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武視點.5月2日-闇鬼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5月2日●

【武】
「呼~~~~~~~~~~~~啊嗚」
【武】
「好睏……」
睡眠不足的腦袋裡迴響著腳步聲。
伸著大大的懶腰,走在緊急避難用通道上。
旁邊是優。
走得比較慢一點,少年跟可兒跟在我們後頭。
【優】
「明明睡得那麼熟……」
【武】
「說什麼啊,妳以為現在幾點啊?」
【優】
「5點半」
【武】
「對啊,也就是說……實際上才睡4個半小時呀。」
【優】
「不是『才』……是『也』吧?」
【優】
「這種狀況下,你還睡得著啊……」
【武】
「就是這種狀況才要好好睡覺啊。」
【武】
「要是發生萬一,腦袋轉不過來怎麼辦?」
【優】
「那你的腦袋現在有在轉嗎?」
【武】
「唉……因為睡眠不足,所以沒有轉得很順啦……」
【武】
「不過,當然比起一般人還是很……」
【武】
「嗯……咦咦?」
忽然發現優不在我旁邊。
停下腳步,回過頭。
剛好看到少年與可兒走進了右邊的通道。
我慌張地追上他們三個人。
【優】
「嗯? 怎麼樣? 睡眠的成果……」
對追上來的我,優諷刺地說著。
【武】
「剛剛你不是才說嘛……轉得很順呀……」
【優】
「哎~~~……」
伴隨大口的嘆息,優聳聳肩膀。
不知為何挑起眉毛。
【優】
「倉成~~~……」
【優】
「你還是去照照鏡子吧?」
【武】
「啊? 鏡子?」
【優】
「你啊……總之,快去洗臉吧。」

........................................................
從緊急避難用通道進入緊急階梯。
剛剛被空叫醒的我們四個人,正前往三樓──德里克休
德克的控制室。
在那個狹窄的房間裡,平安地結束了增減壓的治療,並
沒有人出現異狀。
昨晚那樣痛苦的可兒,現在……
【可兒】
「暖和暖暖暖星期天~」
【可兒】
「快樂快樂樂星期三~」
【可兒】
「皮卡皮卡卡星期PIPI~」
【PIPI】
「汪!」
看來心情很好。
幾乎比昨天還要興奮。
啪唰啪唰地,在積水的地上踩踏著,前進在這條通道上

身旁的優從剛剛就噘起了嘴,不打算開口說話。
(這傢伙到底在生氣什麼……?)
我放慢速度,跟後頭的少年一起並排走著。
【武】
「喂,優那傢伙為什麼那麼兇啊?」
【少年】
「這個啊?」
哧哧笑著,少年什麼都不說。
【武】
「喂,你在笑什麼啊……你知道什麼事情喔?」
【少年】
「不知道嗎?」
【武】
「知道的話,我幹嘛還要問……」
【武】
「優只說叫我去照照鏡子什麼的。」
【少年】
「哈哈,什~麼啊……她已經跟你說啦。」
【武】
「咦?」
【少年】
「真不好玩……」
少年瞄著我的臉訕笑著。
(臉……?)
我用手掌擦拭著臉。
攤開的手掌心上,印著黑色的簽字筆跡。
【武】
「什麼? 這個……」
我把它抹在襯衫的衣角。
可是還是有些痕跡。
【少年】
「呵呵……」
【少年】
「啊,廁所在那裡啊……」
【武】
「…………」
水龍頭壞掉的洗面台上,不斷溢出水來。
快速地啪唰啪唰洗手、洗臉。
眼前的鏡子模糊,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臉怎麼了。
可是手上的污漬已經掉了差不多,應該沒問題了吧。
【武】
「嘖,那個女人……」
一說完這句話,我衝出廁所。
我又再次走回優的旁邊。
【武】
「喂,妳啊! 在我臉上寫什麼?」
【優】
「啊?」
【武】
「趁我睡覺的時候,在我臉上畫畫是吧?」
【優】
「畫畫~?」
優邊走邊無辜地看著我的臉。
【優】
「你在說什~麼啊~這個人真是的……」
【優】
「難道你還沒睡醒?」
【武】
「別裝蒜了,笨蛋……」
【武】
「剛剛妳不是說過要我去照鏡子。」
【優】
「說過? 有嘛?」
【武】
「說了,妳說過了。」
【優】
「你是不是搞錯啦~? 一定還沒睡醒吧……沒錯。」
【武】
「那這是什麼!」
我給她看我剛剛衣角上擦過手的印漬。
【優】
「嗚~嗯……哪裡啊……」
優呢喃著靠近我……
【優】
「呼嗯……呼嗯呼嗯……」
隨意地抓起我的手掌,像是要把手吞進去似地看得入迷

【優】
「喔喔! 這個~真是稀有的手相呀~」
【武】
「手相~? 這次又換手相啦……」
【優】
「可說是乾坤一擲之相,命運相當兩極化啊。」
【優】
「可以說『有或無』呀……」
【優】
「不是得到全部,就是失去全部……」
【武】
「…………」
【優】
「如果走上這一條命運的話,財運、事業運都會相當順
利,能夠遇到美嬌娘、子運興旺,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
家庭。」
【優】
「而且健康運也會非常好……」
【優】
「可以擁有人人忌妒的高齡長壽。」
【優】
「──可是! ──可是啊!」
【優】
「如果命運走到了另一條路……這可就相當慘了。」
【武】
「慘、慘啊……嗯?」
【優】
「嗚~嗯……我不能再洩漏天機。」
【優】
「這個生命線正中央的地方,請仔~細,仔~細看看。

【優】
「那裡就有答案了。」
【優】
「呵呵呵呵呵呵……」
我看著我的手掌心。
生命線從上蜿蜒下來。
瞪大眼睛,一條一條確認刻劃其中的皺折。
可是……還是找不到什麼答案。
在掌紋皺折的縫隙間,還留著一點黑色的筆跡。
黑色筆跡……
黑色筆跡……
──黑色筆跡!?
對啊,我為什麼要看手相!
【武】
「妳、妳啊! 別想撇開話題……」
【武】
「……嗯……咦咦!?」
忽然發現優又不在我旁邊。
停下腳步,回頭。
剛好看到少年與可兒走進了左邊延伸的通道。
【武】
「嗚哇! 嗚哇! 又來了,可惡!」
我慌張地追上他們三個人。

...............................................
月海站在控制室前面。
背靠著牆壁,盤手環抱胸口低著頭。
  
這傢伙昨天去哪裡了……算了,現在不問這個了。
我開朗豪爽地跟她道個早安吧。
【武】
「早、早安!!」
【武】
「身體怎麼樣? 如果不舒服,要趕快去增減壓室喔!

【月海】
「…………」
月海沒有動靜。
半張著嘴巴,只是不斷眨眼。
【武】
「妳怎麼了……睡眠不足嗎? 低血壓嗎?」
【武】
「嗯……我也不能說有睡好,因為在那個小房間裡,只
能一直坐在地上……」
我打哈欠,雙手搓著臉頰說著。
不知為何,月海瞇起眼睛,用一種輕蔑的眼神瞪著我。
像是帶著護目鏡的UFO土偶,它那細長的眼睛。
【月海】
「你……」
【月海】
「……真差勁。」
【武】
「啊?」
月海無奈地搖著頭,走進控制室。
(……真差勁?)
【武】
「喔咿……等我啊!」
【空】
「倉成……」
背後傳來空的聲音。
【空】
「你在這裡做什麼?」
【空】
「快點進去吧。」
【武】
「可是……」
【空】
「好了,快進去吧……拜託了……」
空的表情,比起昨天看起來更緊繃。
那個表情似乎說著……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


..................................................
【空】
「這麼早把大家集合起來,不為別的……」
【空】
「其實,是有一件事情必須要盡快讓各位知道。」
空的話,就說到這裡。
空依序地確認著優、月海、可兒、少年、還有我……五
個人的表情。
寂靜中,只有調節空氣的機器聲響開始運作。
有時會有種尖銳的金屬切割聲音在室內迴響。
我們五個人一動也不動地,等待空接下來的發言。
【空】
「昨天晚上,除了小町的其他四個人進入增減壓室之後
……」
【空】
「我在這個控制室裡,一直思考逃離的方法,還有跟外
界聯絡的通訊方式。」
【空】
「然後……」
【空】
「詳查LeMU內部狀況的期間,我發現了一個事實。

【優】
「找到離開的路徑了!?」
【空】
「不是」
【少年】
「那就是……找到跟外界聯繫的方法!?」
【空】
「那個還沒找到……」
【武】
「那妳到底發現了什麼?」
【空】
「是的……」
【空】
「壓力隔牆的耐久度……它的極限,我發現了。」
說著,空的視線移到儀表板的旁邊。
黑暗中浮現出LeMU的立體影像。
【可兒】
「『壓力隔牆』是什麼呀?」
可兒緊抱著懷中的PIPI問著。
【空】
「就是指LeMU的牆壁,阻隔外側海水與內側空間的
部分。」
【少年】
「發現了極限……是什麼意思?」
【空】
「昨天我也已經大略說明過,LeMU的設計基本上是
一個飽和潛水裝置的建築物。」
【空】
「也就是說,建築物內部的氣壓與外部的水壓必須相同
,或是更高。」
【空】
「可是……現在館內的氣壓為1氣壓……」
【空】
「所以……」
【優】
「LeMU的外殼就會受到水壓的力量推擠。」
【空】
「是的」
【優】
「是的」
【優】
「所以,總有到達極限的時候……」
【空】
「妳說的沒錯。」
【武】
「那……那個極限的時間到底是……?」
【空】
「經過雷米的計算,大約是在119小時之後……」
【月海】
「119小時……」
【月海】
「5天後吧。」
【空】
「預計完全崩壞的時間為『5月7日上午4點30分左
右』。」
【空】
「當然,這只是大概的推算,可能會有誤差。」
【月海】
「誤差是多少?」
【空】
「約是前後加減12個小時。」
【武】
「嗚~嗯……」
大家陷入了一片沉默。
從空的語氣,可以明白這一個非同小可的嚴重問題。
可是我一點也不吃驚。
5天的時間,到底算長……還是短?
雖然現在還沒有什麼可行辦法……可是如果有脫困方法
,第5天早就不在這裡了。
或者……從這裡發出求救訊號,救援隊發現了我們,把
我們救出去……
【可兒】
「嗯嗯……空,空?」
【可兒】
「可兒很笨,不太懂……那是什麼意思啊?」
【空】
「?」
【可兒】
「5月7日上午4點30分的時候,LeMU就會砰崩
,壞掉了喔?」
【可兒】
「可是也有可能是在6日的下午4點半、或是7日的下
午4點半左右會變成那樣。」
【可兒】
「說到這裡都對嗎?」
【空】
「嗯嗯……」
【可兒】
「這樣的話……反過來說,也有可能不會這樣囉?」
【可兒】
「最慢的話,至少在6日的下午4點半之前,LeMU
不會壞掉的。」
【可兒】
「那麼,在那之前根本沒問題呀~不必擔心囉~嗯?」
【可兒】
「嗯? 對吧?」
【空】
「沒辦法判定絕對安全……」
【空】
「不過,根據雷米的計算結果判斷,的確是這樣沒錯。

【可兒】
「是喔~是喔,這樣的話……就沒關係啊。」
【可兒】
「空的眉頭都皺在一起了,可兒緊張的心臟蹦蹦跳呢。

【PIPI】
「汪汪、汪汪、汪!」
【可兒】
「『真是大驚小怪呢』,PIPI也這麼說呢。」
【PIPI】
「汪!」
【優】
「是啊……如果說『只剩1天』的話,大概會直接哭出
來吧。」
【優】
「既然時間還算充裕……在那之前,應該會有人來救我
們的,是吧?」
優徵求身旁少年的認同。
少年像是回答『嗯嗯』地頻頻點頭。
不知不覺,停滯的空氣緩緩地流散開來,大家的臉上又
恢復了笑容。
雖然月海還是板著一張臉,不過也明顯露出安心的樣子

時間是5點50分──
我不客氣地打著大哈欠。

.......................................................
【武】
「好,做好了!」
【武】
「1、2、3、4、5、6……這樣就齊全了。」
塔滋塔商店──放置著簡單廚具的狹窄空間中,我就站
在那裡。
將剛剛做好的早餐,一個個裹在專用包裝紙裡,排放在
托盤上。
【武】
「不過,為什麼是我要做大家的早餐啊?」
邊喃喃自語,我兩手捧著托盤打開商店的小門。
【優】
「沒辦法啊? 因為根據民主主義的原則,就決定是你
了。」
已經在店前面等待的優,拿起托盤上的一個塔滋塔三明
治。
拉開包裝紙,大口地咬著。
【武】
「什麼民主主義,哪有那麼誇張啊……」
【武】
「那只是單純的多數決定吧。」
【優】
「嗯……是啊。」
優邊嚼邊平淡地說著。
【優】
「也就是大多數民意的結果。」
實際上,那只是壓倒性的多數決定。
被任命為早餐的責任委員,不過是幾分鐘前的事情……
我明明就不是候選人。
【武】
「根本就是你們私下的暗盤操作吧?」
【優】
「嗚哇……真失禮耶! 才沒有這樣做啊!」
【優】
「大家一定是單純覺得『所有人裡面,就是倉成看起來
最會做菜了~』,所以才會舉手的吧?」
【武】
「……妳還真會說話啊。」
【優】
「嘿嘿嘿……」
【優】
「吃飽囉~」
【武】
「啊,吃完啦! 真快啊,可是………」
【優】
「所以還要再來一……」
──啪嘶!
我不客氣地打了優準備伸出來的手。
【武】
「我只有按人數做。」
【武】
「還想要的話,自己做……」
【優】
「呀哼……」
【優】
「武哥~哥,再做一個~啦……啾。」
哎……先不理她。
我走向隔壁的『休憩空間』,分配剩下的這四個。
【武】
「喔咿……早餐做好囉。」
邊叫喊著,邊將托盤放在附近的椅子上。
【可兒】
「哇咿哇咿……吃飯吃飯……餓餓囉~」
可兒啪唰啪唰地踩著水跑過來,PIPI在後面跟著追
過來。
【少年】
「開~動!」
不知何時,少年已經來到了我旁邊。
【武】
「咦? 月海跟空呢?」
【少年】
「空回去控制室了。」
【少年】
「她說她『還有事情要調查』……」
【武】
「又是那個啊……」
【可兒】
「月海呢……嗚嗯嗚嗯……不知道去哪裡了。」
【武】
「又是、又是那個啊……」
我看著椅子上的托盤,還剩下三個塔滋塔三明治。
(怎麼辦呢……)
  
還是先去找月海吧。
空的話……隨後再去。
我雙手拿著三明治離開房間。

...........................................
【武】
「喔咿……月海。」
走在通道上叫喚著。
『在~這裡啊~』
雖然我知道她不會回答的……
終於……
通道的盡頭,我看到正在找的那個人。
【武】
「喔……終於找到妳了。」
【武】
「在這裡做什麼?」
寫著『HIMMEL』的門口──
月海什麼也沒做,只是站在門前。
【月海】
「沒有……」
【月海】
「跟你沒關係……」
【武】
「『沒關係』嗎……」
【武】
「呼~嗯……算了……」
【月海】
「你才是,來這裡做什麼?」
【武】
「這個」
我對月海伸出拿著三明治的一隻手。
【月海】
「這是什麼?」
【武】
「早餐」
【月海】
「呼嗯」
【武】
「不吃嗎?」
月海歪著頭看著我手中的三明治,正在思考。
【武】
「不吃的話,就給優了。」
【月海】
「我沒說我不吃……」
月海大剌剌地搶走手上的三明治。
【武】
「太好了,我可是做得很認真啊。」
【武】
「我還在想……要是妳說不要,該怎麼辦──」
我還在說話的當下,月海根本不聽就直接走掉了。
【武】
「喔……喔咿,等等啊!」
我抓著月海的肩膀。
【武】
「不會道謝嗎?」
月海沒有回頭。
面對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無力地揮著。
【月海】
「唉……」
像是忌妒般地嘆一口氣。
【月海】
「別……碰我……」
依舊背對著我,月海輕聲地呢喃著。
我被揮開的手,持續飄蕩在空中。
【月海】
「不要……」
【月海】
「碰我……」
重複相同的話,月海靜靜離開。

.......................................
浸水的通道上──
月海越走越遠的足跡,慢慢地盪開了波紋。
就在這個時候,照亮通道上的燈光忽然開始閃爍。
反射動作地看著天花板。
振耳一聽,從遙遠的某處傳來了類似地底震響的聲音。
【武】
「怎、怎麼了……?」
【武】
「什麼啊……啊,難道……」
地板上停滯的積水盪起波紋。
牆壁、天花板也小幅震動著,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在通道的那一頭,看見月海的背影。
唧茲唧茲地閃爍的照明中,月海回過頭看著我。
像是在傾訴什麼一樣……
黑暗籠罩了整個視界。
震動的聲音也消失無蹤,充滿著一種可怕的寂靜。
只有一點點微弱的緊急照明燈讓人稍稍安穩。
【武】
「……停電? ……停電嗎?」
【武】
「月海!」
我踏濺著水花跑著。
向月海的方向衝去,大叫著。
【武】
「月海! 停電啊! 停電!」
【月海】
「我知道……」
【武】
「怎麼辦?」
【月海】
「為什麼問我……」
【武】
「是喔……對喔……」
【武】
「那麼怎麼辦?」
【月海】
「…………」
【武】
「對了! 先回到大家那裡!」

................................................
穿過附近的入口,來到商店前。
優已經不在那裡。
接著再走進隔壁的房間,這裡也沒人。
環顧四周。
也許是還沒習慣吧,房間的角落根本看不清楚。
【武】
「喔咿! 可兒! 少年! 優!」
回音消失吞沒在黑闇中。
【武】
「去哪裡了?」
忽地,視線停留在椅子上。
被丟在那裡的托盤上還留下一個塔滋塔三明治。
對了,我的另一隻手也有……
說到月海,根本不在意這個緊急時刻,感覺相當悠閒地
吃著我給她的三明治。
【月海】
「喂……」
【武】
「?」
【月海】
「這個……」
她遞給了我什麼東西。
搓揉成圓形的包裝紙。
【月海】
「丟掉吧」
說完,她就離開房間。
(真是的,搞什麼啊……那傢伙……)
我將揉掉的垃圾紙,還有塔滋塔三明治放回托盤,趕緊
追在月海後面。
──控制室前面。
黑闇的那一頭隱約可以看到熟悉的3個人影。
【優】
「啊,倉成!」
【可兒】
「月海!」
囃唰囃唰地踩濺著水,走近他們三人。
【少年】
「嗯? 有看到空嗎?」
我看著月海。
月海用搖頭當回答。
【武】
「沒在控制室嗎?」
【優】
「那裡只是空殼。」
【武】
「真的? 我確認一下……」
我壓了門旁的儀表板,可是按鍵沒有任何動作。
【武】
「喔……怎麼打開啊? 沒電就不能啟動了是嗎?」
【優】
「啊啊,門的下方有個緊急用的開關裝置……」
拉下拉桿,向旁邊拉開門。
門好不容易開啟到人可以通過的寬度。
探頭進到房間。
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少年】
「手電筒要嗎?」
【武】
「喔……好的。」
接過手電筒,按下開關,走進房間裡面。
白色的圓形光圈映在牆上。
左右移動著手電筒,照著室內的各個角落。
電力系統完全沉默了。
像是被遺棄的廢墟一般,這裡感受不到一絲溫暖。
很明白的,這房間空無一人。
【武】
「那麼……該怎麼辦?」
回到大家的隊伍中,我冷靜地說著。
從昨天開始就接連發生的緊急事件……
也許是已經習慣了吧,我們之中沒有任何人慌張。
【優】
「事前什麼都沒說,空就突然走了……」
歪著頭,優喃喃自語。
【武】
「嗯?」
看到她歪著頭,我才忽然發現。
【武】
「優,妳什麼時候換衣服啦?」
【優】
「咦? 啊,這個……?」
優忽然穿著我從未見過的衣服出現。
【優】
「剛剛制服弄到醬汁了……」
【優】
「因為更衣室只放了一件制服,所以就先穿便服了。」
【武】
「呼嗯……是喔……優有帶換洗的衣服啊。」
【武】
「都幾歲的人了,還會弄到醬汁。」
【優】
「呵呵呀……」
優搔搔頭想要敷衍過去。
【武】
「嗯……現在先處理空吧。」
【可兒】
「嗚嗯……首先……」
【可兒】
「大家分頭去找空吧?」
【可兒】
「如果沒有空,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停電……」
【少年】
「是啊,最了解LeMU的就是空了。」
【武】
「嗚嗯……好,那就這麼辦吧。」
【武】
「優跟少年找這個樓層,我跟月海還有可兒找二樓。」
【武】
「OK?」
【優】
「咦? 啊……嗯……」
【少年】
「了解」
【可兒】
「這個那個……PIPI呢?」
【武】
「當然跟可兒一起啊。」
我摸摸PIPI的頭。
【武】
「那麼,搜索開始!」
【PIPI】
「汪!」

......................................................
【武】
「空! 空!」
上到索非亞休德克的我、月海、可兒、PIPI,三人
一狗的組合分散尋找空。
──蛋型浮力電梯的搭乘處。
──醫療室裡面。
──更衣室。
──警備室。
──旋轉海豚。
我甚至還來了位於這一樓層最角落的水母遊覽船。
隨後沿著通道回到醫療室前面。
結果……
【可兒】
「武咚! 武咚……!」
【PIPI】
「汪汪! 汪!」
可兒揮著手電筒打暗號。
那是剛剛搜索前我交給她的。
【武】
「怎麼樣? 找到了嗎?」
可兒揮著手電筒,用燈光畫出一個大型的X印。
【可兒】
「你那裡呢?」
【武】
「不行,這個樓層也許沒有吧?」
【武】
「月海呢?」
【可兒】
「月海喔……剛剛從可兒面前通過了……」
【武】
「通過?」
【可兒】
「往那裡的……『EI搭乘處』方向走去了。」
【武】
「蛋型浮力式電梯吧。」
【可兒】
「嗯……」
【可兒】
「好像啊,帶著一個好~大的行李過去了。」
行李?
月海那傢伙又單獨行動了……
【武】
「去看看」
我跟可兒向隔壁房間移動。
馬上就感覺到有人的存在。
黑鴉鴉的視界前端,可以看到一個人影晃動。
【可兒】
「月海?」
邊問著,可兒將手電筒的燈光移過去。
【月海】
「……嗯,好刺眼。」
舉起手遮著光線的,果然就是月海。
可兒慌張的切掉開關,跑去月海身旁。
我跟PIPI也緊跟在後。
【可兒】
「妳在這裡做什麼?」
【月海】
「咦? 嗯……」
【可兒】
「我又不懂『嗯』~」
【月海】
「…………」
【可兒】
「喂? 妳在做什麼?」
【月海】
「調查」
【可兒】
「什麼?」
【月海】
「這個電梯」
【可兒】
「EI嗎?」
【月海】
「是……」
【可兒】
「要調查電梯,需要那麼多東西嗎?」
可兒指著月海的腳邊。
那裡有個塑膠製的巨大行李箱。
這個行李箱……跟昨天在倉庫看到的,是同一個。
看起來像是工具箱的模樣……
【月海】
「嗚嗚……這個東西是等一下會需要。」
【月海】
「現在只是在觀察電梯的狀況。」
【月海】
「到底能不能動、門可不可以手動開啟……」
月海的話忽然變多了。
對可兒的態度,跟對我的,就有明顯的差別。
也許是月海她無法招架可兒特有的天真單純吧。
【可兒】
「呼~嗯……」
【可兒】
「那麼怎樣了? 電梯能動嗎?」
【月海】
「應該」
說著,月海瞄了我一眼。
【可兒】
「太好了太好了……那搭電梯要做什麼?」
【月海】
「我想下去三樓……」
【可兒】
「三樓? 那就跟平常一樣走緊急階梯不就好了?」
【月海】
「走那個樓梯是到不了的。」
【可兒】
「喔嗯?」
【月海】
「走樓梯不能去發電室。」
【可兒】
「發電室~!?」
對了,昨天優說過了。
LeMU並非由外部供給電力,而是在館內裝置私人發
電裝置。
從海底的熱水噴出孔抽取數百度極高溫的海水,利用熱
度來驅動發電機……
【可兒】
「是喔~為什麼~要去那裡啊?」
【月海】
「因為……很不方便吧? 像這樣都沒有燈光……」
【可兒】
「嗯?」
【月海】
「我要去修理」
【月海】
「我想停電的原因……應該是發電室。」
【可兒】
「啊~原~來如此!」
【可兒】
「所以才需要這個大行李?」
【月海】
「是」
【可兒】
「呼~嗯……是喔是喔……懂了。」
月海終於從可兒的一大堆質問中解脫了。
【月海】
「那麼,該走了……」
【月海】
「武……你要不要跟我來?」
【武】
「咦? 我?」
不自覺地這樣回答她。
因為實在太突然了,我有些驚訝。
而且……這是月海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武】
「我想先問妳一個問題……」
【月海】
「什麼?」
【武】
「剛剛妳說『緊急階梯到不了發電室』?」
【武】
「那是……為什麼?」
【月海】
「還記得昨天看到的LeMU地圖嗎?」
【武】
「地圖? 地圖、地圖啊……」
我輕壓著太陽穴,想從腦袋中抽出一絲記憶的線索。
【月海】
「三樓的地圖上被分成兩個區塊了……」
【月海】
「想起來了嗎?」
【武】
「雖然不太確定……算某個程度上吧……」
【月海】
「在兩個區塊之間有什麼東西?」
【武】
「什麼東西? 誰知道是什麼東西……」
【武】
「嗯……我記得沒有啊。」
【月海】
「是」
【月海】
「也就是說?」
【武】
「兩個區塊是被浸水的區域隔開的……?」
【月海】
「所以呢?」
【武】
「從控制室的這一個區塊,無法直接移動到發電室的另
一個區塊。」
【月海】
「那麼怎麼辦?」
【武】
「啊啊……這樣的話……」
【武】
「只能利用可以下到發電室的2樓區塊──」
【武】
「蛋型浮力式電梯,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方法了。」
【月海】
「要來……幫忙嗎?」
【武】
「可是這樣好嗎? 應該要先問空的意見……」
【武】
「而且,我們並不知道這個停電的原因是不是因為發電
室……」
【月海】
「一定沒用的。」
【武】
「咦?」
【月海】
「想要找到空,根本是沒用的……」
【月海】
「因為停電了……」
【武】
「?」
【月海】
「控制室的電腦也完全不能用。」
【月海】
「就算空在,也無法跟雷米取得聯繫。」
【月海】
「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先去發電室看發電機……對吧
?」
【武】
「嗯……的確是這樣沒錯……」
【月海】
「嗯……怎麼樣?」
【月海】
「要跟我一起去嗎?」
【武】
「…………」
【月海】
「武……」
【月海】
「我……真的……很需要你……」
那一剎那,我的心跳停止了。
『我……真的……很需要你……』
根本沒想到會有這句話出現。
月海直直地看著我。
帶著些許溫度的眼神,讓我有些怯懦。
【月海】
「拜託……」
  
【武】
「我、我知道了……」
【武】
「我陪妳」
我看著月海的眼神。
什麼都不能思考。
月海也對我點點頭。
【可兒】
「嗯? 可兒? 可兒不去嗎?」
【月海】
「是的,因為我要拜託可兒別的任務。」
【可兒】
「別的任務? 是什麼呀?」
【月海】
「我希望妳把剛剛的事情告訴優跟少年。」
【月海】
「也就是我跟武現在要去檢查發電機的事情……」
【可兒】
「什~麼呀,是這個啊……」
【可兒】
「Roger! 了解!」
可兒鏗地踏著地板,做出敬禮的動作。

...................................................
──蛋型浮力電梯『EI』。
『EI』在德文中是指『蛋』的意思。
物如其名,外觀形狀是個蛋形,沿著LeMU裡側的軌
道設置,可以在海中上下移動。
地板下裝置著壓載艙水櫃。
藉由排出(或注入)海水來調節浮力,這個裝置執行浮
出、下潛的動作。
我跟月海一進入電梯,LeMU與電梯主體,將各自的
閉水閘門緊密地關閉。
然後,只要打開與LeMU連接的鎖,『蛋』就會自然
地下沉了。
月海拉下門旁的操作桿。
【武】
「…………」
【月海】
「…………」
【武】
「…………」
【月海】
「…………」
什麼動作都沒發生。
【武】
「怎麼了? 都沒下降。」
【月海】
「好像是這樣」
月海說得淡然,打開攜帶的工具箱。
裡頭有電動式的螺絲起子、油壓式的切斷器、雷射類的
焊接器、以及小型的瓦斯銲槍等等……
一應俱全的工具塞得滿滿的。
【武】
「咦? 要拿工具……修什麼?」
【月海】
「既然它沉不下去……」
【月海】
「我們就只能讓它沉下去了。」
【武】
「……啊???」
【武】
「喂哇! 月、月、月、月海! 真的還假的啊!」
月海拿著點燃的瓦斯銲槍,慢慢起身。
藍色的火炎猛烈地噴出。
【武】
「難、難、難、難道……」
【武】
「開玩笑的吧? 月海……」
月海沒有回答。
只是靜靜微笑著……
銲槍的火炎靠近蛋殼。
【武】
「!!!」
根本來不及阻止。
蛋殼上開了一個好大的洞,隨即開始猛烈地湧出海水。
【武】
「笨蛋! 笨蛋! 笨蛋啊!」
【武】
「到到到到底要做什麼啊,妳!」
【武】
「洞、洞、洞、開了一個洞啦!」
【月海】
「嗯嗯……開了呀。」
月海毫不在意地說。
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地,關掉銲槍的火,收進工具箱
,蓋上蓋子。
海水飄落下,變成細細水霧。
月海舔了舔嘴唇上的水滴。
【武】
「妳的腦袋一定有問題!」
【武】
「不,是慢慢變得有問題吧……因為被關在這種地方啊
!」
【月海】
「呵呵呵……」
月海只是咯咯的笑。
就在這一來一往之間,水持續流進來。
海水累積在蛋的底部──
浸到腳掌、小腿跟部、淹沒了膝蓋、慢慢逼近大腿。
我……
  
我想還是趕快逃命吧。
我不能再跟這個腦袋有問題的女人在一起了。
毫不遲疑,我伸手向閉水閘門的操作桿……
【月海】
「你在做什麼……」
【月海】
「剛剛……是你自己說要陪我的啊……」
月海抓著我的手。
月海溼透的手掌……
柔軟觸感。
月海看著我。
認真、直接的眼神。
【武】
「好、好,算了!」
【武】
「我就陪妳到最後的最後,就算是地底的水中! 陪妳
到底!!」
我鐵了心腸。
然後……
喀嘎! ──隨著大力的晃動,蛋開始動了。
慢慢地慢慢地,開始下潛的『EI』……
看著窗外,藍色視界的那一頭,可以看到LeMU的外
觀。
藍色的濃度越來越重,厚重的鐵製隔牆則是一層一層向
上遠離。
伴隨水壓的上升,水流開始猛烈增加。
潛行速度也越來越快。
已經下潛幾公尺了?
看著海底,卻還沒看到德里克休德克的外觀輪廓。
可是水位已經到胸口邊緣。
浮著……腳尖撐著……
用力踢著地板,抓住天花板的邊緣。
【武】
「喂、喂……」
【武】
「這樣好像有點慘吧?」
月海勉強地笑了。
看起來也有些焦急了。
【武】
「這樣下去會死掉嗎……我們……」
【月海】
「也…也許……」
【武】
「根本不是『也許呀』!」
【武】
「都是因為妳想出這麼有勇無謀的咕嚕咕嚕……」
水面淹過了喉嚨,冰冷的海水竄進口中。
抬著下巴,拼命緊靠著天花板……
【武】
「月海! 月海!」
我大喊著。
視線向旁邊移動,看到月海也相當痛苦。
就在這個時候……
鏗! ──強烈衝擊晃動整個蛋殼。
『到了! 三樓了!』
想要喊出來,卻沒辦法。
已經沒有足夠喊出來的空氣了。
陷入恐懼慌張,月海胡亂地伸手拍腳。
水中……模糊的視界中,我用力抓緊月海的肩膀。
『沒關係,我會想辦法』
我知道月海的氣力,正一點一點從身上消失。
我踏著牆壁,緊抓著閉水閘門的操作桿。
用盡全身的力量想要轉操作桿……
因為浮力,腳無法用力站穩。
單腳勾在扶手上,繼續轉……繼續轉……
水壓壓迫著耳朵。
身體中極度渴望氧氣。
『打開!』
『打開!!』
『打開啊!!!』
雙重門打開了。
隨著水塊,我與月海被拋在地板上。
可是現在不是調整呼吸的時候。
蛋殼的小洞,依然猛烈地噴出海水。
我隨即起身,衝到蛋的閉水閘門。
關起那扇門、上鎖,更將LeMU裡側的門也給封鎖。

......................................................
【武】
「…………」
【月海】
「…………」
【武】
「…………」
【月海】
「…………」
暫時,我無法動彈。
月海也癱軟在地上。
實在沒辦法對月海生氣。
『總之得救了』的安全感,當然是原因之一。
(妳真是亂來……)
(要是真死了……怎麼辦……)
月海低著頭,咳了幾聲。
沒有看我這裡。
也許也在懊悔自己的衝動。
(沒錯,或許……)
(這傢伙根本就忘了要跟別人協調……)
孤立無援的脆弱存在……
需要某個人的幫助……
我發覺,這是我第一次碰觸到她的脆弱。
呆坐在遼闊樓層正中央的月海,就像剛出生的小雛雞一
般,那麼渺小。
通道一片漆黑。
眼前籠罩一片暗闇,感覺到呼吸困難壓迫著我。
我一步一步,確認著腳邊慢慢地走著。
右手拿著大工具箱……肩膀感到無比的沉重。
【武】
「這個樓層也因為昨天進水而積水了?」
我問著走在前方的月海。
【月海】
「然後呢?」
只有一句話……冷淡的回答……
【武】
「妳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月海】
「…………」
【武】
「剛剛不是還一副『小武救我呀~小武救我呀~要溺水
囉~』的樣子啊。」
【月海】
「我沒有這樣說。」
【武】
「可是妳的眼神說了。」
【月海】
「沒有」
【武】
「又來了又來了~還在逞強。」
【月海】
「我沒有逞強」
【月海】
「而且……」
喀。
【武】
「痛死了,別忽然停下來啊。」
【武】
「這麼暗看不出清楚啊。」
【月海】
「重複一次,我沒有對你說過『幫我』之類的任何一句
話。」
月海回過頭來。
黑暗中,不是看得很清楚。
【武】
「雖然妳這麼說,可是如果我不打開門,搞不好現在…
………我們已經溺死在蛋裡面了。」
【月海】
「如果要接受你的幫忙,我還情願死了。」
【武】
「啊,是喔……」
(真是口是心非的傢伙……)
我繞過擋在我面前的月海,再次走在浸水的道路上。
【武】
「那我們來討論看看,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月海】
「哪句話?」
邊反問我,月海追到我的面前。
【武】
「在二樓搭乘『蛋』之前妳說的話。」
【武】
「『我……真的……很需~要你!』」
【武】
「妳眼眶濕潤地懇求我呀……」
【月海】
「嗯,是啊……」
嗚,意料之外的回答……
【月海】
「那又怎麼樣?」
【武】
「什、什麼啊,所以說……妳還是需要我的啊。」
【武】
「妳終於承認啦。」
【月海】
「…………」
月海沉默地走著……
【武】
「也就是說,萬一發生什麼事情,妳也想要一個可以依
賴的人在妳身邊呀。」
【武】
「一個人會很害怕,所以妳才要我來。」
【月海】
「你……」
【月海】
「……是笨蛋吧?」
【武】
「啊?」
【月海】
「還沒有發現嗎?」
【武】
「……?」
【月海】
「那個電梯『EI』是利用中性浮力,基本上是不需要
動力的。」
【月海】
「可是壓載艙水櫃在注水、排水的時候……會需要電力
。」
【月海】
「因為現在停電了──」
【武】
「就不能控制壓載艙的水閘了……這麼簡單的事,我懂
……」
【月海】
「那麼……阿基米德原理,知道吧?」
  
【武】
「不、不知道……」
【武】
「我記得以前在學校學過……不過忘光了。」
【月海】
「『浮力,就是物體在液體中所減輕的重量,等於該物
體所排開的液體重量』。」
【武】
「啊啊,是喔……就是這個啊,原來這就叫做阿基米德
原理?」
【武】
「嗯? 這個跟剛剛說的事情有關係嗎……」
【月海】
「剩下來的……自己不會想嗎?」
出來吧、快出來吧……
一直拉一直拉,答案就是……
【武】
「唉……」
我嘆了一口氣,轉過頭。
交換另外一隻手拿著沉重的工具箱,繼續走著。
走沒有多久,前方的月海向右轉。
我也跟在後面。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