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武視點.5月1日-變異(2)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少年】
「是啊……也許正受困著,一定要幫助他!」
【武】
「等等……少年,冷靜點。」
暫時,我們都專注在變動的數字上。
越看越覺得不安的數字……
終於──
『生物反應:6』
最後完全停下來了。
地圖二樓的光點慢慢移動著。
三樓的五個光點,還在房間沒動。
【空】
「剛剛……應該是偵測的錯誤動作,原因不明……我要
檢查一下。」
【武】
「不過月海在二樓,我們五個人在這裡……」
【武】
「還是不符合這個『6』啊。」
【少年】
「可是……」
【武】
「再去繞繞調查,就會知道了。」
【少年】
「…………」
【優】
「……是啊。」
【武】
「那麼……」
【武】
「大家前進二樓吧……」
無法清楚捕捉真實。
我們一起爬上通往樓上的漫長緊急階梯。
結果三樓完全沒有人。
即使是小路上,也沒有看到誰。
通訊聯繫還沒有連結上線,空告知著。
遊樂設施以及通道上的雷米終端機,只能看到畫面上的
情報,可是無法操作。
原因還是不明。
只得知樓層上連一個漏水的地方都沒有。
抵達二樓──索非亞休德克。
空給了限時30分鐘的自由活動。
可是,還是沒辦法到處逛逛。
只能簡單繞一繞房間,繼續搜尋。
只要空一舉起手,她的眼前就浮現出虛擬影像。
【空】
「這個樓層跟下一層不同,各種偵測裝置的機能正常運
作,比較能確保樓層本身的安全性。」
【空】
「啊……小町的確在這一層……應該是在電梯附近。」
【武】
「妳知道?」
【空】
「是的,我會在警備室持續進行作業,各位的狀況都會
顯示在螢幕上,若是有任何問題,就會廣播通知大家…
………」
【空】
「若是大家有任何問題,也可以隨時呼叫我。」
【優】
「知道了,那就解散吧,30分鐘後在警備室集合。」
【少年】
「了解」
【可兒】
「了~解囉」
【PIPI】
「汪汪」
【武】
「嘿呵呵……了解。」
空關閉虛擬影像視窗,走進通道前頭的房間裡,那裡應
該就是警備室了。
其他人各自在十字路向各個方向散開。
我從口袋拿出PDA,按下按紐。
充電完畢,液晶螢幕的燈光好好地閃著。
首先,確定現在的時間。
在那之後雖然試了好幾次,但還是無法進行通訊與上網

(還是放棄用這個跟外界連絡吧……)
再次將PDA塞進口袋。
還有30分──
嗯……該從哪個房間開始著手呢?
  
..............................................................
來到了遊樂設施空間。
有模擬海豚座騎的旋轉木馬。
不能叫旋轉木馬,應該叫旋轉海豚……
正式名稱應該是『Karussell Delph-
ine旋轉海豚』。
完全沒有人的旋轉海豚上,令人感到些許不舒服的孤寂

一隻隻的海豚看起來好悲傷。
【武】
「喔喔喔啊!?」
旋轉海豚忽然響起節奏輕快的旋律,開始迴轉著。
當然,沒有任何人在坐……
孤寂的感覺忽然消失,轉為劇烈的恐怖感。
【武】
「怎怎怎怎……怎麼會這樣!」
【武】
「小心! 這個遊樂園被下詛咒了!」
【武】
「我不要這樣的故事啊……」
不知從哪裡傳來了哼著鼻音的歌聲。
【優】
「嗯呵呵……嗯呵呵……呼呼呼啊嗯……」
優邊跳邊走過來。
【優】
「咦? 倉成什麼時候來的啊?」
【武】
「妳看起來真開心啊……」
【優】
「你看……因為很好玩呀,好興奮喔……」
【優】
「呼呼嗯……一直都好想坐一次繞繞看呢~」
優指著旋轉海豚。
【武】
「妳啊! 就是妳突然按啟動的喔!」
【武】
「真是嚇死我了!」
【武】
「差點被妳騙了!」
我揮舞著拳頭讓她看看。
雖然這樣似乎有些誇張……
【優】
「倉成為什麼會怕旋轉海豚呀……」
優斜眼輕佻地瞪著我。
【武】
「空無一人的主題樂園,就像恐怖片呀……恐怖片。」
【優】
「真是膽小。」
【武】
「對了,妳竟然浪費貴重的電力!」
【武】
「若是停電了怎麼辦?」
【武】
「我們又不知道LeMU的蓄電量有多少。」
【武】
「『節約省電!』呀……小心妳老闆罵妳。」
【優】
「除了膽小,還愛擔心。」
【武】
「什麼啊……本來就要考慮這個啊……」
【優】
「倉成,你不知道嗎?」
這次我故意裝傻給她看。
【優】
「LeMU並非由外部供給電力。」
【優】
「而是在館內裝置私人發電裝置。」
【優】
「從位於水深119公尺位置的海底熱水噴出孔,嗯…
………也就是溫泉,從那裡抽取熱水使其氣化。」
【優】
「藉由這個蒸氣壓力,還有施設內產生的廢熱氣來啟動
發電,以提供館內必要的電力。」
【優】
「LeMU除了是主題樂園,也是封閉型移動星球的測
試示範設施。」
【優】
「以上……就是新進人員的現學現賣。」
【武】
「啊,是喔……」
【優】
「呀,什麼『是喔』……我可是解說得很詳細耶。」
【武】
「好好……妳做的很好,新來的。」
【優】
「哼嗯……」
【優】
「我可是看到倉成被海豚旋轉嚇一跳,還發出『喔哇喔
!!』的性感叫聲呀。」
【優】
「嗯……該不該跟大家說呢……」
【武】
「請隨便。」
【優】
「…………」
【武】
「…………」
【武】
「不要啦……還是饒了我吧。」
海豚不知不覺停下來了。
一次的旋轉時間約為3分鐘左右,結束之後,裝置設定
就會自動停止,優這麼說。
我們靠著圍著旋轉海豚的柵欄。
【武】
「優是假期才來上班的短期工讀生嗎?」
【優】
「嗯嗯……從4月底開始,在這裡住宿工作,今天是第
四天吧……」
【武】
「嗯……突然發生這種事,妳還真辛苦。」
【優】
「倉成是第幾次來LeMU?」
【武】
「第一次」
【優】
「啊哈哈……我還多你三天喲。」
優大笑著。
可是,她還真能笑,這種開朗跟樂觀值得尊敬。
【武】
「妳真是厲害……明明現在的情況就很沮喪。」
【優】
「才不是這樣,如果照你的說的,難不成沉悶一點會比
較好?」
【武】
「還是笑笑的比較好。」
【優】
「對了對了,就是這樣啊……」
又笑了。
我也努力笑著。
【優】
「呼啊……」
優伸著大大的懶腰。
然後,抱著膝蓋原地蹲下。
我也模仿她彎下腰來。
【優】
「其實……」
【優】
「是因為我覺得爸爸也許在這裡,所以我才來的。」
【武】
「爸爸?」
【優】
「其實……我爸爸曾經在LeMU的開發部門工作過。

【武】
「開發?」
【優】
「啊啊,嗯嗚……電腦程式吧,就是空所使用的虛擬影
像、雷米的終端機、管理系統……」
【優】
「我知道得不是很詳細,好像就是做這些東西吧,在這
裡蓋好之前──是跟建設LeMU的工程有關。」
【優】
「當然,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優】
「他是身為開發計畫的成員之一而加入開發行列。」
【武】
「嘿……是喔……」
【優】
「可是爸爸──」
【優】
「爸爸……有一天突然不見了……」
【武】
「……咦!?」
【優】
「行蹤不明……」
【武】
「什、什麼時候!?」
【優】
「這個……」
【優】
「自從我懂事之後,他就不見了……」
【優】
「在我一歲的時候……也就是距今17年前的事情了。

【武】
「17年前……」
【武】
「那優還記得……妳父親的事情嗎?」
【優】
「嗚嗯……」
【優】
「只在照片或影片裡看過……」
【優】
「我自己完全沒有任何記憶……」
【優】
「現在我說的這些事,也都是媽媽跟我說的……」
【武】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會行蹤不明?」
【優】
「要是我知道的話,就不會來這裡了。」
【優】
「我僅有的線索就在這裡了……」
【優】
「有人最後目擊到爸爸身影的,就在這個LeMU裡。

【優】
「只要來這裡,或許能夠找到一些有關爸爸的線索……
我…是這麼想的………」
優雙手加重力氣抱緊膝蓋。
【優】
「媽媽好像已經認為爸爸死了……」
『死』……
這個字,重重打在我的胸口上。
【優】
「可是、可是?」
【優】
「我……相信爸爸他……」
【優】
「爸爸一定還活著!」
【優】
「一定是的!?」
【優】
「爸爸只是不知去向……又沒有發現他的遺體……」
【優】
「最近做好的遊樂設施,好像就是採用爸爸的新程式。

【優】
「這個館內的某處,一定有爸爸在這裡工作過的線索。

【優】
「唉……算了──」
【優】
「這個樂園已經沉在海底了。」
【武】
「…………」
【優】
「…………」
然後……一片沉默。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想找些話來說,卻什麼也找不到。
【優】
「……嗯」
優忽然站起來。
【優】
「嗚嗯……這時候應該來點背景音樂囉~」
【優】
「來點愉快輕鬆的音樂吧……鼕鼕咚啦。」
【優】
「啊……海豚轉啊……」
【優】
「倉成,應該要繼續去巡邏了吧?」
說完走掉了。
【武】
「啊,優……?」
海豚又開始迴轉。
優沒有回來。
看來……她從旋轉海豚裡側的通道走掉了。
(……我也該走了……)
海豚目送著我,離開了房間。

             <無異狀>
.............................................. 

通道緊鄰的休憩空間裡,有個販賣紀念品的商店。
掛著一個象徵LeMU的招牌看板。
這裡就是我揭穿少年玩偶裝的地方。
那個……叫什麼妙妙的狸猴玩偶裝……
商店裡的鑰匙圈、3D影像墜子、海產品等等,都印有
狸猴的玩偶模樣。
那隻狸猴後來怎麼樣了,我也不太清楚。
……少年就坐在旁邊的長椅上。
什麼也沒在看,但視線卻集中在單一方向。
只是征征地看著地面。
本來我想說那裡是不是有洞,但其實根本沒有。
而且把手壓在太陽穴。
【武】
「頭痛啊……少年?」
【少年】
「啊……」
【武】
「怎麼了? 怎麼坐在這裡……發現什麼了嗎?」
【武】
「難道想起了什麼事情?」
【少年】
「咦? 嗯……」
【少年】
「你……是誰?」
【武】
「剛剛不是說過了嗎,自我介紹過啦? 武,倉成武。

【少年】
「啊啊,嗯嗚……武、武啊?」
【少年】
「這裡……嗯……這裡是……」
【少年】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武】
「唉……唉呀唉呀……」
記憶障礙的傢伙。
少年甚至連剛剛說過的事情都不記得。
一個又一個、零零碎碎的片段也忘了。
【武】
「這裡是海洋主題公園LeMU。」
【武】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們被困在這裡了。」
【少年】
「LeMU?」
【少年】
「被困在這裡,是指什麼?」
【武】
「這個嘛……這連我都不想知道。」
【少年】
「嗯……」
【少年】
「那個……你是?」
【武】
「倉成武」
【少年】
「倉成武?」
【武】
「武,是武士道的那個武字,不是式喔……」
【少年】
「嗯嗯……」
【武】
「把它記下來可能會比較好,我的名字、大家的名字、
還有這個地方的名字。」
【少年】
「記下來,啊,是啊……這樣做可能比較好……」
【武】
「你應該知道『記下來』的意思吧,是指用紙筆寫下來
喔……吃飯的時候也是,還有──」
【武】
「如果真的想起來了,你自己的名字也要寫下來。」
我將從商店裡偷拿到的筆記跟筆遞給少年。
【少年】
「謝謝」
【少年】
「嗯? 對了,今年是幾年?」
【武】
「你連這個都忘了?」
【少年】
「嗯……」
【武】
「今年是西元20……」
【武】
「……嗯呃……幾年啊。」
我在口袋裡翻著。
PDA的裡側塞著已經皺掉的半張入場卷。
【武】
「啊啊,對對……2017年啊! 你看,記下記下!
 寫下來!」
【少年】
「知道了,2017年……嗯……」
他很老實地寫下來。
看來還沒忘記寫字。
【武】
「這個……為什麼要知道幾年?」
【少年】
「嗚嗯……有點事情。」
【武】
「有點事情?」
【少年】
「我想……如果知道年份,也許會記起出生年月日。」
【武】
「是啊,這麼說來……你連自己的年紀都不記得?」
【少年】
「嗯……」
【武】
「看起來呢……應該是虛歲42歲吧?」
【少年】
「──咦!?」
少年吃驚地按著自己的臉。
【武】
「哈哈哈……開玩笑的、開玩笑! 怎麼可能啊……」
【武】
「大概是14、5歲左右吧。」
【武】
「如果是18歲,就真的是娃娃臉了。」
【武】
「啊! 難道你連自己的長相怎麼樣,都不記得了?」
【少年】
「……臉?」
【武】
「擔心的話,就看著鏡子畫一張自己的自畫像吧……」
【少年】
「啊,啊啊,嗯……就這麼做……」
(真是的……唉呀唉呀……)
可是,少年的徬徨表情已經慢慢消退,這比什麼都重要

【武】
「嗯……我也該走了,時間到了的話,你也要來警備室
喔。」
【少年】
「啊,警備室? 在哪裡? 嗯嗚……這裡是哪裡?」
【少年】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武】
「啊,我明白我明白,別太勉強,如果你沒有來,我會
來找你的。」
【少年】
「嗯……拜託你了……武。」
【武】
「喔? 你記住啦。」
【少年】
「武是吧? 你的名字……」
少年將剛剛才寫下來的我的名字,拿給我看。
那裡端正地寫著『式』這個字。

   说<吉祥物紀念品商店 無異狀>
  
...................................................
空說她在警備室執行工作……
可是她到底在做什麼,我有些在意。
而且,她從剛剛就一個人獨自執行這麼複雜繁瑣的工作

跟來回巡邏的消耗體力比起來,這又是另外一種的疲憊
,算是消耗精神。
邊這麼想著,我敲了警備室的門。
叩叩。
【武】
「喂,空在嗎?」
【武】
「敲這麼厚的門,不知道裡頭能不能聽見……」
在門旁的儀表板,我按下通話鍵。
可是空沒有回應。
【武】
「不在嗎?」
因為門沒有上鎖,一按下開啟鍵,門隨即打開。
警備室很狹窄。
而且髒亂。
正面的牆壁上排滿了監視螢幕,每個螢幕都因為香菸的
煙薰,沾滿污垢變得灰黑。
菸灰缸上堆滿了如山的煙蒂。
有些諷刺地,貼了一張大大的『禁菸』標誌。
我想起大學裡那個悶滯的房間(建築史為25年),有
些想笑。
可是,邊忍著笑意邊環顧四週,沒有空的身影。
【武】
「空?」
【武】
「喔咿……空去哪裡啦?」
【武】
「我以為妳應該不會到處亂跑的啊……」
我又往室內踏進一步。
【空】
「啊呀!!」
【武】
「哇!!」
牆壁上的螢幕同時打開、關閉。
【空】
「倉、倉成……什麼時候來的?」
不知為何,聲音從桌子的陰影那裡傳來。
已經是死角了,並沒有看到空的樣子。
【武】
「我想說空在這裡……可能一直很忙,也許很疲憊了,
所以來看看。」
【武】
「妳在那裡做什麼啊?」
邊說,我邊走進桌子陰影處。
【空】
「啊啊,不行……倉成! 別過來……」
【武】
「咦?」
【空】
「現在我不太方便……」
沒有看到她的臉跟身體,可是聲音聽來很不好意思。
【空】
「可以的話……那個,先暫時在門外等我一下好嗎?」
有些難以啟齒地說著。
【武】
「嗚啊! 難道妳正在換衣服?」
【武】
「抱歉、抱歉……」
【空】
「啊,不是、不是那樣的,嗯……不過算是類似……倉
成需要換衣服嗎?」
【空】
「如果你願意穿工作人員的制服……更衣室在這個房間
的最裡頭,彎過通道的轉角就可以了。」
【武】
「不,我不用了,反正我已經習慣這樣了。」
【空】
「是嗎……」
【空】
「不好意思,我還在執行作業中,想要專心……因為必
須在預定時間之前完成。」
【武】
「啊,不好意思打擾妳了,我再去外面繞繞,等會再來
。」
【武】
「加油吧……麻煩妳了。」
【空】
「好的,謝謝……」
即使這樣一來一往的對話間,我還是沒看到空的樣子。
我對空的方向輕輕揮手,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到,走向出
口。
【武】
「嗯……別太勉強自己,對身體不好喔,有時候也該休
息一下。」
我沒有轉過頭說著。
【空】
「嗯嗯……別擔心。」
【空】
「工作很有趣,我只要心血來潮,一直……不睡覺都沒
關係。」
(一直不睡覺都沒關係,唉呀唉呀……)
空話裡的意思我不懂。
不過,應該是說那個吧……
就是很熱衷的意思吧。
系統工程師這種人,像這樣奇怪的人也許很多吧,我擅
自這樣解讀著。

        说<警備室 無異狀>
........................................................
從口袋拿出PDA確認時間。
距離空說的集合時間還有17分鍾。
接下來去哪裡呢。
  
......................................................
一個沒有掛上看板的門。
總覺得想要進去看看。
看來這裡是倉庫。
FRP(強化塑膠)製的箱子,堆積如山。
還有許多必須用手推車才能搬運的大箱子,或是勉強可
以抱起的細長箱子等等。
上頭寫了很多記號跟文字,可是我不懂它的意思。
還有好幾個周圍為活性碳製的圓形膠囊,以及類似鐵桶
的東西。
裡頭是什麼呢……
嗯……不用調查這麼仔細吧。
從哪裡傳來咻咻的聲音。
沿著聲音過去,原來是一個懸掛式的空調,雖然狀況不
算好,不過機能還算是完整。
房間的天花板上裝置著有軌道的吊車。
還吊著一個箱子,看來是作業途中忽然停下來。
一定是連整理都來不及。
大家就直接一哄而散的樣子……
【武】
「喔咿……有人在嗎?」
還是呼叫看看,或許會人有在。
【武】
「…………」
【武】
「嗯……這種地方應該沒有人吧……」
即使沒有人回應,我也不會覺得訝異。

          <倉庫 無異狀>
................................................... 
從通道走到下一個轉彎,向左轉。
走進最裡面的門,那個門還是打不開。
(咦呀?)
這裡是哪裡。
明明是要去電梯間的啊,搞錯了吧。
看板上寫著『Qualle』。
Qualle是什麼?
因為剛剛讀過導覽手冊,所以我知道這裡是模仿水母的
真空管式遊覽船的搭乘處。
反正現在沒事……
確定地板與牆壁上沒有大裂縫損傷之後,我走出房間。
電梯就在水母遊覽船的隔壁。
【武】
「啊……」
月海不出聲地站在那裡。
就站在電梯門的正前方,嚴肅的表情看著。
【武】
「在這裡啊……」
【月海】
「…………」
月海雖然發現我的存在,卻沒有說話。
視線還是在電梯門上。
【武】
「此處電梯無法通往地面。」
我唸著旁邊的看板說明。
【武】
「通往浮島──因塞爾‧奴爾島,請利用樓層中央廣場
的電梯。」
【月海】
「…………」
【武】
「喂,月海,妳一直站在這裡,電梯也不會來吧?」
【月海】
「這我當然知道。」
月海終於回答了。
【月海】
「剛剛我就看到了。」
【武】
「看到了? 看到什麼?」
【月海】
「電梯」
話還沒說完,月海將手放上緊閉著的電梯門上,用力拉
開。
門壞掉了吧,半開著停住了。
月海探進頭,看看電梯裡面。
【月海】
「你看,電梯箱還在那裡。」
我有些惶恐地小心翼翼探視。
【武】
「啊啊……我們搭乘的那個呀。」
【月海】
「還是停在我們當時脫困的地方。」
在深底的箱子。
電梯箱停在下一個樓層──約20公尺以下的地方。
雖然我知道各個樓層的距離間隔很大,可是沒想到有這
麼遠。
【武】
「嗚哇!!」
月海突然從後面輕推我的肩膀。
【武】
「別推啊……掉下去怎麼辦?」
【月海】
「掉下去的話……會死掉吧,應該……」
月海冷淡的說。
【武】
「真是的……為什麼要這樣嚇我啦?」
【月海】
「因為你膽小。」
月海用力拉著門,關閉在原本的位置。
我試著呼叫電梯,喀喳喀喳地壓著按鍵。
沒有反應,指示燈也沒亮。
【武】
「電力沒通的樣子。」
【月海】
「嗯……而且這個電梯的鋼線也歪了,即使通電,也可
能不會動吧。」
【月海】
「是的,這個電梯不能動了……」
【月海】
「…………」
月海隨後不再說話。
一片沉默。
月海真的什麼都不想說。
除了必要的事情……
她在防備著我嗎?
為什麼呢……
想知道。
【武】
「喂,發生什麼事了嗎? 跟我說吧?」
【月海】
「跟你沒關係。」
雖然是這樣沒錯。
沒關係……
關係……
【武】
「妳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月海】
「你在說什麼……什麼?」
【武】
「有關這個意外。」
【武】
「這個意外,譬如……跟那個──」
【武】
「這跟妳一直保沉默,到底有什麼關係?」
【月海】
「意外? 這可不是什麼意外事故……」
【月海】
「是事件」
【武】
「為什麼這樣想?」
【月海】
「呀……你不驚訝啊……」
月海的表情有些意外。
【月海】
「你也感覺到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武】
「嗯……算吧。」
【武】
「總覺得狀況有點太誇張了……」
【月海】
「…………」
【武】
「目前的對外聯絡、脫困途徑,都是被中斷的狀態。」
【武】
「可是除了這個,妳看……像電燈還是亮著、還有空氣
呼吸。」
【武】
「簡直就像……是有人刻意把我們關在這裡一樣……」
【月海】
「呼……真是看不出來,沒想到你還真想到這些事情了
。」
月海只有嘴角抽動著。
那是個挑撥的笑意。
【武】
「看不出來是什麼意思?」
【月海】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月海】
「你呀……腦筋真是差。」
(哼呀啊啊啊!?)
(竟、竟然……!!)
現在就要發作嗎!? 給她一拳好啦?
這麼想著。
可是,如果這樣做的話,我就真的是笨蛋了……
【月海】
「這是迷宮」
月海的表情恢復了。
【月海】
「你一定走不出去。」
【月海】
「不,不只是你……其他的四個人也是,全部都是。」
【月海】
「大家都一樣。」
【武】
「咦?」
【武】
「那月海呢?」
【月海】
「我……」
【月海】
「是啊,死在這裡也無所謂。」
【月海】
「那樣也不錯呢。」
月海抬頭看著天。
無機材質的建築材料覆蓋了整個天。
總覺得要崩壓下來一樣……
她還呼地笑著。
然後丟下了我,消失在通道的那一端。

说<水母遊覽船『Qualle』無異狀>

     说<一般用電梯 無法使用>

..........................................................  
『Rettungs station』醫療室。
來到醫療室門前。
這裡雖然是主題樂園,卻是位於深海中的特殊施設。
LeMU有著與外界不同氣壓的混合氣體,隨個人體質
的不同,可能會有人感到不舒服……
所以這個房間才會設計得比其他來得更顯眼,我猜想著

打開大型的滑軌門,讓人驚呼讚嘆的設備佈滿環境,隨
即映入眼簾。
據說LeMU的贊助公司好像是大型的製藥公司,也許
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吧。
潔淨明亮的房間,幾乎令人感到刺眼。
普通病床二張,還有一張像是手術台。
在那裡,裝置了一台大型的機器。
寫著『L-MRI』(振幅光波磁氣共鳴影像診斷裝置
)。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應該算是一種掃描裝置吧。
鑲嵌在牆壁的廚櫃裡,放著很多藥品與醫療器具。
若是館內突然有病痛或受傷者無法立即送到外頭的話,
就可以在此先做緊急處理。
【??】
「嗚嗯……是啊,一定出不去了。」
(!?)
雖然我應該要嚇壞了才對,可是……我只是輕輕震了一
下身體。
誰的身體?
是誰在說話。
【??】
「大家?」
【??】
「會來……救援吧?」
可兒的聲音呀……
可是我不知道跟她說話的對象是誰。
在哪裡?
【可兒】
「可是……一定沒辦法的……」
【可兒】
「已經……出不去了……」
她在說什麼……?
難道可兒發生什麼事了……
我慎重地走進房間裡頭。
我發現地板上有個挖空的四角形空間。
探頭窺視。
底下有個小型的電梯艙箱停著。
醫療室的正下方似乎還有一個房間,聲音就從那裡傳出
來。
我按下按鍵呼叫電梯,跳了進去。
電梯悄悄無聲地下降。
到了下一樓層。
我看到房間的艙口開啟了些許縫隙。
【可兒】
「騙人……」
【可兒】
「因為……因為……」
我慢慢走近,拉開門。
【武】
「妳在跟誰說話?」
跳起來似地,可兒轉過頭來。
她坐在床邊,沒有什麼特別的異狀……
【可兒】
「啊,武咚……」
【武】
「武咚?」
【可兒】
「是,武咚!」
【武】
「什麼?」
【可兒】
「咚咚武咚、咚咚武咚……」
【武】
「……安產祈願,砰砰叩砰……」
【可兒】
「啊,你也懂耶……」
【武】
「我當然也知道『喵貓音頭17』呀。」
【武】
「可是……不是咚咚武咚,應該是砰叩砰吧?」
【可兒】
「嗯……是啊。」
【可兒】
「可是不對啊~」
【武】
「……啊?」
【可兒】
「可兒……」
可兒指著自己說著。
【可兒】
「武咚」
指著我。
【可兒】
「還有PIPI!」
【PIPI】
「汪!」
她讓我看看床底下的小狗。
【可兒】
「多多指教」
【武】
「喔……多多指教!」
【武】
「……可是,不是自我介紹過了……」
跟可兒一起回到上層的房間。
【武】
「那個『武咚』是在叫我嗎?」
【可兒】
「嗯」
【PIPI】
「汪」
【武】
「好,我知道了……OK?」
【武】
「那麼可兒在跟誰說話?」
【可兒】
「嗚嗯……?」
【武】
「剛剛還有誰在那個房間?」
【可兒】
「嗚嗚……沒有啊。」
【可兒】
「我跟PIPI在玩呀~」
【可兒】
「咚咚武咚咚武咚……武咚咚。」
唉……算了……
不覺得可兒在說謊。
這裡應該沒有其他人。

        说<醫療室 無異狀>
..................................................
【武】
「這個嘛……」
從口袋拿出PDA確認時間。
【武】
「哇,糟了!」
雖然只有2分鐘,可是還是遲到了。
小跑步地朝向警備室。
可兒與PIPI緊跟在後。
跟我一起滑進了門。
【優】
「倉成,真慢啊!」
狹窄的入口處,優大剌剌地站在那裡。
少年也站在旁邊。
【少年】
「呀,原來我還比較早……」
【武】
「抱歉……不好意思,遲到了。」
【優】
「倉成,團體行動……遵守時間是基本規定,知道嗎?

【武】
「別這麼生氣,才2分鐘啊……」
【優】
「嗯,也許就因為你那個2分鐘,而導致不幸的事情啊
。」
【可兒】
「可兒也遲到了。」
【優】
「啊,可兒……妳是不是迷路啦? 有沒有遇到危險?
沒事吧?」
【可兒】
「嗯,沒事的,我直接走過來的。」
【優】
「喔喔……太好了太好了。」
【武】
「……為什麼我的待遇就差這麼多啊……?」

...................................................
【空】
「嗯嗯……大家都平安集合了,這樣就好了。」
空從雷米那裡探出頭來微笑著,向這裡走過來。
【武】
「是呀,大家都在呢……」
【武】
「咦? 月海呢?」
【月海】
「也在啊……」
月海背靠在置物櫃裡頭的牆壁。
【月海】
「我想知道調查到什麼了,怎麼樣?」
【空】
「啊,是的,那個……請容我跟大家說明。」
【空】
「首先從已確認事項……」
我們耐心聽著有關LeMU構造的解說。
【空】
「LeMU在水面下擁有三層樓。」
【空】
「艾魯斯德里克、索非亞休德克、德里克休德克……」
【空】
「各區域的間隔為17公尺,只要下降一個樓層,就深
入海底17公尺。」
【空】
「一連三層──到了德里克休德克,則是沉在水深51
公尺的位置了。」
【空】
「德里克休德克的外部,充滿約5氣壓的水壓加上1大
氣壓,合計約有6氣壓的海水。」
【空】
「假設突然從德里克休德克衝出海中的話──」
【空】
「肺會被壓縮為原本的六分之一,肺容積的六分之五則
會被海水侵入肺部,只要在數分鐘之內就會沒命。」
【武】
「啊,有問題。」
【空】
「請說………」
【武】
「據說有人能直接潛到30公尺左右? 那這麼一點的
水壓,就不能忍耐嗎?」
【空】
「目前自由潛水的世界記錄保持為150公尺。」
【空】
「帶著氧氣筒,按照安全程序一步一步執行的話,不管
是誰都能潛到35公尺左右吧。」
【空】
「不過這個時候,必須運用高壓的氣體將空氣送入肺部
。」
【空】
「直接潛水的方式,是利用閉氣不靠任何輔助工具,一
般人約20公尺就是極限了。」
【武】
「呼嗯……是喔。」
【空】
「不過,這樣的狀況下,還有一件重要的事。」
【空】
「假設能夠忍耐5氣壓的水壓……」
【空】
「倉成,你能夠一口氣往上游到51公尺的海平面嗎?

【武】
「嗚哇……妳小看我啦?」
【武】
「別看我這樣,高中的時候,我可是游過1公里的長距
離游泳呢。」
【空】
「那個可是在水面上吧?」
【空】
「水平的51m,跟垂直的51m,是完全不一樣的。

【空】
「高度的51m。」
【空】
「就等於一口氣游到15層樓高的屋頂。」
  
游到15層樓高……?
這沒辦法了吧。
索非亞休德克就在水面下34公尺,相當於10層樓高
的建築物。
還是一樣難以游到。
而且,又該如何從LeMU出去呢……
【武】
「原來如此……的確只有毅力是不夠的。」
我點頭。
【月海】
「在黑暗的海中前進,可以說是自殺行為囉?」
【空】
「是的」
【空】
「各位,我還要跟大家說明一件事……」
【空】
「有關LeMU與外界聯繫的通訊系統,從剛剛就進行
測試試著恢復。」
【空】
「全部的纜線通訊、電波通訊、網路連結的機能,都因
為物理性的斷線或施設浸水,而故障不能使用。」
【空】
「進一步的恢復……看來已經不可能了。」
【空】
「音波通訊機也因為館外的發信機破損,已經不可能使
用。」
【空】
「也就是無法發射SOS訊號。」
【空】
「報告完畢……」

.....................................................
後來又經過了2個小時。
還是沒有救援。
如果浮島上有人能來這裡隨便看一眼就好了……
也許我實在太天真了,1樓已經完全浸水,防水隔牆也
已經降下,誰都沒有辦法走過來了。
那麼從水中……這又更不可能了。
因為受到LeMU浸水的影響,周圍的海流已經混亂。
潛水員或潛水艇,根本沒有這麼容易接近水艇……
走出充滿菸臭味的警備室,我們集合在紀念品商店前面

【可兒】
「啊噗噗」
【PIPI】
「呼啊呼啊」
【PIPI】
「摩呀摩呀」
【武】
「……噗噗。」
【武】
「什、什麼啊……哈哈哈哈哈哈。」
【可兒】
「哇哈,又是PIPI贏了。」
【PIPI】
「汪」
一共算來是第34回合,我 VS PIPI的大戰結
束了。
我34敗。
根本就是一面倒的比賽。
【武】
「什麼嘛……PIPI根本就不可能會輸啊。」
【可兒】
「啊,找藉口。」
【武】
「因為PIPI的鬼臉都是可兒在捏的,那麼可怕的捏
法,我怎麼可能會……」
【可兒】
「沒辦法啊……PIPI自己又不會做鬼臉。」
【PIPI】
「汪」
【武】
「而且,我又不知道狗會笑出來的弱點在哪裡,實在太
不公平了。」
【可兒】
「那個啊……只能習慣囉。」
是習慣問題嗎。
【可兒】
「真的有啊……PIPI在高興的時候真的會笑呢。」
【PIPI】
「汪汪」
【武】
「唉……我投降了,少年換你吧。」
【少年】
「咦? 我?」
【武】
「啊啊,拜託了……我要當裁判。」
少年正在跟優說話的樣子,懶洋洋地走了過來。
【可兒】
「好,一決勝負吧!!」
【少年】
「請手下留情。」
【空】
「啊,在玩什麼呀? 很有趣喔……」
空充滿興致地走過來。
【武】
「人狗的鬼臉大對決。」
【空】
「唉呀,這可真不得了啊……」
空用手掩著嘴巴微笑著。
【武】
「是真的很不得了,PIPI……簡直出神入化了。」
我發抖著。
【武】
「嗯,那麼第1回合,冠軍PIPI VS 挑戰者少
年的臉部大決鬥……」
【武】
「呃……預計準備開始的前……」
【可兒】
「咦? 快點啦……」
【武】
「不是啦,接下來要怎麼稱呼少年呢……要一直稱呼少
年為『少年』嗎? 嗯……少年?」
【少年】
「可是我……」
【可兒】
「叫『小少』如何?」
【少年】
「啊,啊啊,嗯……好啊。」
【可兒】
「小少、小少、小少呀……」
【武】
「小少,嗯……我們也這樣叫嗎? 比起這個,沒有更
平常一點的名字嗎……譬如……」
【武】
「權兵衛(日文意指無名小卒)如何?」
【武】
「方便的名字就好了,沒有名字的權兵衛不錯啊。」
【空】
「『因為方便稱呼所以叫權兵衛』這句話,不會對不起
全國上下叫權兵衛的人嗎?」
【武】
「只是假名,方便就好了啊……」
【空】
「倉成,你不是說要找一個比『小少』更平常一點的名
字嗎?」
【可兒】
「那個……可兒也想要再取一個!」
【可兒】
「小少的別名──」
【可兒】
「巴布羅。鐵托。荷西。法蘭西斯可之巴烏拉。夫亞。
聶包布舍羅。馬莉亞之。羅司。勒梅特羅斯──」
【可兒】
「西伯利亞。可里斯賓。克力沙賓亞羅之。洛山地斯脈
。托利尼塔多。路易斯。依。畢卡索!」
【武】
「太~~~長了吧!! 比田中優美清春香菜還要長啊
!」
【優】
「拜託……倉成武! 別突然叫我的本名啦……」
優在另一頭的商店聽到後,氣沖沖地走過來。
【武】
「啊啊! 真是的! 麻煩死啦!」
【武】
「根據他之前穿布偶裝的樣子,將汝命名為『狸吉浦太
郎』!」
【少年】
「…………」
【空】
「真是亂來呀,倉成……」
【PIPI】
「汪」
【空】
「這樣的話……我也來想一個,那個……忘憶人怎麼樣
?」
【武】
「為什麼要叫忘憶人?」
【優】
「『忘記記憶的人』的省略吧?」
【武】
「真是不吉利呀。」
【空】
「不好意思,太直接了……」
【月海】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月海插入話題。
【月海】
「如果真的選了一個適當的好名字,要是他想起本名的
話,不是會造成很多困擾嗎?」
【月海】
「既然是少年……」
【月海】
「就叫『少年』吧。」
話題結束。

...................................................
室內的照明忽然消失,又忽然點亮。
沉重的金屬迴響聲音……
同時,感受到些許震動。
【武】
「怎麼了?」
【月海】
「剛剛的晃動是從底下傳上來的……」
【優】
「底下? ……下面的樓層發生什麼事了?」
【空】
「我調查一下。」
說著,空在空中揮起手。
【空】
「啊……!」
就在這個時候,強烈的左右搖晃震動著樓層。
原本出現的虛擬影像消失了。
【優】
「空!」
【空】
「沒問題……監視器恢復,樓層掃描開始……」
【空】
「德里克休德克第6區塊,材料放置場附近開始進水了
。」
【武】
「開始進水!? 剛剛巡邏的時候,那個徵兆是──」
叩隆隆隆……
隨著劇烈的搖晃,傳來鐵片的扭曲聲音。
腦中浮現就像在舊電影裡看到的,豪華客船沉沒的景象

【空】
「區塊連結部破損。」
【空】
「進水場所擴散至複數個區塊。」
【月海】
「喂……」
【月海】
「要不要先抓緊什麼東西會比較好?」
【優】
「嗯嗯……是啊,大家快抓住什麼東西固定住身體!」
【武】
「知、知道了……」
伸手抓住附近的支柱。
可兒抱著PIPI原地蹲下。
大家摒氣凝神。
叩隆隆隆……
叩叩叩。
咚!!
一個巨大的波浪震動擾亂了全部。
樓層整體──不,LeMU整體都在晃動。
身體好像會突然被彈到天花板一樣,又或者是被壓在地
板上。
眼前的紀念品商店也在搖晃。
咚喀嘎噹! 陳列的器皿碎裂一地……
喀拉喀拉、叩隆叩隆,堆排的罐子散落四處……
嗶啵嗶啵地傳來一陣奇妙的響聲,原來是壓了肚子就會
鳴叫的布偶滾落著。
我們只能死命苦撐著。
只能忍耐。
大家什麼都沒說。
只聽到唧咿唧咿的鐵片扭曲聲。
叩叩叩隆。
叩叩叩隆……
終於……聲音越來越遠。
振動慢慢收縮著。
空告知大家第2次浸水結束了。
我們還是保持著警戒走向樓下。
慎重地走在濕滑的樓梯間。
每向下走一步,海水的滋味就越來越強烈。
抵達了三樓──德里克休德克。
通道上,水淹至我的小腿腳踝邊緣……
水深約為15公分。
【優】
「不能完全排水嗎?」
【空】
「應該是不行。」
【空】
「大的浸水場所已經被隔牆阻斷,可是這個區塊還是有
些細小的裂縫,現在正在漏水。」
【空】
「排水幫浦雖然已經開啟,可是這種情況下想要降下水
位,恐怕──」
【武】
「把原本的大洞塞住也不行嗎?」
【優】
「可是浸水源頭的區塊已經被隔牆封閉了,想要去修理
也不行……」
【空】
「嗯嗯……是的……」
進入中央控制室。
空操作著雷米的系統,確認損害狀況。
【空】
「實在是……真的……很抱歉。」
【空】
「明明就有2次浸水的危險,我卻沒有事先告訴大家。

空邊操作著按鍵,邊愧疚地低下頭來。
  
【武】
「誰都會犯錯的啊。」
【武】
「嗯……也許我們在剛剛的巡邏中,也沒有好好注意出
事的徵兆……很難說這到底要誰來負責任。」
【武】
「可是現在大家都沒事就好了。」
【空】
「抱歉……」
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空回答著。
【空】
「抱歉,倉成……謝謝你這麼諒解。」
【武】
「沒有啦……」
我搔搔鼻頭。
終於……打鍵盤的手停下了。
空回頭,站了起來。
【空】
「明白狀況了,接下來要告訴大家。」
【空】
「大家請不要驚慌,也不要沮喪……」
【優】
「空,聽到妳這樣說,我反而更擔心了啦……」
【空】
「啊啊,抱歉……」
【優】
「嗯……我想我有自信不會吃驚了。」
【空】
「是嗎? 那麼──」
也許大家早已感覺麻木了也說不定。
【空】
「針對剛剛的第二次進水,我簡單地說明原因……」
【空】
「第一次進水時沒有受到損害的幾個區塊,由於強制換
氣造成急劇的減壓狀態,而因此可以與浸水區塊相互隔
離。」
【空】
「可是,進水區塊無法承受內部積水的重量,所以產生
傾斜,造成與之相連的區塊介面發生龜裂。」
【空】
「因為館內外的壓力差,造成細小的龜裂就像是幫浦一
樣吸收著周圍的海水──」
【空】
「因此才使得原本多處安全的區塊,在短時間內一口氣
浸水……」
【空】
「這就是現在德里克休德克的現狀。」
【空】
「亮著燈光的是這個中央控制室,然後──」
【空】
「這裡是索非亞休德克的現況。」
【少年】
「…………」
【月海】
「…………」
【武】
「真的嗎?」
【優】
「大約一半的LeMU都泡在水裡了。」
【空】
「德里克休德克沒有浸水的區塊只剩下三個場所。」
【空】
「這個地圖中心顯示的,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第8區塊
。」
【少年】
「咦? 地圖好像被分成兩個地方……另一個區塊呢?

【空】
「老實說,因為系統的不完備,無法顯示詳細的地圖。

【空】
「這個第八區塊對角線上的第4區塊,還是完好的,可
是……」
【少年】
「不能去那裡?」
【空】
「是的,不可能。」
【少年】
「為什麼?」
【空】
「因為連結兩個區塊的通路,全都被水淹沒了。」
【空】
「相隔距離大約是100公尺。」
【空】
「我們之中,應該沒有人能在閉氣狀態下,持續游一百
公尺吧??」
【空】
「所以說……這是不可能的。」
【空】
「而且……就算能夠到達第四區塊,眼前的狀況也不見
得會好轉。」
【少年】
「?」
【空】
「第四區塊跟這裡一樣。」
【空】
「通往浮島的緊急階梯,全都浸水了。」
【月海】
「也就是說……去了也沒用?」
【空】
「說的對」
【少年】
「那就是沒辦法了……」
【月海】
「這時候只能忘了還有第4區塊的事情。」
【武】
「總之,只能沉默等待救援了。」
【武】
「嗯嗯……大家喘一口氣吧。」

.......................................................
我剛剛走出了房間,從塔滋塔商店中拿了一些罐裝可樂

【武】
「發給大家喔……要丟了,小心。」
【武】
「啊呀? 我到底拿了幾個啊,1、2、3、4……」
【武】
「5啊……還少一個呀!!」
【空】
「啊,我不必了。」
【武】
「沒關係,我再去拿一個,先喝我的沒關係。」
【空】
「不了,謝謝……我不口渴,而且不太愛喝可樂……」
空微笑著。
【武】
「這樣的話,就算了……」
我從頭依序丟過飲料。
優、月海、少年都接到了。
結果,少年竟然開始唰唰地搖著罐子!
【武】
「笨、笨蛋! 你在做什麼啊?」
【少年】
「咦?」
【武】
「這樣做可是會爆開的!!」
【少年】
「是、是喔? 危險嗎?」
【武】
「可樂是碳酸,你忘啦?」
【少年】
「抱歉」
【武】
「沒辦法,我跟你換吧,來……」
交換可樂。
少年這次沒有搖晃,輕輕地拉開拉環。
噗咻----!!
可樂順勢噴了出來,我們慌慌張張地閃躲。
可樂直衝上少年的臉。
【少年】
「…………」
【武】
「喔喔……你沒事吧? 說真的,不是我弄的喔……」
【少年】
「可樂……好甜……」
【優】
「啊啊,真是的……要小心啦。」
優無奈地說著。
【優】
「那個罐子是配合LeMU特殊的氣體氣壓,所以是用
6氣壓封住的。」
【優】
「『嚴禁罐裝飲料之攜帶及買回』,入場時沒有聽到嗎
?」
【武】
「嗚嘿! 真的不知道耶~! 聽過就忘了~」
是的,原本LeMU館內充滿了6氣壓的氣體。
現在樓層已經變為1氣壓,但是罐中仍為高壓填充狀態
……就是這個氣壓差,才讓可樂噴出來。
【少年】
「我也不知道。」
少年拿起手邊的毛巾擦著。
【武】
「……少年,你不知道也是當然的。」
【武】
「優,這種事情應該要先說明吧,這傢伙可是喪失記憶
了……」
【優】
「嘿嘿……我以後會注意啦。」
【可兒】
「…………」
【武】
「咦? 可兒怎麼了?」
可兒仍舊抱著PIPI輕輕低頭。
對了,從剛剛開始,可兒就連一句話都沒說。
有點不太像她呀。
【武】
「嗯……不喝可樂嗎?」
我將可樂拿到可兒面前。
【武】
「嗯……有點溫,忍耐著點。」
【可兒】
「不要……」
可兒虛弱地說了。
【可兒】
「可兒有點不舒服……」
【可兒】
「剛剛一直在想……」
【可兒】
「可是一直……都想不出……好的說笑笑……」
【武】
「說笑笑?」
我窺探低著頭的可兒表情。
臉色不太好。
出著汗,痛苦地喘息。
【武】
「喔咿……身體不舒服嗎……?」
【優】
「倉成,走開!!」
優衝上前推開我,抱著可兒的肩膀。
【優】
「可兒……頭痛嗎?」
【可兒】
「有點痛,刺刺的……」
【優】
「手晃一晃的話,會痛嗎?」
【可兒】
「只有一點……」
看起來不像是『只有一點』。
【空】
「可能是由於樓層的急劇減壓,造成了疑似的減壓症。

【優】
「嗯嗯……是啊。」
PIPI也擔心地看著可兒。
【優】
「去索非亞休德克的醫療室吧,倉成你來背。」
【武】
「啊?」
【優】
「背她! 快點背!」
【武】
「啊! 知道了知道了!」
【優】
「背可兒。」
【武】
「我說我知道了! 別在我耳邊叫!」
朝著17公尺上方的索非亞休德克向上爬。
我背著可兒,優跟月海在兩旁支撐著。
空做前導,少年跟在後面。
走出2樓的避難用通道。
【武】
「喔咿……不用走一般通道嗎?」
【空】
「就繼續這樣走下去,這裡是捷徑。」
避難通道直接連接到醫療室正下方的電梯艙箱。
【武】
「喝、喝……到了吧………好,向上了……」
【空】
「不,倉成……請直接走進那個房間。」
【武】
「咦?」
【空】
「醫療用的增減壓室在加壓中,所以在這裡進行減壓症
的治療吧。」
【優】
「就讓可兒睡在這裡吧。」
【武】
「啊啊,我知道了……」
將可兒的身體放置在病床上。
少年跟月海站在我旁邊看著。
【武】
「對了,優……在這個房間要做什麼? 要診察也不太
方便吧?」
我們全部一進去,這裡幾乎狹小得無法轉身。
【優】
「我什麼也不做。」
【武】
「……什麼意思?」
【優】
「先暫時讓可兒在這個房間待一會。」
【武】
「??」
我歪著頭。
【空】
「這是高壓氧氣療法,我來說明一下。」
【空】
「減壓症,是由於周遭發生劇烈的氣壓變化,導致體內
無法排出氣體而滯留在人體內。」
【空】
「氣體變成了氣泡,堆積在肌肉組織或靜脈中,氣體在
體內殘留過多的話,氧氣吸收效率就會顯著下降。」
【武】
「呼嗯……就像不管怎麼深呼吸,都會覺得像窒息一樣
的痛苦。」
【空】
「是的,而且融於血液中的氮一旦形成氣泡,就會造成
血栓,阻塞血流就會有危險……」
【空】
「所以在這個密閉房間裡,注入高濃度的氧氣,然後再
加壓到3氣壓──」
【空】
「然後再慢慢減壓回到1氣壓。」
【空】
「利用這個壓力差,使體內的氣泡再次融於血液中,藉
由呼吸能夠自然排出滯留的氣體。」
【武】
「也就是說……讓可樂罐不要噴出來一樣……」
【空】
「嗯嗯……沒錯。」
【武】
「OK,懂了。」
我舉起了手。
【武】
「不是,只是一口氣爬上樓梯有點累,喝唉……」
輕輕吐氣。
【空】
「啊,倉成……難過嗎?」
【武】
「咦? 我? 覺得肌肉有點酸痛,身體懶洋洋的。」
【優】
「嗯……倉成也進去減壓室會比較好吧?」
【優】
「輕微的減壓症是不會馬上出現症狀的,經過一兩個晚
上之後,就會出現疼痛了。」
【武】
「如果發現不對勁就太晚了嗎……?」
【優】
「沒錯,那樣會拉長症狀期間。」
【空】
「小心起見……為了大家的健康著想,還是要在這個房
間進行再加壓。」

......................................................
就這樣,開始了必須花費數小時的增減壓過程。
唯一的床讓可兒躺著。
旁邊坐著我、少年、優、還有PIPI。
實在是好擠……
我們緊靠著,簡直無法動彈。
現在幾點了……
拿出PDA確認看看。
23點54分……
有點想睡了。
可兒開始打起鼾來,看來身體恢復得很快。
優跟少年像是沒睡著,靜靜地閉上眼睛坐著。
PIPI鑽進了床底下。
空在房間外頭封閉艙門,操作著加減壓的必要裝置。
【武】
「空不用接受治療嗎?」
我在開始加壓之前問著。
【空】
「嗯嗯……因為我已經習慣了……」
【空】
「啊,對了……各位在加壓的時候,請拿下耳朵上的聲
音變換機。」
【空】
「雖然這是為了保護耳膜避免受氣壓差的影響……但在
加過程壓中,會顯得有點多餘。」
拿下早已習慣的耳機放在手上。
空還站在窗外。
月海……月海不在室內,也不在室外,因為在進行加壓
前,她就走掉了。
  
月海到底去哪裡了?
在關閉這個房間的艙門前,那傢伙突然說了一些話。
【月海】
「啊……」
【月海】
「那個,我要走了」
【武】
「喂咿……妳要去哪裡!」
【月海】
「突然……有個想去的地方。」
【武】
「到底是哪裡啊? 現在要開始治療了啊。」
【月海】
「沒有必要。」
【武】
「月海,別擅自行動──!」
【月海】
「我沒辦法待在這麼狹小的地方……」
【月海】
「嗯……我不會一個人逃跑的,安心吧。」
【武】
「不、不是那個問題啊……」
【月海】
「…………」
【月海】
「重點是我沒辦法跟你們待在一起。」
月海不理會我跟優的勸說,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雖然空說『小町在這個樓層的某個地方,很安全』……
還是有些在意。
也許……那傢伙她過不了多久,就會自己回來了吧?
邊這麼想著,不知不覺已經過了2個小時。
(還是再等一下吧……)
可是,眼皮越來越重。
(而且……說真的……)
(今天……真是戲劇化的一天……啊……)
就這樣,我落入了深深的睡眠。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