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70

第67話

樓主 天海の愛しい子 plutokiss
第67話
 
黑爾芭詠唱咒紋,是暗屬性咒紋Ani Zot*。(註:從目標腳下隆起黑暗結晶)
但沒中,一般的攻擊對規格外存在無效。
史凱斯穿過咒紋的特效向我們逼近,彷彿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留斯從機車上跳了下去。
我慌忙探出身體,從後座移動到前座抓住把手。
「不行,留斯!」
我喊道。
「沒有腕輪這樣太亂來了,你阻止不了它的!」
兩次對上史凱斯的我很清楚,該怎麼說呢?史凱斯在八相中是特別的。
留斯和蒸汽機車並排,像氣墊船滑行那樣倒退跑著。
他抱著胳膊,瞪著前方如噩夢般揮之不去的史凱斯的身影。
「凱特,你有腕輪的庇護。」
留斯說。
「正確來說是曾經有過──總之只有你的攻擊可能對系統有效,所以才要送你到墨爾卡娜面前。」
他放下雙臂,雙拳上散發出薄薄的光芒。
光之王留斯,「世界」最強的中階主管。
只有一瞬間,留斯和史凱斯瞪著對方動也不動。雖然依然在高速奔馳中,彷彿只有他們周遭的時間是停止的。
我甚至出現錯覺,似乎看到他們碰撞的視線散發出火花。
下一秒,留斯朝史凱斯揮拳。
同時史凱斯也揮動咒杖。
激烈的交戰,正面互毆。
我勉強操控著機車看著留斯戰鬥。
令人驚訝的是留斯的攻擊對史凱斯有效果,被留斯的拳頭打中的史凱斯搖晃了一兩下。
我想起他和豚走隊受過到奧拉的力量加持,他們的攻擊應該多少對史凱斯有點用。
聽起來一定很荒謬,死之恐怖史凱斯竟然在和商人PC戰鬥。
留斯全身多處被史凱斯的咒杖擊中,沒多久就變得滿身瘡痍。
我的腦中浮現出歐卡的身影。
天啊,再這樣下去……歐卡的遭遇又會重演。
就像快要倒下的拳擊手靠近圍繩那樣,留斯幾乎要倒在機車上。
但留斯依然沒有倒下,繼續跑著。
「留斯,上車吧,不能再跟史凱斯打下去了。」
他的PC Body的表層已經開始剝落,就算有奧拉的庇祐,現在的狀態也……
「聽好了,凱特。我們就像字面上說的那樣,真的是消耗生命移植開發了『The World』。並不是為了配合瘋瘋癲癲的德國人的妄想,也不是為了去回應歇斯底里的系統的任性。」
留斯瞪著史凱斯說。
「那些無聊的設定和考據,全都餵豬去吧。原型是哪部敘事詩關我們什麼事。」
史凱斯一點一點地靠近。
「我們想推出一款好遊戲,只是這樣而已,這就是一切。」
史凱斯的右手舉起咒杖。
「我們保護這個世界還需要其他理由嗎……」
高高舉起的咒杖揮下的瞬間,留斯猛地往上飛起。
「不要小看系統管理者!」
留斯的PC Body被史凱斯從肩膀斜砍出一道極深的傷口。
同時留斯全力揮出的右拳命中史凱斯的臉,打出一個洞。
史凱斯的身體大幅度搖晃,跟之前不同,這是受到極大損傷的證據。
留斯的傷也很嚴重,持續揮向史凱斯的拳頭無法維持原本的樣子,全身也布滿深深的裂痕。
留斯倒下,卻有人從背後把他抱住。
是黑爾芭,她從蒸汽機車上跳了下去。
「非正規資料就要刪除──」
從留斯的肩膀上方伸出右手,黑爾芭說。
「是這樣沒錯吧,留斯?」
暗屬性最高級的咒紋PhAni Zot炸裂。
本來對史凱斯來說這一擊不算什麼。
但史凱斯沒能躲開。
是受到了留斯造成的傷害的影響。
受超出規格的規格所保護的史凱斯,在系統管理者與駭客的聯手之下被強行制伏。
之後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因為高速行駛的蒸汽機車把減速了的史凱斯、留斯和黑爾芭都拋在後頭。
巴爾孟克一直觀望著史凱斯和留斯的戰鬥沒有出手,這時騎著豬驢靠近蒸汽機車。
「快看,凱特──」
我往巴爾孟克指的方向看去。
巨大的眼珠俯視著我們。
我和巴爾孟克終於追上了墨爾卡娜‧模式‧剛。
接下來才是決勝負的時刻。
 
我立刻發現一件奇怪的事。
墨爾卡娜沒有再繼續製造搜索者。
要是對方被一大群搜索者嚴密地保護住,我們一定束手無策。
而且原本明明漂浮在高空中,現在卻幾乎要碰到地面般地低空飛著。
為什麼呢?對方有什麼目的?還是說出了什麼問題?
說不定就像黑爾芭說的那樣,可能是德岡先生做了什麼。但能提供說明的黑爾芭不在這裡。
我搖頭。
現在不要想那些多餘的東西。
總之,我們接下來要把墨爾卡娜──
想到這裡我突然意識到。
我們該怎麼對待墨爾卡娜?
攻擊她就好了嗎?還是跟她說話?
威茲曼指示我「跟她對話」……
我問了問巴爾孟克。
「沒辦法,還是放棄吧。」
巴爾孟克立即回答。
「現在根本沒有對話的餘裕,都變成這樣也只能戰鬥了。只剩下我們兩個了,連我們都被幹掉一切就結束了。」
沒錯,巴爾孟克說得對。
史凱斯雖然沒有再從後面追上來,但大量的搜索者正在逼近。
前方也有墨爾卡娜之前製造的搜索者們,正集結起來等著我們。
直接過去只會被包圍。
想到達墨爾卡娜那裡,還必須再奮鬥一下。
「待會我發出信號的時候你就往右邊去。」
操縱著豬驢的韁繩,巴爾孟克說。
「我會往左邊去,兵分二路讓搜索者分散,左右同時攻擊墨爾卡娜,這樣知道了吧?」
「知道了!」
巴爾孟克的策略很成功。
我們順利擺脫搜索者的追蹤,在墨爾卡娜面前會合。
我從右邊用雙劍,巴爾孟克從左邊用劍,狠狠向墨爾卡娜的身體,也就是眼珠揮去。
墨爾卡娜發出痛苦的聲音。
我們的攻擊有效,果然對方的力量減弱了。
我們又各自對墨爾卡娜揮出一擊。
搜索者跟不上我們的動作。
墨爾卡娜已經衰弱了。
這樣下去一定能贏──我才剛這麼想,墨爾卡娜的眼睛就發出光芒。好幾道資料數列從中射出,朝我們飛了過來。
資料吸取亂射。
我捨棄機車才好不容易躲過正面飛來的那一擊。往旁邊一跳,沒能像留斯那樣完美著地,而是重重地摔在地上,翻滾著好不容易跳起來。
「巴爾孟克!」
我大喊。
巴爾孟克被搜索者包圍無法動彈。
「可惡,到此為止了嗎。」
我清楚聽見巴爾孟克的低語。
巴爾孟克連同豬驢一起被資料吸取,消失了。
 
墨爾卡娜的資料吸取不分敵我,連自己製造的搜索者都照樣貫穿。
資料數列神奇地規規矩矩列隊,再度朝我飛了過來。
我親眼目睹最後一個同伴巴爾孟克的消失,在難以言喻的衝擊與失落感中不可自拔。
大家都被幹掉了。
大家都在我眼前被幹掉了。
像歐卡那時候一樣。
網路貧民窟的居民們。
系統管理者豚走隊。
在冒險中認識的夥伴們。
艾爾克、威茲曼、黑玫瑰、留斯、黑爾芭、巴爾孟克。
 
我突然被自己也不明白的激烈情感驅使著。
想要對墨爾卡娜‧模式‧剛──對艾瑪‧威藍特這麼說。
「艾瑪‧威藍特!你忘了自己是誰嗎!」
但我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
不行。
我自己都覺得很蒼白。
我的話語無法傳達給墨爾卡娜。
我根本不了解哈洛爾德‧修伊,也不了解艾瑪‧威藍特。
我對墨爾卡娜來說完全就是個陌生人,陌生人不管說什麼都不可能傳達到她心裡。
但是──
我險險避開朝我飛來的資料吸取。
但是,可惡。
就算是這樣。
「誰要──放棄啊!」
我跑了起來。
跳過搜索者,從資料數列之間穿過,不停奔跑著。
我跳到墨爾卡娜身上,把雙劍戳了進去。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很難說明清楚。
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的呢?
奧拉撲到我面前。
攻勢停不下來,我的雙劍貫穿了奧拉的胸口,然後深深刺進了下面的墨爾卡娜的身體。
奧拉?為什麼?
她只輕聲說了一句話。
「媽媽……」
是因為這句話嗎?
墨爾卡娜明顯有了反應。
墨爾卡娜像是擁抱奧拉般身體跟她重疊,然後被刺眼的光芒包圍。
我在這時候昏了過去。
似乎聽到嬰兒的哭聲,不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
結果墨爾卡娜‧模式‧剛是艾瑪‧威藍特的人格嗎?
這也依然成謎。
但最後那一刻,奧拉護住了墨爾卡娜。而且如果我沒有看錯──墨爾卡娜也一瞬間想要保護奧拉──的樣子。
 
(待續)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