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武視點.5月2日-闇鬼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空】
「實際上,聲音當然不是從腦中發出。」
【武】
「嗯……是沒錯。」
【空】
「如果應用這個道理,再加上確實的左右音量調節、回
音模擬……」
【空】
「不管從前後左右上下的那個角落,都能有聽到聲音的
錯覺。」
【武】
「原來如此……啊,難道是聲音變換機!」
我拿下原本掛在耳邊,約小指尖程度大小的耳機。
在我的眼前,空只有嘴巴在動。
我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不只是這樣,連空的模樣也慢慢地模糊不清。
【武】
「啊,咦?」
再裝上變換機,空的樣子恢復原狀。
【空】
「投影映像的定位修正,也是由左右成對的變換機位置
來進行。」
【空】
「倉成在哪裡、會往哪個方向走……」
【空】
「雷米隨時會利用館內的感應器與變換機資料,以厘米
單位計測。」
【空】
「所以當我站在倉成背後20公尺位置的時候……」
【空】
「就能讓聲音聽起來像是站在倉成背後20公尺位置所
發出的。」
【空】
「在右邊就從右邊、在左邊就從左邊。」
【空】
「在下面就從下面……」
【武】
「在下面……的時候?」
【空】
「…………」
【武】
「…………」
【空】
「嗯嗚……」
【空】
「總之,就是這樣! 明白了嗎?」
【武】
「…………」
【空】
「倉成,現在請你稍微向左一點。」
按照她的指示,我向左邊。
空站起來繞到我的右邊。
【空】
「剛剛我有說過,雷米能夠隨時把握倉成的位置與方向
……」
【空】
「同時,也會隨時計測並輸入倉成的眼球行動及位置。

【空】
「所以,不管倉成有沒有移動,我看起來都會像是站在
同一個位置。」
【空】
「這樣可見的影像,就是雷米在顯示掃描。」
【武】
「那麼空能夠突然消失,瞬間移動到別的地方嗎?」
【空】
「想看嗎?」
【武】
「……嗚……嗚呃……不用了。」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有人跑過來的聲音。
【可兒】
「啊,武咚武咚!」
【PIPI】
「汪汪!」
小小的腳步聲,是可兒與PIPI。
【可兒】
「嗯嗯……武咚? 有看到空嗎?」
【武】
「妳在說什麼,可兒……空就在妳面前啊……」
【可兒】
「面前?」
【可兒】
「呃……沒人啊。」
【武】
「咦?」
可兒感到不可思議地歪著頭。
【可兒】
「嗯……」
【可兒】
「算了,待會見了。」
然後一面狐疑地環顧四周離開了。
空不變地,仍然站在我旁邊。
只是可兒看不見空的樣子……?
不、不對。
【武】
「是喔……」
【武】
「原來是沒有在可兒的視網膜上照射虛擬影像的雷射。

【空】
「沒錯,真是一點就通。」
【空】
「我的影像可以照射在你們五個人的眼中。」
【空】
「在相同場所、做相同動作、說相同的話等等,保持整
合性……」
【空】
「不過,也可以不讓人這樣看到……」
【空】
「譬如……」
【可兒】
「啊,空……妳在這裡呀。」
背後傳來可兒的聲音。
一回頭,可兒站在花圃那裡說話。
【武】
「妳讓可兒在花圃裡可以看到妳呀。」
【武】
「嗯……咦? 空?」
沒看到空的樣子。
【可兒】
「嗯……是喔,所以空……」
【可兒】
「咦? 不對不對,不是這樣……」
【可兒】
「啊啊,把那個帶來就好了嗎?」
可兒還是在花壇繼續說話。
【可兒】
「嗯……知道了,我也會跟優秋說,那我走囉。」
可兒不知道跑去哪裡,PIPI也跟在後面。
【空】
「也就是能這樣做。」
突然,空出現在眼前。
【武】
「喔喔!」
【武】
「好像……幽靈喔……」
【空】
「嗯……常有人這麼說。」
【空】
「即使在相同的場所、看見相同的東西,有的人看得見
,有的人看不見那些存在。」
【空】
「雖然我沒看過,不過假設真的有幽靈的話……」
【空】
「必定也是跟我相同的存在。」
【武】
「呼嗯……原來如此……」
【武】
「不過,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
【空】
「什麼事?」
【武】
「空能夠同時出現複數的妳嗎?」
【武】
「像是一邊在A房間跟我說話,同時也在B房間跟別人
說話,類似的情形……?」
【空】
「理論上是可以。」
【空】
「可是我的設計,做不到這一點。」
【武】
「為什麼?」
【空】
「因為我的存在,就是為了讓遊客感受到真實。」
【空】
「世界上只有一個『空』的存在。」
【空】
「如果不這樣設定,遊客也會感到混亂。」
【武】
「?」
【空】
「這是創作者的原則。」
【空】
「將我當成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的角色,這就是創作者的
原則……」
【空】
「對了,據說『聯合樂園』的角色也是一樣喔。」
【空】
「館內的大型吉祥物都是各有一隻。」
【空】
「跟故事一樣,同類的角色一定會避免出現兩個。」
我送還有工作要做的空回到控制室。
可以瞬間移動的空,特意用走路的感覺實在很奇怪……
也許是故意配合我吧。
【武】
「對了,雷射光會隨時照射視網膜……」
【武】
「只要雷射照射不到的地方,就看不見空的樣子了?」
【空】
「當然沒錯,不過……」
【空】
「雷射裝置在館內的所有房間裡都有設置,能夠反射光
線的鏡子、牆壁、天花板、地板,裡面都有。」
【空】
「幾乎在任何地方,都可能會看到,或讓別人看到我的
樣子。」
【武】
「也就是沒有死角……」
【空】
「是這樣的設計沒錯。」
【空】
「可是,有一個致命的缺點。」
【武】
「缺點?」
【空】
「我……」
【空】
「藉由被『看到』的動作,才能產生具體化。」
【武】
「咦?」
【空】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人看到我,我就跟不存在是一
樣的。」
【空】
「譬如,在這裡的五個人,一起閉上眼睛的話……」
【空】
「在那一瞬間,我就會消失。」
【武】
「…………」
我下意識地,用手覆蓋自己的眼前。
在視界的前方用手遮蔽,只留下能看到的縫隙。
剛剛就在旁邊的空,就像一開始不存在一般完全消失了

忽然把手拿開,空整個人又出現在通道上。
空在水中的鞋子輪廓搖曳著,顯得黯淡不清。
【空】
「有人在『看』我。」
【空】
「有這個行為,我才能現形……」
【空】
「視線──」
【空】
「是人的視線創造了我。」
【空】
「倉成……」
【空】
「當你闔上雙眼的時候,我也將消失。」

一進到控制室,操作儀上發出了呼叫聲。
【空】
「倉成,那麼……」
【空】
「雷米在呼叫我了,我必須要去一下。」
還在想這樣啊……的時候,空已經消失不見了。
黑暗中,LeMU的虛擬影像──只有立體畫像靜靜浮
現。

......................................................
天黑了。
海裡也變得比剛剛更暗了。
很幸運地,LeMU的災區並沒有擴大。
我們在塔滋塔商店簡單吃一吃,就往會議室集合去了。
【武】
「呼~~~~~~~~~~~~啊」
【優】
「呼~~~~~~~~~~~~啊」
【少年】
「呼~~~~~~~~~~~~啊」
【月海】
「呼~~~~~~~~~~~~啊」
【空】
「呼~~~~~~~~~~~~啊」
我打了個哈欠,其他人跟著一個個被我傳染了。
【可兒】
「這麼看來……」
【可兒】
「大家……好像都還很睏嘛。」
【武】
「還好啦……反正嚴格說起來,在這裡又沒事好做。」
可兒是裡面唯一最清醒的,正忙著跟PIPI玩倒立的
遊戲。
其他人都發著呆,坐姿不正地癱在椅子上打發時間。
沒有什麼迫切的危機,也沒有任何進展。
由於四周沒有絲毫的變動,於是時間也幾乎整個停滯了

【優】
「倉成,你太拘束了……」
優這麼說,聲音聽起來似乎很睏。
【優】
「別再喋喋不休……」
【武】
「現在就算在館內倉皇失措地來回走動,也沒有什麼意
義不是嗎?」
【武】
「反正……在別人前來救援之前,也只有等下去了不是
嗎?」
【優】
「啊,對了………」
【優】
「我們要不要乾脆暫時出去走走呢……嗚,嘿咻……」
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優站起了身。
【可兒】
「優秋,妳要去哪裡呢?」
【優】
「咦? 嗯……也沒有特別的目的地啦,散散步也好。

【優】
「不活動活動身體,我只會更累啊……」
【可兒】
「嘿呦……那不如跟可兒一起去吧!!」
可兒的眼睛裡閃著亮光。
【優】
「要玩賽跑嗎……?」
【可兒】
「不行嗎……?」
【優】
「嗯……好啊,這也沒啥不行的。」
優雖然有點不情願,但也沒有覺得不愉快。
【可兒】
「那麼那麼……來玩捉迷藏怎麼樣!」
【優】
「嗯……OK,我贊成。」
【優】
「啊,可是……兩個人怎麼玩捉迷藏呢?」
【少年】
「我也加入吧。」
少年站了起來。
【空】
「可不可以也算我一份呢?」
空也慢慢向可兒接近。
【可兒】
「歡迎歡迎,一起來玩嘛……」
【空】
「好,請多多指教喔。」
【少年】
「好啊,我不會輸的。」
不知怎麼搞的,大家都興致勃勃的。
大概都太無聊了吧……
【優】
「那我們要在哪裡玩呢?」
【可兒】
「嗯……該怎麼辦……在這個房間內好嗎?」
可兒環顧了會議室四周。
我也看了看四周。
只有月海還坐在椅子上,眉頭深鎖。
【月海】
「……唉。」
【月海】
「你們很吵耶……」
月海慵懶地站了起來,往房間的角落一步步走過去……
啪地一聲把房間的燈光電源關掉。
月海再一步步回到原來的位置上,慵懶地坐下來。
【武】
「妳幹嘛突然關掉,這樣不會太暗嗎?」
【月海】
「光太刺眼了,沒辦法冷靜。」
【月海】
「這裡可是有人想好好休息的……」
【武】
「就算是這樣,也不用自作主張把電燈都關掉啊。」
【武】
「就只為了自己想要好好休息……」
【月海】
「那你呢?」
【武】
「咦?」
【月海】
「你不是也想休息嗎……?」
【武】
「不,妳……妳幹嘛扯到我身上啊。」
【少年】
「啊,是啊……武呢? 你要加入捉迷藏嗎?」
捉迷藏……
  

雖然這遊戲實在是太孩子氣了……
【武】
「不過,反正……」
【武】
「一直坐在這裡發呆也挺無聊的……」
【武】
「嘿呦,好! 我參加!!」
我作勢站了起來。
【優】
「喔,倉成選手公開參戰。」
【可兒】
「收到」
【月海】
「…………」
斜眼看了看我之後,月海以背對向我。
【少年】
「……要不要……不開電燈就這樣玩呢?」
少年對我嘀嘀咕咕說道。
【武】
「雖然緊急燈光是亮著的,但這樣還是太暗了,沒關係
嗎?」
【少年】
「我們也稍微尊重一下月海的意見吧。」
【武】
「可是這樣跟玩捉迷藏一點都不搭……」
【可兒】
「鏘~鏘!!」
【可兒】
「可─以─用─手電─筒─啊!!」
可兒隨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叫聲,取出了手電筒。
【可兒】
「沒錯,這樣玩『摸黑捉迷藏』也別有一番趣味是吧?

把手電筒放在下巴,朝上照著臉的可兒,正在等大家的
贊同。
【武】
「摸黑捉迷藏?」
【空】
「什麼是摸黑捉迷藏?」
【可兒】
「這個嘛……這個嘛……」
【可兒】
「就是大家摸黑選出當鬼的人,然後大家趕快躲起來。

【武】
「這就是捉迷藏嗎? 就這樣嗎~」
【可兒】
「不是啦,聽我說完嘛!」
【武】
「喔,抱歉……」
【可兒】
「接著,當鬼的人在房間的某個地方擺個空瓶罐……」
【可兒】
「躲起來的人,要不被鬼察覺地把罐子踢掉!!」
【可兒】
「平安把罐子踢掉的人,就獲得了勝利。」
【可兒】
「當鬼發現了其他人時,可以藉由踢罐子來宣告……」
【可兒】
「這樣一來……那個被發現的人,若是因為來不及踢罐
子,就算輸了。」
【優】
「啊,這不就是『踢罐子』嗎?」
【武】
「對啊,那這樣大家都知道規則了啊。」
【可兒】
「才不呢……這是摸黑捉迷藏喔,摸黑捉迷藏。」
【優】
「不就是踢罐子嗎?」
【可兒】
「摸黑捉迷藏!」
【可兒】
「摸-黑-捉-迷-藏!!」
【武】
「好了好了,這個節骨眼上,名稱是什麼都無所謂啦,
要不要快點玩?」
【月海】
「……唉」
當我們熱鬧鼓譟的時候,月海嘆了好大的一口氣。
【月海】
「吵死了……」
月海靜靜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從遠方的入口離開了這
個房間。
【少年】
「月海該不會生氣了吧?」
【武】
「我哪知? 不過算了……」
【武】
「反正過些時間,她會再回來這個房間的。」
之後,接下來……
就是猜拳決定誰當鬼了……

.....................................................
【可兒】
「剪刀石頭布!」
【可兒】
「剪刀石頭布!」
【可兒】
「剪刀石頭布!」
【武】
「哇……我輸了!!」
【優】
「那麼,就決定倉成是第一隻鬼!」
【可兒】
「哇哇」
【空】
「好好加油吧……」
大家都不懷好意地笑著看我,可惡。
【少年】
「好,多多指教囉……武。」
少年將空罐子交給了我。
【優】
「先說好,3樓全區都可以躲喔!好啊……來吧大家,
要趕快躲起來喔!!」
【優】
「準備好了……」
【武】
「等、等等啊!」
優舉起單手準備發號司令,卻被我慌忙地阻止了。
【武】
「優妳剛剛說什麼!?」
【優】
「要趕快躲起來喔。」
【武】
「不是啦,前面……」
【優】
「3樓全區都可以躲。」
【武】
「……不會吧!!」
【武】
「不是只有會議室裡面嗎!?」
【優】
「只有這個房間太窄了,可以躲的地方也不多。」
【武】
「所以妳就改成3樓全區是嗎!!」
【優】
「啊,不過……當然無法步行到達的區域不包含在內,
像緊急走道啦,樓梯等等都不能躲。」
【武】
「就算這樣……範圍也太大了吧!!」
【武】
「這樣對鬼來說太不利了,獨自一人在搜尋大家的時候
,一定會被別的傢伙贏走的……」
【優】
「有什麼關係,這種小事……」
【武】
「一點都不好,遊戲無法成立,這是很確切的問題。」
【優】
「你也未免太會抱怨了吧……」
【空】
「別吵別吵,這的確是有失公平,該怎麼補救好呢……

【空】
「那乾脆把3樓的燈光全部關掉……反正,這樣一來…
………聲音就聽得更清楚了不是嗎?」
【空】
「我會放大聲音,這樣一來就可以知道,誰在有水的走
廊上移動,這樣對扮鬼的人來說,是不是就變得比較有
利了呢?」
【空】
「然後我也會讓大家知道我移動的場所在哪裡,我會合
成腳步聲,把它轉換到聲音變換機上……」
【武】
「OK,就這麼辦吧。」
【空】
「啊,不過……要是我已經到達罐子邊的話,我該怎麼
做比較好?」
【少年】
「咦? 啊……」
【武】
「說得也是,空沒辦法把罐子踢開!!」
現在才突然想到,或許玩捉迷藏應該要加上禁止瞬間移
動這一條才是……
【可兒】
「那麼空……可兒跟你組成一隊吧。」
【可兒】
「不管當鬼、或是要跑去躲起來的時候,空都必須跟可
兒保持半徑1公尺以內的距離。」
【可兒】
「只要這樣,可兒就可以踢罐子了……」
【可兒】
「好嗎? 這個辦法?」
【空】
「好,拜託妳了喔。」
再加上空絕對不可以檢查生命反應,以及使用LeMU
內的影像顯示器……我們就這麼約定。
【少年】
「嗯……這樣一來一切OK。」
【優】
「好啊,準備OK。」
大家似乎也都明白了。
我拿著罐子閉著眼睛,在會議室慢慢數到100。
趁這個時候,大家往樓層的各處散去。
【武】
「100……」
張開眼睛。
把空罐子放在腳邊。
我望了望黑鴉鴉的四周,似乎沒有人在這裡。
(那麼,開始找尋大家……)
我朝著比較靠近我的門移動。
鞋子著地的叩叩聲,不自然地發著深沈的低聲響。
簡直就像聲納一樣。
(原來如此……『放大聲音』指的就是這個啊……)
整個氣氛變得好像在潛水艦裡。
為了不搞錯自己的聲音跟其他人的聲音,得好好注意回
音。
雖然燈光全都關掉了,但是門卻自動開著。
那麼……就先往最近的房間去吧……

.....................................................  
電梯早就無法使用,於是一動也不動。
應該不會有人躲在那裡才對……
不,等等……這或許正是我心裡的盲點吧。
我走進了電梯大廳。
可是這裡似乎沒有任何可以提供躲藏的隱蔽處。
我沿著牆壁慢慢確認,果然沒有人躲在這裡。
電梯全數都呈現停止狀態,看不出來到底有沒有,或是
可不可以運轉。
(或許這裡可以忽略掉……)
去中央控制室看看吧。
因為影像顯示器的電源被拔掉的關係,整個房間微暗。
儀表板也不能運作。
我探了探櫃子跟桌子下面,沒有人在。
嗯……躲在這種狹窄的地方,出來會有點麻煩吧……
這麼一想,於是放棄搜尋此處,往房間後面走去。
接下來要往哪裡呢……
【武】
「啊!」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聲響。
有人在走廊上移動的聲音!
那個腳步聲從雷姆利亞遺跡往會議室的方向去。
【武】
「不好了!」
我緊急地回頭跑去。
【武】
「喂,是誰!!」
【少年】
「哇!」
我吼出來之後,奔跑的人影畏縮了一下。
在轉角的那個人影就是少年。
不知道他是不是決定聽天由命了,少年停在走道上,任
由我一步步靠近。
【少年】
「真糟糕,被你發現了呢……我是第一個嗎?」
【武】
「是啊」
【少年】
「真是糟糕,那要是你抓到大家的話,下一個鬼不就是
我了?」
【武】
「嗯……大概是吧。」
【少年】
「是嗎? 誰趕快來救救我啊~」
【武】
「…………」
【少年】
「…………」
【武】
「…………」
【少年】
「武,你不去『踩罐子』的話,我要去踢罐子囉?」
【武】
「你對『踢罐子』的規則,還知道得挺清楚嘛。」
【優】
「衝啊---!!」
砰咚!!
【武】
「嗚哇!」
啪唰!!
突然從走道兩旁衝過來的優,毅然決然地給了我一記橫
衝撞擊。
【武】
「咳咳……」
視線所及都是水。
灌入我口中的海水,讓我感覺到滿口鹹味。
【優】
「哇……哈……哈哈哈……」
指著臥倒在水中的我,優哈哈大笑。
【武】
「咳咳……咳咳……噗哈……!!」
我撥了撥海水,迅速地站起來。
【武】
「喂,妳、妳這傢伙~~!!」
【優】
「呵呵呵……這次的勝利我拿下了!」
【武】
「開、開什麼玩笑……妳給我等等!」
【優】
「我是那種你叫我等我就會乖乖等的人嗎!」
【武】
「這傢伙! 被強大力量撞擊的氣憤,哪是那麼容易可
以消除的!」
我也猛然衝了出去,追在優後方。
優的身影很快地消失在會議室中。
她立刻打算把門給關起來,但我還是早了一步到房間裡


....................................................
結束了!!
因為優不知道空罐子的地點,而迷惑了起來。
我迅速地越過優跑了出去……
一眼就看到了我擺放的空罐子,滑壘達陣成功!
於是我踩著空罐子,大聲地宣判。
【武】
「發現優! 我踩到罐子囉!!」
隨即……因為少年也進入了會議室。
【武】
「發現少年! 我踩著罐子囉!」
……情況繼續下去。
【武】
「嘿嘿嘿……太天真囉,優!妳是不可能搶先一步的!

【優】
「老奸! 倉成,你換了空罐子的擺設地點對不對!」
【武】
「妳又沒規定罐子要放哪裡不是嗎,妳還不是突然給我
一記衝撞,彼此彼此啦。」
【優】
「是是……那又怎樣? 我是第一個被你喊『踩著罐子
』的人嗎?」
【武】
「喔……是啊。」
【優】
「策略失敗了……」
【武】
「……咦? 什麼策略?」
緊接著,房間的反方向入口處傳來了啪唰啪唰,一步步
接近的腳步聲……
【可兒】
「呀─喝」
【武】
「發現空、可兒以及PIPI。」
我『踩著罐子』。
【空】
「唉呀……田中,被搶先一步踩到罐子了是嗎?」
【優】
「我預設的情形出了點狀況嘛……」
【可兒】
「優秋是不是比我們約定的還要早跑出去呢?」
【少年】
「大家不是約好要同時跑回來的嗎……」
【PIPI】
「汪」
【武】
「這就是妳的策略啊……」
【優】
「嗯……因為我想說……你沒辦法阻止我們大家踢罐子
。」
【武】
「唉……什麼啊……幹嘛心機這麼重啊。」
【優】
「嘿嘿嘿嘿……」
優對著我擺出惡作劇般的害羞笑容。
我們再一度,在房間中央集合了起來。
【武】
「那麼,出乎我意料的,那麼容易就找到大家了嘛……

【武】
「首先,得禁止大家像現在這樣串通好來踢罐子。」
【優】
「咦! 為什麼不可以?」
【武】
「我就是特別要制妳的啦……下次還要使出同時攻擊嗎
?」
【優】
「怎麼可能?」
【武】
「所以啊……這根本就不好玩啦。」
【武】
「鬼計算好時間去找人,其他的傢伙再利用這個空檔來
接近罐子……這一點意義也沒有嘛。」
【優】
「嘿,瞭解……」
這次換優當鬼了,優有點不甘願地點頭認同。
或許這傢伙,平常就是玩這種攻擊戰為主的踢罐子遊戲
長大的吧。
【武】
「大家也覺得這樣行得通嗎?」
空、可兒、少年、PIPI,大家都點點頭表示贊同。
【武】
「好,那麼接下來就換優當鬼囉。」
【武】
「空罐子就在那邊,妳自己撿吧,擺在妳選定的地方,
好好地數完──」

啪鏘----!!
匡啷匡啷匡啷匡啷……
黑暗中,響起了罐子被踢飛的聲響。
罐子快速地旋轉往走道滾了出去。
【武】
「喂,是誰……把罐子踢出去的?」
【優】
「不、不是我喔!!」
一說完,優就是搶第一個逃跑的。
【武】
「可惡的傢伙……!」
其他人,也跟著鳥獸散地逃了出去。
啪唰啪唰啪唰地,陸續傳來多數往走道奔馳而去的腳步
聲,看樣子……都離這裡越來越遠。
【武】
「…………」
【武】
「這算什麼嘛……又是我當鬼!」
沒有人回答我。
我看了看四周。
沒有半個人留下來。
(……咦?)
(該不會剛剛踢罐子的是………月海?)
雖然老是抱怨來抱怨去的,或許月海也參加了這個遊戲
也說不定。
(想玩就說一聲嘛……可惡……)
(真拿他們沒辦法……)
【武】
「那麼,我要數到100囉,1……」
【武】
「10、11……100,好……」
【武】
「我要出發囉。」
你們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那麼……要從哪裡找起呢?
 
.............................................
雷姆利亞遺跡前。
現在,遊樂器材內部的燈光也被關掉了。
裡面看起來好像很容易迷路的樣子。
(該不會有人躲在迷宮中……?)
我這麼想著,但裡面恐怕會更暗。
而且潛入之後,要走到外面也是件麻煩事吧。
一旦進去了,好像沒那麼容易走出來……
我又何必冒著這個大風險,大費周章地跑到裡面找人,
把自己當笨蛋呢。
我快速地望了望四周,確定沒有任何人影。
我試著豎起耳朵靜聽。
沒有半點聲音……
【武】
「嗚喔!?」
突然,遺跡中開始響起音樂。
或許是這個遊樂設施的主題曲也說不定。
我聽到混在這個聲音裡,有人奔馳而去的聲音……
【武】
「優,又是妳嗎!!」
我一邊跑一面快速繞到腳步聲的前方,堵住出口。
【武】
「果然沒錯……」
【優】
「咦? 你怎麼知道是我呢?」
【武】
「跟旋轉海豚那時候的手法一模一樣,妳想用這個來威
脅我,妳覺得我還會再吃妳這招嗎?」
【優】
「啊,對喔! 這一招我已經用過了,糟糕……」
【武】
「你打算這樣矇騙,再出乎意料地讓我認栽嗎?」
【優】
「哇……你都識破啦? 真是糟糕啊……啊哈哈……」
【武】
「我說對了吧!!」
一旦抓到竅門……這傢伙還真容易理解……
【優】
「好吧,我認輸,我乖乖聽你的吧。」
看來她明白這次我不會給她任何可趁之機,於是優舉起
雙手投降。
似乎也毫無接近罐子的意圖了。
她裝出戰敗者雙手高舉的模樣,尾隨著我慢慢走著。

    说<看到優 踩罐子>

......................................................
我率先造訪了休憩房間。
馬上我就察覺到這裡似乎有人在。
唰唰唰地,穿過水的腳步聲。
當我正逐步靠近他的時候,腳步聲巧妙地轉移了方向。
樹叢般的人影保持著低姿勢,慢慢地移動著。
讓人焦急的僵持戰持續著……
唰唰唰唰……
對方的腳步聲,試圖突破往出口的方向。
我為了要堵住通往走道的路線,不斷往對手附近繞過去

腳步聲漸漸地離出口越來越遠,對方被我逼到了角落。
我一步一步小心地接近。
猜想對方會焦急地飛奔而來吧……
我繞到前方,輕輕地勾了一下對方的腳!
啪~唰唰!!
一陣響亮的跌倒聲。
【武】
「喂,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不過……還好吧?」
【??】
「…………」
應該就倒在這附近才對……
但腳底下實在太黑了,什麼都看不見。
【武】
「不知道這派不派得上用場?」
我把PDA從口袋拿了出來,試著把螢幕的反光開到最
強。
可是這光線跟手電筒根本完全不能比,發電量很微弱。
至少還是會比較亮吧,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武】
「嗚哇!」
手一滑,一不留神,PDA差點掉了出去。
就差那麼一點,還好我即時制止PDA落水。
【武】
「……咦?」
我看到某個東西的影子往水裡跳去……
唰唰唰唰地游了過去,沒見過這麼大的一隻魚……
【武】
「咦,這不是那小子嗎!」
我隨手撈起腳邊的水,往少年頭上潑去。
【少年】
「哇! 被抓到了!!」
唰啪!!
少年才一站起身子來,就馬上想要逃走。
【少年】
「哇哇哇……」
結果,他頭後方連著衣服的那個帽子。
因為積了太多的水……
啪唰!!
因為無法承受這重量,少年的身體向後畫了一個漂亮的
圓弧,倒栽蔥地再度跌入水中。
【少年】
「…………」
【武】
「…………」
【少年】
「沒想到挺舒服的嘛……」
少年當場在這個水深僅15公分的泳池裡游起蛙式來。
【武】
「水不冷嗎?」
【少年】
「有一點點……」
唰─唰─地舒爽的泳姿。
如魚得水,指的大概就是這種情況吧。
於是他就這樣邊游邊混入黑暗中,打算往對面岸上遊去
……
【武】
「喂,好心告訴你一聲,想從那個出口出去的話,你就
繞太遠了。」
【少年】
「可惡,被你看穿了。」
少年打消念頭站了起來。
【少年】
「我還以為只要這樣游走,你就不會發現了。」
他這麼說著,笑了起來。
【武】
「你真是不能大意啊,簡直跟忍者一樣嘛……」
【少年】
「…………」
【少年】
「忍法」
少年結了個印。
【武】
「…………」
那傢伙又再度投入水中,游了好一下子。

     <看到少年 踩罐子>

......................................................
一鼓作氣把剩下的傢伙都找出來吧,這樣我就可以達成
『踩罐子』的任務。
接下來只剩下月海了………
【武】
「嗚哇哇!?」
在外面繞了一圈回來之後,我嚇了一大跳。
月海從容地坐在椅子上等著大家。
【武】
「抓、抓到月海了!!」
【月海】
「……咦?」
【武】
「這個時候可不能裝傻喔~」
【月海】
「我哪有跟你裝什麼傻啊。」
【武】
「又來了,又說這種話,厚臉皮的傢伙。」
【月海】
「厚臉皮?」
【武】
「剛剛把罐子踢掉的不就是妳嗎?」
【月海】
「罐子??」
【月海】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站起身來的月海。
不行! 要是讓月海搶先一步踩到罐子的話,我就輸定
了!
我也慌張地回到擺罐子的地點。
【武】
「發現月海了!」
【武】
「踩到罐──」
【武】
「子囉? 咦?」
【月海】
「真是的……」
【月海】
「你在做什麼啦,武……」
【武】
「咦??」
我的腳尖往罐子的所在探了探,居然空無一物。
【武】
「罐子不見了!」
我專心地凝視著四周。
緊急燈光正照著,傾倒在房間角落載浮載沈的罐子上。
【武】
「喂!別忘了,被抓到的傢伙要是踢了罐子就違反規則
喔!!」
我對這黑鴉鴉的一片叫喊著,但是其他人早就已經逃走
了。
沒辦法,看來我得再當鬼重找一遍了。

.......................................................
少年、優、可兒、PIPI、空……
結果還是一樣,因為他們都沒有跑太遠,我也馬上就找
到他們了。
月海還是待在會議室裡,絲毫不打算逃跑。
很謹慎地,我當著大家的面『踩罐子』。
這一次沒人踢走罐子了……
【武】
「接下來換小子你當鬼啦。」
【少年】
「我知道……數到100就好了嗎?」
少年接過了空罐子,坐在椅子上低下頭。
【少年】
「那麼,開始吧……」
【少年】
「1、2、3……」
留下少年單獨一人,大夥兒離開了會議室。
可兒、PIPI、空踩著水,消失在走道前方。
優向我靠了過來。
【優】
「倉成,要不要搭檔?」
【武】
「咦? 要是跟你串通的話,不就等於違反規定嗎? 
我拒絕。」
【優】
「真堅決啊……」
【武】
「妳幹嘛跟著我來啊……」
【優】
「只是湊巧方向一樣而已啦。」
【武】
「啊,是……」
【優】
「啊,這裡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武】
「躲廁所很有可能違反規定,放棄吧……」
【優】
「……那……這裡也沒辦法前進了……」
【武】
「往回走吧。」
【武】
「對了,還有時間嗎……?」
我傾耳靜聽。
【少年】
「……34……35……」
還可以聽見微弱的數數聲。
【武】
「好像還不要緊嘛……」
【優】
「我還是覺得包括緊急走廊會比較好玩吧?」
【武】
「這樣找起來會變得很麻煩耶。」
【優】
「不然,往會議室的通道都被限制住了,有點沒意思。

【武】
「不過優老是粗手粗腳大剌剌地來回走動,妳打算從哪
裡去踢罐子,很容易被看穿啦。」
【優】
「厚~你居然這樣說我……」
【優】
「啊,等等! 靜一下……」
【少年】
「……51……52……」
又聽到數數的聲音了。
【武】
「也該找個地方躲起來了。」
【優】
「也是……」
我們抵達了雷姆利亞遺跡。
【優】
「要進去遺跡內嗎?」
【武】
「你要去迷宮啊? 要走出來好像很麻煩……」
【優】
「別這麼說嘛……走吧。」
優強行拉著我往遺跡的入口進去。
往遺跡內探了探頭。
可是裡面就好像整個被漆黑給籠罩的世界,完全看不到
裡面的構造。
【優】
「咦? 這會不會太暗……了。」
【優】
「燈光早就沒了,就連緊急燈也是。」
再次專注地看著黑暗。
總覺得這黑暗好像永遠不會消失似的。
【武】
「在這種情況下,還敢進去的話也太沒頭沒腦了吧……
咦?」
黑暗中,有一部份在晃動。
遺跡中出現了人影。
【武】
「月海,妳在裡面嗎?」
【月海】
「是啊,我繞到這裡來了。」
【月海】
「我想說這裡實在太暗了,應該不會有人進來。」
【武】
「是啊,完全黑摸摸的……」
【月海】
「…………」
月海從我們身邊走開了。
月海好像很無聊似的拖著腳步繞來繞去,把腳邊的水都
輕輕濺了起來。
不知她手上拿著什麼發著喀恰喀恰聲音的東西……
好像在哪聽過……
【武】
「月海那傢伙,身上帶著手電筒吧?」
【優】
「不帶怎麼在裡面走路啊。」
【武】
「…………」
【可兒】
「哈囉,哈~囉!!」
一面踢著啪唰啪唰響的水聲,可兒跟空一起跑著靠了過
來。
【可兒】
「大家都在這裡啊?」
【優】
「嘿呦」
【武】
「喔,可兒跟空都來了啊……歡迎歡迎。」
【武】
「……話說回來,大家應該不可以躲在一起吧?」
【可兒】
「啊,好像真的不行耶……」
【可兒】
「可是……他就快要數完100了。」
【空】
「是啊」
【月海】
「…………」
【武】
「對了,月海妳打算參加摸黑捉迷藏是吧?」
【月海】
「我又沒有要參加。」
【月海】
「我只是碰巧跑到這裡而已。」
【月海】
「真不喜歡武講一大堆怪話,又老是在懷疑我。」
【武】
「嘿嘿……我有嗎?」
【??】
「……87……88……」
【少年】
「大家聚在這裡做什麼呢? 討論策略嗎?」
【武】
「不,沒這回事……」
【武】
「那麼,在被找到之前,我們就各自散開活動好嗎?」
【少年】
「嗯嗯……好啊。」
【優】
「…………」
【空】
「…………」
【月海】
「…………」
【可兒】
「…………」
【武】
「喂,你這小子怎麼會在這裡?」
【少年】
「咦? 你說什麼?」
【武】
「…………」
【武】
「小子,你該不會……」
【武】
「連你自己是鬼這件事都忘了吧?」
【少年】
「??」
【??】
「……98……99…」
【少年】
「咦……這是誰的聲音?」

......................................................
燈光打開了。
【武】
「誰? 是誰把燈光打開的!?」
【空】
「是我……」
終於可以看清周圍了。
優、空、可兒、月海、少年、我……
大家都在。
【空】
「大家都好好待在這裡。」
空把手舉到頭前來。
【空】
「全館的生物反應正常,並未察覺任何異常現象。」
【空】
「會議室四周沒有物體移動。」
【優】
「…………」
【月海】
「…………」
【可兒】
「…………」
【武】
「這怎麼搞的?」
【少年】
「到底是誰在那裡數數的?」
【武】
「不是你嗎?」
【少年】
「不、不是啊!!」
【武】
「我以為是你的聲音……那到底是誰?」
【少年】
「我、我不知道……」
啪鏘!!
【優】
「那、那個……」
【可兒】
「剛剛……踢了罐子的……」
【月海】
「是誰?」
【少年】
「…………」
【武】
「…………」
【空】
「是鬼嗎?」
空一臉認真地說道。
【空】
「如果是鬼的話,真想看看呢……」
啪唰啪唰啪唰……
從房間外面傳來了穿過水的腳步聲……
接著,空罐子一路轉到我們面前來。
喀啷喀啷喀啷喀啷………
空罐子滾上了淺灘,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PIPI】
「汪汪!!」
【可兒】
「啊,PIPI你要去哪?」
【優】
「…………」
【空】
「…………」
【月海】
「…………」
【可兒】
「…………」
【少年】
「…………」
【武】
「…………??」
PIPI再度咬著空罐子,在我們四周來回繞著圈圈。
摸黑捉迷藏就這樣散會了。
結果,我們還是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數數……

..................................................
夜晚就這樣平安地、靜靜地加深了……
我們也在這平穩的時間中……
享受著安穩又充足的睡眠。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