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02

【小說】EVER17前傳,2016﹝十七﹞Release

樓主 螞蟻 lf230000
面對透史的切重要害疑問,月海卻只嚴厲的回答,「問我做什麼?你還不懂嗎?」

「當然還是不懂,我不像你了解一切,就我現在知道的當然很有限啊!」透史不甘示弱的反駁著。

透史的反駁讓月海稍稍猶豫了一會兒,思考幾秒鐘後,月海嘆了口氣。
`

「唉……是啊,確實是不能怪你。那麼…這個拿去吧。」月海從口袋裡拿出一封信。

這封信,不,與其說是信,不如說是信箋而已,上面一點摺痕都沒有,足以見得保存之完好。

「這是……?」透史接過信箋。

「先看過內容再問吧!別廢話那麼多。」

「是,是。」透史略帶不爽的打開信箋。

『月海,你一定很懷疑為什麼爸爸要在這麼危急時候還要交給你這封信對吧。事實上,如果你打開這封信,就表示我一定已經離你遠去,若我還在,也就是有和你以及南野一起逃出島上,我就不會要你打開它了。但是,即便是你再難過、再不捨,我都希望你能了解,我這麼做或許很蠢,或許我是個爛到拋下女兒自己離去的爛人,但是爸爸並不後悔救你,畢竟在7年前你被拉比立囚禁開始,我就已經決定不再跟隨拉比利了。

所以,不用難過,想哭的話哭一次就好。等情緒冷靜,再看下面一段吧……」

「這…這我真的可以看嗎?」看完前半段,透史有點疑惑自己的立場能否看下去。

但是,月海沒有答腔。

沒辦法,透史只好照著她的意思往下看……或許透史自己也有一部分的好奇。畢竟這已經牽扯到自身的事情了。

『這封信,不只是道別,也不全然是為了安慰你寫的。畢竟即使你逃出來了,你的安全一樣沒有保障,一樣得繼續面對拉比利的追緝。首先,你必須找到保護你自身之地。
你應該也知道『石川拓海』吧!你也清楚我們是共同製作的病毒的夥伴,不瞞你說,這次你的救出計畫就是由他策劃的。
也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拓海的本名是五條一真,你還和他的兒子透史見過面呢………不過這都是題外話了…………
爸爸認為對你而言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拓海…也就是一真那裡,一真會好好保護你的安全的。爸爸………就把你交給他了……………

月海…爸爸死後,也會在你身邊的…………』

透史讀完了內容,整個人的神情也黯淡下來,房間一股沉重的氣氛凝結,空氣的密度持續增加………原因來自,沉默。

「……看完了嗎?」邊說,月海邊用手指拭過眼角,但頭並沒有抬起。

﹝是眼淚嗎………?﹞

「嗯……嗯,看完了。但是………」

「但是什麼?」月海抬起頭來,但在眼角上看不出有任何淚痕。

月海的臉……很堅定,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但是看在透史眼裡,這反而流露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哀悽。

「我還是不懂。從我碰到你那天開始到現在,我不懂你的任何行為的目的………」說著,把信放回桌上。

月海有點竊笑的說,「呵,看來你把我想的挺恐怖的。」

「不是這麼說!先問這個好了,那封信上你父親要你找的是我老爸,為什麼你會找到我這裡來??」

月海把頭撇向右邊,用手按著頭嘆了口氣,「唉……腦袋真差,當然是因為我不知道你爸爸住在哪啊。不……或許這麼說比較好,我找『五條一真』的住處好久,只找到這裡而已。」

「你原本以為老爸也在這裡嗎?」

「嗯,不過找到時確實是餓昏了才倒在你家門口的。在你出門扶我起來我大概就已經知道你可能就是『透史』,接著的事你也知道……」

「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說要找我爸爸,反而還自己跑出去住呢?」

「一個落魄的女人到別人家,劈頭就問主人在不在,不會引起懷疑嗎??我是想先在別處見到你父親後,再進入他的保護。」

「何、何必那麼拐彎墨角啊??」透史有點疑惑。

但月海卻突然提起手指向透史,「原因,就是你。」

「我?!」透史也被這個回答的手指給驚愕。
「我知道你父親化名的原因,是為了隱瞞你。所以在別處見到你父親後,自然可以以冠冕堂皇的理由進入,不會受到你的質疑。」

確實,如果月海事突如其來的來訪,假設透史父親與透史住一起,透史大概也無法相信這種理由。

「那麼……失策就是,我父親並不住在這裡囉。」

「嗯,找了4年卻撲了空,當時我是挺失望了………」

透史將前後事件思考了一番,又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在這能解惑的情況下,乾脆一股腦兒全數將問題拋出。

「但是月海,你會住進我家的原因就是為了做確認嗎?確認我老爸是否在這裡。我猜對了嗎?」

「嗯……因為我等不了那麼久了。」

「所以啊………原來如此。」

「其實我開始在是試探你………看你對你父親的了解程度如何。直到我拿著照片問你時,依據你的回答我才知道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你後來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隱瞞著我,直到事情結束嗎?」

月海已很堅定的眼神回答,「嗯,沒錯。」

透史嘆了口氣,坐到床上,嘆了口氣又問,「那為何現在又讓我知道?」

「因為你已經有所接觸,不,是已經接觸很廣而你不自覺罷了。所以,不讓你知道不行。」

透史的眼睛頓時瞪大,不太相信月海說的話,「很廣?!有嗎?」

月海拿出電腦光碟機中的那片光碟,在透史面前晃了晃。

「就拿這個來說,你會取得這樣光碟,就代表你已經跟這些事件有所牽連了。說的更嚴重一點,你,五條透史,本身就已經因為石川拓海的關係有所牽連了。」

這才想起,那片光碟,是透過真奈到自己手上的,當時根本沒想到會合自己有這麼大的關係,會有這麼大的秘密!

這讓透史不由得打了冷顫,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有多少事情是默默的在進行。

這時,月海又問「那麼,這篇光碟是從哪得到的?還是原本就在你家?」

「這個……嗯,應該是原本就在我家的吧……」

隱瞞月海,透史不敢說出真奈的事。是基於保護真奈?還是下意識的不願意承認何真奈有關的事實?

「我想也是……那麼,更重要的的是這個。」

月海拿出另一個光碟機中的光碟,也就是那片解碼的光碟,放回原來的光碟盒中。

「這片解碼的光碟又是怎麼來的?你既然已經發現了為什麼不先試著解?」

透史面對問題,依然是嘆氣………

「唉………我也是昨天晚上睡覺前才發現它的啊!根本來不及把它跟原來的那片光碟做一定程度的聯想啊……………說也奇怪,這片光碟是昨天我在床鋪上發現的,我不可能先前都不知道,那麼就代表是有人放進來的…………啊!難道是?!」

「昨天到你家,知道我的姓,曾經是照顧你的那個女人。」月海很篤定的說。

這句話,和中午與真奈的說法相呼應。想子,在這件事情中,角色的地位是越來越重要,也越來越懸疑。

好多事情一瞬間貫成一線,僅剩下想子部分的謎團。

透史也有些震驚了。

「不會吧……真的嗎……?想子姐………」

這種懷疑確實是合理的,畢竟,在透史父母在它還小離開後,透史便是由想子照顧,再加上想子兩年前不明原因離開卻沒有親自通知透史,以及突如其來的出現在真奈家。

更重要的,它的出現帶來了兩片所有事件重點的光碟!

「透史,我想……暫時只能這樣懷疑。」

「我清楚……也不知道能做什麼。」

比父母還來的更親密的想子竟然要去懷疑,透史真的十分無可奈何。

這時,月海突然站起身來,並向衣櫃的方向走去。

「怎麼了嗎?你還要做什麼?」透史不解的問。

但是月海並沒有回頭,只淡淡的說,「你忘了嗎?光碟裡的那張圖,以及你父親給我父親的信……」

透史瞬間想起那張家居配置圖,當初在真奈家會覺得眼熟的原因,就是因為那就是自己家的原因。而後,再想想那張圖裡打圈之處,就好像是在………

「病毒程式……在我房裡是嗎?衣櫃附近………」

月海走到衣櫃前,「透史,我可以打開嗎?」很難得的徵詢同意。

「唉……隨你吧!請。不過我想那應該不在衣櫃中,應該在衣櫃下面吧!畢竟衣櫃我可是天天在用啊。」

但是月海依然是不聽勸的打開了衣櫃,並反駁著,「那倒不一定。」

「什麼意思?」

月海翻動著衣櫃中的衣服,並回答,「如果是在衣櫃下方,打掃之類的時候應該會被發現才對,還有,你的衣櫃不是釘在牆上的,只要一移動,還是會發現。再者,一般光碟無法承受衣櫃壓力如此多年,別說是程式,硬體光碟都可能因此毀壞。」

「那麼……會不被我發現,又能保存的地方在哪?真的存在嗎?」

所有的衣服都翻了出來,堆在床上,還好月海並不及,衣服是好好取出並輕輕的放著,否則又要重摺一次了。

但是,放眼所見依然沒有光碟的蹤影。

「不在嗎?………不可能啊,就地圖所示確實是在這,況且你這裡也沒別的東西了。」

「我找找看床底好了,順便找找看我很久沒穿的衣服裡………」說完,透史就翻下床,伸手進床墊下摸索著。

月海依然是不放棄將衣櫃抽屜中的衣物也取出,甚至連抽屜中夾層放置存摺、信用卡、以及印章等等重要文件的地方都尋過,卻還是不見光碟。

「沒有………」

「我就說吧!要放在我平常就有在使用的地方很不大可能的,除非我再用衣櫃的時候都是閉上眼睛,看不見。還是找找別的地方吧!」

這話說的很實際,實際到月海都有點動搖了。
「也對……不!等等,你剛剛說什麼?」月海突然抓住透史急問著。

透史也被月海突如其來舉動嚇到,「呃!?怎麼?我說『還是找找別的地方吧!』」

「不!前面那句!」

「『除非我再用衣櫃的時候都是閉上眼睛,看不見。』」

「對了,那裡啊!!」

說完月海便放開透史,再度打開衣櫃的抽屜。

「怎……怎麼了啊?」

只見月海把抽屜正個拔出來!

「你平常開抽屜,不會看抽屜的底下吧!再加上這抽屜本身就設在衣櫃的下方,一般來說根本不會去注意到最下層的抽屜下面還有別的東西,也就是說…………」

接著,抽出的抽屜再度被月海翻了過來。

「就在這裡!」

正如月海所說,一片光碟硬生生的出現在兩人眼前!

「真 ……真的,我根本就沒有注意過………」

月海將黏住光碟盒的膠帶撕下,將光碟取出。

「這片光碟裡的Zombie病毒,是我父親以及你父親為拉比利合力製作出來,破壞力極強,雖然破壞程序我不大清楚,但是據我所知,這依然是目前最暴力的病毒,甚至有誇張一點的說法,即使是FBI、CIA、KGB的內部程式,Zombie以樣能將其完全掃空,加以控制。當然,拉比利也不會例外……」

透史也從月海手中拿起這片光碟,「這裡面……有著這麼恐怖的東西嗎?」

「嗯,根據你父親給我父親的信中表示,本來他是希望我父親親自來取,但是現在……只好由我來代理接手了。」

透史盯著這個由自己不認識的『父親』所做出來,極為恐怖的圓盤,新中飯起一股異樣的感覺,不舒服的感覺。

「月海。」依然目不轉睛的盯著光碟。

「什麼?」

「得到這片光碟之後,你想做什麼?」眼神飄向月海,並輕輕地把光碟遞至月海手中。

「……………」月海也輕輕地接過光碟,低頭不語………

「用它向拉比利報仇嗎?」

「………………」低頭不語…………

「你應該知道……………對我們來說…………」

「………………」低頭不語……………

「那是做不到的啊………」

那天晚上,五條家變的沉默,那之後兩人一句話也沒說………

光碟,靜靜的,又放回原來的位置。

依然是,黏在抽屜下方………
============================
不好意思啊!因為考試拖了3個月,很高興我又能有時間寫了。
一樣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也多多建議。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