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尾聲.5月7日-終焉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田中優美清秋香菜--』




【優春】
「妳啊,是我的一切。」

媽她這麼說著。

其實我是想要她回答『妳是我的女兒喔』這樣的……
然而不可思議的,我並沒有排斥的感覺。

『我應該更生氣啊』或是『最起碼應該給她一巴掌啊』
之類的……

冷靜下來的另一個自己,在我的腦中這麼細語著。

然而,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生氣。

被緊抱著的我,蘊溫在媽媽的懷抱中,僅僅只是沉醉在
那令人懷念的溫暖中……

本來,我所應該持有的,可以說是野性的牙齒,或是麻
煩易怒的個性……

在被如此溫熱的感覺沸騰過後,現在感覺已經連根都被
拔除了……

『媽媽……』

到最後,我還是承認了她是我媽媽的事實。

那是和理性完全無關的一種本能『騷動』……那種『無
以忍受的感覺』,是我所不能控制……

重要的是,不論是誰對我說了什麼,我都會認為,這個
人是我的母親不會錯。

雖然是個拿她沒辦法的母親,但沒辦法,她就是我的媽
媽。

而且這也已經是沒辦法的事情了……

『不只是出生的過程跟別人不同』……我現在連這件事
情都開始思考了。

……………………………………………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曾經聽過這個世界上有著許許多多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

國中的時候也是,高中的時候也是,朋友間,大家都喜
歡談論著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而這些令人厭煩的事情
,也不時成為閒聊的話題。

心靈現象、超能力、UFO、UMA(未知生物)、超
古代文明、都會傳說、詛咒、占卜、奇蹟、神秘……

我在這之前,總是將他們一個不剩的完全否定掉,就像
是摧毀了少女們天真的幻想……

但是現在……已經有一些改變了。

因為,我本身就是一項奇蹟……

只要想到這個世界上有著『優美清秋香菜』這樣的人類
,是實際存在的……

比起什麼靈異物質啦、什麼集體乳牛死亡事件啦、浦島
太郎也好、雷姆利亞文明也罷……

不論是哪一個,都不過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然後,當然包括『第3視點』也是……

……………………………………………

就當我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媽媽已經靜靜地離開了我
身邊,什麼也沒說地走進了船艙中。

一個人留在甲板上的我,在短暫的時間中,沉浸在肌膚
上所殘留的餘溫中。

船緩緩地前後搖曳,切開波浪向前航行。

平穩地吹過來的海風,帶著撲鼻的潮水香味。

於是……

【北斗】
「啊,優……原來妳在這裡啊? 我找妳好久了喔。」

少年说(北斗),啪踏啪踏地跑到了我的前方。

【北斗】
「其實啊,我有件事想找優商量一下……」

【優秋】
「商量?」
少年深深地點了點頭,這麼說著。

【北斗】
「我啊,進大學之後,想就讀考古系所……」





       ⑳说『--北斗--』



【北斗】
「我啊,進大學之後,想就讀考古系所……」
我對著優(優美清秋香菜)這麼說著。

【優秋】
「咦? 為什麼又想學考古學……」

【北斗】
「因為我想多學一些有關第3視點的東西。」
優不說話。

『啊!? 你是笨蛋啊!? 像第3視點這種東西,在
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啦!』

以為一定會得到這樣的反應,我稍微有點洩氣。

【優秋】
「然後呢? 你想跟我商量的是?」

【北斗】
「啊,啊啊……那個……」

【北斗】
「我啊,雖然已經決定好要進考古學系了啦……」

【北斗】
「但是,我對考古學這門東西,完全沒頭緒……」

【北斗】
「所以啊,是不是有什麼可以『要怎麼預習才好』啦、
『最推薦的入門書籍之類的東西』啦……」

【北斗】
「可以給我一些,像是這種感覺的建議啦~我是這樣想
啦……」

【優秋】
「建議的話,沒什麼好說的。」

【優秋】
「我啊,也才剛進大學而已,要說上課內容,也幾乎都
是般教之類的東西……」

【北斗】
「般教?」

【優秋】
「就是一般教養科目(類似通識教育)啦。」

【優秋】
「真的要學到考古學的專門課程的話,還要等到3年級
。」

【北斗】
「原來是這樣。」

【優秋】
「所以啊,就算問我建議……」

【優秋】
「啊,還有另外一點。」

【優秋】
「我覺得啊……你還是不要進考古系比較好喔?」

【北斗】
「咦? 為什麼?」

【優秋】
「考古學啊,可是比起少年你想像的,還要遠遠地無聊
無趣喔。」

【優秋】
「跟電影裡面那個法櫃奇兵印地安.瓊斯完全是兩回事
喔。」

【優秋】
「而且呢……」

【優秋】
「如果你真的想學第3視點這種東西的話,我覺得你還
是進哲學或是心理學系會比較實在。」

【優秋】
「所謂的考古學啊,研究的是人類歷史的學問喔。」

【北斗】
「但是……沒關係啦! 我已經決定了!」

【北斗】
「我要從人類史的側面角度,來探討第3視點的成因跟
……」

【優秋】
「又來了又來了~又說一些好像以為很容易的事~」

【優秋】
「其實你根本就只是想跟我學一樣的東西吧~?」

【優秋】
「也就是啊,少年對我有意思……」

【北斗】
「嗯……或許吧。」

我乾脆地放了話。

對我如此的回答,優似乎有些驚訝的樣子。

【北斗】
「總之,我之所以會進入考古學,有一半是像命中注定
似的……我也沒辦法啊。」

【優秋】
「命中注定?」

【北斗】
「嗯……」

【北斗】
「在別的歷史之流中,我會走向那樣的未來。」

【優秋】
「……啊?」

【北斗】
「我想有關這個……對優再怎麼說明,妳大概也不會懂
得啦。」

【北斗】
「但是,我的確看到了。」

【北斗】
「在那個未來中,我與優在交往……」

【優秋】
「……咦咦!?」

【北斗】
「所以我想,在這個歷史中,我與優也是命中注定會交
往的。」

【優秋】
「等、等、等、等一下,少年! 你不要自己隨便決定
啦!」

【優秋】
「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命中注定的……但像這種事情啊,
最起碼也要男女雙方互有共識,才算有個開始吧?」

【北斗】
「說的也是……好吧,那我現在要說囉。」

【優秋】
「現、現在!?」

【北斗】
「嗯……」

【北斗】
「優美清秋香菜……」

【北斗】
「請跟我交往!」

【北斗】
「這是因為,我,喜歡妳!」






     说『--桑古木涼權--』





『這是因為,我,喜歡妳……』

2017年……當時我不過15歲。

被關進LeMU中,又喪失了記憶,遺忘了桑古木涼權
這個名字的我,相當的混亂。

15歲……對當時的我而言,在精神上的折磨是略為殘
酷的。

年幼的我,在面臨著喪失記憶的這種異常下,一度陷入
了自我的存在會不會也隨之消失的驚恐中。

這時候,將我那層層凍住的虛弱心靈,用溫暖的懷抱溶
化的,就是她那天真的笑容。

我於是無法自拔地墜入戀情中。

只要能一瞥她的笑容,僅僅如此,我內心的恐懼就如同
狂風中的一葉枯楓,瞬間就飛到千里之外。

雖然我的存在依舊是模糊不清,但她強烈的個性,讓我
的眼睛並不是注意著自己的內心,而是向著廣大的世界


或許正因為是模糊不清才會這樣也說不定。

我把自我存在的不確認感,藉由戀慕來加以捕捉也說不
定。

當時的我是空白的。

而漸漸地將那個空白注滿一切的,是她那天真爛漫的微
笑、單純可人的動作、毫無做作的言語種種。

從那之後……6日間……我的思念亦趨強烈,然後一直
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我沒有告白的勇氣,只要看著她就十分滿足了。

我對她的戀慕是如此焦灼。

我喜歡她。

她……八神可兒……

……………………………………………

然後,5月6日,命運之日的到來。

被TB感染,然後受到救援隊的幫助被抬至潛水艇上的
我,當時失去了意識。

得知可兒還被留在研究所中這項事實,已經是好幾天後
的事了。

當時,聽到優(優美清春香菜)所說的話時,我只有愕
然。

同時腦海中馬上浮現『要趕快救她!』的想法,我連話
都沒聽下去就急奔出去。

優阻止了我,然後開始跟我說些第3視點、4次元、過
去、未來,一些搞不清楚頭緒的話。

『在17年後,你要化身為倉成武,再度潛入LeMU
才行。』

『欺騙布利克賓凱爾,讓他產生錯覺,然後讓他降臨在
我們的世界,不這樣做的話,就沒有辦法拯救倉成跟可
兒。』

『所以拜託你……幫我好嗎?』--優這麼說著。

我在能理解接受一切之後,已經是數個月的事了。

……………………………………………

我只是無論如何,都想趕去搭救可兒而已。

為了能救出可兒,我什麼都願意。

就算被憎恨、被埋怨、被輕視、被污衊也沒有關係。

只是……想再一次……看到……可兒她的笑容……

當然武也有。

當時的我,對武抱持著敬畏和憧憬。

『為了守護所愛的女人,可以視死如歸的勇敢男人』

對15歲的我而言,武就像是理想中的男性表象,浮現
在心頭。

於是我在胸中立下重誓『我一定要救出武跟可兒!』。

……………………………………………

從那之後,17年……

我與優美清春香菜,將這17年的每一分一秒,都花在
執行這項計畫上。

沒錯……我們就是為了今天而活下來的。

不過6天……我與可兒一同度過的時間,不過6天而已


然而我在這17年來,無時無刻都沒忘記她的存在。

『這也是因為,我,喜歡妳……』

這就是,我欺騙大家的唯一理由。

【可兒】
「喂~小少、小少、小少呀~♪」

我的心臟猛地跳著。

從後方傳來了她的聲音……

我無法轉頭。

我就這樣呆立在現場,幾乎連呼吸都忘了。

【可兒】
「喂! 你待在這個角落邊,在做什麼啊?」

可兒敲了我的頭,然後看著我的臉。

【可兒】
「一起去找大家吧! 一個人待在這裡,一定很無聊吧
?」

【桑古木】
「但是……」

【可兒】
「唉呀? 唉呀呀? 該不會是小少……覺得很介意嗎
?」

【桑古木】
「…………」

【可兒】
「因為一直欺騙著大家,所以湧起了罪惡感嗎?」

【桑古木】
「…………」

【可兒】
「唉呀,不用在意這種小事啦~♪」

【可兒】
「因為啊,要不是小少欺騙了布利克賓凱爾,那可兒跟
武咚也都不會得救了啊。」

【可兒】
「所以說小少啊,是可兒的救命恩人喔。」

【可兒】
「而且啊,也跟大家說明過了啊……」

【可兒】
「光是感謝都來不及了,想要責怪小少的人哪,可是一
個~都沒有喔。」

【桑古木】
「是……這樣嗎?」

【可兒】
「對啊。」

【可兒】
「所以啊……快一點快一點啦~!」

【可兒】
「大家啊,都很期待小少的『少年RAIN之歌』,一
直在等著喔~」

【可兒】
「水蜘蛛五級了喔~」

【可兒】
「在這之後啊,還要舉辦大家一起來的小雞小雞大會喔
~」

可兒笑著。

我等了17年來的那張笑容,正在我眼前閃耀著。




        『--茜崎空--』




我等了17年來的那張笑容,正在我眼前閃耀著。

讓我感到些許的目眩。

電子電流的律動在我的體內狂奔著,過剩的電壓造成負
荷,使我的思考迴路逐漸失控。

這是我曾經經驗過的疼痛。

【武】
「空?」

【空】
「…………」

【武】
「喂,空?」

【空】
「…………」

【武】
「喂,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人家說的話。」

【空】
「……咦? ……啊,嗯……怎麼了嗎?」

【武】
「這個啦、這個……PIPI。」

【武】
「突然又變得不會動了,希望妳可以調查看看。」
倉成先生把PIPI抱了起來,伸到我的面前。

【空】
「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嗎? 還是你知道原因……?」

【武】
「嗯……有。」

【武】
「月海她啊? 突然在船艙裡發起飆來……」

【武】
「我本來想要上前阻止她,沒想到反而被彈飛……」

【武】
「然後,我就一屁股坐到PIPI身上了……」

【空】
「也就是說……坐到了PIPI身上嗎?」

【武】
「嗯……然後,就突然不動了……」

【空】
「請稍微讓我看一下。」
我從倉成先生手中接過PIPI,開始進行掃描。

【空】
「好奇怪……似乎看不出來哪裡有異狀。」

【空】
「恐怕是電池沒電了吧?」

【武】
「呼~這樣啊,太好了太好了。」

【武】
「要是我弄壞啊,不只是可兒,就連優和優她女兒都會
跟我抱怨的啦。」

【空】
「就連我,也會抱怨喔。」
我稍微故作鎮定,這麼說著。

【空】
「我也是很不捨PIPI的。」

【空】
「不,是不足以用不捨這個詞句來表示,我與PIPI
有著很深很深的關係。」

【空】
「最初,是距今17年前……」

【空】
「如果不是那個時候,PIPI潛入了海中將兆元磁片
拾回來的話,現在的我就不會在這裡。」

【空】
「然後PIPI被田中小姐,也就是優美清春香菜小姐
……」

【空】
「她將PIPI拾起,將磁片裡所紀錄的資料拷貝到我
身上……」

【空】
「就因為如此,現在的我才會保存著17年前與各位共
聚的記憶。」

【空】
「這之後,PIPI被田中小姐收留……從那之後到今
天為止,都身為田中家的一員而活躍著。」

【空】
「也就是說,PIPI對我們而言,是無以替代的存在
。」

【空】
「有關這件事情,我應該已經跟倉成先生提過了吧?」

【武】
「啊,啊啊……的確是有聽過啦………」

【武】
「但就算是這樣,也不用變得這麼認真嘛。」

【武】
「總之啊,PIPI沒有壞掉……這樣不就好了?」

倉成先生露出爽朗的微笑。

啊啊,不行……不可以啊。

我對那個笑容實在是沒辦法。

閃爍著如同太陽般的光芒,放射著強烈的磁力線,猛烈
地牽動勾引著我的心。

好狡猾……你那個微笑犯規喔,倉成先生。

【武】
「不過……空? 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空】
「什、什麼問題?」

我無視著胸口中的鼓動,將視線錯開,努力嘗試克制著
失控邊緣的意志。

【武】
「我在想……問了這樣的問題,會不會有點失禮……」

【武】
「那個……嗯……該怎麼說才好……」

【武】
「有關……空身體的事啦。」

【空】
「身體嗎?」

【武】
「嗯……」

【武】
「就我看起來的感覺,現在的空,肌膚的質感似乎與一
般的人類完全沒有差別……」

【武】
「動作啦、樣子啦這些的,看起來都相當自然……」

【空】
「呵呵……這不是什麼失禮的事喔。」

【空】
「不如說是對我讚美……謝謝。」

【空】
「那麼……問題是?」

【武】
「不,所以說……那個……我在想,空的身體到底用了
什麼裝置……」

【空】
「不可思議嗎?」

【武】
「嗯……不可思議喔。」

【武】
「在感到不可思議的同時……我也覺得滿高興啦。」

【武】
「因為妳看……像這樣就可以摸到妳啦。」

邊說著,倉成先生就用手撫摸著我的臉頰。

火熱……火熱的一道赤流,從下腹部的位置直衝腦門而
來。

發電裝置產生著沒有意義的能源,散熱晶片也為之燒焦
,理性思考系統現在……當機狀態。

【空】
「倉、倉、倉、倉成先生……」

我將電池用光的PIPI一把緊抱在胸前,而另一隻手
則握住倉成先生的手掌。

啊啊……啊啊……彼此相接觸著……

彼此相接觸著……彼此相接觸著……彼此相接觸著……

我在這17年來,就是在等這一刻。

【武】
「怎、怎麼啦,空? 妳喝酒嗎? 臉變的好紅喔?」

【空】
「倉成老師……」

【武】
「怎、怎麼啦,茜崎同學……」

【空】
「在這個世界中,存在著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呢?


【武】
「?」

【空】
「老師不是對我的身體產生疑問嗎?」

【空】
「對於為什麼我會有實體這件事,感到疑問嗎?」

【武】
「嗯、嗯……」

【空】
「這個答案,只有一個。」

【空】
「那就是奇蹟。」

【武】
「奇蹟?」

【空】
「是的,是女神阿芙羅蒂德所賜予的奇蹟啊。」

倉成先生,直直地盯著我的雙眼,不停地眨著眼睛。

終於,吞了一口氣,將眼睛睜大著,倉成先生說了。

【武】
「皮格馬利翁嗎……」

我慢慢地、靜靜地點了頭。

這個時候……

【可兒】
「大家好…………!」

精神很好的女孩子,可兒出現了。

我慌慌張張地放開了倉成先生的手。

【可兒】
「哪哪……你們有沒有看到PIPI啊?」

【可兒】
「才剛想這麼問,空,妳不是拿著嗎!」

【空】
「嗯……不過PIPI牠現在沒電了喔。」

我這麼說著,將PIPI遞給了可兒。

【可兒】
「沒電了? 不可能啦!」

【可兒】
「因為剛剛才充好電的啊。」

可兒雙手抱住PIPI,開始激烈地上下擺動。

由於沒有配備充電機能,所以就算這麼做,PIPI還
是不會動……

【空】
「……啊!」

我突然想到了某件事情,叫了出來。

可兒與倉成先生,都轉過頭來看著我。

【空】
「我知道原因。」

【武】
「原因?」

【空】
「是開關喔。」

【空】
「我認為大概只是切到了開關而已。」

可兒將PIPI的身體舉高。

在肚臍的附近有一個按鈕。

【空】
「可以嗎? 我要按下去了喔?」

我用食指尖端,移到PIPI的肚臍附近。

然後……

【空】
「給我去吧!」

邊叫著這句話,我按下了按鈕。

嗶-------------

馬達開始回轉,可以聽到微微地聲音。

PIPI的眼中開始出現了光芒。

【PIPI】
「汪! 汪汪! 汪汪!」

【可兒】
「哈哈……空,謝謝妳!」

【空】
「不用跟我道謝啦……我只是按了個按鈕而已。」

於是突然地……

【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倉成先生開始大聲地笑著。

【武】
「對喔、對喔……空,妳還記得啊?」

【空】
「是的。」

我打從心中露出了微笑,點著頭。

果然,這個世界中還是有著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難道,不是這樣嗎?

『皮格馬利翁的神話』……『給他去吧』……

因為這都是在兆元磁片中,所儲存的記憶……

……………………………………………

【PIPI】
「汪汪! 汪汪!」

PIPI從可兒的手中跳出。

【PIPI】
「汪汪! 汪汪!」

邊搖著尾巴,邊晃到甲板上去。

【可兒】
「喂! 給我等一下! PIPI!」

可兒大聲地踏著腳步,緊追在後。

甲板上,灑著遍地的陽光,還有如同陽光般的笑聲。

於是,我抬起頭向上看,在那邊的是空……
是一片無止境的廣大青空,延伸到寬闊無際的四面八方
去。

【PIPI】
「汪汪! 汪汪! 汪!」

【可兒】
「PIPI! 你這傢伙~等一下,喂!」





       『--八神可兒--』



【PIPI】
「汪汪! 汪汪! 汪!」

【可兒】
「PIPI! 你這傢伙~等一下,喂!」

可兒現在,正在追趕著PIPI。

為什麼要追,可兒也不知道。

或許,只是覺得這樣子很好玩也說不定。

PIPI在甲板上不停地跳來跳去。

終於……

PIPI突然站定住了。

【PIPI】
「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

才剛看牠站著,就突然抬起頭看著上面,不知道在對什
麼吠叫著。

【可兒】
「嗯? 是有鳥在飛嗎?」

可兒把PIPI抱了起來。

然後順著PIPI的視線往上看。

在那邊的……

【可兒】
「啊! 哥哥!」

可兒看到了最喜歡的哥哥身影,就浮現在那裡。

不,不只是看到了……現在,也還在看著。

現在這個瞬間,可兒一直在看著你。

變得很高興的可兒,情急之下就叫了出來。

【可兒】
「喂! 大家! 快點過來一下,這邊喔!」

【可兒】
「這邊這邊! 喂! 快點快點!」

然後一開始過來的人,是阿斗和月海。

【北斗】
「怎麼了?」

【月海】
「有什麼東西嗎?」

【可兒】
「那麼那個! 你們看那邊!」

可兒現在,正用手指比著你的方向。

可兒無論如何都要告訴大家,你過來這裡的事情。

月海將頭飾拿了下來,因刺眼而瞇著眼睛。

阿斗則……

【北斗】
「啊! 真的耶! 又回到這裡了嗎!?」

浮現著面笑容,像是跳舞般地激動叫著。

接下來的是阿武。

【武】
「啊? 有什麼東西嗎?」

然後從站著的阿武後面過來的是……

【沙羅】
「嗚哈~」

美乃也飛跳了過來。

就在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大家都陸續地走了過來。

空……納秋的女兒……

【空】
「發、發生了什麼事嗎? 田中小姐?」

【優秋】
「好啦好啦,快點快點……」

然後納秋和……小少……

【優春】
「是他嗎……?」

【桑古木】
「嗯……」

不知不覺間,甲板上就擠了一大堆人。

【可兒】
「喂~! 哥哥! 哥哥啊~!」

可兒努力地揮著手。

在心中許下願望……和滿滿的祈禱……

『希望現在這些想法,都能傳給哥哥……』

『然後再次與哥哥重逢時,一定會再度到來……』



現在……

可兒,正在看著哥哥。

現在……

我正看著可兒所在的世界。

我用雙眼向下看著……確實是……

你相信月亮,她在那邊的話,她就會在那邊……

所謂我的存在,就連他們的存在也是,只要你相信他們

在那裡,他們或許就真的會在那裡。

現在,這裡有個世界……

在看這個世界的我……

有個在看著這世界的我的我……

我會持續到什麼地步呢?

我並不知道答案……

可是,我知道了幾個事實。




      『我現在,正在看著』

      『我現在,正被看著』

       『你現在,正在看著』




   『你現在……

    ……也一定正被誰,所看著。』




....................................EN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