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02

[小說]EVER17前傳,2016﹝二十一﹞Please

樓主 螞蟻 lf230000
Please

同樣是星期天的早上,另一個家裡的情形……

臥室裡,一名少女也依然賴在床上,或許是因為12月天氣冷了,身體被棉被捲著,而應該在身旁的鬧鐘則早已不知去向?

大概也是因為假日而不想早起吧。

不過與其說是不想早起,不如說是睡到不知道該起床了,因為……他正做著夢。

此時,房門『咿呀』的一聲打了開,進來了一位貌約二十出頭的女子。

「真奈,起床了!已經幾點了你知道嗎??」

但是少女就如同屍體一般,根本沒有動作。

「真奈~~~」走向前去準備將她推醒,「起……」

只見她在被子裡喃喃自語……「媽媽……」

想子動作瞬間停頓,似笑非笑表情,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哀愁……

「媽媽………嗎??」想子說。





十分鐘後,浴室裡的洗臉台前,真奈正異常快速的梳洗著,而想子則在後面,對著鏡子幫她梳頭,感覺上好像在趕時間似的。

「想子姊,你說爸爸回來了嗎??怎麼不早點叫我起床啊??」

「唉呀,是誰睡的像死掉一樣,還邊說著夢話喔~!」

「夢話……??」真奈回頭,「我說了什麽??」

「說什麽啊……你說『媽媽』啊。你夢到媽媽了嗎??」想子邊梳頭邊說著。


「是嗎……我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麽夢了……,反正現在爸爸回來了,他一定有帶禮物回來吧!我提醒過他了。」真奈喜孜孜的說。

但這時,想子問了一個有所深意的問題。

「你很喜歡爸爸嗎?跟去世媽媽比起來哪一個比較重要呢?」

真奈稍微按按腦袋,像是在思索著。

「比起來啊……很難說耶,都很喜歡吧!只是爸爸常常不在家,媽媽也在兩年前去世了……對了,媽媽的葬禮想子姊你也有參加不是嗎??我還記得你跟我抱在一起哭的希哩嘩啦的,還差點暈倒呢!」

「嗯……是啊,我當時真的很難過啊。」想子淺淺的淡笑著,「好了,抱歉我提起這個話題讓你回想起年過的過去,馬上就打斷它吧。」

但是真奈不以為意,「沒關係啦想子姊,媽媽去世那麼久了,我也早就能夠接受事實了。況且,一直追弔著死去的人也不好,我只剩下爸爸這個親人了,所以有機會我都會好好孝順他………雖然說他常常不在家就是了。」

最後真奈還吐了舌頭笑了笑。

「親人啊……」想子不由自主了說。

「想子姊,怎麼了嗎?」

「不,沒什麽,我想啊……其實我不就像真奈的姐姐一樣嗎??」



十分鐘後,霧島家的會客室,一名約40好幾的中年男子看著報紙。帶著副眼鏡,一點點小撇的鬍子,且有著修長的身材及親秀的臉孔,那身黑衣也跟會客室純白的牆壁產生強烈的對比。

看起來像是長途奔波的旅人一般,給人感覺不是很有精神。

『叩叩』的敲門聲響起,接著門就不客氣的打了開

「爸爸~!你回來啦。」真奈快步走向前。

「喔,對啊~小真,知道我回來了救出來迎接我嗎?真是乖女兒。」男子用著分飛和藹的笑容說著。

就在這句話剛說完,真奈後方的想子一邊緩步進入一邊小聲的竊笑著。

「歡迎回來,霧島先生。我才剛剛叫真奈起床呢!」

「真是辛苦你照顧真奈了,霧澤。不過話說回來,我這寶貝女兒的賴床習慣還沒改過來啊??」一邊拍拍真奈的頭,一邊說。

「想子姊~~,有必要說出來嗎??」真奈抱怨著。

「是的,別說有沒有改善,我正在努力不讓這種症狀越變越嚴重呢。」

「想子姊,我已經很努力早起了嘛!今天是因為做天星期六唸書太晚了,高三壓力很大的嘛!星期天讓我多睡一點有什麼關係啊??」真奈嘟著嘴抱怨。

但是這種情形看在霧島先生的眼裡,反而讓他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看樣子霧澤這個『姐姐』做的很稱職吧!」

「謝謝。」想子臉上掛著一百萬美金的笑容。

這時,真奈向前去纏住爸爸,「不要再說這件事了啦,爸爸,你說要帶禮物回來的喔~,沒有忘記吧?」

摸了摸真奈的頭,像是在疼什麼寵物一般

「我怎麼可能忘記呢?妳還特別聯絡我的是爸爸哪一次會忘記啊??禮物就放在大廳,趕快去拿吧。」

語畢,真奈準備便走出會客室,而就在開門之際,真奈問了個問題

「爸爸,你這次要在家待多久呢?一個星期嗎?」

「不,我今天下午就要離開了,這趟剛好順便送禮物回來。」

但這並不是真奈所期待的答案

「喔……那我生日那天爸爸也不能回來了吧。」聽的出失望的語氣

「是這樣沒錯,真奈,真抱歉啊。不過過年前一定會趕回來的。」

「好吧……」

說完,真奈就一溜煙的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

霧島先生隨即點了根菸,在會客室裡呼出一陣陣的煙圈。

「霧澤,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照顧真奈了,對真奈而言,你真的是個很好的姐姐。」

「我只是做到照顧『親人』的職責罷了。」

在真奈消失後,想子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消失,面雖無表情,但看的出冷酷。霧島先生也收起笑容,帶點正經而又含著些微愧疚。

「都過了這麼久我也不會不知道………」吸了口菸,嘆了口氣,「霧澤…想子,你現在還想要我的命嗎?」



咚咚咚咚,真奈在家中的走廊跑著。因為這個家實在太大了,如果不用跑的,從會客室走到大廳不知道要花上幾分鐘。

衝到大廳時,真奈已經是氣喘吁吁的。深呼吸幾口後,開始四下蒐尋獵物。

一眼望見在沙發上,包裝精緻的,且大到難以想像的包裹,隨即向前撕開包裝。包裹裡,放著一個尺寸特大號的貓型娃娃。

真奈看著娃娃,額頭冒出一滴冷汗。

「爸爸真的以為我還是小孩子啊……不過也真有點沒常識,哪有人送大娃娃給一個將近十八歲的女兒呢??」

不過既然是好久不見的爸爸送的,真奈也就不多說什麼,拿起娃娃準備回到會客室去。

但這時,好巧不巧的撞上了一旁,一樣是在沙發上,一個純黑的公事包。而公事包的拉鍊也因為沒有拉緊,真奈這一撞便讓裡頭的資料全數撒出。

「啊~糟糕糟糕,這是爸爸公司的資料吧!嗚啊……」

趕緊把娃娃丟到一邊,蹲下身來準備拾取資料………

「咦……?」

真奈瞧見,德文的資料標題……

「咦……?」

而這個德文單字,便剛剛好是他唯一了解其意義的單字……

「不會吧……」

這單字,是他以前無聊時曾經查過字典的……

雙手緊抱著剛剛才到手的大娃娃,從見到那份資料開始就沒有停止過顫抖……

腦袋瞬間一片混亂,又瞬間一片空白……

嘴唇從數分鐘前的紅潤,漸漸變成屍體的蒼白,並不住的顫抖……

「不可能啊……」




這時,客廳的門又被打了開。

「五條……你那麼大一個人還在看那種書啊??看來我太高估你囉。」優牽著小優,走進客廳。

透史一時之間也不想反駁他。而小秋在進入客廳之後,也被優慢慢的抱進嬰兒床。

現在的氣氛,沉默的有點駭人……只有小秋的小小聲音在響著。

優在哄完小秋後,走回客廳圓桌前,揀了個透史身邊的位置坐下。

「你到底……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呢??」優突然問。

「我很難回答……因為說出來你也不會信,那就像是說我有預知能力一樣。」

「哈哈,預知啊,我也不是不信喔,只是那種非科學的東西沒法子證明就是了。」

優順手拿了桌上的清茶,倒了兩杯。

一個現在生活的好好的人,為什麼就快要死了呢??透史這樣想著……
一個就知道自己快要死的人,為什麼還能這麼開朗呢??透史這樣想著……
一個強裝開朗的人,我該和他說什麼呢??

「優,如果這個問題會傷害到你,你就馬上打斷我吧。」透史接過裝著清茶的杯子後說。

「喔……你別擔心啦!我可沒那麼容易受傷喔。」優也笑笑的回答。

但透史還是稍微停頓了一下,才繼續問……

「這種狀況,為什麼妳還能這麼樂觀呢??」透史有點戰戰兢兢,因為他知道這個問題實在很不得體。

但是優卻好像絲毫不在意,「樂觀啊……你這麼覺得嗎??」

「優不是一直都給人這種感覺嗎??」

稍微淡淡的笑容掛在優的嘴角,一種哀悽的味道……

「因為……不樂觀點,是不可能堅持下去的;不樂觀點,我一定早就放棄了。」優邊喝著茶邊說。

「………妳真的很堅強。」

「這是同情嗎??」

「一半是,但另一半是佩服喔!你不會要說『我討厭別人的同情』這種話吧??」

「那種話說了也沒意義吧!這種事情本來就很容易讓知情的人同情了,如果說討厭,那也未免太任性了,就像是叫別人來用力揍自己卻又嫌對方打的太痛。」優帶點打趣的口氣說。

「呵呵,奇怪的比喻喔。」透史笑著說。

「不過,我確實不需要同情啦!畢竟這是我自己的事……」

說完,又倒了一杯茶,也順便再加滿透史的杯子。

「我想你應該比較在意我為什麼今天邀你來吧。」優邊倒茶邊說。

「嗯……是吧!其實你不說也沒關係啦。」

「我有幾個目的,一是看有沒有機會套出你『探究過去』的來由,二是……看你有沒有辦法幫我。其實第一點比較不重要啦!」

「套出來啊……真的很難令人相信啦!真的真的不聽也罷!要勉強說的話……關於你的事情,我可能有類似第三視點的能力吧!」

但是優聽到透史的話倒是有點驚愕。

「第三視點?!」優瞪大了眼睛。

「怎……怎麼了嗎??」透史被那副大眼睛的的驚愕表情給嚇着。

喝了口茶,優回復冷靜的說,「沒什麼,只是從你嘴裡聽到這句話有點驚訝罷了。沒想到你也了解什麼叫第三視點啊。知道這個名詞的人是極少數的耶!」

「啊……嗯,算是了解吧。」

「那就沒什麼好問的了……問不出結果來。不過你不可能是第三視點就是了,就讓你繼續瞞下去吧!就算你真的能預知未來,我也不想……不,應該是說沒有勇氣去預知我的未來吧。」

優對他的未來,依然是充滿了不安。如果這時的他知道自己的未來是BAD END,他大概就會從此失去幹勁,真正的變成了等死的人吧!

「那第二個呢??你要我幫你什麼?」透史繼續問。

「那個啊……其實有點強人所難喔。」

「什麼?沒關係,你說吧!因為不是你說什麼我都同意的啊,所以別想那麼多。」

「哈哈,這說法真有趣。………五條,你認為我曾經有沒有男朋友??」

這個問題確實是很奇特,就像冷不防的暗箭一般。

「咦??為什麼這麼問啊?」

但是優沒有理會這個問題。

「有喔……在國一時,我有過一個男朋友。」

「然……後呢?」

「他在知道我心臟病被送進研究所後,就再也沒有聯絡過了,其實那也不算什麼男朋友吧!年紀小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錯覺啦!」

透史並沒有接話………

「雖然說是錯覺,但是即使不當他是男朋友,他也是很要好的朋友,那時他的不聞不問對我真的傷害很大,在我痛苦的時候,只有媽媽在我身邊,一個鼓勵我的朋友都沒有,尤其是他……我那時哭了好幾次呢。」

嘴裡說當時的淒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優始終保持著笑容。

「那麼……說這些的目的是??」透史問。

「就是啊………你,五條透史,能夠做我現在的『好朋友』嗎?」

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問題,這種問題根本沒有思考答案的必要。

「優……妳在說什麼啊?本來就是朋友了不是嗎?」

「不,妳還沒了解我的意思,我說的是『好朋友』喔!」

這下子換透史不懂了……

「標準哪裡不一樣嗎??我搞不懂……」

優先深吸一口氣,再呼出……

「有關小秋啦……」

「小秋??」

「我決定了,如果我能活到明年,我會去追最後一個希望。」

說到這裡,透史就有些了解優接下來想說的話了。

「我要以工讀生的身分到LeMU去,找爸爸。」優握緊拳頭,有自信的說。「我想……在我找到之前我都不會回來了,因為那真的是最後了……我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

「嗯………那………」

優轉向透史,右手握住透史的左手……但令透史心動的,是那泛著淚光的眼神。

「到時,你能夠……偶爾來看看小秋嗎??偶爾就好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