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02

【小說】EVER17前傳,2016﹝十五﹞Begining

樓主 螞蟻 lf230000
商店街上人來人往,紛鬧異常,明明不是假日,卻還是看到一堆人……不,該說是一堆有點媽媽級的人物在這裡『血拼』。偶爾也能看到幾個職業學校的翹課生在這裡混,只是現在透史沒有資格去說別人什麼。

明星高中『鳴神學園』的學生也翹課到了這裡……而在他身旁的是學園成績第一名的校園偶像……。

「喂喂,透史,這件怎麼樣?」

「嗯…不錯啊。」

「嗯……還是這件好呢?」

「那件也很好……」

真奈在服飾店拿著衣服一件一件的站在透史前面請他評比。透史總覺得這找感覺好像在哪裡有經驗過。

這件如何?這頂怎樣?這會不會太花了?這套好不好?………………

﹝真奈完全繼承了想子姐的功力啊……﹞

「啊,真是的,太無趣了啦!」提著剛買下的衣服的帶子,真奈突然對透史抱怨著。

「咦?怎麼了嗎?你不是逛的很高興嗎?」

「透史,你一定很不適合陪女孩子出來約會吧。」

「這話怎麼說?」

「因為,你對每一件衣服的評語都是『不錯啊~』、『很好啊~』之類的,這樣子我怎麼知道到底好不好嘛!」真奈點了點他的額頭。

﹝那是因為穿在你身上真的都很好看啊……說出實話而已。﹞

「我又不會看衣服,所以問我也是白問啊。」

「真是的……人家想挑一件你真的覺得好看的嘛……」

兩人的臉也間因為這句暗示性的話語都紅了起來,真奈到底有沒有心和自己交往,透史現在也略微感受到了一點……

逛街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尤其和女人一起……光是挑飾品就要一堆時間。不知不覺的就到了中午,真奈和透史兩人找了一間速食店,點了東西後就走到外面的座位上。

透史手邊還有真奈剛剛的一堆戰利品……

「嗚……已經中午啦。下午就要回去挨罵了。」真奈皺著眉頭說。

「沒辦法,挨罵是必定的啦!我反而比較擔心我的處境……」透史也嘆了口氣。

「爲什麼?什麼處境啊?」也不知道不是故意裝傻,真奈歪著頭說。

「你別忘了你的身分和你今天說過的話啦……」

面對這時候還有點遲鈍的真奈,透史還真是無可奈何,反正已經有所覺悟……

安靜的吃了些午餐後,真奈問了。

「那片光碟一樣是沒有進展嗎?」

「啊,這是當然,我想可能需要什麼特殊程式才能開啟,而且現在問題的重心全部都是在『To Koma』吧!只要能夠知道那裡面在說什麼,就能知道製作那片光碟的目的了。」透史分析著。

「喔~~這麼厲害啊,能分析到這裡。那麼請問你,要怎麼開啟呢?」

「我…我怎麼會知道啊!知道了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那你的分析不就沒有意義了?」

這麼說也沒錯,透史頓時詞窮,「也…也對啦。當我沒說吧。」

「那麼…對於現在的世界你有什麼線索嗎?像我們有遇到優……」

想了一想,月海的映像出現在腦海哩,本來應該是要想真奈說明的,但是現在卻不知道爲什麼不敢講出來。

月海,又是因為什麼?
『石川拓海』又是何方神聖?
月海說的透史的另一個父親是……?
再來,又想起了想子,爲什麼想子會認識月海?

「其實,我覺得……」透史小聲的說。

「直說啊,不要吞吞吐吐的。」

「我覺得想子姊和這整件事情好像有什麼關聯。」

這句話倒是有一點震撼,畢竟想子對透史和真奈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人。

「哈哈,這設定真是有趣……雖然我也這樣覺得……」

兩人的氣氛變的有點奇怪,同時懷疑上了離自己最近的親人。

「其實,我功課方面的問題一向都是問想子姊來解答的,而且不論我問的問題難度有多高,他都能夠很輕易的解答出來,現在想想……以他這種程度,應該不會作管家啊!」真奈接著說。

「嗯……更何況他十八歲的時候就在照顧我了,哪有時間念書?」透史加強了疑點。

「那……想子姊到底是……?」

這個問題就目前為止是沒有答案的,不論再怎麼去想。

不過竟然連想子的身分都得去懷疑,透史不禁感嘆……麻煩的事情真多。雖然這一切好像都不干他的事,但是這些事情確實影響著他的生活。

「回去吧……」

﹝想到這種令人嘆息的地方,還不如忘掉比較好。﹞

回到學校,在被同學綁走之前,他們兩人當然是被老師先抓去括了一頓,幸好真奈的導師小夜美老師說明了一下早上的騷動後,替他們說情才免於被記過的命運。

但是,躲不掉的還是躲不掉,透史就在進教室的瞬間被包圍了。

而下場又是如何?

只知道徹在一旁不敢加入戰局,優在原位上嘆著氣………

「辛苦他啦……我看我明天在問透這件事吧!他現在好像沒空耶……」

「笨五條……」

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學鐘聲,透史趕緊逃離這有如刑場一般學校,橫衝直撞,只求快速離開校園附近。這種速度已經快要是人類的極限了。

逃到家門口,先喘了口氣後,還要再度面對家裡的另一個挑戰。

那就是……月海。

將門打開後,月海並不在一樓。

﹝難道他又去找什麼了?﹞

踏著沉重的腳步走向二樓,就在樓梯間時……

「透史,能請你過來一下嗎?」

是月海的聲音,雖然平常他的聲音就是這麼嚴厲,但是今天的感覺好像特別認真。

「好的…等我一下。」

快步的走上樓,發現月海人在自己的房間裡,更令人吃驚的是……手提電腦已經在開機的狀態下了。也就是說……

「能夠請你說明一下這片光碟是從哪裡得來的?」

﹝果然,被發現了啊。﹞

「從、從我一個朋友那裡拿到的,他要我幫忙解開這片光碟的謎。」這也算是實話。

「謎?什麼謎?」

「你沒看過嗎?裡面有三個文件,一個是德文,一個是圖片,另一個則是無字天書。我朋友就是不懂這個意思才找我幫忙的。」

既然已經被月海看到,索性就豁出去了!反正隱瞞月海有沒有意義,月海也可能知道某些線索。

「謎……?你指的是這個嗎?你手邊不就有破解的程式?」月海疾言厲色的說。

「破……破解程式?我有那種東西嗎?」透史驚訝的說。

只見到月海從手邊拿出了一片光碟……就是昨晚睡覺前丟在桌上的那片不知名的光碟。沒有想到那片光碟是破解程式?!

馬上把月海手中的光碟搶了去,但他還是絲毫沒有想起自己從哪裡得到它的。

「但是你說這是破解程式……?要怎麼用?」

「拿來。」

月海接過光碟,放入電腦的另一個光碟機中讀取,視窗跳了出來,裡面只有一個執行檔,沒有其他東西。

接著,月海放入那片謎之光碟……依然是跳出三個文件。月海點的那個執行檔,跳出了另一樣視窗………『Password』。

「還要密碼啊?」透史說。

「還是共十碼………你知道嗎?這是你的,應該會有點線索吧?」

「不,我根本毫無頭緒。十碼密碼……?」

越來越複雜,透史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現在出現的密碼到底又是什麼?

「透史,你的生日是幾月幾日?」月海突然問。

「咦?1987……不,1999年1月21日。」

「那麼…又是幾點出生的?我記得是晚上11點………等等,十碼?!」

說完,月海便輸入了『1999012123』這十碼,並按下輸入,這瞬間,緊張異常……

只見電腦停了數秒後……出現了『Data Loading』的字樣,也就是說……

「成……成功了?!爲什麼我的生日會……?巧合?」

「看下去就是了,這種沒意義的話就住口吧!」

現在電腦出現的字樣是……『Loading Complete,Now Translating』

過了數秒,跳出了那三個文件的視窗,剛剛的執行檔已經結束運作了。

「你說的無字天書是這個吧,現在來看看……」

執行『To Koma』,跳出來的…不再是無字天書,而是滿滿都是看的懂得日文字的………信。

「這……這就是那光碟的謎底嗎?」

「先別說廢話,看看信裡寫什麼吧。」

信的內容……

『宗介:
相信你已經經由我的部下得到這封信,對於你女兒被公司拘禁的事情,我在此再次深表遺憾。我知道你非常想救出你的女兒,我們也是多年的老朋友,對於拉比利的行徑也早已看不下去,沒有想到他們會過份到連自己公司幹部的兒女都不放過。對於我提出的的入侵RSD的計畫,我已經以德文的方式寫在另一個檔案裡,這是能夠救出你女兒月海的唯一計畫………


「月、月海?!那……那不就是你嗎?」

「給我閉嘴!!都叫你安靜點了!!」月海大吼,透史也不敢在作聲。


……,這個計畫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在第238項的動作中,必須在17秒中完成,這裡也是所有計畫的關鍵點,多作了任何一秒都會導致失敗,相信失敗的下場你也很清楚……。本來我應該是要留下來幫你完成任務,無奈在這之前我的叛變已經被發現,當你看到這封信,我人已經在德國了,也有可能已經死了,接下來的就只好由你自己努力了,總之,祝好運。』


「這到底是……?」

月海的臉色一沉,「下面還有,再看下去吧。」


『關於我們在公司上級交給我們製作的Zamble病毒,主要的資料在之前你已經交給我了,我也把它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在這篇光碟的資料中有一格圖檔,那就是我將Zamble病毒存放的兆元磁片的位置,那是我兒子透史住的地方,拉比利是找不到的,我來不及去將它取回,如果你在救出你女兒後仍有餘力,就請你代替我將它取出吧!若有緣,應該會在相見吧!
可別死了喔。我們還要在喝一杯呢!千羽那傢伙也很期待,我們夫妻倆祝你好運。
石川拓海 』


「告訴我……月海……」

「什麼?」

兩人的臉色都很難看,畢竟,這片磁片中出現了兩人的名字。

「說我看錯了……什麼『我兒子透史』?什麼 『石川拓海』?你說我的另一個父親,難道就是他嗎?」

月海沒有答腔,只是點點頭……

「不可能!我的父親是五條一真!這麼多年來都是如此,難道現在要被推翻嗎?我的父親怎麼會是拉比利的石川拓海?!!」

不知不覺大聲的激動起來,因為之前透史的觀念中即使是拉比利作了什麼事,說什麼也和透史沒有關係,但是現在透使得名字大辣辣的出現在這封秘密文件中,怎麼能叫他冷靜?

透史,已經被捲入了漩渦中了。

「我並沒有說五條一真不是你父親,他們倆都是你的親生父親。」

「等…等等,月海,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

月海嘆了口氣,「你還不懂嗎?石川拓海就是五條一真啊!」

好像有點了解,又好像全盤不懂,透史現在的思緒混亂極了。

「你是說……我的父親……」

月海再度嘆了口氣,「都到這個時候……也差不多該讓你知道全部的事情了。」

「全部……的事情??」

「沒錯,我的父親,小町宗介,和你的父親五條一真,也就是石川拓海是多年的好朋友。」

透史插嘴說,「等、等等,我的父親化名為石川拓海在拉比利工作嗎?」

「這到不是,戶籍上確實有『石川拓海』這個人,只是他在戶籍上也沒有一個叫做『透史』的小孩。」

「也…也就是說……」

「你的父親,是有兩個身分的特殊份子。以石川拓海的戶籍在拉比利工作,以五條一真的身分出現在你的眼前。」

「老爸……是拉比利的人?!太……太難以置信了。」

月海在此時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用懷疑的眼神盯著透史,但是在幾秒後,這種感覺就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壓抑了下來。

「透史……,你有勇氣聽完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