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可兒篇.5月3日-交錯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武】
「複製法?」
【空】
「是的……『複製法』。」
【武】
「不,我不知道,或者是忘了。」
【空】
「2010年--」
【空】
「在那之前,禁止人類複製受精,終於獲得法律的認同
了。」
【空】
「現在只要取得省廳的許可,誰都可以藉由複製受精來
解決不孕症的問題。」
【空】
「將培養的細胞核取出,然後再移植到另一個被取出的
卵子細胞中,然後讓它在母體的子宮中著床……」
【武】
「啊啊,我想起來了!」
【空】
「您可以理解了嗎?」
【武】
「但是,這個跟那個其實沒什麼關係啦……」
【武】
「藉由複製成長的個體,不就算是個別的存在嗎?」
【武】
「並不是同一個人,應該像是雙胞胎一樣……」
【空】
「但是他們的來源是單一的。」
空淡淡的敘述著。
【空】
「我們回到原來的話題吧……」
【空】
「我是……普遍存在的。」
【空】
「也就是在相同的空間、時間中,我是以複數存在的。

【空】
「例如……倉成先生的面前,可兒的面前。」
【空】
「那邊與這邊,同時存在著兩個我。」
【空】
「然而,這絕對不是『W』……」
【空】
「而是『Y』。」
【武】
「『Y』?」
【空】
「那這樣好了……您稍微想想看。」
【空】
「如果將你這樣的人格,藉由電腦一模一樣地再拷貝出
一份的話……」
【武】
「??」
【空】
「例如說……」
【空】
「在你腦海中留下全部的記憶、思緒、感覺、人格、性
格、感情……」
【空】
「將這全部的情報,都正確而忠實地取出的話。」
【空】
「然後將它複製到某個記憶體中,甚至讓那些機能再現
的話。」
【空】
「那麼……那個時候的你,到底在哪裡呢?」
【空】
「殘留在肉體中的人格,那真的是你嗎?」
【空】
「或者是說,複製出來的人格才是真正的你呢?」
【武】
「…………」
【空】
「而正確答案是,不論是哪一個,都是真正的你。」
【空】
「沒錯……你藉由分裂變成兩個個體。」
【空】
「在時間上,從那個瞬間開始,兩個人就各自成為了個
別個體,在同一個時間軸上分別進行。」
【空】
「然而,當你在道路上回頭一顧時,兩個你都是從同一
個點向後延伸的。」
【空】
「這就是……換句話說的『Y』,並非『W』而是『Y
』。」
【空】
「以這個論點為基礎,兩個分別行動的自己,這種觀念
對你來說……可能很難接受吧。」
【空】
「可是,這是已經發生在您身上的事情了。」
【空】
「在過去的無數個瞬間點,你被迫進行數項選擇。」
【空】
「要往A路出發嗎? 還是要往B路出發呢?」
【空】
「假設在這邊的你是走在A上的話,在別的時間軸上,
或許同時也有走在B路上的你。」
【空】
「然後,不論是A路,或是B路上的你,都是真真實實
的你。」
【空】
「只是走在A路上的你,並不知道B路上的你罷了。」
【空】
「因為沒有知道的方法。」
【空】
「同樣的,在B路上的你,也不會發現到在A路上的你
。」
【空】
「您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武】
「嗯嗯……重要的是……」
【武】
「剛剛空說的『A路』是『Y字』的其中一條分歧……
而『B路』則是另一條分歧。」
【武】
「這是為了要讓我容易了解,才假設以『Y字』在二次
元的平面上進行說明。」
【武】
「當然,『A的自己』和『B的自己』,兩個都不是2
次元的存在。」
【武】
「如果是以2次元的存在,像『Y』這種2次元圖形來
解說的話,就無法了解瞬間的、同時的、正確的意思。

【武】
「就像是存在於3次元的人類,是無法在瞬間、同時、
正確的了解骰子的六個面。」
【武】
「那也就是說……那個……那個……」
【武】
「啊啊! 自己說的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了啦!」
【武】
「也就是說……也就是說……這樣子啦!」
【武】
「在『Y』其中一個尖端的自己,對於『自己位在Y的
其中一個尖端』這件事情,是無法察覺的意思啦。」
【武】
「為了能察覺『自己是位在Y的其中一個尖端』這件事
。」
【武】
「就必須脫離2次元的平面,從3次元的空間下俯視著
『Y』。」
【武】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就算腦子裡有概念,也無法確實
掌握自己的存在吧!」
【空】
「嗯嗯……幾乎是正確答案了。」
【空】
「那我繼續下去……」
開始變的豁然開朗了。
【空】
「剛剛,就如同倉成先生恰到好處的譬喻……」
【空】
「2次元的存在,如果不能從2次元脫出,從3次元的
思維下觀察,就無法把握住2次元的整體現象。」
【空】
「能夠脫出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也是Y字的一部分
』這項事實……」
【空】
「甚至也會進而發現『在分歧上存在著另一個自己』的
這件事。」
【空】
「我來統整一下。」
【空】
「『n次元的存在,為了要把握n次元的全體現象,就
必須跳脫出n+1次元的空間中。』」
【空】
「當然,這在3次元的空間中也是一樣。」
【空】
「『為了要把握3次元的全體現象,就必須脫出到4次
元空間中。』」
【空】
「也就是說,如果倉成先生為了要發現『在另一個分歧
上其他的自己』……」
【空】
「就必須來到4次元空間,用4次元的思維來『觀察』
我們這些3次元的事物。」
【空】
「這時候的四次元空間,就是被稱為『明可夫斯基平坦
時空』……那麼,這些話就到此告一段落吧。」
【武】
「…………」
【空】
「那麼……」
【空】
「這樣一來,對於『不同的歷史、世界、空間中,另一
個自我本身的存在』這件事,您稍具概念了嗎?」
【空】
「自我本身是普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
【空】
「跟你一樣,我本身也是普遍存在的。」
【空】
「而你也跟我一樣……」
【空】
「從單一分開來的『Y』……」
【空】
「所以……」
【空】
「普遍存在的自己,要能合而為一……」
【空】
「如果你所知道的『你』,對你自身,是屬於不可分割
的存在的話……」
【空】
「如果能將你自己立於其他所謂的『你』之中,處在可
以把握的位置,看透一切的話。」
【空】
「全部的『你』的體驗就等於你一個人的體驗。」
【空】
「你的真正意義,將成為一個存在而已。」
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武】
「那……」
【武】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空】
「請……」
【武】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話呢?」
【空】
「呼呼……這是個好問題……」
空當場轉了一圈,微微地笑著。
【空】
「這是傳說喔。」
【空】
「這個LeMU的由來……就是雷姆利亞大陸所傳下來
的傳說。」
【空】
「就先這個樣子吧。」
【空】
「……不可以跟別人說喔?」
空在嘴巴前豎起食指。
然後邊帶著微笑,無聲無息地消失在空中。

............................................................
短暫的時間內,我一直發著呆。
雖然有『贏了就跑』『吃了就跑』這種形容詞,但『說
了就跑』這句話……應該是不存在的吧。
而剛剛的空,擺明正是『說了就跑』。

【武】
「唉呀唉呀……」

我從嘴巴嘆了口氣,開始走向出口。
邊走著,再一次仔細地想想空剛剛對我所說的話。

複製……分裂的自我……在別的時間軸上漫步的自我…
…可以同時複數存在的空……普遍存在的空……

空想說的,大概就是指這一切根本就是同一件事情吧?

一眼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空,不具實體的這件事,不也
是我們想不透的特殊存在嗎……

空想說的,是不是就是這些話呢?
我不知道……

只是搞不懂的東西,再怎麼想也還是拿它沒辦法……
而這個時候……

啪踏。
有一種柔軟的感觸從我的腳邊傳來。
感覺就像踏在人的身體上似的……
【武】
「正想這麼說,竟然是真的人耶!」
我的一隻腳,踏在少年那瘦小的背上。
【武】
「喂! 少年! 少年! 你沒事吧!」
我半跪在地板上,抱起少年的身軀。
【少年】
「嗯……嗯~嗯……」
【少年】
「啊……武……」
【武】
「不是說『啊,武』這種時候了吧!」
【武】
「你為什麼會倒在這裡啊!」
【少年】
「這裡……?」
少年像是要跳起來似地,吃驚的站起身子。
【少年】
「啊啊,對了……」
【少年】
「我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覺得頭很痛……」
【少年】
「然後就在這個地方倒了下來。」
【武】
「頭!? 你的情況已經這麼糟糕了啊!?」
【少年】
「不會不會,已經沒事了。」
【少年】
「只是小睡了一下,現在覺得很清爽。」
【武】
「真的? 你真的沒事嗎?」
【少年】
「嗯~嗯……」
【少年】
「但是不知為何……背有點痛……」

我可不能說『因為我剛剛踩過去』。
【少年】
「其他的話……肚子好像餓過頭了,胃一直咕嚕咕嚕地
叫。」
【武】
「是、是啊……」
【武】
「如果只看你呆頭呆腦的樣子,應該是沒有問題啦……

【武】
「但我覺得你還是再接受一次診斷會比較好吧?」
【武】
「健康的人類,應該不會突然因為頭痛,然後就倒在地
板上吧?」
【少年】
「哈啊~~~啊嗯。」
【武】
「喂! 你這傢伙,給我好好聽著別人說的話好嗎!」
【少年】
「嗯? 什麼?」
【武】
「…………」
【少年】
「真是的,武真是愛操心哪~我都說沒事了嘛!」
【少年】
「只是貧血,貧血而已。」
【少年】
「不然的話……那就是疲勞、空腹、被睡魔纏身啦等等
。」
【少年】
「總之,現在除了背痛之外,全身上下都沒事啦……」
果然還是不能說『那是因為我剛剛踩過去』。
【少年】
「比起這些事,我們趕快去商店吧!」
【少年】
「我啊……肚子已經餓得要死啦~」
邊這麼說著,少年開始走向入口處。
我則是微微傾著頭,目送著他的背影。

.......................................................
雖然我的肚子也餓了,但往商店出發前,有個不能不去
的地方。
當然,那就是月海的所在地。

手術在空與我談論『W與Y』相關話題的更久前……距
現在約7小時前,平安無事地結束了。
我也從空那裡詢問過月海的情況了。

【空】
「大概縫了40針左右,完全康復大概要花上兩個月的
時間。」
【空】
「要像原來那樣子走路,恐怕得花上數個月的時間……

【空】
「在救援趕到LeMU前,讓小町小姐保持安靜吧。」

沒有傷到大腦與內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負傷的部位似乎『僅限於右腳的大腿部』。

『僅限於』這種說法是不是適當,我也不知道。

再怎麼說,因為複雜性骨折導致動脈裂傷……如果再遲
個幾分鐘,恐怕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吧。

我打從心底感謝著優。

............................................................
進入了醫療室……
月海靜靜地睡在裡面的病床上。

在手術結束後來到月海身邊探望,這還是第一次。

今天從下午到晚上這段期間,我一直不停地進進出出醫
療室……不斷地重複。

現在想起來,空突然把我叫出去,跟我說有關『W與Y
』的話題……

或許是希望這段時間,我能稍微忘了月海的事。
月海的樣子並沒有什麼變化。

安穩的表情,平順地持續小起伏呼吸著。

身體上蓋著白色棉被,可以從這裡看到受傷的腳。

進行手術的右腳,用石膏與硬式夾板和急救包帶緊緊包
覆著。

好像很痛的樣子。

四周所瀰漫的消毒水味,久久散之不去。

診療台的四周,還留著擦過的血跡。

我將手伸進棉被中,握著月海的手掌。

【武】
「對不起……」

【武】
「很對不起……」

對現在什麼也無法回答的月海,我只是不斷地重複,再
重複。

............................................................
在商店用過晚餐的我們(優‧可兒‧少年‧我),移動
到休憩空間去。
少年……
【少年】
「哇~嗚哇~耶,等一下,等一下下~」
【PIPI】
「汪汪……汪汪……」
與PIPI一起在石像間彼此追逐嬉戲著。
看來很有精神。
而優……
【優】
「我稍微去看一下空的情況喔。」
這麼說著,走向了控制室的方向。

可兒……
(唉呀?)
沒看到可兒的人影。
我走到隔避的商店稍微偷窺一下。

不在……
誰都不在。
走過了通道。
我稍微瞇起眼睛,直直看向前方,還是一個人影都沒有

而這附近,正好是雷姆利亞遺跡的入口。
門是開著的。

可以略微聽到從裡面傳來啪喳啪喳的水聲。
我就這樣被吸引著,走進房間中。

可兒在房間的中央。
僅有頭露在水面上的石像……在那裡,雙腳閉攏地站著

【武】
「可兒……」
可兒抬起了頭,眼神中充滿寂寞。
我走近可兒的身旁。

【武】
「妳在……做什麼啊……?」

可兒嘴巴依然閉著,眼睛望著水面。
仔細一看,可以看到左手似乎緊握著『什麼』。

可兒悄悄地將那個『什麼』用右手拾起,往空中丟去。

--啪喳。

激起了微弱的聲音……『什麼』就這樣沉入了水中。
水波往外擴得越來越大,然後漸漸消失……

--啪喳。

可兒再度投出。
激起了小小水花。
深崁在水面地板中的照明,左右晃動地搖曳著。

啪喳……啪喳……啪喳……

每當水波靜下來的時候,可兒再度投出。
由於周圍略微昏暗,看不清楚可兒丟的到底是什麼。

【武】
「哪,可兒?」
【可兒】
「嗯?」
【武】
「那個……是什麼啊?」

可兒將手掌攤開給我看。

那是遠比我想像中還要細小的顆粒。

大概是玻璃吧? 無色透明,呈水滴形狀。

彷彿就像是結晶化的『一滴水』……最起碼看起來是這
樣。
可兒左手手掌上,有著好幾滴的這種『什麼』。
【武】
「玻璃嗎?」
【可兒】
「…………」
可兒將其中一顆用手指彈開。
--啪喳。
『什麼』沉入了水中。
【可兒】
「可兒……?」
【可兒】
「一直在想月海的事情……」
可兒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如此說著。
【可兒】
「都是因為可兒害的吧……?」
【武】
「……咦?」
【可兒】
「因為月海……挺身保護了……可兒……」
【可兒】
「她救了……可兒……」
【可兒】
「所以……月海她……月海她……」
可兒的肩膀顫抖著。
【可兒】
「本來……受傷的人,應該是可兒才對……」
【可兒】
「不……」
【可兒】
「如果月海沒有來救可兒的話……可兒搞不好會死掉也
說不定……」

--啪差。

『什麼』描繪了一條拋物線,沉入了水中。
【可兒】
「月海……」
【可兒】
「很生氣吧……」
【武】
「不是這樣子的。」
【武】
「為什麼月海一定會生可兒的氣呢?」
【武】
「真要生氣的話,那大概也是針對我吧。」
【武】
「追根究底,都是我一時疏忽……」
【武】
「錯的人,是我啊……」
讓可兒變的如此傷心,這一切……都是我害的……
【可兒】
「不對啦,不對……」
【可兒】
「這不是武咚的錯……」
【可兒】
「是可兒不好……可兒的錯……」
【可兒】
「可兒啊,可兒,一直在發呆……」
【可兒】
「然後月海……就用身體……代替了可兒……」

可兒所握著的『什麼』,啪拉啪拉地散落一池。

白色的水花此起彼落,在水面激烈地震盪著。
【可兒】
「武咚!」
可兒用腳踢了石像,飛奔到我的胸口前。
【可兒】
「可兒要去找月海道歉才行……」
【可兒】
「要去跟她說……對不起……」
【可兒】
「說對不起……說對不起……」

可兒將臉埋在我的胸前哭泣著。

可兒所流出的淚水,滲透進我的皮膚,在身體中蔓延開
來,在心中降下了陣雨。
冰冷的雨水。

在水面盪漾的細紋,過了許久許久卻不曾消逝。

.......................................................
我與可兒一同進入了醫療室。
房間相當安靜。

我們儘量不發出腳步聲,靜悄悄地靠近月海的病床。
月海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向著站在一旁的我們。

【月海】
「怎麼……?」
【武】
「來看看妳的情況。」
【武】
「怎樣? 身體還好吧?」
【月海】
「就你看到的……」
【月海】
「既沒有更好,也不會更差。」
【武】
「是嗎……」
【月海】
「只有這樣子嗎?」
【武】
「不……」

要怎麼將話題切入呢?
如果只是低下頭說聲『對不起』,恐怕沒辦法傳達我現
在的心情。
我慎重的選擇著詞句。

然而……
【可兒】
「可兒、可兒哪……可兒哪……」
【可兒】
「想要跟月海,說抱歉……」
可兒搶在我之前先開口。
【月海】
「抱歉?」
【可兒】
「嗯,嗯……」
【可兒】
「因為、因為……月海、月海妳救了可兒……」
【可兒】
「所以說、所以說……要說對不起、說對不起……一定
要跟妳說……」
【可兒】
「然後……然後啊然後……」
【可兒】
「謝謝……」
【可兒】
「對不起跟……謝謝,是可兒、要跟月海、跟月海……

可兒盡力的維持著氣息,用顫抖的聲音維繫著隻字片語

【月海】
「哼哼,真是個傻孩子……」
月海的嘴邊,突然浮現出微笑。
【月海】
「可兒……什麼謝謝,不用跟我說喔。」
【月海】
「當然,要道歉之類的,是更加不用。」
【月海】
「可兒啊,什麼壞事都沒有做……」
【可兒】
「但是……但是……」
【月海】
「拜託妳,不要擺出一副這麼悲傷的表情好嗎?」

就這樣橫躺在病床上,月海伸出了一隻手腕。

用手掌輕撫著可兒的臉頰。
【月海】
「一切都是偶然之下發生的。」
【月海】
「並不是任何人的錯。」

如此溫柔的月海,神情我還是頭一次看到。
那讓人感覺到尖銳的眼神、語氣,現在則完全變了個人
似的溫馴著。

『如果現在只有我一個人,情況又會怎樣?』……我突
然想到這個問題。

月海似乎……只有對可兒才能敞開心扉的樣子。
【月海】
「哪……可兒,那個時候的事情,妳還記得嗎?」
【月海】
「拜託可兒去壓著管線的人,是誰呢?」
【可兒】
「那是……」
【月海】
「我啊……」
【月海】
「是我拜託妳的。」
【月海】
「可兒之所以會站在那個地方,是因為遵照我的指示的
關係啊。」
【月海】
「換句話說……是我的錯才對。」
【可兒】
「跟那個沒關係啦!」
【月海】
「嗯,或許吧……或許沒有關係……」
【月海】
「那麼,我之所以飛身推倒可兒,廢材之所以會崩落下
來,也都不是任何人的責任……對嗎?」
【月海】
「所謂事物的因果關係,就是這麼一回事。」
【月海】
「就算再怎麼追究原因,都會無限循環下去……」
【月海】
「原因的原因的原因是什麼? 就算去思考這些事情,
不也沒有意義嗎?」
【月海】
「所以,我說了喔。」
【月海】
「『一切都是偶然下發生的』……」
【可兒】
「…………」
【月海】
「而且……」
【月海】
「我認為我在那個時候,做出了讓犧牲者減到最小的合
理判斷。」
【月海】
「快救可兒。」
【月海】
「然後我也是……到現在還活著……」
【月海】
「所以……這樣不就好了……」
【月海】
「我所說的話,妳懂了嗎?」
可兒稍微思考了一下,不怎麼有自信地點了點頭。
【月海】
「嗯,就算現在不懂也沒關係。」
【月海】
「要理解這種事情,對現在的妳來說還太年輕了。」
【可兒】
「…………」
【月海】
「總之,不要再自責了。」
【月海】
「好啦,不要再一副哭喪著臉喔。」
月海用手指頭輕輕地戳著可兒的臉頰。
【月海】
「好嗎? 知道了嗎?」
【可兒】
「嗯……」
可兒的眉頭緊湊著,同意似地低下了頭。

【武】
「那個……」
抓準目前時機的我,總算勉強把聲音擠出來。

『這不是誰的錯』……雖然月海剛剛才這麼說過,但我
無論如何還是非道歉不可。

因為使廢材崩落的人,是我。
【月海】
「怎麼了?」
月海的表情依然相當平穩。
【武】
「月海……」
『對不起』……就在我正要開口的瞬間!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