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421

第47話

樓主 天海の愛しい子 plutokiss
第47話
 
威茲曼寄來了兩封郵件,內容是大量關於黃昏的碑文的文本。看過一次之後,我又在腦中反覆回想。
 
主旨:黃昏的碑文①
寄件者:威茲曼
內文:
拖這麼久很抱歉。
按照約定,我把跟黃昏的碑文相關的資料寄給你。
事先聲明,這是在調查出的東西上加上了我自己的見解。
所以無法證明真偽。
「據說」黃昏的碑文是一首敘事詩,是「The World」這個遊戲的原型,也是一個故事的基礎。
標題是「EPITAPH OF THE TWILGHT」。
作者艾瑪‧威藍特,已經過世,得年二十八歲。
她是德國人,也就是說黃昏的碑文的原文是德文。
曾經在她的個人網頁上作為網路小說公開過非常短的一段時間。
內容我寫在另一封郵件裡,看那封就知道了。
簡單來說,你就想成是那種正統派的奇幻小說。
將世界帶向毀滅的「不祥的波濤」;與之對抗的「光」與「闇」的聯軍;還有被預言能從「波濤」之下拯救世界,尋找著「黃昏龍」的兩名半精靈與一名人類,據說是這樣的故事。
之所以一直用據說這種不確定的詞,是因為黃昏的碑文的原文早已遺失。
「The World」剛營運時,就開始謠傳這款遊戲的世界觀是來自一部網路小說。
但當時艾瑪的網站已經關閉,已經看不到黃昏的碑文了。
關於這個傳聞的真實性,有一說認為獨自打造「The World」的前身「fragment」的天才程式設計師哈洛爾德‧修伊,在艾瑪生前曾和她有過來往。也有人說哈洛爾德單戀艾瑪。
真相現在已經無法確認……
總之現在流傳的黃昏的碑文,是某些熱心粉絲備份的。
艾瑪的網站設定成無法進行複製貼上的動作,只能打字留存。
我盡可能統整了網路上流傳的英譯版本,再翻譯成日文,就是下一封郵件裡所謂的通說版黃昏的碑文。
那麼嘮叨的前言就到此為止。
先不管真偽,好好品味精靈與魔物的戰鬥詩篇吧。
 
主旨:黃昏的碑文②
寄件者:威茲曼
內文:
尋找黃昏龍而踏上旅程的帶影者,至今未歸
達克的爐灶響動
闇(達克)之女王黑爾芭,終於舉兵
光(留斯)之王亞培隆,起而呼應
二者於彩虹盡頭會面
共戰可憎之"波濤"
阿爾巴的湖水沸騰
留斯的大樹倒下
一切力量,於阿爾凱‧凱倫神殿化為水滴
無影者之世,歸於虛無
尋找黃昏龍而踏上旅程的帶影者,永無歸期
 
背對遭"波濤"蹂躪之麥田
帶影的女孩低喃
"必定、必定能歸來"
然而,女孩仍未知曉
等待在旅途盡頭的真實
以及她們的大地將永遠淪喪
 
手指月亮之時
愚昧之人
眼中不見指尖
 
無法做系統的改變
吾等早已喪失機會
殘餘的時光太短
吾等走上錯誤的道路
如今思量
吾等不應做系統的變更
應當做個體的變化
 
視野受摩天"波濤"所遮擋
無法抵抗無處不在的力量
無影者們只能嘆息
為何是漫天"波濤"
若是其中之一
必將報一箭之仇
 
翻越龍骨山脈
一行人遇見能通人言的猿猴
猿猴問道
"可有一物纏於汝身?
此物大概令汝難以忍受
亦難以接受
然而與汝密不可分
誦出此物之名吧"
 
無人知曉不詳的波濤從何處誕生。
星辰輪轉後,
東方的天空昏暗,大氣充滿悲愴之時,
自別離森林盡頭,壽數已定者之地,波濤的先驅到來。
前方疾馳的是史凱斯,
帶來死亡陰影,掃蕩一切阻礙。
惑人的海市蜃樓伊尼斯,
以虛假影像欺騙觀者,協助波濤。
摩天波濤於頂端碎裂、化為水滴,新的波濤現身,
是為梅格斯之力。
波濤所到之處,希望的光芒泯滅、於憂慮的支配下聽天由命,
此為訴說黑暗未來的費德赫爾之招數吧。
被不詳的波濤吞噬時,出謀劃策的是歌雷。
以甜蜜陷阱進行懷柔的是瑪哈。
波濤極盡猖獗,無人能逃離。
假使以為成功逃脫,亦有達爾沃斯,
無比殘酷地將之毀滅,
進行激烈的報復。
於是波濤過後,只留下虛無,
寇爾貝尼克自虛無的黑暗深處到來。
即便稱為波濤,亦只是先驅。
 
七姊妹中的普蕾雅德,由於愛上人類
成為帶影之身,遭達克流放
因此,人稱墮落的普蕾雅德
流浪過後,隱居於阿爾凱‧哈歐卡
然而那樣的日子無法持續
不知是否還有再會之日
普蕾雅德消失無蹤,波濤的先驅者到來
 
……你們遇到的怪物,很可能就是碑文裡記載的史凱斯和伊尼斯,但不應該再繼續胡亂揣測,我建議你們和傳說中的駭客黑爾芭接觸。
 
 
收到關於黃昏的碑文的信後,我們在卡路密納‧加迪利卡的渾沌之門前集合。
也就是我、黑玫瑰、威茲曼、還有巴爾孟克。
我將新加入的巴爾孟克介紹給兩人。
「──黑玫瑰,我之前做出一些讓你感到不愉快的言行,很抱歉。」
巴爾孟克深深低下頭。雖然覺得沒必要做到這樣,但這也表現出他正直與誠實的人品吧。
他不隨意跟人來往,但在需要面對的時候就會認真面對。這是我做不到的。
「希望你能原諒我之前的無禮。」
「算了啦,我們也說了很多你的壞話。」
黑玫瑰微紅著臉揮揮手。
我「們」?
雖然想問清楚還是忍了下來。
「這樣就扯平了,接下來請多多指教啦。」
威茲曼用一如既往的穩重表情迎接巴爾孟克。
「『菲亞那的末裔』蒼天的巴爾孟克,久仰大名,很榮幸見到你。」
他說。
「說起來你們似乎調查過『The World』的那個傳聞,可以請教一下嗎?」
巴爾孟克的臉色沉了下來。
「我跟我的夥伴歐卡之所以調查那個傳聞,不是為了找出真相,而是為了證明那只是謠言。但有一次,我們發現一個奇怪的房間,很明顯是異質、異樣的空間。」
他看著我。
「歐卡提到過──墨爾卡娜‧模式‧剛。」
「墨爾卡娜‧模式‧剛……!」
我感到驚訝。
那是黑爾芭在網路貧民窟提過的名字。
「他說其他的下次再談,然後就連絡不到人了,之後就像凱特知道的那樣。」
「嗚嗯,『菲亞那的末裔』蒼海的歐卡最後留下的名字,而黑爾芭知道……」
威茲曼抱起胳膊。
「黑爾芭離這一連串的事件的真相非常近,我覺得可以這麼認為。」
「好,我們再去找黑爾芭吧,去網路貧民窟。」
我說。
「又要去那裡?」
黑玫瑰皺眉。
是想起上次被網路貧民窟的居民攻擊的事吧。
「很遺憾,凱特,這沒辦法。」
威茲曼說。
「為什麼?」
「跟前幾天那個怪物戰鬥過後,跟網路貧民窟的連結就被切斷了。我知道的那組字詞已經到不了網路貧民窟了。」
威茲曼搖頭。
「黑爾芭恐怕是怕被敵人……『墨爾卡娜』追蹤到,所以移動了網路貧民窟的位置。所以現在沒辦法立刻見到她。」
「這樣啊……」
我失望地說。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喔。」
威茲曼的用詞突然隨意許多。
「系統管理者留斯不讓我們行動,拜訪網路貧民窟等於是無視他說的話。」
「雖然明白留斯有他的立場,但我認為如果照他說的做,是沒辦法解決事件的。」
我邊思考邊說。
「各位,可以插句話嗎?」
巴爾孟克緩緩開口。
「其實──黑爾芭寄了一封信給我。」
「什麼?」
黑玫瑰失聲說道。
「等我一下,現在傳給你們。」
 
主旨:祝福
寄件者:黑爾芭
內文:
恭喜達成和解。
話說這個冒險區的資料量十分龐大。
∑伺服器 洶湧 不誠實的 冰壁
說不定有人潛伏在那裡。
不如跟你的新夥伴一起調查看看?
願黃昏龍的庇祐與你同在。
 
 
「這啥?為什麼黑爾芭知道你和凱特合作了?」
黑玫瑰驚訝地說。
「還有黃昏龍……不是在黃昏的碑文裡出現的那個嗎……」
「一切都瞞不過超級駭客的眼睛嗎……」
威茲曼喃喃道。
「……既然黑爾芭這麼說,就一定有什麼用意。」
我說。
「所以打算怎麼辦?全部的人都去嗎?」
我對巴爾孟克的提議搖頭。
「不用,我、巴爾孟克、黑玫瑰去就好,三個人一起調查這個冒險區。這段時間可以請威茲曼試著聯絡上黑爾芭嗎?」
「嗚嗯,知道了。」
威茲曼點頭。
 
然後我們前往那個冒險區,打敗了一個叫費德赫爾的敵人。
都第五次也習慣了。
應該說不得不習慣,要是碑文的內容是正確的,代表還有三個敵人。才到折返點而已。
而且還有庫比亞、墨爾卡娜‧模式‧剛之類的。
不過這次的費德赫爾不太一樣。使用資料吸取後,突然出現詩一般的文字,是這樣的內容:
 
如同煞白的馬匹奔馳
無形的疫病之風,越過疆界
哀號、慟哭、戰火,遍布街頭巷尾
無處可逃
已然喪失之物無法復原
因時間的流逝無可逆轉

 
作為死前的哀號也太長了,不知道這個表現手法有什麼意圖,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我可是每次都竭盡全力啊。
 
(待續)


累死了,這次的碑文全都我自己翻的!
跟碑文小說不同,沒有參考台角翻譯!
所以一些小地方的解釋會不太一樣。
求知道碑文內容的人不要跳過T T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