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598

RE:【其他】Ever17文字檔整理(未知劇情者勿入):少年視點.5月1日-變異

樓主 黑暗之光 WingZerooooo
.......................................................
【優】
「不行……好像打不開……」
優用身體撞了幾次門後說道。
這裡是逃生梯──
更精確地說,應該是到逃生梯之前的平台。
逃生梯沿著煙囪的側面,呈螺旋狀向下延伸。
沿著樓梯往下走,應該……就能到達浮島。
但是矗立在我們眼前的,卻是一道厚實的鐵牆。
牆上有一個小小的閘門,現在除了從這個閘門爬過去外
,已別無他法。
【少年】
「這裡……還不是浮島吧?」
【優】
「當然啊!」
【優】
「對了,因為艾魯斯德里克還在很遠的地方……」
【少年】
「艾魯斯德里克是在地下一樓嗎?」
優點了點頭……
【少年】
「那……如果以水深來說,這裡應該有多深呢?」
【優】
「嗯……索非亞休德克是大約34公尺深……」
【優】
「所以……大概是30公尺左右吧……?」
【優】
「以目前的階段來看,大概只爬了3、4公尺吧!」
水深30公尺嗎……
光聽到『30公尺』,就知道已經快到了……
但是,這扇門依然打不開。
【少年】
「為什麼會打不開呀?」
【優】
「這個嘛……」
【優】
「會不會是要唸什麼咒語才能打開呢?」
【少年】
「所謂的咒文,就是那些聽起來嘰嘰喳喳的話嗎?」
【優】
「又輕易把別人的話當真了……」
【少年】
「那到底該怎麼辦?」
【優】
「你想知道嗎?」
【少年】
「嗯……」
【優】
「不要聽或許會比較好喔?」
【少年】
「……呃?」
【優】
「怎麼辦? 要不要聽呢?」
【少年】
「我要聽。」
【優】
「OK,那我就告訴你吧!」
【少年】
「…………」
【優】
「你剛剛說:『閘門突然開始關閉』,對不對?」
【少年】
「嗯。」
【優】
「換句話說,那扇門其實是有裝設自動關閉裝置的……

【少年】
「自動關閉裝置?」
【優】
「只要『雷米』感覺到有水淹進來的,就會自動將危險
區域的閘門關閉。」
【少年】
「請問……『雷米』是什麼?」
【優】
「『雷米』就是管理、統整LeMU內所有電子設備的
主電腦……暱稱吧!」
【少年】
「哦~」
【少年】
「……然後呢?」
【優】
「所以,這一定也是……」
叩叩……優輕輕地握起了拳頭,敲了敲鐵製的門。
【優】
「我覺得這扇門也是被『雷米』關起來的。」
【少年】
「原來如此……」
【少年】
「也就是說,這扇門的另一邊,已經被水淹滿了?」
【優】
「大概吧!」

這些話的確會讓人聽了覺得不舒服。
如果門只是被鎖住的話,只要找出開鎖的方法,就能到
上面去了。
但是,如果對面已經被海水淹沒了……
我不願再繼續想下去了。

【少年】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
【優】
「我們就沿著其他的逃生梯慢慢找吧!」
【優】
「也只能這麼做了吧?」
優一邊嘆息,一邊走下了樓梯。
在那之後……
我們試著想爬上附近的兩個緊急階梯,卻仍然徒勞無功

同樣地,被厚重的牆壁所阻隔,無法再到索非亞休德克
的上一層。
優說LeMU共有十二個緊急階梯。
其中的3個已經被封閉,現在只剩下九個了。
我跟優為了尋找僅存的九個階梯,沿著緊急避難用的通
路走著。

可是……

盡頭……

盡頭…………

盡頭………………

閉水閘門完全封鎖住了,不管如何以手動方式,就是無
法開啟。
沒辦法,只好回到一般通道上,由另一頭再繞一遍。
然而,卻依舊是……

盡頭……

盡頭…………

盡頭………………

遼闊的LeMU中,延伸遍佈的通道有數十條之多。
調查過了每條路的盡頭,想找出沒被封閉的門,卻完全
沒有希望。
一般通道,或是緊急避難用的通道,全部都是。
全部都不行。
最後僅存的方法只有……
【優】
「德里克休德克(第三層)」
【優】
「只能到下一層看看了……」
因為電梯無法使用,只能走緊急階梯。
幸運的是,剩下的三個緊急階梯,還有『往下的三分之
一』路程可以使用。
也就是說,即使不能往上走,卻可以往下走。

我和優沿著螺旋階梯繞了不知幾十圈,終於到了德里克
休德克(水面下第三層)。
【少年】
「水、是水……」
一抵達樓層面的我,不假思索地說著。
眼前的景象,是一整片汪洋的浸水……
水位大約在我的腳踝位置。
【少年】
「難道……是哪裡進水了!?」
【優】
「嗚嗯……我想不是的。」
【優】
「水沒有在流動吧?」
一聽再仔細一看,水面上的確沒有任何波紋漣漪。
水的高度,也沒有正在升高的感覺。
環顧四周,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地方在漏水。
【少年】
「那麼……這到底是……?」
【優】
「這是因為剛剛那一波把我們捲進來的浸水。」
【優】
「也許是屯積在索非亞休德的海水流進了這個樓層吧?

【優】
「也許是緊急階梯或通氣口……總之我想,就是經由一
些出入口,水才流到這裡來的。」
【優】
「對了,不是俗話說嗎?」
【優】
「『水往低處流』呀……」
從通道旁的門進入房間中。
巨大遺跡所填滿的空間,現在簡直就像是從海面上浮出
似的。
我與優東張西望著這個房間的四周,啪唰啪唰地踏濺著
水花走著。
溼透的衣服慢慢蒸發乾去,幾乎不覺得冷。
腳邊的水,並沒有想像中的冷。
只是,穿著鞋子走在海水中,有一些……不舒服。
終於……
正當走出彎曲的通道時,我們聽到了意想不到的聲音。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優】
「喂? 你聽到剛剛的聲音嗎?」
停下了腳步,傾耳聆聽。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有人正在敲什麼東西。
而且,就在這附近……

【少年】
「除了我們還有其他……」
【優】
「還有其他人也被迫留在這裡了!」
傾全力,朝著聲響的方向奔去。

【??】
「喔咿! 有人嗎~!」

【??】
「有人嗎~!」

【??】
「有沒有人啊~!」

【??】
「有人在嗎~!」

電梯中傳來二個女孩的聲音。
我和優互看著彼此,相互點著頭。

【優】
「等一等!」
【優】
「現在要幫妳們打開了!」
【??】
「哇喔~得救了~」
【??】
「我還以為會這樣受困下去,根本不會有人來了~」

應答的聲音聽來還蠻有精神的。
即使有受傷,狀況應該不會太嚴重才對。
【優】
「不過,要怎麼打開呢?」
優用兩手壓著門,用力向左右兩旁拉扯。
【優】
「嗚嗚~嗚喔~~~~!」
【優】
「啊,真是的! 為什麼今天會遇到這種事!」
【少年】
「打不開嗎?」
【優】
「你看了不就知道!? 你看,來幫忙吧!」
我與優交換了位置,伸手想要拉開門。
【少年】
「嗚~~嗯……!」
打不開。
【優】
「來啊來啊,再加把勁!」
想要將手指伸進門板的縫隙,無奈只能用指尖去勾扯,
根本毫無作用。
【少年】
「好痛……」
食指……指甲的指縫間滲出血來。
我隨即看了看旁邊的手指。
左手的大拇指。
【少年】
「嗯……?」
我在那隻大拇指上發現了一個特別的痕跡。
指腹的地方,有個約1公分的深長傷痕。
應該是以前的傷痕吧?
傷疤有些凸起,其中隆著乳白色的新生肉芽。

【優】
「沒事吧?」
聽到這個聲音,我忽然回過神來。
【優】
「啊,流血了! 來……」
優捉過我的手。
我輕輕曲著大姆指,遮蔽著傷痕。
為什麼我不想被看到傷疤呢。
優從口袋中拿出OK繃,溫柔地替我捲貼在出血的手指
頭上。
【優】
「真是的,還要人家費心照顧你。」
【少年】
「謝,謝謝……」
那隻食指,帶著淡淡的香甜氣味。
【??】
「那個,還沒打開嗎~?」
【優】
「然後,現在又多了一個需要照顧的人了……」
【少年】
「怎麼辦……?」
【優】
「……啊,對了。」
忽然自言自語的優……
開始不知道在口袋中尋找什麼。
然後……忽然拿出了……

【優】
「啾哇~嗯,啾啾哇~嗯,啾哇,啾啾啦~嗯……」
【優】
「──簽字筆!」
只是一隻簽字筆。
【優】
「用這個,像這樣這樣轉一轉,轉一轉的話……」
邊說著,優將筆蓋的前端鑽進門縫間。
開了個縫隙。
【優】
「你看~吧!」
我立刻將手指插入那個縫隙之間,用力把門拉開。
電梯中的載運箱(人所搭乘的部分),正好在即將抵達
德里克休德克的時候停住了。
門的上方,約50cm處,可以看到電梯載運箱的底部

伸長了身子,手才勉強能摸到的高度。
只要能打開載運箱的門,就能將裡面受困的人們拉出來

【優】
「坐肩膀上去」
優說了這句話。
我按照她說的話,站到優的面前,站開雙腳。
【優】
「喂,為什麼要我背你上去呢?」
【少年】
「咦?」
【優】
「相反,相反呀……」
【優】
「這時候通常都是比較有力氣的在下面吧?」
我繞到優的後方,彎下腰來。
當然不用說,因為優穿著裙子。
(所以我才直覺應該是我要上去……)

正這麼想的時候,優已經跨坐在我的頭後面了。
我壓緊兩邊的膝蓋,一股作氣站直了身。
我的臉頰,被柔軟的大腿夾著。
我的後腦杓,在脖子的附近,緊貼著微隆的丘陵地帶。
感到……些許的幸福……

【優】
「等等! 馬上就要好了!」
【??】
「拜託~了」

優再一次將簽字筆的尖端鑽進了門的縫隙間。
手指鑽入打開的空隙。
然後一口氣,豪邁地打開門。
【??】
「耶~嗯」
背著優,我抬頭看著載運箱。
一個穿著制服的少女正探出臉來。

【??】
「──啊!」

【優】
「──啊!」

【少年】
「──啊!」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三個人一起發出了叫聲。
在那一瞬間,我的身體流竄著閃電般的電流。
腦袋中──隨著強烈的閃光,某種破碎的聲音響著。
天旋地轉的頭暈。
失去了平衡感,我前後大幅搖晃。
視線、意識,什麼東西都漸漸變成純白。
終於已經忍不住了……

【優】
「呀啊!」
我像一個斷了線的提線人偶,從膝蓋開始崩塌。
【優】
「好痛啊,真是……」
【優】
「怎麼昏倒了! 危險啊!」
【優】
「真是不中用,最近的年輕人實在是……」

模糊失焦的視線,慢慢地恢復固定。
我仰著,看著天花板。
照明閃閃地亮著。
【??】
「呀哈哈哈哈哈」
女孩……
女孩指著我,笑著。
天真無邪的笑容,包裹著神聖的光輝……
簡直像是從天國俯瞰凡間的……天使一樣。

【??】
「喂~沒事吧~?」
怎麼了……?
彷彿經歷過相同的場景,那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忽然湧上

總覺得以前,在某個地方也曾經看過一樣的景象。
天使的微笑,總覺得好懷念……
那是一個習以為常,日常生活中的場景片段……
雖然說不清楚,但是我只是漠然地,忽然這麼感覺。

【??】
「咦? 為什麼地板積水了? 水管破裂了嗎?」
(啊啊,是啊……因為被關在裡頭,所以他們都不知道
吧)
不過,比我的回答還早一步,她就已經先開口了。
【??】
「──對了,還是先……」
【??】
「──妳在這裡做什麼啊!? ──納秋學姐!!」
從電梯中跳出來的她,啪答地拍著衣服說著。
【優】
「這應該是我的台詞吧!」
【優】
「美乃為什麼在這裡!?」
美乃? 這個女孩的名字叫做『美乃』……
【美乃】
「還問我為什麼……看這個制服不就知道了?」
【優】
「畢業旅行?」
【美乃】
「那是三年級的時候吧……」
【優】
「啊,是喔……美乃還是二年級吧?」
【美乃】
「是」
【優】
「那為什麼?」
【美乃】
「學姐,你不記得啦?」
【優】
「咦?」
【美乃】
「篤志啊,篤、志!」
【美乃】
「鳩鳴館的二年級生都要去參加義工的旅行啊。」
【美乃】
「納秋學姐,不是今年才畢業嗎,你應該知道吧?」
【優】
「啊啊,篤志啊!」
【優】
「篤志貢獻服務派遣」
【優】
「……那只是空有虛名,實際上,根本就是『享樂的團
體旅行活動』。」
【優】
「一定是那個吧?」
【優】
「幫助『在LeMU工作的學姐們』之類的理由吧。」
【美乃】
「沒錯,就是這樣。」
【優】
「我那時候好像是去『United Land』……
現在換成了『LeMU』呀?」
【美乃】
「學姐,妳有看到嗎? 其他的學生……」
【美乃】
「鳩鳴館的二年級生,大家都來了耶。」
【優】
「嗚~嗯,沒看到。」
正當兩個人在說話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剛剛美乃坐的電
梯。
壓著載運箱的邊緣,用力一撐往上懸空身子。
裡頭空蕩蕩。
(我記得剛剛明明就聽到『二個女孩的聲音』啊……)
(是我的錯覺嗎……?)
我從邊緣放開手,跳回地上。
【優】
「嗯? 你在做什麼?」
對著跳回地面的我,優問著。
【少年】
「嗯? 剛剛……不是聽到『二個人的聲音』嗎?」
【優】
「二個人?」
優回問著,轉頭看著美乃的方向。
【美乃】
「嗚嗯……我只有一個人呀?」
【美乃】
「沒有其他人……」
【少年】
「是嗎……」
【少年】
「果真是我的錯覺……」
美乃有時會偷偷地瞄著我看,不過一旦四目相對,卻又
馬上別開視線。
【美乃】
「啊,那個……」
【美乃】
「納秋學姐? 這個人是……?」
【優】
「咦? 啊啊,這個少年啊?」
【優】
「他……只是客人。」
【優】
「剛剛才遇到的……唉,發生了很多事情。」
【美乃】
「你好,第一次見面。」
美乃的招呼有些生硬。
【優】
「嗯,這位是美乃。」
【優】
「高中的學妹」
【少年】
「妳好,請多多指教。」
不知該怎麼接著說,我開口說出的話,也有些僵硬不自
然。

【優】
「其實呀,她叫做松永沙羅……」
【少年】
「沙羅? ……那,怎麼會叫美乃呢?」
【優】
「Matsunaga Sara(羅馬拼音)」
【優】
「tsuna sara(縮寫)」
【優】
「再說到tsuna sarada(鮪魚罐頭沙拉)

【沙羅】
「對納秋學姐來說,鮪魚罐頭沙拉就會讓她想到……
美乃滋」
【少年】
「呼~嗯,原來如此。」
雖然我這麼回答著,不過還是沒有恍然大悟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總覺得鮪魚罐頭的沙拉,應該要淋上沙拉
醬汁比較合適吧。
嗯,反正都可以。

【沙羅】
「對了……嗯嗚……你的名字是?」
【少年】
「名,名字……?」
【沙羅】
「嗯……你的名字。」
【少年】
「我,我……我的,名字是……」
【優】
「他想不出來」
【沙羅】
「啊?」
【優】
「他喪失記憶」
【沙羅】
「喪失記憶~???」
【沙羅】
「……是嗎?」
【少年】
「嗚,嗯嗚……」
【沙羅】
「咦~真是厲害」
【少年】
「厲害?」
【沙羅】
「不覺得這樣很帥嗎? 記憶喪失耶……」
【沙羅】
「有種『黑影中的男人』味道呢……」
【沙羅】
「就是,譬如說……被什麼黑暗組織追殺的殺手一樣。

【少年】
「殺手……」
【少年】
「我,我才沒有殺人!」
【優】
「所以才會那個……」
【沙羅】
「呼嗯,喪失記憶啊……」
【沙羅】
「真的是這樣吧?」
沙羅像是找到稀世珍寶一樣地,直愣愣地盯著我看。
降臨凡間的天使──
她的背上沒有翅膀。
剛剛感覺到的神聖光輝以及熟悉感,不知不覺像幻影一
般消失了。

...............................................................
三個人一起尋找出口。
理所當然,沙羅相當訝異館內的巨大改變。
【沙羅】
「這是怎麼了?」
【沙羅】
「為什麼到處都是浸水?」
【沙羅】
「而且,好像都沒有人……」
邊走,優邊向身邊的沙羅說明剛剛的經過。
『優在LeMU打工的事情』
『我倒在商店的事情』
『把昏倒的我送到醫療室的事情』
說完了這些之後,優還繼續說了這件事。

【優】
「然後呢,『警報』突然響了……」
【少年】
「警報???」
【優】
「咦? 還沒跟你說過啊?」
【少年】
「……?」
【優】
「在你失去意識的那一段時間,廣播了『緊急避難警報
』」
【優】
「我不知道原因……『總之請大家趕快逃~命』的意思
……我記得是這樣的內容」
【優】
「美乃應該知道吧?」
【沙羅】
「是的」
【沙羅】
「電梯忽然停住……就被困在裡頭了……」
【沙羅】
「應該是發生在那之後的事情了,聽到警報之後……」
【優】
「嗯? 那時候在醫療室裡頭,除了我還有三位專屬工
作人員……」
【優】
「那三個人說『去看看外頭的情況』就走了……等了又
等,卻還是沒有回來。」
【優】
「只剩下我跟你被留在房間……」
【少年】
「…………」
【優】
「我實在不能丟下你不管……」
【優】
「而且,那時候的我其實一點都不擔心。」
【優】
「一定是小孩子惡作劇,按下了緊急按鈕……我只是這
麼想。」
【沙羅】
「可是,如果只是小孩的惡作劇,沒必要發布緊急避難
警報吧……」
【優】
「現在想想,的確是這樣沒錯……」
【優】
「不過,當時的我……該怎麼說……」
【優】
「腦袋中只想著這個少年的事情……」
【少年】
「妳在擔心我?」
【優】
「嗯,是啊……」
【沙羅】
「那? 然後呢?」

之後的過程,就全都是我已經知道的內容。

『被封鎖的閉水閘門』

『尋找通往浮島的緊急階梯』

當然還有『被海水捲進的事情』,優也向沙羅詳細說明

在那之後……
我、優、沙羅三個人,在第三層的各條通道上詳細調查
所有看起來像是門的門。

可是……

盡頭……

盡頭…………

盡頭………………

盡頭……………………

盡頭…………………………

盡頭………………………………

然後最後來到的地方……
狹窄通道的盡頭──一扇小門前。
門板中央刻著『HIMMEL』的英文字。
【少年】
「這裡是……?」
【優】
「這個嗎? 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
邊說著,優握住門把。
打不開……
門動也不動。
然後,胡亂敲打著旁邊的密碼數字鍵盤。
即使優知道這樣做根本沒用……
【優】
「喝……」
【優】
「全毀了……」
隨著嘆息,優吐出這句話。
【沙羅】
「全毀了……那麼我們……」
【優】
「嗯……」
【優】
「看來,我們被關在這裡了……」

──框砰。
優輕輕地踢著門。
隨著最後的這個聲音,我們都沒再開口。
沉重的空氣流動著。
優、沙羅都露出疲倦的表情,再也說不出話的樣子。
陰鬱的沈默……
我為了要揮開這種不快的氣氛,便開口說話。
【少年】
「嗯? 不管怎麼樣,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少年】
「一定要想出什麼方法!」
【沙羅】
「方法?」
【少年】
「脫困的方法啊!」
【優】
「有什麼提議嗎?」
【少年】
「這個啊……例如……」
【少年】
「例如,想辦法跟外界聯絡之類的啊。」
【沙羅】
「怎麼做? 手機又不通……」
【少年】
「就算沒有手機,LeMU內部應該也有一些通訊方式
吧?」
【優】
「通訊方式……?」
【優】
「對了──控制室!」
【優】
「怎麼現在才想到?」
【優】
「只要去那裡,應該至少可以聯絡上浮島的什麼人吧。

優的表情恢復了明亮。
沙羅的眼神也露出了光芒。
不過……

................................................
──喀唰!

優在控制室的儀表板上,豪邁地使力敲打。
【優】
「什麼啊! 為什麼訊號不通啊!」
【優】
「到底怎麼了!?」
她快要露出粗暴的樣子。
不,現在已經露出粗暴的樣子……

【沙羅】
「等,等一下啊,納秋學姐!」
【少年】
「妳抬起椅子來要做什麼啊!?」
【優】
「當然是敲它啊!」
【優】
「這麼破爛的機器──打壞吧!打壞啊!打壞啊!」
【沙羅】
「冷,冷靜一點! 冷靜下來!」
【優】
「這樣要我怎麼冷靜!」
【優】
「通訊線路全部都是OUT!」
【優】
「電話、郵件、緊急線路也都不通!」
【優】
「為什麼會這樣!?」
【優】
「怎麼可能會這樣! 這是不可能的!」
【少年】
「不過,也不用去破壞它……」
【優】
「囉唆,啊! 真是!」
我與沙羅押著優,走到了控制室的外頭。

..................................................
【優】
「呼喝,呼喝……」
優的眼睛,像是瘋狗那樣地佈滿血絲。
跟那身娛樂輕鬆的打扮,相差甚遠的形象。
【少年】
「這樣的話,沒辦法了……」
【少年】
「再找一次……這次我們分頭去找出口。」
【優】
「不行! 不能這樣盲目胡亂地找!?」
【少年】
「可是,我們都還沒有調查房間裡面。」
【沙羅】
「是啊」
【沙羅】
「也許裡頭藏著什麼秘密通道之類的吧……」
【優】
「有這種可能嗎~? 又不是什麼秘道迷宮……」
【少年】
「總之,只要再找一次……再找一次就好了。」
【沙羅】
「也許還有其他人跟我們一樣被困在什麼地方也說不一
定。」
【沙羅】
「嗯嗯……」
就這樣,我、優、沙羅三個人分頭展開館內的搜索。
集合時間是從現在算起的一個小時之後……
集合場所就是控制室前。
我試著往德里克休德克中的一個方向闖闖看。
優與沙羅現在應該正在調查上面的區域。

──休息片刻。
忽然發現眼前的景象跟早上有些不同。
中央的池子裡,應該有個蓋子。
該說是蓋子……還是牆壁呢……
不管是哪一個,總之這個池子已經不再連接大海了。
優說的那個『雷米』電腦,也許已經自動封鎖這裡。

──塔滋塔三明治的商店。
令人垂涎三呎的濃郁香味,還未散去。
一聞到這個香味,我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了。
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
沒有人……
吃嗎……
雖然真的想這麼做,卻又不想做出犯罪行為。
我嚥了嚥口水,離開了那裡。

──會議室。
沒有什麼特別的異狀,只有一件事令我比較在意。
這個房間裡,並沒有海水流過的痕跡。
雖然入口處有比較高的階梯,但是一看也知道那不可能
阻止海水的浸入。

──塔滋塔三明治的商店。
聞到了令人垂涎三呎的濃郁香味。

──控制室。
這裡好像也因為有高低階差的關係,所以才沒有浸到海
水。
優弄倒在地板上的椅子,還靜靜地躺在原地。
我將椅子抬正,環顧室內一周,然後離開這裡。

──塔滋塔的商店。
濃郁的香味一陣一陣地飄散著。

──雷姆利亞遺跡。
剛剛跟優一起來過這裡。
為了小心起見,檢查了石柱後的陰影處,還繞進了建築
物裡頭,可是並沒有發現類似通道的東西。

──塔滋塔三明治的商店。
濃郁的香味……已經瀰漫得到處都是了。
偷偷伸手去拿放在架上的塔滋塔三明治。
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一邊強力說服自己,我喀滋喀滋地大口咬著三明治。

就這樣,三樓的德里克休德克算是調查完畢。
既沒有找到任何隱藏出路,也沒發現除了我們三人以外
受困的人。
上面的情況如何?
難道就像優說的那樣,再怎麼找也沒有用了嗎……
雖然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早,我還是決定先回到控制室。

結果……
──那裡竟然出現了令人驚訝的場景!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9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