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可兒篇.少年視點.5月1日~5月3日-Once Again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我們全體移動到會議室。
在那個幽暗的控制室裡等待救援,總覺得無法冷靜下來
的樣子,而且椅子的張數也不夠坐。
僅剩的乾燥空間中,哪裡能讓大家稍微安心靜下來呢?
最近的地方就是這個會議室了。
【少年】
「對了……為什麼空這麼了解LeMU的事情?」
我對坐在旁邊的空,開口問了。
【空】
「我是LeMU開發部的系統工程師。」
【空】
「而且,現在算是……代理主任的職務。」
【武】
「代理主任……很了不起吧?」
【空】
「代理,只是名稱上而已……沒什麼了不起的。」
【武】
「不過,空怎麼不是在地上的閘門?」
【武】
「入場的時候好像有說明吧? 我大概只聽了一半而已
。」
【空】
「是的,沒錯,你發現了啊……」
【空】
「因為這裡有時候會人手不足,偶爾我也會那樣做。」
空微笑著。
『地上的閘門』是什麼?
雖然不懂武與空之間的對話內容,不過,起碼我知道空
為什麼熟知LeMU的理由了。
【武】
「這麼一來,這裡就有二位LeMU的職員了。」
【優】
「二個?」
【武】
「優妳啊。」
【優】
「我,不算職員啊,只是工讀而已啦……」
【優】
「倉成呢? 來玩的嗎?」
【武】
「應該沒有人是非要遊玩才來主題遊樂區的吧?」
【武】
「是吧,沙羅?」
【沙羅】
「我……是因為篤志(篤志貢獻服務派遣的義工活動)

【武】
「啊? ㄉㄨˇ ㄓˋ?」
【優】
「就是鳩鳴館的二年級學生都要參加的活動。」
【沙羅】
「嗯,不過感覺都像是在玩呢。」
【武】
「呼嗯……」
【少年】
「那個!?」
我不經意地大叫了一聲。
忽然發現了一件事情。
【少年】
「留在這裡的人……應該彼此都不認識吧!?」
【優】
「當然,剛剛才遇到的啊。」
【少年】
「那為什麼優會稱呼武為『倉成』?」
【少年】
「而且武也是……叫著『優』、『沙羅』的……」
【武】
「啊啊,是喔,因為你不知道吧……」
【少年】
「咦?」
【空】
「剛剛在索非亞休德克遇到的時候,我們就簡單自我介
紹過了。」
【少年】
「啊,是喔……」
【武】
「是呀……」
(嗯? 不過就算是這樣,一下子就直接叫名字,未免
也太熟了吧……)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後……
【武】
「對了,你的名字是?」
【少年】
「……咦?」
【武】
「我還沒問過你吧,沒錯吧?」
【少年】
「我……」
【少年】
「我…………」
【少年】
「我………………」
【沙羅】
「殺手喔,他……」
【武】
「啊……」
【空】
「殺手……!?」
【沙羅】
「嗯,正被黑暗組織追殺中。」
【少年】
「喔咿,才沒有被追殺啊!」
【優】
「即使是真的,也不會知道了。」
【武】
「???」
【空】
「???」
【優】
「我知道了,我替你跟大家說明吧。」
【優】
「其實他是──」
【優】
「喪失記憶了」
【空】
「喪失……」
【武】
「喪失記憶!?」

針對我記憶喪失的狀態,優簡單扼要地說明。
『名字跟地址、家人跟朋友的事情全忘了』。
回應著那句話『不過日期,還有遇到優之後的事情是記
得的』。
聽完了說明之後,空說了。
【空】
「這個恐怕是記憶障礙之一的完全健忘症吧。」
【少年】
「???」
【空】
「完全健忘症,也可以說是全生活史健忘症……」
【空】
「這個症狀的發生,卻能同樣保有與社會層面有關的知
識……」
【空】
「也就是指完全想不出自己的名字、背景、家人或朋友
、以及所有相關生活過程的狀態。」
【空】
「通常經過幾天到一、二個月之後,應該就能自然恢復
記憶。」
【空】
「或者,也可以嘗試使用催眠療法或電擊療法……」
【少年】
「電、電擊……」
【空】
「呵呵,安心吧。」
【空】
「再重複說明一次……記憶喪失的症狀,通常都是自然
痊癒的。」
【空】
「所以,現在首要的……」
【空】
「別太在意,別思考太多事情,這就是最好的治療方法
了。」
【優】
「你看吧? 跟我說的一樣吧?」
【優】
「別擔心,一定沒問題的。」
【少年】
「………………………………」
【武】
「也只能這樣了。」
【少年】
「你對那種說法好像很不以為然的樣子。」
【武】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武】
「記憶這種東西實在很不可思議,正當在想別的事情的
時後,卻忽然喚醒了某些記憶。」
【武】
「例如……明明就是記得一些藝人的長相,卻怎麼也想
不出他們名字的時候。」
【少年】
「嗚~嗯……好像是這樣……」
【沙羅】
「可是,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喪失記憶的呢?」
【少年】
「什麼時候?」
【武】
「對啊,你知道我跟空的長相吧?」
【優】
「而且,也記得我的名字……」
【少年】
「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呢……?」
我隨時間的河流回溯著,開始尋找記憶的開端。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只記得往後的東西,卻忘了
之前的事情呢?

可以當做回答的映像,隱隱約約地在腦中浮現。

──是的,我喪失記憶的時候,就在掉進那個池子的當
中!
一定就是那個時候!

在那之前的事情,我幾乎無法想起來了。
相反地,在那之後的事情卻全部記得。
掉落在池子的一瞬間,就是記憶的開端,也是過去回憶
的末端。

我的意識也是在那個瞬間被截斷了。

【少年】
「大概是掉到池子的時候吧,我想……」
我對大家說明著。
【空】
「『池子』的話……就是那個在休憩空間的『池子』?

【少年】
「應該是……」
【沙羅】
「之前的事情,都完全想不起來了?」
【武】
「有沒有浮現了一些片段的印象?」
【沙羅】
「居住地方的景色……」
【武】
「喜歡的女孩的事情……」
【沙羅】
「像日劇也有演過喔,雖然沒有記憶,指尖的觸覺卻藏
著自然而然的印象?」
【武】
「原來如此……『一拿到筆,就忽然開始畫出一些專業
的藝術畫』是吧?」
【沙羅】
「對對對……」
【沙羅】
「所以,多看多接觸各種東西,也許會得到線索呢?」
【武】
「是啊……那一開始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在我面前一來一往的談話……
太陽穴隱約開始抽痛。
痛苦地扭曲了臉。
【優】
「等,等一下!」
【沙羅】
「?」
【武】
「?」
【優】
「剛剛空不是才說過嗎?」
【優】
「『別太在意,別思考太多事情』」
【優】
「只要他一深入思考,就會陷入崩潰的精神狀態。」
【沙羅】
「崩潰?」
【優】
「或者……應該說是錯亂?」
【優】
「呻吟了一聲『嗚』或『啊』之後……就突然昏倒。」
【武】
「是這樣啊……」
【優】
「所以……有關記憶的事情,大家還是小心翼翼處理才
好……」
優輕輕地把手放在我的頭上。
然後,不可思議地……疼痛像是被吸走一樣地消失了。
【武】
「OK,我知道了。」
【武】
「那就換個話題吧。」
【空】
「那個……」
【空】
「從剛剛我就在想一件事情……」
【沙羅】
「?」
【武】
「?」
【優】
「?」
【空】
「那就是,我們應該要怎麼稱呼他比較好呢?」
【優】
「是啊,不決定一個稱呼的話,還是有點不方便。」
【武】
「權兵衛(意指無名小卒)如何?」
【武】
「方便的名字就好了,沒有名字的權兵衛不錯啊。」
【空】
「『因為方便稱呼所以叫權兵衛』這句話,不會對不起
全國上下叫權兵衛的人嗎?」
【武】
「只是假名,方便就好了啊。」
【沙羅】
「叫他狙擊手。」
【優】
「為什麼妳一直拘泥在這件事情上啊。」
【優】
「他才不是那種型的男生呢。」
【沙羅】
「那……多氛三郎怎麼樣?」
【優】
「不懂妳的意思。」
【空】
「說得也是,那我還想到一個。」
【空】
「忘憶人怎麼樣?」
【武】
「為什麼叫忘憶人?」
【優】
「『忘記記憶的人』的省略吧?」
【武】
「不太吉利的感覺。」
【空】
「不好意思,太直接了……」
【沙羅】
「納秋學姐呢? 有什麼想法?」
【優】
「這個嗎……」
【優】
「A少年怎麼樣?」
【武】
「好像罪犯的簡稱……」
【優】
「那就B少年……」
【武】
「還不是一樣!」
【沙羅】
「阿斯塔基? 久米川?」
【空】
「Memories On如何?」
【武】
「那是個暱稱好嗎,真是的……」
【優】
「Q少年也不錯。」
【少年】
「……………………………………………………」
【武】
「好吧,你自己覺得哪個比較好?」
【少年】
「都……」
【少年】
「……不喜歡。」
【沙羅】
「別要求太多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囉唆!」

【少年】
「……………………………………………………」
【武】
「啊……煩死了,『少年』好了,就叫『少年』吧~」
──就在這個時候!

......................................................
──啪噹!

【月海】
「夠了吧!」
月海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月海】
「到底想怎麼樣!?」
【月海】
「你們到底在想什麼啊……」
【武】
「什麼……正在想名字啊……」
【月海】
「別開玩笑了!」
一片沉默的室內……
我們互相看著對方。
【優】
「嗚,嗚嗯……是啊……」
開口的是優。
【優】
「我們根本沒考慮他的感受……也許有點太過分了。」
【月海】
「我才不是這個意思!」
【空】
「那小町妳覺得該怎麼稱呼他比較好?」
【月海】
「…………」
【全體】
「…………」
【沙羅】
「看吧? 要想出一個名字,很難吧?」
【月海】
「算了……隨便你們吧……」
丟下這句話,月海走出了房間。
【武】
「她怎麼了?」
【優】
「為什麼生氣?」
【沙羅】
「武……你是不是做了讓她討厭的事情?」
【武】
「我才沒有!」
【武】
「雖然我也不太了解,不過……從剛剛碰面開始就有這
種感覺了……」
【空】
「跟小町相處還是要慎重一點才好。」
【空】
「大家要觀察情況,然後一邊讓她知道我們沒有惡意或
敵意,一邊慢慢地……慢慢地同化她……」
我忽然被什麼東西驅使一樣……
一回神,已經衝出了房間。

..............................................
通道的前方──月海踢著水花走著。
我不知道她要走去哪裡。
我對著她的背影叫著。
【少年】
「喂! 等一等!」
月海沒有停下來。也沒有回頭。
【少年】
「月海! 月海!」
終於追上她的我,舉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月海】
「別碰我……」
【月海】
「別碰我……」
月海停下腳步,小聲地呢喃著。
【少年】
「對,對不起……」
我道歉著,將手拿開她的肩膀。
【月海】
「什麼事? 你找我做什麼?」
 
【少年】
「為什麼……你要這麼生氣呢……」
我單刀直入地切入話題。
【月海】
「為什麼? 呵呵,真是有趣的問話……」
【月海】
「不知道我生氣的原因嗎?」
【少年】
「不知道。」
【月海】
「唉……」
【月海】
「喂? 別再鬧了,我不希望你問我那個……」
【少年】
「那個,到底是什麼?」
【月海】
「別再裝傻了,拜託你……」
【少年】
「我沒有裝傻……」
【月海】
「騙人……」
【月海】
「我什麼都知道了。」
【月海】
「難道,連你也是那些傢伙的同夥……?」
【少年】
「那些傢伙??? 同夥???」
【月海】
「你剛剛不是說『喪失記憶』嗎?」
【少年】
「嗚,嗚嗯……」
【月海】
「那麼,你為什麼知道那些傢伙的名字?」
【少年】
「那個……剛剛不是說明過了……」
【少年】
「我只記得遇見優她們的事情。」
【少年】
「你沒聽到嗎?」
【月海】
「──說謊!」
突然,月海大喊了出來。
【月海】
「真是愚蠢……」
【月海】
「總之,我不會被騙的……」
【月海】
「不要再跟我說話了……好嗎?」
說完之後,月海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想不出任何可以喚住她的話,我只是一直看著她漸行漸
遠的背影。

..........................................................
回到會議室,桌子中央浮著LeMU的立體圖像。
優、沙羅、空、武四個人,一邊看著圖像,一邊『不是
那樣,不是這樣』地議論著。

【少年】
「嗯? 你們在聊什麼?」
【優】
「啊,你回來啦,少年……」
【沙羅】
「月海呢?」
我搖搖頭。
【武】
「對吧? 很難懂的女孩子吧?」
這次我點點頭。
的確,月海很難懂,根本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麼。
月海的事情,再怎麼多想也沒用了。
我回到原本的話題。
【少年】
「嗯? 你們現在在聊什麼呢?」
【空】
「在討論為什麼會發生現在這個意外……」
【優】
「還有接下來的對策……大家應該要怎麼辦?」
【沙羅】
「我們正在歸納共識。」
【少年】
「呼嗯,意外的原因跟對策啊……」
【少年】
「嗯? 不好意思,可以說給我聽聽看嗎? 簡單說明
就好了。」
【空】
「我知道了。」
【空】
「那麼,我就把意外發生的經過再說明一次。」
空說著,用手碰觸著桌上的投影圖像。
她接著說明下面的事情。

『12點45分,LeMU內部突然停電,原因不明。

『隨即緊急避難警報發佈……這也是原因不明。』

『因為這兩件事情,LeMU裡的所有遊客及職員開始
進行避難。』

『12點54分──緊急氣密閘開放。』

【少年】
「緊急氣密閘是什麼?」
【空】
「與浮島直接連結,用來逃離的緊急出口。」
【空】
「裝設在緊急階梯的最頂端。」
【空】
「如果沒有重大意外的話,這個門是不會輕易開啟的…
………」
【少年】
「不過……還是開了啊?」
【空】
「是的……」
【少年】
「『重大意外發生了』是嗎?」
【空】
「不知道這樣的說法算不算正確……」
【少年】
「???」
【空】
「指導手冊上是這麼寫的。」
【空】
「『即使發生了緊急狀況,遊客仍然必須暫時停留在因
塞爾‧奴爾島(零之島)上的增減壓室』。」
【少年】
「為什麼? 不能馬上逃走嗎? 為什麼還要停在增減
壓室……」
【空】
「這是為了防止減壓症(潛水夫病)。」
【少年】
「減壓症?」
【空】
「因為劇烈的減壓,會導致血液中的氮氣溶解成氣泡、
血栓等的症狀。」
【少年】
「???」
【空】
「嗯呃……這件事以後再說明……先繼續說下去吧。」
【少年】
「嗚,嗚嗯……」
【少年】
「總之,原本不應該開啟的閘門,卻在那個時候開啟了
,是嗎?」
【空】
「沒錯。」
【空】
「雖然這只是我的推測……」
【空】
「但這恐怕是因為某個恐慌的遊客,躲避在混亂的增減
壓室內,結果不小心開啟了緊急氣密閘門。」
【空】
「然後,這扇門在開啟之後並沒有關閉,而是呈現一直
開放著的狀態。」
【空】
「因此承受約6氣壓的內部混合氣體,開始急速地向外
部釋放。」
繼續說明的空。

『14點39分──由於氦氣比氧氣、氮氣還輕,所以
會更早釋放出來……由於內部壓力比外部氣壓要低』

『15點55分──進水意外發生』

【空】
「原本LeMU是以飽和潛水裝置的設計為基礎,而建
造完成的建築物……」
【少年】
「飽和潛水裝置?」
【空】
「調整內部氣壓跟外部的水壓相等,或提高內部壓力比
外面的高,讓建築物本身不被海水壓擠崩壞……」
【空】
「……就是這麼一回事,懂了嗎?」
 
【少年】
「嗚嗯,大概……」
【空】
「那麼你也明白進水意外發生的原因了……?」
【少年】
「嗚嗯……這個嗎……」
【少年】
「我想應該是這樣吧?」
【少年】
「LeMU原本是藉由內部氣壓與水壓相等,才不至於
被壓擠崩壞。」
【少年】
「不過,因為內部氣壓幾乎流失了,只剩下現在的1氣
壓以下……」
【少年】
「因此,海水的壓力就使勁壓擠……」
【少年】
「最後一定會在某處產生龜裂,接著海水就會大量湧入
了……」
【空】
「幾乎是正確解答。」
【空】
「真是厲害啊,少年,你真的喪失記憶了嗎?」
【少年】
「咦? 嗚,嗚嗯……應該吧……」
【空】
「沒有其他要補充的地方了。」
【空】
「劇烈的氣壓驟減,就是這次進水意外的主要原因。」
【空】
「然後……為了將傷害減到最小,雷米將進水部位的閉
水閘門自動關閉。」
【少年】
「所以我們就被鎖在這裡了……」
【空】
「是的……」
一口氣聽了這些有點複雜的事情,腦袋裡似乎有些地方
要產生龜裂了。
可是,整理一下空的說明之後,我明白了二個要點。

1:館內突然停電後,雖然發佈了警報,但原因不明。

2:由於氣壓減少,才發生了進水意外。

【武】
「咦? 等等?」
一直沉默地聽著的武忽然開口了。
【武】
「現在這裡的氣壓是1氣壓嗎?」
【空】
「嗯嗯,是的,怎麼了嗎……?」
【武】
「那樣的話,現在我們耳朵上裝的耳機……聲音變換機
是吧? 不就不必戴了?」
【空】
「不,不是……那個……」
【空】
「那個……還是……請你戴著吧……」
【沙羅】
「為什麼? 氦氣不是幾乎都被排光了嗎?」
【優】
「…………」
只有優沉默著。
看得出她的眼神不自然地別開了視線。
【空】
「總,總之……請不要把它拿下來。」
【少年】
「理由呢?」
【空】
「理由……理由……」
【優】
「嗯,既然空這樣說,就這樣做好了。」
【優】
「反正就算帶著它,也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啊,這個
……就是這個聲音變換耳機。」
【沙羅】
「嗚~嗯,的確,我都忘了正帶著這個東西呢……」
【優】
「就是說吧?」
【優】
「與其研究這個……我覺得……應該先討論『接下來該
怎麼辦?』的對策吧。」
【武】
「對策呀……」
然後……
雖然我們抱著胸、左思右想、絞盡腦汁……就是想不出
一個稱得上提議的東西。
結果……
【優】
「只能等待救援了……」
當然,沒有人會提出異議或反對。

..........................................................
月海離開這個房間,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小時。
空說『要去嘗試找出突破目前現狀的對策』而回到了控
制室。
剩下的我們四人,沒事可做,也無話可說,只是靜靜等
待外界的連絡或救援。
【沙羅】
「月海,還沒回來耶……」
沙羅孤零零地自言自語著。
【沙羅】
「讓她一個人這樣下去,好嗎……」
【武】
「應該不好吧……」
【沙羅】
「喂,少年? 剛剛你不是去追月海嗎?」
【少年】
「嗯……」
【沙羅】
「當時,她有沒有說要去哪裡啊?」
【少年】
「嗚嗯,沒有。」
【優】
「那就沒辦法了……」
【優】
「要去找她嗎?」
呼應優的這句話,我們站了起來。
優首先去的地方竟然是控制室。
【少年】
「咦? 為什麼去控制室?」
【優】
「少年,你不記得了?」
【優】
「剛剛集合在控制室的時候,空不是說了?」
【優】
「『只要確認生物反應的話,就可以什麼什麼』的啊。

【少年】
「說過嗎?」
【武】
「啊啊,的確說過這件事。」
【武】
「你有注意在聽嗎? 少年……」
【少年】
「是打算要聽啊……」
【優】
「所以只要用那個『生物反應檢查裝置』之類的東西。

【優】
「應該就可以知道月海的位置了~」
【少年】
「呼~嗯……」

生物反應檢查裝置──。

不過,一次又一次難懂的名詞,又竄進了我的腦袋。
這也是記憶喪失的關係嗎? 我所不知道的名詞、現象
及系統,在這裡竟然有這麼多。

【少年】
「唉……」
不自覺地嘆氣。
而且,我所無法理解的事情還有一件。
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就叫我『少年』了。
就這樣自然而然地決定好稱呼──『少年』──這就是
我現在的名字。
唉,比起『多酚三郎』算是比較好的了……
不過,還是有點難以理解。

【少年】
「唉……」
再一次嘆息,邊搖著頭,我隨著大家一起進入了控制室

【空】
「哎呀? 怎麼了?」
看著我們一個跟著一個進來,空疑惑地歪著頭。
【沙羅】
「那個? 因為不能把月海就這樣丟下……」
【優】
「嗯,所以……想要請妳幫忙確認生物反應……」
【空】
「啊啊,是這樣的啊,我知道了。」
【空】
「就是要調查小町的位置是吧?」
【空】
「等一下喔……」
螢幕上顯示了LeMU的地圖。
擴大、縮小、移動、反轉……畫面眼花撩亂地切換著。
【少年】
「嗯,空?」
【少年】
「這叫做『生物反應檢查裝置』是吧? 用這個真的就
能找出月海的位置?」
【空】
「嗯嗯……」
【空】
「因為人類是恆溫動物,經常保持在36度左右的溫度
呀。」
【空】
「用紅外線檢查這個體溫。」
【空】
「所有LeMU內的人數,還有所在位置,都能馬上確
認……」
【空】
「你看,已經知道了。」
索非亞休德克的那一層有一個模糊光點。
【空】
「沒錯,就是小町了。」
在那下方,德里克休德克的一個房間中,也有好幾個光
點重疊著。
這裡,應該就是指這個控制室。
(……啊,咦???)
就在這一刻,我發現了某個奇怪現象。
螢幕的一角,浮現著『生物反應:7』的小小顯示。
【少年】
「喂,喂喂……?」
【優】
「怎麼了?」
【少年】
「這個數字不是很奇怪嗎?」
【少年】
「你們看……」
我指著螢幕的一個角落。
『生物反應:7』
【優】
「七!?」
【沙羅】
「七!?」
【武】
「七!?」
【空】
「怎,怎麼會……」
被關在LeMU裡的優、沙羅、空、月海、武……還有
我應該是『一共六人』才對。
可是,這個主控電腦『雷米』卻顯示生物反應數字是
『7』。
【空】
「這,這個,到底是……」
可是,隨後……

『生物反應:5』

『生物反應:7』

『生物反應:6』

5?7?6?5?7?6……

數值在數秒之後就會變動一次。

以『6』為基準,上下增減『1』……

【空】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空露出少有的慌亂模樣,急忙開始操作著控制儀。
可是……這個數值變動卻一點也沒有停止的跡象。
我看著地圖上的光點。
生物反應的數值即使改變,光點卻沒有重新出現或消失

【沙羅】
「如果這個顯示真的是『7』的話……」
【少年】
「除了我們,就表示還有其他來不及逃出去的人!」
【優】
「嗯,如果7是正確數值的話……」
【武】
「嗯,等一下吧,大家……」
【武】
「冷靜點……」
一段時間,我們都專注在變動的數字上。
終於……
數字顯示著『6』,然後就完全停了下來。
『生物反應:6』

【少年】
「啊,咦? ……停在『6』了。」
【優】
「壞掉了嗎? 常會有錯誤的偵測動作嗎?」
【空】
「不,沒有……應該不可能的……」
【武】
「不過,結果是停在『6』……這是正確答案吧? 
應該沒錯。」
【沙羅】
「說的也是……」
【沙羅】
「仔細想想,應該不可能會有其他的人了……」
【少年】
「不過……」
【沙羅】
「不過什麼,少年? 我們不是在LeMU裡面搜查過
了嗎?」
【沙羅】
「根本沒遇到任何人。」
【少年】
「是沒錯……」
『6』──『生物反應:6』
可是被困在這裡的『正確人數』究竟是……
  

【少年】
「可是……等等! 這實在太奇怪了!」
我強力地爭論著。
【少年】
「受困的人數應該總共有──5個人!」
【少年】
「可是為什麼生物反應指著『6』!」
【少年】
「所以在LeMU裡一定還有別人受困!」
【沙羅】
「咦? 為什麼一共是……5個人?」
【沙羅】
「空、月海、武、少年、納秋學姐……還有我……」
【沙羅】
「有6個人啊」
【少年】
「不對,沙羅……不是這樣……」
【少年】
「因為空……」
我脫口而出。
【少年】
「因為空……」
【少年】
「空她……」
【少年】
「因為她不在這裡」
【沙羅】
「不在這裡……?」
【武】
「什,什麼意思啊? 少年……」
【少年】
「空她是……RSD啊……」
【沙羅】
「什,什麼!?」
【武】
「RSD!?」
【少年】
「就是使用半導體雷射,直接照射在人體視網膜產生影
像的系統。」
【少年】
「也就是說……我們所看到的空的姿態,只是幻像而已
。」
沙羅與武張大了嘴巴,拼命眨著眼。
身為LeMU工作人員的優,也許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
事實,所以並沒有任何驚訝的樣子,視線只是望著遠方

然後空……
【空】
「是的,少年說的沒錯。」
【空】
「我沒有肉體」
【空】
「沒有實體……只是幻影……」
【空】
「這個思考與人格,也全都是由AI(人工智慧)程式
所主控。」
【武】
「怎麼會這樣……」
【空】
「無法相信嗎?」
【武】
「當然! 因為空就在這裡啊……」
【空】
「雖然大家不相信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種光榮。」
【空】
「可是……倉成……這是事實。」
【沙羅】
「真、真的嗎……?」
說著,沙羅惶恐地伸出右手朝向空的身體。
沙羅的手腕,毫無阻礙地穿過空的身體。
【沙羅】
「啊……」
反射地收回手的沙羅……
【空】
「這樣妳了解了嗎?」
【沙羅】
「…………」
【武】
「…………」
武與沙羅僵硬的模樣,就像被擷取下來的一幅靜止畫面

【少年】
「嗯? 明白了吧?」
【少年】
「所以生物反應偵測是檢查不出空的」
【優】
「沒錯……」
一直沉默的優,突然開口了。
【優】
「因為空不會被偵測到,所以這個數字……『6』,並
不是正確的數據。」
【少年】
「是嗎?」
【少年】
「難道沒有可能是……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其他人?」
【優】
「STO~P!」
【優】
「我剛剛說的,你有在聽嗎?」
【少年】
「???」
【優】
「『不是正確數據』──也就是說……只是錯誤的偵測
動作罷了。」
【優】
「可以這樣想吧?」
【優】
「數字不只是顯示『6』吧?」
【優】
「一開始看到的時候,不是『7』嗎?」
【優】
「然後又是『5』、又是『6』、然後又再回到『7』
……」
【優】
「這又要怎麼說明?」
【少年】
「…………」
【優】
「假設,只是假設? 像少年說的一樣,還有其他人受
困的話……」
【優】
「那個人會突然消失、出現、又分裂成兩個人?是擁有
特異體質嗎?」
【少年】
「這個……妳問我也……」
【優】
「你看吧」
【少年】
「可是……要是有別的人受困,那怎麼辦?」
【少年】
「還是先搜索一次,如果沒找到就沒找到,那也無所謂
吧。」
【少年】
「相反地,我實在不明白妳拒絕搜索的理由。」
【優】
「我也沒有拒絕啊」
【優】
「只是……不管那是不是單純的錯誤偵測,為了這件事
造成一片混亂,我覺得不太好。」
【少年】
「那還不是反對」
【優】
「所以就別去做啊」
【少年】
「…………」
【優】
「唉……知道知道,我知道了,真是的……」
【優】
「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去找那個『誰吧』。」
我用力點著頭。
然後……
【空】
「那個……小町她……」
空有些躊躇地說著。
【優】
「啊……啊啊……對喔。」
【優】
「原本我們是為了追查月海的位置才來這裡的」
【空】
「是的」
【空】
「所以尋找小町的同時,順便在LeMU裡進行搜索,
這樣應該沒問題吧?」
【少年】
「嗯……明白了。」
【少年】
「那麼我們出發吧」
【少年】
「月海現在是在索非亞休德克,沒錯吧?」
【空】
「嗯嗯」
沙羅與武毫無反應。
大概是還無法相信空的模樣是幻影吧。
兩人還是僵硬著,隨著空的一舉手一投足游移著視線。
【少年】
「喂,還在幹嘛! 快走吧!」
我用力拖著沙羅與武的手腕,離開了控制室。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