嗯……空,思考錯誤是指?」
【空】
「啊,可兒……那是指……」
【空】
「有時候,會有故意捉弄我的遊客,教我說謊、故意混
淆我……」
【空】
「然後我的記憶跟反應,就會變得有些奇怪,這個就是
思考錯誤。」
【空】
「原本給予的知識,還有新資料之間,就會無法判斷哪
個是正確的……」
【空】
「如果太過壓榨系統,還會改寫記憶。」
【空】
「可是現在不會發生這樣的麻煩,請安心。」
【可兒】
「好的」
【空】
「還有……大家在睡覺時,館內的偵測紀錄尚未進行確
認。」
【空】
「雖然應該沒有發生浸水事件……不過我會盡快確認資
料,再跟大家報告的。」
【少年】
「嗯……空,拜託了。」
【空】
「好的,交給我。」
【空】
「對了,雷米終端機的機能應該已經提高。」
【空】
「雷米的執行路徑雖然有問題,不過這個問題已經解決
,配合現在的LeMU狀態,終端機的通訊機能已經是
最佳化。」
【少年】
「呼嗯……」
【武】
「空,執行路徑是什麼? 針對終端機的變化,我還想
知道多一點。」
【空】
「…………」
【空】
「大家差不多該去吃飯了吧。」
啊,咦……?
剛剛,她,無視我的存在?
……嗯……算了。
也許只是剛好沒聽到吧。

...........................................
大家一起前往塔滋塔商店。
然後,同樣由我負責料理。
我呆滯地看著大家開心的吃著。
優、可兒、少年開心的表情……
空獨自靜靜看著大家吃東西。
可是……
只有月海沒有出現。
吃完早餐後,就是大家各自的自由時間了。
不過,自由時間要做什麼,我也沒什麼概念……
也沒什麼事情非得做不可的……
我們總是不自覺地聚集在休憩空間。
花壇裡的花也一如往常地盛開著。
瑪格麗特、金盞草、以及薔薇。
好像因為定期接受自動灑水器的水分滋潤關係,花朵都
嬌豔地開著。
還是不見空的蹤影,空曾經說過偵察器的資料檢查還沒
做完……
她大概又去控制室了吧,在房間內操作比較能夠集中精
神。
剛剛還在跟空聊天的優,現在已經一個人在房間中央的
圓形舞台上慢慢地繞著圈圈。
少年跟可兒以及PIPI,一面踏著水,一面玩著互相
追逐的遊戲。
我好像之前看過這個景象……
我伸了伸懶腰,看著可兒一行人繼續玩著追逐遊戲。
繞著石像跑來跑去的兩個人跟一隻狗。
看樣子,他們並沒有刻意選出誰來當鬼。
玩都玩不膩地繞啊繞,一直在同一個地方來回繞著圈圈

反倒是看的人跟著越來越忙了起來。
(唉……)
雖然看起來似乎很有趣,但我卻沒開口要求他們讓我加
入遊戲。
儘管如此……月海還是沒有在我們面前出現。
還事先在商店內預留了一個三明治。
(如果她能乖乖吃掉那該有多好……)
可是,要是再遇上她,該用什麼樣的語調跟她說話呢?
搭乘著水母遊覽船時,她坦白地對我透露了秘密。
病毒帶原者。
不死的身體。
不會老去的身體。
已經癒合的傷口。
難以置信的事情……
那些告白都是事實嗎?
我現在又無法完全信任月海了。
我不經意發現,可兒一行人的追逐遊戲已經結束了。
(咦……? 那傢伙在幹嘛……?)
少年一臉擔憂地望著可兒。
PIPI也擔心地看著。
可兒緩慢地接近休憩空間四座神像中的其中一座,然後
一把抓住底座……
【可兒】
「嘿咻!」
……開始一股勁向上攀爬。
(……??)
真是有趣的行為啊。
我朝著佇立著不動的少年走了過去。
【可兒】
「嘿咻、嘿咻……」
可兒用腳踩上底座,來回張大了雙手做出環抱著石像的
模樣。
【少年】
「可兒……妳到底在做什麼?」
少年一臉非常認真地問道。
【可兒】
「呀呵……」
【可兒】
「只要稍微站在高一點的地方,視野就會完全不同喔~

【可兒】
「嗯……正確的說……應該是68公分高的地方才對。

站在底座上的可兒,滿臉得意地說。
【武】
「…………?」
【少年】
「喂喂,可兒? 就為了這個妳才爬上去的喔?」
【可兒】
「咦?」
【可兒】
「啊……不、不是啦……」
可兒頭稍微傾斜地回答。
【可兒】
「因為啊……這裡有點孤伶伶地。」
【少年】
「孤伶伶?」
【武】
「哪裡?」
【可兒】
「背……」
【可兒】
「可兒覺得背後這裡都孤伶伶地。」
可兒伸出她小小的手心,憐憫地撫摸著石像的背。
【可兒】
「然後……」
【可兒】
「波克普克波鏘!!」
【可兒】
「麻伊那多拉伊巴!!」
伴隨著怪異的聲音,可兒的右手出現了螺絲起子。
【可兒】
「命令出現!!」
同時,可兒的左手也握著另一個螺絲起子。
這傢伙到底從哪變出來那些東西的啊……?
於是,連讓我發現疑問的時間都沒有,可兒就揮舞著兩
個螺絲刀。
緊接著……
在石像的背後……
用螺絲起子前方的尖狀物,喀哩喀哩喀哩地開始刻起來
了……
【可兒】
「嘿咻、嘿咻……」
喀哩喀哩。
喀哩喀哩喀哩……
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石像的背到處都是刻痕。
【武】
「……????」
無法理解。
就是不知道她的目的。
嚷著寂寞,但她卻在上面刻下傷痕……
我跟少年這一片刻都呆呆地看著可兒。
【少年】
「喂喂喂,妳到底在做什麼!?」
回過神來的少年,對著可兒喊道。
【可兒】
「我在雕刻啊。」
【可兒】
「我在刻東西呢……」
【可兒】
「我要在這個石像上留下傷痕。」
【武】
「喔……原來如此,妳是打算留下傷痕啊……」
【武】
「對了,可兒……我一看就明白了喔。」
【武】
「想也知道不是~……」
【少年】
「傷痕? 為什麼?」
少年早我一步開口問道。
【可兒】
「那是因為……」
【可兒】
「一直都是孤伶伶的嘛……」
【可兒】
「所以呢……我覺得……」
【可兒】
「很不甘心……」
【可兒】
「可兒覺得很不甘心喔……」
可兒小小聲地說著。
兩隻手同時靈活地操縱著2支螺絲起子。
螺絲起子的尖端發著喀哩喀哩的聲音,在石像的背後畫
出深深的溝痕,連成一條線條。
【少年】
「不甘心?」
【可兒】
「到現在都沒有人前來搭救,這是不是代表可兒都被大
家拋棄了呢?」
【可兒】
「所以……我想說稍微來個惡作劇好了~」
【少年】
「…………」
【武】
「…………」
我們兩個同時呆呆地看著對方。
再一次,把我們的視線往可兒的手移動。
刻下的痕跡是人的形狀。
很間單的人型,就像鐵絲做成的小人一樣。
在鐵絲的前端連著大大的圓形臉……
【少年】
「這是什麼?」
【可兒】
「是可兒喔。」
【可兒】
「然後這個是PIPI跟恰咪。」
仔細地觀察之後,發現在刻出來的人型痕跡旁邊,還有
兩個不知名的怪獸。
【少年】
「…………」
【可兒】
「然後啊……」
又畫了一個大大的臉。
畫到一半的大臉。
【可兒】
「這個是月海。」
【可兒】
「我並沒有把月海畫得很漂亮……」
【可兒】
「嗚呼呼……嗚呼呼……嗚呼呼。」
可兒哼著一首怪歌,繼續在神像背後刻著。
看來她好像幹勁十足地努力刻著。
我也好像有點明白,為什麼她會這麼精神奕奕的理由了
……
【少年】
「妳這是在破壞物品啊。」
【武】
「都這個時候了,就別在意這些小事了吧,小子……」
【武】
「這都是因為可兒很熱衷,才會這麼做的。」
【少年】
「嗯……」
【可兒】
「好啊,下一個是……」
【可兒】
「啊!?」
在底座上,可兒以很不安穩的姿勢站著,一時失去了平
衡。
【少年】
「啊,危險!!」
一瞬間,少年已經站在後面支撐著可兒的身體了。
為了避免她滑掉,還伸手搭在她的腰上,並快速地把可
兒扶回底座上。
【可兒】
「謝、謝謝……」
【少年】
「要小心腳步啊。」
【可兒】
「嗯……」
【可兒】
「啊,對了……小少你要不要一起?」
【少年】
「咦?」
【可兒】
「玩嘛玩嘛……一起玩嘛……」
【可兒】
「可兒打算在這裡呢……刻出小少跟優秋~……」
【可兒】
「然後呢……這一邊我打算刻出武咚~」
【可兒】
「給你,借你一個螺絲起子吧。」
【少年】
「啊,嗯……謝謝囉……」
拗不過她的邀請,少年接過了可兒借他的螺絲起子。
之後就跟著把腳踩上底座爬了上去。
【武】
「別掉下來啊,小子。」
【少年】
「沒、沒關係啦……」
【武】
「可兒,不要打滑了喔,要不要我扶妳?」
【可兒】
「咦? 我想想……這樣好嗎……」
【少年】
「沒關係啦!」
少年他揮開我伸過去要幫忙的手。
【少年】
「我來支撐她就好……」
少年緊緊地握住可兒空出來的另一隻手。
可兒跟少年兩個人都抱著石像,互相用身體支撐著。
而且兩人都持續用著另一隻手,把想刻的東西刻進去。
石像靜靜地什麼都沒說,只是沈默地用手指著南方矗立
著。
不久……
被關在這裡的6個人、跟2隻動物的刻像,就這樣留在
石像背面。
這個是我們曾經確實存在這裡的證據。

........................................................
到了下午。
簡單用完餐點之後,我望了望四周,並沒有看見優。
【少年】
「優? 一吃完就馬上往茲瓦特的警備室去了。」
【可兒】
「因為優秋她對我說……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調查。」
【武】
「調查? 調查什麼啊?」
【少年】
「我也不知……」
【少年】
「你想知道的話,要不要直接問優比較快呢?」
【武】
「也對,沒錯……」
【可兒】
「空跑哪去了呢?」
【少年】
「好像一直待在控制室耶,應該很忙吧……剛剛還試著
透過終端機跟我們對話,因為實在很忙亂……」
月海還是一樣從未現身,但是保存在塔滋塔商店的三明
治,原封不動地消失了……
這麼說來……空、優、跟月海三人,從今早就沒跟我說
過話。
(我還是挺在意的……)
無論如何……直接去找他們吧。
先往哪裡去好呢?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