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425

第48話

樓主 天海の愛しい子 plutokiss
第48話
 
不等留斯的指示了,我們要依照自己的判斷行動。
這麼決定後立刻收到奧拉的信,時機巧得就像等著我們下定決心一樣。
 
 
主旨:@托
寄件者:%拉
內文:
我在
Λ毫不留情 嘆息的 爐灶
等%。
一定%來。
這次@萬要小%別被庫比亞發@。
拜&,%著Segment。
 
 
我們決定留威茲曼在城鎮裡追蹤黑爾芭的位置,由我、黑玫瑰、巴爾孟克三人前往冒險區。
「什麼Segment?」
黑玫瑰看完信後問。
「我也不知道。」
我老實回答。
「不過我想見到奧拉就知道了。」
我們傳送到一個被感染成紅黑色的原野上。
我們在不時閃過的雜訊中奔跑。
奧拉就在迷宮的最深處。
和之前一樣,以熱氣流般虛幻的姿態浮在空中。
我正要對她說話時,一個深紅色的珠子突然從我的胸口漂浮出來,嚇了一跳。
難道這就是Segment?
我對這個有印象。
打敗死神史凱斯的時候,三顆球飛了出去,這就是其中一顆。
紅球往上飄,被吸進了奧拉體內。
奧拉那半透明的身體晃了晃,輪廓變得更清晰了。
奧拉張口,似乎在努力地說著什麼。
「她似乎想說什麼……」
黑玫瑰低聲說。
我靠近她,想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就在這時,傳來一個令人不愉快的刺耳吼叫聲。
當然不是奧拉發出的聲音,這是……
「庫比亞!」
黑玫瑰大喊。
我和奧拉之間的地面裂開,蒼白的巨大的根從中竄出把我們隔開。受到根帶來的衝擊,奧拉的身體晃動,就這樣消失了。
「等等,奧拉……」
雖然想叫住她卻來不及,奧拉已經消失了。
跟上次一樣,又被庫比亞妨礙。
咆嘯聲再度響徹整個空間,周圍被黑暗吞噬,庫比亞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
「好大……太大了!這種東西真的打得過嗎?」
沒有和庫比亞戰鬥過的巴爾孟克發出呻吟。
「不動手被幹掉的就是我們!」
黑玫瑰怒吼。
和庫比亞第三次的相遇是一場激烈的戰鬥。
第一次遇到庫比亞時,我們根本不是對手,被對方用一口氣吹飛。
之後我們增強實力,在第二次的戰鬥中成功趕走庫比亞。有所成長的我們再加上巴爾孟克,戰力應該遠遠超過上次。
然而我們卻痛苦地被庫比亞玩弄於掌心,好幾次差點滅團。
要是沒有英勇的巴爾孟克,我們可能早就輸了。
巴爾孟克無愧於「菲亞那的末裔」這個帥氣的稱號,是十分老練的玩家。
漫長的苦戰過後,他終於給了庫比亞致命一擊。
受到致命傷的庫比亞痛苦地吼叫,緩緩沉入地下。
終於贏了。
但庫比亞一瞬間猛地往上飛起,被吸入色調反轉的天空消失。
又是這樣。
雖然贏了,但只是趕走它而已。
庫比亞比上次更強了。
雖然不可能像我們玩家那樣打小怪賺經驗,但庫比亞應該和我們一樣,不,說不定比我們成長得更快。
假如還要跟庫比亞戰鬥第四次,那會是多激烈的戰鬥呢?感覺前方多難……
「不過凱特,我明白了一件事。」
就在我滿心陰鬱的時候,黑玫瑰忽然充滿信心地說。
「咦?什麼?」
「庫比亞不想讓奧拉跟凱特見面。」
我回想至今為止發生的事。
這麼說來的確。
每當我被奧拉找來時,庫比亞就會現身阻礙。
「不過……我和奧拉見面會怎樣嗎?為什麼庫比亞要妨礙我們?」
「不知道。」
黑玫瑰毫不猶豫地說。
「不過這種事去問威茲曼不就好了?」
說得沒錯。
「The World」是由黃昏的碑文構成的,那去問專門研究這方面的威茲曼最好。
不對,等等。
我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
這麼說來庫比亞沒有出現在黃昏的碑文裡。
為什麼?
連這次的事一起向威茲曼報告吧……
腦中想著這些回到卡路密納‧加迪利卡時,意想不到的人正在等著我們。
是那些商人NPC,豚走隊。
站在中央的是留斯。
全員抱著胳膊,默默地瞪著我們。
「又擅自行動了。」
留斯用緩慢低沉的聲音說,像是聚集了全世界所有不愉快熬煮而成。
「我正忙著讓資料穩定下來,但你們一有動作就會干擾。之後要更加謹慎,不然就會給你們懲罰。這是警告……」
用銳利的目光依序瞪了我們幾個。
「懂了吧……」
對這高高在上的態度,我反射性地說:
「我不懂。」
「……什麼?」
糟糕,不小心說出口了。
「請你和黑爾芭合作。」
我決定說出來。已經無法回頭了,現在只能說服他。
「什麼──」
留斯意外地睜大眼。
「你在說什麼?」
「意思是我們不會再聽從你的指示了!」
黑玫瑰大叫。
「只有我們是不行的,能做到的事有限。」
我說。
「但黑爾芭知道我們不知道的事。只要你和黑爾芭合作,事情就有解決的可能。」
「等等,不是這樣……」
「丟掉那些無聊的大人的面子,請攜手合作吧。拜託了,為了『The World』……」
我低下頭。
「請相信黑爾芭。」
此時留斯發出怒吼。
「給我閉嘴~!!」
整個空間都在晃動。
猛烈到我和黑玫瑰都不禁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視線的一角能看到巴爾孟克往後退,他反射性地伸出右手握住劍柄。是這種程度的魄力。
豚走隊的成員不知為何全都挺直背脊,整齊列隊。
留斯俯視我們。
「你們竟然說這種話?作為『The World』的玩家的你們要我相信駭客?」
他的聲音已經恢復以往的平靜,但很明顯地在生氣。
「現在的學校都不教網路的歷史了嗎?知不知道2005年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該怎麼回答。
這個──有學過。
在現代社會史的課上,有學過分為Pluto Kiss以前跟Pluto Kiss以後的兩段網路史。
「Pluto Kiss的病毒引起的網路危機造成網路社會一度終結,你們應該也有經歷過。經歷過失去光纖網路後的經濟、人類、所有事物之間的關係變成什麼樣子;經歷過初期的大混亂、各種活動停擺難以收拾;經歷過那數十億的悲喜劇奏出的協奏曲。Pluto Kiss能毀滅既存的基幹軟體和防護,和核武戰爭的危機一樣動搖地球上整個人類社會。做出這種惡魔般病毒的人,是一個當時只有十歲的少年。那之後過了四年……對,凱特,他和你同年紀。人們說Pluto Kiss讓人類的科技倒退了十年。」
如同站在講台上的教師般,留斯繼續說道:
「不只是Pluto Kiss,網路的歷史本身就是駭客的愚昧行為的歷史。自大的駭客因為一己之私而造成的麻煩多不勝數,做個年表都無法完全容納。你要我相信黑爾芭黑爾芭是駭客。你們了解此時此刻因為黑爾芭這種人造成了多少損失嗎?」
我們無法回答。
「看到網路貧民窟了吧。你以為那個非正規的城市給『The World』造成多少損害?只要那個城市存在,就會給伺服器帶來額外的負擔,持續對我們公司造成極大損失。你想像不到一般人要工作多久才能賺到那個金額吧?駭客就像呼吸一樣非法盜取金錢。不只是這樣,那個城市藏匿了大量的駭客,是犯罪的溫床,據說還是洗錢的據點。」
留斯的聲音迴響。
「你要我捨棄大人的面子。如果這樣就能解決問題,要丟掉多少面子我都願意。聽好了,我對系統管理者這個工作感到驕傲。不只是我,CC公司所有的員工、系統管理者、除錯人員、美術人員、程式設計師、遊戲策畫、宣傳、總務、人事,每個人都是抱持著榮譽感在工作,以為全世界最好的遊戲『The World』工作為傲。為了那些支持『The World』的玩家們,什麼都做,加班到爆肝都願意。」
留斯的聲音說到這裡有點變化。
「然而身為使用者的你們,要我們相信駭客……是這樣嗎?」
留斯閉上嘴。
我們也無言以對。
留斯的話裡有某種悲哀。
但寂靜只有一瞬間。
留斯再度開口:
「……沒辦法,只好處分你們,對你們進行懲罰!」
懲罰?
我反射性地戒備,但什麼都沒有發生,我沒事。
取而代之的是黑玫瑰發出悲鳴。
巴爾孟克也發出驚訝的聲音。
他們的身體上出現了受到特殊咒紋攻擊的特效。
「凱特,我們無法直接干涉擁有腕輪的你,但要讓你無法行動有很多方法。」
留斯說。
「現在把你的同伴們的等級強制降為『1』,而且今後不管進行多少戰鬥都不會升級,也不會累積經驗值。」
什麼?太過分了。
「你一個人的力量不夠強大,要讓你無法行動,只要調低你的同伴的等級就好了,這樣就夠了。」
「你太卑鄙了!」
黑玫瑰回過神來大吼。留斯冷笑,也像是自嘲般的乾笑。
「是啊,很卑鄙吧?這就是大人的做法。為了守護這個世界我們總是滿身瘡痍不用這種手段,身體根本撐不下去。」
然後轉而用低沉的聲音說:
「黑玫瑰、巴爾孟克,這次沒有刪除你們的角色,下次就不會手軟了。凱特,先說清楚,要是你再和其他玩家組隊,那些玩家也會受到懲罰!」
「怎麼這樣!這太……」
黑玫瑰大喊。
「今後沒有我們的許可,你不准擅自和人組隊,知道了嗎?以上,解散!」
 
(待續)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