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54

第63話

樓主 天海の愛しい子 plutokiss
第63話
 
當我恢復意識時,黑玫瑰正努力地想搖醒我。
她的臉非常靠近我的額頭。
我慌忙想起身,右手卻一陣抽筋似的疼痛。
「凱特?你沒事吧?」
我靜靜地做了一個深呼吸,避免一下做出太大的動作,慢慢地站起來。
這裡是冒險區的最深處──前往哈洛爾德所在的小房間前的迷宮內。
「嗯,我已經沒事了。」
我說著低頭看自己的身體。
PCBody沒有異狀。
但右手腕原本存在的東西──腕輪消失了。
我知道,是空的。
我心裡一陣奇妙的孤獨感,該說是寂寞嗎?還真任性啊。
我還曾經抱怨過腕輪對我來說太沉重、根本超出我的能力之外。
「王牌沒有了……」
黑玫瑰喃喃說。
我正好在想同樣的事,聽了心裡一驚,感覺像被黑玫瑰說中內心一樣。
「不過敵方也失去了庫比亞,只剩下寇爾貝尼克了。」
按耐住內心的動搖,我說。
「而且我們還有奧拉。一定有方法能打敗最後一個『波濤』的。」
真的是這樣嗎?
我不知道。
我們沒有找到其他打敗庫比亞的方法。破壞腕輪是最好的方法,現在只能這麼認為了。就算手上沒有槌子也能打倒神明。
然後只能祈求奧拉的庇祐了。
在房間的一角正在閱讀什麼的巴爾孟克轉身對我們說:
「凱特、黑玫瑰,黑爾芭傳來訊息,說有急事。」
 
我們到網路貧民窟時,所有人都已經聚集在那裡了。
黑爾芭和威茲曼在廣場的一角正在說些什麼。
我們一靠近,黑爾芭就先注意到我們,對我們點頭。
「找到疑似最後一個『波濤』的反應了,就在你們打敗庫比亞之後。」
威茲曼接著說:
「你們打敗了庫比亞,恐怕敵人也相當『動搖』吧。我們討論過後,都覺得這次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機會……」
我喃喃說。右手腕空空的。
「沒錯,接下來要一口氣向墨爾卡娜‧模式‧剛發起最後的總體戰。」
威茲曼鏗鏘有力地說。
「請等一下。」
和留斯同樣外表的商人NPC打斷威茲曼的話。
是豚走隊唯一活下來的野口,代理留斯參與作戰。
「我們一直在監控凱特跟庫比亞的戰鬥,你們也看到了吧?腕輪已經粉碎了。」
他大喊。
「腕輪是唯一可以對抗規格外存在的手段。在沒有腕輪的情況下進行總體戰,根本是瘋了!你們都會像股長他們一樣……」
陷入昏迷。他把這句話吞了回去。
「放心吧,我做了兩手準備,或者該說保險?」
黑爾芭說。
「一個是凱特雖然失去腕輪,但完全解放了奧拉。奧拉是我們的夥伴,只要有她的力量,我們就能對抗系統──可能吧。」
「可能?你說可能?」
「另一個就是……」
黑爾芭說著,意味深長地笑了。
「還是算了,這不好讓系統管理者聽到……」
聽著他們的對話,我心中突然有了某種解釋。毫無理由,就是突然想到的。至今一直抱持著的疑問有了答案。
「不好意思,可以插個嘴嗎?黑爾芭……」
我舉手。
「什麼事?」
「墨爾卡娜‧模式‧剛到底是什麼呢?」
場面一片安靜。黑玫瑰也緊盯著我,懷疑我是否清醒。
「事到如今你在說什麼啊?」
「我是說她的來源,也就是說在黃昏的碑文裡她到底是什麼地位。」
我繼續說道。
「因為很奇怪啊。有八相。史凱斯和伊尼斯這些都有在黃昏的碑文出現過名字。庫比亞的名字雖然沒有直接出現,但龍骨山脈那一段有暗示過。然而卻沒有墨爾卡娜‧模式‧剛,怎麼找都沒有。」
黑爾芭看著我。
「有意思,繼續說。」
「如果說『The World』的創造者哈洛爾德在遊戲中追求他的理想,那不只奧拉,應該也有他的妻子艾瑪吧。因為重現自己夢想中的家庭樣貌,這就是哈洛爾德的願望。」
黑玫瑰皺眉。
「我不懂你想說什麼,所以呢?」
「原來如此,你是這個意思吧?」
一直保持沉默的威茲曼開口。
「墨爾卡娜‧模式‧剛就是艾瑪‧威藍特──」
 
(待續)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