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可兒篇.武視點.5月1日~5月3日-Once Again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鏘喀----嗯!!

鏗喀啦鏗喀啦……

【武】
「喔咿……是誰在踢啊?」
【優】
「什,什麼啊……不知道啊……」
【沙羅】
「好機會!」
【空】
「可,可以嗎……?」

大家邊說著,卻像一群小蜘蛛一溜煙地逃掉了。
會議室裡只剩下我……

【少年】
「──咦!?」

【少年】
「『我』!?」

背脊一陣發涼的不寒而慄。


       我……我……我……

        我在……這裡……

  從很久以前就在……這裡了……


不知為何,感覺一股奇怪的異我感。

我從剛剛開始,就覺得我不是我自己。

『不是我的我』

『不是我的我』……是誰……?

為什麼會有這種疑問?

理由不明。

可是總有一種輕飄飄,在天地間浮游的感覺,將我囚禁
住。

這個感覺同時也帶著一種無止境的恐怖。

不明不白間,一回過神,已經被流放在未知的異世界。
……有這種感覺。

呼地,感覺些許振作。

稍微不專心,意識就離開了我的存在。

一邊拼命試著擺脫它,一邊冷靜慎重地分析現在的情況

首先,我所知道的是……

我們現在好像正在玩捉迷藏。

既然包含武在內的其他人都跑出去的話,那麼就可以判
定我是當鬼的人。

不,等等……

什麼捉迷藏的事,現在根本不用管!

比起那個,應該先尋找這個奇妙感覺的原因吧……?

可是……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在這之前,我又在做什麼?

懷抱著這些疑問,卻又一方面告訴自己『我在這裡是理
所當然的』。

【少年】
「唉……不行……」
【少年】
「還是不知道什麼是什麼……」
腦袋呆滯著,已經不可能再思考更多的理論了。
我果斷地……
……放棄了。

【少年】
「還是先去找大家吧」
走出會議室,我開始搜索。

...........................................................
不可思議地,隨著時間的經過,對現在這個狀況的疑問
與異我感,卻越來越淡。
我很平靜也很理所當然地開始投入捉迷藏的遊戲。
幾乎沒有光線的漆黑中,我還是一個接一個找出大家。
優、武、空、沙羅、月海……找出了所有的人,卻沒有
花多少時間。
集合在會議室的大家,圍繞著我吱吱喳喳熱烈討論著。
【武】
「速度還真快啊」
【空】
「還不到倉成一半的時間呢」
【優】
「不過,當時那麼暗,你還能直接叫出我的名字,真是
厲害耶。」
【沙羅】
「那個學姐……是怎麼一回事啊?」
【優】
「啊,美乃不知道呀,他呀……」
優的手放在我的頭上,跟沙羅說著什麼事情。
武就站著我的旁邊,優的聲音不是聽得很清楚。
【武】
「喔咿……月海! 妳最好老實說,妳是不是偷偷參加
啊?」
【月海】
「我才沒有參加」
月海想都不想地脫口而出。

就這樣,又開始了捉迷藏遊戲。

..........................................................
夜越來越靜……
今天沒有任何狀況發展。
已經沒有其他事情可做,只好睡覺……
在德里克休德克有四張床。

增減壓室裡一張、醫療室裡二張、還有同樣在醫療室裡
的『診療台』一張。

月海行蹤不明,空不用睡覺,剛好剩下四個人。
武因為危險的理由,也只是因為這個理由,所以被隔離
在增減壓室。(某種意義上是禁閉)
優與沙羅以身為柔弱女子的理由,也只是因為這個理由
,而佔領了兩個床鋪。

我現在則躺在……硬梆梆的診療台上。

然後……

捕捉著從喧鬧慢慢移至寂靜的瞬間,我一個人望著天花
板開始思索。

已經花了不少時間想起奇妙的異我感,現在意識正清晰


記憶的絲線,已經能隨意操之在手。

今天是5月2日──

被關在LeMU的第二天──
這一天……也即將要結束了。
我一回想起這兩天內所發生的事情。

昨天,5月1日──

在醫療室醒來的我……沒有記憶。
名字、年齡、地址、還有來這裡的理由,都想不起來。
撫慰著這樣的我的心靈,是優。

被關在LeMU的我與優,為了尋找出口,在館內來回
奔走著。
捲入無預警的進水意外後,九死一生的我與優,終於又
從電梯救出沙羅……

啊啊,對了……當時我還說出了意想不到的話。

......................................................
【少年】
「我再確認一次就好……」

【少年】
「真的除了沙羅之外,沒有其他人搭電梯了?」

【沙羅】
「──咦!?」
【少年】
「果然還是有吧?」
【沙羅】
「沒,沒有啊……沒有……呀……」
【少年】
「呀……?」
【沙羅】
「為什麼……?」
【沙羅】
「……為什麼……你知道呢?」

【沙羅】
「我的……」
【沙羅】
「我的……名字……」

【優】
「咦? 這麼說來……奇怪,我們還沒跟你說過美乃的
本名啊……」
【沙羅】
「嗯!? 為什麼!?」
【沙羅】
「為什麼認識我!?」
【沙羅】
「你……」
【沙羅】
「……是誰?」

激烈地追問著,我還是無法回答。
我,就是知道她的名字是『松永沙羅』。

就算知道,我卻不知道為什麼。
『沙羅』這個名字,無意識地脫口而出。
...........................................................
之後……
與月海、空、武集合的我們,開始探索脫困的方法。
其中,我們發現雷米的生物反應檢測裝置顯示了異常數
字。
在這個時候,我又再一次……如同沙羅當時一樣體驗了
相同的經歷。

............................................................
【少年】
「可是……等等! 這樣實在太奇怪了!」
【少年】
「受困的人數一共是──5個人!」
【少年】
「為什麼生物反應數字卻停在『6』!」
【沙羅】
「咦? 為什麼一共是……5個人?」
【沙羅】
「空、月海、武、少年、納秋學姐……還有我……」
【沙羅】
「6個人啊」
【少年】
「不對的,沙羅……不是這樣……」
【少年】
「因為空……」
【少年】
「空她……」
【少年】
「因為她不在這裡」
【沙羅】
「不在這裡……?」
【武】
「什,什麼意思啊? 少年……」
【少年】
「空她是……RSD啊。」
【沙羅】
「什,什麼!?」
【武】
「RSD!?」
【少年】
「就是使用半導體雷射,直接照射人體眼睛網膜所產生
的影像。」
【少年】
「也就是說……我們所看到的空,其實只是幻像。」
沙羅與武張大了嘴巴,拼命眨著眼。
身為LeMU工作人員的優,也許從一開始就知道了這
個事實。所以她並沒有任何驚訝的樣子,視線只是望著
遠方。
然後空……
【空】
「是的,少年說的沒錯……」
【空】
「我沒有肉體」
【空】
「沒有實體……只是幻影。」
【空】
「這個思考與人格,也全都是由AI(人工智慧)程式
所主控。」
空很平靜,淡淡地說。

........................................................
可是,這件事卻令我很驚訝。

因為從來就沒有任何人告訴過我,空是RSD這件事啊
……

一次又一次的不可解現象──預知。

除此之外,我更看到了難以置信的景象。

在醫療用增減壓室,遇到一個虛幻少女的事情。

......................................................
【少年】
「沒,沒關係……」
【少年】
「不用擔心……沒關係的……」
【少年】
「總之……去找大家吧!」
【少女】
「大家?」
【少年】
「嗯……是的,不是只有我而已。」
【少年】
「其他還有很多人……」
【少女】
「會來……救援?」
【少年】
「嗚……嗚嗯……是啊。」
【少女】
「可是……一定不可能的……」
【少年】
「咦?」
【少女】
「已經……出不去了……」
我瞬間脫口而出。

【少年】
「走吧!」
【少女】
「……咦? ……去哪裡?」
【少年】
「哪裡都好,總之先離開這裡。」
【少女】
「為什麼……?」

【少年】
「因為在這裡面,可兒妳……」

啊! 我嚥了口氣。

我竟然知道了本來不該知道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理由,我就是知道她的名字。

『八神可兒』──

隨即……可兒就在我視線移開的空隙,無聲無息地消失
了。

........................................................
在我看到虛幻少女的增減壓室裡,大家一起度過了一整
夜。

與可兒再見面的時候,則是隔天,也就是今天中午前。

突然發生停電後,我們前往修理發電機。


發電室的門前,黑暗中我又再次與可兒相逢……

.......................................................
【可兒】
「長弓背中扛……明月之妖精……」

【可兒】
「夢中徙步來……長夜無可待……」

【可兒】
「今宵伴君行……月夜觀囃子……」

【可兒】
「待君早日還……長夜無可待……」

【可兒】
「我欲長睡之……為我闔上眼……」

【可兒】
「我欲長睡之……母親懷抱中……」

我不知道為什麼她要唱著子守歌。

在我問她之前,她先開口了。
【可兒】
「可兒……在等你喔?」

【可兒】
「我一直……在等你來……」

【可兒】
「像月之妖精一樣……孤單一人……」

【少年】
「所,所以……妳可以來找大家啊……」

【可兒】
「不行……」

【可兒】
「不可能……那樣……」

【少年】
「為什麼……?」

【可兒】
「因為你不能把我帶到大家那裡……」

【少年】
「……咦?」

【可兒】
「你能帶我去找大家嗎?」

【少年】
「當,當然啊! 來……走吧!一起去!」

呼地,就在我說話的一瞬間──
──啪唰!
可兒的腳邊盪起了水花。
水滴飛散,像霧一樣飄邈著……

【可兒】
「再見」
呢喃著的可兒溶化在水煙之中。

.....................................................
終於到了夜晚,我們玩了捉迷藏……
武當鬼,重複了幾次之後,不知怎地變成我當鬼……
黑暗中一一找出了大家……

最後,只剩月海不在的時候,會議室裡竟然響起空罐被
踢開的聲音……

我想……我就是在那一瞬間忽然憶起這個異我感。

【少年】
「啊啊……不過才兩天,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少年】
「光是被困在這種地方,不也是一個異常狀態……」

預知的事……虛幻少女的事……

然後還有……

優坦白她的父親行蹤不明、月海莫名的冷酷模樣、空竟
然是RSD、沙羅她……

沙羅她……嗚呃……什麼呢?

有個什麼東西,竄進了我心口。
不過……嗯……算了。
總之,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實在令人目眩。
實在太多太多了……

水車,隨著川流的速度也越轉越快,可是一旦洪水來襲
,也就停止轉動了。
相同地,如怒濤般湧來的難題激流中,我已經無法思考

超過我的理解能力。
這個時候該怎麼辦?
我的身體自行找出了最~好的對策。
就是睡覺。讓腦袋休息。
還沒多想,我的意識已經被暴力般的睡魔入侵給吞噬了

………………
…………
……
..................................................
可是,我怎麼記得想打盹的念頭才剛剛乍現而已呢。
【武】
「喔咿……少年……」
【武】
「少年……」
【武】
「睡了嗎?」
武搖晃著我的身體。
【少年】
「那麼大力搖,即使睡著也醒了啦……」
【武】
「嗯? 到底是哪個? 睡著了,還是醒了?」
【少年】
「看了不就知道?」
【少年】
「熟睡中……」
我閉著眼睛。
【武】
「嗚~咿,別這麼冷淡嘛~」
【少年】
「…………」
【武】
「我睡不著……」
【少年】
「你昨天睡得可是打呼聲不斷……」
【武】
「可是,我現在一個人在那個狹窄的增減壓室呀。」
【武】
「簡直就像被關在棺材裡一樣……」
【少年】
「你不是跟昨天一樣睡在同一個地方嗎!」
【少年】
「不管在棺材裡,還是在Cafe Au Lait
(咖啡歐蕾)裡,武都一樣能呼呼大睡吧?」
【武】
「喔……好厲害耶……」
【武】
「kan-o-ke(棺材的日文發音)跟ka-fe
-o-re(Cafe Au Lait的日文發音)

【武】
「『Cafe Au Lait裡有清醒作用的咖啡因
』」
【武】
「『所以普通人在Cafe Au Lait裡根本睡
不著……』」
【武】
「『可是武呢……也就是神經大條的我,根本就不受影
響,還是可以呼呼大睡』」
【武】
「你是利用這個道理,才用Cafe Au Lait
跟kan-o-ke押韻吧?」
【少年】
「呆瓜」
【武】
「嗚哼……竟然敢罵比你大的人『呆瓜』!」
【少年】
「睡了」
【武】
「啊~拜託啦,少~年哥哥……陪我一下嘛~」
【少年】
「晚安」
我開始打鼾。
窸窣窸窣窸窣……
砰噹。
武將我從診療台上拉下。
【少年】
「真是的,什麼啦! 快說啦!」
【武】
「哎哎,好啦,好啦……」
【武】
「我是想說……都是男人,就一起來喝一杯啊……」
【少年】
「不要!」
【武】
「我也不要!」
【武】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武】
「少年不陪我,不要啦!」

然後……

【優】
「──吵死人了!」

【優】
「──夠了沒,快睡啦!」

躺在隔壁床上的優,忽然插起話來。
上半身爬起的樣子,在黑暗中釋放出不寒而慄的妖光。

【武】
「啊,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我被武押著走出醫療室。

.....................................................
【武】
「這個嘛……首先到商店拿些啤酒吧。」
武跨出大步走著。
我還站在原地。
【少年】
「LeMU裡面有啤酒嗎?」
【武】
「嗯嗯……好像不是販賣品,應該放在冰箱的最裡頭。

【武】
「可能是店員偷藏的吧……」
【少年】
「不過……我不喝酒……」
【武】
「啊嗯? 怎麼了?」
武停下腳步,回過頭。
【少年】
「因為我未成年」
【武】
「那又怎麼樣?」
【少年】
「未成年是不能喝酒的,日本法律有規定。」
【武】
「也就是說……你不想犯法?」
【少年】
「嗚……嗚嗯……」
【武】
「可是你吃了塔滋塔三明治,也喝了可樂,不也沒付錢
……?」
【少年】
「那個……是為了生存必要的最低限度……」
【武】
「啊,討厭……討厭,討厭啊……」
【武】
「你該不會是那種還跟老師打小報告的人吧?」
【少年】
「我才……沒有……」
【武】
「你怎麼知道你沒有? 你又不記得。」
【少年】
「…………」
【武】
「啊……好啦,知道啦知道啦……」
【武】
「那少年喝冰淇淋汽水吧」
【少年】
「為什麼是冰淇淋汽水」
【武】
「因為是小朋友啊」
【少年】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少年】
「16歲了……」
【武】
「哈哈哈……16歲啊?」
【武】
「16歲──乳臭未乾的小男生。」
【少年】
「不對」
【少年】
「16歲是未成年,不能叫做小孩子。」
【少年】
「成年未滿,小孩超……就是我。」
【武】
「什麼『小孩超』啊」
【武】
「『超小孩』不更順……」
【少年】
「我……要睡了。」
【武】
「開玩笑的~呀……開玩笑的~」
【武】
「是啦,是啦,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嗚~嗯……
哥哥很~了解啦」
【少年】
「……………………」
【武】
「咦? 咦? 喂,等一下……」
【武】
「少年……你不是喪失記憶了?」
【少年】
「嗚……嗚嗯……」

【武】
「這樣的話……你怎麼知道自己是『16歲』?」

【少年】
「那個……那個……」
【少年】
「為什麼……呢……」
喃喃自語的我,下意識地攤開右手心。
只是漠然地看著手掌心。
失去的那一根手指,還沒找到。
『16歲』──我的確這樣說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敢確信。
『我真的16歲嗎?』──無法相信自己的話語。
【武】
「嗯……算了。」
【武】
「總之很好啊……終於想出一些事了……」
【武】
「這就是你慢慢恢復記憶的證明。」
【少年】
「…………」
【武】
「呼~嗯……16歲啊……」
【武】
「那麼我的推測是『雖不中亦不遠矣』呀……」
【少年】
「……咦?」
【武】
「是啊,昨天我不是說了?……『看起來大概是14、
5歲』嗎?」
【武】
「嗯……有像你這種感覺的16歲,也不會很奇怪啦。

(這種感覺……?)
(這種感覺,是什麼感覺?)
我看著雙手、雙腳,瀏覽全身確認著自己。
最後,用手掌心試著摸自己的臉……
【武】
「嗯? 嗯嗯??」
【武】
「對了,你……」
【武】
「連自己的長相都忘了嗎?」
【少年】
「長相?」

.............................................
用力拉開更衣室的門。
狹長的房間……朝著最裡頭牆面上的鏡子奔去。

──框鐺!

被椅子絆倒,趴在地上。

緩緩地抬起頭。

正前方有鏡子。

裡頭有我。

我看見我了。

不知為何忽然開始害怕,我緊閉眼睛,扭曲著臉。

雙腳用力站了起來。

膝蓋顫抖著,搖晃了2、3步。

扶著置物櫃,支撐著快要昏倒的身體,一步……一步向
前……

像是被吸引過去似的……走向鏡子……

兩手靠著鏡面。

眼睛微微睜開,卻還是不敢抬起頭。

我與我的雙手重疊貼合著,面對面。

只能看到他的身體。

他的雙腳顫抖,手掌也顫抖著,鏡面喀啦喀拉作響。

吞了口水。

停止發抖。

在那一瞬間,聲音忽然消失了。

我不動。

我也沒動。

我在等他動。

悄悄地……視線上移。

在他的背後,我看到了另一個世界。

翻覆的椅子……散亂的衣服……

被打開的門口那裡,站著一個人。

【武】
「喔咿……少年!」

【武】
「怎麼忽然就跑掉了……」

我回過頭。
武就站在那裡,單手靠著門。

【武】
「……鏡子?」
被那個聲音引誘著。
我的視線沿著一個曲線溜過。

大大的鏡子中……


『我不認識的少年』正在看著我。


【少年】
「啊……啊……啊啊啊啊……」

他發出像惡魔般淒凌的哀嚎。

令人慄然、扭曲著臉、兩手拉扯著頭髮。

全身像是被扯裂般的痙攣,重複著一股不寒而慄的脈動

【武】
「怎,怎麼了! 怎麼了! 少年!」
他抓著臉頰、搔刮脖子、突出下顎垂下舌頭。

【少年】
「不是……不是……不是……」

【少年】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不是……不是……不是啊……」

【武】
「什麼啊! 你在說什麼! 到底怎麼了!」

【少年】
「這個……這個……這個……」

【少年】
「不是我……」

【少年】
「不是我……」

【少年】
「不是我啊!」

【武】
「什麼不是你啊!」

【少年】
「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嗚……」

【武】
「慘了……該怎麼辦!?」

【少年】
「不是……不是……不是的……」

【少年】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武】
「等,等一下!」

【武】
「我現在去找大家來!」


我不知道鏡中的我。

那個不是『我認識的少年』的臉孔。

不是因為那個像屍體的臘色皮膚、也不是充滿血絲的眼
球、更不是垂垂欲斷的舌頭。

他的容貌,跟我記憶中那個我的容貌,有著明顯的不同


他不是我。

不,我不是他吧。

他是誰……

我到底是誰……

如果,在這裡的我,不是我所認識的我……

如果真是這樣……真正的我……在哪裡……

【少年】
「你是……誰?」

我問他,他問我。

【少年】
「我是……誰?」

我問我,他問他。

意識混濁,漸漸失去感覺。



       你是……誰?
       我是……誰?

耳邊有誰在喃喃私語。
喃喃私語的是我,還是他……



       你是……誰?
       我是……誰?

眼前迷濛,看不太清楚。
他的身體像是鐘擺一樣前後搖晃,終於……身影消失在
視界裡。

純白的闇。
飄流的不是我,也不是他,是我……同時也是他。
我迷失了自己的境界。

失去全部感覺的我,沒有方法確認自己的存在。
只是任由這樣漂流著。

就像浮在羊水的胎兒一樣……
慢慢溶化……
慢慢溶化……慢慢溶化……慢慢溶化……
我溶化在純白的闇,純白的闇變成我。
我不存在哪裡。

哪裡都不存在的我,哪裡也都存在。
那麼……真正的我……在哪裡……?



       你是……誰?
       我是……誰?

呢喃聲吞沒在黑暗的光中。


咚嗡嗡嗡嗡……嗡……
咚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咚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