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可兒篇.5月3日-交錯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會議室。
我現在正坐在椅子上,嘴裡嚼著三明治塔滋塔。
因為實在是已經吃了太多的塔滋塔三明治了,所以我將
炸塔滋塔改放成夾塔滋塔的麵包,變成了三明治塔滋塔

勉強可以說是一時的應對之策吧。

沙羅坐在我的對面。
沙羅正把蕃茄醬淋滿在一整顆的萵苣上。
邊用著若有若無的小聲音碎碎念著『蔬菜不夠囉,蔬菜
不夠了啦』……

【少年】
「咦? 其他人跑到哪裡去了?」
我提出問題之後,滿嘴是蕃茄醬的沙羅這麼回答著。
【沙羅】
「空在控制室,納秋學姊在警衛室。」
【沙羅】
「我看到武的時候,他自己一個人坐著旋轉海豚玩。」
【沙羅】
「月海則跟之前一樣,行蹤成謎。」
【沙羅】
「大概是把倉庫修好之後,大家都想休息一下吧?」
【少年】
「喔~……」
【少年】
「那麼,沙羅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沙羅】
「沒什麼特別想做的事。」
【沙羅】
「只是拼命地吃著萵苣,然後等著被救出去而已。」
沙羅發出喀滋喀滋極小而清脆的聲音,咀嚼著萵苣的蕊

【少年】
「那麼沙羅,妳剛剛都做了什麼事呢?」
【沙羅】
「看好少年啊。」
【少年】
「看好?」
【沙羅】
「因為昨天晚上把少年送到醫療室的時候,我們說好要
輪流看著少年的。」
【沙羅】
「因為怕你又突然惡化……就是這樣子。」
【沙羅】
「然後,到剛剛為止,正好輪到我來看著你囉。」
【沙羅】
「可是啊……我才稍微沒注意到,少年又消失不見了。

【沙羅】
「『咦? 是跑哪裡去啦?』這麼想著,稍微走到醫療
室外面一看……」
【少年】
「結果我在哭嗎?」
【沙羅】
「就是這樣。」
我吃完三明治塔滋塔之後,從沙羅手上拿著的萵苣撥一
片下來。
然後用食指將沙羅嘴邊的蕃茄醬沾一點下來,塗在萵苣
上面。
【少年】
「那麼,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自言自語著。
【少年】
「一直待在這裡也很無聊啊。」
  
(嗯,到警衛室去看看吧。)
也沒什麼特別理由,只是想說到優那裡,應該是最沒有
問題的才對。
既不能去打擾在控制室工作的空,也不知道月海跑去哪
裡了,武也應該正在玩海豚吧。
沙羅的話……
【沙羅】
「嗯? 你在看什麼啊?」
【少年】
「那個,我稍微去逛逛就回來可以嗎?」
【沙羅】
「嗯,可以呀可以呀。」
【沙羅】
「大家都很擔心少年的情況,讓大家看看也比較好。」
沙羅滿臉是蕃茄醬地說著。

『為什麼不是美乃滋而是蕃茄醬呢?』

雖然心中冒出這個問題,但我還是沒問出來。
我用指尖擦拭著沙羅臉上的蕃茄醬,然後離開了會議室


..........................................................
邊爬上樓梯,邊舔著指尖上的蕃茄醬。
有蕃茄的味道,雖說這是理所當然的……

--理所當然???

我在來LeMU之後,就從來沒有吃過蕃茄啊。

也不是很確定,在來LeMU前是不是有吃過蕃茄。
重點是『吃過蕃茄的記憶』,這個東西已經完全喪失了

然而我卻知道『蕃茄的味道是這個樣子』,而且還有『
蕃茄醬有蕃茄的味道』這種常識。

依照空所說的話,看來我只喪失了有關我自己部分生活
過程的樣子。

生活的經歷都遺忘了……

換句話說,就算沒有『吃過蕃茄的記憶』,卻仍具備著
『蕃茄與蕃茄醬的相關知識』的樣子。

而且,不僅僅是有關蕃茄的知識而已。

我在遇到過去曾經歷過的事件時,一瞬間中……

眼前的景象、現象,耳朵中聽到別人所說的話語,是隸
屬於常識嗎? 還是非常識的部分呢? 我可以做出正
確的判斷。

例如說……我知道天空是深藍色的,也知道雲是潔白色
的,草木的枝葉則是綠色的。

甚至到人工製造的各種電器製品……
……車、電車、腳踏車、道路、橋、高樓大廈、房子、
家具、玩具、衣服、食物、電影、繪畫、音樂、書本…
………這一切我都知道。

人在快樂的時候會笑,悲傷的時候會哭泣,這種人類的
感情我也知道。

甚至,我現在連活著是怎樣的一回事,要怎麼樣才會死
這種事我也知道。

沒有氧氣的話就會死,沒有食物和水的話就會死,在極
端的高溫、低溫之下也會死……

要是攝取了有毒物質也會死,從高處跳下來也會死,心
臟停止了也會死……

大量流失血液會死,腦部功能喪失的話也會死,甚至太
過寂寞的話也會死。

我知道生與死的界線。

常識與非常識……

無意識之間,我對何者為『真』,而何者為『假』,以
思考模式進行著分別。

到底是如何分辨的……?

恐怕是我至今的人生中,已經經歷過很多可以用來判別
事情真相的經驗,然後與之對照判別……

然而……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有件事想不通了。
『鏡子』……

我知道『在鏡中所投射的,就是自己站在鏡前的映像』
,這種事情是常識。

可是,我昨晚卻陷入了混亂狀態。

為什麼……?

當我看到那邊所映照出來的影像時,我直覺地認為『不
對!』。

也就是說……我在那個瞬間做出了『這不是常識中我正
常的姿態! 這是異常的!』這種判斷,就這麼回事。
再說簡單一點。

我在嘗到蕃茄醬的時候,知道那就是蕃茄的味道,而且
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為什麼呢? 因為腦中『蕃茄醬就是這種味道』這種概
念,與實際嘗到的味道是一致的關係。

然而,昨晚卻不是這個樣子。

當我看到鏡中自己的時候,我明確地認為那是別人的臉


為什麼呢? 因為『我的臉長這個樣子』這種概念,與
實際中所看到的臉的影像,是不一致的。

如果我在照鏡子之前,沒有抱持著這種概念的話,大概
就不會陷入那種混亂狀態吧。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作為比較的對象,這算是常識嗎? 
抑或是非常識? 我無法判斷……

只是在鏡中所映照出來的臉,恐怕除了接受之外,也沒
有辦法改變了。

沙羅說的……

【沙羅】
「反過來說,如果想成『唉呀,原來我長的這麼一副德
行啊』,不就可以安心了嗎?」

嗯……或許是這樣子吧。

正因為如此,我才會相當介意。

在照鏡子之前……我確實是抱著『我的臉是長這個樣子
』的想法。


然而,那個想法卻與現實相差甚異。
錯誤的概念,恐怕是虛偽的記憶。

而那個作假的記憶,到底又是在哪裡被灌輸的呢……?

【少年】
「啊……!」

【"少年"】
「你是……誰?」
【"少年"】
「我是……誰?」

我趕緊閉上眼睛,搖搖頭。
再度張開眼睛時,那裡一個人都沒有。

於是我慌慌張張地衝上階梯,急奔向索非亞休德克。

『"我"的臉長得這樣子』

剛剛所出現的幻象,就是『這樣的臉』。
那一瞬間,我陷入了目擊自己姿態的那種錯覺中。

但是,那不一樣。
那個並不是我。
不是我的話……那到底是誰呢?

【少年】
「啊……」
我的頭好痛。

讓思考稍微以緩慢的步調流動著,果然是在某個地方,
我的記憶被抽走了。

是什麼,又是被什麼抽走的,我不知道。

只是強迫自己去思考的時候,腦中有股激烈的痛覺奔馳
著。

(他到底是誰?)

(我到底又是誰?)

再怎麼思考,都歸結不出答案了。

我是……

……放棄吧。

我把腦袋中的開關切向OFF,然後朝向警衛室前進。

..........................................................
可以將心情切換到如此輕鬆的做法,也是目前為止從經
驗中學到的嗎?

或者是,我一生下來就是這種天生怡淡的個性呢?

搞不懂理由,總之,我突然冷靜到連自己都著實驚訝的
程度。

我進入了警衛室中。
優正坐在椅子上喝著咖啡。
【少年】
「妳在這裡做什麼?」
我在優的身旁彎下腰,詢問著。
【優】
「查東西,這樣子而已。」
【少年】
「查東西?」
【優】
「我記得我之前有說過吧? 我來LeMU打工……」
【優】
「是為了著手尋找下落不明的父親。」
【優】
「看看17年前就失蹤的父親,有沒有遺留下什麼線索
,所以我才來LeMU的。」
我確實記得這番話。
【少年】
「最後目擊到優的父親的地方,就在這個LeMU對吧
?」
【少年】
「啊! 難道說,優在調查的東西……」
【優】
「沒錯……」
優點點頭,用雙手拿著咖啡杯。
【優】
「找找看有沒有跟我父親有關的情報。」
【少年】
「…………」
【優】
「距今17年前……」
【優】
「這個地方好像發生了某件重大意外。」
【少年】
「意外?」
【優】
「嗯,雖然我知道的還不是很清楚……」
【優】
「無論如何,就算調查當時的新聞,也幾乎都不知道。

【少年】
「什麼意思?」
【優】
「意外的原因,具體的被害情況、之後的事件報導……
不論哪一項,都寫的相當曖昧……」
【優】
「看來……就算是大眾媒體,對事件的真相也不是很清
楚。」
【優】
「應該是背後有某種龐大的力量,將消息壓了下來。」
【少年】
「喔……原來如此……」
【優】
「17年前,被謎團所包圍的事件。」
【優】
「在17年前,下落不明的父親。」
【優】
「然後父親在事件發生之前,一直待在這裡工作。」
【優】
「從這些跡象,可以推測得知……」
【少年】
「那個意外,與優的父親的失蹤有著什麼關連是嗎?」
【優】
「就是這樣。」
【優】
「這個地方……雷米應該會有有關我父親的什麼線索才
對……正因為這麼想,所以我才來這裡。」
【優】
「但是真的在這裡工作之後,卻完全沒有時間去收集資
料……」
【優】
「甚至,連想接近雷米的資料庫都很難。」
【優】
「唉,雖然說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啦,是我的想法太天真
了。」
優往後仰,將整個背靠在椅子上。
然後一直盯著天花板。
【優】
「但是……終於給我逮到這個機會了。」
【少年】
「機會……」
【少年】
「難道說……是這個事件?」
【優】
「沒錯」
【優】
「我啊,可以像現在這樣直接接觸著雷米。」
【優】
「不都是因為發生這場意外,我才能正大光明的執行目
標嗎?」
【少年】
「…………」
【優】
「唉,不過也多虧這件事情,搞的現在連生命都有危險
了。」
優聳聳肩膀,吐了吐舌頭。
【少年】
「那麼,實際調查之後,有什麼新發現嗎?」
【優】
「這個啊……就有一點讓人困擾了。」

喀答喀答喀答……
邊這麼說著,優開始喀答喀答地操作著鍵盤。
在牆壁上的其中一個螢幕,從監視器畫面切換為電腦的
桌面系統。
畫面的左上方,顯示著雷米系統正在運作的2隻海豚圖
示。
在正中央的地方出現了一個視窗。
優邊看著畫面邊開始進行說明。
【優】
「這個就是為了連結網路連線所開啟的認證畫面。」
【優】
「系統可以判定想要連結網路的使用者,是否取得許可
的畫面。」
【優】
「而我呢,就由這裡開始進行登錄雷米的C級資料庫-
-其中的機密情報。」
【優】
「但是,這麼重要的資料誰都可以閱讀的話,不就糟糕
了嗎?」
【少年】
「嗯……」
【優】
「所以電腦才會問『想看資料的你是誰?』。」
優邊說著,就將滑鼠游標在視窗中寫著『Name』的
輸入欄位繞著圈圈。
裡面寫著『YUKIE TANAKA』。
【優】
「當然,用我的名字是不可能登錄進去的,所以才要像
這樣假冒某個人的身分進去。」
【優】
「但是像這種簡單的手法,不論是誰都可以想的到。」
【少年】
「對啊」
【優】
「所以說……製作這個程式的人又不是笨蛋,為了防止
這種事情發生,一定會使用確認是否為本人的方法。」
【優】
「『如果你真的是<田中雪江>的話,就告訴我妳的密
碼吧。』」

--密碼???

當聽到這個名詞的時候,不知為何胸中有股異樣感。

喀答喀答喀答……
優之後就不再進行其他解說,開始默默地敲著鍵盤。
隨著鍵盤的操作聲,密碼的輸入欄位出現了一排文字。
喀答喀答喀答……
『********』

喀答!
輸入完畢後,按下了Enter鍵。
嗶----!

『無法登入/名稱或是密碼有錯誤』
優馬上輸入另一排文字列代換掉。

喀答喀答喀答……
『********』

喀答!
嗶----!

『無法登入/名稱或是密碼有錯誤』
喀答喀答喀答……

【少年】
「那個,優?」
我邊看著優如同舞蹈般揮動著的手指,邊問了問題。
【優】
「怎麼了?」
【少年】
「我想應該不用問也知道啦……」
【少年】
「優現在在煩惱的……是不是不知道密碼,對不對?」
【優】
「嗯……」
下個瞬間……從我的口中喊出了驚人的話語!
【少年】
「在海月的虛空中,縱身飛過秋涼的時鳥。」
邊聽著從我嘴巴所說出的話,我開始懷疑起我的耳朵。
例如說,咳嗽或是打噴嚏這種生理現象發作時,總有一
種不可抗力在暗中作梗。
剛剛我所說出來的話,就有點類似這種自發性生理現象

遠在思考之前,我就被衝動驅使著振動聲帶。

【優】
「……………………………………………」

優的手指是停止的,呼吸也是停止的,她現在已經完全
陷入了一種凍結狀態。
側眼看著這樣子的優,我只好想辦法掩飾我的發作行為

我看到控制儀上有放著一張紙,就隨手拿了過來。

【少年】
「妳看,這不是清楚寫著嗎……」

【少年】
「『在海月的虛空中,縱身飛過秋涼的時鳥』……」

【少年】
「妳不覺得……搞不好這個就是密碼嗎?」

【優】
「借、借我一下!」
優突然跳了起來,從我手中將紙條搶去。
【少年】
「妳把紙條擱著,試著從旁邊看看。」
【少年】
「這麼做的話,我想應該就會了解了。」

我的嘴巴裡接二連三地蹦出與我的意志不相干的話語。

驚恐的優……就遵照我的指示,從紙張的側面看著。

【優】
「真、真的耶~~!」
【優】
「好厲害……! 少年,幹的好!」
優拉著我的手又蹦又跳的。
……然而還不只這樣,進一步將我拉近,緊緊地擁抱住

噗啾-----!!!
我的臉被壓向優的胸口。
我完全被那形狀給緊緊包圍住,也因此……幾乎無法呼
吸。

【少年】
「咕……咕咕…………」
如此危及的我,卻在她的雙丘間幾乎升天了。

【優】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終於將我放開來的優。
在一旁興奮地蹦蹦跳著。
(還好……能讓她高興。)
看到這樣子的優,我心中的驚恐和疑問,都在瞬間煙飛
雲散了。
胸口的疑問與隔閡,也漸漸地遺忘。
【優】
「對喔,從正上方看的話就看不到了啊。」
【優】
「但如果從側面看的話……呵呵呵呵,原來如此。」

【優】
「『在海月的虛空中,縱身飛過秋涼的時鳥』」

【優】
「好! 那麼,就趕快試試看吧!」
優手舞足蹈地奔向鍵盤。

然而……
喀答喀答喀答……
【優】
「海月的虛空中,飛過秋涼的候鳥……」

喀答!
嗶------!
『無法登入/名稱或是密碼有錯誤』
就是這樣,還是無法進入C級。

於是,突然地----!
嗶------!

【優】
「咦、咦耶……?」
畫面突然瞬間變黑。
【少年】
「什麼?」
【優】
「我也不太清楚,但似乎是從認證畫面被強制踢出的樣
子……」
過了一會,又回到原來的畫面了。
優操作著鍵盤,再次呼叫出認證畫面。

喀答喀答喀答……
喀答!
嗶------!
『無法登入/現在不能使用這個名字登入』

【優】
「咦咦! 這是什麼啊!?」

再度重複著相同的步驟。
嗶------!
然而,結果卻是一樣的。
【少年】
「這是怎麼回事?」
【優】
「看來似乎是因為輸入錯誤密碼太多次,所以啟動了防
盜程式。」
【優】
「也就是說,雷米已經將母親的名字完全剔除了。」
【少年】
「那麼……」
【優】
「沒錯,看來只有暫時放棄囉,唉………」
【少年】
「…………」

雖然如此……
為什麼我會知道優的母親的密碼這種東西呢?

優因為陷入了無比的興奮狀態,對這件事情完全不抱任
何疑問。
竟然會知道本來不會知道的事情……

首先,我對這句俳句中所指的意思,完全搞不懂……
這17個文字中,到底包含著什麼意義呢?
問題怎麼想都想不完。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