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優篇.5月3日-預知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跑出房間的優向西走……
爬上避難通道……
然後直接衝過螺旋樓梯……
終於……一路追著她的我,抵達的地方是……
……這裡是中央控制室。
衝進房間的優跟我。
空就在那裡。
她坐在操作儀前,像是在瞑想般,靜靜地閉上眼睛。
房間中的電腦LED,像是在呼應一樣,閃爍著明滅。
可是一發現我們進來了,空張開眼睛微笑著。
【空】
「怎麼了? 田中? 還有少年……」
【優】
「呵呵……我找到逃脫的方法了!」
劇烈地喘息著,優大喊。
【空】
「逃脫的方法?」
【少年】
「真,真的嗎? 優?」
【優】
「嗯……啊……呵呵呵……」
【優】
「呵呵呵呵呵呵…………咳喔咳喔……咳!」
【少年】
「沒,沒事吧……?」
【優】
「沒,沒事的……呵呵呵啊……休息一下……就會好了
…………」
【優】
「吸,呼……吸,呼…………」
優壓著胸口大口深呼吸,調整著氣息。
然後……
【優】
「嗯……空? 我們無法從這裡脫困的原因是什麼?」
【少年】
「笨蛋,優妳……當然是因為LeMU裡進水了啊。」
【優】
「好啦,你閉嘴!」
【少年】
「…………」
【優】
「空回答」
【空】
「就像少年說的那樣,上次的大進水是原因。」
【空】
「也因為這樣,能夠爬到地上──因塞爾‧奴爾島的緊
急階梯,還有電梯都完全浸水了。」
【空】
「也就是說……逃脫路徑全被封閉了。」
【優】
「OK,也就是說……只要對填滿LeMU的浸水做一
些處理,我們就能脫困了吧?」
【空】
「是的,可是……館內只有僅存幾個沒故障的幫浦,來
不及排水……」
【優】
「沒問題」
優在這裡制止了空的說話。
【優】
「如果沒記錯,地上的浮島有高壓送風機吧?」
【少年】
「高壓送風機?」
【優】
「為了提高館內的氣壓,從地上送進高壓混合氣體的裝
置。」
【空】
「是的,妳說得對。」
【優】
「所以,只要可以啟動那個高壓送風機,將高壓氣體送
進內部的話,就能藉由壓力排水了吧?」
【少年】
「???」
【優】
「如果在沉入水中的吸管中吹氣,裡頭的水就會從吸管
排出對吧?」
【少年】
「原來如此……」
【空】
「理論上是可能的」
【優】
「對吧! 我就說吧!」
【空】
「不過,這也是我一開始就思考過的方法之一。」
【優】
「咦……?」
【空】
「也就是,很遺憾地……這是不可能的。」
【優】
「為什麼?」
【空】
「送風機無法從這裡啟動。」
【空】
「就像電梯無法運作是一樣的理由,原因不明。」
【優】
「………………」
【空】
「真的很抱歉」
【優】
「………………………………」
沮喪垂下肩膀的優。
【少年】
「優……」
我輕輕撫著優的背膀,她轉身面對我,無力地微笑著。
【優】
「呀哈哈……氣死了,我還以為我想到好點子了。」
【優】
「再從頭開始想吧」
可是她的這句話幾乎讓人感受不到任何士氣。
【優】
「嗯? 嗯嗯??」
優在這個時候,終於才發現衣服上的咖啡漬。
【優】
「呀~嗯……這是什麼啊……都染過去了~~!」
【空】
「更衣室旁有洗衣機,在那裡清洗應該沒問題?」
【空】
「幸好有衣服可以換」
【優】
「嗯,是啊……」
優抓起上衣的黑色污漬湊向鼻尖。
【優】
「嗅嗅……」
【優】
「嗚嗚~~~都是砂糖的噁心味道~……」
(不是咖啡的味道嗎!?)
……不過,我還是緊急煞住了這句話。

.............................................
……日期改變了。
在那之後,優說要換衣服,所以上二樓去了。
空返回工作。
沙羅……應該在增減壓室裡睡覺吧。
武在休憩空間喝醉酒了吧。
月海也沒回來,不知道去哪裡了……

我現在在會議室。
桌子的中央,顯示著LeMU的立體影像。
看著它,我正在思考著,想想一些有的沒的脫困方法。
現在一個都想不出來。
以我現有的知識,一下子就斷了思考,根本無法產生結
論。
可是,我並不打算放棄。
就算只是渺小無用的主意,我也要想出來……
無論如何,我都要幫上優的忙。
門打開了,有人進來。
一回頭……那是……
她換上了之前的制服。

【優】
「怎麼在這裡啊? 我在找你呢……」
優的領結飄晃著,她向我走來。
【少年】
「衣服沒乾?」
【優】
「嗯……烘衣機壞了。」
【優】
「就先暫時穿這件衣服吧。」
【少年】
「呼嗯……」
【優】
「嗯……你顯示LeMU的影像要做什麼?」
【少年】
「嗯……有點事。」
【優】
「難不成在想逃脫的方法?」
【少年】
「因為我很閒。」
說謊。
實在是不好意思說出真正的想法。
【優】
「呼嗯……」
【少年】
「對了,妳不睡嗎?」
【優】
「咖啡喝太多了,所以睡不著……」
【優】
「而且,還想要思考很多事情……」
【少年】
「是喔……我也是。」
【優】
「咖啡? 思考?」
【少年】
「兩者都有」
【優】
「是喔……真是奇遇啊。」
優面帶苦笑說著。
【優】
「要不要陪我啊?」
【少年】
「去別的地方?」
【優】
「嗯……是一個很適合思考的地方喔。」
【少年】
「哪裡?」
【優】
「跟第3視點有關的地方。」

.................................................
──第3視點。
打開第3隻眼,開啟真智慧,就能通曉萬物。
古老的力量,最高的睿智,超越人類的證明。
優帶我來的地方……
那就是……
【優】
「嗯……進來吧。」
幽暗的蛋型空間漂浮在其中,優走進了往上延伸的石造
入口。
【少年】
「在那之前,問妳一個問題。」
【優】
「嗯? 請說?」
【少年】
「為什麼雷姆利亞遺跡與第3視點有關?」
【優】
「啊,這件事啊……」
【優】
「那個是騙人的……」
【少年】
「啊?」
【優】
「其實根本沒關係。」
【優】
「沒意義」
【優】
「我只是想到這樣說……少年一定會來。」
【少年】
「…………」
【優】
「我沒辦法一個人思考分析,所以想要有人陪我……」
【少年】
「…………」
【優】
「生氣了?」
【少年】
「嗚嗯……沒啊。」
【少年】
「只是覺得這麼沒有條理、非理論的想法,一點都不像
優妳……」
【優】
「是喔?」
【少年】
「嗯……」
【優】
「不過,也許真的有關係……」
優看著遺跡的方向。
【優】
「媽媽假裝調查雷姆利亞大陸,其實是在進行自己的研
究,我應該說過這件事情吧?」
【優】
「媽媽說,第3視點與雷姆利亞有著密不可分的關連。

【優】
「為什麼? 你知道嗎?」
【少年】
「因為需要『以雷姆利亞調查為基礎的第3視點研究』
這樣冠冕堂皇的名義?」
【優】
「是的,所以媽媽就把事情誇大……」
『根據某學說,雷姆利亞人的體格類似大猩猩,擁有四
公尺左右的身高……』
『褐色皮膚、無雌雄之分卵胎生、藉由傳心術溝通意志
。』
『而且……後頭杓有著第3隻眼。』
『傳心術、第3隻眼……這就等於『第3視點』。』
『假設脊椎動物的祖先曾經是3眼體質的生物……』
『或者古代人──特別是雷姆利亞人種,能夠像呼吸一
樣自然地使用某些能力。』
『由以上可推測……』
【優】
「『第3視點的根源……就在雷姆利亞』。」
【優】
「雖然都已經這樣寫成論文了。」
【優】
「但其實這一點關係都沒有。」
【少年】
「有關第3視點,可以多告訴我一些嗎?」
【優】
「抱歉,那個下次再談吧。」
【優】
「因為現在我不想說這個。」

我與優穿進入口,進入遺跡中。
裡頭比外面更暗,通道像迷宮一樣延伸組合。
淡淡的照明,將四周照得青白,給人無限幻想。
有時候,深海魚類的虛擬影像會穿過眼前視線。
遺跡內也有海水入侵,更加重了表演效果,沉在海底的
古代遺跡……這個印象更被加深了。
………………
不知道走了多久。
我們終於到了一個稍微開闊、類似大廳的場所。
天花板很高。
周圍豎立著──好像被稱為方尖塔的石柱,其中幾根已
經斷裂倒塌。
仔細一看,牆壁上刻畫著模仿某些東西的浮雕。
我出神地看著那些雕刻,優則是走近倒塌的方尖塔,抱
著膝蓋坐在上面。
【優】
「這個區域呢……叫做『太陽神殿』。」
【少年】
「太陽?」
邊念著,看到了浮雕中有著日輪模樣的刻印。
【優】
「雷姆利亞大陸的正確所在地,一直是眾說紛紜,從來
沒有被證實過。」
【優】
「可是……幾乎都認為它位在赤道下的熱帶雨林地帶,
這是大致上的共通點。」
類似工作人員一樣地……(不,其實她真的是工作人員
)開始解說的優。
【優】
「就從這一點,包括我還有其他LeMU研究人員,便
假設一個『雷姆利亞人民是否崇拜太陽?』之類的……

優聳聳肩膀……
【優】
「所以才製作出這樣的神殿。」
【少年】
「呼嗯……原來如此。」
我點著頭,在優身邊坐下。
【優】
「明明就沉在海底,卻還弄個太陽什麼的……不覺得很
諷刺嗎?」
【少年】
「…………」
沉在海底──這是指大陸嗎?
還是……我們?
【優】
「你想到了什麼?」
【少年】
「咦? 什麼?」
【優】
「逃生方法啊……」
【少年】
「啊啊……」
我左右搖晃著頭。
【優】
「是喔……果然……」
【優】
「已經想不出其他方法了。」
【優】
「要是能啟動高壓力送風機的話……」
【少年】
「…………」
【優】
「嗯? 我稍微想了一下……」
【優】
「我們會不會被什麼人騙了?」
【少年】
「咦? 什麼意思?」

【月海】
「你根本就是……被利用了,被那些傢伙……」
月海的話在我腦中浮現。

【優】
「也就是說,這次的事件不只是單純的意外。」
【優】
「是有人故意將我們關在這裡的。」
【少年】
「…………」
【優】
「……也只能這樣想了。」
【優】
「因為不自然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優】
「美乃的朋友、倉成的朋友、還有我的同事,應該都知
道我們被困在這裡啊?」
【優】
「可是……為什麼沒有人來?」
【優】
「就算因為一些原因不能進來,從外面敲敲窗子也行啊
!」
【優】
「而且,明明有電力,卻只有通訊線路線被截斷……」
【優】
「事故前的警報、停電,也是原因不明……」
【優】
「無法啟動高壓力送風機的原因,我還是不明白。」
【優】
「這一切的一切,簡直就像故意將我們困在這裡。」
【少年】
「……………………」

我什麼都沒回答。
因為……我也是這麼想。
老實說,我甚至感覺就是這麼一回事。
無法明白乾脆地確定,不,應該說是沒有自覺的原因,
或許是因為一味的逃避現實。
悄悄地,看著優的側臉。

她抓著膝蓋骨,無所依託的視線落在水面上。
唇色發青,不只是因為照明。
一直都比任何人還開朗的她。
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她。
卻不知為何,現在看來如此渺小、無助。
不管再怎麼偽裝堅強,優畢竟是女孩子。
事故發生已經第三天……精神上,可以說是一種折磨。
春天的太陽被深海的黑闇吞沒,消失了光輝。
(不能消失,我一定要幫她……)
我打從內心這麼想著。

【優】
「喂? 我們會得救吧?」
【優】
「少年不是看得到未來?」
【優】
「前途會如何呢……占卜一下吧。」
【少年】
「一定會得救的。」
【優】
「這是預知? 還是希望的寄託?」
【少年】
「那當然……」

『是預知!』──原本想這麼說。
根本不能預知。
可是不能跟優說謊。
我思考著。
第3視點。
第3隻眼。
真的智慧。
通曉萬物,全能的力量。
使消失的光芒再次綻放的力量。
──如果我有這個的話!
可是,當然不可能。

【少年】
「不是預知……也不是希望。」
至少……
【少年】
「約定」
【優】
「約定?」
【少年】
「嗯……約好了。」

至少……我祈求。
我願那光輝千萬不要消失。
我願我們能保護優──所以。
我伸出右手的小拇指。
優也靠近右手……可是,忽然停下手。

【優】
「要是……沒有遵守呢?」
【少年】
「不會的,我絕對會保護妳。」
【優】
「絕對? 不會有1%的失敗?」
【少年】
「連0.00000000000000001%的失
敗都沒有。」
【優】
「…………」
優輕輕地勾上小指。
【優】
「從來沒聽過這麼自信的約定……」
互勾著小指頭……
【優】
「不過……沒辦法啦,就答應你吧。」
──勾著了!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