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51

空之境界用語集 (全)

樓主 塔克拉瑪干 linsum
空之境界用語集漢化版V0.92
翻譯By RSJ 07-09-18
本貼發在澄空學園和黃昏草月,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並盡到更新的責任。
翻譯中遇到的幾個問題列在最後徵求答案,同時也歡迎各位挑錯。持續一星期不再有人提出問題且到國慶之後的話就升為V1.00。
資料來源:網上流傳的青空文庫TXT版空境壓縮包中的《空之境界用語集》(講談社novels《空之境界》限定愛藏版《special pnmphlet》所收)。講談社的《空之境界》是2004年出版的。下載……汗,難怪我找不到附件按鈕,原來我沒有許可權。版主幫忙傳一下吧!
本文是為方便廣大不擅長日文的蘑菇飯以及糾正一些錯誤認識而寫的,翻譯原則是在符合中文語言習慣的基礎上儘量貼近原文(包括用詞、語序、斷句、語氣等)。基於中日語言習慣不同的問題,將原文中大量的被動語態改為主動,並對一部分標點、用詞進行了修改。人名按照草月年鑒翻譯。外來語部份常見能一下明白的就直接翻譯了,不那麼常見或者意思不大確定的會在[ ]中說明。語源為英語的話就不標了,其他語言標一下。因為一個外來語在日文中的應用可能和它原來的用法有出入,所以列舉的意思通常是查日日詞典。我用的線上詞典:goo辭書http://dictionary.goo.ne.jp/。詞典中查不到的會去參照フリー百科事典『ウィキペデイア(Wikipedia)』http://ja.wikipedia.org/wiki/(我家要用代理上,goo辭書也可查Wiki)。
文中多處出現“好像”、“的樣子”、“吧”等不確定語氣是原文就有的,是蘑菇的慣用伎倆。( )中也是原文有的內容。“ ”和“無”都是對照原文翻譯的。非原文的內容我全部都標出來了,“[ ]”中是我自己的話,“〈 〉”中是為了讓句子通順而加上的原文省略內容,“|”是為防歧義而用來斷句的(因為日文與中文語序習慣不同,翻譯後可能出現斷句不明的地方)。
估計是將這本用語集錄入電腦的人在輸入時出了錯,此用語集有數處錯誤(大部分是轉換錯誤造成的同音錯字)。與草月時鐘塔圖書館中保存的空境用語集校對過後,發現錯誤部分也都一樣,應該是同一個錄入版本。所有我認為是錯誤而進行修改的地方都在[ ]中進行了說明。
與《Fate/side material》中的《Fate用語詞典》(以下簡稱F)和《月姬讀本Plus Period》中的《月姬用語詞典改訂新版》(《月姬用語詞典》2004年8月加筆、修正)(以下簡稱月)校對後發現相同詞條(基本是“魔*”)的前面部分應該一字不差(後面部分具體到各個作品所以不同。有例外如“魔術回路”,《月姬用語詞典改訂新版》中的比起其他兩種要詳細),所以這份空境用語集中的一些與其餘兩本對不上的地方我都認為是錯誤而進行修改。
-----------以下正文--------------
空之境界用語集

あ行

蒼崎橙子 (人名)
看起來25-29歲的女性。故事的嚮導,而非參加者。工房・伽藍之堂的所有者。
正篇中登場的魔術師中的一人,靠做人偶維生。
人為的雙重人格者,通過戴上、摘下眼鏡來切換人格。
帶著眼鏡時客觀又刻薄,摘下眼鏡後主觀又富人情味[不知為何與書中相反]。哪邊是真正的蒼崎橙子,本人也不大清楚的樣子。不管有沒有人情味,根本的部分是浪漫主義者。喜歡新的東西,對有興趣的東西百般折騰。speed狂[speed:1、速度;2、amphetamine(安非他明)的俗稱。興奮劑的一種。促進大腦工作,用於防止睡眠、去除疲勞]。
雖然《空之境界》沒有她的話成不了故事,但絕不是以她為主體。
明明討厭自己的名字,卻有要在身體的某處戴上一個橙色裝飾品的習慣。
雖然有個妹妹的樣子,但關係極差。

赤色革制jumper[一種及腰長,長袖,下擺和袖口正合身的夾克。作業、休閒都廣泛使用] (裝飾)
式喜歡穿的上衣。
她喜歡這件上衣的理由,只有關鍵的幹也不知道。
好像只要是赤色革制jumper的話哪件都行,現在穿的舊了的話只要換件新的,式本人堅持這麼說。

秋巳大輔 (人名)
30-34歲的男性。黑桐幹也的表哥。刑警。
挺喜歡義理上的弟弟幹也,將他當作忘年之交來對待。
愛微小幸福的類型。雖然正義感強,但不會被這信念所束縛。
以一次事件為契機作為情報提供者與蒼崎橙子相識,此後,投身於無法實現的愛戀。即使是得不到回報的愛情也能享受的大人。

淺上藤乃 (人名)
15-19歲的少女。接觸的三人中的一人。先天的超能力者。
禮園女學院的學生。雖然禮園的學生幾乎不被允許外出,但因為定期診斷的關係,會以一月兩次的頻率來到城裏。事件的原因之一。
雖然性格溫和又被動,但是是偏離一次就不能憑自己停下來的類型。因為缺乏某種感覺,雖能理解常識卻不能真實感受到。與沒有生活的真實感的式似是而非。
單純比較數值的話,故事中最高的性能。
事件後半,因疼痛而思考麻痹的她,暫時回到了幼年期。
淺上藤乃往橋面而去。為了被令人懷念的,夏日的雨所沖打。

Ahnenerbe[德語:遺產] (地名)
相約時等待用的咖啡店。草莓派是絕品什麼的。
與另一個故事的唯一接點。
有時候,外來的吸血鬼呀穿修道服的修女呀會來喝茶。

荒耶宗蓮 (人名)
外表45歲左右的男性。魔術師。
刻著苦惱的臉,與魔術師不相稱的強韌的身體,給予與其對峙者與嘔吐感相似的重壓。
雖然作為魔術師是平凡的,但關係到製作“結界”的話展現出屈指可數的才智。
結界是分隔內外的東西。要以其自身[結界]做出完結的世界的話,首先不能不完成自己[魔術師]。
沒有特殊才能的荒耶,通過積澱歲月與信念而完成自己,成為了一流的結界師。
分隔內外之物。《空之境界》也是他的故事。
象徵故事中最大事件・矛盾螺旋的人物。
要說什麼不可能的話,就是他連學的學問的名字都不知道,卻將所學達到了極致這樣的事。
能夠一直不知道差錯的偶然,沒有從他人那兒得知當然的事實的偶然。因此,那個矛盾,將抱持到最後的必然。

石頭腦袋的石頭腦袋 (其他)[原文是いしあたまな石頭 注音:いしあたまないしあたま]
沒有錯字。
式有時會有這種表現。橙子曰,只靠感覺來活的證據什麼的[指式根本不用大腦]。

顏色 (裝飾)
原色。不是指由三原色而來的反應,而是指固體持有的印象顏色。
作為埋入故事的裝飾,配置了暗示顏色的人名。
從不好理解的地方來說,無色的式,透明的霧繪。

乙太塊 (其他)[不記得空境出現過乙太塊,反而HF9日和“妄想心音”使用了乙太塊]
乙太,是在魔術協會[原文是魔術教會,應該是同音造成的錯字]被稱為第五架空要素的東西。被作為與四大要素[目前已知第二要素是靈魂,第三要素是精神(見F/SN序幕第三天晚屋頂Archer提起英靈食物時),第六架空要素是惡魔。推測第一要素是肉體/物質,第四要素是生命力/魔力。另有詳細不明的第五真說要素(黑槍材料)和真乙太(sin)]互相融合,形成形體的必要媒介。
本身無形,但又是魔術成立必不可少的要素。
本來應成為地水火風[原文地水化風,應該還是錯字]其中之一的乙太,會有因為不熟練的術者而沒有成為四大的任何一個,失去成型的方向而物質化的情況。將這種東西稱為乙太塊。
乙太塊沒有任何用途。某種意義上是做出無[與從無做出有不同]一樣。這樣說起來好像“魔法”,其實乙太塊原本就是第一魔法的————[用乙太塊作出擬似心臟算不算無之否定呢?(汗)]

胭條巴[臙條巴] (人名)
15-19歲的少年。フリーター[(英)free+(德)arbeiter:沒有固定職業,靠打工維持生計的人]。小川公寓住戶。離家出走的少年。……irregular[不規則,不正規]。
身材嬌小又女性外貌。不說話的話是美少年。富攻擊性又沒忍耐力,容易打架。
由細微的差錯與式相識,漸漸被捲入怪事。
———當然,齒輪從一開始就亂了。

黃路美沙夜 (人名)
15-19歲的少女。妖精使者。
禮園女學院的學生,是黑桐鮮花的學姐。
去年為止擔任學生會長的才女,無可挑剔的大小姐。
鮮花曰,與其說是可愛的公主,更不如說是有威嚴的皇妃。
統帥沒有意識的使魔們的指揮。同時進行複數的思考是煉金術士的特性。
大概是因為身為她的老師的魔術師,曾是那個阿特拉斯學院的學生。
雖然與鮮花像油與水一樣不合,但隱藏著的願望相似。

小川公寓 (地名)
矛盾螺旋的舞臺。迂回構造的十層公寓。設計者是蒼崎橙子。
太極圖的伽藍。可說是沒有固有結界的荒耶人工做成的,他心情風景的體現。
結界名,奉納殿六十四層。

か行

“ ” (其他)
如果要給它一個讀法的話,空。
個人的認識不同。清楚地容易理解地來說的話,根源之渦。
然而,既然根源之渦有了根源之渦這個名字,跟“ ”畢竟還是不同的東西。
怎樣表述這個詞曾是廣播劇CD時的煩惱之源。

空之境界式 (其他)
指九八年,在主頁上公開的《空之境界》。
大標題的空之境界,也是荒耶宗蓮這個人物的寫照。
因此,在主頁上到矛盾螺旋的階段暫告閉幕。
空之境界這個故事在矛盾螺旋時已經結束了。
接下來的兩篇是兩儀式與黑桐幹也的故事的落幕,這兩篇在翌年九九年夏作為copy志發佈[同人志大略分為由印刷廠印刷的offset本和用影印機或打字機自己做的copy本(早期還有種手寫的肉筆志)]。

伽藍之堂 (地名)
蒼崎橙子經營的各種承包制作公司。雖然大致上主業是製作人偶,但對橙子來說只要有趣,無論什麼樣的製作委託都會欣然接受。動畫也做喲。
因為張下了讓不是有事到伽藍之堂的人無意識中避開的結界,幾乎沒有人來。
外觀只是廢棄大廈。實際也只是廢棄大廈。
買下建築途中放棄的大廈堅稱為事務所。
一樓只是廢墟。二樓與三樓是橙子工作的地方,四樓是事務所。幹也與式出入的只是四樓。

起源 (其他)
從起始的因發生的事物的方向性。指使α這個存在成為α的,作為核心的絕對命令。
例如有著“禁忌”這一起源的東西不論生為人生為獸或者變為植物,都會成為背離群體的道德的存在。
不管有沒有輪回轉生,人類遵從發生之時的方向性得到肉體和智慧,形成和以前只有些微區別的人格,這樣的想法。
覺醒起源者將被起源所吞噬。因為僅僅百年程度的“人格”這種東西,只會被從原初的起始產生的方向性所覆蓋。反面,被起源所覆蓋的人類(肉體)將得到強大的力量。
探索人類的根的荒耶宗蓮,在這個過程中學會了使起源覺醒的術。
當然,他使之覺醒起源的只有一人。[不過荒耶自己沒覺醒嗎?]

玄霧皋月 (人名)
25歲左右的男性。禮園女學院的教師。容易讓人記住卻又給人不容易記住的印象。微笑。
與黑桐幹也相似到使鮮花和式感到不知所措的人物。臉雖然不像,纏繞的空氣很像。
因為對明天(未來)不是很清楚,而對昨天(過去)持有一縷希望的魔術師。
雖然被黃路美沙夜仰慕為兄長,他們是否真是兄妹還不明。
不善武,但就說服對手這件事來說的話能稱為最好。
雖然有稀有的才能,結果,因為那個才能而沒能發揮能力的人物。
十分長。———人生短。

黑桐鮮花 (人名)
15-19歲的少女。禮園女學院的學生。黑桐幹也的妹妹。正師從橙子的,魔術使之卵。
雖對幹也持著戀愛感情,但在認為反正幹也會一直孤身一人吧而大意時被式帶走了幹也的悲劇的女主角。此後,為對抗式而師從橙子。
與幹也不同是完美的優等生。隱藏對幹也的感情扮演“好妹妹”,不過對式和橙子等已經露餡了的樣子。
瞄準的獵物決不讓逃。實現披著羊皮的狼的少女。一心一意又可愛又有點扭曲的愛情,只是野葬一下的話是消不去的吧。
雖然沒有作為魔術師的才能(魔術回路),因有先天屬性的發火現象,正在學習點火的魔術。
魔術的構築還不熟練,所以在戰鬥時會戴上橙子做給她的火蜥蜴手套。
與故事好像有關又無關的微妙的立場。

黑桐幹也 (人名)
15-19歲的青年。伽藍之堂的職員。極其普通的人。故事的主角之一。陽性。
雖然是與《空之境界》全體都有關的人物,但踏進漩渦中的只有一次事件。
溫和又會照顧人,被大部分人喜歡的好人物。
……然而,不知道什麼因果而與簡直是完全相反的式相識了,此後,與式長久地交往下去的命運。雪夜獨行要小心呀。
因為是日常的象徵嗎,所以在憧憬這種東西的人們當中人氣很旺。即使故事結束之後,式也應該會被弄的焦慮不安。
最可怕的東西會以意外的形式在最近的地方的範例。
月姬這個故事的主人公,繼承了他和式的傾向。

科爾奈利烏斯・阿爾巴 (人名)
魔術師。橙子的舊友。
謠傳是時計塔[原文時計等,錯字]的中部組織シュポンハイム[修本海姆]修道院的次任院長[原文時期院長,錯字]|的青年。
年屆五十,外表卻是二十多歲的美青年。
作為魔術師的實力是一流的,但性格有點麻煩。
雖然在正篇沒有登場,使魔是黑色獵犬。不易愛人的阿爾巴,很喜歡能輕易地愛人的生物。
鮮紅的長外套加上圓桶高帽,身邊牽著黑色杜賓犬在街上闊步而行的樣子,挺有主人公氣質的。

さ行

式的和服 (裝飾)
不表現出來的高級品。乍一看是不怎麼出奇的和服,但細部做了加工。
要說哪里haute conture[法語:高級服裝店,尤其指巴黎的高級服裝店協會加盟店。這裏應該是用引申義]的話,就是穿和服卻做出了上段踢吧。
雖是余談,式的初期概念是“沒混合的和洋折衷”。

死線 (其他)
兩儀式看到的,不斷流動的塗鴉一樣的線。
線在各種物體上都有,通過用刀具切開,可以“殺掉”線經過的物體。因為線沒有強度,無論什麼樣的東西都能平等地殺掉。
死線不是“物體容易切開”的線,而是存在壽命這種概念形象化的東西。
嚴密地來說,不是描線使物體解體,而是耗盡壽命殺掉物體。
不是物質的破壞,而是存在的消去這樣來想的話比較容易理解。
式是生物,好像容易看到生物的死。這是因為同樣作為生物,容易理解“生物的死”。想看礦物、概念的死線,要麼她成為礦物,要麼只有全開大腦來“想像”。
總之就是,人類無法理解的存在的終結(線)看不見。

收集癖 (其他)
該說是與生俱來的性質呢還是惡癖呢,正篇的登場人物中有很多偏執的收藏家。
因為是空的,所以想用什麼有形的東西來填補空虛吧。

咒文詠唱 (其他)
發動魔術必需之物。
使用作為一個流派安定下來的魔術的時候,不按照既定的形式一步一步來的話不行,而其中一環就是咒文。
比照手續來說的話,是申請、受理、審查、發行中,最初的申請。
對於行使擁有大基盤的魔術來說只是一種規定,但對行使自創魔術的場合來說自我暗示方面的效力更大。
在魔術師體內,形成魔術用的魔術回路已經被製作出來。
作為使這魔術回路高效率地起動、作動的方法之一,轉變自己的“口頭禪”即咒文被造了出來。
咒文不是對世界傾訴之物而是對自身傾訴之物。即使是同樣的魔術,依魔術師不同咒文詠唱也有異正是因為術者人性的不同。
雖是余談,不是對自身而是對世界傾訴的咒文屬於大咒文、大儀式之列,單人的使用是不可能的。

白純理緒 (人名)
二十歲的青年。黑桐幹也高中時的學長。跟式也多少認識。雖然相貌端正,但因為沉穩的性格而並不顯眼。接觸的三人中的一人。
為了某個理由而在快畢業時退學了。
荒耶宗蓮準備的最初的也是應該裝飾最後的棋子,但是還沒等他上場魔術師已經在抑止力的面前敗退了。
雖然失去了指揮,但這對白純理緒來說是幸運的事。礙眼的荒耶消失了,他只為了實現自己的欲望而開始行動。
臉弄得像式,服裝也用和式一樣的東西,不過只有頭髮是金色的讓人想起獅子。
Anima[拉丁文:榮格用來指男性心中無意識的女性傾向]嗜好被認為是天性。又或者,是沒有自覺到的性同一性障礙[對異性具有持續強烈的同一感或對自身的性的作用出現不適感,即肉體的性別與性自認不一致的現象,是屬於精神病學領域的疾病]。……這樣的話,被式吸引並不是被式而是被織[這個用語集中全都是両儀識,但壓縮包中的日版空境中確實是両儀織。估計是輸入的人認錯了字,一直以為是兩儀識]也說不定。
從《空之境界式》這個荒耶的故事當中脫離之物。本應在幕後黑手之前退場的人。然而,要解決黑桐幹也與兩儀式的故事,身為殺人鬼的他不留下不行。

硯木秋隆 (人名)
30-34歲的男性。身邊的影子般的印象。兩儀家的傭人。
兩儀家雇來負責式的教育的人物。陰影裏太陽下都跟從式的管家的楷模。
作為被式的任性和不知世事弄得團團轉的同伴,和幹也關係好。
順便一提,個人服裝全都是黑西裝。應該跟幹也趣向相合。

Strawberry ice[草莓冰激淩] (其他)
式的少數嗜好之一,也是不喜歡吃的東西。
明明討厭冷的食物,到便利店時卻一定要買回來的樣子。
關於這件事,幹也說出了“……難道,是要克服弱點嗎……?”這樣的,鈍感十足的話。

瀨尾靜音 (人名)
15-19歲的少女。禮園女學院的學生。黑桐鮮花的室友。未來視。
戰戰兢兢的內向少女,在策劃階段作為預備的故事編入的《未來福音》的主角。
在《空之境界》正篇的活躍雖然沒了,相同概念的角色在《月姬》的外傳中登場了。
《未來福音》只是她和幹也聊天的事。場所是Ahnenerbe,預定為三十頁程度的閒話。
時期是在矛盾螺旋前,幹也受到了她“照現在這樣下去,近期內就會死也說不定”的忠告。矛盾螺旋中,幹也回答胭條巴[臙條巴]的內容〈與之〉簡直相反,真是像幹也作風的謊話。

た行

太極 (其他)
在古代中國產生的思想,表現陰陽說的圖。
概念性地理解萬物狀態的東西,能動的、活動的東西分為陽(白),與之相反的東西分為陰(黑)。
象徵了晝與夜、明與暗、雄與雌這些相反的東西的同時,也可說是互相影響、流動的世界的縮圖。
另外,陽中有一點陰,陰中有一點陽,這是表示陰陽的區別並不是絕對的東西,明之中也有暗。
太極即是起始的一,而這被一分為二的陰陽則稱作兩儀。
雖是余談,正篇中的魔術師們是與中國思想並不相容的西洋魔術的術師。

超能力 (其他)
異能。指本來,運營人類這種生物時並不含有的機能。引起俗稱的超常現象的回線。
與魔術不同,先天的才能是必要不可欠的。持有異能回線的人,如呼吸一般引起超常現象。對本人們來說這是“能做到的”理所當然的事情,在外部(一般常識)指出後才意識到自己是異常的。
正篇中淺上藤乃雖然是作為超能力者,但因為她在某種程度上受過人為的處理,屬於魔術和異能的中間。
本來超能力是偶發之物,限於一代的突然變異。

直死之眼 (其他)
式持有的異能。雖與被稱為魔眼的魔術行使有相似的性質,但分類上是超能力。
能將只是概念的“存在之死”作為視覺情報來理解。死成為線浮現在存在的表面,此線被切開之物不問材質、性質而到達“死”。
由於長達兩年的昏睡狀態而長期接觸“ ”的關係,兩儀式得到的力量。原本式這個身體就有看到死線的機能,只是由於事故而覺醒而已。
當然,直死之眼只不過是“兩儀式”這個身體持有的機能的一部份。

月姬 (其他)
奈須蘑菇擔當劇本的visual novel game[也可稱作sound novel等。與完全沒有遊戲性的digital novel不同,廣義上屬於adv(冒險遊戲)]。
與式一樣持有直死之眼的少年的故事。
與《空之境界》有許多共通點,兩者微妙地聯繫著。
作為同人作品發表,現在已停產。好像重做版的準備正在一步一步進行中又好像沒有……?

Drama CD (其他)
好像是很久以前發售的。到了現在是稀有物品。有各種各樣大人的事情,存在本身正在被抹殺。
附帶一提,被廣播劇化的是《俯瞰風景》。要說些什麼的話,就是偏偏將不華麗的故事廣播劇化了。
獻聲的聲優們都是veteran[對某件事有豐富的經驗,展現出優秀技術的人],從當時的立場是無法想像的豪華陣容。

は行

發火能力 (其他)
Spontaneous combustion[自燃]。被稱為人體發火現象的,原因不明的發火現象。
黑桐鮮花得意的魔術,但與其說是魔術更接近超能力。用超能力來說的話是pyrokinesis[パイロキネシス]。
並不是用火灼燒物件,而是使物件自身著火,這樣的攻擊方法。
人體發火現象有各種各樣的說法,鮮花的發火能力是因精神昂揚而使人體產生電流的人體帶電說和認為空氣中被大量放出的電子是原因的電磁波說的混合產物。
發動所用的詠唱單一且是樂譜記號,是因為鮮花將魔術和戰鬥以樂曲來理解。

俯瞰風景 (其他)
第一話的章名。在時間軸上是九八年九月的事情。
本來《空之境界》就是トンデモ傳記[トンデモ本,使讀者得到與作者意圖不同的享受的書。原指構想失控,出現脫離常軌的展開,導致自相矛盾或與現實矛盾,並能使人們從這種方面得到樂趣(揶揄、嘲笑)的書。因為其中有很多都是基於疑似科學的內容荒誕無稽的書,所以也轉而指主張疑似科學是真正的科學,認真地主張超常現象的書。曾經引起社會現象的トンデモ本有20世紀70年代五島勉的《諾查丹馬斯大預言》,20世紀末期關於超古代文明和人類起源等的《諸神的指紋》、《聖經密碼》等],而〈這章〉在其中也是頭等亂來的故事。
在主頁上開始連載前是以“一開始最亂來的能被接受的話,之後做什麼不都OK嗎?”這樣的概念被寫出來的樣子。
雖然當時好像認為是賭博,但是現在的話能說,這種是寫文章的常識。

巫條霧繪 (人名)
25-29歲的女性。接觸的三人中的一人。古老咒術師的家系。白日夢與浮游。
被病魔侵蝕,在病房度過一生的女性。從失明之後變得能更加明確地認識外界,由荒耶宗蓮給予了變得自由的另一個身體。
然而,原本就沒有目的的她無處可去,只是停留在浮游,產生了數個被害者。
另外,巫條是靠口寄せ[巫女招來靈魂,通過自己的嘴將靈的想法傳達給他人。根據招來的靈的不同有生口(失蹤者)、死口(死者)、神口(神仙)的區別]營生的一族,是與兩儀、淺神相當的古老家族。雖然據說恐山的イタコ[日本東北地方等進行口寄せ的巫女,巫的一種。先天或後天失明、弱視的女性的職業。日本東北地方常見的習俗、民間信仰,特別有名的是夏天的恐山大祭(青森縣)]因為看了冥界而失去視力,但她是被病魔奪去視力而使其力量發揮出來。

ま行

魔眼殺 (裝飾)
能夠抑制魔眼之力的魔術品。
因為是眼,所以通常做成眼鏡。橙子帶著的眼鏡也是魔眼殺。
月姬的主人公遠野志貴忍受不了看到的死,從別人那兒得到了橙子謹制的魔眼殺,才總算變得能夠生活。
表現出不帶魔眼殺生活的式有多麼破罐破摔……不是,是達觀的精神的章節。
順帶一提,橙子投鉅資製作的式用的魔眼殺,“為什麼我非要讓你高興啊”被式塞了回來。
式塞回眼鏡的理由,據認為和禮園制服的時候一樣。

魔術 (其他)
人為地再現神秘、奇跡的行為的總稱。
雖依門派有不同之處,但基本上是“將充滿術者體內或是外界的魔力進行變換”的機構。
術者遵從各門派管理的基盤(system)送出命令(command),實行一開始就已做好的機能(program),這樣的東西。
其中,傳送命令需要的電流就是魔力。
雖然魔術給人以萬能的印象,但基本上是通過等價交換來引起神秘。
是從有中帶來有,不能無中生有。是引起能做到的事,不能引起做不到的事。
但是,向那“無”,不可能的事挑戰正是魔術這門學問的本質。被稱為大魔術、大儀式的大型魔術除了是為了到達“ ”,魔法的挑戰之外什麼都不是。
大標題・“空之境界”,可說是一個魔術師想挑戰“無”的故事。

魔術回路 (其他)
魔術師體內擁有的擬似神經。
既是為了將生命力變換為魔力的路,也是聯繫成為基盤的大魔術式的路。
出生時持有數就決定了,魔術師的家系對自身進行處理,來使誕生出的後繼者哪怕只多一條魔術回路。
越古老的家系的魔術師越強力就是這個原因。
以魔術回路的數量,血緣的品質來說的話,科爾奈利烏斯・阿爾巴毫無疑問是一流的魔術師。
其實蒼崎橙子和荒耶宗蓮,魔術回路都不是很多。柳丁大約是二十,荒耶大約是三十。
被認為是天才的兩者,橙子是以血緣之外的才能,荒耶是由於一味積澱的苦惱,得到壓倒他人的力量的吧。

魔術協會 (其他)
不問國籍、genre[法語:部門、種類,尤其是以樣式、內容來區分藝術作品時使用],由學習魔術者結成的自衛團體。(當然,是名目上)
管理、隱匿魔術,將其發展作為使命。
為了從威脅自身之物(教會、自身以外的魔術團體、對接觸禁忌的人進行懲罰的怪異)手中保護自己而持有武力,為了魔術的進一步發展(也說是衰退),持有研究機構,頒佈抑止魔術犯罪的法律。
本部在英國倫敦,有“時計塔”的外號。
開始是分為三大部門的樣子,〈除時計塔外〉還有埃及[原文エジプトは,F和月中是エジプトの]阿特拉斯山的“巨人的穴倉”,盤踞北歐的複合協會,被稱為“彷徨海”的原協會[這裏的兩個協會原文都是教會,但F和月中是協會],但從時計塔成為本部以來交流就停止了什麼的。
另外與中東圈的魔術基盤,大陸的思想魔術[原文魔術思想,但F和月中是思想魔術]不相容,互相裝作不可侵。
還有,像正篇中阿爾巴說的一樣,日本的魔術組織也沒有加入協會。

魔法 (其他)
與魔術不同的神秘。魔術師們的最終到達地點。
使在那個時代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變為可能的是“魔法”,投入時間和資金就能實現的“結果”不被稱為魔法。
現在,協會確認了五個魔法。
被稱為第一魔法、第二魔法的它們,在協會[又是教會]中也只讓一部分人知道。
雖然都說已經不會再出現魔法了,但是黑桐幹也一下子就說中了還沒能實現的魔法。[《矛盾螺旋》中鮮花向幹也講解魔法與魔術的區別時,幹也說:“ふぅん。そうなると最後の魔法っていうのは、みんなを幸せにする事ぐらいになっちゃうな(哦?這樣的話要說最後的魔法,就只有讓大家幸福這樣的事了呢)”。某種意義上,士郎也是第六法的追求者]
魔法使 (其他)
使不是魔術的神秘,不可能的事可能的人的俗稱。
過去文明不發達的時候,魔術師的大部分是魔法使。
然而隨著文明的發展不可能變成了可能,魔法最終貶值為魔術。神秘,在現實面前嘗到了大敗。
———不過,即使在那之中,仍存在現在人類還不能達到的奇跡。
實現那種神秘的魔術師被稱為“魔法”使,一身承受畏怖與尊敬、憧憬與嫉妒。
在空之境界的[原文多了一個の]世界觀中,魔法使有五人。

矛盾螺旋 (章名)
第五話的章名。裝飾《空之境界式》這個大故事的最後|的東西。
式武裝了的只有這一章。好像從初期階段,式拿刀的只有一章就已經被決定了。
看初期策劃的概念,好像是“全章中最短的一章。其他章是一小時的話,這就照三十分鐘的動畫來”。
當時發生了什麼嗎真是讓人在意的地方。

や行

妖精 (其他)
黃路美沙夜使役的使魔。
本來,妖精是作為自然的觸覺來被理解的概念,不是人能感覺到的東西。
不過,把這種人類的想像圖作為外殼而出生的妖精也存在一些。
黃路美沙夜使役之物,是將棲息于森林的一般的妖精的形象,讓不能成形的下級靈憑依,偽裝成妖精的東西。
披上了作為妖精的殼的那些東西,能行使原來的妖精的能力的一部份。
妖精偽裝被認為不是黃路美沙夜而是她師傅做的。
雖是余談,真正的妖精達到人類也能感覺到的程度的規模的話被稱作精靈。某白色吸血鬼好像就屬於這種。
更加余談,妖精、精靈其基盤是通過魔術不能達成的神秘。

抑止力 (其他)
這裏提的,是指由集體無意識所做的安全裝置。
身為|人類願望回避破滅的祈禱的阿賴耶,
身為|星球想延長生命的祈禱的蓋亞,
分為這樣兩個。
無論哪個都將現在的世界的延長作為目的,在毀滅世界的重要因素發生的瞬間出現,抹消這個因素。
因為是無意識,即使發生也不會引人注目,不會被任何人意識到。
抑止力是無形的力量漩渦,會根據應該抹消的物件而改變規模出現。以絕對能夠取勝的,高於物件的數值出現。
通常都是由被抑止力推動的“一般人”排除造成毀滅的重要因素,作為結果〈他們〉被奉為“英雄”。
由阿賴耶側的抑止力成為英雄的人,據說其死後會被組入阿賴耶,但真偽不定。
也被稱為counter guardian。Counter這處是重點。絕對不能自發行動,只對發生的現象發動。

ら行

リーズバイフェ[里茲拜斐] (人名)
禮園女學院院長。年齡不詳。
純粹的基督徒,有精神的時候因為過剩的信仰心進行過過激的慈善活動什麼的。
院長室裏好像裝飾有讓人聯想到小提琴的盾。
本來並不是會記載進這個用語集那樣重要的角色,但是因為在其他作品中有登場所以撿起來了。[以下引用自月 ら行
リーズバイフェ[里茲拜斐] (人名)
盾之騎士。聖堂教會擁有的異端審問騎士團的團長。女性。
參加對瓦拉齊亞的討伐,與希恩[シオン]一同挑戰瓦拉齊亞而敗北。為了讓希恩逃走獨自挑戰瓦拉齊亞,結果生死不明。持有模仿絃樂器的槍盾,概念武裝・正式外典。
希恩挺仰賴她的樣子,不過在互相確認友情之前就死別了。
V[vampire,吸血鬼]希恩的Arc Drive・Blood Bible是希恩作為祟[タタリ]再現里茲拜斐的情報。里茲拜斐被祟吞了進去,所以祟化的V希恩之中有被困著的她,應該是這樣吧。
另外,同名的女性正就任某個學園的mother,是不是同一人物不明。
[從這兩段解釋來看應該是同一人物。雖然禮園原本是基督教學校,不過堂堂異端審問騎士團團長到這樣偏遠的一所學校當校長也太……另外,Fate/stay night策劃階段原本有一個盾之Servant作為Saber的對手出場的(還是女主角後補之一,詳見F中は行的はぐれサーヴァント),不知道跟她有沒有關係]]

兩儀式 (人名)
15-19歲的少女。故事的主角之一。陰性。不能殺人的殺人鬼。
像男性一樣粗暴的口吻,第一人稱是オレ。冰冷的性格,表現得什麼事都無所謂。
到十六歲為止只穿過和服,卻因為在高中遇到的同級生的一點臺詞而購入皮jumper。以後,成了冬天在和服的上面披上革制jumper這樣奇怪的著裝。
看起來像是拘泥于服裝,其實本人什麼都沒考慮。
只是穿喜歡的衣服這樣的想法,作為其結果就成了“總是和服”、“鞋類是編織長筒靴或木屐”、“……赤色革制jumper”這樣的樣子。
粗魯又薄情又不留情面,然而有時會做出足以讓人驚訝的符合少女的反應。幹也曰,比作動物的話就是兔子什麼的。
作為人為地生出雙重人格者的兩儀家的次女出生,多人格的素質得到承認,拋下兄長成為兩儀家的繼承人。
因為從小知道自己是異常的,所以極度討厭人類&討厭自己。雖然因此養成冷淡的性格,但心中某處仍夢想著普通人的幸福。
……從遇見那個夢想的體現之後,她的命運開始劇烈地變動。
擁有“織”這個男性人格,但由於事故而失去了。是其補償呢還是事故的後遺症呢,之後,成了能看到死線的體質。
從昏睡中醒來後沒有活著的真實感,雖然急躁地想通過殺人得到活著的真實感,但由於各種各樣的偶然呀善意的妨礙呀而沒有成功的先例。
一邊抱著不確定的|生活的真實感,今天也不斷地來往於橙子的事務所的ennui[法語,無趣、倦怠]少女。
雖是余談,式的對人感情挺動物的。
與好惡無關,首先分成可以一起的人與不想一起的人什麼的。
可以一起的人的話即使討厭也會奉陪的樣子,橙子是討厭,鮮花是喜歡,好像是這樣的分類。
說到幹也的話,好像本人曰:“不知道”。

兩儀織 (人名)
兩儀式的另一個人格。失去的東西。殺人鬼。
兩儀式這個人之中掌管“否定”的人格,使用少年一樣的口吻和動作。
雖然說是雙重人格,式與織並不是解離性同一性障礙[多重人格的學名,另外原文中是解離性同一障害,少了個“性”]。雙方,只是行動時的優先度不同而已。
織雖然負責兩儀式的破壞衝動,但並不就是純粹的殺人鬼。倒不如說是討厭自己的衝動的織,自發地一直作為式的裏側[即不浮上表面]。
然而,那關係也由於黑桐幹也的出現而改變,兩儀式遭遇事故之時,作為式的替身消失了。
身為男性的織已經不在了式卻用男性口吻的理由,在《殺人考察(後)》中講述。

禮園女學院 (地名)
黑桐幹也的妹妹,黑桐鮮花就讀的學校。
Mission系的貴族女校,全寄宿制的無菌室。[mission在這裏指宗教的傳教,尤指基督教]
原本是位於英國的某所神學校的姐妹校,但最近好像出現了以禮園為範本的女學院。出資者是淺上藤乃的父親什麼的。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76 筆精華,05/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