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2k

【翻譯】夏日、終戰:走過兩個時代的教導隊之追憶

樓主 道魔幽影 angelguga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1-natunoyonosyuusen-hirano.html

作者:平野 律朗
翻譯:道魔幽影


平野 律朗

昭和18年(1943年)9月15日,我從海軍兵學校畢業。從昭和19年(1944年)7月至戰爭結束(1945年8月15日)這段期間,我在茨城的『百里原航空隊』擔任艦攻的教官(教導隊)。這支部隊簡稱作『百里空』,是一支練習航空隊。

第1飛行隊(艦爆的操縱)
第2飛行隊(艦攻的操縱)
第3飛行隊(偵察)

如上所述,育成這三支飛行隊。而我是負責教導『九七式艦攻』『天山』這些雷擊機操縱技術的教官。


天山一二型(六〇一空)

※《艦これ》的『天山(六〇一空)』並未詳述是『天山一一型』還是『天山一二型』

百里原基地內除了我等,尚有『601空』這支殘兵再編成的部隊、名為『秋水』的飛機隊,以及運用特攻兵器『櫻花(おうか)』的『神雷部隊(第七二一海軍航空隊)』在此受訓。


秋水

廣島、長崎原爆……

蘇聯對日宣戰……

得知這些消息,我等對日本之勝利已然絕望,可是卻沒考慮過投降……沒錯,當時之我等皇軍,就是這麼死腦筋。


1945年8月15日,玉音放送

對我來說,終戰之玉音放送實在太過震撼。我沒把那些聽完,就離開了現場。當時,日本全國人民一直以來的價值觀為之崩潰。許多無法接受的人,選擇了自盡。

我等於9月編入預備役,旋即復員。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我,抵達常磐線的高濱車站時,看到父親在那裡,真的大吃一驚。

令我驚訝的是,父親怎麼會在那裡?據說是因為:說我自盡的流言傳到了家裡,出於擔心而跑來基地看看情況。


再次成為飛行員

承上,我在大概9月初左右復員。此後,舞鶴復員局邀我參加復員運輸業務,遂於昭和21年2月起,成為海軍運輸艦『荒崎』這艘1000噸級船艦之乘員,數次往返曼谷和本土之間。

多加考慮前述之事,感覺這並非自己很想做的工作,於是在同年夏天下了船。之後又去敦賀學著種田、去東京的公司上班之類的。只不過,公司的工作實在不合我的性子,沒多久就辭掉了。

昭和29年,日本國海上自衛隊成立,據說那裡也有航空部門。果然,那才是我真正想要的,遂將餘生再次奉獻給這條飛行員之道。

※      ※      ※      ※

戰時之百里空

記得是昭和19年的秋天吧,我等之百里空進行特攻兵器『櫻花』之實驗。只見『櫻花』從『一式陸攻』這架被美軍取了雪茄、打火機這些外號的雙引擎攻擊機發進。一開始像火箭般,噗地從後面噴出尾煙,隨後便作為滑翔機依慣性滑翔。


神雷部隊,櫻花從一式陸攻出擊的瞬間

年終,我班之『中西健二』忽然說:『我報名神雷了。』

我還不知道,那支『神雷部隊』在募集人員。一兩天後,飛行隊長『後藤仁一』到我房間說:『要去神雷特攻隊的話,就給我過來。』

後藤仁一隊長是海兵66期的大尉,中途島海戰時搭乘『赤城』,是個穩重的人。

隊長講完話,隨即回到兵營二樓的隊長室。我有話要說,於是隨即去了隊長室。

『關於剛才一事,若是可行,我不想去。』這樣告訴他。

可是話說在前頭,我並不是怕死。

我啊,是艦攻……特別是『天山』這款飛機的教官,儘管至今為止都在訓練,但要出擊的話我也不會推辭。

可是特攻隊的話,就另當別論。

我講得很明白:我不想去神雷。

至今為止,我與名喚『天山』之飛機朝夕相處。因而強烈地感受到,我搭乘之『天山』乃我之愛機。

我想與愛機同生共死。強烈地希望,我等此世彼世,皆能一起同行。我不介意身死,但我希望是戰死,無論如何都不想未經奮戰便死去。

並且,若是可行,我不想死於神雷……這就是我的想法,毫無虛假。只是,我不能忍受遭到誤解。對於特攻,我並不牴觸。其後,我也被選為第3次的特攻隊員。

當時,我沒考慮過,這樣會沒命。對於接受專職軍官教育之我等而言,單就『死』這件事並無分別。

好好聽我講完後,後藤隊長回道:『是嗎,我明白了。』

關於特攻隊,此後據聞中西當上特攻隊的小隊長,出擊去了。他說自己報名了神雷一事,是否符合第1次的特攻隊條件?對此,我並不清楚。

中西先前的職務為『飛行隊士』,相當於美軍的『計畫官(Schedule officer)』,任務是決定隊員的搭乘比,因此能預先知道隊員的行程。在那時,他知道隊員或學徒兵去了特攻隊,是否還能不動聲色地送別。或許是因為無法坐視這一切,最終自己也報名了特攻隊吧。

知道朋友和部下去特攻隊,無法默然以對。

歸根究底,我認為處在那種立場的他,便用那個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思。我想,那時即使隊長和分隊長要他留下,他也留不下來吧……以上是我的推測。

中西對此並未多言,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認為,他之所以報名特攻隊,其中最大的理由,想必是無法忍受對親友、學生們見死不救的負罪感吧。

將我所知道的一一條列後,得到的就是上面的言論。當時的心情,還鮮明地留在心裡。字字句句,皆為真心真意,但也一言難盡。關於當時種種,我也去問過後藤,但他回道:已經不太記得了。

戰死在菲律賓的關行夫大尉,是我在霞浦空當學生開練習機時的教官。而這位(後藤)是我進入海軍兵學校,同一個分隊的一號學生。


責任與立場

雖然跟特攻隊沒有直接關係,不過就專職軍官的責任與立場,我要講一下擔任教官時,發生的一起衝撞事故。那是三重衝撞,我的尾翼被削去,還勉強能操縱,可是後面2架都墜機了。

當時的狀況發生在我擔任艦攻教官,而學生們在畢業飛行的時候。所謂的艦攻,各位當知就是各機向目標做投射魚雷動作,完畢之後再行集合。雖然這邊沒帶魚雷,但要做的事情仍是那些。

當時,剛開始預定是8架飛機,可是因為接連出現故障,最終變成3架。1號機是我;2號機是飛行兵曹長,這位是自夏威夷珍珠港以來,歷戰至今的勇士;3號機是練習生。

就在預定的攻擊結束後,各機集合的時候。1號機之後跟著2號機,3號機則衝進兩機之間,因此撞飛了我的尾翼,又撞上2號機。

挨撞的瞬間,我心想:必須要做什麼!?

這時驚慌的反應,大概被旁人取笑吧……那一刻我腦袋裡居然還有這個念頭。

(因為沒了尾翼)操縱桿不怎麼靈光,不過還是想辦法降落了。

那時,自夏威夷歸來之飛曹長所為,令我深感其偉大。之後我去了現場,那副光景令我驚訝。他雖然墜機而死,卻在死前的瞬間關掉了引擎的開關。那是被直接撞上,機翼折斷的場合。總之,這樣防止了火災發生。

不能讓重要的飛機燒毀(至少還能留些零件給同僚用)……臨死的他仍懷著如此的使命感,以執行任務為第一優先。現在大概無法想像,在死亡迎面而來之際,想著執行任務之前,在那生死之間,面對的是多麼難以形容的大恐怖。

結果,我沒參加第3次特攻『沖繩玉碎』,而是在百里空迎來了日本最長的一天。


《日本最長的一天》

遙想當年……

艦爆班『牛尾久二』『前橋誠一』去了第1次;艦攻班『中西達二』去了第2次、『畑岩治』去了第3次……

……他們都是出色的夥伴啊。

譯註:雖然只是文字,可是翻譯這段時,彷彿聽到哽咽的聲音……

然而,我等眼前所見,並非如今F—15整軍列隊的百里基地,而是昔日的百里空第2飛行隊。60年前的『天山』並非幻影,在年華老去的我等面前,發動著引擎。


F—15(第305飛行隊),攝於日本航空自衛隊百里基地

(『なにわ会』新聞88號52頁,2003年3月刊載)

===================================

譯者補充:


第1航空群司令部

如前所述,平野爺爺在戰後加入海上自衛隊的航空部隊,成為第1航空群司令部的一員,職位為『鹿屋教育航空群司令』,於1978年7月1日退職……現在似乎還在世。

《艦これ》都有現存艦的艦娘了,以後要不要出個隊長還活著的飛行隊呢?比如這個『天山一二型(平野隊)』,平野爺爺尾翼都撞沒了還能成功降落,代表駕駛技術也挺高竿的,對得起教導隊這三個字~


『なにわ会』老兵們聚會的照片,攝於2010年5月18日

後列由左至右:野崎貞雄、足立喜次、左近允尚敏、幸田正仁、平野律朗
前列由左至右:相澤善三郎、藏元正浩、上野三郎、應 蘭芳、松下太郎



看完這篇文章以後,各位應當知道,基地名稱是怎麼來的啦。實不相瞞,在下就是一邊讀這篇,一邊打E7最終斬殺戰,並成功通關的!

※      ※      ※      ※





『神雷部隊』指揮官『野中五郎(以下簡稱:野中)』稱麾下部隊為『野中一家』……就是『一式陸攻(野中隊)』

對於野中,各位或許知道他是一位特攻隊指揮官,最終也死於特攻……事實的確如此,然而箇中曲折,卻也沒有那麼簡單。

『櫻花』重量2270公斤,雖然速度快,但航程極短又毫無機動性,因此需要一式陸攻帶著接近目標才行。可是原本就飛得慢的一式陸攻,帶著一顆差不多兩噸重的玩意飛上天,速度、靈活都大受影響。

知道這些的野中嘆道:「這把槍,可不好使。」

整備分隊長『大島長生』大尉向野中說:「風險這麼大的玩意,怎能當兵器用。」

對於野中的態度,來自航空本部的負責人很有意見,但野中頂了回去:「就算被說是賣國賊,我也反對這玩意。」

還半開玩笑的講:「反正我也還沒飛黃騰達。」

1945年(昭和20年)1月,野中向『八木田喜好』大尉說道:「我要訴請司令部放棄櫻花作戰。理由當然不是怕了這種必死攻擊,而是不爽那些傢伙,肯定這種根本無法讓攻擊機到達敵人那裡的戰法。而且我也不能忍受,為了毫無用處的自殺行為,讓部下們一起赴死。司令部還要求:投下櫻花後,陸攻立即返航、再次出擊!?要我看著一起生活至今的部下當人肉飛彈往敵艦突入,只顧自己回去……開什麼玩笑!那種事我辦不到,投下櫻花同時,我也會找個目標衝過去!」

同年3月20日,神雷部隊之出擊已定。野中對飛行長『岩城邦広』少佐嘆道:「沒有戰鬥機護航的話,成功根本沒指望啊。如此之特攻只有覆滅一途,這不就是『湊川※』重演嗎!」

野中大力反對721空出擊,要求延期,但並未獲准。

同年3月21日,神雷部隊(日文Wiki:第一神風櫻花特攻隊)出擊。

第721航空隊的陸攻(母機)18架、櫻花15架。

指揮官:野中五郎

直到出擊前,『岡村基春』大佐仍就戰鬥機整備不良一事,向5航艦司令部訴請延期。然而司令官『宇垣纏』中將回道:「現在的狀況,不用的話就沒機會用了。」

岡村向野中提議:「今天我去吧。」

野中:「我拒絕。司令,那樣一來我就失信於人了。」

臨行前,野中最後的訓示:「奮戰至最後一滴血,將太平洋化作血海!」

野中隊的目標是美軍第58特遣艦隊(別稱:滅國艦隊),可是遠遠的就因為美軍迎擊戰鬥機(F6F地獄貓)的襲擊而覆滅……野中等人全員戰死,未取得任何戰果。


鎮魂の神雷部隊、野中一家と有人ロケット特攻機"桜花"の最期の死闘

※影片中包括美軍殲滅野中隊時拍攝的記錄影像

補充:

湊川之戰,楠木正成原本訴請天皇遷都『行在』以避足利幕府軍之鋒芒,自己再去『河內』『和泉』二處領地招兵迎戰。但天皇聽信天照大神庇護之言,反對遷都並強令出擊,最終楠木正成因為缺乏水師援護而兵敗湊川,留下『七生報國』之遺言後自盡……司令部強令野中出擊,導致野中隊最終因為沒有戰鬥機護航而全滅,與之確有相近之處。


楠木正成銅像

大日本帝國將楠木正成奉為烈士,其事蹟成為『皇國史觀』的重要依據,《艦これ》選擇野中隊擔任一式陸攻的隊長機,或許就是基於這一點。


頭戴『七生報國』頭巾,準備搭乘『回天』的特攻隊員
攝於昭和20年5月28日,伊363所屬『轟隊』

除了『七生報國』,楠木正成還有另一則廣為人知的名言:

『非は理に勝つこと能はず、理は法に勝つこと能はず、法は権に勝つこと能はず、権は天に勝つこと能はず、天は明にして私なし』

『非道不敵理直,理直不敵法令,法令不敵權柄,權柄不敵天道,天道賢明無私』

上面五句話的第一個字連在一起,便是著名的『非理法權天』!(在下特意將中文翻譯的句首也弄成一樣)

相傳楠木正成在湊川之戰時,高掛著菊水紋與『非理法權天』的旗幟……戰艦『大和』特攻時,艦上的菊水紋與『非理法權天』便來自這則典故。


湊川之楠木正成

『皇國史觀』將這段話的『天』解作『天皇』並大做文章,形成日本軍國主義的核心『尊皇思想』,將之奉為皇國、皇軍的最高綱領。


東鄉平八郎元帥墨寶:『皇國興廢在此一戰,諸君當需奮勵努力』

山本五十六明明反對與美國開戰,最終卻一手策畫並實行了珍珠港事件……

野中明明反對櫻花作戰,最終卻以特攻隊指揮官的身分前往最後的戰場……

原因正是這『尊皇思想』啊!

※      ※      ※      ※


貝爾X-1與B-50母機

※原本用B-29,後來改B-50


貝爾X-1


貝爾X-1與駕駛員『查克‧葉格(以下簡稱:葉格)』合影

貝爾X-1,全世界第一架有人駕駛的超音速飛機,其駕駛員葉格號稱是全世界第一位突破音障的人類。(官方記錄:第一個以平飛的方式打破音障的人)

這架飛機的特殊之處在於,她並非從地面或空母起降,而是掛在另一架大型飛機的機腹下升空,並在空中啟動,隨後滑翔到地面……

……有沒有覺得跟什麼很像呢?

對,櫻花!

當年設計出櫻花這項特攻兵器的『三木忠直』見到貝爾X-1的飛行方式,立刻想到了櫻花……雖然差異也不少,而且美國方面也沒有正式說明,貝爾X-1是否參考了櫻花,但至少飛行方式非常相似。另外,貝爾X-1開發時間是在二戰結束後不久,時間點對得上。

三木忠直知道當年設計給特攻兵器的系統,可能成為人類挑戰超音速的飛行系統的一部分,感覺彷彿得到了些許救贖。

日後,三木忠直透過關係與葉格見面,葉格說道:「櫻花也好、銀河也好,都是當時世界最高的技術,美軍的確有可能參考了三木先生的技術。」


銀河,其構想是作為一式陸攻的後繼機,也有當作櫻花母機使用

※『江草隆繁』就是駕駛銀河時,戰死於馬里亞納海戰……以後會出『銀河(江草隊)』嗎?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艦爆之神』江草隆繁

另外……


《強襲魔女》夏洛特‧E‧葉格

上面這位的原型,就是還活著的葉格爺爺。據說葉格爺爺初見之時表示無言以對,後來似乎還滿喜歡《強襲魔女》的,並在推特上推薦給朋友喔~(笑)

《強襲魔女》以後還會再出美軍飛行員當原型的魔女嗎?比如在下翻譯拉梅奇爺爺生平時,讀到的那幾位:



『吉格犬』詹姆斯‧D‧拉梅奇:『企業』艦載第10爆擊隊(VB-10)指揮官,參加瓜加林戰役、特魯克空襲、荷蘭地亞登陸作戰、馬里亞納海戰。馬里亞納海戰時重創日軍基地與陸航隊,造成許多日軍飛行員因為得不到支援而喪命,著名的日軍飛行員江草隆繁亦命喪此處,拉梅奇的戰果是小澤治三郎慘敗而歸的一大原因。



左:威廉‧I‧馬丁,『企業』艦載第10雷擊隊(VT-10)指揮官、兼任『企業』艦載夜間飛行隊指揮官,進攻日本本土時奮力對抗神風特攻隊,捍衛美軍艦隊的安全。

右:『殺手』威廉‧R‧凱恩,『企業』艦載第10截擊隊(VF-10)指揮官,擊殺眾多日軍飛行員的空戰王牌。

===================================

相關文章: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拉菲(DD-459)


【翻譯】美利堅巡洋艦史話:聖路易斯(CL-49)


【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

參考資料:

夏の日 終戦(原文)

第七二一海軍航空隊,Wiki

楠木正成,Wiki

野中五郎,Wiki

岡村基春,Wiki

Chuck Yeager,Wiki

湊川の戦い,Wiki

百里原海軍航空隊,Wiki

百里飛行場,Wiki

第1航空群,Wiki

天山 (航空機),Wiki

秋水,Wiki

銀河 (航空機),Wiki

桜花 (航空機),Wiki

Bell X-1,Wiki

玉音放送,Wiki

映画『日本のいちばん長い日』公式サイト

神風特別攻撃隊(2)

なにわ会のブログ:日記 5月20日

関西甲飛十三期会HP/会報「總員起し」久保吉輝⑪
板務人員:

830 筆精華,12/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