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優篇.5月3日-預知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突如其來,一個低沉的金屬聲音響起。
停滯凝重的鈍音。
【武】
「什,什麼!?」
【月海】
「有點……在搖晃!」
因為突來的異常動態,兩個人忘了吵架,而注意起四周

【武】
「喂,少年……現在這個是什麼?」
【少年】
「嗯……我也不知道……」
【武】
「難道跟剛剛你的『不好預感』有什麼關係?」
我搖著頭。
【少年】
「不知道,問空就知道了吧……」
【空】
「叫我嗎?」
忽然……從空中出現的空,身影從我們眼前落下。
【沙羅】
「啊,空!」
【武】
「喔喔……空去哪裡了啊?」
【空】
「不好意思,睡過頭了。」
空有些不好意思地支吾著。
【武】
「睡過頭? 可是妳……」
【武】
「……算了,先不管這個。」
【少年】
「嗯……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有個奇怪的聲音。」
【空】
「支撐樓層的部分轉軸發生了扭曲。」
【少年】
「可是昨天沒有任何預兆……」
【空】
「是的,事先沒有計算到這個,應該是海水亂流的關係
。」
【武】
「有多嚴重?」
【空】
「我想應該在誤差範圍內……不,請等一下。」
【空】
「索非亞休德克的倉庫裡,壓力控制用的管線發生了異
狀。」
【武】
「壓力控制的管線?」
【空】
「分佈在LeMU多重隔牆──進行內部壓力調整的管
子。」
【空】
「萬一有破損的話,以我的力量是無法修復的。」
【空】
「因為異狀輕微,應該不要緊……不過,還是去確認一
下倉庫狀況會比較好,能夠麻煩你們嗎?」
【武】
「啊,交給我吧。」
武馬上點著頭。
【月海】
「……真是沒辦法。」
【少年】
「咦?」
我幾乎聽不到月海在嘀咕什麼,然後……
【月海】
「我也一起去」
令人意外地,她竟然主動報名。
【武】
「月海……」
【月海】
「怎麼樣? 你不服氣我去嗎?」
【武】
「不……不是這個意思……」
【月海】
「別誤會,正事歸正事,我們暫時休戰吧。」
【月海】
「要修理的話,會需要工具之類的吧? 我知道很多技
巧。」
【武】
「是嗎……我知道了,麻煩妳。」
【沙羅】
「我也去幫忙」
【武】
「OK,那沙羅也一起來吧。」
【武】
「咦? 那優怎麼辦? 她還沒回來呀?」
【少年】
「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剛剛的晃動?」
【空】
「嗯……應該不會不知道的……」
【少年】
「知道她在哪裡嗎?」
【空】
「抱歉,很不巧地,現在有一部份的偵測器發生故障,
無法檢查館內全部區域。」
(優……怎麼了呢?)
【沙羅】
「嗯……少年? 能幫我去找學姐嗎?」
【少年】
「咦? 我?」
【沙羅】
「嗯……我有點擔心。」
【少年】
「…………」
說到擔心,只有沙羅她們一行人可以嗎。
畢竟他們人手並不多……
【少年】
「武,你們去吧,我去找優。」
【武】
「好,少年……那就拜託了。」
【空】
「如果發生什麼事,請用雷米呼叫我。」
【少年】
「知道了,走了!!」

...............................................
我踏著水花奔馳在通道上。
【少年】
「優--!」
【少年】
「喔--咿! 優--!!」
奇怪……難道她不在這個樓層。
就在這個時候,耳上的聲音變換機中傳來空的聲音。
【空】
「少年……是我,空。」
【空】
「我知道田中的所在位置了,當然……她沒事。」
【少年】
「咦? 在哪裡?」
【空】
「索非亞休德克的警備室」
【少年】
「警備室? 為什麼她會去那裡?」
【空】
「這我也不清楚,是田中主動跟我連絡的。」
【少年】
「知道了,那麼我也去倉庫了。」
【空】
「不,沒有必要了……」
【少年】
「為什麼?」
【空】
「剛剛調查過,幸好沒有太大的損害。」
另外,空還補充『作業人手已經足夠』的說明。
【空】
「對了,麻煩你去田中那裡吧?」
【少年】
「去優那裡?」
【空】
「是的,那個……她的樣子有點奇怪。」
【少年】
「奇怪?」
【空】
「我無法判斷……只是有這樣的感覺。」
【空】
「所以……我想有人去看看她的狀況會比較好。」
【少年】
「比起我……空應該比較適合吧?」
即使我知道她有一些異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空】
「很抱歉,不巧地……我現在不得不前往控制室。」
【少年】
「控制室? 還有什麼事情嗎?」
【空】
「這個……不是,只是要去處理雷米的維修……」
【少年】
「呼嗯」
【空】
「手續相當繁瑣……所以,我能拜託你嗎?」
【少年】
「好啊……反正我也沒別的事情可做。」
【空】
「…………」
【少年】
「我知道優的事情了,她在警備室嗎?」
【空】
「是的,那麼麻煩你了……」

..................................................
我從緊急階梯上到二樓。
警備室前──我從門旁的對講機呼叫在室內的優。
【少年】
「優? 是我……可以進去嗎?」
【優】
「咦!? 少年……?」
過了好一會,門才由裡頭打開。
【優】
「怎麼了? 為什麼你一個人在這裡?」
隱藏不住訝異的優……
的確,說她奇怪是有一點奇怪。
【少年】
「空要我來的」
【優】
「空?」
【少年】
「嗯……這個……這個……」
【少年】
「她說……妳的樣子有點奇怪,要我來看看妳……」
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我只好照實說。
【優】
「………………」
【少年】
「難道是我多管閒事?」
結果,優像是覺悟似地放鬆肩膀嘆息著。
【優】
「唉……已經沒辦法了……」
【優】
「仔細想想,空什麼事情都很清楚。」
【少年】
「…………」
【優】
「來吧……別站在這裡,進來吧……」
【少年】
「啊……嗯嗯……」
【優】
「你也喝咖啡吧?」

跟著優進入房間。
香醇的咖啡香。
放置在房間一角的舊式虹吸壺中,咕嚕咕嚕地沸騰著黑
色的液體。
優叫我坐下。
她則走向虹吸壺準備倒咖啡。
【少年】
「妳在這裡做什麼?」
我邊倚靠著椅背坐進椅子裡,一邊詢問著優。
【優】
「調查啊」
【少年】
「調查?」
倒著咖啡的她,手邊飄起灰茫茫的蒸氣。
【少年】
「那事情必須瞞著大家嗎?」
些許質詢的口氣。
如果真的隱瞞了一些事情,我也許會生氣吧。
【優】
「來……請喝。」
拿著兩個白色咖啡杯,她轉過身來。
將一個遞給我。
【優】
「小心燙」
【少年】
「謝,謝謝……」
白色的容器、白茫的蒸氣,只有液體是黑的。
杯子的表面上印著LeMU的標誌。
【優】
「嗯……嗚……該從哪裡說起……」
優在我身旁坐下,喝了一口咖啡……
終於,開始慢慢說了。
【優】
「我之前說過吧? 我在LeMU打工的原因……」
【優】
「是為了尋找失蹤爸爸的線索」
我點著頭。
【優】
「我為了尋找17年前失蹤的爸爸,才來LeMU工作
。」
【少年】
「最後見到妳爸爸的時候,就在這個LeMU裡嗎?」
【少年】
「啊! 難道優在調查的是……」
【優】
「是的……」
優點著頭,雙手換拿著杯子。
【優】
「有關爸爸的資料」
【少年】
「…………」

【優】
「距今的17年前……」
【優】
「這裡曾經發生過重大意外」

【少年】
「意外?」
【優】
「嗯……我也不太清楚。」
【優】
「就算調查當時的新聞,也幾乎無法得知什麼消息。」
【少年】
「什麼意思?」
【優】
「意外的原因、具體的損害狀況、之後的事件過程……
全部都是曖昧的報導內容……」
【優】
「看來……當時媒體根本也不清楚詳細情況。」
【優】
「應該是某個強力的幕後黑手壓住了新聞。」
【少年】
「唉嗯……原來是這樣……」
【優】
「17年前,一團謎霧的意外事故。」
【優】
「17年前,行蹤成謎的爸爸。」
【優】
「因為爸爸一直工作到意外發生前。」
【優】
「如果根據這些事情來推測……」
【少年】
「這個意外跟優爸爸的失蹤,會不會有什麼關連?」
【優】
「就是這樣」
【優】
「雷米裡……應該還有爸爸遺留下來的資料……我是這
樣想的,所以才來這裡工作。」
【優】
「可是……開始工作後,根本沒有時間調查……」
【優】
「而且,我根本無法接近雷米的資料庫。」
【優】
「嗯……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倚靠著背膀,躺進椅子裡的優。
靜靜地看著天花板。
【優】
「可是……可是呢……機會終於來了。」
【少年】
「機會……」
【少年】
「難道……是說這個意外?」
【優】
「是的」
優將杯子放在操作儀旁邊。
【優】
「就這樣,我現在可以使用雷米了。」
【優】
「多虧了這次意外,我終於能夠接近這個目標。」
【少年】
「………………」
【優】
「嗯……不過這機會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才換來的。」
優開玩笑似的聳聳肩。
【少年】
「我再問一次,這件事妳隱瞞著我們吧?」
【優】
「當然」
【優】
「雖然我是工作人員,但也只是個沒有任何權限的工讀
生……」
【優】
「這樣的人想趁著混亂趁機接觸LeMU的機密……」
【優】
「一般說來,這種人……」
【少年】
「火場小偷?」
【優】
「沒錯,這可是情報竊盜罪之類的重大犯罪。」
【優】
「可是我也沒有故意隱瞞」
【優】
「畢竟,空也非常清楚我接觸了雷米。」
【少年】
「如果妳直接跟我們說……我們都會諒解的。」
【優】
「嗚嗯……怎麼說呢……」
優邊說著,邊將咖啡拿靠嘴邊。
我也喝了一口咖啡。
說不出的濃、說不出的苦。
【少年】
「那麼……實際調查之後,知道些什麼了嗎?」
【優】
「這個……有點困難。」

喀噠喀噠喀噠喀噠……
說著,優開始喀喀地操作起鍵盤。
掛在牆上的螢幕,從監視器的畫面切換成電腦桌面。
接近中央位置,開啟著一個視窗。
優邊看著這個畫面,一邊開始說明。
【優】
「這個……是連結網路的認證畫面。」
【少年】
「認證畫面?」
【優】
「想要連結上伺服器,系統會判定是否許可的畫面。」
【少年】
「呼……嗯……」
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優】
「我現在要準備進入雷米資料庫的C級──也就是機密
情報。」
【優】
「如果隨隨便便,任何人都能看到這麼重要的資料,不
就很危險?」
【少年】
「嗯」
【優】
「所以電腦才要詢問『想要看資料的人是誰?』」
優邊說著,邊用滑鼠游標圈在視窗中央的『Name』
輸入欄位。
那裡寫著『YUKIE TANAKA』。
【優】
「當然……輸入我的名字絕對無法進入,所以必須偽造
一個可以進入的人名。」
【優】
「可是我一直苦思……到底應該選誰?」
【少年】
「是啊」
【優】
「當然……製作這個系統的人並不是笨蛋,為了防止這
樣的入侵,一定會有方法來確認是否為本人。」
【優】
「『如果您是<田中雪江>,請說出密碼』」
畫面浮標圈在名字欄的下方,名為『Password
』的欄位。
那裡還是空白的。
【少年】
「那麼密碼呢?」
【優】
「我現在正在想」
【少年】
「咦? 妳不知道嗎?」
【優】
「不知道」
【少年】
「那妳都還沒調查?」
【優】
「與其說還沒調查……倒不如說沒辦法調查……」
【少年】
「也就是『困住了』……」
【優】
「嗯……沒錯。」
優邊點頭,深深嘆了口氣。
………………

..............................................
喀噠喀噠喀噠……
休息一會後,優再一次面對畫面開始敲起鍵盤。
我無能為力,只能靜靜看著畫面跟優。
隨著優的操作,密碼的輸入欄中列出一排文字。
喀噠喀噠喀噠……
『********』
為了不讓第三者看到輸入的文字,畫面上以『*』顯示

嘎答!
優輸入之後,按下Enter鍵。
嗶---!
『無法進入/名稱或密碼錯誤』
然後優繼續輸入別的文字。
喀噠喀噠喀噠……
『********』
嘎答!
嗶----!
『無法進入/名稱或密碼錯誤』
喀噠喀噠喀噠……

【少年】
「嗯……優?」
【優】
「什麼?」
【少年】
「雖然這個問題很無聊,不過……『田中雪江』是誰?

【少年】
「姓氏跟你一樣,是妳的親戚嗎?」
【優】
「是我的媽媽」
【少年】
「妳媽媽在這裡工作過?」
【優】
「『正』在工作,是現在進行式……」
【少年】
「嗯? 優的媽媽不是研究考古學嗎?」
【少年】
「我記得妳昨天是這麼說的」
【優】
「嗯……然後呢?」
優邊回答,一邊繼續跟電腦搏鬥著。
【少年】
「考古學跟主題樂園沒有任何關係吧?」
【優】
「我也這麼想」
【優】
「可是,比起預算不多的大學研究室,LeMU的待遇
可是好多了吧?」
【少年】
「LeMU也在進行考古學研究?」
【優】
「好像只是『裝』研究的樣子」
【少年】
「?」
【優】
「好像正在調查雷姆利亞大陸遺跡」
【優】
「20世紀末的時候,在沖繩附近發現了海底遺跡。」
【優】
「拉比利製藥提出『這個海底遺跡就是雷姆利亞存在的
證明』之類的說法,後來就像真的事實一般自然地流傳
開來。」
【優】
「投入了相當龐大的資金在海底遺跡的挖掘調查計畫上
。」
【優】
「雖然我不知道它的目的是什麼」
【少年】
「優的媽媽加入了這個計畫?」
【優】
「詳細情形我並不清楚……好像是吧……」
【優】
「可是……我想那一定只是『假裝』的。」
【優】
「表面上照拿薪水,實際上是在做別的研究。」
【少年】
「別的?」
【優】
「昨天不也告訴你了?」
【優】
「『第三視點』的古老概念」
【少年】
「壞媽媽」
【優】
「是壞媽媽啊……」
【優】
「可是,我也不是不懂。」
【優】
「挖掘海底遺跡,是不可能發現雷姆利亞大陸遺跡的。

【優】
「大家都知道那是個不毛之地」
【優】
「拉比利製藥的高層一定也知道」
【優】
「即使這樣,還是得裝出研究的樣子。」
【少年】
「為什麼? 我覺得這實在很沒意義……」
【優】
「嗯~既然是企業的考量,一定跟賺錢有關吧?」
【優】
「反正這種事我們也不會懂,也不想知道……」
喀噠喀噠喀噠……
【少年】
「啊,對喔……我想起之前好像問過妳了……」
【少年】
「優的媽媽所研究的『第3隻眼』是什麼?」
【優】
「嗯……簡單的說……」
【優】
「『n次元上的全體像,只有從n+1次元俯瞰才能明
白』」
【少年】
「啊……啊啊??」
完全聽不懂。
嗯嗚……那個倒底是什麼?
【優】
「也就是說,我們藉由得到4次元的視覺就可以知曉這
個世界的全貌。」
【少年】
「?????」
我還是不懂。
【優】
「就像『第三隻眼』被開啟一樣」
此時,優暫時停下來,嘎啦地扭動著脖子。
她伸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少年】
「難道是昨天說的那些事?」
【少年】
「人類的退化器官……嗯呃呃……該怎麼說……」
【優】
「不對,不對,不是那個。」
【優】
「這裡所指的『第三隻眼』,就是指超能力之類的力量
。」
【優】
「譬如說……」
【優】
「印度教濕婆神額頭上的『第三隻眼』……對瑜珈來說
,就是指眉間的輪穴(CHAKRA)『Ajana 
Chakra』……」
【優】
「道教裡,就是指『丹光法』……在密教,則是弘法大
師在室戶岬修行時說的『虛空藏菩薩求聞持法』……」
【優】
「西藏密教等……則是稱之為『天眼通』。」
【少年】
「呃嗯……呃……」
如怒海波濤般襲來的宗教名詞。
完全地包圍了我。
【優】
「我記得昨天也說過……」
【優】
「只要打開了第三隻眼,就能獲得真正的智慧、能夠看
透萬物……說過了吧……」
【少年】
「…………」
【優】
「這只是假設真的有這種東西的一種理論。」
【少年】
「呃……嗯嗯……也就是說……」
【少年】
「總之就是……?」
【少年】
「優媽媽所研究的,稱為『第三視點』的古老概念。」
【少年】
「利用這個得到4次元視覺的人,就能看到這世界的全
盤面貌。」
【少年】
「而這個情況,也就是傳說中利用『第三隻眼』的方式
,是嗎?」
【優】
「嗯……就是這麼一回事。」
【優】
「不過……根據媽媽的說法,所謂第三隻眼的概念,不
能稱為是第三視點的其中之一。」
【少年】
「現在我又不太懂了……」
【少年】
「為什麼擁有4次元視覺,就能看到世界的全貌?」
【少年】
「而且……為什麼需要4次元視覺?現在的我們不是也
看著全世界?」
【少年】
「第三隻眼與第三視點……跟4次元一點關連性都沒有
……」
又回到不懂的狀態。
這個概念已經超乎我能理解的範圍。
【優】
「嗯……嗚……休息結束。」

喀噠喀噠喀噠喀……
優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又開始執行操作。
【少年】
「喂~優啊……」
【優】
「不好意思,今天的課程到此為止。」
【優】
「要從頭開始說,其實很困難……」
【優】
「但你看了也知道……我現在很忙。」
【優】
「想知道的話,下次我會簡單易懂地說給你聽。」
只說了這些話,優就再也沒開口了。
【少年】
「……我知道了。」
還是先放棄吧。
想起手上的杯子。
太浪費了,還是一口氣喝光吧。
──嗚咕。
(嗚……嗚哇~~~……好苦~~~)
因為它已經完全冷掉了。

...................................................
【優】
「唉……已經不知道要輸入什麼了。」
優自言自語,垂下頭。
椅背也嘎啦地作饗。
結果……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別說是線索了,根本連認證畫面都無法通過。
『無法進入/名稱或密碼錯誤』
顯示了好幾次,這個訊息現在仍然在畫面中央。
【優】
「啊啊……」
優完全失望。
【少年】
「還是不知道密碼?」
【優】
「嗯……」
【少年】
「沒有想到其他什麼事情嗎?」
【優】
「咦?」
【少年】
「設定密碼的時候,對當事者而言,大部分都是很重要
的字彙吧?」
【少年】
「短的話,就是出生年月日,或是電話號碼。」
【少年】
「即使不想讓別人知道,也一定是利用跟過去回憶有關
的慣用名詞吧。」
【少年】
「也就是說,很少會有人胡亂組合出密碼。」
【少年】
「因為這樣一定很快就忘記了。」
【少年】
「忘記的話,就失去密碼的意義啦……」
【優】
「我當然把能想到的慣用名詞都全試過了啊。」
【優】
「顛倒寫入、倒裝辭、任何可能的情況全都組合過了…
………」
【優】
「可是……還是不行。」
【優】
「我只是一個會使用電腦的人」
【優】
「我又不像超級玩家或是駭客擁有違法程式,或是可以
當場入侵,對我來說……根本不可能嘛。」
這麼說著,優其實已經『舉手投降』。
【少年】
「啊,對了! 沙羅的話一定可以!」
我想起沙羅是個優秀的駭客專家。
【少年】
「我記得妳說過,沙羅曾在密碼解讀的比賽中獲勝。」
【少年】
「她一定能幫妳做出破解密碼的程式。」
【優】
「也許吧」
優沒有太大的感覺。
【少年】
「不拜託她嗎?」
【優】
「雖然我也想拜託她,但是盡可能不想去拜託……」
【少年】
「???」
【優】
「美乃她……我不想把她捲進這件事。」
我忽然想起這個行為其實是犯罪的。
【少年】
「我被捲進來就沒關係?」
【優】
「你的話,是你自己要被捲進來的。」
【少年】
「是啊……」
可是再這樣下去,優即使花一輩子也找不到線索。
我還是想幫忙。
就當做是之前她幫我的謝禮。
【優】
「我只有一個線索……」
說著,優拿起放在操作儀上的一張紙片。
【少年】
「那是什麼?」
【優】
「放在媽媽電腦裡的東西」

..............................................
我來這裡之前,曾經偷偷潛進媽媽的研究室。
當然,這也是為了尋找失蹤的父親線索。
一進到房間,我發現電腦的電源開著。
偷偷看了裡頭,竟然有個標題為『密碼』的文字檔。
打開一看,只有一行……
是一句日文字的句子。

.................................................
【少年】
「那麼妳已經看到密碼了!」
【優】
「嗯……我的確看到了」
【優】
「可是,只有看到,記不住的。」
【少年】
「咦咦?」
【優】
「因為太急了嘛」

............................................
在被人發現之前,我慌慌張張地想要寫下來。
可是卻找不到任何可以記的東西。
可以存取資料的光碟片也沒帶。

............................................
【優】
「現在想想,只要寄到自己的信箱就好了,可是……」
那個時候很慌張,什麼都想不到。
後來我想到可以用列印的方式……
印完之後,剛好媽媽回來了。
我趕緊抓了印好的紙張塞進口袋。

【少年】
「咦? 這個意思是?」
【少年】
「那麼優現在手上的紙應該寫著密碼吧……?」
優什麼都沒說,拿出那張紙。
【少年】
「啊? 什麼?」
【少年】
「條碼?」
【優】
「仔細看,跟普通條碼的規格有點不一樣。」
【少年】
「有十行吧?」
【優】
「嗯……」
【少年】
「這個有什麼關聯嗎?」
【優】
「這個嘛……」
【少年】
「對了,妳看到的密碼大概是哪些字?」
【少年】
「剛剛妳說是日文字吧?」
【少年】
「幾個字的日文字?」
【優】
「不太記得了,應該是十個字上下加減一個字吧?」
【少年】
「裡面有漢字嗎? 數字呢?」
【優】
「我記得是漢字跟平假名的組合,沒有數字跟片假名的
樣子。」
【少年】
「嗯……這個……哪一邊是上面啊?」
【優】
「這個嘛……?」
【少年】
「還是橫寫? 不,應該不是……」
【少年】
「嗯……既然只是列印檔案,為什麼會變成條碼呢?」
【優】
「這個嘛……?」
【少年】
「有什麼提示?」
【優】
「提示?」
【優】
「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哪還有辦法給提示啊!」
【少年】
「可是……應該多少記得一些吧?」
【少年】
「譬如是跟食物有關,還是人名之類的……」
優搖搖頭說了。
【優】
「說是看到,其實也只有幾秒鐘的時間。」
【少年】
「怎麼可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忘了……」
【優】
「可是……我至少能說出自己的地址。」
【優】
「電話號碼、出生年月日、身分證……」
【優】
「還有……我還知道自己的名字。」
【少年】
「…………」
【優】
「忘記重要事情的人,倒底是誰啊?」
我再一次看著寫著密碼的紙。
『無論如何都要解開這個謎底!』──我下定了這個決
心。
有點懊悔。
『忘記重要事情的人,倒底是誰?』
……被那樣說了。
(我又不是自己願意喪失記憶的!)
(看著吧! 現在我就要全都想起來……)
不過在這之前……我得先解讀這個。
我內心充滿這股氣魄。
好像一旦解讀了這個謎,就通過了可以恢復記憶的考驗

………………
………………
………………
  
(難道是……?)
我想到了。
  

也許把紙拿斜著看可以讀到什麼東西。
  

..................................................
【少年】
「我知道了! 妳看,像這樣把紙張平放著看……」
【少年】
「嗯嗚……這個……」

【少年】
「『在海月……的虛空中,縱身飛過……秋涼的時鳥』

【少年】
「這是什麼?」

【優】
「借,借我!」

用力從我手中搶走紙張的優。
然後學我將紙張橫向平放著看。
【優】
「真,真的啊~~!」
【優】
「好厲害---啊! 好厲害,少年!」
優抓著我的手又跳又叫。
……不只這樣,竟然還擁抱(勒緊?)著我。
揪----!!!
優的胸部貼上我的臉。
我安分地控制自己的狀況,還好……沒有怎麼樣。
【少年】
「呼……呼,呼…………」
危險的我,在她柔軟的雙丘下快要上天堂了。
【優】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優終於把我放開了。
乒乒砰砰地跳躍著。
(實在太好了……她終於開心了)
看著那樣的優,焦慮跟疲憊全都煙消雲散。
心中的芥蒂也越來越淡。
就像是在春天陽光的照射下,慢慢溶化的河上凍冰。
【優】
「原來……不能從正面看啊。」
【優】
「要從旁邊看……呵呵……原來如此。」
【少年】
「不過,為什麼會被印成這樣的條碼呢?」
【優】
「是列表機出了問題嗎?」
【少年】
「若是壞掉的話,還能印成這樣嗎?」
【優】
「好啦,那些都無所謂了。」
【優】
「總之,只要知道密碼就好啦。」
『在海月的虛空中,縱身飛過秋涼的時鳥』
【優】
「這個應該是取自正岡子規的俳句『海月虛空飛過秋涼
的時鳥』。」
【優】
「所以正確的唸法是……」
【優】
「『海月,虛空,秋涼的時鳥』」
【少年】
「嘿嗯……」
【優】
「好! 那就試試這個句子。」
優自信滿滿的面對著鍵盤。

...............................................
可是……
喀噠喀噠喀噠……
【優】
「海月,虛空,秋涼的時鳥……好……」
嘎答!
嗶----!
『無法進入/名稱或密碼錯誤』
竟然還是無法進入C級。
就這樣,突然──!
【優】
「啊……咦……?」
畫面一片黑漆。
【少年】
「發生什麼事了?」
【優】
「不知道,好像是從認證畫面被強制驅離了……」
【少年】
「咦?」
不久,畫面恢復原狀。
優操作著鍵盤,再一次叫出認證畫面。
喀噠喀噠喀噠……
嘎答!
嗶---!
『無法進入/現在此名稱無法登錄』
【優】
「咦咦! 什麼~!?」
優試著再操作一次。
嗶---!
可是,結果卻是一樣。
【少年】
「這是怎麼一回事?」
【優】
「會不會是輸入太多次錯誤密碼,所以啟動防禦系統了
。」
【優】
「也就是說,雷米已經完全禁止用媽媽的名稱登錄。」
【少年】
「那麼……」
【優】
「嗯……只好暫時先放棄了。」
優大幅度地聳著肩。
【優】
「你那麼辛苦,好不容易才替我解答,真是不好意思…
………」
【優】
「本來就不能保證這一句話就一定是密碼……」
【優】
「也許是這句話裡有什麼涵義,媽媽把這句話當成一個
聯想的線索,這樣一來就更恰當了。」
【優】
「要不然,直接在電腦裡打上密碼實在太危險了。」
【少年】
「…………」

可是……優的媽媽為什麼要選擇這句俳句?
這17個日文字中,是不是隱藏了什麼更特別的含意?
無止境的疑問。
不久之後,武回報已 安全 結束倉庫維修的訊息。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