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319

39 奇襲

樓主 天海の愛しい子 plutokiss
39奇襲
 
虛空。
在這什麼都不存在的空間中,德雷獨自一人佇立著,望著下面的世界。現在「The World」是他一個人的。
但他並沒有表現出欣喜,而是因身上不斷傳來的劇烈疼痛面目扭曲。
蘇菲亞隊的烏拉妮亞比原先預測的還要難纏。
為了打倒那個女人,他不得已使用了黑色森林的能量,然後親手炸掉花了很多心力製造的龐大艦隊和老鼠們。
不再蒙受黑色森林恩惠的他,現在已經無法製造出那麼多老鼠了。現在頂多只能產出百來隻,這是西克札爾PC「德雷」原本的極限。
但沒有任何問題,他說服自己。
雖然要多花時間,只要重新開始累積黑色森林的能量就好了。
而且已經讓足夠數量的老鼠「越獄(Exodus)」了。
他會挽回損失,可以填補,可以接受──
思考到這裡,德雷像突然注意到似的,看向掛在胸前的東西。鐵鏽色的手臂,從手肘前面利落切斷的烏拉妮亞的殘骸。
不久前還散發著金色光輝的手臂,現在失去了光彩,變成黯淡的鐵鏽色。
德雷將它扯下丟到一旁。
手臂離開了德雷,在認知外空間中飄浮而去。
德雷看也不看它飄走的方向,留下傳送特效消失了。
然後當特效的光圈消失後,這裡只剩下烏拉妮亞的左手臂,和死亡般可怕的沉默。
 
強制切斷和「The World」的連線,對一般PC來說只是單純的斷線而已。
但對操縱西克札爾PC的人來說就不同了。使用非正規的手段結束遊戲,沒有正確使用醫療用具VR Scanner的患者,會立即為此付出代價。
躺在事務所的沙發上,戴著VR Scanner登入的曾我部全身受到落雷般的衝擊,迅速失去了意識。
醒過來時臉上抵著冰涼的東西,是鋪著油氈的地板。
曾我部掉在地上,以一個大呼萬歲的姿勢趴在沙發旁邊。
大衛把手放在曾我部肩膀上搖晃他。
「曾我部先生,沒事吧?」
他說。
「事情不妙,烏拉妮亞輸了。還有老鼠……曾我部先生也看見了吧,那群老鼠一起……」
曾我部站起來,還有話想說的大衛連忙用手制止他。曾我部搖搖晃晃地差點要跌倒,但還是穩住了。得快點才行,還來得及嗎?
他直接衝向事務所的流理台。
趕上了,探出身體嘔吐。
吐出苦澀的胃酸,身體向前傾,產生了會往前倒的錯覺,是剛剛的餘波。由於剛才被強制斷線,這幾天好轉的症狀又全都一口氣回來了。治療到一半又給身體增加了負荷,他額頭上滲出汗水。
等感覺好一些之後,曾我部轉開水龍頭用兩手接水,漱了漱喉嚨,然後洗臉,用毛巾擦乾。
回到沙發旁,大衛正敲著電腦鍵盤,冷靜地檢查該確認的事項。他戴上顯示器試圖登入。
大衛抬起頭說。
「──不行,進不去『The World』。」
「什麼」
兩人試出來的結果都一樣。
官方網站上寫著CC公司也正在調查原因,現在還沒辦法進行還原。不只「The World」,連接「The World」的網路線路似乎也有異常。
曾我部和大衛面面相覷。
令人絕望的事態。
兩人在被強制斷線之前,透過「ALGOS」的螢幕親眼目睹了老鼠們接連消失,傳送到主城之外的樣子。
網路恐怖分子瀨戶悠里的陰謀成功了。
到底流出了多少老鼠?
沐浴在死亡閃光之下的人數規模會有多大?
再過半天──短短幾個小時之內就會出現第一個犧牲者,從高樓跳下去吧。數量會越來越多,到最後無法收拾。
「這大概也是那傢伙的手筆。」
大衛表情僵硬地說。
要讓老鼠失效,最好也是唯一的手段就是直接從「The World」剷除本體「德雷」。但沒辦法登入「The World」,就抓不到德雷。
「他故意引發伺服器錯誤,堵住了網路的連線。」
曾我部想起了鼠群為了尋找食物,邊跑邊撕裂腳下道路的樣子。
德雷打算固守「The World」這座堡壘,為了爭取時間。在老鼠們完成工作之前,他為了保護自己進入「TheWorld」上了鎖。
不僅如此,那個男人躲在「The World」中時還會繼續製造老鼠吧。時間過得越久老鼠就越多。
然後當在CC公司的努力下遊戲再度開始營運時,他會再次放出老鼠,同時引發伺服器錯誤……太慘了,完成無限連擊。
晚了一步,中了德雷的計謀。
「曾我部先生,這下糟了。」
大衛說。這個男人少見地表現出焦急。
「怎麼辦?有沒有什麼對策?馬上就會出現犧牲者,得快點採取行動……」
曾我部抱著胳膊。
必須冷靜下來,不能失去冷靜。
在焦躁時做出的行動通常會導致失敗。
但越是想要冷靜,曾我部就越是像大衛一樣陷入焦慮。
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鐘,快到下午兩點了,再幾個小時就到傍晚,恐怕六點左右就會出現犧牲者吧。
要打破現在的困境,果然只能在網路上解決德雷了。必須潛入「The World」打倒那個男人,但到底該怎麼登入。
此時房間內的手機響了。
大衛似乎被鈴聲嚇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
曾我部的外套掛在椅背上,是外套口袋裡的手機在響。
曾我部和大衛看了看彼此。
曾我部站起來拿出手機,不是大衛給他的那支,而是他平常在用的手機。
手機螢幕上顯示「不明」。
不明?
曾我部按下接聽。
「喂」
但對方沒有回應。
傳來小小的說話的聲音,應該是移開話筒在跟旁邊的人說話。
這聲音他有印象,是九龍時雄。
曾我部仔細聆聽。
「……嗯,他說想要穴道按摩器。……不過啊,我想那個人是不是隨便說說的啊?保險起見還是再確認一次好了。……嗯,對,我問他要選哪個。等一下……呀、別……那裡不是按摩的穴道啦,不要亂戳……哎?幹什麼啦,啊哈哈哈哈哈……」
對面傳來不合時宜的笑聲。
稍微等了一會,時雄還是沒有注意到的樣子,曾我部咳了咳。
「時雄嗎?什麼事?」
「啊,曾我部先生,你好。」
時雄慌忙接起電話。
「我來箱根泡溫泉,然後想再問一次要帶什麼土產。」
溫泉?這麼說來好像有過這樣的對話。
曾我部想起時雄來事務所時說過的話。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呢?兩三個禮拜以前吧,還沒和瀨戶悠里進行接觸的時候。現在感覺是很久遠以前的記憶。
曾我部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時恢復了冷靜。
聽著時雄悠閒的聲音讓他放鬆了身體。
「你在工作嗎?不好意思,那我之後再打來……再見。」
時雄急忙想掛斷電話。
看來是感覺到曾我部的狀態和平常不太一樣。
此時,曾我部腦中有什麼東西正在成形,一瞬間抓不住那是什麼。
「等等、等等,時雄。」
「什麼事?」
「你……現在正在用電話卡嗎?」
「對,就是曾我部先生給我的那張,我人生中第一張電話卡。」
「電話卡,也就是說……」
曾我部腦中的東西浮現出樣貌了。
「用公共電話打的嗎?」
「對。」
時雄疑惑地說。
「啊,我不應該用嗎?因為是很帥的卡就拿出來炫耀,最後變成叫我用看看了,不好意思。」
「這種事情不重要……不不不,完全相反,我覺得你這張卡片用的時機太妙了。」
曾我部滿懷感觸地說。
「咦?」
「土產什麼都可以,現在我收到什麼都會很感激的。難得去泡溫泉,好好玩啊。Have a nice溫泉,拜拜!」
隨便應付著掛斷了電話。
他站起身,拿掛在屏風上的外套穿起來。
「大衛先生,走吧。」
「去哪?」
「足立區新西井,資料機器研究博物館。」
曾我部帶著VR Scanner出門,外面下起了小雨。
「大概一個小時就能到,在出現閃光效果之前還來得及。」
「去那種地方做什麼?」
大衛追了出來。
「去借單元連接機的器材。」
「單元……連接機?」
兩人坐進曾我部的車。
「日本以前舊的電話線路還存在。」
曾我部說明。
「瀨戶悠里使用老鼠在網路線路上做手腳,封住了『The World』的入口。但我們說不定能從公共電話潛入『The World』使用舊電話線接入電話系統,然後使用特定的信號登入,是以前的駭客會使用的手法。」
曾我部說著轉動車鑰匙。
「瀨戶之前一直待在美國的看守所,對日本的通訊相關的事不太了解。說不定這次抓到了他的堡壘的盲點。」
 
菅井太一郎爽快答應了曾我部突如其來的委託,把機器借給他們。
曾我部和大衛抱著裝著單元連接機的箱子趕往車站。
馬上找到了公共電話亭。
曾我部打開那扇歷經風吹雨打,滿是灰塵的門,鑽進了被玻璃外牆圍住的狹窄箱子裡。
拿出單元連接機,將電線接上公共電話話筒上的插口,指定線路種類,按下資料通訊按鈕。
可以成功啟動。
大衛打開電話亭的門探頭進來,低頭看坐在地上的曾我部。
「我跟車站的人說了,請他們禁止其他人進入這裡。」
「謝了。」
曾我部拿起VR Scanner道謝。
「還有什麼我能做的嗎?」
曾我部可憐兮兮地說。
「可以握著我的手嗎?」
大衛用鼻子哼了一聲打算關門,又探頭進來。
「祝你馬到成功。」
「謝謝。」
曾我部答道。
大衛關上了門。
曾我部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戴上VR Scanner。
放輕鬆,接下來要做的事不能出一點差錯。這是唯一也是最後的機會,必須確實地讓子彈命中德雷。
在老鼠吃光犧牲者的大腦之前,在發生跳樓自殺事件之前。
身體狀況非常差,完全稱不上是絕佳狀態。
但人不論何時都只能向暴風雨中的荒野前進。
來吧,「試煉」的時候到了。
 
被隱匿禁忌的聖域。
最古老的失落的大地,葛利瑪‧雷文大教堂。
在飄浮於湖中的孤島上,石造建築背對著夕陽佇立著。
德雷眺望著下沉的夕陽,他心中湧現無以言喻的感傷,但又立刻將之揮散。
只差一點點了。
有問題的是這裡。
這裡應該有「光」的,德雷想。
CyberConnect日本公司的前任社長謀劃的那個應該就在這裡。必須到達那個地方,然後他的「試煉」才能迎來真正的結束。
他陷入了沉思中,卻看到視野中有東西在蠢動。
是老鼠。
德雷停下了動作。
他的老鼠應該全都配置到應該在的地方了,不能有任意徘徊的老鼠,現在他並沒有留著這種棋子的餘裕。
伸出右手抓住老鼠。
是不小心忘了輸入指令(Command)嗎?
德雷瞪大眼睛。
這不是他的老鼠。
非常相似,恐怕原本是他製造出的老鼠吧。
但現在被什麼人改造過了,是基於不同的程式運作的。
德雷注意到這隻老鼠一直在對外發送什麼資料,立刻捏碎了牠。
老鼠發出小小的叫聲消失了。
這是某個人為了追蹤他的所在地送過來的。
此時。
大教堂中出現一個聲音。
德雷沒有猶豫。
他在通往教堂的路上跑了起來,推開雙開門。
教堂內部很安靜,走道上沒有人影,不可能會有,現在「The World」中應該只有自己一人──
但此刻德雷繃緊身體,他看到了不該出現的東西。
不該在這裡的東西,不該存在的東西,在「The World R:2」之後就喪失的東西。
奧羅拉的女神像。
德雷口中發出意義不明的呻吟聲。
不對,不是女神像,這不是什麼女神像。
那張滿是慈愛擔憂,俯視來訪者的臉。
是一張德雷不可能忘掉的臉。
從幼時死別後,絕對不可能再次見到的臉。
憤怒瞬間充滿德雷全身。
因為他發現是誰這麼做的了。
現在,這時候,在這裡,有可能弄出這種東西的只有一個人。
「弗流凱爾!」

在德雷大叫的同時,一顆帶著駭人壓力的子彈命中了他左邊的太陽穴。
布里拉‧雷斯陸的子彈奪走了此時他腦中可能掠過的所有想法。
 
弗流凱爾躲在葛利瑪‧雷文大教堂的正門左側,在兩米這個充分的攻擊距離之下,用子彈射進了德雷的頭部。
受到槍擊,德雷的長髮飛舞。
此時門正好被強風吹開,德雷跟著往右倒。紫色的布料翻起,砰一聲摔在地上。身體被甩到木頭長椅之間的縫隙中,趴在地上動也不動。
德雷的PC Body立刻降下了冰霜,逐漸被薄薄的冰層覆蓋住。
咒槍布里拉‧雷斯陸的強制停止效果發動了。
聽著資料喀啦喀啦凍結的聲音,弗流凱爾終於放下了槍。
全身一直緊繃著。
終於成功射入子彈,封印了魔人德雷。
這樣老鼠的效果應該就會被取消了。弗流凱爾登入還不到三十分鐘,在出現犧牲者之前就做出了結。總算是趕上了。
做了一個深呼吸,低頭看向德雷。
被凌亂的長髮和椅子阻擋,他看不見德雷的臉。
然後弗流凱爾往女神像望去。
他用布里拉‧雷斯陸擊中設置在冒險區的奇姆奇姆樹,改寫資料帶到了這裡。
用從菅井太一郎那裡得來的情報徹底調查瀨戶悠里身家,得到了瀨戶幼時過世的母親的照片,然後將之重現在假的女神像臉上,為了引德雷露出破綻。
雖然有些殘酷,但根本沒空說這種悠閒的話。
弗流凱爾想起大衛還在現實中等他回報,大衛應該很擔憂奇襲的結果吧。
他要告訴對方順利成功了。
弗流凱爾按下連結到手機的密語模式,但按不下去。
左手還緊繃著。也太緊張了吧,他苦笑,甩甩手想讓它放鬆。
 
此時,「沃坦神槍」從他背後刺出,貫穿他的右下腹,最後刺穿他拿著布里拉‧雷斯陸的右手腕。
 
(待續)



卡關時的提示NPC:九龍時雄

話說這群人根本互揭傷疤,一直在暴露別人的隱私。嘖嘖,懂不懂網路禮儀啊?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