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可兒篇.少年視點.5月1日~5月3日-Once Again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站在狹窄的通道中央,我失了神,呆滯地站著。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的時間。
我帶著沉甸甸的工具箱,拖著更沉重的腳步,走回控制
閥的房間。
【武】
「好了,這樣可以了吧?」
【沙羅】
「還沒結束吧?」
【優】
「是的,這只是開始準備的階段……」
【武】
「啊,是喔……」
【武】
「接下來,就要修理隔壁的發電機了。」
武擦拭著額頭的汗滴。
【優】
「咦? 少年……你在這裡做什麼?」
優忽然注意到我,轉頭過來。
【少年】
「把工具箱……帶過來……」
【武】
「工具箱?」
【沙羅】
「啊,可是已經不需要了吧?」
【少年】
「……咦?」
【優】
「抱,抱歉了……」
【優】
「那個控制閥好像一開始就關閉了」
【武】
「也就是說,想要關卻關不起來的原因,就是因為一開
始就關著了。」
【少年】
「不用重複解釋了……我知道……」
【武】
「是喔……真慘!」
【少年】
「…………」
【武】
「嗯嗯……別生氣了,這種事情常常會發生啊。」
【少年】
「我沒有……生氣啊……」
【沙羅】
「…………」
【優】
「怎麼了嗎?」
有關可兒的事情,我……
  

……還是說了。
【少年】
「其實……」
【少年】
「我又看到那個女孩了」
【優】
「『那個女孩』是?」
【少年】
「在增減壓室消失的那個女孩」
【少年】
「昨晚不是跟你們說過了? 都不記得了嗎?」
【武】
「啊啊……又是幻覺的老毛病。」
【少年】
「──才不是幻覺!!」
我聲嘶力竭地怒吼。
【沙羅】
「別,別這樣,少年……別生氣……」
【沙羅】
「先冷靜下來……」
【少年】
「…………」
【沙羅】
「你在哪裡看到那個女孩?」
【少年】
「發電室的前面……」
【優】
「有說話嗎?」
【少年】
「嗚嗯……」
【少年】
「『像月之妖精一樣,孤單一人』之類的,好像是這樣
說的。」
【少年】
「啊,對了!」

【少年】
「那個女孩……唱了子守歌……」

【武】
「子守歌?」
【少年】
「跟沙羅之前唱過的一樣,是一模一樣的子守歌……」

武與優看著沙羅的表情。

我也直盯著沙羅的眼睛看。
【沙羅】
「我……應該……」
【沙羅】
「沒有……唱過子守歌吧……?」
【少年】
「說謊!」
【少年】
「沙羅之前不是唱過子守歌嗎!」
【少年】
「我還記得啊!」
沙羅用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優的表情也有些為難。
武別開視線,跟優與沙羅說悄悄話。
優與沙羅,也靜靜聽著武的細語,點著頭。
【少年】
「別交頭接耳的!」
【少年】
「我是認真的! 是真的!」
【少年】
「別……別用那種眼神看我!」
【武】
「OK,知道了知道了……」
【武】
「那你可以帶我們到目擊那個女孩的現場嗎?」
【少年】
「就算去了……她也不見了。」
【少年】
「消失了……」
【武】
「是嗎……可是也許她還會再出現啊?」
【少年】
「這種事,想了也沒用……」
【武】
「我、我們相信你說的話。」
【武】
「不,是決定相信。」
【武】
「嗯? 所以……別自暴自棄,少年……」
已經什麼都不想說了。
被相信的事,相反地……令我悲哀。

剛剛的耳語內容恐怕是……『別否定他的說法,適時敷
衍他一下』吧。

悲哀奪取了我的力量。
一點也不想反駁他們三個人,也不想再說服自己什麼了

我累了,隨便他們吧。
『別自暴自棄,少年……』
武的話語,一點都沒有說服力。

然後……
回到了發電室前,當然……女孩並沒有出現。

..........................................................
我們四個人,在能判斷發電室溫度充分冷卻之前,靜靜
地在門前等待。
時間是冷酷的,同時也是寬容的。

時間的經過,像是一波波永無止息的浪濤……
在我心底泛起漩渦的悲哀、不安、疑問,都慢慢地消失
了。
一回神,我已經恢復成平常的我。

只是──『再見』,可兒留下的最後一句話,還在我的
耳膜深處不斷迴響著……

...................................................
終於……時間到了,我們惶恐地打開門。
簡直就像打開澡堂大門一樣,裡頭充滿了霧茫茫的蒸氣

室內是無法置信的悶熱。
充滿水蒸氣的房間裡,空氣很沉重,悶密地貼著肌膚。
一呼吸,明顯地感覺到黏膩的水氣通過咽喉。
武像是缺氧的魚一樣,啪咕啪咕地張著嘴巴吸氣。
【武】
「什麼啊,你們都不覺得呼吸困難嗎?」
【優】
「不要明知故問! 多說話,只會覺得更熱而已。」
【沙羅】
「納秋學姐……快點弄一弄出去吧……」
【優】
「是啊,效率好一點的話就能早點結束,大家分頭作業
吧。」
【優】
「那我負責這裡,倉成去那裡……少年你……」

就這樣,大夥開始修理發電機。
武與優進行著主要的大部分作業。
不懂機械類的我跟沙羅,幾乎沒有什麼事情可做。
現在,武與沙羅在發電機的那一側進行著作業。
優拜託我拿著手電筒照明,而她則正與發電機奮鬥著。
空閒的我,思考著許多事情。
雖然說是思考,其實還是在想那個消失的女孩。
我還是不覺得、也不認為那是眼睛的錯覺。
【少年】
「嗯,那次之後我想了很多……」
【優】
「想什麼?」
【少年】
「就是那個女孩子。」
【優】
「哎~又是那件事?」
【少年】
「好啦,聽一下啊……」
【少年】
「該不會那個女孩子……」
【少年】
「是幽靈?」
【優】
「啊?」
優放棄似地搖搖頭,又繼續回到修理工作上。
【少年】
「嗯,一定是這樣!」
【少年】
「只要這麼想,就能說明數字不規則變化的原因,還有
她突然在我面前消失的事情了。」
【優】
「愚蠢……」
【少年】
「認真聽我說!」
【優】
「不要」
【優】
「正經的事情,我才認真聽你說。」
【優】
「太認真聽蠢話,會被傳染變笨。」
【優】
「就像正負數的乘法計算一樣……」
【優】
「正數×正數的答案是正的。」
【優】
「負數×正數的答案就是負的……」
【優】
「嗯! 負數(-)的螺絲起子給我吧。」
我被激怒了,把螺絲起子放在優的手掌上。
【少年】
「不認真也沒關係。」
【少年】
「用笨蛋的感覺聽我說就可以了。」
【優】
「什麼叫做笨蛋的感覺啊……」
【少年】
「乘法啊!」
【少年】
「負數×負數不就變成正數了。」
【優】
「嗚~嗯,原來如此……」
【優】
「OK,在我修理完之前,我就聽你說那些笨話。」
【優】
「嗯? 到底要說什麼?」
【少年】
「失蹤女孩的事情。」
【少年】
「如果那個女孩子是幽靈的話……」
【優】
「等等,你真的相信有幽靈?」
【少年】
「與其說相信,到不如說是思考這個的可能性……」
【優】
「不用想這個可能性了,大概是0.00000000
000000001%吧。」
【少年】
「為什麼妳可以這麼篤定?」
優嘆著氣,開始下一個作業。
【優】
「拜託? 古今往來的鬼怪傳說都是杜撰的啊。」
【優】
「也就是說,是以娛樂為目的所寫的小說。」
【少年】
「可是,在黑暗的房間中獨處的時候,難道妳從來都沒
有發現異樣的視線?」
【優】
「視線?」
【少年】
「嗯,簡直就像背後有人看妳一樣……」
【優】
「不是你媽媽?」
【少年】
「認真點……不,算了……」
【優】
「這種情況的話? 一定就是錯覺了。」
【優】
「妄想的產物,是由本人的喜惡與精神狀態所產生的幻
想。」
【少年】
「也就是說……神經過敏?」
【優】
「坦白說,就是這樣!」
【優】
「UFO或者河童也是,都是因為人類喜歡想像。」
【優】
「多虧了想像力,人類才能進化到這個程度,可是在某
種意義上,也是危險的能力。」
【優】
「一旦過了頭,就會變成妄想以及脫離現實。」
【少年】
「…………」
【優】
「幽靈的真面目其實是枯萎的芒草。」
【優】
「樂於享受恐怖的人,不管是什麼東西,在他的眼中都
會有變化。」
【優】
「只要一認為『有耶有耶』的話,就算沒有東西,也會
一直覺得它是存在的……」
【優】
「只要一想到『恐怖恐怖』的話,不起眼的東西也會另
自己感到害怕。」
  
【少年】
「那鬼壓床妳又怎麼解釋?」
【優】
「鬼壓床?」
【少年】
「嗯,就是睡覺的時候,忽然睜開眼睛身體卻不能動。

【少年】
「那個也是神經過敏嗎?」
【優】
「嗯……那個啊,一定是睡覺的時候被綁住了。」
【少年】
「被誰?」
【優】
「喜歡SM的情人吧。」
【少年】
「怎麼可能!」
【優】
「我開玩笑的啦……」
【優】
「所謂的鬼壓床,其實是因為身體還在睡眠狀態,腦袋
卻已經清醒了。」
【優】
「所以即使有意識,身體還是不能動。」
【少年】
「也有聽說鬼壓床的時候,眼睛一睜開,卻發現幽靈坐
在身上的故事啊?」
【優】
「那是因為『以為睜開了眼睛』,但其實還在作夢……

【優】
「當腦中的活動太過活躍,身體沒有按照意志行動時,
一方面覺得眼皮越來越重……」
【優】
「就忽然把『像是在作夢的夢』清晰地想成是『現實看
到了』。」
【少年】
「…………」
【優】
「剛剛不也說了?只要一直拼命的想,即使是現實的東
西,也能簡單的扭曲它啊。」
【優】
「嗯? 你的表情……看來還是不理解?」
【少年】
「當然不理解,因為……我就是看見了。」
【少年】
「至少……我真的可以看到。」
【優】
「你不會想跟我說,『我有靈異第六感!』之類的吧?

【少年】
「…………」
【優】
「真的還假的? 真的打算要說啊?」
【少年】
「…………」
【優】
「嗯……我知道了。」
【優】
「不過,不會突然吐出粉紅色的心質體吧?」
【優】
「啊,還有……這裡也禁止招靈行為喔。」
【優】
「因為一引起心靈現象,好不容易修好的螺絲搞不好會
掉出來。」
【少年】
「妳不是不相信嗎,怎麼這麼了解?」
【優】
「因為不相信,所以才了解啊……」

【優】
「我的知識不是為了防禦。」
【優】
「而是為了攻擊。」

【少年】
「啊?」
【優】
「不是有深信幽靈、超能力、或UFO等超靈異現象,
以及嚮往那個世界的人們嗎?」
【優】
「我的知識就是為了讓他們啞口無言而存在的。」
【優】
「為了辯倒他們,一定要先詳知敵方的情報。」
【優】
「我在大學專攻考古學,也是為了這個。」
【少年】
「考古學???」
【少年】
「說到考古學……就是那個挖掘石頭尋找化石或遺跡,
還有解讀遠古文字是嗎?」
【優】
「嗯」
優跟考古學……實在是不搭嘎的組合。
【少年】
「那麼優都研究些什麼?」
【優】
「才沒有大到稱得上研究,我還只是一年級生,幾乎都
是基礎課程。」
【優】
「不僅要聽教授的講課,還參加了挖掘調查的實習,我
正在拼命了解『考古學是什麼?』」
【少年】
「呼嗯」
【少年】
「啊,對了,想到考古學……優有聽過『雷姆利亞LE
MURIA』大陸嗎?」
【少年】
「好像跟這個LeMU的名字來源有點關係。」
【優】
「聽過是聽過……我了解它已經達到厭煩的地步了。」
【少年】
「??」
【優】
「雷姆利亞LEMURIA,據說是存在於西元前2億
年~5千萬年前的夢幻大陸。」
【優】
「在那個大陸上,曾經有著遠比現代還進步的高度文明
,後來因為不知名的原因,一夜之間沉入了海底。」
簡直就像在唸教科書一樣,優用流暢的語調說著。
(高度文明……一夜之間……啊……)
(那個……實在…………)
【優】
「學者中也有人主張這個大陸就是人類起源的發祥地。

【優】
「真是的,胡說什麼嘛。那種事情根本不可能~」
【少年】
「優不相信?」
【優】
「那當然。因為在考古學、地質學,都沒有根據可以證
明啊……」
【優】
「隨著研究的進行,慢慢的也失去了說服力……在學術
界,這已經是廢棄的理論了。」
【少年】
「咦,是喔……」
【優】
「事實上,根本是虛構的故事。」
【優】
「宗教也是一樣,神秘主義者所熱中流傳的故事,往往
都是虛幻情節。」
【優】
「反正找不到根據,隨便說什麼都沒關係,就是這樣才
創造出來的吧。」
【少年】
「…………」
就因為沒有根據,那些言語中才蘊含著深遠的意義,不
是嗎?
為什麼呢……因為只有那些言語才是唯一用論證連繫現
實的路徑啊。
我想這些事情想的出神。
【優】
「嗯喲……嗯喲嗚……這個螺絲好緊……」
【少年】
「啊,換我。」
我跟優交換了位置,繼續著修理作業。
【優】
「呼~好累好累……肩膀真僵硬。」
優壓著脖子的筋骨,喀啦喀拉地弄響著骨頭。
【少年】
「嗯? 剛剛妳說的……」
【優】
「剛剛? LEMURIA嗎?」
【少年】
「嗯……」
【優】
「沒想到少年你是喜歡這種話題的人?」
【少年】
「這個……我也不知道,就當做打發時間跟我說說吧。

【優】
「好好……還想知道什麼?」
【少年】
「嗯……會不會是這個雷姆利亞大陸惹惱了神明所以才
沉入了海底。」
【優】
「…………」
【少年】
「可能是因為雷姆利亞的人們擁有了極高度文明,而神
明為了懲罰他們的傲慢,所以才……」
【少年】
「咦? 優?」
【優】
「……………………」
【少年】
「喂喂?」
【優】
「啊……不行,不行,好危險喔,差一點就要去那個世
界了。」
【優】
「真是笨,笨笨……」
【優】
「嗯,好了。這樣沒問題了……」
【少年】
「………………」
【優】
「OKOK,難道你想說你跟『巴別塔』是一樣的?」
【少年】
「巴別塔?」
【優】
「舊約聖經的創世記裡頭記載的塔。」
【優】
「在那個故事中,人類為了誇示自己的繁華,準備蓋一
個很高很高~的塔,一個能夠抵達天國的巨大建造物。

【優】
「可是,人類的這種行為觸怒了天神。」
【優】
「『只是人類卻如此驕傲!』」
【優】
「就這樣,那個塔被神力破壞,工程也因此停擺。」
【優】
「這個……就是巴別塔的神話。」
【少年】
「嗯……我想說的就是這個!」
沒停下作業中的手,我點著頭。
【優】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一定是濕婆神那樣的神明才會做
這樣的懲罰。」
【少年】
「濕婆神?」
【優】
「身為破壞神的再造之神-濕婆神。」
【優】
「擁有千萬個無數的別名,以及四隻手、四張臉、三隻
眼睛,印度教的三大主神之一。」
【優】
「為了重生而破壞自己世界的神明……」
【優】
「藉由徹底的破壞,才能誕生出秘藏無限可能性的存在
。」
【少年】
「就像中途修不好,乾脆從頭開始重做,是嗎?」
【優】
「大概吧……」
【優】
「所以囉……如果LEMURIA真的是因為惹腦了神
明而沉沒海底,我想……應該是這樣的神明才會這樣做
吧。」
【少年】
「原來如此……」

(破壞污穢的世界,爾後淨化之神……)
(懲罰高傲的人類,使其重生之神……)

【優】
「你看你看,手怎麼停下來了,快點動手啊。」
【少年】
「已經好了」
優指示我操作的螺絲已經完全鎖好了。
【優】
「那這次換鎖這個螺栓。」
把螺絲起子遞給她,我接過扳手。
不知不覺間,執行作業的……變成了我。
優拿著手電筒照著我的手邊,那裡有三個螺栓排列著,
像是連成一個三角形。
【少年】
「剛剛妳不是說濕婆神有三隻眼睛嗎?」
【優】
「嗯」
【少年】
「那這個……」
我拿著扳手,輕碰著眉宇間的地方。
【少年】
「還有一個眼睛,是在這裡嗎?」
【優】
「是呀」
【優】
「就是用這個第三隻眼,釋放將這個世間燒個精光的淨
化之光。」
【少年】
「喲嘿咻……那個還真是可怕。」
一邊鎖緊最頂端的螺栓,我一邊說著。
【少年】
「不過,如果有那樣的眼睛,眼鏡行的老闆可就麻煩了
。」
【優】
「可以多賣一片鏡片,應該很樂意吧?」
一想到那會需要特製鏡架,那不是成本更高嗎? 不過
………我沒說出口。
【優】
「先不說那個……」
【優】
「解讀全世界的一些文獻,就會發現『第三隻眼』的概
念,不只是濕婆神、佛教或瑜珈世界也都存在著。」
【優】
「透視能力、遠隔視、超視覺、靈動知覺、看透未來與
過去……」
【優】
「身為神通力量的來源,或是嚴格修行後才能習得的超
能力……都有許多說法,而其中的共通點是……」
──只要打開了第三隻眼,就獲得真正的智慧及看透萬
物。
【優】
「可以說是超越人類智慧的存在,『超人』的象徵。」
【少年】
「真正的智慧啊……」
呢喃著,我重新看著眼前的螺栓。
(要是有了那個,就能拿回記憶了吧……)
【少年】
「如果真的有,我也想要。」
【優】
「想要……第三隻眼?」
【少年】
「嗯,只要使用那隻眼睛的力量,也許就能知道我的過
去,也能知道上次那個女孩子的真面目了。」
【優】
「…………」
【少年】
「嗯……至少我想試一下?」
【優】
「想看?」
【少年】
「嗯……如果能看的話。」
【優】
「那就給你看吧!」
【少年】
「咦?」
我抬起頭。
那裡……
優的臉,就在那裡。
(什,什麼時候……?)
已經可以感受到相互鼻息的距離。
鼻尖幾乎要頂在一起,那樣靠近她的臉龐。
【少年】
「優,優……?」
【優】
「想看是嗎?」
看著我的眼睛,她說著。
【少年】
「…………」
沒出聲,我發抖著。
胸口反覆地劇烈悸動,我真以為心臟大概已經跳出來了

【優】
「你看,看好囉?」
優拉起瀏海,手指輕碰著額頭。
【優】
「就在這裡?」
【優】
「第三隻眼……」
【少年】
「………………」
優的額頭……
可是……什麼都沒有。
我只是被光滑的肌膚、她的香氣,愣愣地迷惑住了。
【優】
「………………」
【少年】
「………………………………」
【優】
「──噗! 呀哈哈哈哈哈哈……」
優突然捧腹大笑。
【少年】
「咦? 咦?」
【優】
「玩笑,開玩笑,只是開玩笑呀!」
【少年】
「咦……? 咦~~~!!?」
【優】
「啊哈哈哈,奇怪~太奇怪了。」
【優】
「可以被我騙成這樣……你太厲害了。」
【少年】
「過,過分……優……」
【少年】
「明明知道我就是這種個性,你還故意捉弄。」
【優】
「抱歉抱歉,因為你說了很奇怪的話,我就忽然想捉弄
你。」
【優】
「不過……那未必是假的。」
說著,優再一次指著額頭。
【少年】
「什麼意思?」
那為什麼我們的眼睛都是二個?
一般常識解釋測量目標物的距離,是為了正確對準焦距
後『看清楚』物體,就物理角度看來,二個眼球已經相
當足夠了。
可是,如果真的有『三隻眼』的話呢?

......................................................
老實說──
脊椎動物的祖先就是三隻眼生物。
被稱為原始動物的爬虫類……
例如『楔齒蜥』之類的到現在仍然保有第三隻眼。

──第三隻眼(the说third说eye)

這個器官稱為『頭頂眼』,與眼球的構造相似。
這個是用來感知外界明暗,控制內分泌的器官,也就是
可以感光。
頭頂眼通常都盯著上方,可說是為了感覺白天與夜晚明
亮差別的眼睛。
右眼與左眼,還有上面──
也就是為了看天空的頭頂眼。

可是……那些像我們人類一樣演化為更高等的脊椎動物
,它的第三隻眼在漫長進化過程中,被大腦覆蓋隱藏而
無法直接感受到光線。
因此光刺激的偵測功能,就用左右二隻眼球來代替。
這個退化的第三隻眼就稱為『松果體』。

現在……我們頭腦內的松果體負責了內分泌器官,跟太
古時代一樣,現在仍然規律地刻算著24小時。


俗話說『身理時鐘』,就是指這個松果體的能力。

.......................................................
……在我鎖螺栓的時候,優告訴我這些知識。
【優】
「雖然稱為『第三隻眼』,不過用人體科學面去思考的
話,其實……這也不是不可能。」
【優】
「只是退化器官的其中之一嘛……」
【少年】
「跟盲腸、指間的蹼之類的……一樣嗎?」
【優】
「嗯……就是那樣。」
【少年】
「螺栓鎖好了嗎?」
【優】
「OK。那這邊的工作就結束了。」
【優】
「嗚~嗯……好累~」
優伸著大大的懶腰。
我也放下雙手伸展著腰。
兩個人都已經汗流浹背。
【少年】
「可是……」
【優】
「嗯?」
【少年】
「剛剛妳說的那些知識,也都是為了攻擊用嗎?」
【優】
「嗚~嗯,這個嘛……那個不是為了攻擊,也不是為了
防禦。」
【優】
「是沒有任何用處的無聊知識。」
【優】
「只是,想丟卻丟不掉。」
【優】
「大概已經在腦袋根深蒂固了吧。」
【少年】
「那是妳自己決定這樣做的吧?」
【優】
「才不是!」
【優】
「兇手是我媽媽。」
【少年】
「妳媽媽?」
【優】
「是啊,我媽媽是考古學的研究者。」
【優】
「主要就是研究『第3視點』之類的古老概念……」
【優】
「總之,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聽這些話,就像聽搖籃曲
一樣。」
【少年】
「呼嗯……」
(嗯? 第3視點??)
那是什麼? 跟第三隻眼有什麼關係?
本來想要再繼續問下去,但身體跟腦袋已經疲憊到沒有
力氣再問了。
(嗯……算了……下次吧。)
【優】
「明明最討厭考古學……」
優邊嘆息邊說著。
【優】
「但是我發現的時候……已經考到考古學系了。」
【少年】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優】
「才沒有這麼容易呢……」
優落下肩膀,再一次深深地嘆息。
【優】
「這是某一種詛咒。」

不一會兒,武與沙羅也結束了那頭的作業。

.............................................................
就這樣,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發電室的修理工作總算
結束了。
如同沙羅的說明,停電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氣壓減少,所
以才自動開啟了安全控制閥。

『水蒸氣的壓力若增加太多的話,控制閥就會自動開啟
進行排氣,以防止破裂損害』

『通常在排出多餘的蒸氣之後,控制閥會自動關閉……
不過,現在外面只有一氣壓』

『安全控制閥無法關閉,就會持續外洩蒸氣』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
我們先離開發電室再進入控制閥房間……
打開修理前所關閉的控制閥……
然後,再回到發電室。
【武】
「那就開開看了?」
站在發電機的開關面前,武嚴肅地宣布著。
【武】
「開關打開了?」
我、優、沙羅,沉默地點著頭。
【武】
「心理準備好了?」
【少年】
「好啦,快點吧!」
【武】
「喂,囉唆。」
【武】
「那就開始倒數計時」
【武】
「還有50秒……」
【沙羅】
「咦? 要數50秒!?」
【武】
「還有45秒……」
武無視他人地繼續數著。
【優】
「倉成~實在太久了吧。」
【武】
「40……39……38」
發荒……
【武】
「37……36……35」
發荒發荒…………

【武】
「34」

──啪唧。
除了武的其他三個人同時按下了按鈕。
【武】
「喂! 擅自打開開關! 才數到34秒耶!」
【少年】
「還剩下34秒,不管是誰都會按了!」
【武】
「連30秒都等不了喔……你們!」
【優】
「能等嗎!!」
【武】
「這個……可以說是某種儀式耶,總之是非常重要的過
程……」
照明亮了。
燈光一圈一圈地點起來,連房間的角落都照亮了。
視界一瞬間明亮了。
【沙羅】
「17……」
【武】
「啊?」
【沙羅】
「剛好在剛剛的倒數17秒前,燈亮了。」
【優】
「那又怎麼樣?」
【沙羅】
「不懂嗎? 就是在燈亮以前,剛好需要17秒呀?」
【少年】
「啊,是喔……」
我知道沙羅的意思。
【少年】
「既然這樣,早知道就在倒數17秒的時候按,是吧?

【沙羅】
「嗯」
【優】
「啊哈哈哈,這真是傑作啊。」
【武】
「嘖哼」
或許是已經沒有力氣生氣了,武抬著沉重的工具箱走出
了房間。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