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74

第68話

樓主 天海の愛しい子 plutokiss
第68話
 
資料恢復正常了。
汙染消失,「The World」被修復,全世界的網路都恢復了。
參加最後一戰的人們,還有未歸還者們都醒來了。
這就是進化為終極AI的奧拉的力量。
能夠控制全世界的網路,讓網路保持正常的能力。
「可能為了出生,她們都必須經歷死亡吧。」
一切結束後黑爾芭這麼說。
「細胞凋亡──生與死的其中一種形式嗎。」
威茲曼接著說。
但對我來說,這些論點都太遙遠。
可能是因為在激烈的戰鬥後產生的虛脫,也可能因為我很累了。
總之,這些艱深的理論根本沒有進到我的腦子裡。
奧拉保護了墨爾卡娜,然後墨爾卡娜保護了奧拉。當作是這樣不就好了嗎?
 
過年的時候,父親匆忙做好單身赴任的準備就出發了。
母親也跟他一起去,當天來回。
中午過後,我用烤箱烤著剩下的年糕時,妹妹下樓來到廚房。
「要吃嗎?」
我問道。
「要。」
妹妹點頭。
「幾塊?」
「四塊。」
然後廚房充滿了烤年糕的香味。
我和妹妹面對面坐著,默默地吃了一會年糕。
「──誒,我是不是發洩在哥哥身上了?」
妹妹突然說。
「什麼發洩?」
「說我是不是在遷怒。」
「你從草叢裡伸出棍子*似地在說什麼啊?」(註:日本諺語,出乎意料、突然的意思)
「你只要用這種奇怪的用詞,一定是拼命在想該怎麼回答。」
畢竟是家人。
「我們在小學的時候不是這樣吧。」
「這不是很好嗎?」
我吃完年糕,把手上的粉拍掉。
「我覺得這樣是很正常的。一點一點地成長,然後很多事都會改變。有時候會發生衝突,這也很正常。就算是遷怒,選擇遷怒到我身上也是正確的,畢竟是兄妹……不過,如果讓我以哥哥的身分說一句話,我想說」
妹妹表情認真地聽著。
「吃四塊年糕實在太多了。」
「你過去那邊啦。」
我站起來。
「你總是用那種扭曲的方式看待事情,然後沾沾自喜。老是愛說諷刺的話,真的是一點也沒變。」
妹妹生氣地說。
「人是沒有那麼容易成長或改變的。」
「你剛剛不是這樣說的吧!」
 
在那之後,我曾經跟德岡先生通過一次電話。
確認彼此都平安無事,然後報告自己那邊的情況,就結束了。
我不知道現在德岡先生在哪裡做什麼。
 
主旨:最近好嗎?
寄件者:奧拉
內文:
我有東西要給你,請到
Δ伺服器 新芽茂盛 逾越節的 碧野
 
在寒假結束前兩天,我收到了奧拉的信。
信裡寫著的冒險區字詞我有印象。
是歐卡帶我去的那個迷宮,我第一次冒險的地方。第一次遇到奧拉,被史凱斯攻擊也是在那裡。
約我在那種地方見面,她到底想做什麼?
我決定邀黑玫瑰跟我一起去。
完全沒遇到危險。
跟之前的冒險比起來,這個新手專用的冒險區簡直就像溫水一樣。
我們聊著彼此的近況走進迷宮。
黑玫瑰昏迷的弟弟平安醒過來,現在已經完全恢復健康了。
「你聽說了嗎?有人說要辦網聚。」
黑玫瑰說。
「是喔。」
我說。
「這什麼反應?」
「是喔,的意思啊。」
「你沒興趣嗎?」
我點頭。
「沒什麼興趣。」
「啊、這樣啊。」
黑玫瑰說。
「不過到時候留斯還是威茲曼就會寄通知信吧。」
「黑玫瑰想去嗎?」
「我?我……不知道耶。要去嗎?嗯,應該會去吧。」
邊閒扯著邊前進,不知不覺就到了迷宮的最深處。
奧拉在那裡等著我們。
「──奧拉?」
我想出聲叫她,卻又有些猶豫。
很多事想問她。
但見到她後全都飛到天邊去了。
奧拉身上的氛圍跟之前截然不同。
之前給人的印象比較虛幻。
像是空氣中蒸騰的熱氣一樣,稍微碰到就會消失。
但現在的奧拉有著支配系統的「女神」的神性。
就像是跟墨爾卡娜融合,繼承了墨爾卡娜的能力一樣。
彷彿跟這個世界同化了。
「這個給你。」
奧拉這麼說的同時,我感覺到一個熟悉的「重量」回到了右手手腕上。
只有一瞬間,右手手腕發出光芒,顯現出腕輪的形狀,但又消失了。
「凱特,這是……」
黑玫瑰說。
「嗯,腕輪回來了。」
我凝視著右手回答。
「強大的力量,端看使用之人的想法,拯救、毀滅,兩者都能做到。」
奧拉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
「現在的你應該能明白了。」
這麼說後,奧拉就消失了。
但是,其實,老實說,我不太懂。
奧拉再次把腕輪交給我……代表「The World」裡還存在著病毒臭蟲、規格外的八相或庫比亞那種怪物嗎?
之前也是這樣,奧拉總是不把事情說明清楚。
不過算了。
不需要過度責備槌子。
就先收下腕輪吧。雖然可以的話我不太想用它,希望不需要再用到它。
與新任女神立下新的契約──該這麼說嗎?
「奧拉,我收下了。」
我說。
「我不會再把它弄壞了。」
「為什麼這句話要看著我說啊。」
 
「所以」
我說。
「我待會要去參加網聚。」
「好好玩啊。」
康彥躺在床上說。
他的臉色變得紅潤健康。
「我還要做一些精密檢查,就沒辦法去了~祝你玩得開心~」
「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慌忙說。
「那個,我第一次參加網聚,想問你能不能給我什麼建議。」
康彥瞇著眼看我。
「不,現在的你不需要建議了。」
康彥說。
「就像遊戲裡那樣就好了。」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
我似懂非懂地點頭。
聽到康彥這麼說,我也覺得似乎就會順利的樣子。
 
留斯,也就是土屋先生安排的咖啡店位於二樓,在一棟外觀樸素的大樓內。
我在咖啡店門口做了一個深呼吸。
今天除了黑玫瑰、巴爾孟克、威茲曼,就連黑爾芭、留斯都會來。
還有一些在冒險中認識的同伴們、網路貧民窟的駭客們,還有系統管理者豚走隊的隊員都會來。
光是想像就覺得那畫面很不得了。
其實我對網聚沒什麼興趣。「The World」確實是個好遊戲,但我沒有想像過在那裡認識的同伴們現實中的樣子。
我也不會想見現實中的他們。不是不想見到他們,我也有興趣,但感覺這種事就很麻煩。而且我就是那種連現實中的朋友都不會積極想碰面的人。
但我還是來參加了,因為黑玫瑰說要來。
我想當面跟她道謝。
當著她的面大概說不出來,所以先在心裡想好。
幸好有你陪我到最後。
幸好一開始遇到的是你。
謝謝你那時候跟我說話。
 
我打開咖啡店的門。

 
(待續)


我的想法竟然跟凱特同步了XD 就很單純地覺得奧拉是想保護墨爾卡娜~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