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可兒篇.5月7日-BW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回到了2034年的世界中,就跟原來一樣。
我與北斗,持續著與優美清春香菜的對峙。

不知道是已經把一切說完了還是怎樣,她的嘴巴依然閉
著。

身旁的優(優美清秋香菜),也是沉默著。
在冰冷的沉默中,我開始整理到目前為主所發生的事情
,仔細思考……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答案馬上就找到了。

『現在的我,是被過去的我所欺騙才會現身的』

也就是說……

2034年事件的主謀,不是其他人,正是我自己。

2017年的世界中,我說要欺騙自己,於是2034
年的世界中,我就被我所欺騙然後出現了。

然後,武因為北斗強力的吶喊而復活,復活的武救了可
兒,將她放進醫療艙中啟動冷凍睡眠。

嗯嗯,就是這樣……事情就是這樣……
在幽暗的海底中,北斗大聲喊出『爸爸!』的那個瞬間
--

就為了那個瞬間,才會發生一切……

回溯時間,為了要喚醒17年前的屍體,需要長達17
年的歲月……

這就是一切。

現在的武與可兒,仍然睡在119m的深海中。

所以,我一定要去!

為了救他們兩人!

當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拔腿急驅了。

.......................................................

在草坪上走著,深入茂密的雜草中。
撥開枝葉,劃破眼前的風,我如同放出的矢般奔馳著。
我邊抬著腳步,邊思考著……

(但是,我該怎麼做才能潛到海底去呢……?)

在我想著的時候已經跑出了森林。
通過了弓形的太鼓橋,在那裡的,是舶船處……浮島的
港口。

四周找不到潛水艇之類的東西。
我先調整呼吸,在舶船處走走看看。

在稍微開放的空間中,我注意到了粉碎的石塊散落一地

說是粉碎,但每一塊碎片都相當的大。

大小幾乎可以完全蓋住我的身體。
石頭的表面經過研磨雕琢,相當光滑。

仔細看著,在那個表面上刻著若干文字。

『底在哪』……我手邊的這片碎片,就刻著搞不清楚意
義的3個字。

其他的碎片,也刻著相同的文字。
我將散落一地的碎片加以組合,探求著原來的文章。

『天國』『到』『底在哪』『裡?』

『在天空』『的上方』『,和』『你的腳』『邊……』

【BW】
「是石碑……」
我自言自語著。

石碑斷成了好幾截橫倒在地上,似乎是撞到地面後粉碎
的樣子。

是因為事故發生的震動嗎?
或者是,陷入了瘋狂狀態的旅客蜂湧而至舶船處,然後
受到其強烈之勢而傾倒的嗎?

我完全沒有一點頭緒。
我試著抱起其中一片碎片。

【BW】
「好,好重……」

差不多跟可兒的體重一樣吧。

於是,這個時候……
我突然有了個想法。

『如果抱著這個石塊,就這樣跳進海中……』

腳步在思考之前,就拔腿急驅了。

..................................................
朝著海面跑著、跑著、跑著……
速度到達極限的瞬間,我一鼓作氣地跳了起來。

身體在空中飛舞著……
遠遠高過柵欄……
朝著下方藍色搖曳的水面……
我的身體與沉重的石塊一同墜入了海中。

那塊碎片上所刻著的是--『天國』--
我緊緊把『天國』抱在胸前,墜入了黑暗的世界中。

用幾乎切開風的速度,我直直地前航著。
海水壓迫著鼓膜。

由於緊抱著『天國』,我沒有辦法用手按住耳朵。
我忍耐著疼痛。

殘酷的水壓緊緊壓迫著身體。
關節像是要被壓碎了一樣。
胸口也像是要被壓潰了一樣。
漸漸往下沉、往下沉、往下沉……

越往下沉水壓則越趨增強……
再這樣下去,肺會支撐不住的。
我下了決心,把嘴巴張開。

【BW】
「咳」
積存在肺中的空氣滿溢而出,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注入的
海水。

反射性的咳嗽,之後嘔吐。
就算這麼做,流進氣管的依舊是冰冷的海水……
當水灌滿肺部之後,我陷入了絕望的境界。

現在,到底潛了多深呢?
我抬頭看天,海面在遙遠的彼方。
都來到這裡了,已經沒有退路了。

我這次往直直墜入的地面方向看著。
視界前方什麼都沒有。
只是一片藍黑色的闇而已。

還沒辦法看見海底。
沉降速度再怎麼快,119m果然還是太遠了。

不論再怎麼往下降,眼前的景色還是沒有變。
闇……闇……闇……闇所包覆著的世界……
唔……在這樣下去的話,我……

被深深的海溝所吞噬,就這樣墜入了無盡的深淵,一想
到此,我變的更加絕望了。

要說說比較樂觀的話,不知不覺間痛苦已經消失了……
意識雖然是如此明瞭,然而痛覺卻慢慢地變的遲鈍。

這項事實,是我出身以來首次知道的。

不,慢著……
首先這個肉體不是我的,而是北斗的啊……

我覺得這對北斗就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要毫髮無傷地還給他啊……

還是看不見海底。
腦袋失去氧氣,意識開始變得朦朧。
我的四肢麻痺著。
然後麻痺開始轉變為痙攣。

手足開始不聽我的意志指揮,亂七八糟地動了起來。
『天國』就這樣掉了下去。

我慌張地將手拉回來,緊緊抱著胸口。
往下沉、往下沉、往下沉……
就像被惡靈附身的靈媒一樣,全身不斷痙攣、顫抖……

--咚。

撞到了岩塊,於是我的潛行停止了。

...........................................................

--啪沙!

從水面中以驚人之勢衝起。

從池子中探出頭來的我,當場狂咳起來,將肺中的海水
一股腦地吐出來。

抓住池邊的欄杆。

然後不斷地吸著空氣。
在吸氣的同時又嗆到,然後又吐出大量的水。

就這樣不斷地重複著。

當時武所嘗過痛苦,現在,我可是親身體會感受到了。
好不容易爬上樓層。

【BW】
「哈……」
然而,現在可沒有喘氣的時間。
我朝著醫療室,急奔而去。

.....................................................
從那之後經過了17年的歲月。
我從飄盪在房子中的臭氣,感受到那經年累月的重量。

醫療膠囊艙管上的塗裝處已經斑駁,表面相當陳舊。

我操作終端機,調查著醫療艙內部的情況。

可兒,武,兩人似乎都沒事的樣子。

由於是在冬眠,體溫維持在7度上下,脈搏與呼吸都維
持在一分鐘幾次的程度,生命現象沒有異常。

冷凍睡眠裝置在這17年間,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穩
定地作業著。

於是我啟動了兩個醫療艙的解凍程式。

………………
…………
……

.......................................................
終於,這個時刻來了……
可兒與武的肉體,已經進入隨時都可以醒來的狀態。

我首先先打開可兒的艙蓋。

【BW】
「可兒……」
【BW】
「可兒……」
【可兒】
「…………」
【BW】
「可兒……」
【可兒】
「…………」
【BW】
「可兒!」
【可兒】
「嗯、嗯~」
【可兒】
「誰啊……?」
【BW】
「是我啊,可兒。」
【可兒】
「…………」
【BW】
「我來接妳了……」
【可兒】
「嗯~……」
【可兒】
「接……我……?」
【BW】
「對啊。」
【BW】
「我有遵守約定對吧?」
【可兒】
「約束……」
【可兒】
「……約定……」
【可兒】
「…………約定…………?」
可兒邊揉著眼皮,邊不斷地眨著眼。
【可兒】
「啊……」
【可兒】
「啊啊……!」
【可兒】
「啊啊啊……!!」
【可兒】
「真的!!!」
【可兒】
「你真的,來了。」
可兒抱緊了我的身體。

不對,抱緊的是北斗吧……?
是我……還是北斗……

不是我的北斗……還是不是北斗的我……

我不知道……雖然……我不知道……
但我還是不顧一切地回抱可兒。

【可兒】
「可兒喔……一直一直在等著你喔。」
【BW】
「嗯……」
【可兒】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在等著你喔。」
【BW】
「嗯……」
【可兒】
「可兒啊,一直都相信,你會來接我的。」
【可兒】
「因為、無論如何都想見你……」
【可兒】
「能夠再一次……見到你……」
【可兒】
「哥哥……」
【BW】
「嗯、嗯……」
【BW】
「但是可兒啊……」
【BW】
「我啊,不是可兒的哥哥啦……」
【可兒】
「都可以啦。」
【可兒】
「沒有哥哥的人,對像是哥哥的人叫哥哥應該沒有關係
吧!」
【BW】
「那個啊,又是什麼地方寫的規定呢?」
【可兒】
「沒有喔,什麼地方都沒有寫喔。」
【可兒】
「是可兒啊,自己決定的。」
可兒離開我的胸口。
然後像是要彼此吸入一般地,我們兩人彼此對視著。

【可兒】
「唉呀呀? 好奇怪說……」
【可兒】
「本來想說……要是見到哥哥的話,要講很多很多、各
式各樣的話給哥哥聽說……」
【可兒】
「這是怎麼回事……?」
【可兒】
「好像……沒辦法好好說的樣子……」
【BW】
「…………」
【可兒】
「啊,但是啊,只有一個……」
【可兒】
「之前沒說出來的話,現在……說出來可以嗎?」
【BW】
「嗯……嗯。」
【可兒】
「那個喔?」
【可兒】
「可兒喔……」
【可兒】
「雖然,我想你一定會嚇一跳……」
【可兒】
「搞不好,不相信也說不定……」
【可兒】
「可兒……」
【可兒】
「可兒啊……」

【可兒】
「好像喜歡上哥哥的樣子喔。」

『咦!?』
心臟彷彿是要衝出來一般。
【BW】
「但、但是……」
【BW】
「我還沒有……………………啊……」
【可兒】
「17年……」
【可兒】
「17年來……」
【可兒】
「可兒啊,一直在等著哥哥喔……」
【可兒】
「從17年前開始,就已經認識哥哥了。」
【BW】
「…………」
【可兒】
「而且哥哥啊,不是也一直待在可兒的身旁守護著可兒
嗎?」

【可兒】
「所以可兒也,一直看著哥哥……」

對了,就是這樣……

我才會跟可兒共有那段時間……

我一定是,借用了武的視點,分享了跟可兒在一起的經
驗……

我一直,都待在可兒的……身旁……

【可兒】
「不可以喜歡嗎?」
【BW】
「也、也不是這個樣子啦……」
【可兒】
「嘿嘿……」
【可兒】
「那就決定囉。」
【可兒】
「從今天開始,我跟哥哥就是情侶了喔?」
【BW】
「……咦?」

完全還來不及反應,可兒再度飛進我的胸膛。
可兒的精神似乎好的沒話說。

或許是在冬眠中,抗體發生了效用也說不定。
總之……太好了……

我的心中滿是安心。

.....................................................
雖然稍微花了一點時間,但接下來輪到武了。
考慮到這裡還有一對父子,於是我把身體還給北斗。
北斗將武的艙蓋打開。
【少年】
「爸!」
【武】
「…………」
【少年】
「爸!」
【武】
「…………」
【少年】
「爸! 快起來啊!」
【武】
「…………」
【少年】
「把拔~!」
【武】
「--嗯!?」
武突然醒了過來。

【武】
「這、這是哪啊……? 這裡是……?」
張望著四面八方。

發現到北斗就在眼前,武自言自語著。
【武】
「你、你是……」
【武】
「你、到底是……」
【少年】
「是我、我啊,爸!」
武很認真地看著北斗的臉。
從頭到腳地仔細觀察一遍。
然後突然閉上眼睛,用手掌敲著額頭。

張開眼睛,用著眺望遠方的眼神,盯著醫療室的牆壁。
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事地吞了口口水,再度看著北斗的臉


【武】
「那麼……你就是,那個……『北斗』?」
【少年】
「嗯……對啊,爸!」
【少年】
「爸! 爸! 我好想見你喔,爸!」
【少年】
「爸~……」
高喊著如此激動的聲音,北斗在武的胸膛磨蹭著。
【武】
「等、等、等、等、給我等一下,北斗……」
武將北斗拉開。
【武】
「冷靜點、冷靜點……哪……咚咚咚咚……」
武拍著北斗的後背……
【少年】
「???」
武坐起身子,慢慢地將腳伸出艙外。
然後,可兒跑到了身邊。

【可兒】
「阿~武~」
可兒像是忍不住似地,緊抱著武。
【武】
「喔,可兒! 怎麼啦,看來妳已經完全恢復精神啦!

【可兒】
「嗯……現在啊,哪裡都不痛喔。」
【武】
「是嗎、是嗎……看來作戰是相當成功的樣子。」
【武】
「太好了、太好了。」
【少年】
「爸~! 爸~!」
北斗也與可兒一樣準備上前擁抱武。

【武】
「啊~Stop!」

武卻阻止了……

【少年】
「為、為什麼!? 為什麼拒絕我!?」

【武】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還有一個問題。」

【少年】
「什麼?」

【武】
「我啊,到底睡了多久啦?」

【武】
「1天? 還是2天?」

【武】
「該不會……睡了一個禮拜吧?」

【少年】
「……咦?」

【可兒】
「……咦?」

【武】
「嗚……」

【武】
「從、從你們的反應上來看……是超過了,1個禮拜吧
?」

【少年】
「…………」

【可兒】
「…………」

【武】
「1個月?」

【少年】
「…………」

【可兒】
「…………」

【武】
「3、3個月對吧?」

【少年】
「…………」

【可兒】
「…………」

【武】
「不、不會吧……」

【武】
「那、那個呢? 我啊,經過了夏天,睡到秋天……」
北斗與可兒閉著眼睛,搖著頭。

【可兒】
「今天是5月7日禮拜日……」

【少年】
「黃金週的最後一天喔。」

【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武】
「呼~什麼嘛,害我嚇了一跳……」

【武】
「結果我們從那之後,才不過睡了幾個小時嘛……」

北斗與可兒四目交接,彼此互相深深地點了個頭,這麼
說著。

【少年】
「爸,不要嚇一跳喔?」

【可兒】
「希望武咚,能冷靜地聽著……」

【武】
「…………」

【少年】
「其實……」

【可兒】
「武咚你……」

【少年】
「所睡的……」

【可兒】
「時間是……」

...........................................................

【武】
「十、十、十、十、十、十……」


【武】
「17年---------------耶!?」


...........................................................
這之後……

優美清春香菜乘著潛水艇來了IBF的池子中迎接我們

她在潛水艇中,跟北斗這麼說著。
【優春】
「我不覺得抱著石碑跳進海中是個正常行為。」
【優春】
「還且,還潛到119m的深海中……」
【優春】
「北斗,你不知道嗎? 這個世界有『潛水艇』這種方
便又安全的海中航行船隻存在喔。」
【優春】
「為什麼也不跟我們說一聲呢?」

【優春】
「你這個笨蛋! 純粹的笨蛋! 史上最高級的大笨蛋
!」

【優春】
「一定遺傳了父親沒錯……嗯嗯……」

在浮至海面上前,一直持續著這種碎碎唸。

北斗他一定是這麼想的。

『又不是我自己想要跳進海中的……』

................................................................
然而武,似乎對長睡了17年這項事實,到最後還是不
肯承認。

再怎麼對他說明也沒有用。
因此,武似乎還是不相信北斗是他真正的兒子。

在傾注的陽光中,武‧可兒‧北斗‧PIPI3人一狗
在嬉戲著。

【武】
「早安」
【武】
「這句話,真是句好話啊……」
【武】
「讓人有一種非得好好起床加油的感覺啊。」
【可兒】
「嗯……對啊。」
【可兒】
「那可兒也要……」
【可兒】
「早安,武咚。」
【武】
「啊啊……早安,可兒。」
【少年】
「那,我也……」
【少年】
「早安,爸。」
【武】
「早安,兒子……」
【武】
「兒子!? 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啊!」
【少年】
「還有女兒喔。」
【武】
「不要給我隨便亂加啦!」
【武】
「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這個年紀是兩個小孩的爸?」
【少年】
「對呀。」
【少年】
「所以說……會變成這樣子,也沒辦法啊……」
【少年】
「啊? 可兒?」
【可兒】
「哪? 阿斗?」
【少年】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兒】
「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邊聽著他們充滿精神的笑聲,我想著……

『我,也差不多該回到原來的世界了。』

他們快樂的笑聲,一直從背後傳來。
【可兒】
「哪哪……武咚,武咚!」
【武】
「嗯?」
【可兒】
「可兒喔……有了個新的哥哥喔~」
【武】
「哥哥?」
【可兒】
「嗯……雖然他是哥哥,但他也是男朋友啦……」
【武】
「嘿~那不錯嘛。」
【PIPI】
「汪汪!」
【少年】
「哪……爸、爸!」
【武】
「都跟你說了,不要叫我爸!」
【少年】
「那,把拔?」
【武】
「把拔也不行!」
【少年】
「什麼嘛,明明叫人家叫把拔的……」
【武】
「那個,只是一時嘴滑……」
【PIPI】
「汪汪!」
【可兒】
「哪哪……武咚武咚!」
【武】
「怎麼?」
【可兒】
「噗噗庫噗……噗噗庫噗……」
【武】
「我不懂啦!」
【少年】
「哪……爸、爸!」
【武】
「又怎麼啦!」
【少年】
「啾哇啾哇啾哇啾哇~」
【武】
「連你都!」
【PIPI】
「汪汪! 汪汪!」
【武】
「怎麼啦,PIPI?」
【PIPI】
「汪喔-----------!」
【武】
「不要亂叫啦!」
【可兒】
「阿武咚、武咚!」
【武】
「連叫我的方法都變了!」
【可兒】
「可兒小劇場……如果,可兒是怪獸的話!」
【可兒】
「嘎喔-嘎喔-我是怪獸-咚、咚、咚,我把好多東西
都破壞了喔-嘎喔-」
【武】
「這樣就沒啦?」
【少年】
「我爺爺的兒子、我奶奶的兒子!」
【武】
「不要混淆視聽啦。」
【少年】
「阿斗的小劇場……如果變成了三年級學生的話!」
【少年】
「因為三年級學生是最高級的學生,所以我會努力不要
忘東忘西的,因為老是忘了帶量角器,所以我會努力不
要忘記的。」
【武】
「作文哪,這個! 加油啊! 別再忘記啦!」
【PIPI】
「汪汪! 汪汪!」
【武】
「這次又怎麼啦,PIPI?」
【PIPI】
「汪喔-----------!」
【武】
「又在亂吠啦,你……」
【可兒】
「武咚、武咚!」
【武】
「這次又怎麼啦……?」
【可兒】
「人家想玩芋蟲、人家想玩芋蟲、人家想玩芋蟲啦啦啦
啦啦啦!」
【武】
「請玩吧,請一直玩吧,哪……嗯。」
【少年】
「爸、媽!」
【武】
「變成雙親了啊? 我……」
【少年】
「…………………………」
【武】
「總之我想不起來啦……不准叫!」
【PIPI】
「汪汪! 汪汪!」
【武】
「又想要長嘯啦? 那請便……」
【PIPI】
「汪。」
【武】
「變短了啊、變短了啊,實在好厲害。」
【可兒】
「武咚、武咚!」
【武】
「所以說,怎麼啦?」
【可兒】
「噗噗庫噗……噗噗庫噗……」
【武】
「這不就又回來了嗎……」

我邊聽著他們快樂的笑聲,邊從這個地方離去。

【可兒】
「啊! 等、等一下! 哥哥!」
【BW】
「……咦?」
【可兒】
「應該,還會再見面吧?」
【可兒】
「不對,是絕對會見面的,一定會再見面的!」
【可兒】
「因為,可兒相信……」
【可兒】
「因為,是這樣子啊……」
【可兒】
「可兒跟哥哥,都是太陽星人啊。」
【可兒】
「都會使用超能力嘛。」
【可兒】
「哪? 所以說,哥哥也要相信喔?」
【可兒】
「可兒與哥哥的世界,是緊緊地結合在一起的。」

【可兒】
「兩個世界……現在變為一個……」

【可兒】
「而連結的那個點……視點……」

【可兒】
「所以說,可兒不論什麼時候,都會和哥哥,在一起的
……」

【可兒】
「所以說,再見囉……」

【可兒】
「哥哥」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