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26

【創作】月與海的子守歌~第五回 暴雨

樓主 克里斯 deathchris20
●月與海的子守歌(五)

  潑嚓、潑嚓、潑嚓──

  兇惡男人自四面八方一湧而上,積水被踩得翻騰四射。一名領先的青少年自恃神勇,一面揮舞刀械,搶先衝出人群朝月海直奔而來。

  死──!

  低俗的叫喊傳入耳內,她輕嘆一聲,飄逸的身形在平靜水窪上,從容不迫地翩然起舞,如黑影的身軀迴身繞轉,輕盈的步伐點下三波漣漪,鋒銳的刀刃因而切空,緊接著潑嚓一聲,少年已被手刀重重擊暈,倒入積水之中。

  這僅僅發生在一瞬間。

  但,這未能嚇阻逞兇鬥狠的男人們。頭目在人海後吆喝一聲,眾流氓高舉武器團團圍上,她冷眼看著俗劣的對手,在人牆即將將她包圍之際,她先發制人,隻身突入人海。

  傾盆大雨潑落在腳步四踏的地面,雜亂的噴濺聲中,漆黑的身影以輕快敏捷的步伐,在高壯男人間穿梭來去,有時踞下蹲低,有時躍起空翻,無法捉摸的身手,令再凶暴的武器都形同廢槁。

  長裙流雲般地飛翔舞動,將周圍敵手盡皆踢倒;拳頭銀針般地刺入要害,令壯碩男性也無法抵禦。靈巧到好似不受重力限制的體術,令流氓們不止目眩,更要疼痛到頭暈。

  以一敵多對她並不是從未遭遇,儘管深暗的雨天影響了兩種視力,一旁機車的燈光卻彌補了這點。面對只知倚靠蠻力的對手,她的身手迅捷如飛,眨眼之間,近十名男性已全數躺平。

  流氓們的動作越發散亂,不論如何奮力攻擊女性,都反而在出手同時被擊倒在地,勇於搏命的人漸漸減少,數輪敗陣下來,最後圍繞在女性身旁的,只剩下昏厥倒地的敗者軀體,以及遍地的金屬凶器。

  這時,頭目不知又大喊了什麼,流氓群紛亂地讓出路來。

  嗡嗡的引擎聲在夜晚隔外刺耳,重型機車發著瘋狂的怒吼,灼眼的車燈令她難以直視,強睜的雙眼看見騎士手中的寒光,不及想時,騎士已加足油門驅車直奔而來。

  車輪劃破水窪、衝破雨幕,風的壓力直撲月海前額,騎士高舉閃映寒光的長刀,她不避不躲,與車身相迎衝刺,在車輪即將輾過她的一刻,她高高飛躍而起,以車頭當作踏腳石,整個人在空中翻轉一圈,再以平穩的姿態降落在地。

  與她擦身而過的騎士調回車頭,左拳反覆握緊鬆開,發覺手中的武器不翼而飛,他將視線擺回月海身上,才發現長刀竟已在她的手中。

  安全帽中的臉孔憤怒咆哮,騎士再度催滿油門,朝她筆直衝刺。

  「太慢了。」

  她側身一躍,將長刀擲入前輪,一陣喀啦捲動,車體就如脫疆野馬甩落騎士,整部凌空飛轉起來,朝一旁的機車直飛過去。

  兩具機械猛然相撞,金屬車殼炸為火球,爆炸巨響轟然大作,夾雜鋒利碎片的爆風在眾人身旁拂過,他們慌得抱頭鼠竄,紛紛躲到公園四周的樹木之後。

  將半邊身體藏在樹木後頭的他們,探頭出來窺視她的蹤跡。

  毫髮無傷的月海,正自濕漉的地面緩緩爬起。不時噴發的熾熱火燄燃燒在她的身後,將她原已漆黑的身影更為拉長擴大,如黑牢般籠罩住每一人的身體,更將背對光源的她的面貌,披上一層詭譎的黑暗……

  她瞪視著前方,瀏海蓋住了一隻眼睛。

  雖然不明顯,但──

  那裸露的眼瞳,確實散發著鮮血般的紅光。

  ──那是不屬於人類的顏色──

  轟隆隆──

  雷電在雲層中爆破開來,足以震裂大地的雷響宛如高聳無比的鐘樓,低沉渾厚的聲音深深震憾了他們那懦弱的心,深藏已久的心虛受雷響而勾動,令他們一時之間全都嚇得渾身發抖。

  「還想……繼續嗎?」

  她冷冷地說著。

  轟隆隆──!

  雷聲似在應和她暗藏的怒火,這一聲雷,打得更響更亮更刺眼。

  前一刻還凶悍狂暴的他們,全都在這一時刻,著實感受內心深處湧現出了某一種情感,那是種無法形容、打從心底的……

  恐懼。

  無庸置疑的恐懼……

  「這……這女人不好對付!」

  「逃、逃走吧!留著命在比較重要!」

  諸如此類的聲音此起彼落,他們丟下武器開始奔逃,逃亡的人群作鳥獸散,男人們混亂地互相推擠,不在乎同伴會否受傷,甚至直接從頭目身旁穿過,不在乎頭目的顏面是否仍在。

  或許,是此時此刻,再也不必在乎顏面之故。

  就連原本仍大聲叫罵的頭目,也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他臉色慘白地,轉頭看向他兩旁的胖瘦男人。

  他們醜陋的臉上,同樣顯露著不敢置信的表情。

  「這……」瘦男人說:「這種身手……」

  「頭、頭子……」胖男人說:「我們還是趕快逃吧!這筆帳就不要跟她算了,划不來啊!」

  「閉嘴!」

  顏面盡失的頭目惱羞成怒,一拳重毆在胖男人的正面,只聽他唔地一聲,痛得抱著臉部跪倒在地。

  「我有眼睛自己會看!不用你們提醒!」

  頭目怒吼一陣,再盡可能鎮定地說:「可惡……這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過她的名字!」

  遠遠超出外表預見的超人體能,以及那不自然的血紅之眼,種種衝擊性的景像已幾乎使他失去理智。想找回一點尊嚴的他再度正視女性,但映在眼前的仍然是那受火光所照耀著的,女性的黑影……

  再仔細一看,她的臉上既沒有得勝的喜悅,也沒有肅殺的憤怒,就好像這一場搏鬥,只是件既無趣又輕鬆的事罷了。

  ──她……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他啞口無言,雙腳彷彿根植在原地,動彈不能。

  將他的意識由驚愕中喚回的,是少女的腳步聲。

  不知不覺間,她已走到離他十步之近的地方。

  剩下一人的瘦男子,趕緊護住自己的首領,手裡握著刀刃將她阻絕在外。

  「你……沒有看見我的能耐嗎?」

  月海冰冷的語氣中,不藏有一絲的疲累。

  她的身後,躺倒了滿地一動也不動的流氓們,大雨沖刷之下的無力軀體,若是不仔細觀察他們呼吸時上下起伏的胸脯,整體看起來已與死亡無異。當然,這都是她刻意減輕力道,避開致命要害所得到的成果。

  「唔……!」兩名男性同聲發出驚愕。

  「再來更多人,也只是一樣的下場。」

  「妳、妳這傢伙……!」頭目驚慌著。

  「我想,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吧……告訴我,那個女孩在哪裡?」

  「我、我幹嘛告訴妳!」嚷著,他用力推了瘦男人一把:「喂!你快上啊!」

  「我、我……?」瘦男人無辜地答。

  「這裡除了你還有誰?」他罵著:「快啊!我平常不都待你很好,快過去把她給我解決掉!」

  「可、可是……頭子……」

  「去啊!」

  瘦男人被他蠻橫地給推了出去,好不容易站穩的他,一抬頭看見的就是月海火紅的雙眼,他趕緊避開那令他發寒的目光,左顧右盼一番,在場的除了他與頭目之外,已沒有任何己方的人。

  他於是轉頭看向頭目,迎接他的卻是一枚槍口。

  「你不解決她,我就解決你。」

  頭目手裡拿著老舊的手槍,將槍口對準他的腦袋。拇指已經壓下擊鐵。

  這對孤立無援的他而言,無疑是前有豺狼,後有虎豹的絕境。

  眼前,是未知的熾紅雙眼。

  身後,是無情的冰冷手槍。

  手中,僅僅握有一把長刀。

  面對這兩難的困境,他的決定是──

  「我不玩了!」

  他丟下刀具,拔腿就跑。跟他的同伴一樣。

  「我不玩了!不要找我!我不會再做壞事了!不要找我!」

  砰──

  連哀鳴都來不及,火光竄入他的背後,自胸口貫穿而出,心臟的血液噴濺出來,灑得他的腳下一片血紅。失去靈魂的軀體無力地跪倒,整個人在污濁的積水緩緩地冷去……

  「叛徒!留你也沒用了!」

  他大喊,絲毫無愧。

  而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映在了她那漆黑的瞳眸之中。

  轟隆隆……

  厚重的陰雲內響起一道悶雷,雷光接連不斷閃耀。

  雨,仍沒有停息的跡象。

  細微的關節響聲,自她的拳心發出。

  「我一向不喜歡動粗……」

  她語調緩慢,一字一字清楚地說著。

  轟隆隆──!

  閃電再次打下,黑暗天空爆出萬丈光芒。

  這道光芒,將她那看似寂靜,內裡翻騰不止的紅色眼神,更為襯托出來。

  「但這一次,你必須作好心理準備……」

  頭目全身為之一顫。

  ──這不是真的……!

  不僅是因為那令人背脊發寒的話語,同時還有那不得讓人窺探的凜冽眼芒。在他們眼神接觸的那一剎那,頭目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呼吸停止了──儘管只是一瞬間。

  ──她是妖怪,一定是!不然眼睛怎麼會是那種顏色!快逃走,沒有必要為了一點小仇,把自己的性命也給丟了!不要,我不要死,我不想死啊──

  「哇啊啊啊啊!」

  他爆出扭曲走調的叫喊,野獸似地逃離月海身旁。

  眼看著他越逃越遠,月海卻是視若無睹地慢慢走著。

  走到第七步,她停了下來。

  她一腳挑起瘦男人丟下的長刀,在空中準確地接握,再反手持劍,以擲標槍的方式將長刀用力拋出──

  「噹」地一聲,長刀直直刺入樹幹,剛巧經過的頭目嚇得雙腳發軟,重重地跌入水窪之中。

  他趕緊爬坐起來,背倚靠在樹幹上,緊緊握住手中的手槍。

  雙手不自覺地顫抖著,他的抖動傳遞至槍身,令沾黏於上的雨珠輕輕搖晃,呼吸已經無法穩定,怦怦的心跳簡直可以蓋過雨聲。

  她,朝著他緩慢地逼近過來。

  那姿態既柔軟又沉靜,但若仔細一看,就會發覺那一襲漆黑的輪廓中,隱約迸發出無法與之敵對的巨大壓迫感,那股感覺更在頭目的心裡瘋狂鑽動,宛如烈火般襲捲一切。

  冷汗連同雨水,流滿頭目那愕然的表情。他發覺,此時此刻的自己,就像是被冷血毒蛇所盯上的青蛙,銳利的目光令他不敢移動,就像是有個聲音在耳旁不斷地告訴他:

  ──動,只有死路一條……

  滿臉潮濕已讓他無法弄清什麼是汗、是雨,現在的他也無暇在乎這種小事,眼見女性與自己越來越接近,他卻只能夠瑟縮在一角,無能地等待接下來將面臨的命運。

  現在的他是什麼?械鬥團體的首領?還是被人擒住,隨生隨死的螻蟻?

  「不……」

  他的嘴,顫慄地出聲。

  「不要過來──!」

  扣下扳機,乾燥的爆音竄出槍口,灼熱的火光畫出弧線,穿過層層雨幕,在夜晚劃下金黃光痕,朝她的前額直直飛去──

  她,側頭一閃。

  足以奪命的子彈從旁擦過,只將她數根頭髮削落地面。

  死灰的蒼白浮現在他的臉上。

  「不可能!」

  他無法控制地吼叫,想要再次扣下扳機。

  她的身影卻倏然加快,以疾風的速度呼嘯而來,搶在他扣動食指之前,右手狠狠扣住他的喉頭,將他給硬生生推撞在樹幹上,受到衝撞的樹木,自枝幹上落下片片樹葉,飛舞在他們的四周。

  「真是多虧你方才開槍殺人……」

  她用佯裝平淡的語調訴說著。

  「原本那樣的距離,在雨夜……我是看不到槍口的。」

  「人類怎麼可能……躲過子彈……!」他呼吸困難地吐著字句。

  「真對不起……」月海小小聲地說著,聲音微弱宛如耳語:「我的眼睛,和平常人的不太一樣。」

  「妳、妳果然不是……」

  「我是人。」她先行說出了口:「只要我承認自己是,就夠了。」

  「可惡……可惡啊……!」

  他舉起手槍對準她的心臟,就要扣下扳機。

  對此感到厭煩的她,只是靜靜揮出左手,拍落那把手槍。

  「這種無聊的遊戲,我膩了。」她淺笑著,是睥睨一切的笑容:「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別、別想!你打傷我……沒有那麼容易算了!」

  「喔,還想繼續玩嗎?」她泛起帶點邪意的微笑:「既然如此,我也只好陪你玩下去了……」

  說著,她冷不防地加重指上的力道,五根指爪扣入他的頸中,並以單手將少說百公斤的他舉離地面一尺之高。頸部的痛苦更為加劇,他掙扎地推擠她的肩膀,但不論他怎麼用力,她的身軀仍是不為所動。

  「唔唔……!」

  「痛苦嗎?」

  指爪釘得更深。

  「難過嗎?」

  他的舌頭,裸露出了半截。

  「不想死嗎?」

  他的眼球,漸漸布滿血絲。

  「你以為手上有槍,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你以為你是首領,手下就該為你而死嗎!」

  她的手掐得更深更緊,他的叫喊隨之更加沙啞,身體的抽搐也更為劇烈。那充滿雜音的求饒聲,就與他那發狂地跳動著的火熱心臟一樣,正全力為他們的主人傳達一個訊息。

  ──我不想死……!

  月海聽著、看著。

  卻露出殘酷的笑容……

  「像你這種人……不如死了算了!」

  怒火一揚,她將力道更為加大。

  沙啞的叫喊聲極其可憐地求饒,洋裝的肩頭被那痛苦的手揉得皺爛,男子的眼耳口鼻,都像是要迸發鮮血似地激烈顫動。

  她,緩慢地將手掌,握到極限──

  『為了延續生命以外的事情……』

  一段話──

  突然而然地闖進她的腦海。

  『殺害其他的生命……』

  她的動作,停了下來。

  『是一項嚴重的罪……』

  像是整個人被固定住,她一動也不動。

  「呵呵……」

  她露出微笑,一抹帶著自嘲意味的微笑。

  「看來,我們之間終究是不同的。」

  淡淡地說著,她漠然地鬆開右手,男人的身軀自樹幹滑落下來,頸處仍殘留著深及皮下的爪痕,同時滲著鮮血。

  「所以我不會殺你……」

  「唔……?」

  聽到她這番話語,頭目這才回神過來,發覺到自己的呼吸仍在運行,心臟也仍在跳動,並且擁有活人的體溫。

  他沒有死。

  「妳……這是……?」他又疑又驚地看著眼前的月海。

  「沒什麼好驚訝的,只不過是因為……殺了你,一點意義都沒有罷了。」

  她維持著那有些悲哀的笑容,輕聲地說著:

  「讓我們回到正題吧……被你們抓走的那個女孩,現在在哪裡?」

  「什、什麼女孩……?」他一手保護脖子,呼吸急促地答著。

  「事到如今……還想裝蒜嗎?」

  沒有得到預期的答案,月海再度露出銳如刀割的眼神,瞳仁之中也再次浮現血色的鮮紅。

  「沒有……!我真的沒有說謊!」

  親眼看著她的眼瞳逐漸變成紅色,頭目連頸部的傷勢也無暇在乎,立時慌亂地回答起來。

  「如果你沒說謊,那女孩為什麼不見人影?」

  「我、我不知道啊……」

  「還撒謊!」

  她突地提高音量,頭目嚇得渾身發抖。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告訴你……」

  月海將右手提在眼前,依著小指、無名指的順序,將手指一根接一根地收入拳心之中,發出細小關節的啪勒聲響。

  「不要以為我不殺你,你就可以對我說謊……沒錯,我不會殺你,但我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她忽地將臉湊到頭目眼前,將那冷銳的眼芒釘入他的雙眼,他急忙閉上眼睛將頭甩到一旁,不願直視她暗藏在瞳孔深處的黑暗。

  「不要這樣看我!」

  「聽過『牙醫的拷問』嗎?」

  「我不要聽!」

  「就是指在不用麻醉劑的情況下,將你的牙齒……一顆,接著一顆地……用力拔出來……」

  「我不要聽!不要說了!」

  「你應該拔過牙齒吧?」她泛起和藹而詭異的笑容:「人在成長過程裡會替換好幾次牙齒……我想,你一定也有過拔牙的經驗吧?」

  「不要!不要說了!我不想聽!」

  「喔?看樣子你的牙醫經驗很慘痛嘛……」她持續著那種笑容:「不知道要拔掉幾顆牙齒,人才會痛昏過去呢……?不如,現在就來作個實驗好了……就叫作……『無麻醉拔牙的極限』……你覺得如何?」

  「夠了、夠了!我說、我說!」

  似乎光只是在腦中想像,都令他的每一根牙神經隱隱作痛,他再也承受不了如此精神上的折磨,大聲地宣告投降。

  「這才對……」終於得到想要的結果,月海滿意地說著:「說,那個女孩在哪?」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頭目如此說著,卻見月海再次抬高右拳。他急忙轉換語調:

  「我是說真的!我的手下只說被妳妨礙想找妳報復,那個女孩……應該是他們盯上的獵物……但是他們也沒有抓她來啊!」

  「真的?」她質疑。

  「是真的啊!我們是在路上看到妳才召集人馬過來的,比妳還要晚到這裡,根本不可能看到什麼女孩啊!」

  「什麼?」

  對方的說詞與她所認定的事實截然不同,月海端著顎尖,快速地思索起事情的前因後果。

  仔細一想,在兩方相見的時候,第一個提到「女孩」這個詞的人,確實是自己而非對方。況且,在經過方才身體與心理的暴力逼供後,她自認沒有人敢欺騙她──至少,到目前為止沒有。

  那麼,如果他所言為真,女孩現在到底是……

  月海不由得緊張起來。

  ──難道說,整件事就只是弄錯而已?

  女孩現在的下落?她究竟發生什麼事?行李箱為什麼留著?如果他們沒有抓走她,那她現在可能在哪裡?她的安全如何?她的生命是否……?繁雜的問題飛快穿梭,逼得她幾乎喘不過氣。

  「不……」

  她抱著頭,低聲說著。

  ──如果我早點下定決心的話……

  悔恨重重地敲擊她的頭部。

  同時也敲醒她,光是悔恨完全無濟於事。

  她吃力地撐起前額,看著那張膽小畏縮、骯髒醜陋的臉。

  莫名的怒火在心中生起──

  「從今以後,別讓我再見到你!」

  她高舉右手,無視於他的求饒,朝他的左臉狠狠一揍──一聲厚實碰響,他整個身軀飛了出去,扭曲變形的臉撞入濕軟的泥土之中,就此昏厥不醒。

  這樣的教訓是她所能做的最多,時間已不容許多餘的行動。就連行李箱會否被人拾走也無暇思考,她再度披起大雨,猜測女孩可能的所在──是這方向?還是那個方向?──不可能得知的她憑直覺挑選道路,快步離開遺忘之園。

  「希望來得及……」

  喃喃念著,她加快腳步,朝前方的道路深處直奔而去。

  她的眼中,被「贖罪」這個字眼所填滿。

  使她看不見其他的景色……

  啪嚓──

  一股外力強烈地震動身體。

  灼熱與劇痛自腰部傳來。

  低頭一看,一道血紅中閃著白光的刀刃,從她的腹部穿刺而出。

  她轉動頭部,移動著因疼痛而顫抖的身體。

  在那昏沉搖晃,被雨所沾濕之視線中,看見的是……

  「我……我……」

  一名看上去年紀很輕的少年,顏面的肌肉似笑非笑地抽動著:

  「我……呵呵……我成功了……」

  少年將長刀硬生生抽拔出來,傷口狂亂潑灑出大片鮮血,體內被瞬間掏空的月海雙腳一軟,跪倒在自己流出的血泊之中。

  「我成功了!我終於殺了人!我終於殺了人!哈哈!我終於有地位了!沒有人會瞧不起我了!哈哈哈!」

  發抖地狂笑著,少年像在誇耀功績似地高舉沾血的利刃,鮮紅的血液由刀尖黏稠地流入他的手,他的表情只有興奮。邪惡的笑聲在蒼茫的雨夜嗡嗡迴盪,少年縱聲大笑,一面揮舞著刀刃,一面朝不可視的黑暗地帶雀躍離開。

  遭到棄置的她,伸手朝發痛的腰部摸去,沾得一手黏膩與溫熱。

  將手心攤開在眼前。

  血,腥紅的血,大量的血……由指尖流落掌中,由掌中滴落於地。

  她低下頭來,看到腰身右側遭到刺穿,隱約可見內部的赤紅洞內,正不斷流出鮮紅的液體。漆黑的衣裝被抹成帶著血腥的紅黑色,染血的區塊逐漸地擴散開來,像要侵蝕生命的蟲類一般,漸漸佔滿她的身軀……

  「這就是……玄城……」

  意識漸漸模糊,她抬頭仰望天空。

  「真是……最糟糕的……城市……」

  啪咑──

  纖細的身軀倒入大片髒污的積水之中,烏黑的髮絲濕黏地貼附在她那寂然的臉龐,並自她那受到侵犯的黑衣,放射線地向四周圍散去。止不住的血水,如絲般地溶入水裏,將映在水面的雨夜染作鮮紅,將映在水中的少女染作鮮紅……

  冰冷的大雨,毫不留情地降低著她的體溫。

  孤獨的少女──小町 月海,在唯有雨聲獨自雜響的夜晚,就這麼陷入了深深的死眠……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