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可兒篇.5月6日-再臨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5月6日●

我看到了。

我全都看到了。

2017年的一切……

碎片映像的連續畫面……

無脈絡可循地在眼前通過的世界碎片……

在這個世界中,我只不過是一介旁觀者而已。

沒錯……只能在一旁觀看而已……不過是個『視點』。


----------------------------------------(時間,2017年...)



【可兒】
「嗚嗚……嗚……嗚嗚……」

【可兒】
「嗚嗚……嗚……嗚嗚……」

【可兒】
「嗯嗚……嗚……嗚嗚……」

可兒發出了呻吟,用手掌遮住嘴巴。

從那指縫中溢出的鮮紅鮮血,啪踏啪踏地掉落。

控制室的地板,染上了一片片的紅斑。

【空】
「……這是怎麼回事……!」
【空】
「這個是……這個症狀是……!」
【月海】
「症狀!? 那不要緊了!」
【月海】
「妳們還不知道嗎! 再這樣下去的話可兒會……!」
【桑古木】
「可兒,振作一點哪!」
【優】
「倉、倉成……怎麼辦,該怎麼辦!?」
【武】
「等一下! 不要慌張! 大家先冷靜下來!!」

化為一個『視點』的我,沒有所謂感情這種東西。

視覺與意識的連結已經中斷,只是淡淡地持續看著眼前
所發生的事情。

既不覺得悲傷也沒有憎恨……也沒有焦躁或絕望……

彷彿是看著沒有意義羅列著的記號般,我只是觀看著那
裡發生的現實而已。

『Tief说Blau说2017-Rev.17』

醫療室的『L-MRI』診斷出可兒的狀況。

深藍病毒……

【桑古木】
「振作一點啊,可兒!」
【桑古木】
「……我不要! 可兒妳不可以死啊!」

可兒的身體橫躺在診療台上……
那細小的手腕,被桑古木少年緊緊抓著。
【桑古木】
「把眼睛睜開啊,可兒!」
【桑古木】
「拜託妳啦! 快點起來!」
桑古木少年緊抓著可兒的肩膀,激烈地搖晃著。
【武】
「喂,夠了喔! 快住手,少年!」
武將桑古木少年從可兒的身邊拉開。
【桑古木】
「你這是幹什麼!」
【武】
「你這個笨蛋! 冷靜一點!」
【武】
「你就算這麼做也沒有用啊!?」
【桑古木】
「但是,可兒……可兒她!」
【桑古木】
「這樣下去的話……可兒她,會死掉的啦!」
【武】
「不要慌!一定有什麼辦法……」
【武】
「給我閉嘴,冷靜下來,好好想想……」

空出手制止了武與少年之間的衝突。
確認全員到齊之後,空這麼說著。
【空】
「被稱為IBF的設施,就在這裡的正下方。」
【空】
「主題公園LeMU的營運本體-拉比利製藥,所成立
的研究設施就是IBF。」
【武】
「IBF……?」
武獨言著。
似乎是有了什麼頭緒的樣子。
【空】
「IBF裡面,應該有著遠比這個醫療室更為充分的醫
療設備。」
【空】
「再怎麼說,從雷米的基本資料來推測的話……」
【空】
「IBF的醫療室中,似乎有最新型的『高壓氧治療裝
置』。」
【空】
「只要使用那個治療裝置,就可以大幅提升白血球的殺
菌作用。」
【空】
「對可兒來說,應該可以達到某種程度的症狀減輕效果
。」
【武】
「好,我知道了……」
【武】
「IBF……」
【武】
「總之,只要帶著可兒到那裡,就可以得救了吧?」
【空】
「可是……要前往IBF非得經過希梅爾……但是希梅
爾的門不是打不開嗎?」
【武】
「總之……去看看就知道了!」
【武】
「也沒其他方法了。」
【武】
「雖然可能去了也沒用……」
【武】
「唉……不試看看的話也不知道。」
【武】
「空,拜託妳帶路了!」
【空】
「…………」
【武】
「喂!少年,來幫忙吧!」
【桑古木】
「啊,是,是!」

武將可兒的身體抱了起來,背在背後。

............................................................
他們來到了希梅爾前。
堅硬的門扉緊閉著。
【武】
「可惡,該怎麼做才好!?」
【桑古木】
「…………」
【優】
「…………」
【月海】
「…………」
【空】
「…………」
【PIPI】
「嗚汪~」
可兒從武的背後下來了。
步伐十分不穩地蹲坐在地板上。
她的臉色十分慘白,嘴唇已經乾澀,瞳孔因佈滿熱淚而
盈虛著。

於是,這個時候……
【廣播】
「f fnen Sie说……
die T r von HIMMEL。」
【武】
「廣播……? 什麼東西啊……?」
【空】
「有人正在解除雷米系統的鎖定!」
【空】
「而且是從這個房間……希梅爾的終端機中!」
【武】
「妳說什麼!?」
電子鎖的鎖定指示燈閃爍著,然後顏色變為綠色。
框格內的操縱桿突然彈起來,開始自動地進行迴轉……

門,打開了。


........................................................
白色的房間。
他們因炫眼的反光而瞇起眼睛,同時抬起探索似的腳步
走進室內。
看來這裡,就是電腦控制室的樣子。
【武】
「啊,喂! 有人在……」
【武】
「是他嗎? 把門打開的人?」
在地板上,有個人倒了下來。
是個身著白衣,大約40歲上下的男性。
【武】
「喂! 大叔! 你怎麼了!?」
武跑近那個男人身邊,抱起他的上半身。
【??】
「…………」
這位男性並沒有回應武的呼喚,仍然閉著眼睛。
【武】
「到底這個大叔究竟是誰啊……?」
【武】
「空,妳知道他是誰嗎?」
【空】
「不知道,無法進行ID辨識……」
【空】
「但是從服裝上來判斷,應該是研究員沒錯。」
【研究員】
「嗚嗚……」
研究員發出極其微弱的聲音,微微張開眼睛。
【武】
「那個……你是底下的工作人員嗎?」
【研究員】
「嗯……是的……」
【研究員】
「你好像……不是救援隊的樣子……」

他用著不斷顫抖的手,好不容易才抓住武。
而且那雙手也沾滿著血……
【研究員】
「LeMU裡還有人嗎……那之後已經過了六天之久…
………」
【研究員】
「哈哈哈……這還真是令人驚訝……嗚!」
嘴角因苦笑而扭曲著,而鮮血從其中溢出。
【武】
「喂、喂!不要再勉強說話了啦!」
【研究員】
「抱歉……都是因為我們的關係……」
【武】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下面發生什麼事了嗎
?」
研究員身旁的大家都無法說話,只是呆立著。
研究員,邊抬起頭看著周圍的身影,邊細語著。
【研究員】
「但是,到底為什麼會……」
【研究員】
「這種……」
就這樣,他沉默了。
眼皮慢慢地闔上。
【武】
「喂、喂! 振作一點哪!」
武搖著研究員的肩膀。
雖然沒有反應,但所幸還尚存一息。
【月海】
「這麼一來……也只能帶著他一起走了。」
武點了頭站了起來,背負著研究員的身體。
看這個樣子,空靜靜地開始說明……
【空】
「在這個房間的更深處有另一個房間,大家有看到嗎?

【空】
「那就是IBF用的增減壓室。」
【空】
「如果從我手上僅有的資料來判斷的話……」
【空】
「一般來說……IBF用比LeMU更高壓的瓦斯封閉
著,也就是說……IBF也存在著飽和潛水裝置。」
【空】
「如此一來就更適合進行特殊的細菌研究……而IBF
內部的氣壓,實際上約為12.5氣壓……」
【空】
「請進到這個房間來吧。」
【空】
「首先在增減壓室進行約一個小時的增壓手續,之後再
乘坐專用的升降梯下降到IBF。」
【空】
「為了以防萬一,先跟大家說一聲……」
【空】
「進入這裡以後,就不是可以輕易回來的,請大家做好
心理準備。」

聽著空的說明,他們進入IBF用的增減壓室。
開始了漫長的加壓……

這之間,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說過一句話。
加壓結束……

全員坐進升降梯中。
門扉密閉之後,升降梯開始往下降。

【廣播】
「深度70m……」

【廣播】
「深度80m……」

【廣播】
「深度90m……」

【廣播】
「深度119m。」

升降梯的門扉打開,他們走了出去。

..........................................................
這裡是發動潛水艇用的池子……
直接與海水連接著,由於內部壓力與外面的水壓相等,
所以海水不會流入。

就如同將杯子倒過來放就會沉入水中的原理相同。
他們站定著,似乎在警戒著什麼似的,尖銳的目光掃過
四周。

完全感覺不到有人存在的樣子。

【武】
「總之,我們先往前進吧。」
房間深處的閉水閘門打開後,他們往裡頭前進。

.............................................................
--醫療室。
桑古木少年和優美清春香菜,讓可兒躺在鄰近的病床上

月海跟武,則讓研究員慢慢地坐在椅子上。
醫療室中放著與LeMU醫療室相同種類的『L-MR
I』。

【武】
「喂,優,剛剛空所說的『高壓氧治療裝置』到底是哪
一個啊?」
【優】
「我、我也不知道啊,那種東西……」
【武】
「月海,那接下來要怎麼辦?」
【月海】
「只能調查看看了,這裡的東西沒有人懂。」
【研究員】
「嗚呃……等、等一下……!」
邊不斷地咳著,研究員開口了。
【武】
「喂,大叔,不要動啦! 你沒事吧?!?」
【研究員】
「雖然不能說是沒事,但老命一條還在……」
研究員輕輕地把手舉起回答。
【研究員】
「這個味道……這邊是IBF……?」
【研究員】
「又回到這裡啦……咳!」
【武】
「你果然是這裡的人員……」
【武】
「那剛好,我有件事想問你,那個高壓氧治療裝置要去
哪裡找啊?」
【武】
「都特地來這個醫療室了,但我們卻不知道哪一個才是
,拜託你告訴我們吧。」
【研究員】
「氧治療……啊啊,醫療艙嘛。」
【研究員】
「應該有個合金製的容器,裡面舖著墊布。」
【研究員】
「圓桶型的柱狀物……有看到嗎?」
【武】
「啊,找到了,就在眼前。」
【研究員】
「就是那個,就這樣……嗚咳!」
【武】
「振作點啊!……好,我知道了啦,你不要再說話了。

研究員用來遮住咳聲的手,再度沾滿新的鮮血。
【研究員】
「接下來看一下說明書……操作……應該是很簡單才對
……」
【武】
「嗯嗯,我知道了……」
研究員的手腕突然不支頃倒了。
垂倒在椅子上的研究員,看來生氣全無,彷彿一棵朽木
般。
【武】
「將可兒抬進膠囊艙中吧……然後,還有那個大叔。」
【月海】
「嗯嗯,好……」
他們將可兒和研究員安置在膠囊艙中,然後蓋上艙蓋。
【武】
「說明書呢?」
【優】
「找到了,在這邊的操作儀……」
優美清春香菜邊翻著相當厚重的說明書,在稍微有一段
距離的輸入裝置操作著。
【優】
「高壓氧治療……設定……」
圓桶型柱子上的螢幕開始出現變化,可以看出兩個膠囊
艙都開始順利地進行。
【優】
「這樣一來應該就沒問題了。」
【武】
「OK……」
血壓,脈搏,呼吸……正常。

他們默默地看著可兒和研究員的樣子。

雖然不可能馬上恢復,但可兒與研究員的神色的確有幾
分好轉。
總算救回一條命似的。

【優】
「太好了……」
【月海】
「嗯嗯……真的是太好了。」
【桑古木】
「嗯……」
【武】
「看來似乎趕上了。」
【PIPI】
「汪。」
嘆了一口氣,總算安心下來。
暫時避免最嚴重的事態。
【武】
「那麼……」
【武】
「我們也不能在這裡呆呆的消耗時間囉?」

於是,他們開始探索著研究室的內部。

目的有……尋找脫逃路徑、查詢如何回程、確認其他的
生還者……這3點。

武‧月海‧桑古木少年3人在IBF調查時,只有優美
清春香菜一人留在醫療室照顧著可兒和研究員。

終於……
3人來到層層鐵壁所包覆的小屋中。
房間中沒有人,只安置著數台的終端機。

操作終端機之後,可以閱覽在此殘留的少數資料。

在得到有限的情報後,他們終於注意到這則相當有意思
的記事。

『IBF旅客登記:八神可兒』

在業務日誌上的一角,寫著可兒的名字。
由這項資料往回查,還找到某個人以個人筆記的方式記
下的東西。

『紀錄人:八神岳士』

『終於見到好久不見的女兒了。』

『這次女兒學校的連續假期,似乎長達10天。』

『長久以來,我都在這個封閉的地方進行病毒研究,對
我而言……這真是個讓人羨慕的事情哪……』


『其他的先不說,當我告知IBF的參觀許可證已經發
下來的時候,馬上就得到女兒高興爽朗的回覆。』

『雖然平常都是用電子郵件聯絡,但不知道已經多久沒
見過女兒了?』

『只要沒有忘記父親的長相就好了。』


也就是說,可兒在五月一號之前,曾經來訪過IBF。
來見自己的爸爸一面……


『追加……』

『T.Y的女兒似乎來LeMU打工的樣子,至於該不
該告訴他這件事情,我……』


這以上,因為資料破損所以不得而知。

...........................................................

到頭來,逃脫方式或連絡方法以及生存者,都完全沒有
發現。
探索結束之後,武‧桑古木少年‧月海3個人回到了醫
療室中。
【武】
「優……現在狀況怎麼樣?」
【優】
「啊……嗯,現在的話不用擔心了。」
優美清春香菜些許疲勞似地坐在椅子上,盯著膠囊艙的
操作面板。

眼眶有點泛紅,好像是哭過的樣子。
【優】
「對了,倉成,剛剛從這邊的終端機確認過醫療用的基
本資料……」
【武】
「嗯,有什麼發現嗎?」
【優】
「嗯……」
【優】
「關於TB病毒的治療……還找不到方法。」
【優】
「一時的對應療法是有……像是注射剛剛的橘色藥水可
以稍微減緩症狀……」
【優】
「除了有極低的機率會自然痊癒之外,並沒有其他方法
的樣子。」
【武】
「這樣啊……」
【武】
「還真是辛苦……」
【桑古木】
「咦?」
【桑古木】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優】
「嗯……這就是指……」
【月海】
「這個啊,也就是說……」
【月海】
「想要可兒的病痊癒,除了靠可兒自己身體的免疫能力
之外,別無他法了。」
【月海】
「我們只能將她放進醫療艙中,然後祈禱囉。」
【優】
「嗯,就是這個意思。」
【桑古木】
「怎麼會……」
【桑古木】
「可兒她,醫不好嗎?」
【武】
「又不是說一定醫不好。」
【武】
「但是,能否痊癒……得賭上可兒本人的生命力。」
桑古木少年走近可兒所睡著的醫療艙旁。
【桑古木】
「可兒……」
【桑古木】
「可兒……」
桑古木少年緊貼著醫療艙,邊抱緊邊哽咽著。
【優】
「那個醫療艙,能幫可兒到什麼地步還是個未知數。」
優美清春香菜邊看著螢幕上顯示的生體探測器邊說著。
【優】
「除了高壓氧治療外,還有雷射殺菌,進行簡單手術所
需要的功能似乎也都有……」
【優】
「依據使用方法,就連冷凍睡眠也辦得到……」
【月海】
「冷凍睡眠?」
【武】
「那個是什麼……優?」
【優】
「我也不知道,說明書上有寫……」
【優】
「到頭來,我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優】
「現在能做的……只有相信和等待了。」
【月海】
「…………」
【武】
「…………」
【桑古木】
「…………」
【PIPI】
「嗚汪~」
這個時候……
嗶!!
操作面板的螢幕上傳來了尖銳的電子音。
4人吞了一口氣,一齊望向畫面。
【研究員】
「咕嗚……!!」
畫面上顯示出研究員極為苦悶的表情。
在狹窄的艙房中,他的身體不斷地顫抖擺動。
【優】
「啊啊!!」
【武】
「喂,大叔!!」
他突然猛烈地咳嗽,雙手不斷搔抓著喉部。
於是他的手,還有嘴邊,都染成一片紅色。
【研究員】
「呃啊啊啊啊……!!」
皮膚的血色急速地退去。
呼吸也變得極為慌亂,並不時發出細小呻吟。
【優】
「怎麼會這樣! 剛剛明明還沒有事的啊!」
【武】
「大叔! 不要再抓喉嚨了啦! 你的喉嚨會破掉的!

【研究員】
「咕哇……」
【研究員】
「哈……哈……哈……」
緊抓著自己喉嚨的雙手,慢慢地退了下來。
【武】
「大叔,還好吧!?」
【研究員】
「不……」
【研究員】
「看來……也只能到這裡……為止了啊……」
研究員好不容易才取回呼吸的節奏。
努力的吸進一口氣。

然後猛烈的吐出一大口氣……
然而,卻沒辦法再進行一次呼吸。

【研究員】
「這、這個……也算是……報應哪……」
【優】
「!!」
優美清春香菜拼命的翻著說明書,不斷地來回尋找著操
作面板。
然而……卻完全是束手無策,完全找不到能拯救他的方
法。
她敲著說明書。
然後將手肘撐著面板,雙手覆住臉龐。
【優】
「嗚嗚……」
從指縫中流出她哽咽的哭聲。
【月海】
「…………」
【桑古木】
「…………」
月海與桑古木少年,則以一副緊張的表情注視著螢幕。
研究員的生物反應逐漸減弱。
【研究員】
「……女兒,她……」
【研究員】
「……女兒她,就拜託了……」
說著,他微笑著。
之後……
他終於失去氣息了。
嗶~~~~~
回盪著醫療艙的生體探測器所傳來的漫長而無機的電子
音。
【武】
「…………」
【優】
「…………」
【月海】
「…………」
【桑古木】
「…………」
【PIPI】
「…………」
武將手伸向面板,切掉持續回盪著的電子音。
【武】
「可兒的……情況呢?」
【優】
「一切正常……」
優美清春香菜用著淚濕而顫抖的聲音微微地說著。
【優】
「現在的話,還算沒問題……」
【武】
「嗯……我知道了……」
【武】
「大叔……事後得好好厚葬一番才行……」
讓人不舒服的寂靜。

沉沒在海底中的鐵塊,靜靜地將氣息抹煞掉,而他們只
能兀立在原地。

他們的表情已經死了。

到底在想些什麼,從那上面無法得知。
寂靜仍持續地下降堆積,充滿整個白色房間內。
然而時間仍舊不容赦的度過一分一秒。

………………
…………
……

..........................................................
現在,武與優美清春香菜背靠著通道的牆壁。
【優】
「對他而言,有不能脫逃的理由,而且還有非得活下去
的理由。」

突然,優美清春香菜開口了。
細小的聲音在凍僵般的鐵壁中迴響著。
【武】
「理由?」
【優】
「其實……在他臨走前,大家出去偵查的時候……我跟
他稍微聊了一下。」
【優】
「看他很痛苦的樣子,我就覺得很不忍心……」
【優】
「但是他說,能聊一點話反而比較舒服,所以……」
【武】
「原來如此……那你們聊了什麼?」
【優】
「嗯……」
【優】
「那位研究員,似乎來IBF之前,曾經是LeMU系
統開發的相關人員。」
【優】
「是製作LeMU管理程式的開發小組一員,他是這麼
說的。」
【武】
「這麼說來……也就是……」
【優】
「希梅爾,雷米,然後……空,經由他的手,造就了整
個LeMU。」
【優】
「對身為程式設計師的他而言……」
【優】
「LeMU的系統,就好比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武】
「這麼說來……也就是他很擔心自己的小孩囉?」
【優】
「嗯……一定是這樣子的……」
【優】
「也許是牽掛著LeMU這群孩子們的思念,支撐他讓
生命延續下去的說不定。」

她閉著眼睛,嘆著小小的氣。

然後,好像是要揮別什麼東西似的,她突然離開了牆壁
,邊說著。

【優】
「對了,我還從研究員身上確定了一件事情。」
【武】
「什麼事啊?」
【優】
「空的,所在位置……」
【優】
「空,她……我們所知道的空,她並不存在因塞爾‧奴
爾島。」
【武】
「咦?」
【優】
「確實,雷米的中央運算處裡裝置--主宰者,超級電
腦的確位於浮島沒錯……」
【優】
「但是在LeMU的一切,似乎只會儲存於LeMU的
記憶裝置裡。」
【武】
「什麼???」
【優】
「拉比利製藥呢,其實保有著『茜崎空』這個系統程式
的原始檔案。」
【優】
「所以呢,就算失去了LeMU這個備份的空,也是無
關痛養。」
【優】
「說的極端一點,『空』這個系統本身,就可以進行好
幾份的複製。」
【優】
「在這裡的空,或許也只是複製出來的其中一個也說不
一定。」
【優】
「所以說,你想想看……」
【優】
「空,她是空吧?」
【優】
「我們所認識的空,只有一個人吧?」
【優】
「那麼,要如何跟其他的空區別呢?」
【武】
「那就是……」
【優】
「就是記憶啊。」
【優】
「我們與空所共有的東西,只有一種……」
【優】
「那當然就是記憶囉。」
武用大拇指摳著眉間,然後開口說著。
【武】
「那就是……」
【武】
「空的記憶,只存在這個LeMU的話……」
【武】
「那我們所知道的空……」
【武】
「空……在『希梅爾』中……」
優美清春香菜點頭。

她輕拍著武的肩膀,用手指安撫著自己的胸口,然後回
到了醫療室去。

剩下一個人的武,四處走走逛逛,並沒有朝著特定方向
地在通道中來回走著。

在轉角往右轉,然後往左轉,按住牆壁,他繼續走著。
然後終於在IBF的巨大水池前停下來。

這裡已經有一位客人了。

月海正眺望著泛起陣陣漣漪的池子。

武像是被吸引似地,走到了月海身邊。

【武】
「啊咧……?」

突然,武站定住了。

突然回頭注視著牆壁上的一點。

【月海】
「嗯? 武……怎麼了?」

注意到武的月海……

追尋著武的視線,也來到了牆壁上的那個定點。

那裡什麼都沒有。

不……

並非什麼都沒有。

兩人視線所及之處,就是……『我』的所在。

武與月海,現在正注視著……『我』。

【武】
「沒有……」
【武】
「只是好像覺得……」
【武】
「好像有誰在那邊……在看著我的感覺……」
武轉回頭,對月海如此說著。
【月海】
「???」
月海輕側著頭。
邊側著頭又邊瞇著眼睛,凝視著武的臉孔。
【月海】
「武……?」
【月海】
「你的……鼻血……」
【武】
「?」
【月海】
「你流鼻血了。」
【武】
「咦?」
武慌張的壓住鼻子。
鼻子下面正啪踏啪踏地,垂著有如水泡般的鼻血。
【月海】
「喂、喂! 你還好吧?」
月海很擔心的看著武的臉。
【武】
「沒、沒事的,沒事……」
頭朝著上方拭著鼻血,武如此回答著。
【武】
「我可不是在想什麼色色的事情喔,絕對沒有!」
【月海】
「我、我……對那種事情,不會介意……」
【武】
「那樣的話是很好啦~」
然而鼻血似乎怎麼止都止不住。
【武】
「真是的,感覺這樣變的很遜。」
【月海】
「樣子怎麼樣都沒關係吧。」
【武】
「一點也不好咧,在月海的面前變的……哈、哈、哈…
………」
【武】
「嗚、嗚嗚嗚嗚……」
【武】
「嗚呃!」
武吐血了。
從口鼻之間溢出了大量的鮮血。
同時,他的膝蓋也不支跪下。
【武】
「唉、唉呀……? 到底是怎麼啦……我……」
看著沾滿鮮血的雙手,武自言自語著。
腳步十分搖晃,從表情上可以看出血色急劇流失。
【武】
「這、這是怎麼搞的啊……這個……」
【武】
「……血……血……血流……」
【月海】
「武!」
【月海】
「武,振作點啊!」
【武】
「不、不,我、我沒事的啦,月海……」
【武】
「不用……擔心……」
【月海】
「什麼不用擔心!」
【月海】
「你全身是血耶……武!」
【月海】
「我們回醫療室去吧,最好馬上進行診療!」
【武】
「嗯……嗯嗯……咳……!」

月海支撐著武的肩膀,扶他來到通道的入口。

而眼前的入口,突然有個人影飛奔出來。

是優美清春香菜。

【優】
「月海、倉成! 少年、少年他的情況……!」

........................................................
這之後……
經由L-MRI的診斷,得知武‧優美清春香菜‧桑古
木少年,3人都感染上了深藍病毒。

替感染的三人注射橘色藥水之後……
狀況雖然些許緩和,然而危機還是依然持續著。

【武】
「可兒怎麼辦?」
武邊用沾過消毒水的棉花按住注射過後的針孔痕跡,邊
問著。
【月海】
「正在進行高壓氧治療當中,現在還不能將膠囊艙打開
。」
【月海】
「治療到目前為止,情況都還算順利,似乎只要進到裡
面,症狀就不會急遽惡化的樣子……」
【月海】
「在結束氧療法之後,最好也給可兒注射一下藥瓶。」
【武】
「嗯嗯,對……」
武回答著的臉孔,已經變成深藍色了。

實在不像是活著的臉色。

瞳孔渾濁、眼皮腫脹,從額頭不時留下斗大的汗珠。
武邊擦拭著汗水,邊不時地在室內中來回走動。

【武】
「也不知道一個藥瓶的藥效能維持多久啊……」
【武】
「怎麼樣,優……在藥效還在的時候,先想些什麼辦法
吧?」
優美清春香菜現在正坐在電腦的終端機前,默默地敲著
鍵盤。
【武】
「優,可以告訴我目前的狀況嗎?」
【優】
「不要跟我講話,我會分心。」
【武】
「是、是。」
【優】
「唉……總而言之先試試看囉。」
【優】
「不知道是誰將通訊軟體給鎖上了,所以無法從這裡對
外進行聯絡。」
【優】
「但是我發現,有時候會接收到外面傳進來的雜訊等等
……」
【優】
「只要將鎖解開,或是……搞不好就能重新取得對外聯
絡也說不定。」
【優】
「比起完全無法取得對外聯絡的LeMU,這裡還算是
有希望的。」
【武】
「拜託啦……田中選手。」
【優】
「OK……」

兩副死人臉孔般的人,強打精神地笑著。
褐色的血跡緊緊地黏在嘴角。

武離開了優美清春香菜的身旁,注視著柱子上所裝設的
螢幕。

螢幕正顯示著醫療艙內的情況。

【月海】
「可兒的狀況呢?」
月海走進武的身邊,詢問著。
【武】
「目前是還不錯的樣子。」
【月海】
「喔……」
距離可兒可以從膠囊艙中出來,螢幕顯示似乎還需要4
個小時。
膠囊艙中佈滿注入的高濃度氧氣。
在尚未到達時間前,可兒還不能從裡面出來。
【月海】
「哪? 說到這……武……」
月海在武的耳邊小聲說著。
【武】
「怎麼?」
【月海】
「你對我沒有接受橘色藥水的注射,不覺得有問題嗎?

【武】
「嗯? 啊、啊啊……這麼說來……是這樣子……」
【武】
「妳不會痛苦嗎?」
【月海】
「嗯嗯……我沒事。」
【月海】
「我沒事……」
【武】
「是嗎,那樣的話,就很好啦……」
【月海】
「哪? 你不覺得奇怪嗎?」
【月海】
「為什麼只有我沒出現深藍病毒的症狀呢?」
【月海】
「不奇怪嗎……?」
【武】
「嗯……不會啊,因為……」
武輕輕地微笑著,然後繼續。
【武】
「妳不是說過了嗎……」
【武】
「『免疫功能與新陳代謝的效率大幅提升……端粒……
也會持續恢復……』」
【武】
「換句話說……」
【武】
「……就是那個嘛……對吧?」
【月海】
「嗯,嗯……」
稍微低著頭,月海半邊的臉頰扭曲著。
抬起頭的月海……
走到了優美清春香菜的身邊,如此說著。
【月海】
「優……可以為我進行掃描嗎……?」
【月海】
「可以調查……我嗎……?」

『Cure.Virus-P-Carrier』

L-MRI的螢幕上,無聲地呈現一排文字。

那上面,顯示著月海是裘蕾病毒的帶原者。

月海與其他4人相同,深藍病毒也潛伏在她的體中。
然而,經由裘蕾代換掉全身上下遺傳基因的她……

那獨特的免疫機能,在偶然間產生抗體,驅逐了深藍病
毒。

裘蕾……

超越人類能力的東西……
月海說,自己在帶原者中也算是比較特別的。
恐怕能順利地完全代換掉遺傳基因的例子,算是十分稀
少的。

【優】
「裘蕾……」
優美清春香菜邊看著L-MRI的診斷結果,小聲說著

【優】
「原來……裘蕾病毒是真的存在啊。」
【武】
「妳聽過嗎……優?」
【優】
「從LeMU資料找到的……」
【優】
「不,是更久之前,曾經有聽過……從某個人那邊聽來
的。」
【武】
「某個人……?」
【優】
「叫做森野.重三的人。」
【優】
「因為他是世界級有名的遺傳學博士……」
【優】
「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告訴我的。」
【優】
「『在這個世界上,至少有兩個裘蕾存在』……」
【優】
「然而這其中之一……」
【月海】
「沒錯,就是我。」
【月海】
「我就是裘蕾的帶原者。」
【月海】
「我已經不是普通的人類了。」
【優】
「但是……」
【優】
「為什麼月海,妳要自己把這件事……?」
【月海】
「我已經跟武說過了……我只是想讓優妳也知道……」
【月海】
「與其用嘴巴說明,用機器調查不是更方便嗎?」
【優】
「所以才突然……叫我幫妳做掃描嗎?」
【月海】
「沒錯。」
【月海】
「不過,我本來……」
【月海】
「早就知道了,卻也沒辦法怎麼樣……」
月海用著自嘲的口氣笑著。
【武】
「月海……」
【月海】
「呼呼……真是奇怪啊,武。」
緊咬著嘴唇,月海拼命微笑。
【月海】
「有件比我的存在,更讓人覺得奇怪的事……」
【月海】
「一使用這個機器進行掃描,馬上就知道感染了裘蕾病
毒……你覺得為什麼?」
【月海】
「就算整個世界也不過十幾例的裘蕾病毒,為什麼這麼
簡單就知道了呢?」

一瞬間,武的眼神猶疑了。
他瞇著眼睛,慢慢地回答著。

【武】
「原來,是這麼回事……」
【武】
「拉比利製藥早就已經知道了裘蕾病毒的存在……」
【武】
「就跟深藍一樣……」
【月海】
「就是這麼回事。」
月海抬著頭,閉著眼睛說著。
【月海】
「所以我……才會來這裡,LeMU,還有IBF……

【月海】
「一定要來到這裡。」
【月海】
「讓那些傢伙知道我的重要性……讓他們知道。」
【月海】
「然而……」
【月海】
「好不容易到了這個地方,卻一個人都沒有。」
【月海】
「像笨蛋一樣……」
【月海】
「我啊,像笨蛋一樣……」
月海閉死的眼睛,流下一小滴淚水,任他滑落。
………………
…………
……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