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武視點.5月1日-變異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我……
靜靜地……
將門打開了。
轉動門把,電梯的門緩緩打開。
【廣播】
「System说Resume」
機械化的廣播聲音響起,對我而言沒多大意義。
【武】
「可是……難道已經沒電了?」
按了按鈕,PDA並沒有反應。
多虧了這個PDA的顯示螢幕光源,我才發現了緊急用
的手動開門裝置……
【武】
「喔咿……還活著嗎?」
我對著那個女孩說。
【女孩】
「……嗯嗯……」
她看起來有點疲憊的樣子。
樓層一片寂靜。
不知從哪傳來水聲。
某種低沉的聲音……
可是,並不是人的感覺。
【武】
「怎麼了?」
【女孩】
「……嗯……嗯?」
【武】
「總之,先看看有沒有其他人。」
走出通道。
大部分的門都緊閉著,像是在阻止我們侵入似地。
看到了路標指示版,決定依據它巡邏各個房間。
來到一個遼闊的空間。
名為『休憩空間』。
滿地散落著包包、單腳的鞋子、紀念品的購物袋等等。
還是沒有其他人影。
廣場中央的圓形空間裡,拉下了相當厚重的鐵捲門。
【武】
「……唉呀……哈哈哈。」
無趣的乾笑,連我自己都這麼覺得。
【武】
「該不會這裡還在施工吧?」
【武】
「所以才會都沒人……嗯……沒錯。」
【女孩】
「…………」
【武】
「去下一個地方看看。」
往原來道路的前端走去。
拉垂在通道上的門,緊緊封閉著。
【武】
「這個門打不開嗎?」
【女孩】
「不行吧? 好像也沒有開關……」
選擇僅有少許開放的通路,慢慢地閒晃著。
這段期間完全沒遇到任何人。
總有一種……好像走在被設計過的路線上的感覺……
因為通道旁邊的門開啟著,我們進去了裡頭。
熱門名產-鮪魚塔滋塔三明治的商店。
商店裡頭還飄散著剛烤出爐的三明治味道。
【武】
「大叔,平常半價的三明治來二個!」
【武】
「……嗯……沒人在嗎? 大叔?」
【武】
「竟然丟下店舖不管,真是會摸魚啊……呵呵……」
【武】
「咦? 怎麼沒其他的客人啊!」
【武】
「景氣不太好的樣子喔……唉呀……」
【女孩】
「…………」
【武】
「可是我肚子餓了啊……」
【武】
「一直來來回回走路……」
【武】
「朋友竟然丟下我不管……」
【武】
「喂,妳也覺得很過分對吧?」
【女孩】
「……沒感覺。」
【女孩】
「你的事情,怎樣都無所謂……」
【武】
「是是,是喔……」
回到通道上,在十字路口拐彎處尋找別的房間。
不管哪裡……都是相同的景象。
【武】
「大家都躲到哪裡去啦?」
【武】
「也許是想要嚇唬我們。」
【女孩】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想?」
【武】
「這個嘛……總覺得嘛……」
不開口說些什麼話,總覺得無法靜下來。
如果一直沉默不語,會不會又回到剛剛那片黑闇中呢。
接下來進入的房間裡……構築著遺跡的模樣。
『Lemurianische Ruine(雷姆利
亞遺跡)』……
氣氛充滿寂靜。
要不是腳邊散落著紙片,幾乎就要讓人覺得這裡從來沒
有人來過。
【武】
「在哪裡啊……」
【武】
「喔咿……」
【武】
「別太過分啦……」
【武】
「大家都在哪裡啊!!」
【武】
「……好無情喔……」
【女孩】
「…………」
【武】
「…………」
【武】
「唉……」
【武】
「為什麼都沒有人出來……?」
我當場蹲坐了下來。
沒有任何意義,就是覺得呼吸困難。
冒著冷汗。
【武】
「妳覺得呢? 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都沒有人?」
【女孩】
「嗯……我只確定一件事……」
她正經著臉色告訴我。
【女孩】
「此事非同小可。」
【女孩】
「這樣下去……」
【女孩】
「非常危險……」
【女孩】
「是吧?」
【武】
「…………」
寧靜的瞳孔,她看著我。
不知從哪裡聽到低沉的吼聲。
我不由自主嚥了口水……
毫不猶豫、上下晃著腦袋點頭……
下一瞬間,女孩飛也似地向通道那頭衝去!!
我也馬上站起來跟在後頭。
雖然已經體力透支,還是盡力擠出力量不斷地向前衝。
通道邊有個小小的入口,我跟她順勢跳了進去。
往上。
盡全力用最快的速度向上爬。
不管是多喘地……一路奔跑。
頭也不回地奔跑。
奔跑……
到達了最高一層階梯,拍敲著通往浮島的緊急艙口。
門打不開。
【武】
「可惡,快開啊!」
喀噹!!
建築物在搖晃。
艙口發出令人討厭的聲音,門把不自然地彎曲著。
【武】
「!?」
【女孩】
「這裡!!」
女孩叫著。
馬上又返回剛剛爬上來的階梯。
已經沒有時間一階階慢慢下了。
朝眼前通道的方向奮力一跳。
強烈的衝擊震在膝蓋上,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武】
「喝喝……」
【武】
「呼呼……」
喘氣著……深呼吸。
【武】
「吸喝……呼……」
【武】
「吸喝……呼……」
【武】
「吸吸呼……吸吸呼……」
【武】
「安產祈願、砰砰叩砰……」
【女孩】
「……?」
女孩的表情一點也沒改變。
(這傢伙跑了這麼大段路,竟然不會喘……)
【武】
「嗯……妳不休息嗎?」
【武】
「我想休息了……」
【女孩】
「請便……」
【武】
「……是喔。」
我坐在地板上。
女孩順著通路的那一端慢慢走去。
窗外幾百條色彩鮮明的魚群,悠然自在地游著。
這個房間好安靜。
只有二個人……我跟她。
對了,我還不知道她是誰。
雖然對我說『隨便我』……
可是……剛剛的確想跟我一起逃走的吧。
到底她怎麼打算呢。
我……完全不知道……
【女孩】
「……誰?」
忽地,我聽到這個聲音抬起頭。
她不是在對我說話。
【武】
「嗯……有誰在嗎?」
站起來,我問著。
【女孩】
「…………」
女孩站在那個地方,她的眼睛順著通路的那一頭,瞪著
前方。
我也順勢看過去。
剛剛完全沒感覺到有人的空間裡,站著一位像是職員的
女性。
根本沒聽到腳步聲。
(咦?)
(這個人是什麼時候在那裡的?)
【職員】
「……請……」
【職員】
「不行,請快點離開……」
【職員】
「請離開……麻煩……」
【職員】
「危險,發生危險……」
她看起來有些精神錯亂的樣子。
【武】
「喔咿喔咿……怎麼了? 有什麼危險? 不要慌張,
請跟我們說明……」
【職員】
「遊客盡快……迅速避難……意外的……事故。」
【職員】
「Level……Data……Tief……Blau

她喃喃自語地重複著。
【職員】
「請快逃……快逃……」
【職員】
「拜託……請快逃!!」
喀唰啊啊啊啊!!
咚鏗!!

.......................................................
【武】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玻璃破了。
大量的水……海水──
還有數以千計的魚群──
眼看就要朝著我襲來!
【女孩】
「你在做什麼,快點!」
【武】
「喔……喔嗚!!」
驚人的壓力與破壞力。
一波波襲來的浪濤淹沒了所有東西。
散落在地上的館內簡介小冊子、某人的提包、路線簡介
的看板,全部的全部……都被吞沒了。
(那個海水……到底是時速幾公里啊……?)
我還在思考愚蠢的問題。
(而且,我又是以時速幾公里的速度在跑?)
可不能保證不會被追上。
【武】
「嗚哇! 嗚哇! 嗚哇啊!」
我拼命踢踏著地板。
踢踏在空中。
腳邊已經有水流過來了。
【武】
「哇啊喀……」
……滑了一跤。
糟了!
跌倒的下一瞬間,我就會跟那些魚群一起快樂的海水浴
了!
【女孩】
「真是麻煩的傢伙……!」
就這樣浮在半空。
女孩用力拉扯著跌倒的我的手腕,毫不猶疑向前衝。
柔軟優美的身段不斷跑著……
以一種……我差點以為正在坐車的速度。
我在想……我的手腕會不會脫臼了。
令人訝異的驚人力量。
【職員】
「這裡! 快點,快點!」
【女孩】
「我知道!」
【武】
「!?」
更可怕的事情是,剛剛的那個女職員竟然跑在我們前面
,替我們指引方向。
儘管如此……
在前頭依然看到滾滾而來的濁流……
【女孩】
「嘖……」
【職員】
「不行,這裡不能通行! 快回去!」
【女孩】
「沒時間了!」
從斜坡衝進別條通路。
【武】
「可惡,到底哪裡才能出去!?」
大家絲毫不敢停下腳步,繼續尋找出口。
【武】
「盡頭……!」
【女孩】
「這裡能進去嗎?能進去吧?」
【職員】
「是的!」
【女孩】
「走吧!!」
【武】
「啊,這裡有通路……嗚啊!?」
踢破鐵絲網一衝進去,那裡是類似大型排氣通風管的地
方。
斜坡狀的管線路徑,斜面的真空管。
幾乎是滾在陡峭的斜坡上向下衝。
背後就是狂亂怒吼的浪濤。
不,根本已經被捲入水流中。
我……還有那個誰,全都漂流在其中。
四面八方旋轉著,已經分不清楚上下了。
然後我們被丟在下一樓層的通道上。
千鈞一髮,伴隨著沉重聲音,背後的通風管關上了鐵捲
門。
終於止住了水流……
…………
啊啊…………
地面。
有地板。
得救了。
不是在水裡。
生還了。
太好了……
…………
(太好了?)

..................................................
地上雖然還有魚在跳,不過水已經大概退了。
【職員】
「確認此區塊的排水完畢……」
【職員】
「可是約30%的施設已經……」
【職員】
「浸水了……」
【武】
「等等……」
【武】
「不能往上逃!?」
【武】
「又不能往下……!」
【武】
「喂! 怎麼辦啊!!」
【女孩】
「這也沒辦法啊。」
【職員】
「真是對不起……」
那位工作人員似乎相當抱歉,深深低下頭。
【職員】
「這是我的責任。」
【武】
「不,冷靜……是的,我也要冷靜……」
【武】
「先別說這個了,能得救就算幸運了,不過……妳們也
太誇張了吧?」
【武】
「像黑衣服的女孩子,跑步的速度快得幾乎不像人類。

【武】
「而明明是工作人員的妳,本來是最靠近玻璃窗的,結
果還能跑在最前面,就像在飛一樣……」
【武】
「怎麼會這樣啊?」
【武】
「難不成……這也是遊樂設施的樂趣喔?」
【女孩】
「…………」
【職員】
「…………」
兩個人都不回答。
地板上的魚,還在啪噠啪噠地跳動。
【職員】
「真的真的、很對不起……」
那個工作人員又再一次深深地鞠躬道歉。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衣服已經乾了。
【女孩】
「一直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可以帶我們離開嗎?」
【職員】
「明白……這附近有比較安全的場所,我來帶路……」
(比較安全的……)
其實這個說法也就等於……除了那裡,其他地方都很危
險。
我們回頭,開始返回剛剛流過來的通道。
看到儀表板,終於明白這裡是地下2樓──索非亞休德
克。
走進最近的一個設施。
【武】
「結果只剩我們在這裡了?」
【職員】
「不清楚……現在正在調查中。」
一邊走路怎麼一邊『調查中』呢……
【職員】
「啊!」
【武】
「怎麼了?」
【職員】
「有人從那裡走過來了,3名……」
【武】
「……什麼?」

........................................................
【職員】
「啊~~~~~~」
【職員】
「我還在想該怎麼辦呢……」
那個年輕女職員,之前遇過一次。
【職員】
「真是福大命大啊……」
【職員】
「嗯……咦?」
她終於注意到我們。
【武】
「喔……沒想到還有其他人在。」
【職員】
「你好啊,還好嗎?」
【武】
「託妳的福……就這樣囉。」
【職員】
「看來……你也歷經了一番辛苦……」
【武】
「啊啊,觀察力真好……」
差不多要虛脫了,我還是笑著回答。
那個工作人員的背後跟著兩個人。
其中一個叫可兒。
一看到我,可兒就笑了。
【可兒】
「啊,又見面了……」
【武】
「喔,好久不見。」
【武】
「可兒……等一下可以讓我聽聽妳的說笑笑(指說笑話
)嗎? 忽然覺得好想聽啊……」
【可兒】
「嗯,好啊,我想想……」
她開朗地點著頭。
【少年】
「…………」
另一個人,是我將他送到醫療室的少年。
不知為何……表情比之前還陰鬱。
如果他忽然變得開朗,或許我還會覺得訝異──
可是,我還是有點在意。
【武】
「那傢伙怎麼了? 之前看起來就不太好的樣子……」
【職員】
「啊啊,他……有點……」
那位女工作人員有點難以啟齒。
【職員】
「對了……」
【職員】
「嗯……空,了解狀況了嗎?」
年輕的女工作人員,問著穿套裝的工作人員。
【空】
「嚴重斷線了……慢慢恢復連線中,還需要時間調查。

叫做空的職員回答著。
【職員】
「那麼……去中央控制室吧,那裡可以顯示詳細資料。

【空】
「是的,很抱歉……我有許多缺點……讓大家不方便了
……」
【職員】
「別在意……空。」
然後,那個年輕女職員面對著我。
【職員】
「那麼,我們接下來要前往德里克休德克──下降到三
樓。」
【職員】
「一起來吧?」
【武】
「啊啊……去啊。」
從設施裡頭走進緊急用的通路。
那在一般通道的上下、或大型房間的下方,所以是較為
狹小的緊急通道。
或許也是一般職員的來往通路。
【職員】
「我是田中──」
【優】
「田中優,其實名字很長,不過叫我優就可以了,你呢
?」
【武】
「我是倉成武。」
【優】
「倉成……嗯……你好,倉成。」
【武】
「啊啊,好啊……優。」
【女孩】
「…………」
在這段途中,黑衣服的女孩一直沉默地看著我們交談。
大家一起下樓梯。
我、可兒、優、空、少年、黑衣女孩,一共六個人……
抵達德里克休德克──地下3樓。
從緊急通道使用鋁拉梯下到正下方的一般通路,在轉角
處轉彎。
『Control Room』
看來這裡就是控制室了。
【優】
「怎麼樣? 知道了嗎?」
【空】
「是的,可能還無法詳細了解……」
空面對螢幕,放著兩手。
就在那一瞬間,畫面忽然開始快速跳動,許多的視窗開
開關關……資料正被檢查建檔中。
【武】
「喔……喔咿喔咿……最近的電腦不必動手就能操作了
?」
【武】
「我帶的最新型攜帶式電腦,都還是觸控儀表板呀?」
【武】
「嗯……雖然是靜電充電……」
【可兒】
「靜電充電是什麼?」
【武】
「嗯? 啊,就是即使電力不夠,也可以利用邊走邊震
動的原理自行充電,雖然有點花時間。」
我從口袋拿出PDA借給可兒。
【可兒】
「像這樣子?」
可兒拿著PDA輕輕搖晃著。
【武】
「對對」
原本熄滅的充電燈又亮了。
【可兒】
「啊,真的……」
【武】
「晃的越厲害,燈會越亮。」
燈光閃爍著。
也許是很有趣吧,可兒持續搖晃了好一會。
看來PDA並沒有故障,只要等一下就能啟動了。
也許是它的專業防水設計,完全發揮了防水功能吧。
【空】
「…………」
空沉默地敲著操作儀上的鍵盤。
(咦?)
敲鍵盤……
怎麼覺得她的手根本沒碰到鍵盤呢? 是我的錯覺嗎?
【空】
「我明白了」
空公式化地說出了這句話,看來已經調查完畢。
全部的人都看著她。
【空】
「大家請冷靜聽我說……拜託……」
這麼說著的她,表情有些發青。
大家一同安靜地注視著。
【空】
「首先一樓──艾魯斯德里克……」
【空】
「除了一樓的階梯,已經完全進水。」
【優】
「浸水? 一樓全部?」
【空】
「是的,阻閉的隔牆已經放下,通道也無法通行了。」
【女孩】
「也就是說……沒辦法到上面去了。」
【空】
「是的」
【武】
「…………」
【空】
「然後有關索非亞休德克、德里克休德克……」
【空】
「第3區塊,因為防水閘門來不及封鎖,所以已經完全
浸水了。」
【空】
「其他區塊的各區域,現在還保存良好。」
【空】
「但是有幾個房間,還是滯留著先前流入的海水。」
【空】
「現在排水幫浦已經啟動,完全排水需要一段時間。」
【優】
「排水幫浦?」
【可兒】
「普通的電力還能使用?」
【空】
「是的……」
【空】
「包括電梯,有一部分的電子系統已經無法控制,雖然
原因不明,但也許是受到各區塊配線被斷線的影響。」
【空】
「剛剛我無法了解狀況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無法了解狀況……?)
感覺有點奇怪,不過……還是繼續聽下去。
【空】
「可是發電機一切正常,電力供給中。」
【空】
「所以發電、循環系統不會有問題,只要花些時間就能
完成排水。」
【空】
「此外,現在內部壓力為一大氣壓。」
【空】
「氧氣濃度:22%、碳氣濃度:75%、氦濃度:3
%、氣溫:24度……」
【女孩】
「也就是說……我們留在這裡,暫時應該是沒問題的。

【空】
「是的,沒錯……」
【空】
「所以大家現在只能先暫時留在館內。」
【武】
「暫時? 要等到什麼時候?」
【空】
「等到救援來之前。」
【空】
「目前都在持續發送救援訊號,可是……」
【空】
「可是以目前的情況,實在不能保證是否傳送得到。」
【空】
「連到因塞爾‧奴爾的通訊線路,包括緊急迴線在內,
會因為物理性的阻斷而無法使用。」
【空】
「而且海底電纜的網路接駁、以及音波式水中通話,全
都已經試過了……」
【空】
「通訊系統的恢復,還不見一點頭緒。」
【武】
「也就是說,我們是在水中迷路的小孩,SOS訊號誰
也聽不到……」
【空】
「是的」
這個事實,簡單淡然地衝擊而來。
所有的人不可能不絕望。
我嘆息著……
【優】
「好好! 各位,積極一點!!」
不知為何,總有些人是例外的情緒高亢。
優很有架勢地說著。
【優】
「鳩鳴館女子大學一年級、短期工讀、田中優美清春香
菜,在救援隊來之前替大家服務……」
【優】
「咚咚咚咚咚啊……啪噗……啪噗。」
【武】
「……喔咿……等等,妳剛剛說什麼?」
【優】
「鳩鳴館女子大學一年級,如花似玉的女子大學生~」
【優】
「短期工讀,連假時的臨時雇員。」
【優】
「所以囉,或許會有您不習慣的觀光路線設計、或不熟
練的館內簡介,還請多多指教……」
【武】
「不對不對,在那句話的後面。」
【優】
「啊? 我的名字?」
【優】
「田中優美清春香菜」
【武】
「優美清……什麼?」
【優】
「田中優美清春香菜」
【武】
「好像要咬到舌頭了。」
【優】
「啊啊,所以我才說……叫我『優』就可以了,名字太
長了很麻煩吧?」
【可兒】
「我我! 有問題!」
情緒高亢的例外,又出現了一個……
【優】
「什麼事?」
【可兒】
「叫妳『優秋』可以嗎?」
【優】
「嗯嗯……請啊,嗯呃……妳的名字呢?」
【可兒】
「八神可兒!!」
【可兒】
「還有這是PIPI!」
【PIPI】
「汪汪!」
不知從何處,她的愛犬也出現了。
真是精神抖擻,不愧是小學生……
【優】
「幾歲了?」
【可兒】
「中學三年級!」
【武】
「什、什麼!?」
【可兒】
「喔嘿? 怎麼了?」
【武】
「不……沒事……」
世界真是無奇不有,我想著。
【優】
「可兒跟PIPI,多多指教。」
【可兒】
「好」
【PIPI】
「汪!」
【優】
「一加一是多少?」
【PIPI】
「汪汪!」
【優】
「啊,好聰明……」
【可兒】
「對吧? 妳也這麼想?」
啊啊,我的氧氣不夠了……
有點頭痛啦……
【女孩】
「…………」
黑衣女孩也是清醒著,輕眺著興致高昂的大家。
優發現了那個視線。
【優】
「嗯嗚……那個女孩呢?」
【武】
「咦? 為什麼問我?」
【優】
「……不是你的同伴啊?」
【武】
「笨蛋,不是啊……」
【優】
「呼嗯……」
【武】
「什麼啊? 那個『呼嗯』……」
【月海】
「月海」
忽然,女孩開口了。
【月海】
「小町月海」
好不容易才聽清楚的呢喃聲音。
【月海】
「那是名字……」
【優】
「妳叫月海呀? 多多指教囉!」
【月海】
「…………」
她背對著我們,優輕輕聳了肩膀。
也許月海在害羞吧。
有點可愛啊。
(月海TSUGUMI……鶇TSUGUMI。)
(鳥的名字呢……)
我想起在水族館裡,她飛也似地抓著我的手跑著。
【武】
「為什麼從剛剛就一直悶悶不樂?」
我向她走近說著。
【月海】
「這很平常啊。」
【武】
「雖然沒有要妳裝出多開心的樣子……」
【武】
「至少也放鬆一下吧? 在脫困之前,妳這樣會很辛苦
的。」
【月海】
「為什麼?」
【月海】
「跟你沒關係吧……我們只是偶爾在一起。」
【月海】
「是啊,跟大家又沒關係……」
【月海】
「也就是說,不必聚集太多不幸……」
說著的月海,挑起眉毛。
(嗚哇! 這、這傢伙……!!)
我收回前言,這女孩一點都不可愛。
一時之間,我跟月海互瞪著。
【優】
「好了好了,大家要和平相處啊……嗯?」
優介入我們之間。
把我跟月海分開,月海別開眼光。
【優】
「空,妳也介紹一下自己吧。」
好不容易解決問題的優,又呼叫著正在打電腦的空。
【空】
「啊,我嗎?」
空放下手邊工作,如滑行般地來到大家面前。
【空】
「不好意思,我叫茜崎空,是LeMU開發部的系統工
程師。」
【空】
「現在算是……代理主任的職務。」
【武】
「代理主任……很了不起吧?」
【空】
「代理,只是名稱上而已,沒什麼了不起的。」
【武】
「不過,為什麼空會在地面的入口?」
【武】
「入場的時候,好像有為大家說明吧? 我大概只聽了
一半而已……」
【可兒】
「啊,對了……妳是當時的姐姐?」
【空】
「是的,沒錯……你發現了啊……」
【空】
「因為這裡有時候會人手不足,我偶爾也會那樣做。」
空微笑著。
【武】
「啊啊……這個,我是倉成武。」
【武】
「20歲,大學3年級生,希望大家重新多多指教。」
【可兒】
「多多指教!」
【空】
「是的,麻煩請多多指教。」
【優】
「嗯嗚……太好了。」
大家爽朗地笑著。
【月海】
「呼嗯」
除了月海……
雖然有些勉強,當場的氣氛還是有些尷尬。
優又鼓舞大家。
【優】
「來來!」
【優】
「雖然沒辦法開什麼派對,不過大家還是一起來開個…
………」
【可兒】
「啊,優秋! 等等!」
【可兒】
「還沒問名字耶?」
可兒指著房間的角落。
【少年】
「咦? 我嗎……?」
【PIPI】
「汪」
……幾乎忘了。
從剛剛就一直沒有說話,靜靜站在房間角落的他,忽然
在大家面前現形。
【優】
「…………」
優看著少年,表情不知為何有些僵硬。
【可兒】
「那個啊……」
【可兒】
「你的名字叫什麼?」
歪斜著頭,可兒問著少年。
【少年】
「…………」
【少年】
「我……」
【少年】
「我…………」
【少年】
「…………」
他低下頭。
就在這個時候……
【少年】
「我是……」
【少年】
「誰……?」
【月海】
「咦!?」
【武】
「咦咦?」
【可兒】
「喔啊?」
【空】
「…………?」
【少年】
「不記得了……」
【少年】
「自己的……名字……」
【武】
「那、那麼你該不會──」

.................................................

(回想障礙……
健忘(Amnesia)……
喪失某一段期間的記憶狀態下,新的記憶比舊的記憶更
容易忘記。
忘記所有事物為完全健忘,只能想起部分的記憶稱為部
分健忘。

一般而言,健忘是指頭部外傷、羊巔瘋發作、官能精神
病、歇斯底里等意識障礙期間,無法記起其中發生的事
情。
當一個人意識清楚時,若在還沒產生意識障礙前,無法
回溯思考記憶的話,稱為逆行健忘。若是意識恢復後的
健忘,有明顯的記憶障礙,會忘了周遭的一些事件等等
,稱為前向健忘。

器官病變所導致的健忘,稱為器官健忘。相對地,因為
心理因素所導致的,則稱為心因健忘,其中全盤健忘(
全生活史健忘)為其代表性症狀。
此症狀,會保有對社會現實的知識,但是卻無法想起名
字、生日、家人朋友等等,有關自己的全部生活史……
遇到難以忍耐的體驗或事件之後,會產生想逃、不想去
面對、壓抑等下意識的感覺。

身體並不會有特別症狀,腦波也正常。
內心猶疑時,會訴諸警察要求保護。
心理因素有很多,大多是家庭問題、考試失敗、結婚問
題、經濟因素等等導致的狀況,特別以20年代的年輕
人居多。有時後會跟犯罪行為結合,要鑑識偽裝病狀有
相當的困難。)

性格上來說,大多有顯性的性格傾向,或是習慣說謊的
傾向。
數天~1、2個月的期間可以自然恢復,或是以催眠療
法跟電擊療法來使其恢復。
全盤健忘,可以說是逆向健忘擴及到了生活史,恢復方
式也應該從舊記憶慢慢恢復到新記憶,以精神療法、催
眠、麻醉分析等來治療。


..................................................
【武】
「喪失記憶?」
【優】
「是啊……他想不起來。」
【空】
「是不是腦震盪了?」
【空】
「曾經在哪裡被打到頭部嗎?」
【武】
「是啊,譬如在逃的時候……跌倒之類的。」
【月海】
「呵哼……」
『跌倒』,一從我口中說出,月海用鼻子哼笑著。
【少年】
「不知道……什麼都不記得。」
【少年】
「嗯? 這裡是哪裡?」
【優】
「叫做LeMU的海洋主題樂園。」
【少年】
「勒木(ㄌㄟ ㄇㄨ\)? 那是什麼?」
少年瞄了可兒一眼。
歪著頭。

...................................................
可兒跟狗PIPI正在猜拳……
我們移動到附近的商店去。
幸好飲料自動販賣機還能動。
將喜歡的飲料倒進了紙杯。
【優】
「首先,希望今後大家都能平安無事,乾杯……」
【可兒】
「乾杯!」
【武】
「嗯……先乾杯吧。」
【少年】
「喝了」
【月海】
「…………」
為什麼會突然變成全體一起乾杯的狀況啊──
『嗯……少年,不管是什麼事情,有沒有記得任何東西
?』
『跟你自己有關的事情,有沒有知道的事?』
『知道的事情……我知道的事情……!』
『我……想喝東西,口好渴。』
──就是這樣而已。
不管理由是什麼,先喘息一下也好。
【武】
「咦……空不喝嗎?」
空一個人,空手站著。
【空】
「啊,是呀……因為我不渴。」
【武】
「不休息一下? 剛剛很忙吧?」
【空】
「沒事的……謝謝你的關心。」
嗚嗯……
空看來年紀比我大,讓人覺得客氣又真誠。
大和撫子(日本人嚮往中的傳統女性)。
或許就像她這樣吧。
我環顧四周。
優在少年旁邊,說了一些話。
少年有時笑,有時輕輕搖頭。
聽到了一些對話,應該是跟記憶有關的內容吧。
【優】
「這並不奇怪。」
【優】
「放輕鬆,時間慢慢久了,一定會治好。」
兩個人正在喝柳橙汁。
月海遠離著大家,在遠方觀察著。
不知道她正在喝什麼。
也不知道她正在想什麼。
可兒正在煩惱要喝可可亞還是蘋果汁,兩手捧著,猶疑
著。
可兒放下飲料,拉著PIPI的前腳一起跳著舞。
微笑著……
告一段落之後,優將大家集合在商店前。
【優】
「接下來,暫時要在這個LeMU中度過一段時間……
所以先確認一些事情。」
【優】
「首先,發生了什麼事情……」
【優】
「還有,接下來該怎麼辦……」
【空】
「田中,關於前者,可以讓我說明嗎?」
【優】
「嗯……空,麻煩妳了。」
空站在大家的正前方,舉著手。
突然,空中出現虛擬影像。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理,應該跟入場說明時所使用的虛
擬系統是一樣的。
【空】
「那麼,請讓我說明……」
接下來,她提出以下的說明……

........................................................
12點45分──
LeMU內部突然停電。
隨即緊急避難警報發佈,這也是原因不明。

12點54分──
因塞爾‧奴爾島升降用電梯的緊急電源啟動,對全館宣
布退館通知,職員、遊客必須盡快避難。
此時,恐怕是某個恐慌的遊客,躲避在混亂的增減壓室
,不小心開啟了通往外界的緊急通路逃出去。
這個緊急通路會持續開放,長達數分鐘。

13點03分──
由於緊急通路開放,館內的氣壓平衡異常,氣壓調整機
器發生異狀,館內的強制換氣開始啟動。
因此,約6氣壓的內部混合氣體就急速釋放到外面。
由於氦氣比氧氣、氮氣還輕,會更早釋放出來。
所以內部壓力跟外部相比,還要低於1氣壓。

14點39分──
主電源恢復,LeMU主管理系統-雷米再次啟動,氣
壓調整機器重開,強制換氣閘門關閉。
可是,LeMU本來就是飽和潛水裝置的設計,會將內
部氣壓調整成與外部水壓相同,或提高壓力比其更高,
而讓建築物本身不被海水壓擠崩壞。
也就是……

15點55分──
由於內部壓力減至1氣壓以下,外壁耐不住海水壓迫,
讓原本就脆弱的玻璃面板開始產生龜裂,因而造成大量
海水湧入的狀況。
隨後,為了將傷害減到最小,緊急防水閘門自動封鎖。
直到現在。

…………
【空】
「雖然無法正確把握目前館內的狀況……部分監視器或
偵測裝置可能有異常。」
【空】
「因為沒辦法得知正確資料……只能大略說明如上。」
【武】
「嗯……可以發問嗎?」
【武】
「上面……一樓已經淹沒在水裡了?」
【空】
「是的,重新確認過執行館內管制的雷米系統,的確是
這樣。」
【武】
「那就是出不去了?」
【空】
「目前為了請求救援,系統正在全力修復通訊裝置,請
暫時忍耐……」
空低下頭。
氣氛再次凝重。
實在不想這樣說,這實在是大慘事。
【優】
「首先,就先等待救援了。」
【武】
「別說得那麼安心……」
【優】
「哎呀,難道陰沉絕望就比較好?」
【武】
「我沒這麼說……」
【優】
「嗯嗯……怎麼樣,再喝一杯吧?」
優從自動販賣機抱著被拔出的商業用超大型瓶子。
【武】
「都這種時候了,妳的情緒還真高亢啊。」
我又開始碎碎唸了。
【優】
「不對,就因為這種時候才要高亢啊。」
優有些自豪地小聲回答。
【武】
「啊啊,是喔……抱歉。」
【優】
「不必道歉啦,來……請請。」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我喝光的空杯子裡不斷地被灌入果汁。
【武】
「喔喔咯咯咯……」
滋滋滋滋滋。
一大半都是氣泡。
【武】
「好喝」
【優】
「是呀?」
滋滋滋滋滋。
【武】
「呼……謝謝妳的招待。」
【優】
「謝啦,不用錢的……」
優背著巨大的瓶子回到商店裡。
跟她的樣子真是不配,像企鵝一樣搖搖晃晃。
(真是開朗到無可救藥的傢伙……)
不經意地笑出來。
【月海】
「…………」
月海靠著商店的牆壁,看著優的背影。
沒有表情。
不知道在想什麼……
也無法一探究竟。
【武】
「可是,就算說要等待救援……」
【武】
「總不能在救援來之前一直癡癡的等吧……嗯?」
我不自覺地跟月海說話了。
【月海】
「你呀……」
【月海】
「看起來好像很有深度,但根本都沒在想吧。」
【武】
「什麼! 才不是!」
【武】
「啊啊……在想了,我在想啊……」
【武】
「沒錯,我就要開始想一些有用的方法了……」
適當地回應她。
【月海】
「……唉。」
月海垂下了肩膀。
發著呆的樣子……
雖然我不是希望她有所期待,可是那種態度讓我懊悔。
【武】
「嗚嗚……」
【武】
「喔喔! 對了,大家聽著!!」
靈光一現。
我大叫著。
【月海】
「啊?」
【可兒】
「呼嘿?」
【空】
「怎麼了,倉成突然大叫?」
【優】
「嗯……什麼什麼? 發生什麼事情?」
【少年】
「……?」
大家集合過來。
【武】
「嗯,一直這樣浪費時間也不是辦法。」
【武】
「大家先分頭在館內稍微繞一下,應該可以吧……」
【空】
「為什麼? 靜靜待在這裡不是比較安全嗎?」
【武】
「不是,就是為了要確認『靜靜待在這裡應該比較安全
吧?』這件事。」
【武】
「逛一逛、親眼看一看、掌握一下危險的場所……」
【武】
「然後告訴大家不要接近哪些地方,這就是避開危險的
對策呀。」
【武】
「而且,確認真正安全的場所在哪裡之後……大家就在
哪裡集合吧。」
【空】
「可是倉成……」
【武】
「這時候,救援應該已經在路上了吧。」
【武】
「也許還要半天、一天、甚至更長的時間,所以我們要
在這個LeMU度過──」
【武】
「我只是想了解這裡,就像了解自己的家一樣。」
【空】
「那麼,我可以提供幾個情報……」
【武】
「不不,空必須監控通訊。」
【武】
「館內的偵測裝置跟監視器,目前還無法掌握正確狀況
,妳不是說了嗎?」
【優】
「啊,原來如此……」
優擊掌著手。
【優】
「空在發布SOS的期間,我們就親自去看看現況,是
吧?」
【優】
「怎麼樣? 這樣一來……空也會比較輕鬆吧?」
【空】
「嗯嗯……是啊,的確是……啊啊,可是萬一大家遇到
危險……」
空猶豫著。
【月海】
「是嗎? 那我走了。」
月海忽然笑了。
彎曲嘴角,看得出來正在笑……
【武】
「喔喔……妳去哪裡啊!」
【月海】
「你不是說分頭去看看狀況?」
月海馬上恢復平常的表情。
一轉身,朝著緊急通道的入口跑去。
【武】
「喂,真是任性啊!」
【武】
「回來啊,回來! 笨蛋!」
她的身影一下子就不見了。
只聽到喀喀的上樓聲音。
【可兒】
「月海走掉了,怎麼辦?」
【空】
「擔心……」
空瞇著眼睛,眉毛變成八字型。
【少年】
「不過……這樣也好。」
少年出其不意地開口說話,我嚇了一跳。
【少年】
「武說的對,一直在這裡等下去也沒有意義……」
少年接著說。
【少年】
「月海已經先去二樓看了,我想……她應該只會在那裡
。」
【少年】
「所以我們就在三樓繞繞吧。」
【優】
「嗯……」
【優】
「好,了解……贊成。」
【可兒】
「是呀……就這麼辦吧。」
【武】
「啊啊,是啊……」
我也大力點頭。
【空】
「沒辦法,大家請盡量避開危險的地方。」
空也終於點頭了。
要是早點決定不就好了。

.....................................................
空說要回到控制室拿資料,暫時與我們分開。
我、優、可兒、少年,一共四個人,一起去探險。
決定將三樓的一般通道,以及位於其正上下方的緊急通
道,一條一條慢慢繞。
遇到通道叉口就分批前進,走到盡頭,回頭再集合……
就這樣反覆好幾遍。
能夠走的通道都走遍了。
沒有漏水的地方吧?
難道連細微的龜裂都不放過,水壓一定會襲來嗎。
另外,也許還有其他人跟我們一樣受困了。
雖然空說系統偵測出館內的剩餘人數為『6』,可是目
前這不見得就是最正確的吧。
如果真的遇到誰,或許可以改變目前的受困狀況。
又或者,因為偵測裝置的故障,會有一條系統沒有找到
的通道也說不定。
也許在哪裡,會有我們不知道的海上出口……我還不想
捨棄這一點點希望。
這段期間,空則繼續接觸LeMU的管制電腦系統-雷
米,努力收集資料。
盡可能使用各種方法取得與外界的聯繫,空是這麼說的

回到商店前,空已經先到等著我們。
可是沒看到月海。
【優】
「月海沒回來耶。」
【武】
「不能一直丟下她不管……那傢伙現在在哪裡?」
【空】
「去確認看看好了。」
大家都進入控制室。
【空】
「再一次調查全館的生物反應,即使小町移動也可以找
得到。」
【空】
「當然,如果小町在館內的話……」
(而且還活著的話……)
這個想法,我當然沒說出口。
不久,監視器上的LeMU地圖顯示了調查結果。
在二樓有一個模糊的光點。
【空】
「那個就是小町……」
三樓的房間(應該是這個控制室)中,也有好幾個點閃
爍著。
【少年】
「啊!!」
【優】
「怎麼了?」
【少年】
「這個數字不奇怪嗎?」
【少年】
「你們看……」
少年指著螢幕的一個角落。
那裡顯示一個數字。

『生物反應:6』

【少年】
「仔細看……」

『生物反應:5』

『生物反應:7』

『生物反應:6』

5?7?6?5?7?6……
【空】
「啊,真的耶……為什麼呢……」
空弄著操作儀,可是監視器上的顯示仍然不穩定。
數值每隔數秒就會變動一次。
可是生物反應的數值即使改變,光點卻沒有重新出現或
消失。
【少年】
「難道……」
【少年】
「除了我們……還有其他人也在LeMU裡?」
【少年】
「如果那個顯示真的是『7』的話……」
【優】
「有可能」
【少年】
「嗯……還是去找那個人吧?」
【少年】
「是啊……也許正受困著,一定要幫助他!」
【武】
「等等……少年,冷靜點。」
暫時,我們都專注在變動的數字上。
越看越覺得不安的數字……
終於──
『生物反應:6』
最後完全停下來了。
地圖二樓的光點慢慢移動著。
三樓的五個光點,還在房間沒動。
【空】
「剛剛……應該是偵測的錯誤動作,原因不明……我要
檢查一下。」
【武】
「不過月海在二樓,我們五個人在這裡……」
【武】
「還是不符合這個『6』啊。」
【少年】
「可是……」
【武】
「再去繞繞調查,就會知道了。」
【少年】
「…………」
【優】
「……是啊。」
【武】
「那麼……」
【武】
「大家前進二樓吧……」
無法清楚捕捉真實。
我們一起爬上通往樓上的漫長緊急階梯。
結果三樓完全沒有人。
即使是小路上,也沒有看到誰。
通訊聯繫還沒有連結上線,空告知著。
遊樂設施以及通道上的雷米終端機,只能看到畫面上的
情報,可是無法操作。
原因還是不明。
只得知樓層上連一個漏水的地方都沒有。
抵達二樓──索非亞休德克。
空給了限時30分鐘的自由活動。
可是,還是沒辦法到處逛逛。
只能簡單繞一繞房間,繼續搜尋。
只要空一舉起手,她的眼前就浮現出虛擬影像。
【空】
「這個樓層跟下一層不同,各種偵測裝置的機能正常運
作,比較能確保樓層本身的安全性。」
【空】
「啊……小町的確在這一層……應該是在電梯附近。」
【武】
「妳知道?」
【空】
「是的,我會在警備室持續進行作業,各位的狀況都會
顯示在螢幕上,若是有任何問題,就會廣播通知大家…
………」
【空】
「若是大家有任何問題,也可以隨時呼叫我。」
【優】
「知道了,那就解散吧,30分鐘後在警備室集合。」
【少年】
「了解」
【可兒】
「了~解囉」
【PIPI】
「汪汪」
【武】
「嘿呵呵……了解。」
空關閉虛擬影像視窗,走進通道前頭的房間裡,那裡應
該就是警備室了。
其他人各自在十字路向各個方向散開。
我從口袋拿出PDA,按下按紐。
充電完畢,液晶螢幕的燈光好好地閃著。
首先,確定現在的時間。
在那之後雖然試了好幾次,但還是無法進行通訊與上網

(還是放棄用這個跟外界連絡吧……)
再次將PDA塞進口袋。
還有30分──
嗯……該從哪個房間開始著手呢?
  
..............................................................
來到了遊樂設施空間。
有模擬海豚座騎的旋轉木馬。
不能叫旋轉木馬,應該叫旋轉海豚……
正式名稱應該是『Karussell Delph-
ine旋轉海豚』。
完全沒有人的旋轉海豚上,令人感到些許不舒服的孤寂

一隻隻的海豚看起來好悲傷。
【武】
「喔喔喔啊!?」
旋轉海豚忽然響起節奏輕快的旋律,開始迴轉著。
當然,沒有任何人在坐……
孤寂的感覺忽然消失,轉為劇烈的恐怖感。
【武】
「怎怎怎怎……怎麼會這樣!」
【武】
「小心! 這個遊樂園被下詛咒了!」
【武】
「我不要這樣的故事啊……」
不知從哪裡傳來了哼著鼻音的歌聲。
【優】
「嗯呵呵……嗯呵呵……呼呼呼啊嗯……」
優邊跳邊走過來。
【優】
「咦? 倉成什麼時候來的啊?」
【武】
「妳看起來真開心啊……」
【優】
「你看……因為很好玩呀,好興奮喔……」
【優】
「呼呼嗯……一直都好想坐一次繞繞看呢~」
優指著旋轉海豚。
【武】
「妳啊! 就是妳突然按啟動的喔!」
【武】
「真是嚇死我了!」
【武】
「差點被妳騙了!」
我揮舞著拳頭讓她看看。
雖然這樣似乎有些誇張……
【優】
「倉成為什麼會怕旋轉海豚呀……」
優斜眼輕佻地瞪著我。
【武】
「空無一人的主題樂園,就像恐怖片呀……恐怖片。」
【優】
「真是膽小。」
【武】
「對了,妳竟然浪費貴重的電力!」
【武】
「若是停電了怎麼辦?」
【武】
「我們又不知道LeMU的蓄電量有多少。」
【武】
「『節約省電!』呀……小心妳老闆罵妳。」
【優】
「除了膽小,還愛擔心。」
【武】
「什麼啊……本來就要考慮這個啊……」
【優】
「倉成,你不知道嗎?」
這次我故意裝傻給她看。
【優】
「LeMU並非由外部供給電力。」
【優】
「而是在館內裝置私人發電裝置。」
【優】
「從位於水深119公尺位置的海底熱水噴出孔,嗯…
………也就是溫泉,從那裡抽取熱水使其氣化。」
【優】
「藉由這個蒸氣壓力,還有施設內產生的廢熱氣來啟動
發電,以提供館內必要的電力。」
【優】
「LeMU除了是主題樂園,也是封閉型移動星球的測
試示範設施。」
【優】
「以上……就是新進人員的現學現賣。」
【武】
「啊,是喔……」
【優】
「呀,什麼『是喔』……我可是解說得很詳細耶。」
【武】
「好好……妳做的很好,新來的。」
【優】
「哼嗯……」
【優】
「我可是看到倉成被海豚旋轉嚇一跳,還發出『喔哇喔
!!』的性感叫聲呀。」
【優】
「嗯……該不該跟大家說呢……」
【武】
「請隨便。」
【優】
「…………」
【武】
「…………」
【武】
「不要啦……還是饒了我吧。」
海豚不知不覺停下來了。
一次的旋轉時間約為3分鐘左右,結束之後,裝置設定
就會自動停止,優這麼說。
我們靠著圍著旋轉海豚的柵欄。
【武】
「優是假期才來上班的短期工讀生嗎?」
【優】
「嗯嗯……從4月底開始,在這裡住宿工作,今天是第
四天吧……」
【武】
「嗯……突然發生這種事,妳還真辛苦。」
【優】
「倉成是第幾次來LeMU?」
【武】
「第一次」
【優】
「啊哈哈……我還多你三天喲。」
優大笑著。
可是,她還真能笑,這種開朗跟樂觀值得尊敬。
【武】
「妳真是厲害……明明現在的情況就很沮喪。」
【優】
「才不是這樣,如果照你的說的,難不成沉悶一點會比
較好?」
【武】
「還是笑笑的比較好。」
【優】
「對了對了,就是這樣啊……」
又笑了。
我也努力笑著。
【優】
「呼啊……」
優伸著大大的懶腰。
然後,抱著膝蓋原地蹲下。
我也模仿她彎下腰來。
【優】
「其實……」
【優】
「是因為我覺得爸爸也許在這裡,所以我才來的。」
【武】
「爸爸?」
【優】
「其實……我爸爸曾經在LeMU的開發部門工作過。

【武】
「開發?」
【優】
「啊啊,嗯嗚……電腦程式吧,就是空所使用的虛擬影
像、雷米的終端機、管理系統……」
【優】
「我知道得不是很詳細,好像就是做這些東西吧,在這
裡蓋好之前──是跟建設LeMU的工程有關。」
【優】
「當然,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優】
「他是身為開發計畫的成員之一而加入開發行列。」
【武】
「嘿……是喔……」
【優】
「可是爸爸──」
【優】
「爸爸……有一天突然不見了……」
【武】
「……咦!?」
【優】
「行蹤不明……」
【武】
「什、什麼時候!?」
【優】
「這個……」
【優】
「自從我懂事之後,他就不見了……」
【優】
「在我一歲的時候……也就是距今17年前的事情了。

【武】
「17年前……」
【武】
「那優還記得……妳父親的事情嗎?」
【優】
「嗚嗯……」
【優】
「只在照片或影片裡看過……」
【優】
「我自己完全沒有任何記憶……」
【優】
「現在我說的這些事,也都是媽媽跟我說的……」
【武】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會行蹤不明?」
【優】
「要是我知道的話,就不會來這裡了。」
【優】
「我僅有的線索就在這裡了……」
【優】
「有人最後目擊到爸爸身影的,就在這個LeMU裡。

【優】
「只要來這裡,或許能夠找到一些有關爸爸的線索……
我…是這麼想的………」
優雙手加重力氣抱緊膝蓋。
【優】
「媽媽好像已經認為爸爸死了……」
『死』……
這個字,重重打在我的胸口上。
【優】
「可是、可是?」
【優】
「我……相信爸爸他……」
【優】
「爸爸一定還活著!」
【優】
「一定是的!?」
【優】
「爸爸只是不知去向……又沒有發現他的遺體……」
【優】
「最近做好的遊樂設施,好像就是採用爸爸的新程式。

【優】
「這個館內的某處,一定有爸爸在這裡工作過的線索。

【優】
「唉……算了──」
【優】
「這個樂園已經沉在海底了。」
【武】
「…………」
【優】
「…………」
然後……一片沉默。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想找些話來說,卻什麼也找不到。
【優】
「……嗯」
優忽然站起來。
【優】
「嗚嗯……這時候應該來點背景音樂囉~」
【優】
「來點愉快輕鬆的音樂吧……鼕鼕咚啦。」
【優】
「啊……海豚轉啊……」
【優】
「倉成,應該要繼續去巡邏了吧?」
說完走掉了。
【武】
「啊,優……?」
海豚又開始迴轉。
優沒有回來。
看來……她從旋轉海豚裡側的通道走掉了。
(……我也該走了……)
海豚目送著我,離開了房間。

             <無異狀>
.............................................. 

通道緊鄰的休憩空間裡,有個販賣紀念品的商店。
掛著一個象徵LeMU的招牌看板。
這裡就是我揭穿少年玩偶裝的地方。
那個……叫什麼妙妙的狸猴玩偶裝……
商店裡的鑰匙圈、3D影像墜子、海產品等等,都印有
狸猴的玩偶模樣。
那隻狸猴後來怎麼樣了,我也不太清楚。
……少年就坐在旁邊的長椅上。
什麼也沒在看,但視線卻集中在單一方向。
只是征征地看著地面。
本來我想說那裡是不是有洞,但其實根本沒有。
而且把手壓在太陽穴。
【武】
「頭痛啊……少年?」
【少年】
「啊……」
【武】
「怎麼了? 怎麼坐在這裡……發現什麼了嗎?」
【武】
「難道想起了什麼事情?」
【少年】
「咦? 嗯……」
【少年】
「你……是誰?」
【武】
「剛剛不是說過了嗎,自我介紹過啦? 武,倉成武。

【少年】
「啊啊,嗯嗚……武、武啊?」
【少年】
「這裡……嗯……這裡是……」
【少年】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武】
「唉……唉呀唉呀……」
記憶障礙的傢伙。
少年甚至連剛剛說過的事情都不記得。
一個又一個、零零碎碎的片段也忘了。
【武】
「這裡是海洋主題公園LeMU。」
【武】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們被困在這裡了。」
【少年】
「LeMU?」
【少年】
「被困在這裡,是指什麼?」
【武】
「這個嘛……這連我都不想知道。」
【少年】
「嗯……」
【少年】
「那個……你是?」
【武】
「倉成武」
【少年】
「倉成武?」
【武】
「武,是武士道的那個武字,不是式喔……」
【少年】
「嗯嗯……」
【武】
「把它記下來可能會比較好,我的名字、大家的名字、
還有這個地方的名字。」
【少年】
「記下來,啊,是啊……這樣做可能比較好……」
【武】
「你應該知道『記下來』的意思吧,是指用紙筆寫下來
喔……吃飯的時候也是,還有──」
【武】
「如果真的想起來了,你自己的名字也要寫下來。」
我將從商店裡偷拿到的筆記跟筆遞給少年。
【少年】
「謝謝」
【少年】
「嗯? 對了,今年是幾年?」
【武】
「你連這個都忘了?」
【少年】
「嗯……」
【武】
「今年是西元20……」
【武】
「……嗯呃……幾年啊。」
我在口袋裡翻著。
PDA的裡側塞著已經皺掉的半張入場卷。
【武】
「啊啊,對對……2017年啊! 你看,記下記下!
 寫下來!」
【少年】
「知道了,2017年……嗯……」
他很老實地寫下來。
看來還沒忘記寫字。
【武】
「這個……為什麼要知道幾年?」
【少年】
「嗚嗯……有點事情。」
【武】
「有點事情?」
【少年】
「我想……如果知道年份,也許會記起出生年月日。」
【武】
「是啊,這麼說來……你連自己的年紀都不記得?」
【少年】
「嗯……」
【武】
「看起來呢……應該是虛歲42歲吧?」
【少年】
「──咦!?」
少年吃驚地按著自己的臉。
【武】
「哈哈哈……開玩笑的、開玩笑! 怎麼可能啊……」
【武】
「大概是14、5歲左右吧。」
【武】
「如果是18歲,就真的是娃娃臉了。」
【武】
「啊! 難道你連自己的長相怎麼樣,都不記得了?」
【少年】
「……臉?」
【武】
「擔心的話,就看著鏡子畫一張自己的自畫像吧……」
【少年】
「啊,啊啊,嗯……就這麼做……」
(真是的……唉呀唉呀……)
可是,少年的徬徨表情已經慢慢消退,這比什麼都重要

【武】
「嗯……我也該走了,時間到了的話,你也要來警備室
喔。」
【少年】
「啊,警備室? 在哪裡? 嗯嗚……這裡是哪裡?」
【少年】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武】
「啊,我明白我明白,別太勉強,如果你沒有來,我會
來找你的。」
【少年】
「嗯……拜託你了……武。」
【武】
「喔? 你記住啦。」
【少年】
「武是吧? 你的名字……」
少年將剛剛才寫下來的我的名字,拿給我看。
那裡端正地寫著『式』這個字。

   说<吉祥物紀念品商店 無異狀>
  
...................................................
空說她在警備室執行工作……
可是她到底在做什麼,我有些在意。
而且,她從剛剛就一個人獨自執行這麼複雜繁瑣的工作

跟來回巡邏的消耗體力比起來,這又是另外一種的疲憊
,算是消耗精神。
邊這麼想著,我敲了警備室的門。
叩叩。
【武】
「喂,空在嗎?」
【武】
「敲這麼厚的門,不知道裡頭能不能聽見……」
在門旁的儀表板,我按下通話鍵。
可是空沒有回應。
【武】
「不在嗎?」
因為門沒有上鎖,一按下開啟鍵,門隨即打開。
警備室很狹窄。
而且髒亂。
正面的牆壁上排滿了監視螢幕,每個螢幕都因為香菸的
煙薰,沾滿污垢變得灰黑。
菸灰缸上堆滿了如山的煙蒂。
有些諷刺地,貼了一張大大的『禁菸』標誌。
我想起大學裡那個悶滯的房間(建築史為25年),有
些想笑。
可是,邊忍著笑意邊環顧四週,沒有空的身影。
【武】
「空?」
【武】
「喔咿……空去哪裡啦?」
【武】
「我以為妳應該不會到處亂跑的啊……」
我又往室內踏進一步。
【空】
「啊呀!!」
【武】
「哇!!」
牆壁上的螢幕同時打開、關閉。
【空】
「倉、倉成……什麼時候來的?」
不知為何,聲音從桌子的陰影那裡傳來。
已經是死角了,並沒有看到空的樣子。
【武】
「我想說空在這裡……可能一直很忙,也許很疲憊了,
所以來看看。」
【武】
「妳在那裡做什麼啊?」
邊說,我邊走進桌子陰影處。
【空】
「啊啊,不行……倉成! 別過來……」
【武】
「咦?」
【空】
「現在我不太方便……」
沒有看到她的臉跟身體,可是聲音聽來很不好意思。
【空】
「可以的話……那個,先暫時在門外等我一下好嗎?」
有些難以啟齒地說著。
【武】
「嗚啊! 難道妳正在換衣服?」
【武】
「抱歉、抱歉……」
【空】
「啊,不是、不是那樣的,嗯……不過算是類似……倉
成需要換衣服嗎?」
【空】
「如果你願意穿工作人員的制服……更衣室在這個房間
的最裡頭,彎過通道的轉角就可以了。」
【武】
「不,我不用了,反正我已經習慣這樣了。」
【空】
「是嗎……」
【空】
「不好意思,我還在執行作業中,想要專心……因為必
須在預定時間之前完成。」
【武】
「啊,不好意思打擾妳了,我再去外面繞繞,等會再來
。」
【武】
「加油吧……麻煩妳了。」
【空】
「好的,謝謝……」
即使這樣一來一往的對話間,我還是沒看到空的樣子。
我對空的方向輕輕揮手,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到,走向出
口。
【武】
「嗯……別太勉強自己,對身體不好喔,有時候也該休
息一下。」
我沒有轉過頭說著。
【空】
「嗯嗯……別擔心。」
【空】
「工作很有趣,我只要心血來潮,一直……不睡覺都沒
關係。」
(一直不睡覺都沒關係,唉呀唉呀……)
空話裡的意思我不懂。
不過,應該是說那個吧……
就是很熱衷的意思吧。
系統工程師這種人,像這樣奇怪的人也許很多吧,我擅
自這樣解讀著。

        说<警備室 無異狀>
........................................................
從口袋拿出PDA確認時間。
距離空說的集合時間還有17分鍾。
接下來去哪裡呢。
  
......................................................
一個沒有掛上看板的門。
總覺得想要進去看看。
看來這裡是倉庫。
FRP(強化塑膠)製的箱子,堆積如山。
還有許多必須用手推車才能搬運的大箱子,或是勉強可
以抱起的細長箱子等等。
上頭寫了很多記號跟文字,可是我不懂它的意思。
還有好幾個周圍為活性碳製的圓形膠囊,以及類似鐵桶
的東西。
裡頭是什麼呢……
嗯……不用調查這麼仔細吧。
從哪裡傳來咻咻的聲音。
沿著聲音過去,原來是一個懸掛式的空調,雖然狀況不
算好,不過機能還算是完整。
房間的天花板上裝置著有軌道的吊車。
還吊著一個箱子,看來是作業途中忽然停下來。
一定是連整理都來不及。
大家就直接一哄而散的樣子……
【武】
「喔咿……有人在嗎?」
還是呼叫看看,或許會人有在。
【武】
「…………」
【武】
「嗯……這種地方應該沒有人吧……」
即使沒有人回應,我也不會覺得訝異。

          <倉庫 無異狀>
................................................... 
從通道走到下一個轉彎,向左轉。
走進最裡面的門,那個門還是打不開。
(咦呀?)
這裡是哪裡。
明明是要去電梯間的啊,搞錯了吧。
看板上寫著『Qualle』。
Qualle是什麼?
因為剛剛讀過導覽手冊,所以我知道這裡是模仿水母的
真空管式遊覽船的搭乘處。
反正現在沒事……
確定地板與牆壁上沒有大裂縫損傷之後,我走出房間。
電梯就在水母遊覽船的隔壁。
【武】
「啊……」
月海不出聲地站在那裡。
就站在電梯門的正前方,嚴肅的表情看著。
【武】
「在這裡啊……」
【月海】
「…………」
月海雖然發現我的存在,卻沒有說話。
視線還是在電梯門上。
【武】
「此處電梯無法通往地面。」
我唸著旁邊的看板說明。
【武】
「通往浮島──因塞爾‧奴爾島,請利用樓層中央廣場
的電梯。」
【月海】
「…………」
【武】
「喂,月海,妳一直站在這裡,電梯也不會來吧?」
【月海】
「這我當然知道。」
月海終於回答了。
【月海】
「剛剛我就看到了。」
【武】
「看到了? 看到什麼?」
【月海】
「電梯」
話還沒說完,月海將手放上緊閉著的電梯門上,用力拉
開。
門壞掉了吧,半開著停住了。
月海探進頭,看看電梯裡面。
【月海】
「你看,電梯箱還在那裡。」
我有些惶恐地小心翼翼探視。
【武】
「啊啊……我們搭乘的那個呀。」
【月海】
「還是停在我們當時脫困的地方。」
在深底的箱子。
電梯箱停在下一個樓層──約20公尺以下的地方。
雖然我知道各個樓層的距離間隔很大,可是沒想到有這
麼遠。
【武】
「嗚哇!!」
月海突然從後面輕推我的肩膀。
【武】
「別推啊……掉下去怎麼辦?」
【月海】
「掉下去的話……會死掉吧,應該……」
月海冷淡的說。
【武】
「真是的……為什麼要這樣嚇我啦?」
【月海】
「因為你膽小。」
月海用力拉著門,關閉在原本的位置。
我試著呼叫電梯,喀喳喀喳地壓著按鍵。
沒有反應,指示燈也沒亮。
【武】
「電力沒通的樣子。」
【月海】
「嗯……而且這個電梯的鋼線也歪了,即使通電,也可
能不會動吧。」
【月海】
「是的,這個電梯不能動了……」
【月海】
「…………」
月海隨後不再說話。
一片沉默。
月海真的什麼都不想說。
除了必要的事情……
她在防備著我嗎?
為什麼呢……
想知道。
【武】
「喂,發生什麼事了嗎? 跟我說吧?」
【月海】
「跟你沒關係。」
雖然是這樣沒錯。
沒關係……
關係……
【武】
「妳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月海】
「你在說什麼……什麼?」
【武】
「有關這個意外。」
【武】
「這個意外,譬如……跟那個──」
【武】
「這跟妳一直保沉默,到底有什麼關係?」
【月海】
「意外? 這可不是什麼意外事故……」
【月海】
「是事件」
【武】
「為什麼這樣想?」
【月海】
「呀……你不驚訝啊……」
月海的表情有些意外。
【月海】
「你也感覺到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武】
「嗯……算吧。」
【武】
「總覺得狀況有點太誇張了……」
【月海】
「…………」
【武】
「目前的對外聯絡、脫困途徑,都是被中斷的狀態。」
【武】
「可是除了這個,妳看……像電燈還是亮著、還有空氣
呼吸。」
【武】
「簡直就像……是有人刻意把我們關在這裡一樣……」
【月海】
「呼……真是看不出來,沒想到你還真想到這些事情了
。」
月海只有嘴角抽動著。
那是個挑撥的笑意。
【武】
「看不出來是什麼意思?」
【月海】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